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41

【分享】日本都市傳說:取子箱

樓主 kaku kakujel
GP6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原文連結

對了,這篇不建議懷孕中的婦女觀看。或許會有不太舒服的感覺。

--

我是個沒事幹的時候喜歡逛綜合板的人。(2ch上面的其中一個板)

我是個麻瓜,基本上我認為我應該不會有機會在這個板發文吧。

但上個月有了個熱騰騰的故事,我認為可以在這邊發表,於是來到了這。

也取得了事件中主角的許可才會在這發表。

因為在這個板的話應該會有很多人相信。

或許是篇長文。(沒啥文采,以前幾乎沒啥機會寫過長篇的文章,或許會很難讀)


如同開頭所說的,我自己是個麻瓜,完全不會有啥特殊感受。

因此這件事我無法判斷是否真的跟靈有所關聯。

希望大家幫忙判斷。

對話的內容也是我記得的事情,或許會很亂。


回到正題。

這件事,是一個感應很強的朋友的事情。

我跟他在國中的時候就認識了,儘管如今我都要30歲了還是很常跟他一起出來玩或是喝酒
那傢伙的家裡,跟我們住的地方比起來,是個代代相傳,在一間滿大的神社從事著神主這
樣的工作,儘管平常從事著普通的工作,不過碰到了正月要祭拜的時候,或是結婚的時候
,會穿的像一個正式的神主來進行儀式嗎?

他家就是這樣從事著這個副業(也許是本業?)

平常則住在神社的附近。


在那一天要一起去喝酒的時候,決定先在我家集合。

他跟他女朋友先到,我們一邊打電動一邊等著另外一個女生。

那個神社的小孩用M,遲到女生用S,我則是A,M的女友是K。

--

打了一會兒電動後,S打了電話過來。

S「不好意思阿,我在倉庫發現了個有趣的東西,我們全家都好迷阿,A阿,記得你對於猜
謎跟智力測驗很拿手吧!我把這東西帶去喔!再稍微等等唷~」差不多是這樣說的。


差不多過了40分鐘吧,S終於到了。

在那瞬間,應該說是在她的車開到我家範圍的瞬間吧?

M「完了完了!這下完蛋了!我老爹今天不在家阿!」

我「嗯?M你怎麼了?又出現了?」

K「還OK嗎?又是那個嗎?」

M「這個東西搞不好可不是一般等級的東西阿!哈哈..A怎麼辦阿!S....真的假的阿..」

M平常對於感應或是看到妖怪鬼魂或是神社的工作之類的話題是不太會對我們提起的,因為

會嚇到我們。

我跟S還有K都知道這件事。

有點討厭M突然冒出了這樣的話,沒辦法繼續正常的話題了。


S上來了我的房間,M臉色蒼白的說「S阿,你拿什麼東西來了阿..拿出來看..」

S「咦?難不成我帶來了個不得了的東西....是....嗎....?」

M「嗯....」

S「這個..因為下禮拜倉庫要拆掉了,在打掃的時候整理出來的。」

這樣說的S拿出了那個木箱。

約20立方公分左右的正方形木箱。

在電話中說的智力遊戲大概就是這個吧。

類似小型俄羅斯方塊之類的,一塊一塊由木頭組合起來的,應該可以稱為箱子的東西。

--

M「別再摸它了!不要摸!」

在那瞬間,M突然往廁所衝去。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聽到了嘔吐的聲音。

K也過去了廁所,摩擦著M的背。(真是個好女朋友阿ww)


吐的差不多的M終於回來了。

M拿出了手機打了電話。

M「老爸阿..取子箱..朋友帶來了取子箱..我好怕喔!跟爺爺不一樣的我,不像爺爺一樣能
處理啦..」


M哭了,一個29歲的人哭著跟爸爸講電話。

有這麼可怕阿....我也快哭了。


M「嗯,沒有附在上面,只有箱子而已,雖然有痕跡。也有可能留在上面。恩,我還知道一
些,朋友肚子的位置。有著七寶的形狀,是七寶對吧?中間有個三角形,七寶。應該沒錯
,我就是不知道阿!不是我啦!」


似乎說了很多專門用語,說了很多次取子箱、七寶。本來還說了更多但是忘了,抱歉。


M「我知道我會做。如果失誤的話就驅除吧。老爸拜託你了阿。」


M掛上了電話。

最後M大約大哭了兩分鐘,之後哭著說「好!」然後正襟危坐。敲打著自己的膝蓋。

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不再哭了。

--

M「A....能準備刀子或菜刀之類的給我嗎?」

我「喂!你要幹麻?」

M「我不是要殺誰啦!不是要驅除S,雖然我光看著S都會怕,大概沒辦法,但不能怕!」
K跟A也是不要怕!反正不能怕!不要怕!不能輸!怎麼可以輸阿!有我在!不要怕!不要
怕!別小看我阿!有我在!爺爺也在!好好看著吧可惡的傢伙阿阿阿阿!!!!!」


M就像是要趕走自己的懼怕感而咆哮著。

S也快哭了的害怕了起來。

我跟K也快哭了,真的快到臨界點了...


