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42

【轉載】心理型的恐怖故事

樓主 待業中的豺狼戴爾 st8182
GP114 BP-
[恐怖童謠]
我是個人偶娃娃
從來不會動彈也不會說話。
小男孩把我送給了小女孩。
小女孩高興的歡呼起來直蹦跳。
     
櫻花樹下,花瓣飛舞。
小女孩給我編起花頭飾,小男孩替她挽起稻穗似的金頭髮;小女孩給我套上漂亮的紗衣裳,
小男孩單膝跪下替她穿上白棉襪;小女孩抱著我快樂的轉起圈,小男孩拉著她的手溫柔的帶起翩然舞踏。
小女孩說,讓我嫁給你當妻子吧。
小男孩看著小女孩,笑容猶如天上燦燦刺人的艷陽光。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坐在窗台上,我曬完太陽又照月光,就這麼看著兩人逐漸逐漸長大......
小女孩變成了最漂亮的女孩,小男孩也變成了最英俊的男孩,他們的笑容依據燦爛好比陽光。
男孩仍然替女孩梳理金髮,仍然單膝跪下替她穿襪,他們的共舞依然是那樣的帶起漫天櫻花,醉人而又翩踏。
不同的是,第一次,男孩低下頭親吻了女孩。
女孩的唇是粉色的,濕潤的,就猶如那櫻花。
也是第一次,男孩把女孩弄哭了。
   
女孩推開男孩,嚇著跑開喊媽媽。
男孩看著女孩,表情不再是那燦燦刺人的艷陽光。
     
鋒利的斧子提起又揮落。
一下,兩下,三下.....
男孩砍了爸爸51下,砍了媽媽52下。
哦,被染紅的人偶娃娃。
血濺滿了我的衣服,濺到了男孩白茫茫的臉龐上。
被砍碎的死人屍塊撒的遍地都是。
窗台外冰冷的石碑下,爸爸媽媽永遠不再能睜開眼睛了。
     
走到桌子旁,男孩單膝跪下。
女孩躲在裡面嚇的要命,她在不停不停的發著抖。
男孩臉上照著銀亮月光,也在不停不停的打著顫。
男孩問,你愛我嗎?
女孩點頭。
男孩笑了,那樣的開心,就像一下子擁有了整個世界一樣
男孩又問,嫁給我好嗎?
女孩搖頭。
鹹鹹的水一滴接著一滴淌下。
男孩哭了,那樣的難過,又像一下子失掉了整個世界一樣。
   
抓住她的頭髮,將女孩從桌子底下拖了出來。
男孩的臉孔是森森的白。
他將她放到了桌上,剝去了她所有漂亮的紗衣裳,包括他為她穿上的那雙白襪......
哦,可憐的女孩;哦,悲慘的女孩。
紅色的黏液從桌上流了下來,流滿遍地.....
痛哭嘶喊一片,腥稠血色一片.....
後來,男孩把女孩殺了......,就埋在那棵櫻花樹下。
     
櫻花飛舞翩踏。
女孩的屍體在嚶嚶哭泣。
那悲傷的啜音總氤氳模糊的含著兩個字,日日夜夜,斷斷續續,一遍又一遍:
哥哥......哥哥......
這是一個秘密。
真正一樣的金髮一樣的面容。這是世上最美麗的一對雙胞胎。
呵呵......
我坐在窗台上,守著這個動人的秘密,一守,就是千年......
 

[排斥]
他總是無法融入公司裡。
這個小小的公司,上至經理,下至清潔工,
人際關係好像都很融洽,
大家都能打成一片。
只有他,雖然已經來到公司五年來,卻還是像一個外人,
人人都對他很客氣,也都和他保持著距離,
他總有被排斥的感覺。
像這一次,
整個公司都出去郊遊,唯獨忘了通知他。
他憤憤不平的在家裡看電視時,
卻在新聞上看到公司包的巴士翻下山崖,所有人全部殉難的消息。
他去給同事們掃墓,一邊上香,一邊難過,
“你們還是這麼排斥我,連去死都不肯拉上我!”
忽然聽到有很多人在喊他的名字,
抬頭看時,公司的同仁們滿身鮮血滿面微笑的向他招手,
他被活生生嚇死了。
由於這片墓地已滿,他被葬在了另一處山頭,
每晚,他都能聽見同事們談笑風生,卻無法加入其中。
有的人,是注定要被排斥的,無論生死。
 

