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k

【其他】愛觀察人的望月同學(本文爆長,有血慎入)

樓主 あまのユウジ fujimotomiki
GP23 BP-
前言
這篇故事是來自於”暑いから”(直翻:因為很熱)這款恐怖遊戲,第一次看到這篇故事就決定翻譯上來給大家看了,由於原作是avg遊戲,文字量很大,但小弟又沒有改編的才能,只好原封不動逐字逐句的翻譯上來了,直接跳進這條分歧路線開始翻(本遊戲為多重結局),開頭可能會有些奇怪,請別介意。還有為了不暴雷,所以我另外作了新的標題,原標題會在文章的最後處。
那麼,開始了
 
登場角色(應該是高中生)
妳=主人公=玩家
述說故事的人(無名)
她=望月(女)
吉野(女)
 
這件事的起因也可以算是她的興趣所造成的…
妳知道她的興趣是什麼嗎?
不知道嗎?不知道呀~(※說故事者的口頭禪)
望月(她)小姐的興趣呀~就是人類觀察。
聽到人類觀察這個詞,妳想到什麼畫面呢?是緊盯著人看,還是調查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望月小姐來說的人類觀察,就是要知道對方的秘密才算是觀察結束。
真是一個不太好的興趣呢
畢竟所謂的秘密就是隱藏起來的,而她卻想要揭開別人的秘密。
雖然至少她不會跟第三者說出秘密,但挖別人的秘密本身,還是覺得不太可取。
 
事實上望月已經知道了不少班上同學們的秘密了。
那個女生其實正在和大叔交往,那個男生的父母快要離婚了,等等
這一切都是望月觀察後所知道的。
妳可能會覺得只是個學生觀察力怎麼可能那麼厲害,但被觀察的對象也是學生,是藏不太住事情的。
因為是同班同學,所以就算近距離的觀察也不會被懷疑,幾乎都是在一起的。
會發現到和大叔交往的事,也是因為那個女生打開了筆記本內,貼著照片而已,之後只要放學後稍微跟蹤她一下,馬上就會知道事實了。
連大人被跟蹤都有可能不會被發現了,更何況是未成年的學生。
 
就像這樣,望月雖然沒有和任何人說,但她確實知道著班上同學的許多秘密。
對她來講,這就像是種優越感。
只有我知道大家都沒察覺到的秘密,對方以為不會被發現,但其實只有我早就知道了。
“只有我”這句話真是充滿魔力呢(※中二意味)
不自覺的就會覺得很愉快,一種特別的情感,就連詐騙手法等也常用這樣的詞彙來刺激當事者。
 
然後,望月又開始想要觀察下一個目標了。
與其一直不斷的挖掘同一個人,她還更想要知道其他更多人的秘密。
她看了一下周圍,隨意的看了一下現在班上的同學
除了已經觀察過的對象以外,看起來好像有秘密的,就剩下兩個人。
一個是看起來毫不起眼,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看起來很幸福的男生
另一個人是看起來很成熟,皮膚又非常好的漂亮女生。
妳覺得望月她挑了哪個人呢?
男生嗎?
搖頭=>本路線(也就是選擇女生)
點頭
喔喔~妳覺得她選的是女生呀
嘛~妳猜對了就是
望月畢竟也是個女孩子,又正好是對皮膚保養很在意的年紀,當然會想知道,為什麼那個女生的皮膚可以這麼好。
 