S「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加油的。」


我跟S跟K雖然啥也不知道但還是說著我知道我知道了。


M「可以把菜刀拿給我嗎?」

我「喔喔!」把菜刀拿給了M。

M「A掐我的大腿內側,使勁的掐!用力的掐阿!」

雖然啥都不明白,但只能照著M所說的做。

M「嘎阿阿阿阿嗚嗚阿阿阿阿阿!!!」


掐著M的大腿內側的我。

在我掐著M的同時,M用菜刀切向了自己的紙尖跟手掌。

大概是為了減低那個痛楚而叫我掐他的吧。

M「S,嘴巴打開。」

M把沾滿了自己的血的手指給插進S的口中。

M「S快喝,難喝也得喝!」

S「(聽不懂說啥)」


S大哭了起來,說不出話來。


M「(一樣聽不懂)的天井

,NORIO?SHINMEIIWATO AKEMASHITA,KASHIKOMIKASHIKOMIMAMOUSU」

分不清是祝詞還是咒語,大約重複了五六遍。

與其說是咒語,我覺得還比較像是浪曲。

(浪曲WIKI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5%AA%E6%9B%B2 )

--

然後M從S的嘴中拔出了手指,S混著M的血吐了起來。


S「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M「出來了出來了!太好了!喂S你還好嗎?接下來...爺爺好好的看著吧!」


M將沾滿血的手蓋在S帶來的木箱上。


M「取子箱取子箱 (咒語看不懂)」


M「A,幫我打給我爸!」


照他說的拿了他的手機撥給他爸,把電話放在他耳邊。


M「老爸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可以跟我一起詠唱嗎?」


M靠著手機,右手加上了小箱子,又開始唱起了像是咒語的東西。

我還是覺得這很像是歌的感覺。


M「結束了。結束了....呼....呼.....嗚阿阿阿」


M又開始大哭了。一個大男人也是會哭的亂七八糟的唷!

儘管被K安慰著,還是大哭了20分鐘左右。

我跟S跟K也大哭,四個人就這樣哇哇的哭著。

不過就算在那時候,我發現M的手也絕對不離開那個小箱子。(雖然也有可能是在大哭的關
係而沒發現ww)


等稍微平靜了一些,M問我「有沒有能夠把手跟箱子綁在一起的毛巾?」我拿了比較薄的浴
室毛巾把M的手跟箱子給綁起來。

M「接下來,要去哪邊喝哩?」

我們「蛤?」

M「開玩笑的啦ww,今天實在是沒辦法了,A你送我吧。」(這傢伙到底是啥神經..真強阿)

--

那一天不論是S、M、都感到筋疲力盡,我就送他們回去了。(還是喝酒去了,不過本來預定
是我不喝來送他們的,真的阿!ww)


從那之後差不多八天左右,M放假了。

不過前一天也是有跟M見面,也試著問了那時候的事情。

M「那個阿,雖然對S或許會有點不好意思,是在X山的部落吧!在那樣的地方有著那樣的東
西唷!那個已經因為爺爺回來所以處理好了。嗯,你還是別知道的太多的好。」


似乎不太想說的樣子。

在這之後的事情不論我怎麼問他就是不說。Orz


但在最後,

M「那裡面的東西阿,是所謂的怨念唷。裡面的東西嘛,是數量滿多的人的食指跟臍帶....
是絕不能輕忽的東西。人的恨,是很可怕的,沒想到會做出那樣的東西阿..
  
在以前若是出現了那個東西,我爺爺都會處理掉的。我本來以為在爺爺那一代就全部收
拾的差不多了,沒想到竟然會要我出手阿。我只是個三腳貓,其實不太碰家裡的事情,老
實說那時候我真的很怕ww,看來需要惡補一下阿,雖然沒啥天份就是了ww

然後阿,雖然跟那部落提過了,那其中的差異你就別管了,S到現在為止也是這樣的阿
。反正現在又不是那個時代了,阿呆~」

我「這不是廢話嗎ww,對了比起那個,我可以把這有趣的話題說給其他人聽嗎?」

M「隨便你,反正你又看不到鬼ww」

我「就是因為看不到才會感興趣阿!」

M「哎呀隨便啦!反正只是說而已,又不是被附身。反正也不會有人信,你只會被當成騙子而已,我則會裝傻ww」

--

就是這樣,故事就寫到這了。

不好意思寫太長了!