[做菜]
下了班,她急急忙忙地往家趕。
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的紀念日,
說好了她要給他做一桌菜。
做菜是她最大的愛好,
雖然她的手藝有點可怕,
他總是捏著鼻子塞個兩口就再也不肯吃了。
不過,今天是特殊的一天,
她有把握他不會不給面子的。
蒜泥白肉、芹菜炒肉絲、水煮魚……
都是些簡簡單單的菜,倒也琳瑯滿目的擺了一桌子,
她看著這些菜,滿意地笑了,
“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這是母親的教導,她一直記在心裡的。
從臥室裡推出了丈夫,他的臉上稍微有點不高興,
她溫柔地剝開他嘴上的透明膠帶,灌了滿滿一勺排骨藕節湯下去,
他在輪椅上拼命掙扎著,可能湯有點太燙了,
但是她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口鼻,
於是他也只有流出眼淚的本事了。
她溫柔地餵他自己親手做的菜,而他在那裡感動的流淚,
這真是她夢想中的情景!
母親的話,果然一點都沒有錯呢,她愉快地回憶著。
“媽媽,要是我抓不住他的胃呢?”
“那就打斷他的腿,捆住他的胳膊,用藥啞了他的嗓子,再去抓住他的胃。”
母親撫摸著還是小女孩的她,在父親的靈位前溫柔地說
 

[戀]
她常常很疑惑,
他為什麼會愛上她。
她長得不美,體型微胖,有點笨拙,甚至不會做菜,
而他俊逸脫俗,多才多藝,風度翩翩,炒得一手好菜。
每次她這樣問他時,
他總是托起她的下巴,用那雙星一般的眼睛長久地凝視著她,
“我愛的是你的心,那顆像水晶一樣透明的心。”
她每次都眩暈在他的目光中。
最近他有點奇怪,
每次都回來很晚,
說是在加班,身上卻帶著酒味,
她甚至從他的衣服上發現了幾縷長髮。
她開始跟蹤他,
終於,捉姦在床,
那是一個極端艷麗的女人。
他毫不慌張,依舊托著她的下巴,看著她,
“相信我,相比她那幅美麗的皮囊,我更愛你水晶般的心。”
他的眼仍然如星一般,
她卻不再相信他的任何一個字,此刻她只想離開。
他從她的眼中讀出了一切,表情出奇的堅毅,
“我這就證明給你看,我愛的是你的心。”
猛地回身,用手插進那女人的胸膛,掏出一顆心來,捏的爆碎,
她愣住了,這個男人竟用這麼極端的手段,來證明他的愛。
他給了她一個擁抱,
從後背把手插進了她的胸腔,
他小心翼翼地取走了她的心,塞進了那女人的身體裡,
充滿歉意地小聲補充著,
“還有她的皮囊。”
 

[挑衣服]
她正在百貨公司女裝部裡逛著,挑選著那些漂亮的衣服。
“嗨!你這件衣服挺漂亮的。”
循聲望去,說話的是個英俊的男子,
嘴角還掛著輕佻的微笑,
她的臉沒來由的紅了一下,
“謝謝!”她輕聲說著。
他還在看著她,眼神專注而專業,
“真的很漂亮,色彩、質地、樣式都是上上之選。”
說是在誇衣服,
他的目光總是瞄著她的脖頸、手腕和耳朵,這些肌膚裸露的地方,
她甚至能感覺到,他目光裡蘊含的熱度。
這是最近流行的新搭訕方式嗎?
如果是這樣一個男子的話,她倒是不介意。
正在胡思亂想,
他忽然說道,
“這件衣服,可以藉給我女朋友試試嗎?”
她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傻傻地盯著對方,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麼你是同意了?”
男子爽朗地笑了,輕輕地一揮手,她立刻昏了過去。
商場某個幽暗的樓梯間裡,有個幽怨的女聲傳來,
“這件衣服我不喜歡啦!醜死了!”
男子無奈地回答著,
“那麼我再去給你挑一件?”
“好吧,這次我要一起去!”
男子不無遺憾地將她的皮,扔在她鮮血淋漓的屍體上,
和自己那個挑剔的女友,一起去逛商場,準備重新挑一件“衣服”。
據說他們現在還在那裡逛著,挑著。
 