那位皮膚很漂亮的女生叫做吉野。
吉野的皮膚以某方面來說非常有名。
雖然吉野本身五官並不能夠稱得上非常漂亮,但因為皮膚好的關係,讓人覺得她很美麗(※一白遮三醜)
吉野皮膚好的程度呢,首先雖然是青春期,但從沒有半顆痘痘出現過在她臉上。
也沒有任何人在她臉上看過半顆痘痘或粉刺。
也就是說,吉野的臉上從來沒有長過類似的東西。
再來是皮膚滑嫩有彈性,而且又很白皙。
正常年輕人的皮膚彈性就比較好了,但吉野的情況是比一般年輕人還更要有彈性。
極致細的毛孔所分系出來的油脂,不是讓臉看起來有油膩感,而像是打上了光線一樣的柔和,摸起來不但滑嫩透實,而且還ㄉㄨㄞㄉㄨㄞ的(※不能發注音文我再修改><)
不但如此,連在太陽底下經過長時間(※應該是體育課之類的),肌膚還是一樣能夠保持白皙,當然受到了週圍所有女性的羨慕。
就連我也羨慕的不得了。
 
這麼漂亮的皮膚當然不只是別班同學,連高年級的學姊們也都跑來詢問秘方了。
吉野的皮膚就是漂亮到了這種地步,就好像…剛出生的嬰兒那麼完美。
對於大家的回答,吉野總是笑著說「我只是用肥皂洗臉而已啦」
聽到這回答的女生們,都不可置信到快大喊妳騙肖哩的地步,但事實是如何並沒有人知道。
真的只有用肥皂洗嗎?還是其實用了什麼神奇的化妝水?
吉野的朋友也不知道她的秘訣,旅行的時候同房的同學,也確實看到吉野的確只有使用了肥皂洗臉,所以大家也都沒有辦法。
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會跑來問吉野的秘訣,但同班與同年級的是大多都放棄了。
想說,那應該就是吉野她本身的肌膚體質的關係吧。
 
妳能夠理解嗎? 我是還能夠理解啦,不管吉野到底是不是有特別作了什麼
因為,不是有時候會出現一些與生俱來特異體質的人嗎?
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或是聲音不會變的人。
因為有這些例子,所以只不過是剛好出現了一個皮膚天生就超級好,而且還能夠持續下去的人,也不奇怪吧?
不過如果是真的話,吉野應該會被許多人拉致過去吧(※研究之類的)
只要能解開那個皮膚的秘密,世界上的所有女性的煩惱都可以一併解決。
 
望月會選上吉野觀察,也可以說是理說當然的事了。
望月反而覺得自己怎麼沒早一點挑上吉野來觀察呢,而感到有點後悔。
不過或許是望月的第六感告訴她要避開這個人也說不一定…
因為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人說過要揭開吉野的秘密之類的,也有人到吉野的家裡玩過,但去過的人也說很普通。
也不可能緊跟著吉野,畢竟對年輕學子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不會為了這種不確定是不是有原因的事來浪費自己的時間。
只是剛好望月的興趣就是人類觀察,和一般人的興趣很不一樣。
總而言之,望月就開始觀察吉野同學了。
這次則是一開始就決定好要揭穿的秘密,那就是「吉野同學美肌的秘密」。
應該說除了這個也沒別的吧,或許就算望月知道了吉野有在打工之類的其他秘密,但對望月來說這些小事和吉野美肌的原因根本無法相比。
 
所以望月首先仔細的觀察了吉野的皮膚。
這年紀正好是一個不對就很容易表現在皮膚上的時期,或許只是雖然長了痘痘,但是很快就復原也說不一定。
只要每天持續的觀察或許就能夠看出個端倪。
假設真的有皮膚不太好的日子,只要做下記錄,或許可以找出規律性。
想要找出什麼秘密就是得像這樣一步步慢慢的來,實際上。
先嘗試看看各種可能性,只要能夠找到週期或是反應得話,就算成功了。
光看這一點的話,其實和實驗還蠻像的。
 
望月每一天每小時都偷偷的觀察吉野的皮膚狀況。
不只是觀察而已,望月還找了些書和資料來做研究。
人類觀察這個興趣雖然不太值得鼓勵,但會做到研究皮膚資料這樣的決心,不得不讓人佩服。
讀過資料的結果,望月知道了皮膚為何會不好的因素,還有對皮膚做哪些事都會變得怎樣之類的,很多關於皮膚方面的知識。
接著除了每天的觀察以外,望月也嘗試了她所學到的知識。
只要照著書或雜誌上所寫的方法去做一輪,或許就能知道大概是在做哪些事情。(※然後再對照吉野是不是一樣)
從結論來說,望月所打算的對照方式,並沒有對揭露秘密有什麼進展。
反倒望月的皮膚也因此變得又滑又亮就是了。
但當然還是比不上吉野的皮膚啦。
所以望月這麼地想『這樣就只好觀察到底了』
 