沒想到我這個電腦白痴竟然會跟這麼多人說這件事阿~

--

久等啦!似乎變成變成熱門話題了阿!
沒想到還要獨立開一個新討論串出來。


我住的地方非常鄉下喔!因為是有著地方限定的關係,若是有觀光客來的話我也會被嚇到,所以請別再人肉這個地方了。

雖說跟其他的部落變的有點不一樣了,不過大概只有我自己發現不到吧。

我害怕有可能從那些與那方面有關的人們而產生了新的差異。

推測的一樣是在島根縣。(幾乎整個說出來了阿ww)

(我有點後悔我是個大嘴巴..不過我就是想知道阿..在這邊似乎很好收集情報阿)


因為事情已經變大條了,我覺得很不妙,就在剛剛打電話給M跟S,說了我的想法。

M「不管是不是在這都沒差啦,我不會把詳情跟你說的啦,安心吧膽小鬼。」


在講電話的時候,我問了M關於昨天漏問的事情。

1.在那地方除了除了S以外的人,也就是我跟K會不會怎樣?

2.然後,在來我家之前,把那箱子拿來玩的S一家人會有事嗎?

3.拜託你了!這真的是那個對吧!我太擔心了每晚都只能睡六個小時而已。

以上三點。


以下是M的回答。

1跟2的回答。

那東西只對小孩子跟生小孩的女性有影響而已。

S的父親跟弟弟當然沒事..S母....不是停經了嗎?

S的阿媽當然也沒事,當然A(我)也沒問題。

K或許會有些麻煩..但摸到的時間很短應該沒啥大礙吧。

不過就算是現在也好,我爸在所以就沒在怕的啦!(那一天他爸跟他媽出去玩了。)

--

3.其實M自己也不太清楚詳情。kotoribako似乎叫做『取子箱』的樣子。

※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雖然我如果反駁的話,他大概會說我騙的你啦之類的...

從他昨天說話的口氣看來,我不認為他不清楚。

只是為什麼要隱瞞到這種地步呢?感覺越來越恐怖了。


接下來大概提一下跟S的對話內容吧。

在那之後,在工人們拆倉庫的時候,隔壁的老爺爺似乎引起了騷動。

那時候的事情,明天再跟我們三人說。(M、K跟我)

當事者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好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真不愧是S阿!)



現在跟M說的話應該就沒關係了,正在思考這問題中。

明天四人都到齊後就開始說囉!雖然不知道K會不會來..


雖然直接跟M的老爸說是最妥當的,但M一直不答應,說什麼不能讓老爸知道之類的...

如果可以問的話我再去試試看。


都走到這一步了好想知道全部經過阿!把故事打在這邊真是太好了。雖然很著急吧ww

但因為不想失去任何朋友,若是M、K或是S來阻止我的話我會就停筆了吧。

雖然現在已經被好奇心給打敗了,不過還是有點罪惡感就是了。

--

昨天寫下了事情經過。是個令人厭煩的長文。

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PO上來,四個人討論過後,雖然還是有些芥蒂,但還是決定PO了。

最後跟各位拜託一下。

是個相當冗長的事情,會很花時間。

而且我也是突然聽到這樣衝擊性的事情,腦袋還一片混亂。

談了快五個小時,對話的詳細已經用回憶去補完了,內容會差不多像是對話般的敘述,請
多見諒。

然後,只擷取主要的對話內容,不少地方會有些跳針。

(有讓M跟K看過,修改了幾個地方後PO了上來)

內容可能有些地方會重複到請原諒。

--

原本是預定晚上六點的時候當事者四個人在我家聽S的事情。

S她家的人因為在拆倉庫時發生了騷動,隔壁的老公公想摻進來說話,所以過去了S家。


M、S、K、A(我)

然後S的父親是S父,母親是S母,S的阿媽是S祖,S的爺爺是S爺,隔壁的老公公是J,這
樣比較好key。(S弟人在上班不在)


對話的內容如下。

然後我盡量的將方言轉的比較白話,J跟S祖幾乎是在說外國語言ww


--

首先是S在事件後,工人們要來拆倉庫時候的事。


是在我家發生那件事情之後的兩天。

5/23,說好的工人們來了,將拆除用的機具開進這區域要動工的時候,隔壁的J跑來跟S父說話了。

S父把拆除倉庫的事情說給了J聽,J開始抗議了起來。

似乎跟S父起了糾紛,聽到那聲音的S想著「也許他對於那箱子的事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

