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3k

RE:【自創】屍橫遍野2第十章第七節。

樓主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兩小時前。

        裝甲五二一旅。

        「這輛坦克看起來好破。」新報到的裝填手莊振看著陳芷梅的坦克不悅的抱怨。

        莊振才剛說完一個扳手掉到莊振的腳邊,嚇得莊振跳了起來。

        江佩珊從坦克上跳下來將扳手撿起,看來那個掉落的扳手是江佩珊的傑作。

        「現在能有輛坦克已經很不錯了。」江佩珊拍掉身上的灰塵,機油沾的她全身都是。

        「坦克怎麼了?」莊振問道。

        「被RPG直接命中。」江佩珊敲了敲坦克的砲塔。「不幸中的大幸是只死了裝填手。」

        吳榮華從坦克的駕駛座爬出來,他摘掉護目鏡不悅的抱怨:「這台坦克我們已經修好幾次了什麼時候才能換新的?」

        「有的等了。」陳芷梅翻了翻補給單,「準備好了就出發。」

        陳芷梅爬上坦克,接著將視線對向莊振,「別看它這樣,這傢伙救了我好幾次了。」

        說完陳芷梅用手指像敲門般的敲了敲坦克的砲塔,接著一頭鑽進坦克裡。

        莊振爬上坦克,其他支援二零一旅的坦克也開始動作,兩名憲兵押送著幾個士兵從陳芷梅的坦克側邊走過,士兵被解除武裝雙手抱頭,他們穿著國軍的制服也沒有別上叛軍的臂章代表不是叛軍。

        「小兄弟別看了。」一名憲兵說道。「他們是逃兵,要送去懲戒旅當砲灰的。」

        「喔。」莊振別過頭然後爬進坦克裡。

        「如果是我我寧願被槍斃也不要去懲戒旅。」陳芷梅說道。

        原來陳芷梅透過潛望鏡看到了外面的情景,陳芷梅從胸前的口袋裡取出一張照片,一張她和全家人的全家福,記得照片是在高中的時候拍的,爸媽哥哥妹妹都死了,只剩下她和陳漢文還活著。

        「大姊,一切就緒。」江佩珊向陳芷梅回報。

        「啟動。」陳芷梅下令。

        “轟隆”

        「待會叫你裝什麼彈就裝什麼彈。」陳芷梅操作著潛望鏡。

        「瞭解。」

        「前進。」

        陳芷梅感覺到坦克正在向前開,綽號開路者的M1A1坦克開在最前頭,之後長車、綽號小烏龜的二號車、陳芷梅的坦克:綽號繞背仔的三號車、綽號豬隊友的四號車依序向前開,坦克在斷垣殘壁中移動,步兵在坦克的後方及旁邊以坦克為掩體向前推進。

        「發現叛軍坦克!」開路者回報。

        陳芷梅透過潛望鏡瞧見開路者正在開火,長車已經開到開路者的旁邊,陳芷梅下令將車子開到敵方坦克後面包抄,坦克直接壓過倒塌的房屋開到綠軍坦克的後方,三輛T55坦克,綠軍究竟是從哪裡搞到這些鬼東西的陳芷梅一點都不想知道。

        「穿甲彈。」陳芷梅下令。

        莊振趕緊將一枚穿甲彈填入砲膛裡,江佩珊轉動砲塔瞄準其中一輛坦克,在陳芷梅的命令下江佩珊發射砲彈摧毀了最後面的坦克。

        「該下地獄的王八蛋。」江佩珊透過瞄準器罵道。

        這時候第二輛坦克將砲口指向陳芷梅。

        「他們發現我們了。」不等陳芷梅下令吳榮華便打倒檔倒車,第二輛坦克開砲砲彈擊中坦克旁邊的廢車。

        「穿甲彈。」

        莊振再度裝填,江佩珊趕緊瞄準,這時候那輛坦克再度開砲,砲彈打中陳芷梅的坦克前方的地面,砲彈揚起的塵土擋住了視線接著大量的煙霧擋住了坦克的視線。

        「被擋住了。」吳榮華喊道。「那傢伙對我們發射煙霧彈。」

        「前進!」陳芷梅下令。

        「幹!」吳榮華踩下油門前進,江佩珊操作著戰車砲,陳芷梅用錢望鏡觀察,坦克好不容易衝出煙霧,一衝出煙霧那輛坦克毫不猶豫的朝陳芷梅開砲,一切彷彿慢動作般,砲彈被坦克給彈開接著略過幾個國軍士兵然後打中之前被打中的廢車,炸倒了兩名國軍士兵。

