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3k

RE:【短篇/原創】巴哈姆特流傳的app(下)結末

樓主 第三書語 ss811209
GP3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巴哈姆特流傳的app(下)結末



  「今天是我下載這個APP的第四天,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能溝通這件事情的普通人了。」

  林小姐收起了剛剛做實驗的手機,然後喝了口自己點的奶茶。

  「終於找到了?怎麼這麼說?」為了放鬆心情,我也喝了自己點巧克力冰飲。

  「因為,關於這個APP的恐怖真相,只能根本來就知道的人說,在我發現這個APP的恐怖時,這個APP就像活著的一樣,在手機顯示了這樣的通知……」


  『善意的提示:真是聰明的孩子,告訴妳真正的遊戲規則喔,不過關於這個APP的真正遊戲規則,不可以跟不知道的人說喔!嘻嘻。』

  居然還會「嘻嘻」?

  林小姐將手機儲存的畫面圖片拿給我看,然後又繼續跟我聊:「我之前找到的另一個APP下載者,他也曾經找到過一個下載者,那個下載者曾經想透過網路,將這個APP的『真正遊戲規則』發佈出去告知所有人,想阻止這個APP的恐怖繼續下去,然後……」


  「那個想公開真相的人,死在電腦前了。」

  「新聞上只是說心臟麻痺死在電腦前,實際上似乎死狀非常恐怖。」

  「我之前找到的那一個下載者趕去詢問情況時,第一發現人的當事人母親已經嚇到精神失常了。」

  「而當事人公開事情的帖不知道被誰刪除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網路是無法讓這個真正遊戲規則公開的。」

  「沒辦法說出真正遊戲規則的話,只說這個APP能殺人,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我找到的另一個下載者告訴我,這個APP的真相,到現在都還沒被廣泛公開,就是因為有某種不知名的『存在』在背後監控著一切。」

  「那是一種絕對不是屬於人類的存在……」


  在私信給我時,林小姐事先先問了我對這個APP了解的地方跟程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下載APP的人不能跟不知道的人說真正的遊戲規則。』

  『即使想透過其他手段公開,只要是說的太多,也會被不知名的存在消滅情報。』

  同時林小姐也說,她有時能夠感覺到,似乎有種視線,會通過手機的前置鏡頭來觀察她的感覺。

  「那麼,林小姐你打算怎麼做?」

  我為了讓自己鎮定,再次喝了口飲料,這時,坐在我身旁的林小姐握住了我的手。

  「我找到現在,知道真相而且可以說出去的只有妳了,拜託妳,幫我找老師救救我。」

  「幫妳,找老師……?」

  的確,下載了APP的他們,因為無法說出去,連找人求救都做不到。

  或許在林小姐眼中,我是那根唯一可能讓她救命的稻草吧?

  因為我沒有下載過APP,因為我可以『說』,所以可以幫助林小姐把她的情況說出來找靈學老師求救。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該找什麼老師啊。」

  正確來說,除了每年節日和家人一起拜拜以外,其實我並沒這麼的相信宗教。

  更不可能知道,哪裡能找可以相信,真正有能力的老師。

  「我有先找過一些老師情報的,但是只靠我什麼都說不出來,如果是柳小姐妳就可以幫我說,拜託妳陪我去找老師幫忙好嗎?」

  「我知道了,那我們就走吧,去找人幫忙。」

  離林小姐最後的時限,還有三天,我曾經以為我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做不到。

  但林小姐讓我了解了,我還是有辦法反抗這件詭異的事情的。

  就讓我幫助林小姐……

  「或許這個詛咒,是有著什麼惡靈的怨念吧,就像是『七夜怪談』或『鬼來電』、『屍體派對』那樣。」林小姐的推斷,這可能是什麼惡靈導致的恐怖靈異事件。

  「只要能找到對抗那個惡靈,對抗那個詛咒的方法的話……」我對這件事情,似乎看到了點轉機。


  我和林小姐很快用完餐點後就離開了甜甜圈店,離開前她去了一下化妝室,而我則在甜甜圈店的門口人行道等她。

  「這是沒有用的……」

  一個低沉帶著洋腔的男性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我回頭一看。

  是一名在白襯衫外穿著整套黑色西裝,戴著黑色西裝帽身材非常瘦長的男人。

  身高非常高,我從沒看過這麼高的男人,他的可能接近兩百公分了吧?

