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7k

【末日】唐吉軻德症候群

樓主 飛鳥 jay820118
GP209 BP-






  唐吉軻德。

  一位幻想自己尊為騎士的傻子。

  對我來說,他曾是一個陌生的故事……

  直到,這世界因『唐吉軻德症候群』而毀滅的那一天。



  惱人的鴉鳴四起,彷彿在哀弔世界的終結。

  感染爆發至今是多久了?我總就想不起來。走在黃昏餘暉灑落的斑駁街道上,我偶爾會思考這個問題——但是,也就算啦,記日子不如過日子;先想好該如何繼續走下去,才是首要面對的課題。想到此,我不免閉眼自嘲笑笑。

  真落魄啊。

  繁榮的城市僅存殘磚破瓦,揚首望去不見一絲生氣。攀越翻覆的卡車,我瞧了一眼裡頭還沒爛光的司機殘軀,他僵硬的嘴角勾勒著癲狂的笑容,想必他是用自己的愛車與人競速到最後一刻了吧?你還玩的開心嗎?瘋子。

  「哈。」不覺嘆了口氣,見的屍體多了,就越不想讓自己變成那樣。

  不知不覺,人類竟然開始要思考如何生存,看來這世界真是他媽的變成一坨屎了。

  是啊,生存。將染血的球棒緊握掌心,今天,我也在這糟糕透頂的世界持續掙扎著。

  咚。沉重的腳步聲使我回首,那掙扎的考驗說來便來,這世界總是讓人閒不下來。

  「經驗值一號,你好。」咧嘴惡笑,我掄起手中的球棒,直指眼前阻道的人影。

  那是一立於狹長柏油路道中的男人。他衣衫襤褸、頭上頂了個變形的鋼鍋,就如同罩了一頂頭盔般;而他手持斷裂的鋼管,雖看起來殘破,但那削尖的槍頭卻也有著致命的殺傷力。他好似沒有聽聞我的嘲諷,只是逕自走來。

  鮮紅如滲血的瞳孔、嘴角失風滴下的唾沫都讓我確信了眼前之人——

  正是唐吉軻德症候群的患者呢。

  「總算找到你了!魔王手下四罪人之一!放逐者阿克西亞!」誇張的扯開嗓子,他朝我高吼出意義不明的話語。這使我不免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眼前的男人看上去四十來歲有了,竟然還是RPG系的,我說你就別鬧了好嗎?這位大叔。

  ……唉,不過算了。

  「是是是,阿克西亞在此,放馬過來。」

  配合了角色扮演,儘管我打著哈欠。眼望大叔興奮的昂首戰吼,我也就聳聳肩,雙手持起球棒備戰——雖然我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了,但劇烈心跳還是刺激著我的胸膛:「來當我的經驗值吧,大叔。」

  不再多語,我的目光聚焦於對方的步伐,從他重踏起步的那一刻起,我便擬定了該如何應付這場戰鬥。只見他狂亂的朝我衝來,手中削尖鐵棒猛然前刺——幹,這大叔比我想像的還快一些,當我側頭閃過那認真要我命的刺擊時,臉頰已經多了一道血痕。

  赤紅的溫血從割口湧出,順著我的臉頰淌下。

  痛、真的很痛啊,死大叔。

  「為了王國的和平!」見血而躁動。他得意的喊著,殊不知和平是離我們最遙遠的字詞,更沒發現——那柄鐵槍在劃破我臉頰後,便被我緊握於左掌心中:「和你媽啦和。」

  最不和平的就是你這種冒險系感染者啦。

  按捺心中的憤怒,我在他驚訝想抽開槍柄之際,以球棒的圓頭反刺回去。這一擊筆直的砸在他嘴上——先是皮肉、再來是牙齦的堅硬,這些觸感從球棒無情的金屬光澤傳遞至我手,泉湧鮮血伴隨拉扯皮肉的牙根滴答落地。

  真是糟透了,這感覺。

  一秒沉寂,緊接著痛楚的哀號如雷貫耳,我皺眉瞪望他拋下武器而雙手掩嘴。他很茫然、茫然的左顧右盼著,嘴裡含糊的細語聽來是如此可笑:「補師呢……我受傷了啊……!」也是如此可悲。我重新握緊了球棒,朝他緩步逼近。

  轉瞬,他的神情從茫然轉為畏懼;他在怕我、又或是怕我手中的凶器。恐懼驅使了他的求生本能:「等等!」本能帶給他的卻只是一手摀著不停濺血的嘴,一手半舉哀求的無助動作:「我要按暫停!暫停!」

  ……啊啊,看來只有『死』才能讓他從夢中甦醒。

  「GAME OVER。」瞇眼微笑,我輕語宣告暫停不能。

  噗嚓!不知道在我的球棒重擊他雙眼那一剎,他有沒有看到鮮紅字體所寫出的遊戲結束宣言呢?算了,也無法問他了。他是無力的向後仰倒,順勢踩在他抽蓄的身軀之餘,我高舉球棒過頭:「歡迎回歸現實啊,混蛋。」

  砰!