於是到屋外去問J。

這個時候的S並沒有把那一天的事情說給家人聽。


J反對著說「別拆倉庫阿!」

「反對的理由是那個箱子的關係嗎?」「那箱子究竟是什麼呢?」S這樣的問他,J一副非
訝的表情。

「妳發現了那個箱子嗎?」「那箱子如何了?」「妳沒事嗎?」J很慌張的問。

S說明原委後,J「這都是我自己的責任阿!」並道歉。

然後

「就是因為不聽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就是因為不說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說完就回去了。


然後S將這事情說給了腦袋像是被敲了一下的S父聽。

聽到J的事情,S似乎有什麼想對我們說的,我昨天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剛好就是S因為沒看到
J來說話時候的舉止而感到焦慮的時候,然後我昨天在電話中有提到若要M也來的話大概只
有今天了吧,S回答『有不得不說的事情』,於是跟S父一起說服了J,一起過來了。

--

接下來是M的事情。


S父對J說「方便跟您談一下嗎?」

大概是煩惱著有我跟K在的關係吧。(局外人)

在這時候,

M「可以讓我先說嗎?」

M開始了說明。


M「J爺....那個箱子原本應該是在您家的吧?在如今,如果提到了詛咒這件事大概只會被
當作怪談之類的吧,不過那箱子是例外。我從我爺爺跟父親那聽過很多次,而且實際上我
也看過很多次他們在處理這東西的過程。談到這箱子的事情時,他們的臉色都會變的很凝
重,而且也有著管理簿這東西。

   不論是不是意外,也曾經有人因為這箱子而死。這次我爸因為我跟箱子扯上了關係而覺
得有些可疑,昨晚又再度跟父親一起檢視了管理簿。然後發現了現在的七寶所在位置變到
了在J的家裡。這樣的話就很奇怪了。父親說『果然阿!』,雖然我被囑咐別跟這扯上關係
,不過這次算是例外,我爸說『去吧』,所以今天我是來這處理的。」


因為這只有M跟J才了解的內容,所以J跟其他都沉默著不說話。

--

M「然後阿,若是那箱子是在J爺你家裡的話,那麼S父不知道箱子的事情也就無可厚非,我
也能夠了解了。S爺從T家繼承了之後馬上就去世了對吧?(S爺在我們認識的時候,就已經
在廚房去世了)」

M「從管理簿的紀錄看來,T家→S家→J家的移動是在一年之間,S爺或許是因為沒時間跟S
父說明的關係吧!然後從約束的年份算起來,也很難去考慮到讓S父負責傳遞的任務,
也許是你讓那東西停在T家的可能性相當的高。

但現在那箱子卻出現在S的家裡,這點很奇怪。

我平常沒啥在處理家裡的事務,也沒啥在注意那本管理簿,但昨天跟老爸看了管理簿之後
老實說我很驚訝。到剛剛聽了S的事情為止,我在想會不會這之中出了什麼差錯,雖然也考
慮過您是不是不知道箱子的事情,但實際上您是知道的吧?知道卻不去繼承,然後知道那
箱子就在S家卻保持沉默。

這次我平安的驅除掉了,剩下的我想應該就只是探討背後的真相而已。

但不知道因為哪邊出錯而導致只有S全家都不知道這東西的事情,有點因禍得福的樣子..

老實說我很焦急,但又很害怕....

今天也是,若是昨天沒跟老爸看了那本管理簿的話今天大概也不會來這了吧。

依照原本的約定,我是不能從家裡直接過來這邊的。所以我今天這樣過來請幫我保密。似
乎已經不能這樣做了。」


--
M「我很生氣,我爸也是。

單是沒有遵守儘管看都沒看過的祖先的約定這樣的事情,也是相當嚴重的事情。

就算是想逃的心情,我也有阿!

那一天我光看到那箱子就想逃跑了。

雖然僅是短短的時間,我是真的有想過要逃跑。

10多年來輕忽著那東西,隨隨便便的保管那東西10多年,那是多麼恐怖的事阿!


但若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大家身上的話,就算事後處理那剩下的箱子,問題也無法解決。

S若是無意間,真的只是無心的沒有去靠近那箱子的話;無意間,那一天跟我們見面的話,
S也許會死也說不定。

這樣一來的話,也許還會有其他受害者也未可知。

因此,可否請您說明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嗎?

