LV. 16
GP 2k

What if? 假如達爾朗將艦隊帶往北非繼續抗戰?

樓主 Katon batty36979
GP35 BP-
戴高樂
 
 
 
 
沒有人會去質疑夏爾‧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在二戰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亦可說,是二戰造就了戴高樂(和現代的法蘭西第五共和)。他首先挺身而出,呼籲瀕臨瓦解的政府不要放棄希望,堅持自己戰鬥到底的立場,直到最後。一開始,連一同流亡至英國的軍官士兵也不願加入戴高樂的行列,但1944年戴高樂重新走過香榭麗舍大道時,他的後頭跟有超過十萬名正規軍和內地軍(F.F.I)。戴高樂是法國得以蛻變重生的最大功臣,但是他的脫穎而出,領導解放法國的志業並非必然的結果,當人們回頭檢視這段混亂不堪的歷史時,總是有意或無意地忽略當時戴高樂的無足輕重:一個不受歡迎的上校,1940年晉升准將,然後被同為主戰派的總理保羅‧雷諾(Paul Reynaud)延攬進內閣擔任國防次長。其他原本更有可能帶領法國繼續作戰的人選呢?
 
 
雷諾
 
 
 
 
貝當
 
 
 
魏剛
 
 
隨著戰局的逐步崩潰,雷諾內閣的決心開始分裂至兩個極端,而且以貝當元帥(Philippe Pétain)、魏剛將軍(Maxime Weygand)為首的主和派正在掌控會議的大局。每個內閣成員和軍隊首腦都對戰事的未來有著自己的見解與規劃,然而,唯一能夠影響戰爭局勢的法國海軍才是真正關鍵。英德雙方都將目光聚焦於這支實力完整的艦隊和她的統帥:弗朗索瓦‧達爾朗(François Darlan)身上。達爾朗從一戰後就是法國海軍主要的將官之一,受到長官賞識的他可謂平步青雲。1929年晉升海軍少將,1936年晉升海軍上將,1937年擔任海軍總參謀長,1939年甚至專門為達爾朗創建新的最高軍階:海軍元帥。無庸置疑地,戰前的法國海軍由達爾朗一人掌控,他將海軍艦隊視為自己的采邑,拒絕政府或議會的過問。現在主戰派必須要有艦隊才能將政府遷往北非,主和派也得確保海軍的中立性才能讓希特勒批准對法國的和約。儘管內閣已經透過西班牙大使向德國探詢和談的條件,事實上,倘若達爾朗下定決心,沒有人可以阻止他接管北非,成為自由法國的領袖。
 
 
 
 
達爾朗
 
 
達爾朗是一位狡猾的機會主義者,對同盟國沒有太大的忠誠,也不是很喜歡英國的同僚。由於擔心希特勒會覬覦法國海軍,他原本打算將艦隊帶往北非或英國以避免落入德國手中,但6月14日下午經過德高望重的貝當元帥一般利誘與勸說後改變了心意,「我們要成立一個執政府,不如你來做執政?」這句話迷惑了達爾朗。隔天早上他還向眾議院長赫里歐(Édouard Herriot)說:「貝當和魏剛這兩個渾蛋當真要停戰嗎?若是如此,我將帶著艦隊離開。」但卻在面見雷諾時直接了當地說撤往布列塔尼抗戰的計畫「是可笑的」;下午,他已經跟貝當等人商談停戰的必要性(「這位海軍將軍確實知道怎麼游泳。」赫里歐評論道) 。
 
 
16日,力圖最後掙扎的法國駐英大使苟邦(Charles Corbin)等人提出「聯合宣言」,試圖以結合兩國為前提挽留法國繼續作戰,但雷諾發現到自己無法說服內閣成員時,他失去最後僅存的勇氣去阻止政府同意副總理蕭當(Camille Chautemps)的建議:向德國探詢停戰的條件。雷諾政府垮台,貝當成為第三共和國最後一任總理。不久,法國在貢比涅車廂上向德國請求停戰,經過一番無效的討價還價後接受停戰,法國被分成涵蓋北部和西南部沿岸的「被占領區」和東南部的「自由區」,也就是日後臭名昭著的維琪法國。
 