  以袖口輕拭濺上稠血的面頰,我彎下腰掏了掏那已不成嘴形的血口。

  從中,牽扯出一顆金牙:「有掉寶。」擦了擦它,我將其收入口袋之中。

  別說了,我自己都覺得我他媽像個瘋子。

  但,在現世中,瘋子——才是為數眾多的人種。

  『唐吉軻德症候群』最初只被認為是個案的精神疾病,患者會因為知識的不同而在腦內構築起屬於自己的幻想世界,最終迷失理智。他們再也無法分辨現實與幻想的邊界,當他們把幻想建立在現實世界時,便成為了所謂的『瘋子』。

  遙想曾經,人們甚至不當一回事的以『中二病』來戲稱它——直到那無法阻止的感染氾濫之際、直到各國元首迷失在戰爭幻想中發射導彈之際。全世界有75%的人類患上了此症,沒有解藥、沒有救贖;無法理解傳染源,只知道患者的眼珠子會變成一致的血紅。

  經濟崩潰、科技毀滅;文明世界就在這可笑的病症肆虐下,邁向終結。

  「哈。」拋擲把玩著那顆金牙,我肚子餓了,本來今天我就是為了採購食材上街的。

  能在路上拿到了交易的籌碼,也算是好運了。想到此我嘴角微揚,側眼望向一旁。

  所望之處是一破裂的店家櫥窗,在那鏡面反射之下,我重新審視自己。一頭雜亂的金髮遍佈血汙,在同樣染血的面頰上,我的笑容看起來有些駭人。於是我收復嘴角,靜默的注視著自己的瞳孔,那是一雙鮮紅令我厭惡的深邃目光。

  沒錯,無法倖免,我也是唐吉軻德症候群的患者。

  哦,但別誤會,我很正常。

  山崎政宗、日本人、24歲。為了證明自己的思緒清晰的很,我在腦內將自己的個資朗讀了一遍,不同於其他患者——我發現自己能用理智壓抑幻想世界的漫出。偶爾抬首望見噴火的巨龍懸空飛過,只要看清楚些,就能發現那是一架引擎著火的客機。

  我很厲害,所以——

  我很正常、我很正常、我很正常。

  為了不迷失自我,我總是壓抑著過度的情緒波動。不管是憤怒也好、悲傷也好、甚至是第一次殺人的恐懼感也好……只要將自己的情感拋棄,我就永遠是冷靜的,我就永遠……不會成為該死的唐吉軻德。

  「我是你們的國王!」一聲嘶啞之喊,將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無視全裸在街上漫步、驕傲高喊『我是你們的國王!』的瘋老頭,我熟練的穿越這以往繁華的街道,經過幾個拐角,我來到了最近經常光顧的店面。那是一間殘破的麵包店,本該香味四溢的烘培館,在此刻嗅起來只有血肉腥臭。

  抬眼看了看以鮮血畫上的『麥娜小館』招牌,我長嘆口氣,老實說每次來這都想逃跑。

  但是我好想吃肉,炙燒牛小排真是可惡的東西。

  所以我還是推開了地獄的大門。放眼望去,懸掛於漆黑店面中的肉林飽足了我空虛的胃。腥臭的氣息迎面撲來,牛肉、雞肉……哦,還有瞪大雙目的人肉,他們被一視同仁的懸掛於店面中販售著:「麥娜。」我抖聲呼喚,壓抑衝口的嘔吐感。

  「啊!歡迎光臨!山崎弟弟!」

  在她回應我呼喚的那一刻,我才透過黃昏的餘光尋獲了她的身影。店主麥娜阿姨就站在櫃台後,依然漂亮的橙色染髮,成熟的女人韻味散發一種人妻氣息。她先是瞇眼朝我掛上溫柔的招牌笑容,隨後睜開那血色的瞳眸:「需要什麼呢?」

  赤紅,挾帶著瘋狂。

  有別於眼眸精緻的鮮紅,她圍裙上染滿的污血更為暗濁。為了招待我,她將上一秒本該揮下而高舉的屠刀擱到一旁,我也就在此刻順勢看了眼工作臺。不看還好,看一眼心頓時涼了半截,足以將這間店冰凍的刺骨寒意。

  「麥娜,我說妳啊……」我汗笑看了眼她綁在工作臺上的東西……那是一個掙扎扭動的活物——是個女孩,活生生的女孩。那女孩驚恐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隨後轉變為泛淚的哀求。

  雖然店面昏暗而看不清,但那份乞求還是傳遞到了我心中。

  她有著一雙清澈的翡翠色眼眸,不是感染者……!

  「山崎小弟?」柔語輕喚驚醒了我的楞然,我皺眉笑望眼前的她。

  麥娜阿姨血色的瞳眸與我相映,我從她眼中看不到一絲正常的情緒。恐懼感刺激著我的思緒,使我將她錯看成一襲黑袍的邪惡魔女,而那魔女此刻重新拾起自己的屠刀,刀鋒逐漸化為了兇惡的魔杖:「你,需要些什麼呢?」

  我很正常、我很正常、我很正常。

  唐吉軻德、唐吉軻德……是你的話,會怎麼做呢?




  啊,沒想到驚悚版的各位竟然這麼捧場
  其實徵稿活動我本來只發在小屋的:連結
  當然也歡迎各位版友投稿病患客串,有機會的話我會讓他們出場!
  
  感謝各位的熱情!這篇會繼續更新下去的!
20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8 筆精華,01/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