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976

【長篇小說】異端Astray -- 16 Setsu Nightwinger

樓主 朱里安 JulianGW
GP2 BP-
前情提要。

這是一個『卡片戰鬥』的小說,就大概把他想成遊戲王外加Fate Zero的綜合體。
裡頭的設定非常的像遊戲,有卡片的等級、類別等等,同時每個卡片都有各自的特色,簡單來說就算直接拿去做成卡片遊戲也相當有梗(欸)。
不過卡片其實並不是最大的重點,比較想要描寫的是數位彼此在自己的路途上互相衝突的人所有的信念、想法,以及該如何做出自己的抉擇。所以這篇小說可以說是一堆主角。


那麼……多多指教了。

連結區:
01 Dony Stars (往下拉一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Dony Stars


  星卡使用手則第一條。
  使用星卡召喚出來的靈魂稱之為星靈,召喚的代價是以使用者的精神力作為代價。當星靈因為傷重而返回自己的世界時,所受到的傷害會轉移回使用者身上。輕則覺得疲勞,重則昏迷不醒。
 
  「就這麼決定了。」波許‧亞克突然這麼說,讓東尼‧史塔斯搞不清楚狀況。原本還在神遊的東尼,突然被他的拍桌聲給嚇到,但是眼前的人究竟決定了什麼,他也不知道。
 
  「什麼東西?」
 
  「名字啊,就是你的名字啊!」他換了個姿勢撐著頭,頓了頓,「你看看,現在卡片的名稱多的讓人覺得噁心,什麼怪物卡、召喚卡、金卡等等之類的,一堆詭異又難聽的名稱總是讓人覺得煩躁。那麼,這次的卡片大會由你勝利,那麼就算用你的名字當作取名的依據我想也不會有人反對。星卡,對,以後就統一叫作星卡,用你們史塔斯家族的名字為名!」他激動的說著。
 
  星卡是一種相當奇特的產品,它的出現地是來自一朵巨大的花朵,它就像果實一樣的藏在花蕊之中。它薄薄的,而且樣子像極了一張卡片,如果將它拿在手上,貫注使用者的精神力的話,它會在上頭出現圖案,像是星卡的等級、名稱、樣貌等等,而右下角則是有契約主的名字。除了這位契約主以外,其餘人都無法使用這張卡片。
 
  雖然卡片出現的時間還不長,大概也才十年左右而已,但是卡片的數量已經讓不少人都有辦法召喚出屬於自己的星靈──就是寄宿在裡頭的靈魂。但是卡片的名稱始終沒有人有個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叫法。因此在第七世界這座城市當中,城主波許‧亞克決定舉辦一場比賽,邀請所有認為自己是星卡使用的好手前來切磋。
 
  而在這一場比賽奪冠的人,正是史塔斯家的東尼‧史塔斯,也因為這一次的冠軍,他被人稱之為『繁星』──他的強度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你怎麼樣都搞不清楚的。
 
  「冠軍只是好運而已。」東尼如此回答。或許就某個角度來說,真的是運氣好,畢竟這次來的家族缺了不少。比方說頗有盛名的西亞克家並沒有來參加,而瓊斯家也沒有參戰。
 
  「好運?拜託,你以為夜翼者家還有以前的興盛嗎?奇波亞那傢伙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材實料,能夠搶進前五名就已經很慶幸了。瓊斯家那兩個我不否認有點能耐,但是跟你比起來完全沒什麼好擔心。」
 
  奇波亞‧夜翼者是這一任的夜翼者家的當家,而上一任當家幾年前不幸過世,但是奇波亞使用星卡的能力跟前一任的比起來,簡直小巫見大巫。至於瓊斯家的兩位兄弟,達里安與雷文,也頗具盛名,但是跟東尼比起來似乎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別忘了薩茲‧夜翼者跟西亞克家那個金獅──許洛伊‧西亞克都沒有來參加。如果這兩位年輕的後進都來了,我想這個世界的前導一定是靠他們帶領。」東尼‧史塔斯緩緩的說,雖然臉色沒有變得凝重,但只是想要找藉口來表示自己的獲勝只是好運,不想要大膽的說出自己的強勢。
 
  「東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懦弱了?金獅跟夜翼者家的小鬼,當我們的小孩還綽綽有餘,你會害怕他們?嘖,你是怎麼了?」波許不敢相信。他認識東尼也二、三十年,也相當了解他。雖然東尼並不是一個誇大、驕傲的人,但是每每有功的時候他也不居功,總是靜靜的說是別人配合的好才有這種結果。但是這次感覺他推卸的有點離譜,甚至拿一些小鬼頭當作擋箭牌。
 