每天每天不厭其煩的觀察下,才發現到原來吉野的皮膚有種週期性。
雖然只有一點點的差異,但是是觀察了3.4個月的望月,才能夠發現的差異。
是怎樣的差異呢,簡單來說,吉野的皮膚會在一個月內慢慢的變得比較沒有那麼好。
雖說是沒那麼好,但還是比一般人好的太多了,大家都沒有感受到,不過確實是有些差異。
不但如此,而且吉野還會隨著皮膚的狀況,身材好像也會慢慢的變胖(※皮膚越差身材也越胖)
因為總是盯著臉看所以不能夠完全確定,但就有感覺是不是胖了呢?
但不可思議的是,只要到了下個月,吉野的皮膚就會變回原本的模樣,身材也是回復到原本的纖細。
怎麼想都很奇怪吧。
 
但好像都沒人發現到這件事。
但畢竟也是青春期,體重增減的劇烈算是常有的事,就如同剛才說的一樣,就算是皮膚狀況比較差一些,但還是十分的漂亮,所以沒人注意到也是不無可能的。
不過,先別說隔天就能夠突然回復的皮膚,一夜就能改變的體重也太奇怪了吧?
所以望月對於這個結果有了許多猜測。
或許是使用的化妝品每次的效果只能夠持續一個月(※可能爆貴,只能塗一次撐一個月這樣),看起來變胖或許只是水腫也不一定,等等
不過最能夠認同推測,還是女性特有的月經吧。
大姨媽真的是很煩呢(※故推測講故事者,也是女性)
皮膚會變差,心情煩躁,連體重都會增加…
程度有很重的也有人比較輕的,都不一樣。
如果是月經的話,那麼「吉野同學的皮膚是與生俱來」的假設就能夠成立了。
因為正好是以一個月為週期,特徵也恰巧是膚質變差,體重增加。
反過來說如果不是月經的關係的話,那麼「吉野同學使用某種特殊的化妝水」的假設就比較有說服力。
這樣的話,只要能夠調查到吉野的經期,就可以驗證上述的兩種假設到底哪一個才是對的。
但是要調查這種事情並不容易。
畢竟這是思春期少女最隱私的部分,不論是男女,如果不是那麼樣的熟識,都會盡量的避開這樣的話題。
現在大姨媽來了嗎?之類的正常根本不會知道,何況是不熟悉的人,就更不可能會知道。
但是,望月覺得如果不搞清楚這件事,那麼就永遠沒辦法知道答案。
只能調查了,但是該怎麼做?
所以望月她採取了非常糟糕的方式。
…那就是偷偷跟著吉野上廁所。
如果只是跟著上廁所是沒有什麼問題,但偷偷調查是否有月經的話,就蠻糟糕的呢。
做這種事情被發現的話,望月一定會被欺負的吧。
但對望月來說,人類觀察這件事她就是看得如此重要,即使冒著被人發現後被欺負的風險也要去做。
但是在此發生了一件根本的問題…
 
吉野同學,不太上廁所的。
無論是平常的時候,或是肌膚的狀況稍微比較差的時候都一樣,吉野同學完全不上廁所的,想偷偷跟去也沒有辦法。
等待的時刻,時間就這樣漸漸的流失掉。
通常望月觀察一個人的時間快的話三天,最慢的也頂多是兩到三個月,但只有這次的觀察是特例。
如果能夠看出點端倪的話,或許望月還能夠放棄,但就是因為連一點成果也沒有,所以才無法停下來。
望月心想,就算真的要放棄,也必須先搞懂這件事後才可以。
所以望月就鐵下心來,一定要等到吉野上廁所的那一刻。
 