還有,這傢伙(指K)是當時在場的女生,當然是能夠生育的女性。

她不是局外人,是被害者。

然後還有他(指我),雖然也許不是局外人,但也很難說。

這傢伙的名字是◎○,並不是什麼很難寫的字吧!」

我雖然搞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但J看著我說「阿..原來如此...」

--

接下來則是J的敘述。

J「首先,我先說那箱子的事情吧。基寶(我本來以為是七寶但實際上好像是基寶)是由S家
、J家、然後斜對面的T家,這三戶所管理的東西。

這是個由三戶家庭分攤的箱子。

然後那個箱子由三家輪流保管,保管一家的戶長去世後,下一個負責的家庭的戶長則在葬
禮後從前任者的下一代來繼承,接受下來的戶長則會一直保管著直到他死,然後重複。

接受下來的戶長會把這事情交代給下一代知道,若是沒有下一代的話,則等出生後再告知
若是無論如何也沒有子嗣的話則會傳給下一家,其他家也是這樣。


然後,跟其他保管箱子的家庭之間是絕對不能討論這件事情的。

這樣輪的理由是為了削弱這箱子的力量。

接受箱子的戶長則絕對不能讓女性靠近這個箱子。

然後沒有保管箱子的家庭也必須持續著監視著這一家。

然後會從M家拿到符,跟已貼在箱子上的已經舊了的符來做替換。

就這樣保管著約定好的年數後,等到箱子裡面的東西的力量慢慢變弱後之後,就會拿到M家
去處理。

似乎從以前就跟M神社(暫時這樣稱呼)有著這樣的約定在。」


M「就是因為這樣,我家遵照著這個約定,處理被送過來的箱子,並供養著。

管理簿內紀錄著所有的箱子跟箱子現今的保管者。」

--

J「沒錯,本來我應該是在S爺去世後繼承那個箱子的。

但真的太害怕了,希望你們能原諒我。

T的父親死後(S家的前任繼承者),才剛繼承的S爺也馬上去世了,就算知道那東西對男性無
害也是會怕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害怕著不知道什麼時候S父會把箱子送過來。


但在葬禮後,經過了好段日子S父都沒過來。

因此我去跟T(S家的前任繼承者的後代)討論。

『會不會是S父啥都不知道?』『也或許是S父成功逃離了箱子的魔掌』

接下來則是對S父間接的套話,確定S父什麼都不知道。

之後就一直監視著那間倉庫,那箱子就那樣子的放在S家的倉庫。

T將符給換成新的之後,不久便搬家了。(似乎搬到松江去了)

這樣一來的話,我也許就能夠『在那裡結束掉一切』吧!我是這樣想的。

本來應該繼承那箱子的我,就這樣持續的監視著S家。

然後等到了約定之年,我就準備從那倉庫把箱子拿出來送去M神社。


然後....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到那為止之前,儘管S或是S母因為靠近那箱子而死也是如此。

『S家不知道箱子的事情,因為跟其他人討論箱子的事情是不被允許的,所以沒理由會被其
他人知道吧!』這是跟T討論的結果,真的萬分抱歉。」

J用著土下座的姿勢不知道道歉了多少次。

(土下座wiki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C%9F%E4%B8%8B%E5%BA%A7

這在日本人之中是最高等級的道歉or謝罪姿勢)


S父似乎有被已經去世的S爺告誡過不要靠近倉庫。

不過基本上那倉庫本來就令人不舒服,根本就不會讓人想去靠近。S也是如此。

--

然後這次的事情,因為反正倉庫都要被拆掉了,那乾脆就進去整理一下好了。

就在那個時候S發現了那個箱子....事情經過差不多就是這樣。

S父、S母、S祖雖然都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不過只有S祖似乎能夠理解這件事。

S祖「原來這就是他不讓我靠近那個倉庫的原因阿」大概這麼說著的。

--
M「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阿....

雖然沒有繼承,但卻不得不監視著,結果最後也沒辦法逃離箱子阿。

我想你應該很痛苦吧。

到約定的那年還有19年對吧?

...其實就算你繼承了,
最後的驅除儀式應該也是由我來舉行吧ww

S父、S母、S婆、S....

