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708

【其他】【鬼畜眼鏡同人】接受 (克御)

樓主 c笑樂c精靈 doodo30920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獻醜了

雖然說這遊戲已經久了,不過
人家今年才18嘛~

嗯,鬼畜眼鏡 =w=
請多多指教

啊,標題請略過 呵呵阿(汗顏)

此篇為接續鬼畜眼鏡R…
克哉 x 御堂
 
開始之前先說一下,這篇是沒有被殺出程咬金的喔!((藤田那傢伙…))
 
大約又過了一兩個月左右…
 

「『Acquire Association』,就是這裡嗎?」
 
望著眼前高聳的大廈,一位中年婦女喃喃自語。
 

「喔,藤田,等等麻煩把這份資料給複印一份。」克哉遞給正好路過他面前的藤田一份資料。
 
「是!」說著藤田快步拿走資料去複印了。
 
對於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告一段落,差不多可以下班了,不過還是先準備第二天的工作項目吧。
 
起身走到窗旁,抬眼往御堂的方向看過去。御堂正認真的看著手中的文件,看似完全沒有注意到克哉的視線。
 
微微一笑,克哉看向窗外,眺望夕陽西下。真是不可思議,光是這樣看著御堂那認真工作的模樣一眼,心中似乎就無比的平靜,絲絲暖意更是滲入心中。
 
「社長……」此時一位女職員手持聽筒叫道,同時也把克哉拉回現實。
 
「嗯?」克哉轉身,看像那名女職員。
 
「那個…樓下有位女士說要見您……」
 
「誰?」
 
「她自稱是您的母親,佐伯……」
 
「咦?!」
 
聽到職員的話的克哉叫了一聲,一臉訝異。御堂看了一眼克哉,很是稀奇的欣賞的難得的景象,那一臉驚訝的呆樣,可真是難得。連其他職員也都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向這邊。
 
「請問是要會見還是………」
 
「哦,那可是一定要會見的了。」這句是御堂說的。
 
「我這就下去。」說著隨即起身,看樣子克哉還沒回神的樣子。
 
「喔不,我去就行了!」克哉回過神趕緊說著並且趕在御堂前直接快步走出辦公室。
 
御堂看著克哉衝忙的背影,只是挑了挑眉,看來克哉挺怕的母親的?還是……
 
突地,原本還掛著一抹淡笑的御堂失去了笑容,一副失落的樣子………
 

「嗯!!」克哉到樓下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母親。
 
(沒想到真的是………)
 
「啊,克哉醬。」佐伯母朝克哉揮了揮手。
 
克哉在心中暗暗地嘆了口氣,緩緩的走向母親。
 
剛剛下來時克哉反覆的想著或許是自己反應過度,說不定那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甚麼母親,畢竟這時候………反正怎麼想也想不通母親會來這裡的可能。
 
「唷,克哉醬。」佐伯母笑了笑。
 
「啊,媽……你怎麼會在這裡?」
 
「甚麼呀?看到你老媽讓你這麼困擾?瞧你這樣子,哼哼!」
 
「媽………」無力阿………
 
(罷了,呆在這裡也沒用,趕緊把母親帶去別的地方要緊。嘛,有御堂在,公司不會有問題的。)
 
「在笑甚麼?」佐伯母看了克哉問。
 
克哉帶著母親到了距離公司不甚遠的一家餐廳,稍嫌早了點,不過餐廳已經有三三兩兩的人了。
 
「哦,沒甚麼。」
 
「哀,難得你母親特別來找你,怎麼這麼冷淡嗄?」
 
「喔,對了,妳還沒說怎麼突然來這裡?家裡有甚麼事嗎?」
 
「真是,除了這句你就沒別的話可說嗎?從剛剛就一直在問………」奴了奴嘴。
 
「就妳一直不肯告訴我阿!」克哉皺著眉頭說到。
 
「嗯?不過就是突然特別想兒子,這麼久沒見,都不想嗎?」
 
「怎麼?難道我妨礙到你約會時間了?」
 
「嗚……別亂講,才沒有這回事。」克哉咬了咬牙,又來了。
 
「嘖嘖,克哉呀……你以為這樣講我就會相信?我可是你母親哪!」
 
「………」克哉沒有說甚麼,只是看著自己的母親。
 
「你變了。」伴隨著一聲嘆息,佐伯母說。
 
「不過,這樣也好。」佐伯母欣慰的笑了笑。
 
「哀?」
 
「嘛………會有這種改變,恐怕是身邊有了重要的人了吧?」
 
「別說沒有,我不信。」
 
克哉看著母親堅定的眼神。
 
「………哀……」
 
「這次來找我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這些吧?不過很遺憾,沒有女孩子要介紹給你認事哦。」
 