機會發生在放學後,上完課後輔導的望月,打算回家正好到鞋櫃的時候。
「奇怪?」
正常的話,吉野應該早就回家了吧,但確看到吉野在一旁的走廊上走著。
吉野沒有參加課後輔導,或是任何社團。
但卻跟剛補習完的望月同樣出現在學校裡,是一件很不自然的事。
會參加課後輔導的望月也不過是,上次考試的成績稍微差了一點罷了,平常是沒有參加這樣的輔導。
所以望月並不知道吉野會留在學校裡到這麼晚的事。
不過可能只是剛好有甚麼事情,沒有做完才會留下來的吧。
但望月仔細看了下吉野同學,狀況看起來似乎有些奇怪。
 
感覺像是有些著急,但是卻慢慢的走,看起來是慢慢的走,但其實很著急的樣子。
看到這情況望月靈機一動,「這應該是要去上廁所吧」
妳應該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吧? 雖然很想上廁所,但如果快步的衝到廁所的話,感覺也蠻丟臉的(※日本人連上廁所的尿尿聲都覺得丟臉,所以都要按一個假沖水的發聲裝置來掩蓋)
所以才會像這樣看起來不疾不徐,但其實腳步還是無意識的加快。
吉野就是用這樣的走路方式呢。
所以望月才能夠發現到。
 
妳覺得望月發現這件事後,怎麼想呢?
不知道嗎?不知道呀~
望月想說或許不會有下個機會了。
平常完全不上廁所的吉野,這是唯一能夠知道她是不是來月經的機會。
正好也來到了吉野皮膚較差的時期,望月心想這是能夠知道吉野秘密的機會,於是就跟了上去。
不知為何,吉野不到就近的廁所,而是跑到平常很少人去的特別教室棟其中一樓的廁所。
很不可思議吧,那麼著急的話,到比較近的廁所不就好了?
而且剛看到吉野時,旁邊正好也就有女廁所。
不過應該有什麼原因吧…很深的原因。
 
看見吉野進到廁所後,望月也跟著進到了隔壁間的廁所。
這樣的話,馬上就能夠知道是不是來月經了。
吉野應該不知道望月就在隔壁,但…還是沒有上廁所
應該說,感覺可能有上廁所,因為聽到了吉野的呻吟聲。
那妳覺得吉野在廁所裡做了什麼?
剛開始覺得,真得是很努力呢(※以為是大的…)不過接著就覺得有些奇怪。
因為聲音聽起來好像很痛苦,感覺就像是生病不舒服所發出的聲音那樣。
「該不會真的昏倒了吧!?」這麼想的望月差點就衝出隔間,但如果搞錯的話,雙方都會覺得很丟臉,所以還是決定再觀察一下。
如果情況真的那麼糟的話,馬上就打119,望月將手機緊緊的握在手中。
 
聲音持續了一陣子,停了下來,又發出聲音,就這樣重複了幾次以後。
吉野發出了一次很大的叫聲,接著就聽到了很奇怪的聲音。
知道是什麼聲音嗎? 不知道嗎?不知道呀~
…是嬰兒的聲音呢~只有吉野進入的隔間,卻傳來了嬰兒的聲音。
是的,也就是說吉野在廁所裡生下了小孩。
發現到這情況的望月也開始驚訝了,沒想到原本只是打算找出皮膚的秘密而已,卻發現到了這麼重大的秘密。
雖然不知道父親是誰,但光是未婚未成年的女生在學校的廁所裡產子這件事,必定會成為大醜聞。
吉野會不疾不徐的特地跑到人煙稀少的廁所,應該就是這個原因吧。
放學後的特別教室棟,根本就不太會有人來。
但很不幸的,望月就剛好在場。
 