[監視]
張總有個情人,他在郊區給她買了一套房子,當金絲雀一樣養著.
平時,張總在公司太忙,每週只跟這個情人幽會一次.不過,他有約法:堅決不允許她背叛自己偷情.為此,張總在房間裡偷偷安裝了一個攝像頭,
用來監視她的私生活.
這天,張總又忙到很晚,他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打開電腦接通畫面,想窺探一下情人在做什麼---空蕩蕩的房子裡,只有她一個人,正在化妝.這
麼晚了化妝幹什麼?張總一下警覺起來.過了很長時間,她終於打扮好了,這時候有人敲門,她立即走過去把門打開了......  
張總的心一下揪起來---毫無疑問,另一個男人來跟她幽會了.他正要發作,眼睛卻瞪大了:進門的竟是他自己!外面好像下雨了,他的肩頭是濕的  
她笑著說:"冷吧?我給你煮碗薑湯去......"  
他迫不及待地抱住她,把她摔倒在客廳的沙發上,瘋狂地親吻......  
突然,畫面中他停止了動作,接著就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心口插著一把刀子,汩汩流著血......  
張總徹底傻了.  
第二天,張總請幾個生意場的朋友去酒吧,在他們的慫恿下,吃了兩粒XX丸.散場時,他感到身體就像一片羽毛,輕飄飄地駕車去了郊區跟她幽會,  
他把車停好,鑽出車門,發現下雨了,於是一路小跑進了樓門。  
敲門.
門開了,她笑吟吟地說:"冷吧?我給你煮碗薑湯去......"
 

[住在十六樓的鄰居]
樓上的鄰居,實在是太過分了。
經常在他熟睡的時候,弄出霹靂一般的聲響,嚇得他從夢中醒來。
就此徹夜無眠,瞪著天花板,聽著樓上的聲音,
直到天明。
他終於忍無可忍。
衝到了樓上,砸了砸門。
門開了,一個滿臉憂鬱的男人出來了。
一場怒罵,他把平生知道的罵人話全部罵了出來。
憂鬱的男人連連抱歉,並說明天一定上門道歉。
難得的好覺。
起床時,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住在頂樓嗎?
那個憂鬱的男人,長得為什麼那麼像去年跳樓死掉的張先生。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有紅色屋頂的小房子]
黃昏時分,不遠處那棟有紅色屋頂的小房子分外刺眼,
她的心跳得很快,​​下意識地加快了步伐,
傳說中,本市那個著名的變態,
就喜歡坐在那棟小房子的屋頂上為受害者抽筋扒皮,
那些可憐人的鮮血,染紅了小房子的屋頂。
她越是想離小房子遠點,就離它越近,
彷彿小房子有魔力,
會把道路變成漩渦,將她慢慢吸引進去。
離小房子還有幾米距離時,
她終於看見了另一棟房子,
藍色屋頂的房子,
她不顧一起地衝了進去,
屋子裡只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驚訝地望著她。
她告訴了他自己的處境,告訴了他有紅色屋頂的小房子有多麼令人畏懼,
他認真的聽著,不時點點頭,最後告訴她:
“放心吧,我家的屋頂不是紅色的。”
她慢慢緩過勁來,發現這是個很漂亮的小房子,四處的擺設很讓人安心,
只是,這棟房子的天花板,居然是紅色的。
這時她聽到:“你知道一個活人的血,到底可以噴多高嗎?”
 