微微揚起一抹笑,想套話,沒那麼簡單。
 
佐伯母看克哉這樣子,也知道在怎麼問也沒用,於是乎也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
 
「克哉呀,你開了公司也不跟家裡說一下哦~」
 
「啊,才剛開始,還沒有甚麼名氣,所以打算在過一陣子再說。」
 
此時點的餐也送上。
 
「先生,請問要點些紅酒嗎?」服務生有禮的問。
 
「喔,不用………」
 
「好阿!最近有在雜誌上看到一瓶甚麼………甚麼布魯安Brother……不過那好像不是紅酒來的………」
 
「啊,這位太太您是指Brown Brother是吧?剛好今天稍早才送來了一款,Brown Brother的SparklingWine………」
 
看著母親聽得一愣一愣的,克哉打斷了服務生的話。
 
「行了,送上來就是了。」
 
「唉?那個…它有很多種耶……」服務生傻傻地回道。
 
「那就送上適合這位美麗的女士的吧。」
 
「啊,是!」服務生這才開開心心的走了。
 
「唉唷~克哉醬,今天嘴巴真甜,這個是我這趟來你第一次講這麼中聽的話喔!不過沒糖給你。」佐伯母聽到自己的兒子那番話後眉開眼笑的。
 
「我才不要吃糖咧。」哼了哼,克哉轉頭看向窗外,夕陽快看不見了阿……
 
不知道御堂在做甚麼?
 
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一直在想著御堂,隨即搖了搖頭。
 
「先生,就是這瓶了。」服務生此時走了過來,手中捧著。
 
「Zibibbo Rosa。」服務生把酒瓶拿到克哉眼前,克哉拿了過來看了一下,Brown Brother Zibibo Rosa,粉色的瓶身,果然是適合女性。
 
克哉把酒遞給佐伯母。
 
「嗯?看起來真不錯吶!」
 
「太太您真是好眼光,這味道包含著果香味,喝起來也很順口,這瓶身也特別適合女性而成的粉色………」
 
「嗯!就這瓶吧!你說好嗎?克哉醬?」
 
「喔。」克哉示意服務生開酒。
 
短暫瞬間,當服務生充當起侍酒師拉開軟木塞瞬間,那飄香的味道變吸入那香氣……
 
(嗯,御堂應該會喜歡,改天買瓶給他吧。)
 
一抹淡淡一笑又再次浮現在克哉臉上,沒想到除了對啤酒有興趣以外的他竟然會有這種想法。
 
「唉,好香呀!嗯~真好喝~」佐伯母笑咪咪的說。
 
「媽,不管怎麼說,它還是酒啊,別一下子喝太多,等等醉了。」克哉看著母親那樣,無奈的說。
 
罷了,只要媽媽高興就好。
 

就這樣聊著聊著,一餐也就結束。走出餐廳,夜空也早已籠罩整個天空了。
 
「喔媽,你今晚住哪?」走到公園一處時克哉問起。
 
「你說呢?」不答反把球丟回給克哉。
 
「唉?……唉!?」突然愣住,克哉反應出自己母親的意思。
 
「媽,你…你…你不會……」
 
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了戴眼鏡過後那種沉著冷靜的樣子了。
 
「就是這麼一回事。嗯,真不虧是我兒子,這樣就瞭解你母親的意思了。呵呵呵………」
 
相對於自家母親的一派休閒,克哉悠悠的呻吟了起來。
 
(這下子真的不妙。看看這天空,御堂應該已經在家了吧?那麼……)
 
嗶嗶………
 
口袋裡的手機響起,克哉拿起來一看,是御堂傳來的短訊。
 
『東西都整理好了。你的公事包放在辦公室裡……我想我今天就先回我家住吧。』
 
「………」克哉就這樣對著手機無言地笑了。
 
真不愧是御堂,心細膩得不得了,都已經幫忙打理好了。
 
就這樣,克哉提著母親帶來的行囊走往家的方向去。
 

一進屋克哉就領著母親到客房去,當時認為沒用的房間而正打算把它改成書房給御堂的,現在剛好派上用場了下。
 
「哦~住的還不錯嘛!對一個人住而言算是很寬敞了。而且公司就在樓下……」佐伯母一邊環繞屋子一邊說。
 
「吶,那個行李……怎麼那麼重?」
 
「哎喲,我只是來這裡住個幾天,其他都是從家裡帶來給你的。」
 
「哦~」暗暗地送了一口氣,這表示應該不會待得太久……吧?
 
「喔,那,母親妳就先看看,我……先去沖個澡?」
 
「嗯,OK!別擔心我,我東看看西看看就是了。還是有什麼不能讓媽媽見的?」布望損一下自家兒子。
 
「………」克哉瞬間語塞。
 
「我先去洗澡了。」說完趕緊走進房間。
 
 
(真是,搞什麼啊?不就是自己的母親嗎?何必這麼神經兮兮的?難道我變弱了?)
 
