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332

RE:【翻譯】Nosleep翻譯-我的工作是觀察被關在房間裡的女人(更新Part.4)

樓主 Lienax icysnowy
GP57 BP-
久等了!
很多期末報告的截止日在迫近
趁端午節喘口氣,趕快把第四章翻一翻
下一章就是終章啦~

來源:點此

======================

我要做點甚麼,而且要盡快。
如果梅蘭妮是假的,那代表她是他們派來的。
而這樣就代表,他們已經知道了。
知道她畫裡藏的訊息。
知道我提出的疑問。
知道我沒有在上述情況按下按鈕。

恐懼感從胸口湧上,彷彿要讓我窒息。
我站起來開始來回踱步,不時看向螢幕,看瑞秋能否幫助我,告訴我下一步要怎麼做。
但她躺在床上。
雖然背對著監視攝影機不能斷言,但我認為她在哭。

不行,我需要糾正這件事。帶她離開那裡。
如果沒有更好的計劃,我只要執行原本的計劃就好。

監控室的攝影機有很強烈的存在感,讓我覺得自己被注視著。
我走出門,進到儲藏室。
我的手機在儲物櫃裡。在按錯一次密碼後,我成功打開櫃門並拿出手機。
手無法控制地緊握著手機,雖然我想裝作很自然地拿在手上,但我知道毫無意義。
如果他們已經知道我想隱瞞的一切,那我怎麼把手機藏起來都沒用。
我只能盡快地執行,賭一把,在他們抓到我之前,把訊息傳給能幫助瑞秋的人。

我再次進入監控室,打開手機的錄影模式。
在聽到「嗶」一聲並確認已經在錄影後,我把鏡頭轉向自己。

「我的名字……我叫湯米。湯瑪士‧考洪恩。我的工作是觀察被關在房間裡的女人。
這不是在開玩笑,或拍電影,或……怎樣都好。這是真的。
三年來,我的工作就是坐在這房間……」我慢慢把鏡頭帶向四周,包含浴室的門、飲水機、桌上的螢幕、鍵盤以及盒子上的按鈕。
「並觀看一個女人被關在某處房間的錄像。」我靠近桌子,確認有對焦到螢幕上的瑞秋。
「我起初不知道這女人是否被俘虜……我騙我自己說沒有,因為工作的待遇太好了。但現在我知道她是。她有危險,跟我一樣。」

我多讓鏡頭逗留了幾秒,確保所有細節都有錄進去,然後把鏡頭轉回我自己。
要快一點,否則影片檔案會大到無法迅速上傳。
我努力保持鎮定,但眼睛因為激動而泛淚,只能盡我所能把話說清楚。
「請幫幫她。我不知道她在哪。不知道她在誰手上,因為我不知道我其實在幫誰工作。但他們是壞人,而她並不安全。」

「我只知道我的工作地點在一棟位於[為虛構地址,故省略]的大樓,就在聖安東尼奧的旁邊。我只知道另外兩個跟這地方有關的人的名字。聘用我的人叫所羅門,還有一位先生應該跟我做一樣的工作,叫查理斯‧傑富斯……不,傑富瑞才對。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人……我是指這是否他們的真名。但拜託,我沒有瘋。我知道這看起來很像。你們就來這裡,看看這房間。找出她在哪並幫助她,還有……」

我聽到房間外部的門傳來一聲悶響,有人要進到儲物室來。
我慌張地亂按手機螢幕停止錄影。我要怎麼傳出?等,我要怎麼……啊找到了。
我按下分享按鈕,馬上又有新的問題。我該傳給誰?
通訊錄上的人屈指可數,我直接全選。
希望至少有一個人會認真看待這段訊息,並伸出援手。
聽到監控室的正在被打開,我按下了送出。