[念珠]
阿婆有一串翡翠的念珠,
天天在手裡轉動著,
翡翠的光澤,時時刺進她的心裡。
這樣成色的翡翠念珠拿出去,不知能賣多少錢?
阿婆都快八十歲了,要這麼好的翡翠念珠有什麼用?
阿婆的眼睛都瞎了,應該分不出翡翠和玻璃吧?
她用一串玻璃的念珠,偷換了阿婆的翡翠念珠。
阿婆在摸到那串玻璃念珠的同時,
忽然全身抖了一下,就去世了。
在為阿婆守靈時,她頭一次聽爸爸講起了阿婆的那串念珠,
原來她出生時,就幾乎死在育嬰室裡,
是阿婆掏出畢生積蓄,去請來了一串翡翠佛珠,
天天為她誦經,
她也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阿婆從此天天轉著念珠誦經,據說每轉十萬八千傳,就能給她增壽一天。
她聽得淚流滿面。
第二天,她偷偷把翡翠念珠放回了躺在棺材裡的阿婆手裡,
她驚訝地看到,
阿婆那枯瘦的手,居然又開始轉動念珠了,
而且轉得極快,念珠就像在飛舞,
只不過,這一次,阿婆是反著轉的。
 

[解夢]
伴隨著一聲淒厲的尖叫聲,
她從噩夢中驚醒,
全身都是冷汗。
他將她擁進懷裡,細語安慰著她。
她哭訴著,說夢見伊將她推下了公司的高樓。
他安慰著她,說夢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
一遍又一遍的安慰,她終於沉沉睡去。
早上上班時,她還在想如何面對同一辦公室的伊,
不料伊那天並沒有來,而且從此再也沒有來過公司。
幾天后,她又做了噩夢,這一次是被經理開除了,
午夜夢迴,安慰她的還是他,
“親愛的,夢只要說出來,就不會實現的。”
第二天早上,
經理也消失了,那張總是有點油膩的臉再也沒有在她面前出現過。
她總是做噩夢,總是有各種各樣的人,要傷害她,
她總是用尖利的叫聲,將他驚醒,
而他從來不曾抱怨,總是鼓勵她把噩夢說出來,
然後用小聲的安慰,堅定的笑容,讓她安然睡去。
等她一覺醒來,那些在夢中傷害過她的人,就會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不見。
她的噩夢,漸​​漸少了。
可是,這一夜,她的尖叫聲分外淒厲,
他輕輕地搖醒她,要她告訴他噩夢的主角是誰,
可是她卻恐懼地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終於明白了,
下床為她蓋好了被角,
默默地走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裡,躺著很多人,有伊,有那個經理,
他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輕割了一刀,躺了下來。
地上稍微有點涼,也有點擠。
 

[友誼]
他是在公車上結識這個男子的,
當時他瞥了一眼,發現男子手上拿著一本他看過的小說,
兩個人就從這本小說聊起,
天南地北,聊得十分熱鬧,
他發現這個男子和他有很多共同點,
他們喜歡同樣的小說,同樣的球隊,同樣的電視劇,
甚至他們最愛的明星,也是同一個人……
他們在同一站下車後,
他邀請男子一起吃飯,男子爽快地答應了。
吃飯時,他發現男子只是喝酒,根本沒有動過筷子,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大排檔的燈光下,男子的影子不像人類,
那影子的頭部,伸出兩隻長長的角……
他的心顫了一下,
然而當他看到男子那誠懇的表情,聽到男子豪爽的笑聲,
他還是放心了,
畢竟,畢竟我們是朋友啊!
他們喝的十分盡興,搭著肩膀唱著歌走進了一條小巷。
男子突然嘆了口氣,
“我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了,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訴你了。”
看著男子憂傷的表情,他連忙說道:“不用說了,其實我都知道了,沒關係的,我們是朋友嘛!”
男子驚訝地看著他,點點頭:“真沒想到啊,這就是人類說的友誼吧?”
隨後男子一把拽下了他的右腿,放進嘴里大口咀嚼著。
他痛苦地在地上打著滾,嘶喊著:“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們是朋友啊!”
男子停下了咀嚼,點頭說:“我們是朋友,沒錯,但是我現在餓了。”
男子又扯下了他的一條胳膊,
“朋友這個東西,吃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嘛!”
 