由於這是個不太實際的話題,我還是搞不太清楚狀況。

但這就是現實,在如今這個時代也許會被當成笨蛋,但這就是現實。

但我希望J爺不要太對我生氣。

因為知道那箱子裡面有著什麼才會那麼想遠離那東西吧。

反正現在箱子也沒了你可以安心了吧。

我還滿開心能夠聽到這樣有趣的話題。我希望你們能夠原諒J爺。真的希望。」

J爺一副悲傷的神情低著頭,看著他總覺得莫名的心痛。

--

M「我想大家應該都很想知道那箱子裡面有著什麼。

都說到這了,我希望你們能聽到最後。

我雖然不知道全部的事情,但我會說出我所知道的。

箱子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想沒啥問題了。

老實說,剩下的箱子還有兩個,我想那應該將會是我去淨化吧。這也是我的決定。

然後,這些事情必須要讓S父知道。

還有A阿,我想如果現在不說的話你事後大概又要纏著我了吧ww


那個箱子阿,叫做取子箱,是放置棄嬰(也有種說法是被掐死的嬰兒)身軀的箱子。

差不多是在1860年後段~80年前半段左右的事情被製造出來的。

這個村子(用我們的話來說不叫做村子,差異用語)是這一帶受到特別殘酷對待的區域。

也因為這邊被迫害的十分嚴重,在這常常會有弒嬰的行為發生。

因為這邊是※※(地方名稱)所管轄的,直接從※※過來的迫害似乎更加嚴重。

因此,雖然為了增加工作人手而生小孩,但又因薪水不足而陷入生活困境,因而弒嬰....
這樣說你們懂了吧?」

--

M「我說到哪了?1860年代後半是吧?你們知道隱岐之島作亂的歷史吧?雖然那次叛亂差不
多一年就被平定了,但在那次叛亂那叛亂方其中一人,逃到了這個村子。

像是島歸這樣的感覺吧。(e註:有點感覺像是從綠島逃獄的犯人)

反叛的理由在學校學過吧?隱岐是塊富裕的土地之類的原因。嘛,不管這個了。

那個島歸的人,名字....叫做◎○喔!」(跟我名字的漢字一樣..在搞啥阿....)

◎○→以下用AA來敘述。


M「AA在叛亂被平反後被帶到這來的時候,趁機逃跑了。這只是我聽說的,逃到這村子了。

村子的人們本來就已經處在被迫害中的情況下了,現在又冒出這樣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更
被認為是個多餘的禍害,因此決定要殺了AA。不過AA對他們說「若是能救我一命我會給你
們製造武器』,所謂的武器就是那箱子,箱子的製造方法。

村民們問他那是什麼樣的武器,在討論的結果後,勉強接受了。」

--

M「AA又提出了一個條件。

雖然教村民箱子的製造方法,不過第一個做出來的箱子要給他。

若是能答應的話就教,不然寧願被殺,村民們勉強答應了。

然後AA就教了他們方法....

『聽了方法後要不要殺隨你們意』AA這樣的說,這個小箱子是個非常不祥的東西,也許AA
是計畫著什麼吧。

但是,『一旦完成了自己也會沒命,儘管如此還是有著不得不去實行的事情。』AA這樣的
說」

--

※箱子的做法若是完全PO上來的話會出大包吧!我省略一些囉。


M「那個方法一開始先是很複雜的用木頭組合而成的木箱。這是為了讓這木箱異常堅固的製
造工藝。這好像是最難的工程。你們之前也看過吧!像是疊疊樂的箱子。就是用來製造那
個的。


接下來,在那木箱中倒滿母的牲畜的血,然後等一個禮拜。

接下來在血還沒完全乾掉的時候蓋上蓋子。


接下來就要做裡面的部分了,這也是取子箱的由來。

如同你們所想的,將被殺死嬰兒身體的一部分放入箱子。

將剛生下來的孩子的臍帶跟食指指尖,差不多到第一個指節,然後擠出腸子的血放入。

到七(?)為止的孩子是食指指尖跟腸子血,到十(?)為止的孩子則是食指指尖。

(e註:()裡面的問號是因為原文並沒有寫上什麼單位,有可能是小時、周、月、年)

然後蓋上蓋子。


根據被關在裡面的孩子們的數量,還有年齡的數量,箱子的名字會有所不同。

一人是一寶,二人是二寶,三人是三寶,四人是四寶,五人是五寶,六人是六寶,七人是
七寶。(這邊都是音譯,沒有漢字....吧XD)

『絕對不能超過這數量以上』AA再三囑咐。


然後將各個箱子印上記號。

一寶是○,二寶是●等等。

但是只有自己持有的箱子(e註:原文為,漢字應該可以翻成八戒)

除了原本的七個孩子之外還需要另外八個孩子。

然後跟八戒不一樣的是,需要女子一人跟一個孩子。

『八戒,除了一開始做的那個之外絕對不能再做第二個!』AA這樣的說過。」

(e註:這段我實在有看沒有懂Orz)

--

M「一般來說就算聽到這樣的話,也不可能去實行吧。

這樣不靠譜的東西,根本就是最惡劣的事。

就算生活再苦,就算無法忍受下去而殺了孩子,而且還樣對待死掉孩子的屍體....

