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98

RE:【翻譯】Nosleep翻譯-我的工作是觀察被關在房間裡的女人(更新Part.3)

樓主 Lienax icysnowy
GP55 BP-
原作者又更新了,第五章將會是最後一章。
期末考臨近,進度比較慢一些還請見諒。
越翻越覺得自己的中文造詣不夠,用字好像很單調啊。
希望沒有降低你們的興致。

原文連結:點此

===================================

【第三章】

她猶豫了一下,很快就換上笑容。
「你是這麼稱呼我的嗎?真好聽。我的名字其實是梅蘭妮喔。」

我感覺到臉頰在發燙。她當然不是真的叫瑞秋。
那只是我擅自取的名字。
比起尷尬,更多的是混亂及喜悅。
「真的是你?」

她點頭:「對,就是我。」

我上前抱緊了瑞秋……梅蘭妮。
她輕哼了一聲,隨即笑了出來,回抱著我。
她在我耳邊細語:「湯瑪士,我有話要說,但這裡不好說話。我能進去裡面嗎?」

我放開她後點頭,用顫抖的手繼續轉動鑰匙。
心臟怦怦跳動著,連我自己都能聽見。
感覺我正身處在一個奇異又美妙的夢境中。
但當我們進到屋內,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後,我迫使自己聚焦在我最大的疑問上。

「怎麼做到的?」

梅蘭妮在我們坐下時還帶著笑容,不過現在她看起來擔憂且哀傷。
「湯瑪士,我來是要告訴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從來都不是。」

我皺了眉,一絲恐懼劃破了快樂的氛圍。「甚麼意思?」

她摸了一下鼻梁,眼神看向低處,像在組織話語,思考要怎麼開口。
「湯瑪士……你是心理學實驗的其中一環。
作為其中一個演員,我比你參與得更久,但我依然不知道詳細內容。
我蠻確定這是由某些政府機關負責營運的,也知道他們投資了大量的金錢與時間在此,但理由……我不清楚。」

我發現我交握的雙手非常用力。
不,這是真的。
這不能是真的。
這一定是某種惡作劇。

梅蘭妮繼續說:「據我所知,你是一個長期計劃的觀察對象。
他們建構了這整個場景——你有一份隱密的工作,負責觀察看似被困的某人……也就是我。
他們會給你有關『如何做出決策』的規範。你有按鈕或類似的東西可以做選擇對吧?」

我虛弱地點頭,緩緩吐出話語:「對。一個紅的,和一個綠的。」

她嘆息,點頭說道:「我猜他們是在測試你能服從多久。
根據你的道德、你的知識,還有你的恐懼,你會做出甚麼選擇。
這很有趣,至少在六年前我剛加入時,我是這麼想的。
他們從未正式向我解釋細節,只會講概要。
但人們會互相交流。我和其他演員,偶爾會打聽到一些消息,然後流言就會傳開來。」
她苦笑:「我因此逐漸感到不安。」

我打斷了她的話:「其他演員?」

梅蘭妮睜大了眼睛:「啊對,抱歉。我想他們依然稱他為所羅門先生?其實還有更多其他的人。」
我靜靜注視著她,她繼續說著:「總之,我在很常一段時間都把這當成普通的工作。我每天都有六小時,會扮演一個被困的女子,大部份時間都在假裝畫畫或看電視。你懂的,很無趣……」

我忍不住再次打斷,發抖的聲音帶著藏不住的羞憤:「你假裝畫畫?所以你沒有真的畫出那些美妙的畫作?」

米蘭妮看起來很尷尬。「抱歉,沒有。我完全不會畫畫。但我蠻會唱歌的。」她試著擠出笑容,但很快就消逝。
她往前輕摟我的手臂:「這就是為甚麼畫作總是背對著你。它們在事前就已經是完成品了。你只會看得到空白的畫布……除非他們想我展示些甚麼給你。」邊說著,她的表情也暗淡了下來。

「這就是我要打破規則聯絡你的原因。當他們開始製作這些隱藏訊息,心理遊戲之類的鬧劇時,我開始擔心。擔心你會太過認真,而因此被傷害,甚至傷害到自己。在你今晚下班後,我跟影像部門的一個人講過話。
他告訴了我你的反應。給我看你停在大樓附近街道的車子。於是我開車過去——你看到的睡房位於城外一棟大樓裡。我看到你坐在自己的車裡,差點就去找你了,但我怕被人抓到後會被解雇。所以我停了車後一直等,等到可以跟隨你到別處,向你報平安。」