沒有數據服務或WiFi。請確認連線後再次送出。

甚麼?不不不不……

我轉頭看到所羅門先生進到監控室。他的兩側各站著一個穿深色制服的貼身保鑣。
他舉起手,對我搖了搖手指。

「這裡沒有訊號,湯瑪士。但你不應該需要有訊號,如果你有遵守規矩的話。」

====================

他們很輕易就把我帶走了。
我嘗試躲進浴室裡關門,但被保鑣們阻止並壓制。
他們用……那叫甚麼?束帶,用束帶綑綁我的雙手和雙腳,並把一個黑色袋子蓋過我的頭。
我被背出房間,然後大概是被放到廂型車的後車箱。
我躺在一張很薄,味道怪異的毯子上,毯子下面感覺是堅硬的金屬隔層。

我聽到有人上了同一台車,於是詢問我會被帶去哪裡。
問他們能不能帶我走就好,把瑞秋放了。
在一陣短暫的笑聲後,所羅門的聲音告訴我在抵達後會解釋所有的事。
他說現在我只需要放鬆。路程很遠,叫我休息。

我想再說些甚麼,但脖子傳來一陣刺痛。
他們捅……不對,是注射了甚麼。我感覺很不對勁,但我必須保持清醒。
我要離開這裡,我要……

====================

「又見面了,湯瑪士。」

我眨了眨眼,環顧四周。我的嘴巴很乾,頭也有點痛,但除此以外都還好。
我沒再被綑綁,而是躺在有軟墊的桌子上,像在給醫生看診一樣。

不過這不是醫療室。這房間很大,除了這桌子,還有一張小床,一張放著螢幕的桌子,和數張椅子。
有人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那就是所羅門先生。

我慢慢坐起,看著他眨了眨眼,問道:「她在哪?瑞秋還好嗎?」

那男人笑了。「你真不錯啊,湯瑪士。想當英雄,雖然你不知道方法。我佩服你這一點。」
他舔了下嘴唇,稍微往前靠近。
「其實我很欣賞你那樣,欣賞到我決定跟你開始一段新的合作關係,並在我被允許的範圍內對你坦承一切。我有些同仁反對這樣做,但誰鳥他們啊。這是我的企劃,而我想告訴你一直以來所發生的事,這是你應得的。」
他表情很認真,站了起來,拿起了原本放在大腿上的槍。「但在我們談到細節以前,但想見一見瑞秋嗎?」

我從桌上下來,在穩住身體的同時點了頭。我的雙腿因他們施打的藥物而無力,但影響微乎其微。「想。請讓我見她。真實的她。」

所羅門先生輕輕地笑了,示意我進入附近的一扇門。「對啊,真實總是最好的。她就在隔壁房間。」

我步履蹣跚地往前走,走著走著腳也漸漸恢復。
我握著門把,很輕易就轉開了。
我預期門會通往她的睡房,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房間。
跟我之前待的很像,只有房間的物品不太一樣。
牆邊有很多奇怪的機器,而在房間盡頭的是一個巨大的……水族箱?
我不知道。那是個很大的圓筒,比我還要高,裡面注滿某種灰色液體。有一個物體泡在液體裡。

「隨意探索吧,湯瑪士。這是你努力所得的回報。」聽著所羅門先生的字句以及裡面蘊藏的惡意,我的心絞痛了一下。
我的腳變得很重,但這次不是因為藥物。

拖著身體往前走,我看見那個物體是一個人。
不,應該說是一具躺體,因為光用看的就能確定那個人已經死了。
遺體保存得很好,但可以看到有些部位的皮膚錯位、發脹和佈滿屍斑。
天啊,不要。它的頭髮原本像海帶一樣浮在臉前,在我靠近玻璃後漂走了。
我看到瑞秋盯著我看。

