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3k

RE:【自創】 屍橫遍野2第十一章第二節。

樓主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現在怎麼辦?」陳清德問道。

        「呼叫蛇窩,任務失敗,目標已死亡。」羅維忠沒理會陳清德便拿起受話器呼叫。

        「收到。」謝振達停頓了一下。「S小隊和A小隊,你們先到東門路的簽越加油站和E小隊會合,會合之後前往市立醫院,救出那裡的生還者到達頂樓,當你們救出生還者後會有直昇機在頂樓接應。」

        「瞭解。」羅維忠將受話器掛好。

        這時屍體堆中出現了動靜,一具女屍站了起來,接著惡狠狠的瞪著羅維忠等人,其他人趕緊提起將對它射擊,沒多久那隻女殭屍被打的千瘡百孔,女殭屍突然以跑百米的速度朝著小隊衝過來,接著它縱身一跳撲向鄒婷,鄒婷一閃身女殭屍撞上牆壁將牆壁撞出一個大洞,聽到槍聲的紀蓓安小隊也跑進來支援。

        「那幾槍應該有打到它的頭吧。」鄒婷舉槍瞄準。

        「是寄生體!」羅維忠喊道。

        女殭屍走出洞口後突然雙膝跪地接著從它的背部伸出兩條神經,接著神經將一具屍體的雙手給扯下來將斷手連接到背上,女殭屍揮動著背後的兩隻手後仰天長嘯。

        「撤退!」羅維忠提起步槍喊道,「鄒婷!探路!」

        「我不知道還有這招!」陳清德提起步槍射擊。

        小隊趕緊跑出牛排館往圓環跑去,女殭屍撞破玻璃門追了上來,羅維忠回身對女殭屍連開數槍,試圖攻擊女殭屍的要害。

        可能在頭,可能在胸,他媽的到底在哪裡?

        這時候女殭屍注意到街道上綠軍和國軍的屍體,應該說是屍體身上的武器,女殭屍走向陳屍處接著伸出背後的雙手,左手撿起一挺RPK74輕機槍,右手撿起一挺M249班用機槍。

        「你可以再誇張一點沒關係。」羅維忠似乎習慣了這種場合說出來的話異常的平靜。

        「你可以再冷靜一點沒關係。」紀蓓安提起步槍對準它。「這種東西我看幾次都冷靜不了更別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女殭屍仰天長嘯了幾聲後掄起機槍對著小隊掃射,紀蓓安小隊的兩個隊員反應不及當場被打成蜂窩,其他人邊開槍邊後退,羅維忠撿起陣亡隊員的彈匣並隨手扔進背後的雜物袋,陳清德趕忙撕下陣亡隊員的血型名條,陳漢文向前掩護兩人,兩人動作完畢後提起步槍開始射擊。

        「都這種時候你還管這個。」紀蓓安退出彈匣換彈。

        「我還得考慮彈藥。」羅維忠說道。

        「必須把這個交給陣亡弟兄的家屬。」陳清德說道。

        「前面有殭屍。」在前面探路的鄒婷說道。

        羅維忠往馬路上看去,只見大批的殭屍站在路上,儘管它們還沒有因為這邊的騷動過來湊熱鬧但也是遲早的事。

        前有怪物後有殭屍,羅維忠四出張望,這時他瞧見一輛被燒毀的公車側邊有條暗巷,他趕忙招呼著隊員跑進去,又一名隊員中彈倒地,陳清德開槍掩護,羅維忠則是撕下他的血型名條,羅維忠本想回收彈匣但在女殭屍的火力攻擊下只能放棄,他對著女殭屍投擲手榴彈後鑽進巷子裡。

        女殭屍緩緩的走到巷子口,它往巷子口看了幾分鐘後揚長而去,小隊躲在巷子的轉角處觀望,女殭屍走後眾人才鬆了口氣。

        「他媽的,這鬼東西一下就弄死了我三個隊員。」紀蓓安憤恨的說。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羅維忠說道。

        「我是女人。」

        「是是是學姐。」羅維忠放下步槍坐了下來。

        「你還當我是學姐呀。」紀蓓安調整了一下鋼盔說道。

        羅維忠站起身。「你比我早一個月進部隊所以我當然得叫你學姐。」

        「儘管我比你早晉升士官。」

        「切。」紀蓓安切了一聲。

        「現在怎麼辦?」在另一邊警戒的鄒婷問道。

        「我們繼續走。」羅維忠說道,「只是可能要從巷子走。」

        這時羅維忠看見前方的垃圾箱有血跡,羅維忠提起步槍緩步往垃圾箱走去,他走到垃圾箱後四處查探,沒有什麼可疑的人事物,地上有一個彈殼,羅維忠把彈殼撿起來,彈殼已經沒有溫度,這時羅維忠看見血跡還有腳印,從腳印上看來應該不止一個人。羅維忠要繼續走的時候突然踩到一個東西,羅維忠低頭一看是一支手錶,羅維忠把手錶撿起來,等等,這不是李雨伶的手錶嗎?