但是阿..這裡的先人們答應了,並且實行了。

我無法想像究竟是什麼樣的動機,受到了什麼如此殘酷的迫害,在什麼的心境下,就算犧

牲掉孩子也一定要以此作為武器....好恐怖..」


然後,第一個箱子完成了。

每一戶人家不斷的不斷的討論,討論著該殺了誰的小孩。

然後實行了。

八戒....被做了出來。


AA說明了這箱子是怎麼樣的東西,有著什麼樣的效果。並拿給有迫切需要的孩子跟女性。

而那個孩子跟女性的名字是□■$*(打馬賽克了)

然後要被犧牲的八名孩子的名字是________(也留空了),有聽過吧?」

(是我知道的名字,但不能說,真的很抱歉)

--

M「效果如同AA所說的一般,咒殺小孩跟女性。不過那是以十分痛苦的形式。

不知什麼緣故,內臟慢慢的變成碎碎的一片一片一塊一塊的,不只接觸到的,就連站在旁
邊也強迫中獎。然後,看到這效果的村民們,陸續開始製造箱子了。

村民們為了自己而做的第一個箱子是七寶。

是那個我淨化的吧。有著七個小孩的..箱子....

在短短不到兩個禮拜之間,有15個孩子跟一個女性被殺了。不是現代這時候吧..真殘忍..


然後製造出來的箱子進貢到※※的村長那邊去了。

很平常的,帶著蓋上有著村民們的心情,有著誠意的印記作為名義。

村長的家....似乎很慘。女性跟孩子不斷吐血,痛苦至死。

--

M「之後村民們將以下的聲明傳達給※※的高層以及※※以外的區域。

希望從今以後對我們要只放置play就夠了XD

雖然不會原諒你們從以前開始的所作所為,但不要再管我們的話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如果想要接受我們的保護的話,之前因為工作要到※※的村民們,以後就別再過去※※了

若是想要以這件事來報仇的話,這個詛咒將再度興起。

送去村長那的箱子,馬上送回來。

為什麼要放在村裡,理由無法詳述。但必須放在村裡。

然後....從今而後也會持續的做這種箱子。

已經有了七個箱子了。


說有七個我覺得只是虛張聲勢,我是這樣想的..不過說出來很失禮吧。

當時連讀書寫字都不會的村民們我不認為會留下這樣的紀錄,大概也是AA的主意吧。


包含※※,週邊的區域全都同意了這樣的條件。這個事件在當時在那一帶流傳的很廣,對
於那村子的一切干預馬上就全部停止了。

--

M「然後這村子的人們就繼續製造這個箱子。

AA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不過好像有留下了箱子的保管方法。

女性與小孩絕對不能靠近。

箱子必須放在陰暗潮濕的地方。

然後那箱子裡面的東西會隨著時間的經過而效力慢慢降低。

如果不再需要的話,或是過於棘手無法處理,那就拿去拜託祭祀著○
的神社。

一般的寺廟不行,一定要祭祀著○的神社才行。


村民們就這樣在這13年間持續做著這種箱子。

但在除了最一開始的箱子之外,只有在無論如何也必須得執行弒嬰的時候,

會將被殺死的嬰孩的的身體放入已經造好的箱子內。

在殺孩子的時候,大人們還會同時說著『憎恨※※吧!』之類的話。

多少能夠減低一些罪惡感,並將這股怨念轉移到※※那邊去。


在製造這種箱子到了第13年的時候,已經成功做出16個箱子了。

一寶有五個,二寶兩個,五寶五個,七寶兩個,單單算起就已經有56個孩子了....

加上失敗的數量的話,人數會更多吧。」

--

M「然後在第13年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那個時候全部的箱子都是被放在同一個地方看管,在被看管的同時,發生了那件事。

有一個11歲的男孩在這種情況下偷出了箱子。更不巧的他偷走的就是其中一個七寶。

箱子的強度,一寶<二寶,數字越大強度越強。

而且被偷出來的無庸置疑,的確是七寶。

從箱子的外觀就可以分辨的出來..就像S玩的很開心的那樣,非常吸引小孩子興趣的物品。

小男孩很開心的得到了看起來很有趣的東西,並帶了回家。

在那一天,包含那個小男孩,家裡的小孩跟女性都死了。


村民們第一次深切地體會到了一旦輕忽這個武器的話被反噬的可怕。

然後一旦被反噬的話在短短時間內身邊重視的人就會死去,有著如此深刻的了解。

嘗到這種滋味的村民們決定要處理掉這種箱子了。」

--

M「接下來就差不多是這樣了。

有五個人作為代表來到了我家,然後拜託我的祖先處理。

但是我的祖先感受到這箱子的力量過於強大,於是提出了削弱這箱子力量的方法。

就是J所說的那個方法。

然後在不到約定的年份為止絕不把箱子帶過來。

神社這邊決定不跟這村子有所接觸了。

前任的管理者一旦去世的話必須報告。

對箱子訂下的年份恐怕是我的祖先大致上的規劃....

