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問題】【短篇小說+歌曲】桐花雨

樓主 茶米(dav) daviasmu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大家好,我是茶米(dav),第一次來貴版,請多指教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挑戰寫小說,希望各位能不嫌棄的觀賞........

呃我不太確定我這類型的小說該分屬哪一類別耶?極短寫實嗎?

撇開這個問題,關於這篇小說,重點還有另外一個,就是為了宣傳我跟另外一名巴友
漩渦鳴櫻合作的中文翻唱曲

【洛天依】桐花雨【夢と葉桜中国語カバー】

如果有觀賞NICONICO的話,也請多支持喔~

如果你沒有NICONICO的帳號,也沒關係,這篇的最後有附上YOUTUBE影片
如果對小說沒興趣的話,也請試著觀賞、聽曲看看喔XD

當初最早有打算來只來這邊發表填詞,不過總覺得這樣誠意好像不是很足....
所以趁這首歌曲重新再製(調校和PV)的時候,又了準備這一篇小說,然後在文章的最後底層,
放置這首歌曲的詞。

嗯~回來正題吧,小說的內容,其實是我當初在填詞的時候,所蒐集到的佚事、典故
然後在我腦袋中整合起來,轉化成這首歌的填詞。

但是裡面有一些相對具有爭議性的歷史,我擔心在作成歌曲的時候,
會有一些不必要的困擾,所以也就沒將這些素材寫進去了。

而素材當中,我以1894~1895年的這段以台灣史為主,近代中國史、日本史為輔的藍本,
將這些混合起來,變成這篇虛擬的故事,所以,嚴格的說起來,
其實這篇的政治意謂以及嚴肅感會稍微多一點點.....

不過,這篇又有點像是這首歌的內涵補充,所以希望大家會喜歡。

另外,在此鄭重聲明

本篇屬於虛構文學作品,歡迎欣賞與轉載,惟部分歷史爭議、民族爭議、政治爭議
將不加以討論,謝謝。

那麼,說了這麼多,我想應該有人已經等不及了吧?那,我們就開始了喔?
讓我們在螢幕前玩一下穿越,因為這得從119年前開始說起...........
-----------------------------------------------------------------------------------------------------------
【上部,甲午風雲兮】

桐花依然優雅的綻放與落下,彷彿不曾改變一樣

遠東的亞細亞,四序始終安分的照著他的節奏更替。
驚蟄的雷響,緊接著惱人的春雨,直至清明,極少例外,這東南一隅的小島上也是如此。

但是,不論這島上曾經換上了什麼樣的旗幟,還是來去了多少的面孔,從貓貍到竹塹
桐花依舊固執的在這片似乎延綿不絕的丘陵上,落散飛殞。

翠綠的農家茶田與玉白的桐樹花海,交織成一幅渾然天成的水墨
而一名少女,就在這幅畫裡的阡陌之中,撐一紅傘,特別惹眼。

她默默拾起了桐花殘瓣,低頭沉思,然後唱起那許多人聽不懂,但有著特殊腔韻的客家山歌

「清明絲雨猶未歇,五月雪蓉亂紛飛,東風乍起未能顧,端午蟬鳴聲聲催」女孩哼著

「好!好!好!細妹唱的好!」   茶樹叢中猛然蹦出的男孩一個大聲的叫好
﹝可惜.........平仄和韻腳錯了﹞     然後一邊在心裡暗付

女孩驚嚇的回頭望了一下,驕白的容顏瞬間染了一抹嫣紅

「一直以為,山歌只能用你們家鄉的語言唱,沒想到用官話唱也別有一番韻味啊」
「說不定有一天,你會跟易安居士一樣留名萬古的」   男孩繼續說道

「我......我只是隨口唱罷了,怎能與易安居士齊名呢」  女孩羞怯的回應

「話可不能這麼說。你想,前些年,誰能想到大稻埕會有洋燈,竹塹會有火車駛過呢?
世事瞬息萬變,誰知朝廷會不會出一名女進士呢?」男孩繼續說道

「說起火車啊,那彰化的秀才吳德功坐過,而且還寫成了詩呢!!要不念給妳聽聽
提到了火車,就像是孩子般,男子越發興奮的的說道

「是阿...前些年有誰能想到,我們可以面對面的聊聊心事.......
雖然阿婆他們還是很反對我們之間的往來...............」  女孩略帶抑鬱的打斷了男孩的聒噪