        「媽的還好偏了。」吳榮華心有餘悸的說。

        「幹了他。」陳芷梅喊道。

        江佩珊開砲,砲彈打中了坦克的砲塔,爆炸之後砲塔被整個炸飛接著砸毀一面牆,幾個綠軍從被砸毀的牆跑出來,江佩珊轉動砲塔接著開槍,坦克的同軸機槍將那些綠軍一個接一個的打死。

        第三輛坦克向後退試圖撤退但才移動了幾公尺就被前方的坦克給摧毀,開路者碾過砲塔被掀翻的坦克後前進,擔任指揮的M60A3TTS坦克跟在後面,車隊繼續前進。

        「綠軍究竟是從哪搞到這些坦克的?」江佩珊提出她的疑問。

        「也許是蘇聯解體後大批的俄係武器流落到了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的關係。」吳榮華說道。「據說第三世界的國家還有T-34和四號坦克耶。」

        「那我們最好求神拜佛不要遇到它們。」陳芷梅說道。

        「那種二戰貨就算遇到了也只有當靶的份。」江佩珊說道。

        坦克原地打轉半圈後繼續前進,步兵緊跟在後,醫務兵忙著救助受傷的士兵,陳芷梅透過潛望鏡看了一眼然後將視線對向前線,這時候前方傳來了爆炸聲,開路者停了下來,長車對著前方開砲,陳芷梅用潛望鏡搜索目標。

        「開路者,狀況如何!」長車趕忙呼叫開路者。

        「動不了,履帶好像斷了。」開路者的車長呼叫。

        陳芷梅觀察了一下開路者,兩條履帶都斷了,坦克轉動著砲塔搜索著目標,這時候幾個國軍士兵跑到坦克的兩側開火,陳芷梅朝著步兵開火的方向瞄去,只見幾條狗從炸塌的房屋廢墟竄出朝著坦克跑過來,每條狗的身上都綁著炸彈,步兵對著狗群開火,但無奈狗太小移動速度太快開了好幾槍也只打死一條狗。

        「還以為只有蘇聯會這樣玩。」吳榮華說道。「大姊,現在怎麼辦?」

        「佩珊,支援其他人,榮華,倒車。」陳芷梅趕緊下達命令。

        江佩珊操作著那門戰車砲,安裝在砲管旁的同軸機槍開始掃射,陳芷梅探出身子操作起五零機槍,她將拉柄一拉槍機一放便開始掃射,威力強大的機槍彈當場打爛了好幾條狗,其中還有一條狗身上的炸彈被打爆,劇烈的爆炸還波及了好幾條狗。

        我可不想讓我的坦克被這種古老又低級的打法摧毀,雖然狗也很可憐啦但如果不這麼做我們整組人都會完蛋。

        正想著一輛坦克從前方路口轉角開出,一輛T55坦克,陳芷梅還來不及下令那輛T55坦克便對著開路者開火,那一砲打中開路者的砲塔,開路者憑著優異的防護力硬生生的擋下了砲彈,接著它轉動砲塔對準那輛不自量力的坦克接著開火,那一砲直接打穿了坦克的正面,坦克被擊中後起火燃燒。

        陳芷梅將注意力集中在那群狗身上,這時候長車開到陳芷梅的坦克的旁邊,長車的車長砲塔開始對著那群狗掃射,遠方觀戰的綠軍見這招對坦克無效變吹起哨子命令狗群撤退,狗在聽到哨音後開始向後退,消失在斷垣殘壁中。

        「開路者,你留在這裡等待工兵修復,一修復完畢立刻歸隊。」

        說完長車留下一個排的步兵掩護開路者,車隊繼續前進,忽然小烏龜被擊中爆炸,一輛綠軍的坦克撞破房屋開上路面,陳芷梅定睛一看,竟然是一輛T90坦克,沒想到綠軍會搞到T90,那輛坦克一開上路面便對著長車開砲,但也許是經驗不足那一砲沒打中長車反而打中了小烏龜的殘骸。