望月她不知道該怎麼做而開始有些慌亂。
畢竟她之前所知道的那些秘密雖然也算是秘密,但和這個秘密比較起來的話,根本是小兒科。
之前所知道的那些秘密,或許在班上會造成一些討論也說不定,但這次的秘密,如果一個不小心,是有可能被刊在報章雜誌上的。
望月一邊驚慌發抖,一邊想著該怎麼做才好,過了一段時間,她發現聽不見嬰兒的聲音了。
剛出生的嬰兒應該會哭吧?生出來後如果沒有哭的話,或許就變成死嬰了。
能不能夠呼是吸可以牽扯到能不能活下來這件大事,所以哭是很重要的。
但現在卻完全的聽不見嬰兒的哭聲。
還不只這樣,現在隔壁間還傳來了一種不知道在翻弄什麼東西的聲音。
「該不會…是把嬰兒殺了吧?」
望月會這麼想也是沒有辦法的,聽不見嬰兒的聲音,反而只有好像在弄什麼柔軟東西的聲音。
還有吉野急促的呼吸聲。
看這狀況也可以知道,會特地跑到這種鬼地方來生小孩的話,一定是逼不得已才生的吧。
如果真的是不要這小孩的話,當然就是趁著大家都不知道的時候,自己處理掉。
事實上也蠻常在新聞上看到,在公共廁所出生後死亡的棄嬰。
 
想到這可能性的望月,就馬上衝出隔間,慌張的敲打著隔壁門
一邊喊著「吉野同學!? 吉野同學!?」
吉野同學正打算殺掉自己的小孩,但就算望月真的能夠阻止,之後她還能夠做什麼嗎?
看起來不過只是在拖延時間罷了,但即使如此,望月還是按耐不住。
可能是想說再怎麼樣不要這個小孩,也不需要把他給殺掉吧,也或許是甚麼都沒有想,只是本能促使她這麼做吧。
「吉野同學!?妳在裡面吧!? 吉野…同學!?」
敲打著門一陣子後,聽到了門鎖打開的聲音,吉野所在的廁所隔間門,就這樣慢慢的打開了。
「吉野同學…那個…」
這時候望月才察覺到,她並不知道該說甚麼,但也來不及了,因為門已經全部打開了
「那個…咦?」
 
門後的景象是…地獄
如果是生小孩的話,廁所內多少會有些血跡也是能夠理解的。
因為所謂的出產,如果沒有處理好的話,母體或許會因為撕裂傷大量失血而死亡。
但是這裡卻很奇怪。
血濺的到處都是,地板、牆壁甚至是天花板,觀察了最重要的吉野同學…
吉野同學的腹部整個破開,腸子也垂吊在體外。
怎麼看都不覺得她還活著,吉野以淒慘的死狀坐在地板上。
「啊…」
禁不住後退一步的望月,手腕被人拉住了,並不是死在一旁的吉野。
那是誰呢…在這隔間還有一個人吧。是的,就是那嬰兒。
那個嬰兒一抓住望月的手腕以後,就用不可能是嬰兒能夠使出的力道,把望月拉進了隔間裡。
對於突如其來的動作,無法反應的望月,就這麼跌坐在吉野的屍體上。
「這是…什麼…….」
望月進到這密閉的隔間內,才發現到眼前的景象有多麼樣的異常(※應該是嬰兒順手又把門鎖上)
開腸破肚死亡的吉野同學,充滿鮮血的廁所,還有…以剛出生的嬰兒來說,面前的嬰兒體型很明顯的巨大。
對於面前異常的景象,即使望月嘗試著要逃離這裡,但因為磁磚地板上都是鮮血還有吉野的腸子,非常的黏滑,所以無法好好的站起來。
不斷反復的試著要站起來,但是都是滑倒收場,不但如此,每次滑到後,眼睛還剛好對到吉野那虛渺的瞳孔。
最後還甚至連手都不小心伸進了吉野那洞開的肚子裡去。
「哇…」
感覺黏呼呼的,又柔軟,而且溫暖,望月馬上就把手給抽回來。
但是抽回來的除了望月的手以外,還纏繞著吉野的腸子。
「嗚….哇….」
看到這景象的望月已經到了極限。
把今天中午所吃的東西全都當場吐了出來。
但也沒辦法嘛,這種景象,思春期的女孩子怎麼可能受的了呢(※我是歐吉桑也受不了>”<)
就算是大人,不能忍受的也不在少數,更何況是這麼樣近距離的看到。
 