根據箱子的強度而有所區別,有110年的,七寶則約需要140年。

為了不讓守護者逃離這個箱子的管理而定下了這個規則。


分好組別後,各選出一名作為代表,每一組的村民們則去跟各自所屬的代表做登記。

然後不論是哪一個箱子傳到了哪一家都必須將消息傳到我家神社這來,在我的祖先控制住
後....那人就被殺了。

因此才能不讓每一組保管了箱子多少年的這件事給外流出去。

同時也禁止向同組以外的村民們討論箱子的事情。

為什麼不讓全體村民共同保管呢?我猜,也許就如我爺爺所說過的,比起讓全體村民共同
分攤責任,由少數人扛起的這個重擔,會讓人更加無法逃避吧!


然後,在保管了約定的年份之後,處理帶過來的箱子。

爺爺運氣不好的地方在於約定的年份,爺爺跟我這一代,有著共同的重責大任。

訂下箱子的年份這樣的法則與規律完全不清楚,其他的箱子在爺爺那代就全部處理完畢,
只有七寶所需的年份更加的長,才會輪到我吧....

看來以後還有的玩了,不得不認真了阿....」

--

M「這些就是我所知道關於箱子的事情了。

然後我之前淨化的七寶就是最一開始被製造出來的那個。」


然後剛剛跟M在電話中,

M「箱子的年份是怎麼訂的我不知道,不過我的祖先或許知道這箱子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以AA為開頭發生了這些事情,他來拜託我祖先的也說不定。」


以上就是昨天晚上的故事。

看起來很像一篇三流的八卦小說吧。

不過對於現實中碰到這件事的我,腦袋裡只是一片混亂。

--

老實說我真的很迷惘到底該不該把這些PO上網。

我知道這些是屬於禁忌的事物。

對於村裡面的人如果秘密外漏的話會帶來很大的麻煩....

但M說過還剩下兩個箱子,兩個七寶。

M說他會負起責任去處理。

我們四人就算聽了這些事情後還是覺得有很多謎團在,因為想借助大家的力量才決定把這
事情PO上網。

如同我開頭所說過的,『有件事需要你們幫忙』,就是這件事。

看完這個故事後,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夠跟我說關於這件事的情報嗎?

雖然我不會說出這地方的詳細名稱,每個人的名字也都很可怕所以沒跟我們說,但就我們
私人的求知慾來說還是很想知道的。


雖然聽過M所說的,但對於M跟他父親的事情還是有很多地方不清楚。

而且S跟他家人,還有K也是都非常想知道。

M也有這樣的說過「在現在這個社會裡,也許有些無法理解的事情被隱藏起來了。」

這樣非常理現象的話,我個人認為可信度非~~~~~常的薄弱。

我也一樣,若不是親眼看過我也不會相信的ww

--

AA是誰,原來從哪來的?

AA是從哪邊得知箱子的製造方法?

然後,AA是為了什麼原因要躲在隱岐這個地方?

叫做八戒的這個箱子到哪去了?

AA之後的下落呢?

AA用八戒做了什麼?

隱岐這個地方從古時候開始就有著把京都一帶的政治犯給送到這的習俗。

那麼這個箱子的製造方法會是京都那邊流出的嗎?


這些事情我的祖先們不知道了不了解阿,也包含了我個人的求知慾。

父母還在的時候,有聽過父親那邊的祖先是從隱岐來的,再詳細就不知道了。

我跟AA之間是否有什麼關係也是未知。

我妹也是啥都不知道,就算去問外婆也得不到啥答案....


熟知歷史的各位,八戒這個詞是從哪邊的野史,傳說出現的,有沒有這樣的情報呢?

--

箱子的名稱由來也是不明。

下面只是我的猜想,一寶兩寶會不會是『一封』、『兩封』

八戒的話會不會是『八開』。

(e註:這邊就牽扯到日文裡沒有漢字的名詞找相近的漢字來湊成漢名的事情,也就是音譯,
我就不多加敘述了。)


我的名字,雖然不能在這邊寫出漢字,但這之中是不是有隱藏著地區的名字或是重要的部
分,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想請各位幫忙也沒辦法了,雖然對各位很抱歉,但是若是有什麼
情報的話請務必讓我知道。

我也打算去查一查圖書館裡的鄉土異聞史。

若是有什麼發現的話我還會PO在這邊的。

拜託各位了。

--

接下來這是最後了。

或許這是一篇借用M說過的話來抒發我想法的文章也說不定。

M說「我才沒有那樣說話哩!」ww

但,就是如此能夠打入人心的故事。

不過要我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說,我是做不到的。

也許有些大嘴巴,請見諒。


似乎是篇『你是不是key兩次阿?』『重複投稿是嗎?』的長文,

在此跟看到這邊的各位讀者致謝。

謝謝


--
其實這一篇有幾個地方我翻的不是很好,特別是製造箱子那段,在下才疏學淺能力不足,

若是有強者大大看到的話麻煩不吝賜教感激不盡<(_ _)>
6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