        「他媽的,竟然有T90!」豬隊友罵道。「他們從哪裡搞到的?」

        「幹譙之前先關掉無線電。」長車糾正道。「別管那麼多了,幹掉就對了。」

        T90再度開砲,命中豬隊友側邊的垃圾箱。

        「豬隊友,你和我開火吸引他的注意,繞背仔,繞到他的後面把他幹掉。」長車下達命令。

        「榮華,繞到他後面。」陳芷梅下令。

        「他媽的,如果開路者沒被打殘就好了。」吳榮華一邊抱怨一邊操作著操縱桿將坦克開到小路上。

        忽然間坦克的左側發生爆炸,陳芷梅四處搜索,一輛M41A3輕戰車在一間廟裡開火。

        「幹掉他。」陳芷梅喊道。「穿甲彈。」

        「你以為躲在廟裡神明會保佑你嗎?」江佩珊操作著砲塔對準那輛坦克。

        「別把廟給毀了。」吳榮華喃喃自語道。

        M41A3坦克又開了一砲,那一砲擊中了廟的大門將大門給炸塌。

        江佩珊開砲,砲彈打中了坦克砲塔和底盤的連接處直接將砲塔向左打轉了九十度,也許是砲塔被卡死那輛M41A3坦克轉動著車身試圖將砲口對準陳芷梅,江佩珊又開了一砲將坦克的砲塔給炸飛。

        「我們還得繞到那鬼東西的後面。」陳芷梅說道。

        坦克調整了一下角度後向前開。

        「繞背仔,你他媽在坐月子是不是?」無線電裡傳來長車的幹譙。

        「遇到敵人的坦克耽擱了,抱歉。」陳芷梅毫無誠意的道歉。「我看到那傢伙的屁股了。」

        那輛T90坦克停在一棟坍塌的房屋的旁邊,他轉動著砲塔對著長車和豬隊友開火,陳芷梅下令對著那傢伙的屁股開火。

        「幫你灌腸啦雜碎。」江佩珊喊完後開火。

        那一砲命中坦克的車尾,坦克轉動著車身試圖逃跑,江佩珊又補了一砲那輛坦克的車尾又吃了一砲,陳芷梅察覺到那傢伙開始在冒煙,莊振在裝填完砲彈後江佩珊開砲,但這次砲彈命中了T90側邊的房屋。

        T90轉動砲塔將砲口對準陳芷梅,陳芷梅下令向後開,江佩珊全神貫注,瞄準著坦克最脆弱的車尾,這時候T90坦克開砲,砲彈命中了陳芷梅的坦克的側邊。

        「媽的!」莊振抹掉護目鏡上的機油罵道。

        「動力系統故障,必須改為手動。」江佩珊手動轉動著砲塔。

        「榮華,修砲塔。」陳芷梅說完便爬到駕駛座,兩人七手八角的互換了位置。

        陳芷梅從駕駛座的窗口看到那輛T90坦克正朝著他前進,陳芷梅打檔倒車試圖和他拉遠距離,那輛坦克的砲塔被長車和豬隊友以及其他步兵發射的砲彈和火箭擊中數次但那輛坦克仍屹立不搖,眼看兩台車的距離越來越近。

        「他媽的。」江佩珊轉動的砲塔,她的手臂在發酸,好不容易瞄準到目標的她開砲,但那一砲也阻止不了他繼續前進。「他媽的。」

        「瞄準履帶。」陳芷梅下令。「榮華,好了沒?」

        「當我在修鬧鐘喔。」吳榮華幹譙道。「動力系統被搞的七葷八素的,這鬼東西沒被摧毀又還能跑已經很幸運了。」

        「穿甲彈。」

        「裝填完畢。」

        「這活應該叫吳榮華才對,明明有雙麒麟臂。」江佩珊轉動著砲塔挖苦道。

        「你會修我就轉。」吳榮華邊修邊幹譙。

        江佩珊開砲,T90坦克的履帶被擊中,陳芷梅親眼目睹坦克的履帶被打斷,坦克停了下來,但砲塔仍在轉動。

        這時候T90的砲塔被擊中,T90擺動著砲塔,陳芷梅下令開砲,莊振裝填完砲彈後江佩珊開砲,只見T90的砲塔被擊中,豬隊友開到T90的側邊補了一砲,那輛該死的坦克才停止了動作,兩名車組人員從坦克裡爬出來但都被步兵擊斃。

        一名步兵爬上坦克,他打開艙蓋後對著裡面看了一眼然後比了個OK的手勢。

        陳芷梅放鬆了身體,在放鬆的一瞬間她整個人累攤在座椅上,江佩珊停止動作揉揉她快抬不起來的手臂。

        「榮華,修好了沒?」陳芷梅問道。

        「勉強還可以用。」吳榮華拿下他的護目鏡說道。「不過還得在找更專業的。」

        「他們從哪搞到的T90?」吳榮華不悅問。

        「問的好,我也想知道。」莊振說道。

        「休息夠了,我們還有任務在身。」陳芷梅說道。「榮華,換回來。」

        在經過這段小插曲後車隊繼續前進,直到遇上了陷入苦戰的二零一旅。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