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3k

RE:【自創】 屍橫遍野2第十一章:黎明前。

樓主 瑋德林 hk781230
GP2 BP-

        第十一章:黎明前。

        現今。

        台南市區。

        下午五點,李雨伶一個人站在公車站牌前,她從二零一旅回來後回到了工作崗位,不過這次她不是在野戰醫院而是在大醫院照顧傷兵,大醫院有個好處就是這裡可以讓她在外面租個房子不用和一群人擠在宿舍裡,自從上個月國軍收復台南後許多傷兵被遷入台南的市立醫院安置,李雨伶也被派去那裡,同行的還有沈佳安、丁思涵和周委琳,沈佳安回來後就像個小孩似的幾乎黏著李雨伶不放,上次在疫區的時候周委琳跟跟她們失散後所幸被特勤隊的其他小隊給救回來,雖然周委琳沒有怪罪他們的意思但李雨伶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改天請她吃個飯跟她賠罪好了。

        那時大哥連提都沒提一下,害我等到安全了才想到跟委琳姐失散了,她忽然覺得羅維忠有時表現得太冷酷了一點,會不會哪一天他也會把她丟下?

        正想著公車到了站牌前,算了先別想太多了,回家後先洗個澡睡個覺,還要叫思涵起床去值夜班,明天跟院長喬一下這禮拜休假回高雄看孩子好了。

        阿姨那邊沒出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李雨伶走上公車挑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來,一路上除了少數的市民外維修工人和國軍的工兵在街道上搶修被叛軍毀壞的設備外,也有些清潔工正忙著清理叛軍漆在牆上的口號,市民則是清掃著他們破敗的家園,台南淪陷時大部分的居民從台南逃到高雄或嘉義,在收復台南後許多返家心切的人不等政府確認是否安全又跑回來居住,也有些人在叛軍佔領台南時沒跟著國軍撤退選擇留在台南。

        儘管政府告誡台南雖然收復了但市區內仍有游擊隊活動但那些趕著返家的人卻罔顧政府的警告跑回來,幸好目前還沒有游擊隊活動的事件發生,要是真出事了那些刁民又會指責政府沒事先警告他們。

        公車開到一個路口,幾具屍體被堆積起來,兩名穿著防護服的士兵在屍體淋上汽油後點燃,沒多久熊熊烈火吞噬著屍體堆。

        「該死的綠軍。」一道男聲從前座傳來。

        李雨伶聽說綠軍進入城鎮以後會進行調查,只要過去反對台獨甚至是外省人的後代都會被肅清,男人往往會被吊死在電線桿上,或者是被帶到廣場在大庭廣眾之下砍頭,女人則是被抓去作慰安婦,小孩和老人則會被關起來。

        李雨伶看了看手錶,距離家還有半個小時先打個盹好了。

        在半夢半醒中李雨伶被一陣騷動給吵醒,李雨伶環顧了一下四周,只見車上乘客被一陣騷動給吸引到車頭前,李雨伶往車頭移動,一個老伯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李雨伶看到老伯的手臂上有注射的痕跡,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打電話叫救護車吧。」一名婦人拿出手機建議。

        「我直接開到醫院好了。」司機說道。

        「不要靠近他。」李雨伶提醒道。

        「小姐,你有沒有同情心啊?」一名較為年輕的男子斥責道。

        這時候老伯停止了抽搐,先前要叫救護車的婦人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他死了。」

        忽然間老伯張開了眼睛接著張大著嘴朝著婦人咬下去,婦人反應不及手掌被老人咬下了一塊肉,婦人抓著被咬傷的手掌大叫,咬傷婦人的老伯接著又撲向婦人,兩個中年男子趕緊將老伯拉開,途中又一個中年男子被咬傷。