        陳清德走過來看著那支手錶,羅維忠將手錶收進口袋裡。

       「小忠,現在怎麼辦?」陳清德問道。

        「繼續任務。」羅維忠還是決定把重心放在任務上,儘管這個決定可能會讓他後悔一輩子。

        ◆                                 ◆

        迎春門。

        儘管遭到攻擊但城內仍保有照明,到了夜晚路燈盡責的亮了起來,數十個穿著便服,手臂上戴著綠色臂章的武裝部隊往迎春門接近,最前頭的人手持一把AK74M型步槍,胸前掛著兩顆手榴彈,手榴彈看起來相當粗糙應該是自己製作的土製手榴彈。

        一輛小雲豹停在路邊,最前方的綠軍比出手勢示意停下,其他的綠軍壓低著身子警戒,最前頭的綠軍小心翼翼的走向前,小雲豹的警示燈破了,輪胎少了一個,車身破了一個大洞洞口還冒著煙看起來應該是被癱瘓而被國軍給丟棄的。

        「看起來已經壞掉了。」一名綠軍說道。

        這時候小雲豹槍塔上的機槍突然開始掃射,當場打死了好幾個綠軍,幾個綠軍開槍反擊但才剛扣下扳機就死在機槍的子彈下,迎春門上傳來了槍響,幾個士兵在門上開火,一名士兵在門上架設一挺T74排用機槍,架設完畢後便開始掃射,幾個綠軍轉身逃跑但都被打死,迎春門房頂上一挺五零機槍開始怒吼,幾個綠軍反應不及當場被打成肉塊。

        迎春門上幾個士兵正在頑抗,分別有十個國軍、七個民兵、兩個霹靂小組甚至還有一個警察。

        「給我打!」一名拿著手槍的綠軍喊道。

        一名士兵拿著T91標定步槍,他對著綠軍扣下一號扳機,槍塔上的五零機槍不斷的掃射,接著他扣下二號扳機,槍塔上的四零榴彈槍開始擊發,幾個綠軍當場被炸飛,忽然拿排用機槍的士兵倒地,拿標定步槍的士兵定睛一看,一輛二戰日軍的九四式輕裝甲車正朝著迎春門開過來,只是裝甲車上的九七式車載重機槍被換成了五零機槍,輕裝甲車對著迎春門掃射,一個拿著T91步槍的士兵中彈倒地。

        「拖到後面去!」一個中士喊道。

        兩個士兵趕緊將陣亡國軍的屍體拖到後面去。

        沒想到綠軍會出動二戰貨,雖然綠軍使用二戰武器的傳聞也時有所聞但他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城門房頂上的機槍手操作著機槍掃射,本打算將那台裝甲車解決掉無奈裝甲車在死角處沒辦法攻擊。

        警察提起他的烏茲衝鋒槍對著綠軍掃射,不一會的時間就打光了彈匣,而一個彈匣換來了兩個綠軍的命,警察慌忙的卸下彈匣重新裝彈,霹靂小組則是拿起手上的M4A1卡賓槍射擊,擊斃了好幾個綠軍。

        一個綠軍對著門上投擲一顆手榴彈,一個民兵閃避不及被炸到門下,輕裝甲車仍對著門上掃射,拿著標定步槍的士兵對著裝甲車扣下一號扳機,五零機槍強大的破壞力打穿了裝甲車,打死了裡面的成員。

        一名扛著六六火箭筒的綠軍對著小雲豹發射火箭,中彈後的小雲豹被炸了個底朝天,小雲豹被毀後綠軍的士氣大增開始對著城門進行火力壓制,混戰中警察和一個國軍士兵中彈倒地,一名國軍士兵對著綠軍投擲手榴彈,手榴彈落地後兩個綠軍反應不及而被炸倒。

        綠軍正要接近時突然門下的掩體伸出了好幾顆頭顱,沒多久最前方的綠軍倒了一大片,原來還有國軍在門下埋伏,一名綠軍取下手榴彈,忽然他手上的手榴彈被擊中爆炸,加上他爆炸的手榴彈炸死了三個綠軍。

        一名拿著T93K1狙擊步槍的國軍狙擊手埋伏在迎春門旁的電子遊樂場的二樓,狙擊手拉動槍機退出彈殼。

        「右上方有敵軍!」那名拿手槍的綠軍大喊。

        這時候迎春門四周的房屋不約而同的傳出了槍響,城門附近的綠軍死的死傷的傷,一個綠軍才剛轉身背部就中了好幾槍。

        遠方又跑來了幾個綠軍,城門房頂上的機槍手對著增援的綠軍掃射,五零機槍強大的火力壓制下那票綠軍被打的抱頭鼠竄,一輛武裝發財車開向迎春門,機槍兵對準發財車射擊,沒幾秒的時間子彈打穿了擋風玻璃擊斃了駕駛,車上的綠軍趕緊跳下來但都被一一打死,機槍兵又對著發財車開火將那台發財車打爆。