面對著鏡子克哉一邊擦頭髮一邊想。
 
(不過話說回來母親可真一點也沒變,還是如此活潑………呵)
 
走出洗手間,拿起手機,再次打開御堂傳來的簡訊。
 
現在他在做什麼呢?
 
(看來御堂來過家裡整理了一下,把貼身物品帶走了。)
 
克哉垂下眼睫。
 
(哼,都是男人,也不可能回找到什麼奇怪物品。在擔心什麼呀?這傢伙……)
 
拿起手機順手撥打了御堂的電話,沒多久就接通了。
 
「喂?」
 
「喔,是我。」
 
「嗯,我知道……怎麼?你那邊還好嗎?」
 
「嗯,還好。不過問題就是不知道她真正來找我的目的是甚麼就是了。也不知道會待多久……」咋了咋嘴。
 
「嗯,你還好就好。沒關係啦,難得你母親來嘛,多多陪她也好。」御堂在電話那邊柔柔的安撫克哉。
 
「………抱歉……」
 
「佐伯?怎麼突然道歉呢?」
 
「……這麼一來就沒人陪你啊。」
 
「佐伯!」電話另一頭的人臉通紅了起來。
 
「怎麼?就只是說這樣就沒人陪你,你叫甚麼?還是……你想到哪裡去了?哦~也是,今晚沒人幫你暖床嗄。呵呵呵……」
 
「佐、佐伯!!」御堂叫道。
 
「呵呵呵,可不是嗎?」不難想像現在御堂的臉有多像紅蘋果了
 
「我……我才沒有!天…天氣又不冷誰需要你來暖……暖床。」越說越小聲。
 
「而……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需要人陪……哼。」
 
「克哉醬~」外頭傳來佐伯母的叫喚。
 
「啊,你母親在叫你了。」
 
「喔。」對著門外喊了一聲。
 
「唉,看來不能繼續多聊了………」
 
「沒關係,你快去吧。」
 
「喔,御堂。」克哉突然喚到。
 
「嗯?」
 
「看來這周末不能好好陪你了。」
 
「嗄,這事阿。沒事的。好歹我也比你年長個七歲阿。別擔心我……吶,快去吧,你母親不是叫你嗎?那我掛了,克哉醬~」御堂笑著說。
 
「…………」
 
 
「來來來~快看看我帶了甚麼給你……」
 
佐伯母興高采烈的開啟行李拿出一大堆特產。
 
「唉……媽………你何必拿那麼多?很重的………」扶著額,感覺太陽穴邊緣正在隱隱作痛。
 
「嗯!才不會呢!這些都是我寶貝兒子喜歡的東西呀!」
 
佐伯母抬起頭對著自己的兒子燦笑。
 
「啊……哼哼……」愣了一下,克哉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當克哉睜開眼睛時,對著天花板眨了眨眼。
 
天亮了。
 
爬起身子,走進浴室。
 
「克哉醬~」
 
「嗯?……」突然愣住,這才想起昨天母親突然到來。
 
嘆了口氣,換了休閒服,克哉這才走出房門。
 
「早安!」
 
「早………嗯?」
 
嗅了嗅,這味道………
 
「哦~等一下哦~馬上就好。先到那邊做著吧!」佐伯母在廚房裡說。
 
才一坐下,佐伯也就從廚房端出了早餐。
 
「這是你以前最喜歡的哦~來,快吃吧!」
 
在母親的催促之下,克哉開始動手。
 
「吶,克哉呀~你都這把年紀了,為什麼還沒有女朋友呢?」
 
「沒有就是沒有,還有甚麼為什麼?」含糊著說著,嗯,真好吃。
 
「唉你……」佐伯母探了口氣。
 
「你變了呢………」
 
「這是你連續兩天第二次說的話了。」繼續扒光眼前的食物。
 
「是真的呀!」
 
「罷了,人本來就該改變。」而且要變強,才不要像從前那個<我>咧。
 
「喔對了,媽,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喝了口水潤潤喉的克哉突然想到。
 
「嗄,我呀,就去你以前的公司Kikuchi,這才知道你早就不在那裏上班了。後來這才碰到你朋友,本多,他告訴我你早就已經不在那裏上班,跑去MGN了,而且在一年前出來開公司了。哼哼!這麼大的一件事情竟然都不跟家裡說,真是不向話!」說著說著,佐伯母氣鼓鼓的把頭撇到一旁去。
 
「…………呵呵呵………」本來聽到後開始盤算要怎麼修理本多,竟然沒先跟自己說起,但看母親這個樣子,不禁讓克哉想起了御堂,進而笑出聲來。
 
「你還敢笑!」伸手捏了捏克哉的臉。
 
「唉……痛……」克哉吃痛的說。
 
「哼!不痛幹嘛捏你。」
 
「唉………好啦好啦,今天你有想要去哪裡?我帶你去逛。」為了不讓母親繼續把話題打轉在自己身上,克哉趕緊轉一話題。
 
「對吼!這趟來我是打算………」就這樣,小小的心機,母親的注意力瞬間轉一到他方,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來了。
 