  因為帽沿往前壓低,可以看到他沒有頭髮,將帽沿壓很低的西裝帽很大,讓我看不見他的臉。

  不……他有臉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先生,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算是,也不算是。」這非常高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後,便轉頭了。

  雖然很高大,但這個男人走路感覺輕飄飄的,很快他就轉進旁邊的路口轉角消失身影了。

  不對,他知道的話,或許我能從他口中知道的更多,我在發什麼呆?

  我趕緊跑向路口,到轉角一看,路上完全沒有那個高挑男人的身影。

  怎麼可能……這麼高大的男人,怎麼可能瞬間就不見了……

  「柳小姐,妳在找什麼?」林小姐的聲音在我的身後叫我。

  「剛才,我遇到了一個好像知道這件事情的男人,我才剛追上來,他就不見了。」

  我將剛才的事情告訴林小姐。

  「現在身處這種情況,對什麼怪事我都不覺得奇怪了,我們先去找老師看看吧,妳有沒有車?」

  「我沒有呢。」

  我沒有車,林小姐也肯定沒有,不然她就不會搭電車來找我了。

  但我想起了,一個肯定有車,同時也能知道這件事情的人。


  「我不是叫妳不要再深入這件事情嗎?」李組長帶著責備的語氣,但還是開著車來找我跟林小姐了。

  「他是李組長,正在調查這個APP的事件。」我向林小姐介紹了李組長。

  於是,我跟林小姐上了李組長的車,出發前往林小姐找的老師名單中,最近的那一個。

  同時,也將我和林小姐彼此確認過的真正遊戲規則,從我的口中告訴李組長。


  下載『xīwàng』後會自動啟動,那時『xīwàng』會有一段空白期用字幕告知啟動者想一件最『希望』的事情。

  這點,我是從小佳一開始所說的話裡猜到的很接近的答案。

  遊戲規則說『xīwàng』是滿溢希望的遊戲,但我完全不相信……但這是唯一,我所不知道卻能公開的規則。

  只要能破完xīwàng,就能夠得到啟動xīwàng想的希望。

  這也像小佳說的,所以我能夠猜到。

  得到希望的時間只有七天。

  也就是說,啟動者的時間只有七天。

  因為小佳的失蹤和李組長的提醒,我知道了這個規則。

  將自己下載xīwàng的網址傳給別人,就能把得到希望的機會讓給別人,但這個網址只能分享一次。

  因為小佳傳的連結,加上有李組長所告訴我的七夜怪談情況,所以我知道了這點。

  最後是遊戲規則只可以和知道規則的人說,當以上規則都知道時,這個規則就是公開的。


  應該要說,多虧了曾經有很多恐怖故事想過類似的規則嗎?