雖然他們使用的是普通話在交談,但是彼此都知道,
即使朱一貴、林爽文已經是歷史名詞,但是距離他們目前最近的閩粵械鬥
也不過數十年而已,彼此隸屬的民族陣營依然互看對方不順眼,而且,極不信任

當然在利益面前,這又是一回事

女孩的家族經過多年的開墾以及經營,成為了地方上的望族,
但是商人的身分畢竟低微,由商入仕才能獲得更大的光榮,也可以獲得更巨大的利益勾結
而這其中,有人花了錢買了官,有人則攀龍附鳳的想盡辦法,栽培女兒嫁入官宦世家。

於是,在那重男輕女的年代,女孩所出身的富裕家庭,讓她能很幸運的讀書學習

於是,即使男孩是福州人,是個貧窮的小夥子,但是這名鄉試中舉、一舉解元,
即將飛黃騰達的年輕男孩,他的祖籍是什麼似乎就不是這麼重要了....................

好吧,只有一點點不重要

「........別這樣,我相信這世上,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礙我們的」
「來年,我將赴京參加會試,待我一舉成為翰林,必將妳喜迎入門!」男孩越發激昂說道

「我倒希望你能留在這,盼個知縣的空缺,不是挺好的麼?」女孩說道

舉人跟進士不同,明清兩代的慣例是
進士是直接有官作的,通常由吏部派達官位,新科進士的官位通常為七品或從七品;
舉人則是有資格作官,但是得等到有空缺才能排,通常都是九品或從九品

話說舉人雖然是只能作個芝麻綠豆官,但是在台灣這偏遠一隅,依舊有著極大的權勢

「大丈夫理當壯遊四海!」
「如同這蕊花一樣,你知道為什麼先落下的桐花,一定都是雄花嗎?」
「雄花先落下,才能避免消耗更多的養分;多的養分則是讓雌花能更充足的培養新的種芽,
種出更大的樹苗。我就像桐花一樣,為了你,這樣的犧牲,我甘願!」

男孩越發激昂,不成熟的胡說一通,最後還用了閩南語方言說道

「唉我想的不是這樣.......」  女孩在心裡想著

「咦?又要下雨了嗎.....唉!!雨勢越來越大了,走去避避!!」
男子牽起了女孩的手,飛也似的往女孩家的方向奔走

那一刻,手,暖暖的;心,甜甜的。紛飛的桐花,彷彿定格了。

「送到這就好了.......再過去,被看到的話會被笑話的」 女孩道了他自己都知道的違心之論

「嗯......那先到這了,別涼著了...我們就此先分手吧」  男孩吐了他自己都不太甘願的話

「等一下!這傘你拿著吧,送你」女孩說道

「呃.......好.........雖然我們閩南語說的送傘實在...........」男子猶疑的說道

「在我們粵家客語,紙傘的諧音『子散』是開枝散脈的意思,而且........」
「那是女方送給男方的其中一項聘禮之一......」  女孩羞答的細聲道

「喔?原來如此...還有這一層意思....慢!這是不是代表著......」男子恍然大悟的訝異的說道

女孩害羞的應了一聲,飛也似的隱入了宗祠內

男子獨自在外頭,癡傻的沉溺在自己想像的快樂之中,彷彿世界就此定格不動
有了愛,什麼身分、民族、籍貫、官位,都舉無輕重了,不是嗎?

這世間如同想像中般的美好就好了。

忽然間,東風驟起,花雨紛飛,將它吹拂到更遙遠的東方海上,而.........

日出的櫻花,狂妄揮灑;半島的木槿,強奪摘下
軟弱的牡丹,悲憤抵抗;黃海的波浪,殘酷無常

膽顫心驚的火花四散飛揚,絕望的焚煙伴隨哀嚎和慟愴

這一年,即將改變原本美好的這一切
這一年,是清曆光緒二十年
這一年,是西元一八九四年
桐花依然優雅的綻放與落下,彷彿不曾改變一樣
----------------------------------------------------------------------------------------------------------------
窗廊,氣魄綻放,驕傲的櫻花,他,無心欣賞
桌上,豐盛華麗,生冷的飲食,他,無心動箸
前方,趾高氣昂,得意的笑臉,他,無心應答

這裡是日本

他,是清廷欽差大臣,李鴻章。他的前方是日本國的外務大臣,陸奧宗光。
溫暖的三月光,先進的馬關港,細膩的春帆樓房,一切的一切,夢幻的像是一幅油畫

這邊,不讓對方獅子大開口的吞噬利益,拼命延緩談判
那邊,不讓列強們阻撓即將得手的肥肉,急躁加快恐嚇

冗長的禮貌話,傲慢的問與答,虛偽的假面下,一切的一切,真實的令人頭皮發麻

身為戰敗國的清朝代表,雖然前些日子的暗殺失敗,讓他帶著疼痛的皮肉傷
但是他非得清醒理智,勇敢面對不得不認清現實的殘酷

媾和書上的一字一句,猶如恥辱。但,沒有辦法,弱國無外交,怪誰呢?