「哇~今天Shopping的真~開心~」
 
把東西擺放在沙發一角,隨後又拉著克哉往門的方向走去。
 
「媽?你這是……你這是要去哪啊?我們不是才剛回來嗎?」
 
本以為終於可以脫身的克哉納悶的問。
 
「是啊,可是咱們還沒吃飯呀!還是你要妳媽煮給你吃?但也要出門買食材呀!所以,走吧走吧!」說著不等克哉的回覆就硬拉著他出門了。
 
「媽~~~」
 

打從入座開始,克哉就一臉不高興。
 
(真是。本想打算開溜去看看御堂的………)
 
「吶,別擺著臭臉嘛。跟媽媽一起吃飯不好嗎?以前你不是挺喜歡的?」
 
「還是……因為我所以你的計畫失算了?」
 
「嗄?」
 
「嘿嘿!對吧對吧?!所以嘛,別隱瞞了,快告訴媽媽吧!」佐伯母一臉興奮的靠近克哉。
 
「什……告訴妳什麼東西?」
 
「哎喲,這有什麼好害羞的?」
 
害羞?
 
突然,佐伯母壓低了聲音對克哉說。
 
「是不是有中意的女孩,正在想辦法追到手?」
 
「噗、咳………」差點把口中的燒酒給噴了出來的克哉猛咳嗽。
 
本來還對母親前頭有些許失望的口吻趕到過意不去,這下這些感覺全都灰飛煙滅去了。
 
(這母親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啊?)
 
「媽………咳、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就跟你說了多少遍我身邊沒有女孩子。」除了一個傲驕男………
 
「哦~可~是~常常看到你在那邊傻笑啊。心理一定有人的,媽媽也是過來人,所以一看就了解。」
 
傻笑?克哉頓了頓,沒有想到母親會這麼說。
 
「傻笑………」怎麼聽都不像是改變過後的克哉會做的事。
 
「是啊!」佐伯母鄭重的點點頭。
 
「是嗎………」
 

「早安,社長。」一進入辦公室招呼聲就四方傳來。
 
「早。」
 
看了一眼正在跟藤田交談的御堂,不過就是幾天沒見,竟然如此想念他了。
 
「啊,早安,佐伯先生!」看到克哉走過來的藤田對著克哉說。
 
「喔,早。」
 
「你去忙你的吧,藤田。」御堂對著藤田說。
 
「是!」說完就走回自己座位上。
 
克哉抬起頭來環顧了一眼辦公室。每天上班都是如此一個不少的準時出現在這裡。
 
「嘛,說來聽聽吧,這幾天有沒有好好的招待你母親?」御堂用半開玩笑的口吻說。
 
一聽到這裡克哉的臉就馬上拉了下來。
 
「從你的臉色看來不太好喔。」
 
「……切……最好會好,該死的本多,看我下次怎麼整死他!」咋了咋嘴,克哉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本多?哦,那個大塊頭啊。他怎麼?難到……」
 
「對啊,那個笨蛋告訴我媽這裡………害我這幾天是一天到晚被拉著到處跑,………」一邊站往窗邊一邊抱怨著嘟起嘴吧。
 
「哦~你是說你母親拉著你去逛街是吧?」御堂也跟著起身站在克哉的旁邊。看著難得會在克哉臉上的稚氣樣,御堂有些著迷的看著。
 
對於克哉陪著母親到處走的事御堂在克哉這幾天的來電中也聽了一些。
 
「這不是很好嗎?多多孝順父母啊。」御堂調侃道。
 
「是啊,這點孝心我還是有的。不過……」瞄了一眼御堂,「可這就苦了某人必須寂寞一下了。」
 
「………」御堂瞪了一眼克哉,紅了臉。
 
「嘖嘖,別用那種勾人的眼神來誘惑我,我會安耐不住的。」克哉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佐伯!……誰、誰誘惑你了?!亂講。」御堂不自在的拉了拉領帶。
 
「呵……」克哉輕笑了起來。
 
御堂看到克哉在笑,自己也跟著笑了。
 
「啊,那,你母親呢?」
 
「怎樣?」
 
「今天有什麼打算?」御堂關心的問。
 
「不知道。」
 
「不知道?」御堂有些吃驚的問。
 
「嗯,我要上班啊,我怎會知道。」克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面對著這樣的克哉,讓御堂有股無力感。
 