[長釘]
她早就不想活了,
託付終身的男人,
竟是一個暴虐狠毒的禽獸,
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暴打自己的老婆。
然而每當看到自己身上一道道新鮮或陳舊的傷疤,
她就覺得,就算是死,也要帶走那個畜生。
男人很壯,她決計不是他的對手,
他也很小心,絕不給她能買到毒藥的機會,
他睡覺很淺,稍有動靜就會醒來。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個機會,
每天晚上七點半,他會準時坐在電視機前,收看晚間新聞,
就像每天他都會揍她一頓一樣有規律,
那個時候,她將用一根長釘結束他的生命,
他回家了,他打了她,他吃了飯,他去看電視了,
這一天,就像每一天那麼平常,
她也像平常那樣,站在他的背後,隨時準備給他端茶遞水。
他看電視看得很投入,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異樣,
她看他看得很認真,看準了他頭骨最薄弱的那一點,
只有釘在頭骨接縫那一點,才能一擊致命。
“鐺!”
狠狠一擊,未能奏效,
她手中的長釘脫手飛出。
他發出一陣爆發性的狂笑,回過頭看著她,樂得合不上嘴,
“太有意思了,你知道嗎?我第一個老婆也這麼幹過。”
他低下頭,撥開稀疏的頭髮,
露出頭骨接縫處,一顆已經生鏽的釘帽。
 

[穿越]
夜,是屬於愛人們的時間。
他和她緊緊相擁著,
“在我之前,你真的沒有過男朋友麼?”
他的問題,真有點煞風景,
她不悅地轉過頭去,
“為什麼又問這個問題?
早就說過了,你是我愛上的第一個男人啦! ”
他微微地笑了,小心翼翼地說,
“真的嗎?那麼你以前有沒有對誰心動過呢?”
她的眼睛微閉,似乎快進入夢鄉了,
“只記得,似乎是七歲時,公園裡見過一個男孩,他的笑容,好甜……”
她漸漸地睡著了。
而他盯著天花板,眼睛亮得像星星。
自從愛上她以來,
他唯一的追求,就是獲得她全部的、純淨的愛。
他不能容忍她愛別的男性,
為此他多次穿越到從前,幹掉了好幾個她的男朋友,
當然,是在她和他們相識之前,
現在,她的記憶裡,只剩下這個小小的男孩了,
只要再穿越一次,
他就徹底擁有了她,純淨的、全部的愛!
那個公園裡的男孩真的很可愛,笑起來真甜,
可是他下手時一點都沒有猶豫,
轉眼間男孩的笑容就永遠凝固了。
他轉過頭去,看見幼時的她,正從遠方慢慢走來。
太好了,她還沒有見到那個男孩!
他的微笑忽然也凝固了,身體在劇痛中慢慢消失,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忙亂中他突然發現,
這個男孩,長得和小時的自己好像,
實在太像了。
 

[訃文]
他是一個平凡的人,
在一家普通的報社上班,
工作的主要內容就是寫各式各樣的訃文,
這是一份不怎麼吉利的工作,
他並不喜歡,
但也沒有辦法,他有一家子人要養活。
這天總編異常的激動,
直接衝到了他的辦公室,
“快!快寫一篇訃文!那個女明星死了,我們要搶個頭條!”
他的手懸在鍵盤上,良久都沒有敲下去,
總編奇怪地看著他,連聲催促著,
“快點啊!版面都排好了,就等這個訃文了。”
他臉色蒼白,聲音聽起來也很乾澀,
“老總,能不能不發這份訃文……她,是我最喜歡的女明星。”
總編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他,冷冷地說,
“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十一點五十五分,
她就會死於車禍,我們的報紙會在十二點出號外。 ”
總編突然嘆了口氣,臉上那強硬的表情也變得柔和了一些。
“沒有辦法,這是為了報紙的存活……又不是頭一回,你是老員工了,應該能夠理解。”
他機械地點點頭,
用顫抖的手,開始在電腦上寫起了訃文,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十分,
剩下的時間,實在是不多了。
 