她眼眨淚光:「說來慚愧,我好幾次都差點離開。我不想失去這份工作,試著說服自己你過一兩天就會沒事了。騙自己說可以找方法讓他們更改劇本,讓你覺得我一切安好,而不會太擔心我。」

一股怒火湧上心頭:「哇你人也太好。」

她抬頭,眼睛通紅:「我知道,我是個混蛋。我很抱歉。我既自私又膽小,但我最後沒有離開。然後我看到查理離開大樓,而你去找他談話了,我就知道他們想讓事件升溫。」

「查理?」

梅蘭妮翻了一下白眼:「噢,抱歉。查理‧傑富瑞。他是另一位演員。在早期版本的實驗,所羅門先生其實是由他擔任的。不過他們覺得他不夠恐怖,所以他現在負責扮演其中一個穿西裝的人。其實在你這一期他蠻常登場的,只是全副武裝後你很難認出來。」

我放在膝蓋上的手反覆握緊又放鬆。這太超過了。我的心情就像彈珠台裡的彈珠,不知道會落在憤怒、釋然、尷尬還是混亂。「所以他告訴我的所有事,只是為了嚇我?看我的反應?」

她點頭,抽了一下鼻子,然後用手背擦拭。「是的,抱歉。所以我知道告訴你真相的事刻不容緩。我看得出來你回到車上時有多憂慮和慌張。」

我把手臂從她手中抽離。「呃,我大概要跟你說一聲謝謝。至少你在我找警察並在他們面前耍白癡之前阻止了我。」我只想她不要再用同情而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謝謝你來找我,讓我也能知道這些。」我想讓聲音聽起來既堅定又冷漠,結果聽起來像快哭出來一樣。
我站起來背向她,不讓她看見我的淚水。「你不介意的話,我……呃,我需要些時間去思考這一切。想要的事…太多了。」

過了幾秒,我感覺到她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湯瑪士,沒甚麼好難為情的。他們在這方面是專家。你會做這麼多,只是因為你覺得這樣是對的。因為你是個好人。」

我聳肩:「我以為你遇到困難了,所以我想幫你。」

她溫柔地把我轉向她,當我抬起臉看著她時,她又笑著抽了一下鼻子。「我知道,但你要知道很多人不會去伸出援手。不會想放棄這份工作,或讓自己承受風險。更別說只為了一個陌生人。」

我看向別處,並在轉頭時趁機拭去淚水。「我還是覺得很蠢,不過很開心那不是真的。很高興你沒事,我們兩個都平安。」我稍作停頓,再次看向她雙眼。「對吧?我們現在都安全了。」

她猶豫了一下,點頭說:「嗯,我想是的。正如我所說,他們投資了很多進這個計劃,事實上我很好奇他們打算做到甚麼程度,他們絕對有能力把事情鬧得更大。但我從未看到有人有受傷的可能。我想最壞情況應該是我們其中一人或兩人一起被革職吧。」

我感覺臉又開始紅起來。「哦,不用擔心。我打算明天就離職了。我終於有機會按那該死的按鈕。甚至兩個一起按。」我笑了,直到看到梅蘭妮的表情。

「湯瑪士,請你不要這樣。我不認為他們會傷害我們,但如果你離職,他們就會發現我告訴過你這些。我不認為他們隨時都在看著我們,但我不知道他們有辦法查到甚麼。像手機監聽、衛星監視,怎樣都好。我出現在這裡就已經承擔了極大的風險,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更多。」

我後退一步:「所以你想繼續領薪水,然後作弄像我這樣的人?」

她伸手拉起我的右手。我原本無意識地握著的拳,在她觸碰後放鬆了下來。「不,我不想。但我沒料到會這樣。包括實驗會變成這樣,還有跟你見面的事……我沒辦法長期做下去,但有沒有想過多做一兩個月再存一些錢?現在你知道真相了,不會再擔驚受怕,也不會受到傷害了。」她笑著。
「這樣我就能繼續工作,我跟你都可以繼續。我們可以裝作一切正常,多賺一些他們的錢,然後其中一人退出。一個月後,另一人也跟著退出。如何?」