「你這周末過得如何?」略微瞇起眼睛危險的看著御堂。
 
御堂只顧著看窗外,沒注意到克哉的變化。
 
「啊,我想……你母親是來打探你的事情吧。」
 
面對著這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語,克在愣了一下。但看到御堂一臉憂傷的樣子本想調侃他的話語也吞下肚。
 
「打探甚麼?」克哉說。
 
「你……都這把年紀了,家裡、應該也開始問起成家立業了吧?……雖說你已經先立業了。」本想越著輕鬆口吻外加半開玩笑的說,沒想到說出口的話竟然這麼哀怨。
 
「哦~嗯,是啊。」知道御堂的顧慮後克哉壞心的說。
 
「我媽整天都在問我身旁有沒有女孩子要介紹給她。」克哉一邊說一邊打量御堂的反應,「可能是要介紹誰給我認識吧。」
 
此話一說出,御堂身子就顫抖了一下。
 
「是嗎?………」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應的御堂只是沉默以對。
 
「也是,做父母的總是如此吧………所以……」
 
「所以?」克哉重複道。
 
「你的答覆呢?」御堂輕輕的問。
 
「能有甚麼答覆?你希望我怎麼答覆?」克哉再次瞇起雙眼,這次含蓋著不滿的情緒。
 
『鈴鈴~鈴鈴~』
 
此時電話聲響起,御堂回座位接起電話。
 
「啊啊,我先出去一下。」
 
「藤田,這個交給你。我出去見客戶了。」說著拿起公事包,抬頭看了一眼克哉,向他柔柔的一笑。
 
(嚇!這樣看我,是想讓我直接撲上去嗎?)
 
(看來得找機會調教調教御堂了,竟然漏出那種表情。還對我這麼沒信心……)
 

忙著忙著,大半天也就這麼過了。克哉看了一眼電腦上的時間,三點半,然而,御堂還沒回來……
 
(這傢伙,跟客戶吃飯也不用花那麼久時間吧?)
 
正想著手就已經自動開始撥打了御堂的電話
 
「……喂……」
 
「……還在跟客戶談嗎?」抿了抿嘴,本想要說得話卻變成了輕聲的問,擔心會影響到他工作……
 
「嗯……不……」
 
「哦~御堂先生,那你是在做甚麼?不回辦公室,也不通報一聲?就這要消失個整天你不知道這樣很讓人擔心?……」一聽到那麼不字,克哉就無法克制的用敬語攻勢。
 
「那、那個,佐伯……我、我就在樓下了。」感覺到佐伯的不滿,御堂趕緊說,「我、我正要上去了……」
 
「哼。」聽到後雖然也覺得自己過於情緒化,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自己。就這樣掛了電話。
 

「唉……」嘆了口氣,御堂這才把手機收起。
 
「咦?我們家克哉打給你的?」
 
「是的。」抬起頭微笑面對佐伯母。
 
「來電催你啦?呵呵呵……年輕人還真是按耐不住久別啊。」
 
「不……不是這樣的………」面對佐伯母說的話讓御堂羞紅了臉,驚慌的解釋。
 
「那還等什麼?我們快回去吧!」
 
原來這大半天佐伯母都一直與御堂在一起。
 
 
『佐伯,是我,御堂。……嗯,大致上都已經好了,接下來就等著簽約了。………嗯,我知道啦………我會先在外面吃個飯才回去。嗯……你也是啊………克哉!你、你別亂講……』御堂在中午時分打給克哉剛好被經過的佐伯母聽到。
 
佐伯母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陌生人對著電話叫佐伯,直覺就覺得是在跟兒子講話,就這麼在旁邊聽了起來,雖然說偷聽別人講話並不是一見好事………
 
不過,看著眼前這位紫髮俊秀男子一邊講一邊羞紅著臉怒罵著,就忍不住仔細去注意了起來。
 
『呼……』不知過了多久,御堂掛了電話,對著手機搖了搖頭,準備邁開步伐。
 
『請問………』佐伯母這時上前叫住御堂。
 
『嗯?佐…』突然愣了一愣,轉身還以為看到克哉,不過一看之下是個女的……
 
『你好,不好意思……請問剛剛你是在跟佐伯克哉講話嗎?』
 
『嗯……』皺了皺眉頭,面對這位陌生的女士突然問的問題感到很奇怪。
 
『不好意思,剛好不小心聽到你叫這個名字,正想會不會是我兒子……』佐伯母帶著一臉歉意笑笑的對御堂說。
 
『兒子……?難道,您是克…佐伯克哉的母親?』
 
『對阿,沒錯!』佐伯母笑瞇瞇的說。
 
((難怪長得那麼像,原來佐伯跟母親長得很像。))
 
『不好意思喔,剛好我今天出門忘記帶手機,想跟克哉聯絡但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佐伯母一臉羞澀的說。
 