        「幹!他被感染了是不是啊!」被咬傷的男子罵道。

        李雨伶趕緊跑到車門邊,這時候她看到窗外有許多人開始攻擊其他人,明明有做防疫工作沒想到還是被突破了。

        屍變的男子即使在兩個大男人的壓制下仍揮舞著雙手張大著嘴要咬人,這時候男子身子一軟攤了下來,一個年輕男子手上拿著破窗器。

        「媽的,從沒想過用這東西打破人的頭。」男子手一放手上的破窗器掉到了地板上。

        李雨伶將目標瞄向那名被咬傷的男子,男子察覺到李雨伶的眼神。

        「只是被牙齒刮傷而已。」男子強調自己傷勢的來源。

        「你大概再一兩個小時後就會變殭屍。」李雨伶靠著門說道。

        「只是刮傷而已!」男子吼道。「我只是被牙齒刮傷而已不是被咬傷!」

        其他人的眼光看向男子和之前被咬傷的婦人。

        「最好把他們隔離起來。」李雨伶驚恐的指著這兩個人。

        這時候司機踩下煞車,公車停了下來,李雨伶往前方看去,只見大批市民朝著公車跑過來,而逃難的市民後面有一群發狂的市民在後面追著跑,李雨伶想起了三年前殭屍事件剛爆發的時候。

        那時候如果羅維忠沒出現的話那她可能早就被殭屍吃下肚了,而現在羅維忠不在她身邊。

        一個婦人驚慌的拍打著車門,正當司機準備開門讓她上車時一名男子撲上來將那名婦人撲倒,接著一攤血濺起將車窗染紅了一塊。

        這時候幾個逃難中的民眾身中數彈倒地,緊接著公車的擋風玻璃被打穿,司機反應不及當場被子彈給打成蜂窩,李雨伶在玻璃被打破的一瞬間臥倒才倖免於難。

        李雨伶抬頭向外觀看,好幾個拿著槍的人朝著公車走過來,李雨伶認出是綠軍。

        「快退!」一名民兵將車門撬開招呼著裡面的人,民兵的身旁還有一個民兵,那名民兵使用手上的中正式步槍對著前方射擊。

        「你們快走!」開槍的民兵喊道,同時拉開槍機退出彈殼。

        李雨伶第一個跑出公車,這時候公車裡面騷動了起來,撬門的民兵來不及反應被一個人撲倒,李雨伶認出是那個被咬傷的男子,男子嘶吼了一聲接著朝民兵的脖子狠狠的咬下去,民兵的脖子當場被咬破,鮮血像破掉的水管似的狂噴。

        「幹!」開槍的民兵罵了一聲。

        忽然幾槍下來那名民兵也被打死,連同已經屍變的男子,綠軍踏著大步朝著公車這邊走過來,李雨伶慌忙的撿起那把中正式步槍往暗巷跑去,幾個綠軍瞧見她並且向她開槍,所幸李雨伶跑得快才沒有被打死。

        李雨伶慌忙的躲到垃圾箱的後面,她一手摀著嘴一手抓著那把中正式,眼淚不斷的掉落,所幸綠軍也只是朝著巷子裡面看了一眼然後走開,李雨伶鬆了口氣接著擦了下眼淚。

        正當李雨伶鬆了口氣的時候前方傳來了腳步聲,一隻殭屍朝著李雨伶走過來,李雨伶驚慌的拿起槍對準那隻殭屍,殭屍看到李雨伶後張大著嘴並擺動它不協調的四肢朝著她跑過來,李雨伶兩手顫抖著,雖然殭屍事件剛爆發時羅維忠有教她用過槍,但這三年幾乎沒什麼機會用槍她也逐漸忘了這種感覺。

        “砰!”李雨伶扣下扳機。

        一小時後。

        「我現在的位置在後甲圓環附近,正在找地方降落。」羅維忠左手抓著黑鷹直昇機的扶手右手按著無線電的受話鈕。

        「收到,現在台南市裡面亂成一團,盡可能找到目標並救出來。」無線電的另一頭傳來謝振達的聲音。

        「瞭解。」

        「裡面亂成一團是要怎麼找人?」陳清德坐在一旁抱怨。

        「謝振達說那傢伙的藏身處就在附近。」

        下午五點三十分時,綠軍趁國軍在城外掃蕩殘餘綠軍時派遣數百名注射殭屍病毒的敢死隊進入市區製造混亂,接著謝振達說有一個情報員在市區裡等候撤離,情報員最後發出的信號是在後甲圓環附近的一間牛排館,因戰事吃緊而提早結訓的疫區偵搜大隊被派來將情報員救出。