[嘓嘓籠] (嘓嘓:對岸用語,指螽斯)
他家裡有個蟈蟈籠,
不知是哪朝哪代傳下來的,
原本油光錚亮的外表,
早已蒙上了一層說不清是什麼的灰色,
看起來灰濛蒙的。
小時候,他總能聽見籠子里傳來的蟈蟈叫聲,似乎從來沒有停過,
他對這個籠子充滿了好奇,
父親卻從來不讓他碰它,一碰就是打,打得他幾天不能起床。
長大了,他掙脫了這個沉悶乏味的家庭,
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他幾乎忘記了家鄉的父親,也忘記了這個蟈蟈籠。
直到有一天,
一個遲來的電話將他喚了回去,
他從家鄉回來時,臂上纏了黑紗,手中捧著那個蟈蟈籠,
還有父親最終的遺言,
“不許打開那籠子。”
蟈蟈的叫聲變得沉悶而暗啞,
卻還是從不停息。
他從未這麼仔細地看過這個蟈蟈籠,
籠子用上好的細竹片編的很密實,只有幾個小小的孔洞,
他在籠子的底部,看到了幾個模糊的字,只認得出“永樂三年”四個字,
一陣寒意籠罩著他,
難道說,這籠子裡的蟈蟈,從那個遙遠的時代,一直叫到了今天?
他自嘲的一笑,
動手拆起了籠子,
籠子很結實,他不得不動用了剪刀和起子,
滿頭大汗地拆了半個小時,
籠子終於被打開了,
空空如也。
房子裡依然有蟈蟈的叫聲,
沉悶,暗啞,永不停息
 

[搞錯了]
他收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包裹,
上面只寫了他的姓名,就放在他家的門口。
包裹裡只有一張光碟,
光碟的主角是他,
內容是他從出生到上學,從結婚到工作的種種情景,
他的人生影像,似乎都被包括在了這張光碟中,
只是,光碟裡是很不一樣的人生,
父母並沒有遭遇車禍,
高考也沒有因為發燒而失手,
初戀情人選擇了他而不是他的同桌,
他買的那支股票不但沒有大跌反而漲了幾十倍……
他看得不眠不休,看得怒火沖天,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光碟裡的人生才是他應該有的命運,
一定是有什麼人搞錯了,
他的人生才變成現在這坨狗屎!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是一個天使,
雖然這個穿著一套有線電視維修人員那樣的灰色工作服,
背後也沒有閃亮的翅膀,
他還是第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
天使抱歉地笑著,
“對不起,因為行政上的原因,我們犯了一個錯誤……”
“別說了,我都清楚了,你們把我的命運搞錯了!”
他惱怒地打斷天使的話,激動地揮舞著雙手,
“你們必須對此負全責!你們必須對此做出修正!我要享受光碟裡的人生!”
天使平靜地聽完了他的吶喊,
最後點點頭,
“好的,真是抱歉,我們會立刻修正我們的錯誤……
製造部剛剛查明,幾十年前你本來不該被生下來的。 ”
天使打了個響指,
他就從世間完全消失了。
天使取出那片光碟,自言自語著,
“命運設計部的報廢產品,居然就這樣到處亂扔,真是不環保啊!”
 

[月亮]
“說吧,無論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
男孩稚氣的臉上,都是豪情。
“你真厲害啊,那麼我就要月亮好了。”
女孩眨著眼睛,微微笑著。
“總有一天,我會把月亮送給你!”
男孩握著她的手,深情地說,
“一定會的!”
她從夢中醒來,
臉上還帶著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又夢到了他,
她曾經是那麼的愛他,因為他的稚氣,因為他關於月亮的允諾,
直到她遇到了現在的丈夫。
她二十歲生日那天,
男孩帶來了他翻山越嶺拍攝到的月亮照片,
而那個男人則買下了一艘遊船,命名為“月亮號”,邀她同遊,
她匆匆看了一眼那拍攝得完美無缺的圓月,
就登上了金碧輝煌的遊船。
當她和男人在船頭擁吻的時候,
男孩因為喝得太醉,失足墜入了水中,
人們把他撈起來時,他的手中還攥著那張月亮的照片。
“太太!”
一聲輕呼打斷了她的回憶,
她支撐著坐起來,護士把她剛剛出世的嬰兒,放進了她的懷中,
“太太,我們很遺憾,令郎的臉……”
她已經看到了,
嬰兒的臉,很圓,很白,
沒有五官,只有幾個小小的黑黑的孔洞,像月亮上的斑。
 