雖然出賣兄弟是很可恥的,但是兄長已經沒有辦法了....朝鮮獨立,同意
軍費賠償二萬萬兩白銀,不要緊,在底線範圍之內,錢再賺就有,同意
開放通商四個港口................至少是輕微的了.......還有別的辦法嗎?同意

白紙黑字的最後一行,割讓領土,部分的遼東半島、台灣島、澎湖群島與既屬島嶼
一邊是龍興之地,一邊是最現代化的省分,兩邊都不想失去,但是兩邊只能失去

戰敗,悲哀!國弱,悲哀!

「日本將成為終世之患!」  李鴻章在返航的船上,大聲感嘆的道
----------------------------------------------------------------------------------------------------------

西元1895年,1月,台灣,從淡水到恆春,先進的電報與傳統的報馬仔,
一刻不得閒的拼命發送最新的變化。朝廷要放棄我們了!?倭人要來了!?

5月8日,清日馬關條約生效。紳民奔走相告,聚哭於市是當時的景象。

5月15日,台灣當地仕紳發佈電報:
伏查臺灣為朝廷棄地,百姓無依,惟有死守,據為島國,遙戴皇靈,為南洋屏蔽。

5月25日,臺灣宣佈脫離大清帝國,詔告世界,清朝與日本的條約無效
「台灣民主國」正式成立,制定藍地黃虎的「黃虎旗」為國旗,年號為「永清」

歷史即將要走向驚濤駭浪的下一章
桐花悄悄的抽出綠芽,彷彿不曾改變一樣
-------------------------------------------------------------------------------------------------------------------
【下部,乙未兵禍起】

烏黑發亮的八仙桌,精美雕花的太師椅,沾染了陳舊薰香的神像
義民爺廟裡,裡總有一股莫名的壓抑,女孩很不喜歡這種氣氛。
而且男人在討論事情的時候,他們是沒有資格在這裡的  ───  尤其是討論這種嚴肅的話題

不能在這裡,可不代表聽不到裡面的爭執與不安

裡面發出來的對陣叫罵,大致可以分成兩派意見
一方堅持留守,與劉永福的官派黑旗軍聯合呼應,守衛家園
一方則打算收拾細軟,渡海逃回福建、廣東,放棄這一甲子的記憶

媽宮城已經被奪,這時強行渡海非常危險;而朝廷都無力對抗,憑這彈丸之地的又能如何?

厭煩、慌亂、絕望,沒有意義的爭執,女孩不想在聽下去,他只想到那滿散桐花的丘陵,
那只屬於她自己的一小片喘息的天地

「如果是你在這......你會怎麼做呢?」女孩依著油桐樹,暗暗的付思道。

先前的數個月,這兒的福州佬早先收到消息,逃離至廈門了,男孩此時也跟她失聯了

「妳.........怎麼會在這?妳們還沒要逃離嗎?」背後,悄然地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

女孩驚嚇的回頭,那是他,他竟然會在這時候出現!

「你們不是已經先行逃離了嗎?怎麼你還在這邊?」
女孩驚訝的看著眼前滿是武裝的男孩,曾經熟悉的文弱書生,跑到哪去了?

「逃?逃到哪?逃回唐山?逃回那個軟弱無力、腐敗枯朽的朝廷?」

男孩滿是悲憤的眼神。就在去年的此時,他還在準備赴京趕考,現在卻什麼都不是
他是中國人嗎?他是台灣人嗎?還是即將變成日本人?