        狙擊手將槍機往前推將子彈送入藥室後向拿著手槍的綠軍射擊,拿手槍的綠軍應聲倒地,其他綠軍紛紛對著狙擊手所在地掃射,狙擊手將身子一縮退回了樓房正當他退出房間準備下樓時樓下傳來了呼喊,沒多久一名綠軍出現在樓梯口,狙擊手開了一槍子彈命中綠軍的胸膛。

        「抓住他!」另一名綠軍出現在樓梯口,狙擊手縮回身子並對著樓梯投擲一顆手榴彈,手榴彈爆炸後狙擊手往另一個房間退去。

        「敵人上來了!」狙擊手對房裡的另一名狙擊手喊道。

        「媽的!這麼快就上來了!」第二個狙擊手提起他的M14EBR狙擊步槍跟著第一個狙擊手走。

        第一個狙擊手將狙擊步槍背在背後接著從大腿抽出一把T77衝鋒槍,兩個狙擊手走往裡面跑,房屋之間的牆壁早已打通形成了通道,因此兩人很快就跑到了另一棟房。

        「敵人上來了。」第一名狙擊手對著房裡的民兵說道。

        一名民兵抄起他的捷克式輕機槍轉調槍口對著通道,沒多久幾個綠軍跑向通道,民兵扣下扳機後最前面的綠軍當場被打死,另一名民兵拿起他的中正式步槍支援,沒多久彈匣打完了,副射手趕緊取下彈匣並裝上新彈匣。

        「退!退!」綠軍開始往後退。

        城門房頂上的機槍兵將一個籃子垂下來,一個民兵在裡面放了兩個饅頭和兩條彈鏈後機槍兵將桶子拉回去,機槍兵的副射手一邊啃著饅頭一邊拿望遠鏡觀望,這時又有幾個綠軍跑過來,機槍兵對著來犯綠軍掃射,放倒了好幾個綠軍。

        又有幾個綠軍跑來增援迎春門的攻勢,增援的綠軍一看到國軍便開始掃射,這時候門上塵土飛揚伴隨著石塊瓦礫一點一點斑剝,飛揚的塵土還伴隨著一點的血肉,另一輛裝有五零機槍的九四式輕裝甲車在不遠處對著城門掃射。

        九四式裝甲車前進了幾公尺後忽然好幾槍下來裝甲車被打穿,被打穿的裝甲車也停了下來,兩名國軍士兵在一棟樓房的陽台上架起一挺五零機槍對著樓下街道上的綠軍掃射,這時候綠軍後方傳來了坦克引擎的運轉聲,沒多久一輛T72坦克開向迎春門。

        「守不住了……」一名在迎春門上的國軍士兵拿下鋼盔,絕望的看著那輛坦克。

        坦克開砲,迎春門的房頂被炸了一個大洞,機槍兵連同機槍的殘骸摔到了地上,接著第二輛坦克開到第一輛坦克的側邊,坦克開砲,削掉了迎春門的一角,接著兩輛坦克像是對迎春門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似的對著城門齊開砲,大概再打了四到五砲後迎春門終於坍塌,兩百多年的古蹟就這樣毀於一旦。

        ◆                                    ◆

        二零二旅指揮部。

        「報告!」傳令兵像旅長報告。「綠軍第一、第四聯隊正對三營猛攻,三營傷亡過半。」

        傳令兵走後另一名傳令兵跑進指揮室:「報告!迎春門還有殘餘部隊頑抗。」

        「援軍他媽死到哪裡去了!」旅長踹了椅子一腳罵道。

        「報告旅長!」第三名傳令兵跑進來。「兩洞么旅在台南外圍遭到綠軍阻擊,五兩么旅遭到綠軍裝甲部隊伏擊,旅長鄭予杰陣亡,五兩么旅正在撤退。」

        「誰叫他們撤退的!」旅長罵道。

        「旅長,我們是不是該請求特勤隊支援了?」副旅長向旅長建議。

        「叫那些黨衛軍來增援?」旅長瞪了副旅長一眼。

        「旅長。」副旅長指著地圖,「兩洞么旅遭到阻擊,五兩么旅被迫撤退,一營和二營在趕回來的途中,特勤隊三三一聯隊還在外圍,而且不知道已經有多少綠軍打進城了,在加上綠軍不知道在城內放進了多少殭屍,現在的情況是前有虎豹後有豺狼,只靠著我們和台南守備營根本守不住,要是綠軍把疫區封鎖線毀了那我們就完了。」

        這時候一名穿著卡奇色軍服的士兵跌跌絆絆的闖入指揮室,一看就知道是民兵。

        「報告旅長。」民兵站起身子敬禮,「綠軍又增援了,迎春門告急。」

        「通知特勤隊三三一聯隊,叫他們來支援。」旅長嘆了口氣。「真不該把他們打發到城外。」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