赫里歐
 
 
 
至於達爾朗,他一開始的確因為自己的選擇而飛黃騰達,在貝當年老無力的情況下他被認為是維琪法國的實質代表。1942年11月,盟軍與達爾朗秘密協商,促使達爾朗決定不抵抗盟軍登陸,「火炬行動」大致上未遭遇有效抵抗而成功。不過他還來不及有一番作為便遭到保皇黨刺殺,結束他富有爭議的一生。難道歷史非得照著如此走向不可?讓我們回到兩年前那段波爾多的烽火歲月,假如達爾朗堅持到北非抗戰呢?假如他拒絕貝當的籠絡,並相信希特勒無論如何都會強迫交出艦隊呢?
 
 
 
注意!以下內容純屬虛構!
 
 
 
1940年6月12日早上,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盟國高層會議上懇請海軍司令達爾朗不能把艦隊拱手讓給德國,對英國而言,法國艦隊的走向是生死攸關的大事。達爾朗向他保證,絕不讓這種有辱傳統聲譽的事情發生。事實上他早已下達機密指令,除了簽有中間名「塞耶-弗朗索瓦」的命令外,一律不得擅自調動船艦;若德國強迫政府交出艦隊才能停戰,屆時全體海軍將自動航向英國港口。
 
 
14日,貝當元帥親自出馬勸服達爾朗,直接表明法國已經失敗,他會出面取代雷諾組織政府,也許會推薦達爾朗出任執政。出於對元帥的尊重,達爾朗唯唯諾諾地回應他,私底下卻告訴副官,「元帥老到腦袋糊塗了。」他還向海軍部長康平西(César Campinchi)表示「為了海軍的榮譽,絕不會自甘淪為元帥的『寵兒』。」
 
 
不久,貝當果真如先前對達爾朗所說的話出山擔任總理,許多保持失敗主義的政客紛紛投靠,魏剛、蕭當和戰前相當痛恨英國的前任外長賴伐爾(Pierre Laval)通通「不請自來」,最後一任政府卻是最快組成的政府,令人感到諷刺。所有的大事似乎都在這個混亂的周末發生,戴高樂在英國協助下有驚無險地搭機流亡倫敦,其孤獨與無助「就像站在岸邊假裝能游泳渡海的人。」接著,貝當政府發布一則簡短的公告,宣布會立即向德國詢問停戰條件。最後,美國對法國海軍的走向表達「嚴正關切」,日後所有史家均認為,這是促使達爾朗認定可以尋求美國協助,從而決定繼續作戰的關鍵。
 
 
達爾朗仍緊鑼密鼓地安排一切,因此他沒時間去聽戴高樂從倫敦發出的演講廣播,許多國人也不認為有必要去聽個准將的煽動言論,所有大型報社都沒有報導這篇演說,只有八卦報紙或少數左派人士有興趣。此時達爾朗關注的是另一件事,希特勒回覆貝當政府的和平條件是法國艦隊「必須在法國港口內解除武裝中立化,或者駛往西班牙海岸扣留。」達爾朗日後回憶這個條件「完全不可信」,義大利(或英國)隨時可以攻擊停泊港內、手無寸鐵的海軍,他也認為西班牙很有可能加入軸心國,交出艦隊無異於直接奉送予希特勒。於是他先說服政府將主戰派議員送走以免影響和談,大部分主戰派議員都登上了馬賽號客輪前往北非。達爾朗則搭機飛往卡薩布蘭卡與其會合,這個戲劇性的發展震驚全球。希特勒聽到消息後震怒不已,立即中止與法國的停戰談判,並要求義大利海軍出動阻止法國海軍航向北非。但在英國地中海艦隊和空軍護航下土倫的法國海軍幾乎完整無損地移往在阿爾及利亞,布雷斯特的大西洋艦隊則受到一些干擾,但除了幾艘船艦來不及出港自行鑿沉外,其餘海軍均依照達爾朗密令指示航向北非。義大利眼睜睜看著法國艦隊離去,現在地中海已經變成「對方的海」。
 