『嗄,沒關係,要不我這就打電話給他?』御堂釋出善意的笑容。
 
『不、不用,沒關係,那個,我只是想問他從這裡要怎麼去一個地方………』
 
『哦,那您不妨告訴我,我可以帶您去。』
 
『咦?這樣不會妨礙你工作嗎?』
 
『不,不會,沒關係的。』御堂有禮的說。
 
『啊,那真是麻煩你了……』佐伯母笑嘻嘻的說。
 
就這樣,佐伯母跟御堂就這麼待在一起吃吃逛逛了。
 

『吶,來孝典醬,坐一下吧。』說著就提著購買的東西在一旁的長椅坐下。
 
『你說我們家克哉怎麼樣?』佐伯母一邊揉著小腿一邊問。
 
『什麼怎麼樣?』御堂納悶的問。
 
『就這小子阿,你覺得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因為啊……我覺得克哉醬變了……以前的克哉……絕對不會興起想自己開公司的念頭。雖然我對我兒子的能力有信心,但克哉他總是認為自己很差,不夠好……但是他現在不會了呢!感覺……小學時期的克哉又回來了喔!小時候他啊……』一起了頭,佐伯母就開始說起關於克哉的事。
 
就這樣,御堂就靜靜的聽著佐伯母說話,感覺更靠近克哉,也更了解他了……
 
『唉,真不好意思,竟然就這樣一直講個沒完沒了……』突然意思到自己好像講太多的佐伯母在才笑呵呵的不好意思起來。
 
『歐不,沒關係,這樣感覺更加了解佐伯了。』
 
『呵呵……對了,你既然是克哉的好朋友,那你……』
 
『怎麼了嗎?』
 
『不……我只是在想,這孩子能夠有這樣的改變,相信一定是有什麼人而讓他有這樣的改變吧?能夠這麼有自信……做母親的,我很開心。當然啦,雖然那個臭脾氣讓人很想把他抓起來打屁股,不過我真的很想衷心感謝那位幫他改變的人。感覺克哉又再次活潑可愛了,雖然一然不肯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老老實實的說出來,總愛拐彎抹角,你說是吧,孝典醬?……』
 
『啊,嗯,是啊………還常常被他耍得團團轉……』笑了笑,一想到早上還被克哉用言語調戲了一番臉就不住地紅了。
 
『哦?』佐伯母看著御堂,心中總算有了底。
 
這時電話響起,克哉打來的……
 

「嘛,我跟你一起上去公司沒關係吧,孝典醬?」佐伯母在公司門口問御堂。
 
「嗯,應該不會有什麼關係……」
 
接著,御堂就開門請佐伯母進去。
 
「御堂!………………媽?!」看到門打開來人是御堂時,克哉站起身飛快的走過去,結果定睛一看竟然看到自己的母親。
 
「唷~克哉醬~」
 
為了不讓這個突然來訪的母親影響到其他職員的工作,克哉立即起身並像藤田示意要他管理一下辦公室後就把母親往外推,改去樓上的屋子。
 
一路上都沒人說話,御堂也是安靜的被克哉捉住手臂的往前走,一進到大門裡母親這才開始大呼小叫。
 
「克哉!你這是做甚麼呀?」
 
「媽,這才是我該問你的吧?」比起母親的大呼小叫,克哉要來得安靜多,除了太陽穴旁的青筋在跳著顯示克哉此時多麼的不爽。
 
「還有,你怎麼會和我媽在一起?」克哉開始向御堂發難。
 
「巧遇。」佐伯母搶在御堂開口前說。然後就推著兩人到客廳沙發上去坐,「你們兩個乖乖的坐在那喔~」然後自個兒就進廚房去了。
 
「………切。」克哉彈了彈舌,這才轉向御堂,「御堂先生,請您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來了,敬語攻勢………
 
正好這時佐伯母從廚房端來三杯茶水,正好解救了御堂。
 
「嘖嘖,你又在欺負孝典醬了!」
 
「孝典醬?又?」眉頭快要豎起來了。
 
「我啊,本想要打電話約你出來吃個飯,去個地方,結果這才發現忘記帶手機出門,可又不知道你的電話號碼,正愁著要怎麼辦的時候就剛好碰到孝典醬啦~」
 
「孝典醬?」再次重複,然後看了看御堂。
 
「對啊~然後他就帶我去逛逛啦~……不准你怪罪孝典醬喔!我是看他工作好像完了之後才硬拉著他到處跑的。」有點欲蓋彌彰……
 
「…………妳……怎麼知道他工作完了?」
 
「唉唉,就跟你說啦……」開始叭啦叭啦的長篇大論外加自己大收穫的感想。
 
「那個……我是有想到要打給你……所以有傳了幾封訊息………」御堂這才終於小聲的開了口。
 
「…………」
 
再經過幾經的解釋之後,克哉這才終於理解了整個來龍去脈。然而,知後的更勁爆讓克哉聰明的腦袋又再次變成泥沼了。
 
「咦?」一臉呆呆樣又一次難得的出現在克哉的臉上。
 
「你沒聽錯哦~今天我就要回去了。剛剛啊,在廚房裡你爸爸打來放話要來抓人了。所以啊,媽媽最好趕快先走了。免得害得你們小倆口更加困擾………」
 
「什麼?原來妳是因為跟老爸鬧情緒所以才………」
 
「什麼?!」這句是來自御堂,雖然慢了半拍,但看起來很是驚訝。剛剛沒聽錯吧?小倆口?!
 