[解語花]
“美女,買一株解語花吧!
它能聽懂你的心事哦! ”
街邊小販的吆喝,打動了她的心,
於是她毫不猶豫地買下了一株解語花。
這是一種電子產品,
小小的花盆上,
長出一株塑料和不銹鋼組成的花朵,
兩片翠綠的葉子,一個紅色的花朵,
當有人對它說話時,
解語花能自動朝向說話的人,
搖動葉片和花朵,
配合內置的輕鬆音樂,和花朵中閃爍彩燈構成的笑臉,
確實能放鬆人的心情。
她天天都對它講述,
對它說自己的工作有多忙多累,
對它說自己的上司有多麼苛刻無情,
對它說其實自己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了情人,卻一直不忍心和他攤牌。
天天對著解語花傾訴,天天看​​著解語花那簡單的笑臉,
她覺得一直壓抑的心情輕鬆了許多,
她覺得解語花是她最好的知己,
無論自己向它倒了多少苦水,它總能輕快地化解。
不知不覺的,她已不怎麼和丈夫說話,本來就很少回家的他,更是難得一見了。
這一天,她在解語花傾訴時,
丈夫突然闖了進來,遞給她一張離婚協議,
晴朗的天空頓時佈滿陰雲,
他們爭吵,推擠,大打出手。
她鼻青臉腫地在解語花前淚流滿面,
解語花的笑臉消失了,音樂也停了,
似乎再也承受不起她悲傷和絕望的情緒,
只有依舊微微顫抖的葉片,還能表達它的憤怒。
她從睡夢中醒來,就發現擺在床頭的解語花不見了。
走進客廳,客廳的茶几上擺著解語花,
不銹鋼的花瓣上,有新鮮的血跡。
丈夫坐在沙發上,滿是驚愕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已然死去,
他脖子上的傷口很細,血卻流的很多,幾乎將他們的布藝沙髮染透了。
她捧起解語花貼在臉上,發出歇斯底里的笑聲,
“解語花,解語花,真的只有你才能聽懂我的心!”
一個人從陰影裡閃過,一刀劃過她的咽喉,她頓時癱倒在地上。
入室搶劫的傢伙拿起解語花看了看,發現這是個電池用完了的電子玩具,就把它扔到一邊,繼續搜尋房間裡值錢的東西了。
 

[線]
他看看她的頭頂,
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輕聲地問她
“你看到了沒有?”
她看也不看他,忙著在自己的電腦上敲打著,
“看到什麼?”
“線,又細又亮的線。”
她四處看看,哪裡有什麼線。
他指給她看,
“就在你的頭頂上……還有肩膀上……”
她在自己的頭頂上揮了揮,又拍拍自己的肩膀,
哪裡有什麼線。
她瞟了他一眼,同事們都說他腦子不大正常,看來真是這樣。
他有點著急了,
“你也看不見嗎?那像是鋼線,又細又亮,從天上垂下來好幾根,在你身上吊著……
他忽然發瘋似地舉著雙手在她的頭頂揮舞著,嘴裡發出憤怒的吼聲,
“為什麼吊這種線?我們又不是木偶,為什麼給我們每個關節都吊上這種線!”
她嚇得尖叫,
同事們撲上來,把激動的他推搡進了儲藏室。
“沒事的,他就這個樣,總是說什麼'線'啊,'木偶'啊之類的,一會兒就好了。
良久,她聽到儲藏室裡撲通一聲,
打開門,他手裡握著把園藝剪刀,坐在自己的血泊裡,
卻露出奇怪的笑容,
“線,我都挖掉了!”
他的頭頂、肩膀、肘關節、手腕、胯骨、膝蓋、腳踝……
全是大大小小的血洞。
她隱隱地看見,有幾條又亮又細的線,從天上垂下來,在空調的冷風中無力的搖擺著。
一周後,
他又回到了公司,沉默地坐在他的位置上,
她湊了上去,激動地說著,
“我看到了,每個人身上,都有線牽著,那種從天上吊下來,又細又亮的線!”
他抬頭看著她,臉上是尷尬的笑容,
“其實,有線牽著也好,真的挺好,沒有線牽著的日子,很難過下去呢!”
說著,他忽然抓住了什麼,
急匆匆地牽在了自己身上,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來。
她看見,那根剛剛被他牽在自己身體上的線,似乎融入了他的血脈,轉瞬就看不見了。
11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46 筆精華,09/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