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3k

RE:【自創】 屍橫遍野2第十一章第九節。

樓主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當天晚上,羅維忠一個人坐在地板上,小女孩側身以羅維忠的大腿做枕頭沈沈的睡去,羅維忠輕輕的哼著歌輕拍著小女孩的肩膀安撫著她。

        「阿忠。」盧廣文走過來。

        羅維忠將食指置於嘴邊示意安靜,盧廣文輕手輕腳的走到羅維忠身旁。

        「小女孩應該累壞了。」盧廣文靜靜的坐下來。

        「聽她說她不知道被綁了多久,而且有好幾天沒吃東西了。」羅維忠說道。

        「那些該死的傢伙。」盧廣文憤恨的說道。

        「小女孩說她聽到父母跟綠軍說他們是外省人後代,然後他們就被抓走了。」羅維忠輕撫著小女孩的頭。

        「對我來說這場仗非贏不可。」盧廣文說道。

        「因為你是外省人的後代?」羅維忠問道。

        盧廣文點頭,「曾祖父打過抗戰,抗戰第一年他才十八歲,他浴血奮戰了八年卻連個太平日子都過不了,好不容易來到台灣能夠安享晚年卻總是遭到一些本土意識的傢伙羞辱和謾罵結果造成他憂鬱而死,不幸中的大幸是他隨著國民黨來台灣不然他鐵定跟曾伯公一樣在文革時被整死。」

        盧廣文擦了下眼睛。

        「阿忠你呢,你也是外省人的後代吧?」盧廣文問道。

        「算是。」羅維忠說道。

        該怎麼說才好?爺爺四歲時隨曾祖父來德國,隨後成了病毒學家,二戰後期他的華人同胞被納粹抓進集中營的時候因為他掌握病毒方面的知識才沒有連著他的同胞一起被逮捕,但他卻幫著納粹研究生物武器,所幸他的研究在納粹要應用在戰場上的時候德國就已經戰敗投降,而那些研究也幾乎被銷毀。

        羅維忠回想起小時後他跟爺爺說要成為像爺爺那樣優秀的醫生時那個信誓旦旦的表情,但他在長大後得知爺爺在二戰時幹的那些事情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當時是多麼愚蠢。

        「我爺爺是華裔德國人,二次大戰結束後被移交給國民政府,國民政府在內戰潰敗後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所以也算是外省人吧。」羅維忠說道。

        遠處又傳來了砲擊聲,羅維忠和盧廣文趕緊戴上鋼盔,羅維忠抱著小女孩跑出房屋先是將她交給一個醫務兵照顧接著跑去找黃潔報到。

        「怎麼回事?」羅維忠問道。

        「敵軍來襲。」

        黃潔才剛說完一顆砲彈打中了後方的空地,兩人同時轉頭看向空地,幸好空地沒人。

        「所有人就戰鬥位置!」黃潔趕忙招呼著排上士兵。

        一排的士兵趕緊佔據各個房屋準備禦敵,羅維忠招呼著手下班兵就戰鬥位置,在確認街道都沒人後跑去跟班兵會合。

        迫擊砲兵盡責的發射照明彈為士兵照亮四周,如果一般部隊有夜視鏡這種高級貨的話那該有多好,可惜夜視鏡這種高級貨沒有在國軍部隊中服役要不然砲兵也不用冒著生命危險替士兵提供照明。

        羅維忠跑到班兵的羅維忠跑到班兵的所在位置後確認,四大天王外加一個班兵都在,他的班就只剩下這幾個人了。

        「有沒有看到敵人?」羅維忠問道。

        「沒有。」盧廣文回答道。

        正說著前頭發生了爆炸,第一顆照明彈照亮前方,一道道人影映入了眼簾,人影在形跡曝光後開始向前衝並且開始射擊,國軍士兵也開始射擊,雙方人馬互相射擊著,一顆子彈打中羅維忠身旁的石牆,子彈削下的碎屑有幾顆打中羅維忠的臉。

        羅維忠抹掉臉上的沙土接著提起步槍繼續射擊,在打完幾顆子彈後他變換位置從一扇窗的後頭跑到了另一扇窗的後頭射擊。

        「裝甲車!」一名士兵大喊。

        一輛九四式裝甲車朝著部隊的所在地開過來,裝甲車上的機槍開始開火,機槍開火後數個士兵被轟飛,羅維忠向裝甲車觀看,裝甲車上的車載重機槍已經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挺四零榴彈槍。