「來,克哉,頭過來。」佐伯母突然又說道。
 
克哉不知所以但還是照做了。
 
「唉!………」克哉吃痛的小聲的叫了一聲。
 
原來,佐伯母敲了克哉腦袋一記,然後又把克哉的眼鏡拿走。
 
「你這是……」
 
「你啊,要對孝典醬好一點,溫柔一點,不要老是裝得酷酷樣,拐彎抹角、鑽牛角尖。不然啊~哪天孝典醬不理你了就不要跑來跟媽媽哭喔!」
 
「吶、孝典醬,要是咱們克哉怎樣沒關係,儘管修理他沒問題。免得明明小你七歲的他卻老是騎到你頭上去!」佐伯母叮嚀著御堂。
 
「……?」
 
「嗯啊,想隱瞞媽媽嗎?可沒那麼簡單吧,承認吧,你們這對小倆口。」語氣就如同說著今天天氣很晴朗那般………
 
「唉?」克哉和御堂兩人同時驚訝的叫了一聲。
 
「……咳、嗯……」御堂拿起茶水來掩蓋眼前的尷尬情形。
 
御堂偷偷覷了眼克哉,克哉只是冷淡的笑了。
 
(原來母親已經知道了………正好省得麻煩。)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嗎?你們不是戀人嗎?」佐伯母大剌剌的問
 
「………」
 
「所以啊,嗯……這眼鏡就先擺在我這裡了,你不戴眼鏡的樣子可愛多了,比較像我認識的那個克哉,我可愛的兒子………所以啊,今天媽媽就要回去囉~你老頭他啊~一直在催呢,所以我最好先回去了~~嘛~等等我給你們煮些東西再走喔~在這之前你們不是還要工作嗎?快下去把工作做完再上來吃飯吧~」說著便把兩位給轟出去了………
 
(真不知道誰才是屋主………)
 

「………克哉……」御堂再進入電梯後小聲的叫了一聲克哉。
 
克哉這時轉身把御堂抱入懷中並且狠狠的吻御堂。
 
「啊、嗯……佐……伯……」
 
等吻到兩人都沒氣時這才分開,然後克哉這才動手去按了電梯樓層。
 
「嗯?」御堂眨了眨眼,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啊!」御堂叫了一聲後這才摀住嘴巴。
 
「現在才在害羞會不會太遲了點?」克哉好笑的看著御堂。
 
「……攝影機!」御堂又突然喊了一聲,然後開始東張西望。
 
「哦,對啊,這電梯一定會有攝影機的啊。以防安全嘛。」
 
「別看了,走吧。」然後就拉著御堂走出電梯。
 
其實克哉早就知道攝影機在哪裡,並且也有利用身體和角度來掩蓋御堂的臉,所以在外人看來根本不會聯想到兩人是在電梯裡接吻,喔,激吻。
 
當然,克哉才不會好心到去告訴御堂這個事實的。就讓他繼續驚慌下去吧,畢竟這樣的御堂很可愛也很有趣。
 
 
「吶、今天,可以回家了吧。」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後克哉突然說。
 
「嗄,啊。是啊,你媽,再等我們呢。」
 
「嗯……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到底母親跟你說了甚麼……」克哉從後面環抱住御堂不讓他從椅子上起身。
 