「殺人兇手!」我轉向所羅門,衝向他時被射了一槍。剎那間我已經在地上抽搐著,他逐漸走近。

「別擔心,湯瑪士。這不會要你的命,只會讓你稍微不能移動而已。」在我的身體靜止以前,我聽到更多的腳步聲。「把他帶到另一個房間。」

在幾乎沒有知覺的情況下,我被背回剛剛的房間,被放在軟墊桌子上呈坐姿。
這次我被綁得更緊,除了頭部以外都無法動彈,其實頭部能動的幅度也不大,卻坐得很穩沒有倒下。
雖然視線因為哭泣的眼淚變得模糊,但大概能辨認出坐在我面前的所羅門先生。

「在你提問之前……應該說你能發問之前,是的,那是瑞秋。不是假的瑞秋,不是人偶,也不是某種障眼法。正如我說過,惡作劇的時間已經過了,是時候公布真相。」

他皺了眉,繼續說道:「湯瑪士,我明白以這種方式給你看她的身體很殘忍。你現在應該很恨我,我可以理解。但你稱我為兇手,至少在這個狀況下,是不公平的。因為我沒有殺瑞秋。事實是,我參與這計劃的時間只有七年。」

他眼向身後的門「而瑞秋離世,到現在起碼有八年了。」

我的眼睛睜得極大,彷彿不屬於我這個身體似的。這是更多的謊言。更多的把戲。這一切。拜託一定是這樣。

「你知道遙視是甚麼嗎?」他翻了白眼。「抱歉,你現在沒辦法講話。我假設你沒辦法。
廣義上,遙視是能看見物理層面上離你很遠的東西的能力,能感知到無法用五感得知的事。
有些人會說這是超能力,但事實上關於如何及為何能做到遙視,有好幾派不同的說法。」

他把目光鎖定在我身上。「因為那是真的可行的,湯瑪士。好幾個政府和私人組織研究了很久,雖然輿論經常嘲諷這領域是偽科學和迷信,但真的有少數人天生就有能力……可以看到其他地方。」

「瑞秋是其中一個。她在十七歲時加入研究計劃,那時有個心理測驗在徵求受測者,瑞秋因為想賺錢而參加了篩選。三個月後她被判定為適合的人選被正式錄取。經過初步調整階段,她適性非常好,迅速竄升到能力者的榜首。」

所羅門把雙手交疊放在膝上。「我知道你很關心她,湯瑪士,所以我認為值得跟你說這些。瑞秋沒有被惡劣對待過,只有部分禁閉或特殊測試會讓她有點不愉快。我們所有人都很珍視她。她極具才能,不只作為遙視能力者,她還有畫家的才能。這是她傳達她所見事物的方法,你應該也知道。
當她繪畫時,會進入一個近似催眠的狀態,而當她完成時,她會把畫交給我們,上面的圖像和文字……都是非常有價值的資訊。」他抿嘴一笑。
「這就是為什麼所有人都小心地讓畫作背向攝影機。」

他抓緊自己的褲子,繼續說道:「瑞秋的才能太出眾了,因此被選為一個新計劃的受測者,我們想試著增強或改變她的能力。我們把某個外來的……物體……植入她體內。一開始,沒有任何變化。如果她的遙視能力的精確度下降的話,對她,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頭痛的問題。」

「但後來發現,我們解讀畫作的方式是錯的。她看得比以前更清楚——只是不再受限於即時的事件。她的視界可以超越時間。」他停頓了一下,我發現他很享受講故事的過程。
那混帳在享受這一刻,藉由停頓讓故事更有戲劇性。我真想殺了他。
「這讓她一些畫作沒有即時的效用,但在我們能解讀後變得更有價值了。那時候,感覺就像所有的發展都比我們預期中的更順遂。」

他抿嘴。「直到有一天,她把畫作轉向攝影機。」

「上面寫著:『請幫幫我,湯瑪士。』這瞬間,在各方面都亮起了警示。她原本知道不該把畫作展視給攝影機,現在卻想要跟某人溝通?我們沒有阻止她,而是著手研究她在跟誰聯絡。是其中一個她的管理者嗎?其中一個技術人員?某個她在過去認識的人?但都不是正解。」