        「媽的!叛軍又開來了這種垃圾車!」盧廣文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彈匣幹譙道。

        「別囉唆了!反甲兵死哪去了!」黃潔對著外頭射擊。

        羅維忠用槍口指指外頭一輛廢車的後頭,「死到那邊去了。」

        黃潔拿起望遠鏡,一個反甲兵倒在廢車後頭,六六火箭筒擺在他身上,八成是企圖偷襲裝甲車結果反被擊殺。

        「上等兵、謝均誠,你們兩個跟我來,其他人守住陣地。」黃潔一說完便打開大門跑出去,羅維忠和謝均誠也端起步槍跟上去。

        三人悄悄的摸到陣亡反甲兵的陳屍處,裝甲車仍對著陣地中的國軍開火,幾個綠軍在裝甲車的側邊警戒,黃潔悄悄的將六六火箭筒撿起,她將火箭筒扛在肩上,在確認後方有無障礙物後瞄準目標,瞄準完後她按下發射鈕,火箭尾端噴出耀眼的尾焰接著火箭直接命中裝甲車,爆炸的裝甲車還波及了車旁的綠軍。

        「政府軍!」一名綠軍指著三人大喊。

        「撤!」黃潔將發射筒丟棄撿起步槍射擊。

        羅維忠和謝均誠也開始後撤,三人往陣地跑得同時還不忘朝著追擊的綠軍開火,此時一陣天搖地動伴隨著身後的土牆被推倒,一輛T55坦克撞倒土牆開上路面,不過那輛坦克並沒有理會黃潔三人而是朝著國軍陣地開去。

        幾個綠軍注意到羅維忠三人,他們不約而同的揚起手上的武器朝著三人射擊,羅維忠轉身對著綠軍投擲手榴彈,也不管手榴彈有沒有炸死人便回身往陣地撤,黃潔有點後悔將那支火箭筒浪費在裝甲車上,雖然六六火箭隊坦克對坦克沒有多大的效果。

        三人跑回了陣地,殘存國軍依然對著陣地外的綠軍反擊,一名扛著RPG-7型火箭筒的綠軍對著羅維忠所在的屋子發射火箭,羅維忠迅速臥倒接著牆壁被轟出一個大洞,羅維忠撿起步槍對著外頭,那名綠軍取出另一支火箭裝填,羅維忠當機立斷立刻舉槍對著那傢伙射擊,那傢伙意識到有人對他開槍便趕緊找掩蔽。

         「坦克!」一名士兵大喊。

        一輛T55坦克朝著陣地開過來,究竟是不是剛才那輛羅維忠一點也不想知道。

        這時候羅維忠瞧見盧廣文跑出屋子,肩膀上扛著一支紅隼火箭筒。

        「狗雜種!你們的民主套餐來啦!」盧廣文喊完後發射火箭,接著他將發射筒丟棄迅速撤退。

        火箭直接命中坦克的砲塔,坦克冒著陣陣白煙接著停了下來,坦克組員爭先恐後的爬出來但都被國軍士兵一一擊斃,儘管坦克被毀但綠軍仍不斷的朝著陣地衝過來。

        「來多少老子他媽殺多少!」一名上等兵挽起衣袖抄起他的M249班用機槍對著外頭的綠軍掃射,那傢伙甚至連鋼盔都沒戴,如果他再把上衣脫了然後再掛兩條彈鏈再留個長頭髮的話那他跟藍波還真的蠻像的。

        「混蛋!鋼盔戴起來啦!」黃潔罵道。

        那傢伙似乎沒聽到黃潔的話繼續對著外頭的綠軍掃射,他在子彈打光後蹲下來換彈鏈,黃潔撿起一頂鋼盔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戴在他的頭上。

        「黃潔別強人所難了。」羅維忠撿起一把裝有T85榴彈發射器的T91步槍,他對著窗外發射榴彈,接著對著窗外射擊。

        前方又傳來了坦克引擎的運轉聲,從聲音聽起來數量還不在少數,沒多久兩輛T55坦克朝著陣地開上來,俄係坦克的後頭還有三輛M41A3坦克。

        「撤!」黃潔大喊。

        羅維忠才剛轉身忽然一陣轟天巨響再加上一陣山崩地裂,羅維忠人整個向前哉倒。

        幾秒鐘後羅維忠緩緩的爬起來,他右手按著被震的嗡嗡作響的右耳左手撿起他的鋼盔,步槍因為戰術背帶的關係掛在身體的右側,幾道模糊的人影朝著他接近,羅維忠決定暫時不管他的耳朵,他拿起他的步槍卻發現步槍已經嚴重損壞,他隨手撿起一把四五手槍準備射擊。