「嗯?你母親?她……說了很多啊………」
 
「比如說……?」克哉故意再御堂耳邊呵氣。
 
「嗯……佐伯……先不講這個,你、你母親……」御堂縮了縮脖子。
 
「不要緊。」
 
「這怎麼行,讓你母親等太久………」
 
「我媽已經回去了。」為了不讓御堂一直用這個為藉口,克哉直接告訴他事實。
 
「嗄?怎麼會……」
 
「很驚訝嗎?」克哉頗不是滋味的問。
 
「沒、沒有……只是……」察覺到克哉的不高興,御堂趕緊解釋,一方面心裡又覺得有點開心。這樣的自己,真傻。
 
兩人又你儂我儂了一陣,這才上樓去吃了母親做給他們的晚餐。
 
 
夜晚,當御堂正再擦拭頭髮時,克哉從後面抱住御堂,手還趁機探入鬆垮的浴袍內。
 
「嗯……佐伯…………」
 
「這樣就這麼有感覺啦?」克哉將御堂摟得更緊。
 
「佐伯……」御堂微微側了頭吻住克哉的唇。
 
「嗯、啾……嗚……」
 
克哉一手扶在御堂腦後,加深吻御堂;一手繼續愛撫御堂。
 
「嗯……佐……伯……」
 
克哉停下了吻,改用額頭抵住御堂的。
 
「請你務必做好覺悟喔。」邪邪的笑。
 
「嗯………」
 

「呼……好像…被接受了。」做起身子,準備推一下眼鏡的克哉者這才想起眼鏡被自己的母親拿走。
 
佐伯……?」御堂眨了眨睡意朦朧的一雙眼,還沒完全從激情中回覆。
 
「嗯?」克哉轉過頭看了一眼御堂,然後把他拉入懷中。
 
克哉輕輕捏了一下御堂的臉頰。
 
御堂乖乖的靠在克哉的胸膛上並拉了棉被蓋在兩人身上。
 
「要對你,溫柔是嗎?……」克哉突然想到母親臨走前所叮嚀的話。
 
「嗯……有問題嗎?」身子僵了一下,御堂睞了一眼克哉。
 
克哉把御堂摟得更緊。
 
「獨有的溫柔要嗎?」說完還從喉頭發出如鴿子搬的笑聲。
 
「………」御堂的身子再次僵住。
 
「孝典、醬……真沒想到、你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拉攏我媽做靠山了?
 
「你……算了,要笑就笑吧。」御堂忍著哈欠說。
 
「累了?那快點睡吧。還是你想再多做點運動?」克哉痞痞的笑。
 
御堂臉紅了一下,瞪了一眼克哉。
 
「嗚、不要。明天還要上班。」說完就抓起棉被窩在克哉身上睡了。
 
克哉就這樣看著御堂的睡容。這個比自己還年長七歲,心愛無比的人兒。小心翼翼的在不會吵醒他的情況下幫自己調個舒服的位子外加把御堂摟得更緊。
 
(真是,竟然忘記要修理他的事了。)
 
(算了,沒想到竟然會這麼迷戀一個人……真的是……)
 
輕輕的嘆了口氣,克哉也跟著墜入夢鄉之中。
 
 
隔天一早,克哉正在整理當天要用的文件時,御堂端了杯咖啡給克哉。
 
「謝謝。」說著便湊了一口後擺在桌上,站起身準備吧文件放入公事包。
 
「等等。」御堂把手中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然後走到克哉面前幫他調整領帶。
 
「你的領帶歪了。」御堂看克哉看著自己便小聲的解釋道。
 
克哉只是淡笑然後抱住御堂。
 
「嗯?………」
 
「………」克哉只是安靜的抱著御堂,而御堂也安靜的任他抱。
 
過一陣子後克哉才稍微鬆了抱住御堂的手。
 
「………不准有下次了。」克哉突然悶悶的說。
 
「嗯?什麼?」御堂不解的問。
 
「不准,不准再懷疑我會有其他人。不管父母再怎麼逼迫,我身邊出了你絕對不會有任何人,不管是男的還女的……所以別再對我沒信心了。」最後一句話一說出克哉就把頭往旁邊擺,企圖不讓御堂清楚的看見自己的表情。
 
但是,在如此近的距離,克哉的表情還是全納入御堂的眼裡。何況,那語氣……
 
御堂看在眼裡心中一陣感動。反手擁住克哉,臉頰靠在克哉的頸項旁。
 
「對不起,再也不會了。」不常說的話一說出口,御堂身體不自在的僵了一僵, 然後才放鬆身子靠在克哉身上。
 
「……唉,你這樣靠在我身上又磨又蹭的………想害我嗎?」克哉突然悶悶的說。然後故意把下腹緊緊的跟御堂接在一起。
 
「…………」御堂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吭。除了耳根子洩漏了秘密,紅透了。
 
再次的,克哉擄獲御堂的雙唇,久久才離開。
 
「暫時、就先這樣。上班要遲到了。」這下才放開御堂,把資料放進公事包,然後拿起放在桌上的咖啡杯,邊走如廚房邊喝掉那已經涼掉了的咖啡。
 
「御堂,等這陣子過了之後,一起回去吧。」當克哉走出廚房,拿起公事包往大門走去時,邊穿著鞋子邊說。
 
「回去?」御堂不解。
 
「見我父母。就如同我媽說的那樣………」開了門,「今天社長准許你晚點在進辦公室………我先走了。」說完就關上門去了。
 
留下御堂一人還站在客廳慢慢消化整件事,久久御堂才展開笑顏,知曉克哉話中的意思。
 
暖流緩緩流入內心深處,這人呵,真是拿他沒辦法。真是不可愛,但……又好愛………
 
Fin.

 


也在小屋發了 


另外,文筆不佳,見笑了。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