  如果沒有過那些故事,我想,根本不可能在沒接觸過的情況下僅靠這點線索就猜到規則。


  「林小姐,妳說妳啟動這個APP,已經四天了嗎?」李組長握著方向盤,相當冷靜的詢問林小姐情況。

  「嗯,不過,我比其他的下載者幸運吧,能夠找到林小姐和李組長這樣能說出真相的人,我或許有機會得救吧?……」

  「一定可以的,我跟李組長一定會幫妳的,對吧?」我對李組長和林小姐說。

  小佳所發生的事,我不希望再發生於別人的身上了。


  …………

  原本以為,可以透過我們將事情說出來,就可以找到解決事情的方法。

  找了林小姐所找的一些老師、廟宇或宮什麼的,把林小姐的事情告訴他們。

  不是根本無法解決問題的神棍,就是表示沒辦法處理。

  因為林小姐的身邊,什麼都沒有。

  不像一般的靈異事件,不要說在林小姐身邊看到惡靈,連一點靈動情況都沒有。

  即使給他們看林小姐手機的異狀,也沒有解決的方法。

  手機裡能感覺到有著龐大的怨念,但正確說,並不是APP本身,而是對這個APP的怨念。


  這不是由靈,也不是妖怪所引起的事情。

  不是降頭,也不是巫術。

  是從來沒有見過,『未知的事物』。


  原本以為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但經過兩天的奔波,我們只剩下疲累而已。

  林小姐從一開始的抱持希望,轉變成滿臉的陰霾。

  在尋找辦法的路上,也讓林小姐嘗試完成這個APP,但……

  可以實現願望的,果然不是普通的遊戲。

  林小姐的遊戲是個類似電流急急棒,控制一顆紅心從起點到終點的遊戲。

  一個看似規則簡單,但難度惡劣至極的遊戲。

  遊戲的關卡總共五十關,林小姐至今,也只能玩到二十二關。

  已經第六天了,連一半都過不到,而且完全沒有人能幫她過。


  回北部的路上稍微將車停在休息站,李組長從他的口袋掏出一包菸,這已經是這兩天裡,不曉得第幾包了。

  李組長的壓力也很大……

  我們,一無所獲,即使知道真相,即使可以說出來求救。

  但最終,什麼都做不到。


  「考慮把網址轉寄給別人下載吧,沒有時間了。」李組長面有難色的說。

  的確,在過不了xīwàng的情況下,轉寄出去是唯一的辦法。

  但規則說,自己下載的網址只能分享出去一次。

  也就是說,如果轉給別人下載讓自己得救的話,被轉的人就只剩下玩完xīwàng一條路可以走了。

  如果轉給別人成功了,除了林小姐能得救,我們也能得到一個星期的緩衝。

  只要能在這一星期內找到解救的方法,就可以救被林小姐轉xīwàng的人。

  但是失敗的話,也就是害死另一個人。


  可是如果以一些恐怖故事的經驗來看,詛咒最終可能還是無解的。

  好像沒有一部這種詛咒的恐怖故事,最後是破解詛咒得救的吧?

  『七夜怪談』沒有,『鬼來電』也沒有。

  就連『屍體派對』讓筱崎幸子成佛也沒有破解天神小學的詛咒。


  不久前李組長曾經有個隊員,在和他辦這件案子的時候,為了替受害者爭取時間,讓受害者將APP網址轉寄給他。

  可是最終,他們沒有救的了那名隊員,剩下的隊員也拒絕再調查這件案子。

  李組長不甘心自己的部屬就這麼白白犧牲了,因此這個案子即使組裡只剩他一個人調查。

  他也要找到能夠解決這個案件的辦法。

  「不了,就這樣吧。」林小姐坐在椅子上,拿著啤酒看著天空無奈的說。

  「或許,這是我想強求已經逝去戀情的報應吧,其實我早就該死一次了。」

  大口的喝了兩口,林小姐長嘆了一口氣。

  「大學要畢業的那年,我被交往兩年的男友甩了,我曾在宿舍想不開自殘,但被室友發現救回來了,哈哈哈。」

  說完後林小姐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腕,對我和李組長笑了出來。

  「能夠多活這一年多,也算是撿到了吧?那個時候能想不開,現在卻這麼怕死,很可笑吧?」

  「不是的!不要放棄啊,我們在努力一下吧?拜託了。」我蹲在林小姐面前,雙手緊緊握住她的手臂。

  小佳的時候,因為我的疏忽,我沒有救的了小佳。

  林小姐曾把希望放在我們身上,我們卻也救不了林小姐嗎?

  為什麼……會這樣?

  「那妳願意幫我下載xīwàng嗎?」林小姐將臉貼近我的臉,語氣很平靜的說。

  「這個……我……」

  我避開了林小姐的視線,我是真心的想幫林小姐,但是幫她跟替她死是兩回事……

  「哈哈,別這麼害怕,我開玩笑的,真要傳給別人,我早就傳了。」林小姐繼續喝空她的啤酒。


  當天下午,我們搭李組長的車回到了北部,途中,李組長接到了一些電話。

  是一些關於人口失蹤,以及離奇死亡的案件。

  就在我和李組長為了林小姐奔波的同時,這個惡魔的連鎖還在不斷的發生。

  但是,我們卻一點解決跟阻止的辦法的沒有。

  網路上流傳的,僅僅是不存在的小屋裡那個APP能夠實現願望的話題,但那個APP恐怖的真相,卻完全沒有出現。

  或許有幾個關於APP的求救文,因為沒有透露太多得以留在網路上,但根本無濟於事。


  這兩天我也嘗試性的,也在巴哈、PTT等等的大型討論站發出求救的信息。

  本來以為已經沒辦法了,就在我們回到桃園時……

  我得到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


  這是一封巴哈姆特的私信,一個名為『致命牙籤』的巴友傳給我的私信。

  內容很簡短:

  我知道那個APP的第一個通關者,或許她能幫妳什麼。

  去找她吧。

  連鎖的起點,第三書語。


  「第三…書語……?」


  通過從巴哈姆特,以及李組長跟警局連絡後的調查。

  李組長找到了這名叫第三書語的人的資料跟住址。

  住的地方意外的離我家很近,就在離我家不遠的一棟電梯公寓社區。

  吃過晚飯之後,我們來到了APP的第一個通關者,第三書語的住處。


  在第三書語的公寓門口,我按下了她住處的電鈴。

  「好的,請等一下。」

  隔著公寓的鐵門,裡面的木門打開了,是一名中分齊瀏海,烏黑長髮及腰,穿著水藍色居家連身裙約二十多歲的女性。

  「請問,你們是……?」

  「張小姐……」我先開口詢問了,我覺得,必須要直接表明來意。

  「不……第三書語嗎?我想問妳關於那個APP的事情。」

  沒想到,聽見我的話,張小姐花容失色很慌張的把門用力的關上了。

  「張小姐!妳果然知道什麼吧?拜託妳開門,我們沒有時間了!」

  「張小姐!」

  我用力的拍門,李組長也和我一起叫門。

  「我什麼都不知道!妳們回去吧!」張小姐在門內大聲的對我們吼,她果然知道什麼。

  或許有著什麼,我們做不到,但她做得到的事情。

  「張小姐,拜託妳!已經有越來越多人因為這個APP遇害了,妳是知道的吧?」

  「我不知道!回去!拜託了……嗚嗚……」

  「我最好的朋友因為這個APP失蹤……已經下載的林小姐期限是明天了……李組長的部屬也因為這個APP犧牲了……妳是我們破除這個詛咒最後的線索,拜託妳!!」

  門內一片寧靜。

  不久後,張小姐開門了,帶著哭紅的雙眼。

  「謝謝妳,張小姐。」


  「花茶可以嗎?」張小姐將倒了花茶的茶杯,放在我和李組長、林小姐面前的茶盤上。

  「嗯,謝謝。」

  張小姐小鳥坐地坐在我前方的坐墊上,從桌上的茶盤拿起茶杯喝了口花茶。

  「張小姐,關於這個APP的詛咒,妳還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吧?我們現在必須要破解這個APP的詛咒。」李組長首先開口了,比起我,或許更應該讓專業的李組長來問。

  張小姐平靜地搖搖頭。

  「不是的,那個孩子並不是什麼詛咒的APP,相反的,她是因為大家的希望才會出現的……」

  那個孩子?

  張小姐為什麼會用這麼奇怪的稱呼……

  「你們想知道吧……那個孩子,為什麼會出現的真相。」

  「是的,妳知道的線索都請告訴我們,我們想中止這惡魔的連鎖。」李組長拿出了一支錄音筆放在桌上,要記錄下張小姐所說的話。

  「沒用的,只要是那孩子不允許的話題,電子產品是記錄不了的,不信的話,等我們說完之後你可以放出來試試。」

  張小姐似乎,非常的了解這個APP的事情。

  遠比我們知道的還多。

  這讓李組長眉頭一皺,神色顯得有些難看。

  「我就先告訴你們,這個孩子為什麼會出現吧。」張小姐做出無奈的笑容。

  我們同時點頭。

  「你們知道,信仰是怎麼樣的存在嗎?」

  「信仰?什麼意思?信仰跟這個詛咒有什麼關係?」李組長不解的問,這個詛咒和信仰有什麼關係。

  張小姐沒有回應,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信仰是指對一件事物,即使沒有經驗和證據等觀點,也抱持著信心跟信任的情感。」

  「自古以來,人類對於世界萬物的追求,會以宗教的形式呈現,也可以說,宗教跟信仰的出現,是來自於人類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或希望的『思想』上。」

  「如果說,『我思故我在』,那麼當有大量驚人的『思』時,會產生什麼樣的『存在』呢?」

  「這個孩子,正是因為從網路上得到大量人在巴哈姆特上的『思』,凝聚了大量的恐懼,也能說大量的希望而出現的存在。」

  「從希望中誕生的絕望。」

  「她不是惡靈,不是妖怪,更不是詛咒……正確來說,她是人類碰觸了對於信仰的禁忌,從信仰中誕生的『不可知的事物』。」


  從信仰中誕生的存在,這樣說起來,不就像是『神』一樣了嗎?