        「班長別開槍。」熟悉的聲音。

        羅維忠擦掉眼上的血跡,他班裡的四大天王正朝著他接近,謝均誠將羅維忠扶起,其他的人則是對著外頭正在進逼的綠軍射擊。

        「幫我找把槍。」羅維忠取下掛在身上的步槍並把它丟棄。「黃潔怎麼樣了?」

        「黃排受重傷了。」謝均誠說道。

        羅維忠突然想起黃潔再喊撤的時候一把將他給推開接著坦克開砲把房屋的半面牆都給轟了,羅維忠摸摸額頭,他媽的又欠人人情了,羅維忠走到黃潔那裡,黃潔的右腿沒了,身上有多處受傷,醫務兵正在為她急救。

        「綠軍衝上來了!」一名士兵喊道。

        「射擊!射擊!」二班班長大喊。

        謝均誠遞給羅維忠一把65K2步槍,羅維忠拉動拉柄將槍機推到一半確認藥室內有無子彈後將槍機推回去,接著朝著外頭射擊,綠軍的坦克開始行動,羅維忠意識到繼續死守對己方不利,於是他打算執行黃潔剛才下達的命令。

        「李正源、王仲源,帶著黃潔後撤!快!」羅維忠喊道。

        李正源和王仲源將黃潔扶起準備後撤,這時黃潔將兩人推開,但因右腿沒了她又狠狠的跌倒。

        「你們走!我掩護你們!」黃潔喊道。

        「排A!別開玩笑了!」盧廣文跑過來。「留在這裡穩死的。」

        「走!這是命令!」黃潔大喊。

        二班班長先是看了黃潔一眼,接著開始指揮班兵後撤。

        「把我抬到機槍那裡。」黃潔用手指著架在窗邊的一挺T74排用機槍。「把手榴彈集中起來。」

        羅維忠和盧廣文將黃潔抬到機槍那裡,接著和王仲源跟李正源從陣亡士兵的身上蒐集手榴彈,一搜到手榴彈便往機槍那裡放。

        「快走。」黃潔拉動槍機上膛,然後對著窗外掃射。

        羅維忠等人雙腿併攏,舉起右手向黃潔敬禮,在敬完禮後羅維忠提起步槍帶著班兵後撤,黃潔的攻擊令綠軍將注意力集中到黃潔這裡,綠軍對著黃潔所在的房屋猛攻,黃潔靠著機槍勉強的站著,鮮血不斷的從斷腿處滴到地面以及手榴彈上面,她不斷的對著外頭掃射,不管有沒打到人她只想把敵軍的注意力集中到她這裡,只要她再多堅持一點後面的弟兄就能夠多出一點時間部屬防線。

        這時候一顆手榴彈在她面前爆炸,黃潔終於支撐不住倒了下來,綠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黃潔盡可能的將手榴彈往自己身上撥,接著她拿起一顆手榴彈。

        幾個綠軍從被炸垮的牆壁跑進房屋,又有幾個從窗戶或門口跑進來,每一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把三八式步槍,步槍上都裝有刺刀,正當那幫傢伙接近黃潔準備給她來個萬劍穿心的時候黃潔將手榴彈的插銷拔出。

        轟天巨響讓羅維忠等人回頭,羅維忠轉身,接著向爆炸的來源敬禮,羅維忠沒有下達命令,李正源、謝均誠、王仲源和盧廣文也自發性的向爆炸的方為敬禮,接著五人轉身向大部隊會合。
-----------------------------------------------------------------------------------------------------------------------------

        原本構想的黃潔死法:

        1.綠軍上來時用配槍解決了幾個綠軍後因子彈耗盡被綠軍萬劍穿心。

        2.用配槍解決幾個綠軍後打到剩最後一顆子彈後舉槍自盡。

        3.被綠軍包圍時自殺失敗被綠軍抓到國軍陣前,在國軍部隊前受酷刑,羅維忠為了不讓黃潔痛苦選擇將她一槍打死。

        4.綠軍上來時引爆手榴彈和綠軍同歸於盡。

        最後選擇第四。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