        羅維忠看著情報員的照片看起來就像是看著戀人的照片一樣,連他自己都覺得像是在看情人的照片,雖然這個情報員長的還不錯啦。

        「該死!有機關砲!」機長大喊道。

        只見綠軍在圓環的中間架設了一門T75 20公釐防空機關砲,圓環的綠軍一看到直昇機便招呼著砲手攻擊,沒多久數十發子彈朝著直昇機招呼過來。

        這時候直昇機反應不及機尾被數發子彈擊中,直昇機開始失控,劇烈的搖晃差點將羅維忠給甩出機外。

        「隊長!直昇機撐不了多久!」駕駛勉強將直昇機控制住。「必須得找地方迫降。」

        「那裡!」羅維忠指著夢時代前方的廣場。「清德、漢文、鄒婷,準備。」

        直昇機在廣場降落,隊員在直昇機機輪落地的一瞬間紛紛跳出機艙警戒,直昇機在所有隊員都跳出來後升空,但在直昇機升空後它的機尾終於承受不了硬生斷裂,直昇機在空中轉了幾圈後撞上了大樓。

        「S小隊呼叫A小隊,你們現在在哪裡?」羅維忠呼叫A小隊小隊長紀蓓安。

        「我們現在在中華東路附近,已經可以看到後甲圓環了。」紀蓓安回應。

        忽然前方傳來了槍響,好幾個綠軍從外圍攻進來,陳清德、陳漢文和鄒婷趕緊找掩蔽同時提起自己的步槍反擊。

        羅維忠躲在大門前的柱子的後面,來犯綠軍至少有二十人,手上的武器依然五花八門。

        「後甲圓環有一個防空砲陣地,你想辦法把那鬼東西敲掉。」羅維忠將受話器放下接著提起槍射擊,手上的T108偵搜步槍開始擊發出子彈。

        T108偵搜步槍是為了能夠在疫區執行偵搜任務時所設計,為了達到消音的效果而裝了一個大號的消音器,同時為了簡化後勤作業它採用了T91的傳動機構和槍托部,雖然採用了槍托部但槍托又做了稍微的修改,讓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把變種的T91。

        羅維忠舉槍瞄準,對準一個綠軍的額頭然後扣下扳機,那名綠軍當場中彈倒地。

        這時候後甲圓環的方向傳來了爆炸的聲響,接著數十名綠軍被擊斃,一輛裝有機砲的雲豹裝甲車正朝著綠軍進發,綠軍趁勢不對趕緊鳥獸散然後往各個小巷跑去,雲豹裝甲車顧著追擊逃竄綠軍而沒有顧到羅維忠,就在雲豹裝甲車開走後沒多久四個穿著黑色戰鬥服,手上拿著偵搜步槍的步兵朝著夢時代跑過來。

        「紀蓓安報到。」紀蓓安向羅維忠敬禮。

        八個人往牛排館進發,羅維忠瞧見被摧毀的防空砲和遍地的屍體,除了部分是綠軍外還夾雜著一般平民,最前方的隊員舉起手示意停下,其他人緩緩的壓低身子警戒,幾個綠軍押著幾個平民,他們將平民押解到大馬路上後讓他們一字排開接著掄起衝鋒槍掃射。

        「這些該死的雜碎。」陳清德罵道。

        「所以我們非贏不可。」羅維忠說道。

        幾個隊員提起槍準備射擊,但都被羅維忠阻止。

        「不要增加不必要的麻煩。」羅維忠說道。

        待綠軍都走遠後小隊開始前進,八個人戰戰兢兢的走到牛排館的門口,裡面慌亂的不像有人在,四散的桌椅和食物,以及好幾具屍體。

        「颱風來。」羅維忠喊著暗號。

        沒有回應。

        「學姐,麻煩你和你的小隊在外面警戒。」羅維忠說道。

        紀蓓安點頭。

        「其他人跟我來。」羅維忠走進店裡。

        店裡被搞的凌亂不堪,裡面躺了好幾具屍體,全部都是中槍死的,屍體堆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還有一個婦人的肚子微微隆起,牆壁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彈孔,可見是綠軍或其他暴力團體闖進來對著裡面的平民掃射。

        這時羅維忠瞧見一具屍體坐在椅子上,腳邊放著一把手槍,屍體腹部中了一槍,鮮血仍在流就表示才剛死沒多久,羅維忠拿出照片比對,確認就是那個情報員,看來是身份曝光了為了避免被俘虜所以飲彈自盡了。

        謝振達肯定氣炸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