「討厭啦~望月同學,好髒喔~」
對著慢慢回過神的望月說話的是…吉野同學。
雖說是吉野同學,不過並不是那個開腸剖肚死亡的吉野同學,那個吉野同學怎麼看都已經死了吧,如果還會發出聲音的話,那就是殭屍了。
「討厭~這是要怎麼處理嘛」
「不會吧!?」(※望月説)
那的確是嬰兒,說是這麼說,但看起來已經變得像是2.3歲的嬰兒了。
那個嬰兒一邊詭異的笑著,一邊拉住望月的手腕。
對著混亂的望月,嬰兒笑著這麼說
「雖然變成這個樣子,是我啦,我是吉野」
是的,那個嬰兒就是吉野本身。
 
為什麼會變得這樣,這就必須要先說明吉野特殊的體質才行。
雖然吉野自己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能力,總之突然就有了可以定期回復年輕的能力。
要說是怎樣回復年輕的話,眼前的景象就是狀況的重現。
吉野會生出嬰兒的吉野,然後嬰兒的吉野再把死掉的吉野給吃掉,就會快速的成長,變回到原本的自己。
但並不是變得完全一樣(※與生產當時的狀況相比)而是藉由吃掉充滿養分的身體,來重新成長,也就是這樣能夠擁有嬰兒般的肌膚。
嬰兒的吉野笑著解釋了這件事。
「被妳一吐以後,噁心的害我不敢吃的部分變多了,這樣我能夠補充到的營養會變少呢」
茫然的望月眼角所看到的是,嬰兒的吉野不斷慢慢得吃掉已死的吉野同學。
原本覺得骨頭之類的很難吃下的部分,嬰兒吉野一點的也不在意的全吃下去。
感覺就好像是已經吃得很習慣了…
然後,就如同嬰兒吉野所說的,每吃掉一部分,嬰兒吉野就慢慢的長大。
吃完體內器官後變成5歲左右,吃完雙手後變成8歲,吃完雙腳後變成10歲。
吃掉剩下的身體部分後,變成12歲左右…
最後把頭也吃掉後,站在那裡的是,和進廁所前一樣歲數的吉野同學。
不一樣的地方只有,體型變得比較瘦,皮膚也再度變得非常美麗漂亮。
 
「呵~我說過了吧,現在每個月就重覆一次這樣的事,來保持我的身體。」
臉上充滿著微笑的吉野這樣說道,完全感受不到惡意,就只像是個同班同學的微笑一樣。
「是…這樣啊」
雖然望月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事,腦子並沒有辦法完全理解,但能夠知道吉野肌膚的秘密,還有面前這個人的確是吉野這兩件事,就令她稍微安下心了。
因為,如果只是個吃人嬰兒的話,那望月說不定也會被吃掉呢。
 
然後好不容易沉著下來的望月,問說「這裡該怎麼辦呢?」
這個問題聽起來可能有點好笑,但畢竟剛經過那麼混亂的場面,也是沒有辦法的。
會這樣問也是因為,當嬰兒吉野在吃屍體的時候,還是不斷的滲血,噴血,廁所隔間裡到處都是血跡。
吉野對於望月的問題,先是頓了一下後,接著就笑了出來。
看來對於吉野來說,這個問題真的很奇怪呢。我也是這麼想的(※意思是,廢話當然是清理乾淨啦)。
「當然是清理乾淨後才離開呀,總不可能就這樣放著不管吧」
聽到這回答後,望月說「那麼快點打掃吧」
因為如果不早點打掃乾淨的話,或許真的有人出現也說不定。
「不,清理要再等一下」
對準備打掃而站起來的望月,吉野輕輕的停止她的動作。
是還有要做什麼嗎?
這麼想的望月,看到吉野的臉時。
「什…..麼……..!?」
手腕傳來了,灼熱的感覺
「唉呀~早知道就應該先殺了妳才是」
望月看了自己異常灼熱感的手腕,已經被吃了一大口
在一旁的吉野則是一邊詭異的笑著,一邊咀嚼的剛咬下來的,望月手腕上的肉。
「為…什麼…」
「欸~我又沒有說我不會殺妳,都被妳知道這個秘密了,怎麼可能還放妳走呢」
 