  「所以我才說是好運。如果連剛剛所講的人都一起來參加比賽,我獲勝的話我才敢說我自己是真正的冠軍。不然在許多冠軍的候選人當中,他們的眼中會怎麼看我?史塔斯家的人都誇大驕傲?」東尼說。
 
  「真是的。」波許撐著頭回應著,雙眼故意斜向一旁想要撇開話題。
 
  「如果你要用我的姓氏取名我沒什麼意見,只要大家能接受就可以了。」
 
  「其實我可以想像未來有些人會去挑戰你,為了名聲、為了出名,去打倒一個有名的人是最快的。」波許有些擔心,雖然這件事情是他促成的,但是更擔心東尼的安全。東尼並不住在第七世界,所以在安危上更難以去照顧,如果遇上什麼刺客之類的人,就很麻煩了。
 
  「不用擔心,單以星卡來說我想除了剛剛講的那幾位以外,沒有人可以跟我在平等的水準之間。」這一點自信東尼還是有的。除了剛剛提過的那些人,其他的人在他眼中都是與自己差距相當大的人。只要自己的意識清楚,並不擔心。
 
  「我也挺擔心夫人的。她的身體還好吧?」
 
  「感謝城主的關心,伊莉絲她身體還不錯。雖然懷孕五個月了,身體開始不便於行,但是她的開朗卻不曾銳減。就算到了現在,她還是想要努力的練習星卡的用法,只是沒什麼進展就是了。」東尼淡淡的說。與其說他分神是在神遊,不如是在想他的夫人──伊莉絲‧史塔斯。自從東尼上個月奪冠之後,伊莉絲懷孕未來所生下的孩子也是相當令人期待的事情。虎父究竟會不會有虎子,大家都很好奇。
 
  「希望她的身子也健朗。你常常這樣子在外面跑,不管是來第七世界或者是去末日堡,都離你家的位置不是很近,家裡怎麼辦?」
 
  「呵呵,塔格利安會幫我注意伊莉絲的安全,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都相當安全。我也很放心將內人交給他保護。畢竟我也有很多事情,沒有辦法每天守在她身旁。」東尼摸了摸下巴的短鬚,棕黑色的眼睛雖然炯炯有神,但多少有些落寞。
 
  「那怎麼不考慮搬來第七世界?我可以幫忙安頓你們,再者你也可以全心全意的在英勇陣線上發揮一些自己的所學啊?」波許‧亞克還是以城內的機構為優先。雖然跟東尼‧史塔斯是多年好友,但是自從他當上了第七世界的城主之後,他總是會為了城內的機構發展為主。像是英勇陣線,是這一、兩年來為了星卡的使用方式所開設既像學校、又有點像是為了第七世界所工作的工會。
 
  而他也邀請了東尼至英勇陣線作星卡使用的教學講座,雖然並不太像是在上課,感覺似乎比較像是心得分享。但也因為東尼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這一些小講座他還幫得上忙。
 
  「謝謝你的好意。可是內人比較希望住在離煩囂的城市遙遠一點,她自小是在瑟索勒城鎮長大的,那邊並不是什麼大城鎮,但是平淡的感覺流瀉而出。她很喜歡那樣。」東尼‧史塔斯回答,故意撇開真正的重點來婉拒波許‧亞克的邀請。畢竟熟識了,想要拒絕人家總是比較麻煩,所以就乾脆將事情講得婉轉到讓人聽得出來自己在婉拒對方還來得實際。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反正你也很常來找我,只要夫人能夠安全並且健康的生下小史塔斯,這就是最棒的結果了。有空啊,真的要多好好幫我教教我的小孩使用星卡。提亞雖然有天分,但是我不保證他會不會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努力。」提亞‧亞克目前十三歲,是波許的唯一嫡子,自然而然也相當寵他,同時也想要讓他更加深的學會星卡的技巧,因此拜託了東尼偶爾來特別指導他。
 
  「放心吧,他年紀還小,還需要給他一點時間他才會變得更加的強悍。」
 
  「但是像是夜翼者家的薩茲,以及西亞克家那三個怪物小孩怎麼會這麼強?」
 
  「說的直接一點吧,天才這種東西並不常見,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才的部分。那幾個只是自己的天才部分較早顯現,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
 
  「還好你跟他們的年代不一樣,如果他們早生個二十年或你晚個二十年,史塔斯家的光輝可能就沒這麼耀眼了。」波許將一旁盛酒的器皿拿出,把裡頭的液體倒至東尼的杯中,那是一種上好的葡萄酒。
 