 
達爾朗首先發表一篇簡潔有力的聲明「共和國的事業並未失敗,我們將在北非繼續作戰,絕不投降。」他還向全體法國人呼籲「加入我吧,法國同胞!整個殖民帝國都與我們同在,就是此刻,拿起武器戰鬥吧!」。他贏得了許多法國官兵和全體海軍的支持,數天之內,法屬北非、西非、赤道非洲、敘利亞、太平洋和大西洋領地紛紛響應達爾朗繼續抗戰的號召,只有中南半島因為被日本控制而喪失自主權。
 
 
諾凱斯
 
 
 
卡特魯
 
 
7月,新法國政府成立於阿爾及爾,由赫里歐出任總統,達爾朗自己兼任總理及海軍總司令。他同時任命北非司令諾凱斯(Charles Noguès)為陸軍總司令,卡特魯將軍(Georges Catroux)為陸軍參謀總長。至於麻煩人物戴高樂,達爾朗勉為其難地延攬他續任國防次長。「畢竟他還是個准將。」達爾朗對總統說道。為了反制,冷靜下來的希特勒成立「法蘭西國」,定都於溫泉療養重鎮維琪,以貝當和賴伐爾為首組成政府。出於對法國的不信任,希特勒並不打算給予維琪自主權,對被占領區物資、勞力的剝削將會立即展開,身在法國的猶太人、流亡人士、政見異議者也將被迅速掃蕩一空。無論維琪政權再怎麼配合德國政策,1940年的冬天仍然會流滿無辜者的鮮血。
 
 
在英法聯合艦隊的封鎖和西班牙無意參戰的情況下,德國無法運送足夠規模的部隊支援腹背受敵的義大利人,德國潛艇一度在地中海戰果不錯,但僅靠幾艘潛艇無法扭轉地中海制海權的絕對劣勢,而盟軍空襲塔蘭托港癱瘓義大利海軍的事件更讓希特勒相信增援北非戰場是在浪費資源。德軍參謀長哈爾德也說「要同時攻克英國和北非,是不可能的。」德國已經將眼光轉向不列顛和南斯拉夫,確保「巴巴羅薩行動」實行時側翼的安全。
 
 
義軍曾短暫向埃及發動攻勢,但很快被英軍反擊。1940年11月,魏菲爾將軍(Archibald Wavell)和諾凱斯分別從埃及和突尼西亞進攻利比亞,因為封鎖而缺乏彈藥的義軍兵敗如山倒,1941年1月,義大利司令格拉齊亞尼(Rodolfo Graziani)於霍姆斯投降,超過20萬義軍被俘,軸心國勢力徹底被趕出北非。作為回應,德軍入侵南斯拉夫和希臘,擊敗支援希臘的盟軍W軍團。4月,德國占領巴爾幹半島全境,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對同盟國宣戰,戰爭陷入僵持。
 