  這種東西真的能因為大量人在巴哈姆特上有思想而誕生?

  我們靜靜地聽張小姐繼續說下去。


  「我曾經是一個,在巴哈姆特寫寫小說的寫手,最初,那個孩子只是我所想像的存在,是我所想像的一則都市傳說。」

  「那是一篇以可以實現希望,在巴哈姆特流傳的,『不存在的小屋』中可以下載到的神秘APP的都市傳說。」


  那不就跟,現在的情況一樣嗎?

  僅僅只是聽張小姐說到這裡,我就感到毛骨悚然……


  「在寫下這個故事的同時,因為好玩,我招募了許多的朋友和我一起寫這個都市傳說的故事,將這個都市傳說經由大家的想像和思念,連鎖成一個巨大都市傳說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的,這個以巴哈為背景的APP都市傳說故事變成了一個風潮,許多人也將這個故事做為題材寫故事。」

  「你們知道『百物語』嗎?那是一個,當鬼故事連續到達一百則時,會從人們的想像發生未知結果的傳說。」

  「或許百物語的傳說……其實是在對人們告誡信仰恐怖的警告吧?」

  「我不知道,這個都市傳說經由多少人的手寫了出來,但是,這些故事流傳於巴哈姆特上,經由每日有七百多萬人次上線的用戶連結於巴哈姆特產生的龐大思念。」

  「或者看過,或者沒看過,或者僅僅只看過名字,這樣的用戶在巴哈姆特進行思考產生的『信仰效應』,這個孩子在某天真的出現了。」

  「這一開始只是我所想像的故事,所以最初神秘的APP出現時,我只當成是我所想的故事真的被人當都市傳說流傳了。」

  「同時,所有有關於這個APP傳說的故事,都被那個孩子消除了。」


  到這裡我就理解了。

  所以,我們找資料時,才會完全找不到關於這個APP的故事。

  張小姐繼續告訴我們,關於這個APP的故事。


  「直到我真的見到了,這個從我想像中誕生的存在,比起一個人的怨念,真正恐怖的,是上百萬人的思念。」

  張小姐喝光了自己杯子的花茶,拿起漂亮的白色茶壺再幫自己添了一杯,但我們三人完全沒有心情去喝眼前的花茶了。

  「這個孩子的行為,完全的就遵循著,我所想像的故事在行動,我所寫出來的故事,甚至只存在於我想像中沒寫出來的設定。」

  「我曾經嘗試過在網路上阻止這個孩子,但我失敗了,有幾個人就這麼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最後,為了阻止這個孩子,為了彌補我犯下的錯,我親自下載了這個APP,許下了『希望這個APP能夠從世上消失』的希望……」


  「這不對!這個APP並沒有消失啊!」聽到張小姐說到這裡,我覺得不對勁。

  『致命牙籤』說過,『第三書語』是這個APP的『第一個通關者』。

  張小姐,也就是『第三書語』說,她許下的希望是『希望這個APP能夠從世上消失』。

  既然第三書語完成了遊戲,如果真的能實現啟動APP時許下的希望。

  那麼這個APP不應該存在到現在,不應該繼續有這麼多人受害。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淚水從張小姐的臉龐滑落,她摀著臉小聲的哭了出來。

  「因為我通關時,放棄了實現抹殺那個孩子的『希望』,所以造就了更多的悲劇……」

  張小姐告訴了我們,她為了讓這個APP消失,親自挑戰這個APP的過程。




  「原本,我已經做好了,如果過不了這個APP,就用我的生命去贖罪的覺悟。」

  「我下載了xīwàng,許下了『希望這個APP從世界上消失』的希望,這是只有最清楚這個故事的我,才會許下的希望。」

  「原本以為許下這種希望,那個孩子一定會用非常無理的APP內容來刁難我,沒想到……」

  「那個孩子給我的,卻是一個『絕對能通關』的遊戲。」

  「一個只要將小女孩,養育成人就能通關的簡單遊戲。」


  把小女孩養育成人……

  「『美少女夢工場』?」我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的確,這是個絕對能夠通關的遊戲。