我聳肩表示不確定。聽起來是可行的,我想我冷靜下來後,也應該不會拒絕吧。她緊握了一下我的手。

「在這一切都結束以後,我想更好地認識你。我知道我只是在扮演一個角色,但很多時候你看到的,都是真實的我。你也要讓我反過來觀察回去才公平。」她臉頰發紅。「如果你對這份監視工作樂在其中的話。」

我被她握著的手心開始冒汗。「呃,我……的確是蠻享受的。」我吐了口水,追問:「要等多久我們才可以再見面呢?」

梅蘭妮露齒而笑。「你先工作一個月左右。存一些錢。然後退出。我會等兩三個星期後也跟著離職。然後……」她看著天花板沉思了一會,我再次被她的美所驚艷,即使她跟我想像中有些微出入。「……從今天算起,三個月後我們約在這裡。我會過來,然後就可以好好認識彼此了。怎麼樣?」

像在回應她的笑容,我點頭:「聽起來很棒。」

============================================

在她離去後幾分鐘,我心裡依然留有對她離去的不捨,但同時感到釋然。
雖然疲憊,但一想到她沒事,我們也終於見面了,我的喜悅就像電燈泡裡面的鎢絲一樣燃燒起來。
我需要獨處。需要時間思考和冷靜,還有最重要的,休息。

我不記得我甚麼時候睡著了,當我醒來時,我發現鬧鐘已經響了三十分鐘以上。
我跳下床並全速準備出門工作。
在梅蘭妮離開前,她再次強調我們要表現得跟之前一樣。
意思是不要有奇怪的舉動,也同時不能表現得像沒事發生。
如果我突然再也不擔心她,一樣會被他們發現蛛絲馬跡。
我答應她會注意這些,並在她離去前互相擁抱和輕吻。
想到這個,昨晚的疲勞隨即煙消雲散。

我帶著如釋重負的輕鬆心情走進了監控室。
再也不用因為沒有伸出援手而擔心或感到有罪惡感,甚至因為能騙過那些作弄我許久的人而相當得意。再者,三個月內我就不會再跟這地方有關聯,可以再看到瑞……梅蘭妮了。不再隔著螢幕。

我開始工作後,一切往常看著錄像裡的她。
她在睡覺,我不禁猜想她是否跟我一樣累。
稍後她醒來,開始閱讀,我發現自己在笑,而我需要停下來。
我應該一副擔憂的樣子,而非笑得春心蕩漾。
為了不影響梅蘭妮,我必須表現得更好。

約一小時後,她開始繪製另一幅「她的作品」。
看著她專心作畫,我不禁驚嘆她做得跟真的一樣。
雖然在我的角度很難看清所有細節,但我發誓我真的看到她筆刷上有沾到顏料,而且確實有塗在畫布上。
我發現我為她感到驕傲。她真是一個厲害的演員。
不只是看不出來她有跟我見面或談話過,她在房間跟在我的公寓時,根本不像同一個人。
我想,這就是她說的「角色扮演」。

在我的班次即將結束時,雖然很不想離開她,但我的確需要回去補充睡眠。
一整天監控自己的表情實在累人,我開始擔心接下來的幾個禮拜了。
這時候我發現她完成作畫了。
我原以為她會直接離開,找別的事做,結果她小心翼翼地扶著畫框邊緣,並搬到沙發上。
畫本來被她的身影擋住,但她一放好就讓開了。

畫裡有一棵很大的樹。樹皮是暗紅色的,巨大而扭曲的樹幹分裂成很多枝條。
那些枝條上佈滿極為深綠的葉子,比起樹頂,給我的感覺更像雨雲。
跟以往的畫作一樣觸動人心,即使梅蘭妮說過不是她畫的,也絲毫沒有影響。
這個圖像本身,結合著顏色跟各種細節……相當精彩。

這幅也一樣。如果你看得夠仔細,可以看到有數隻小黑鳥站在樹枝上。說來好笑,但牠們看起來……




牠們看起來就像一串字母。

我感覺到心臟也被鈍器打擊一樣。要強迫自己冷靜。沒甚麼好怕的。我知道這只是個遊戲,現在我只要再參與一下下就好。但不安驅使著我的好奇心,我還是看一下上面寫甚麼好了。我瞇起眼睛,眼球跟隨著那些鳥的排列,從右至左,上而下。






「那。」




「女人。」




「並不是。」




「我。」



我從畫作移開視線,看到瑞秋直直看著我。她看起來很驚恐。

不。
5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