 
1941年6月的「巴巴羅薩行動」和12月的珍珠港襲擊分別把蘇聯和美國兩大強國拖入對軸心國的戰爭。跟史實不同的是,義大利的海岸線完全暴露於危險之中,英國地中海艦隊和法國海軍可以輕易地擊沉任何一艘從義大利出航的軍艦。為了保護易遭攻擊的盟友,德國必須抽調15個師來防禦義大利和法國南部漫長的海岸線,少了這支兵力的德國將會更難進攻蘇聯。儘管德軍的閃擊戰大有斬獲,攻陷基輔和斯摩陵斯克,卻在莫斯科近郊停下,然後撤退100英哩…俄國的冬天和不畏犧牲人命的無情使得德國陸軍首次面臨戰敗,戰爭潮流開始扭轉。1942年6月,盟軍入侵西西里和義大利,歷經3年戰事後再次重返歐洲。希特勒除了下令德軍接管義大利防務外還全面佔領維琪法國。法國抵抗運動開始壯大並破壞德國佔領軍的統治。9月,墨索里尼被推翻,義大利政府改弦易轍對德宣戰。雖然盟軍進展順利,但德軍的抵抗與崎嶇地形延遲了盟軍的北上。達爾朗(還有史達林)呼籲盟軍應當在法國而非義大利開啟第二戰場,只有解放西歐才能加速德國的覆滅。
 
 
1943年確立了戰爭的轉捩點,在東方,紅軍將德軍全部逐出蘇聯,準備反攻波蘭、羅馬尼亞,以及東普魯士。在西方,盟軍登陸諾曼第和土倫,建立西線的橋頭堡。達爾朗的海軍全程參與海岸砲擊和艦載機空襲,國內抵抗運動也紛紛起義對抗德國佔領者。6月,法國裝甲師和海軍陸戰隊開進巴黎市中心,達爾朗帶領所有政府成員前往聖母院做感恩彌撒。戴高樂形容當日的情景「海軍司令維持平日莊嚴的表情,巴黎群眾高聲為他歡呼著,似乎他就是新一位法國的救世主。」
 
 
而達爾朗確實是法國戰敗後所企望的救世主。基於他戰時的貢獻與對英美之間良好的關係往來,法國成功恢復她的國際聲譽,英美蘇願意承認她是主要參戰國而非流亡政府。1944年5月盟軍和紅軍會師於柏林,經過激戰後所有主要盟國的旗幟都飄揚在國會大廈的樓頂。達爾朗指派進軍柏林的將領柯尼希(Marie-Pierre Kœnig)代表法國臨時政府簽訂德國無條件投降和約,第二次世界大戰宣告終結。
 
 
戰後臨時政府改組為第四共和,並成為聯合國創始國和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作戰有功的諾凱斯、卡特魯被總統晉升為元帥。諾凱斯繼續擔任法軍總司令二十餘年,直到阿爾及利亞危機被迫退休為止,他在1971年過世,享壽九十四。卡特魯則擔任敘利亞和阿爾及利亞總督,1955年以北非司令身分負責鎮壓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時遭刺殺身亡,享年七十七。
 
 
戴高樂繼續在國防部任職,以少將身分退伍的他決定專心投入政治。1949年他當選參議員,成為一位雄辯有理想的政治家。他試圖促使總統職權的加強,其理念卻被其他同僚所厭惡,因此二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他只當過兩年的國防部長,但他在部長任內首先推動了原子彈的開發,使法國在1960年完成核子試爆。由於他沒有當權者的壓力,戴高樂活得相當長壽,也讓他有時間去撰寫書籍,當他在1980年九十高齡過世時,人民或許不會記得他對於國防的貢獻,卻會記得他曾藉由戰爭回憶錄獲頒諾貝爾文學獎的殊榮。
 
 
最終,達爾朗成為第四共和的首任總理,並在1949年大選當選總統。他仍然維持著第三共和內閣制政府,無意去改革政治體制。戰後法國所有的大事他都一一見證,從中南半島的挫敗、蘇伊士運河危機到阿爾及利亞獨立,他或多或少地推動法國去殖民化和現代化的腳步。然而,連達爾朗都無法看到緩慢改革成功的那一天,1970年他病逝於巴黎,成千上萬民眾、政府成員、老兵和外國代表參加他的國葬儀式,「沒有人可以比他更值得這項榮耀。」一名海軍老兵這樣說,日後,巴黎新落成的機場和第一艘核子動力航空母艦都將以其命名:達爾朗,作為法國對他永遠的懷念。
 
 
3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47 筆精華,01/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