被遺棄了,男孩感覺到被遺棄了,而被遺棄的孩子,什麼都不是

安排好的人生,輝煌的未來,瞬間的被打亂,除了錯愕,還帶有痛苦的被背叛感
該怎麼辦?他不想知道,也無法知道,跟地上的殘片桐花一樣,風會吹到哪,身不由己

「答應我一件事情,好嗎?答應我,跟著妳們家的人先去避難,
等事態發展的安全一點,我們在相會」  男孩說道

女孩並不想答應,但順從的婦道,傳統的美德,讓她下意識的點頭答應

「那你呢,你打算要做什麼?」女孩還是擔憂的問了句

「我已經準備招募鄉勇,準備和板橋的林本源家匯合,抗倭!」男孩道
「妳.....要保重,我不知將來會如何,但是妳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男孩急促的繼續說道
「就在這株油桐樹下吧,在明年的花全部落下之前,在這裡等我!一定!」

女孩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她想拒絕,想跟著男孩一起逃走,但是怎麼可能?

「好了,妳快回去,依妳們家族的實力,定能離開台灣,回去!我得上路了」男孩催促著

身為閩南人,他知道身為廣東客家群的女孩,她的族群永遠不可能接受讓他一起逃亡,
男孩寧可跟同語系的漳州人會合  ───  雖然閩泉跟閩漳的關係也沒說多好。

女孩也知道這般錯綜複雜的局面,只是她不懂,同在台灣生長,為何要這樣分清你我?
但是此時她根本無力改變什麼,只能很不情願跟著男孩的道別

這就是所謂的女德吧?他邊走邊哭的朝著回去的路上,還沒跨進大門
女孩就感到大廳內一陣混亂與恐慌。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
坪林尾所出產的茶,甘醇香濃,即使放涼了,香味依然四溢。
可惜飲這盞茶的男子,現在感受不到。他正面臨了人生最痛苦的抉擇

5月29日,澳底失守。
6月3日,雞籠、獅球嶺陷落。

台北人心惶惶,敵軍未到,城內廣勇竟然脫離了指揮,在艋舺燒殺擄掠起自己人來了。

我們難道不是自己人嗎?男子痛苦的思考著,他無法理解身為閩泉,始終跟閩漳的關係不好
也瞧不起那群廣粵,但這關頭上,還要分你我彼此?

還有那唐巡撫....不,唐總統,說的多好聽,與佛蘭西人共同誓死對抗?人呢?跑的還真快。
想著想著,茶冷了;心,也冷了。

沉默不知道了多久,他下定了決心,哪怕將來被人唾棄、責罵為漢奸、台奸.............
「寧作太平犬,不作亂世民」這是他此時的心裡的想法。

6月11日,鹿港泉州籍仕紳,台北城商人,辜顯榮,打開了台北城的大門,引導日本軍進城

台灣民主國首都淪陷
桐花停下了飛揚,落葉枯黃................
-----------------------------------------------------------------------------------------------------------------
上蒼從不等候人間,第一朵桐花落下,第二第三四五六七.......無盡的桐花,昂揚殞落
天穿日才過沒多久,清明又即將到來,又一年了,時間過的好快。

女孩的家族,最後始終沒有逃回唐山,雖然他們家族有著雄厚的財力,豐沛的人脈,
讓日軍進竹塹城的時候,他們並沒有遭受太多的騷擾與掠奪 ─── 這是相對而言。

因為日軍接收台北城太過順利,沒想到會在桃仔園、龍潭坡、安平鎮遭受游擊式抵抗
導致之後的日軍無差別掃蕩與殺害平民。

之後,每當偷聽家族耆老與當地仕紳最新的消息,這段時間女孩總是整日心驚肉跳。

7月5日,台中葫蘆墩淪陷,國姓會義軍瓦解

7月10日,斗六大會戰,黑旗軍聯合驍勇逼退日軍,死傷慘重;隨後8月6日,斗六淪陷。

8月14日,日軍分支部隊進攻苗栗,苗栗失守。

8月28日,彰化八卦山砲戰,黑旗軍戰敗。

10月10日,嘉義,絕望的諸羅,僅存的兩營四百名義兵,投降。

10月18日,鹽水之役、八掌溪對峙,黑旗軍戰敗,指揮官林崑岡拔刀切腹。
                   未死,再次刎頸英勇捐軀。

10月21日,台灣民主國第二首都,全臺首府,台南淪陷,劉永福潛逃廈門。台灣民主國亡。

11月26日,火燒庄之役,女孩的同族,六堆客家軍抵抗失敗,最後的反抗火花就此熄滅。

每一次的消息,總會讓他惦記著,男孩是不是也參予在其中?他還好嗎?他還想著她嗎?