  「謝謝。」不回應什麼,他只是禮貌性的將酒拿起來品嘗。第七世界的葡萄酒都相當高級,比起普通鄉下地方釀造出來的酒,味道就是不同。那種獨特的風味,在口中散發出的香氣,以及回甘的香醇,是沒有東西可以比擬的。
 
  「我想也差不多該去英勇陣線一趟,我得把東西都整理一下。」東尼‧史塔斯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衣裳。而波許也沒多作挽留,他是要去忙碌而不是要去玩,所以也就沒多說什麼,就讓他離開。
 
  主要是他不喜歡跟波許討論一些有關政治的事情,雖然說波許‧亞克是在關心他,但每每就很容易扯到星卡、或者什麼英勇陣線的事情。他幫他只是個友情義務,但是聽久了也覺得相當煩躁。更何況,波許本身並不懂星卡的使用方式。
 
  被波許煩了一個月後,他才不甘願的接下英勇陣線的指導職務。說是指導,但他比較想做的事情是將對星卡所了解的、所知道的東西寫成文字所留傳下去。對於使用星卡上的技術來說,老實說他並不喜歡指導。很單純的只用精神力來作召喚星靈的代價,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更強韌的訓練精神力。
 
  他是這麼想。所以他寧願花更多的時間在星卡的使用方式上去作突破,也不願意親自下來教什麼星卡的戰鬥教學。他覺得很沒有意義。許多人都認為自己的卡片不夠強、不夠厲害,卻忘了自己跟卡片的依賴心太少。
 
  你怎麼可能會去完全的信任一個你不信任的人?星卡也是如此,主人對它的依賴與信任很低,自然也不會有機會發揮自己真正的力量。世人總以為要使用越高級的星卡代表越強,卻忘了等級的差距甚至只是一種參考,真正的差距反而是在星卡使用人──也稱之為召喚者的強度。
 
  星卡的等級目前知道的有四種階級,從低至高分別是射手、騎士、遊俠、勇士,東尼身上有一張卡片正是勇士的等級,但其餘的分別落在其他三種之間。他不喜歡用勇士的那一張卡,不管召喚它多久,又或者沒有受什麼損傷,他都認為會對自己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精神上的疲勞,很累。他還記得他第一次使用那張卡,他差點暈了過去。倒在地上癱軟足足一個下午才恢復過來。此後他就不再使用那張卡片。
 
  他走進了英勇陣線的資料庫房,這裡的人都認得他,所以也不會有人向他阻攔,反而會有人向他敬禮──畢竟這是一位使用星卡的大師。他要進入英勇陣線的哪裡都不會有人覺得奇怪。
 
  他總是拿起筆來,沾起墨水在紙上抄抄寫寫。他在整理自己的思緒,將對星卡的理解全部寫在紙上,再以別人的資料作為輔佐去修正以及重寫之前所寫的錯誤資料。比方說,之前的資料是寫星卡上的契約主是不能轉讓的,但其實還是有辦法可以將卡片轉讓給自己指定的人。
 
  待在這裡抄抄寫寫,比在那邊教一些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努力什麼的人使用星卡來得好玩。雖然精神上的轟炸相當的嚴重,但是不想要讓自己毫無收穫。他幾乎每兩天都會來這裡一次,常常一待就是到接近日落。走出英勇陣線,到接近門口的馬廄中可以找到他的馬匹。這段路有些長,雖說第七世界算是一座大城市,但是來往的人群太多,道路也因此變得有些難行。馬匹、馬車、人群、貨車等等太常常經過地面,地面上都有一些裂痕。
 
  這裡的路綿密的很,一條岔路岔出去卻又有四、五條岔路。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在這,很容易在這種混擬土製造出來的迷宮上迷失方向。東尼也曾經迷路過,但熟悉個幾次之後,就勉強還算記得路。偶爾還是會找不到方向。
 
  走回他停靠馬車的地方,他找到了原本雇用馬車的那位馬伕,坐上了馬車後沒多久就請他出發。由於已經日落,氣候變得有些涼爽,他將原本放在車內的斗篷拿出來披在身上。
 
  第七世界與史塔斯家的位置不遠,出城門後沿著西邊的路走個約半天就會到了。如果單獨駕馬或許會快上許多,但是馬車的速度卻難以讓人恭維。不過每每從英勇陣線出來,自己的身心都覺得相當疲累,也只能用馬車在回去的路上休息,恢復體力。
 
  搖搖晃晃的馬車,他看著星辰滿布的星空。闔上雙眼休息,到家還要一段時間。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8257 筆精華,09/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