所羅門靠在椅背,臉上浮現出自豪的表情。「我是第一個提出這個想法的人:她在跟未來的某人說話,先不論她是否故意要這樣做。那時候我只是個外部顧問,但隨著我們看到她更多不正常的舉動,包括第二個訊息『那女人並不是我』,我的理論開始變得合理。不過很快又有新的疑點。」

「雖說她在植入手術後的三年都很穩定,但那個引進的外來物體沒有跟我們期望的一樣完美。不知道是因為她日漸加劇的情緒問題,像情緒低落和壓力,還是單純因為時間流逝,她的狀況突然惡化了。她的畫作變得更不穩定及難以理解,她的身體也每況愈下。我們密切監管她的健康,但於事無補。在她畫完『那女人並不是我』後的五天,她忽然就因為心搏停止而死亡。因為不了解起因,我們沒能救活她。」

他嘆氣。「這是一大損失。我需要調整我的理論。根據我們所知的一切,她應該是在跟某人講話沒錯。某個可以觀看攝影機錄像的人,而且名字叫湯瑪士的機率很高。如果湯瑪士在未來觀看那段攝影機錄像,那我相信他未來一定是在我們這裡工作。」他淺笑。「而不論你是否相信『未來是不能被改變的』,我隨時都會站在你這邊。」

「七年前我開始了湯瑪士計劃。在我的監督下,我們面試並聘請了四十三位名叫湯瑪士的人,讓他們到幾個不同的地點,做同一份工作——觀看瑞秋在植入手術後到死亡前的錄像。」

我想說話,但嘴巴依然不能動。我想說他在撒謊,那不合理,那只是另一個鬧劇……但我覺得我想聽下去。因為我不覺得他在說謊。我不覺得這是惡作劇。而我也認為我開始能理解了。

「當然,重點不是他們看錄影。是他們對看錄像的反應。他們做了甚麼,還有如何對應瑞秋過去所做的回應。」

「百分之十三的人在過了一天後退出。百分之三十八的人在看到提及自己名字的求救後,按下了紅或綠的按鈕。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在進入「梅蘭妮階段」前企圖聯絡外界但失敗告終。」他輕輕搖頭。「我雖然想邀功,但梅蘭妮的加入並非由我提案的。我們藉由『那女人並不是我』的訊息,認為有另一個瑞秋跟你有所接觸,可能是要殺害你,或者勸阻你,又或是想套出你知道的事。在幾次嘗試後找到我們認為不錯的執行方式。正如我剛說的,只有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七有抵達這個階段。但其他所有人都在下一個測試被擋下來了。」他指著我。

「她的名字。」

「你看著的那個女孩,那個有才華且美妙,遺體被保存在隔壁房間的那個女孩,她的名字是瑞秋‧唐納文。我一直在想是只有瑞秋能看到你,還是你們之間有甚麼連繫著。當你把梅蘭妮叫成瑞秋,我就知道我們終於找到正確的那位湯瑪士——瑞秋穿越時間與空間一直在尋找的那道遙遠的光。」

我吞了口水,發現舌頭有知覺了,雖然只有一點點。擠出了含糊不清的一句話。

「屋…為甚麼?」

所羅門看起來有點驚訝。「我以為已經很顯而易見了。你是最後一條指向我們偉大的寶庫的線索。說不定你有類似的能力,或她利用自身的能力和意志創造出與你的連繫。無論如何,你對我們來說很重要,還有些工作需要你去做。」他站起來走向另一張桌子,並開啟螢幕。螢幕亮起來後,我看到瑞秋房間的靜止影像——影片暫停在我上次看到的進度。他轉頭,嚴肅地看著我。


「你要把剩下的部分都看完。因為在瑞秋死前還有為你再畫幾幅畫,我們想知道它們在暗示甚麼。」
5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