男孩是否還存活著?這個問題她完全不敢去想,也不敢去面對。

即使從開戰到現在,整個島上的義軍死傷上萬人,數十萬人流離失所,男孩存活的機會
微乎其微,她依然堅信著,他一定會回到那棵油桐樹下,跟她相會。

那是他得病之後,一直堅信的信念,也是她身在此亂世的時刻,唯一支持下去的動力。
開戰以來,屍滿遍野,加上暑氣酷熱,不論是日本、漳閩、泉閩、廣粵、原番還是哪來的,
許多人都因此染上了瘧疾  ─── 疾病才不會區分你是什麼民族的。

而女孩的家人也束手無策,戰亂時的混亂,讓醫師和醫藥被限制住,
無法醫治這唯一的掌上明珠的健康 ─── 家財萬貫又有何用?

「妳不要在想那讀書人了,等妳好了,我找同樣是福州佬的招贅給妳,妳一定要養好病」

這時候,我們終於不用在區分是閩還是粵了嗎?女孩心想

人生的最後,她依舊沒有勇氣去反抗傳統下的禮教,但是她得到了父親給她的最後一件禮物。

「我想在去那株油桐樹下,看著桐花飛舞」
------------------------------------------------------------------------------------------------------------------
油桐花,在飄
她的手,在抖
恍如夢般

先前還在這株樹下,跟他第一次相遇。
先前還在這株樹下,被她牽著手,沉溺在甜蜜的歡愉中。
先前還在這株樹下,對詞吟曲,只為了能得到他的讚賞。
先前還在這株樹下,相互承諾,將來一定能再相遇。
先前還在這株樹下.....................

「桐花阿,聽見了嗎?能否答應我的最後一個願望嗎?能不能慢點綻放,我擔心他會因為
盼不到花開,從此不在出現阿」   女孩吃力擠出了他生命的最後的話語,最後的願望。

彷彿聽到了,風沙沙的響,似乎是在低語回應。
看,這陣風一拂,竟然沒有任何一蕊的桐花殞落。

當春季快結束,夏季即將來臨,百花即將凋零之時,油桐花反而在此刻開花。
這是否真是一種無言的承諾呢?

桐花依然優雅的綻放與落下,彷彿不曾改變一樣
------------------------------------------------------------------------------------------------------------------

西曆2012年初,我將這些素材拼湊至我的腦海,擬成一篇大綱,然後先嘗試了第一次的填詞
2012年10月,我跟漩渦鳴櫻合作,將這首由日本人,青木月光所作的歌曲,變成了翻唱。

2013年的現在,重新再調校這首歌曲,寫下了這篇小說

最後,感謝收看到這邊,在最後,也請觀賞的觀眾,請務必欣賞這首PV

桐‧花‧雨

日文歌曲原作:【初音ミク】夢と葉桜【オリジナル曲】

中文歌曲調校:

中文填詞、影片PV:茶米(dav)
------------------------------------------------------------------------------------------------------------------
附註歌詞:
[1]
蒼落五月霖,梨白花開滿桃園亭,焚香上青雲,微醺夏風新竹成蔭        
鋤作青苗栗,擂茶細磨邀君共飲,甜美濃欲滴,如痴如醉魂牽夢縈        
未相思,撥弦聲欲語遲,何相思,羞怯欲言又止
怎相思,於今已遠離而逝,未在此,任_靛藍衫_睹物瞻思
桐花雨,恣意綻放不猶豫,舞落散去徒思念,只留於夢中待追取
呢喃語,寄於花瓣不唏噓,竊竊私語不忘卻,君留於青藤話語
--------------------------------------------------------------------------------------------------------------------
[2]
越過天穿日,楊梅熟成迎端午時 ,無心女紅織,遊蕩芎林孤單相思
通霄夜遊市,喧囂嬉鬧化作章詞,觀音前祭祀,皆然已留於追憶始  
怎相思,知了催促何事,難相思,為情所困至此
欲相思,急欲忘卻貪癲痴,未在此任_花紙傘_殘敗離世
桐花綠,茂盛茁壯不憂慮,靜待露雨,月下老,殘酷戲鴛鴦伴侶
光陰旅,無緣何必再相遇,時不我予,不忘卻,君為何沉默不語
------------------------------------------------------------------------------------------------------------------
[段3]
桐花殞,灑脫奔放不憂鬱,紛飛如羽,大風起,身不由己海角天隅
思念語,孤零殘花不言喻,吳儂軟語不忘卻,君僅存隻字片語

最後,謝謝收看,謝謝收聽。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8257 筆精華,09/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