…也是,仔細思考的話。
雖然就結果來說並沒有任何人被殺,但這個祕密和望月所想像的,偷偷殺死自己生產小孩的程度,可是天差地遠。
或許還會有人跑來研究吉野的身體,為什麼能夠這樣子的變年輕也說不一定。
吉野一定也是害怕事情變成那樣。
但其實吉野還有另一個目的
「嗚….哇….」
嘴巴被壓住,連另一隻手也被吃掉的望月,已經沒有抵抗的手段了。
望月可以說是令吉野隨意宰割的狀態了。
「這個回復年輕的方法呢,其實是有缺點的,那就是畢竟所能攝取到的養分只有一個人,所以久而久之年輕化的週期會越來越短,如果週期變短的話,會怎樣呢? 最後會無法在變得年輕,甚至還會變得更老,我不想要變老,所以呢,只要從其他地方獲取養分就好了嘛」
吉野能變年輕,其實是有限度的。
所以要能夠變回原樣,就必須另外的攝取其他養分。
就那麼剛好望月就在這個地方,所以事情自然演變成這樣。
「不…救命啊…」
「那可不行~望月同學,妳時機抓的可好呢,如果妳沒來的話,我今晚也可能會去襲擊某個人,能夠攝取營養只有在剛轉生的這個時機,我還正在煩惱該怎麼辦才好呢,謝謝妳唷~望月同學」
吉野以笑容拒絕了望月的懇求,並且慢慢的啃食掉望月的身體。
每吃掉一口,感覺好像吉野的肌膚就變得更好。
但對於雙腳都被吃掉的望月來說,這些事也跟她沒關係了。
只是一心的希望能夠回到家裡。
 
過了一段時間後,從廁所出來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變得更加美麗的吉野同學。
吉野同學很熟練的快速將廁所打掃乾淨後,就這麼離開了。
廁所的隔間裡,沒有留下任何望月殘留下來的痕跡。
隔天,望月失蹤的消息立刻引起了騷動,但知道一切的,只有吉野同學。
覺得如何呢?望月同學的悲劇。
如果沒有抱著那樣的好奇心,那麼或許望月就不會死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的,如果沒有抱著無謂的好奇心的話,那麼妳的手就不會被我切下來了。
我是這麼想的
有聽過好奇心可以殺死貓的俗語嗎? 連貓都能夠殺死喔,好奇心呀
嘛~我會像這樣切斷妳的四肢,只不過是興趣而已啦~
我只是想說,如果人變得像不倒翁一樣的話,不知道會怎樣呢(※妳也很好奇心嘛)
 
……..以下不翻了,總之這主角的四肢都被切斷了,結局名稱就是四肢切斷。這遊戲好像不管怎麼選,主角都一定是死亡收場就是了,還看過被推下樓摔死的。
 
個人後記
實在翻到快吐血,超過了8千字(八尺大人也才快4千字)…而且中間翻到吃肉的部分,連我都開始想吐了(´・ω・`)當初會想翻的原因就只有一句話「不,清理要再等一下」這句台詞對我來說簡直是神來一筆,內心慟了一下,希望大家會喜歡。
Ps:原文標題:「若返りの輪廻」直翻是變年輕的轉生,但很沒有sense…而且標題會爆雷。
2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25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