  「嗯……那就是個像『美少女夢工場』的遊戲。」張小姐繼續說道。

  「我將遊戲裡的小女孩,取名為『Nozomi』開始了我和xīwàng的遊戲。」

  「那個遊戲一天只可以玩遊戲中的一年,因此我用了七天的時間,用心的將小女孩養育成人。」

  「完全沒有任何難度的讓我破完了xīwàng,就在我迎來結局之後,手機畫面上出現了是否要實現我所許下的那個希望的選項。」

  「而那個孩子就那麼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就像在遊戲中的形象一樣,有著非常漂亮的黑色長髮跟臉蛋的她,穿著白色的連身裙站在我的面前。」

  張小姐長嘆了一口氣。

  「那個孩子很開心的叫著我媽媽,謝謝我幫她取了Nozomi這樣可愛的名字。」

  「因為有我,所以她才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她一直都有當『我所希望』的好孩子……讓大家都能『得到希望』的好孩子。」

  「很單純的問我為什麼我希望她消失了?她做錯什麼了嗎?」

  「她不應該活下去嗎?她是不應該誕生的嗎?……」

  「當時的我只能緊緊抱住那個孩子……我放棄了實現讓這個APP消失的希望,我最後忍不下心讓那個孩子消失。」

  「明明我希望著要她消失,但她卻希望著能實現我的希望。」

  「僅僅是最後的那七天裡,做為孩子和我在一起。」

  「她沒有做錯任何的事,她只是執行著我對於這個APP故事的規則,她一直都認為,能讓大家都得到希望的自己是好孩子。」

  「做錯事情的是我……是我寫出的故事讓她變成這樣殘忍的孩子,是我讓她在這樣的錯誤中誕生的!」

  「也因為我讓那孩子繼續存在,而讓更多的犧牲者不斷的出現……」


  我抽了桌上的面紙給張小姐。

  張小姐的心情,我有些可以體會……


  我們知道了這個APP傳說的起源,但這對我們來說完全沒有幫助。

  如果這個APP不是因為某人的怨念引發的詛咒,那麼也不可能因為消除某人的怨念而破解詛咒了。

  「柳小姐,妳說林小姐啟動過那個APP,時限只到明天了對吧?」

  心情平復許多之後,張小姐向我問道。

  「是的,妳有沒有什麼辦法?」

  我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

  要知道關於這個APP的事情,以及讓林小姐脫離這個APP。

  「其實,對於這個APP的故事,我一直有個沒寫出來過的規則。」

  「規則?」我向張小姐確定。

  張小姐點點頭:「通關xīwàng的人,如果通關時放棄了實現自己希望的機會,可以得到刪除這個APP的資格。」

  「也就是說,妳可以幫林小姐刪除APP脫離xīwàng嗎?」在場的我和李組長、林小姐都張大了雙眼。

  我們所希望的,就是這個啊!!

  「但是,就像那孩子給予希望的時間是七天一樣,我一星期最多只能幫一個人刪除,所以我不可能救所有人。」

  所以,張小姐一直不希望讓其他下載者知道吧?

  她是不可能救所有人的。

  張小姐幫林小姐刪除了她手機裡的xīwàng,看到手機中沒有了那個恐怖的黑色圖示。

  林小姐緊緊的抱住我和李組長,不斷的大哭。

  這是,重新找回生命的激動吧。


  我將LINE聊天訊息中,小佳傳給我的紀錄刪除了。

  這件事情到此結束了,我不會再追究這個事情。


  但我們都知道,那個APP恐怖故事,並沒有結束。

  我們沒有辦法阻止xīwàng,而當初張小姐放棄讓xīwàng消失之後,也無法再阻止了。

  張小姐說了,現在的xīwàng已經不只是有那個孩子,更帶著無數人被那個APP吃掉產生的巨大怨念。


  即使沒有了那個孩子,因為APP產生的怨念,也將讓這個故事無止境的繼續下去。







後記:

  因為給好友小屋先行一星期上架,到今天才在板上補完

  明明是恐怖都市傳說故事,最後卻走感人路線了~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這個故事。


  有些朋友也以巴哈流傳的APP為底寫了故事,有興趣的話歡迎也來看看~

【短篇】亦是虛幻也是絕望的APP 01 - 七日的規則 作者:工口幻影魔


7DAYS  CH1——起源 作者:炎


【短篇】「某個地方所流傳的App」 節之一 作者:神崎結弦


巴哈姆特流傳的App(暗) 第一章 傳說 作者:神御


巴哈流傳的APP──專屬於您的APP其之一 作者:Carters

3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2 筆精華,09/2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