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13k

【閒聊】大叔跟前女友的愛恨糾葛-初識篇

樓主 武藤-永遠的狙擊手 vt166
GP284 BP-
*******注意,本文含有成人式的內容,對於男女性愛之事亦有些許提及,因為這是成人間的愛戀故事不是學生間那種純純的愛,無法接受者請評估是否觀看*******
 
大叔接獲不只一次版友好奇說當年我靠什麼樣的故事騙到現在的老婆,但我當時只為了發洩而寫並沒有留底稿,時間過太久早已不見,而看了版上很多人的故事之後讓我興起重寫的念頭,所以就慢慢邊回憶編寫下來,當作一份青春的見證或回憶錄也不錯。
 
當然,我只能就記得的部分來寫,所以文章內部或許有些衝突或事件排序有點顛倒或不對甚至不詳盡的話還請見諒,畢竟都過去12~3年了,能記的很完整才有鬼XD
 
故事很長,所以拆成3部曲來寫,分別是初識篇,愛戀篇,痛苦篇三部分,每一篇的主軸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我會竟量把相同的事件整理在一起,所以雖說是三部曲但彼此之間又有著交雜的部分,如同感情有喜有樂硬要分開未免太強人所難,所以請抱著看故事的心情,且聽大叔幹幹古吧~~
 
 
 
 
----------------17年前的分格線-----------------

1996年,我渡過台海危機從馬祖光榮退伍,適逢這時建築業剛好是掉到谷底階段,我本來的志向是想當室內設計師,這下在學校所學的完全派不上用場。

家母說好像電子業還不錯,反正現在閒閒沒事不如去天母的職訓局報名工業電子班學個一技之長,想了想似乎也不錯我就去報名了,也順利錄取。
還記得聯考放榜後,我高中沒考上只考上高職,而分數上可以選三個科系,分別是商經科、電子科、還有建築科三個,我就是不想看一堆數字,也不想看電路圖,所以才選了當時正夯的建築科,沒想到當完兵回來建築業衰退到頭來還是得學這個。
 
不過或許是夜校唸久了,這下重回白天上課感覺很新鮮。
坐我旁邊的是個17~8歲的小男生,人很不錯所以倒也談的蠻來的,而且是個人生平第一次遇到的複姓,這邊就用他的姓代稱歐陽。
坐我旁邊的是一個帥哥,跟歐陽差不多大,老實說這傢伙帥的一踏糊塗的,以現在眼光來看有點像周董和林志穎的綜合版,總之就是帥到女人會自動倒貼那一種,姑且稱他為阿齊。
坐我前面的班上唯一的一朵花,長的很可愛又秀氣,脾氣更是好的一個不行。
就這樣上課第一天教了這些朋友,而且或許因為我剛退伍年紀也最大,所以他們稱我為傑哥。

第一天上課,要選出各股長出來,不過大家誰都不認識誰蠻難選的。
班長就由坐我前面那個女生擔任,我則被歐陽陷害當了康樂
兼體育股長。

由於班導師說希望學員們來這裡除了知識之外也能有強健的體魄,所以每天早上都要帶操,這也是我康樂股長的職責,就這樣沒多久全班都認識我了。
沒辦法~~咱家天生渾人一個,帶操時不自覺把當初在外島帶兵那一套拿出來用,所以作伏地挺身時我甚至會喊:
 
「為了你們未來的家庭幸福,撐下去。」
 
又或者是喊說:
 
「那個XXX,我不想被你未來的老婆怨恨,所以你別給我強姦地球。」......之類的渾話。
當然,學員們不是兵,我也不會真拿軍中那套出來虐待人,而且康樂股長怎麼只虐待人不給糖吃?所以課餘之外我也跑去其他職訓局的其他班級要求連誼過,只不過失敗了。最後變成我們班級自己出去烤肉踏青,一切當然是我主辦,無形中倒也建立起權威,班上每個人後來也都像歐陽他們一樣叫我傑哥。

前面說過班長是個很可愛的女生,當年哈女人哈的要死的我自然把目標鎖定在她身上。
歐陽跟我是換帖的,我有對他說過我蠻欣賞班長的,歐陽鼓勵我去追。
所以我常常藉機接近她,也幫了她不少的事情,不過到最後我才知道班長很中意歐陽,歐陽也蠻喜歡她的,所以我這邊的一廂情願搞的他們二人很尷尬,即使正式交往也不敢公開,甚至私下商討要怎麼告訴我這件事。

當我知道消息後笑著拍歐陽肩膀說這種事怎麼不早跟我說,你傑哥我像這麼小氣的人嗎?
雖然我表現的很大度不過歐陽似乎還是對我蠻內疚的,畢竟我很早就跟他說過我想追班長,反倒是他後來居上並得手,雖說愛情沒有先後順序,不過發生這種事情身為當事者的我心中五味雜陳,到後來我真的不知道用什麼態度跟他們相處只好裝酷。
或許其實我沒有自己想像中這麼大度,所以我選擇逃避。
就這樣在我刻意疏離的情況下,時間來到了10月份。
 
 
----------------正式開始的分格線-----------------
 

這一年的國慶日剛好連休三天,在事件爆發前我早跟歐陽他們約好10月10日當晚去大稻埕看煙火。
只不過這段時間大家都沒提起這件事,而我自己也不想去了。
10月9日歐陽打來我家,力邀我明天跟他們一起去看煙火,並說會介紹女生給我。
老實說我怕了,而且自己心裡的鬼還沒完全消除所以仍然拒絕。
後來歐陽放大決說:
 
「傑哥,你還當不當我們是兄弟?算我求你了一起來吧~~」
話都說成這樣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所以我說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去了,不過別幫我介紹女友。
歐陽說沒關係啦,你先看看再決定也不遅......(以下省略一堆),最後他說明天早上會帶對方來我家坐坐再一起出門。
 
我曾在閒聊時跟歐陽說過我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沒料到隔天出現的這個女生幾乎完全符合我的喜好。
這個女生不能說很漂亮,不過還蠻可愛的,身著一襲素色的洋裝,黑色長髮快長到腰際,雖說有一點點肉不算是那種骨感美人,但我也不是很喜歡那種瘦成竹竿類型的女性所以這點也算合格。
最重要的是,依我當時不是很毒辣的眼光來看,她的上圍最少有C罩杯的實力,對我這個巨乳愛好者來說更是大大的合格。
至於個性看來還蠻拘緊的,算蠻有女人味的,而且年齡剛好是介於女人和女孩之間的19歲,後勢看漲。
更糟的是歐陽在旁邊一直煽風點火鼓吹這女人多好多好的,活像妓院的龜公。
經過歐陽介紹之後才知道原來這女生是歐陽以前在學校時的直系學妹,她們的關係好到甚至認歐陽當乾哥哥了。
好吧~~我也知道通常乾妹妹是拿來幹麻用的,不過這二人間基本上不像。
歐陽坐沒多久就很識相的閃了,理由是要去接班長,走前並說把乾妹妹交給我了。
 
這下尷尬了,我跟她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
反倒是歐陽一走,她彷彿鬆了口氣放鬆下來,我好奇的問她怎麼了?
她才說來之前,歐陽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保持氣質,而且身上所穿的衣服和一切裝扮都要照他說的樣子去做,因為他說傑哥喜歡這樣的女人,偏偏自己個性明明很活潑卻還是得保持淑女樣,明明喜歡穿褲子多於裙子還是得穿長裙,明明頭髮平常都綁起來這下卻得放開。
我聽的目瞪口呆,好你個歐陽,你還真的是用心良苦阿~~
 
為了文章方便,我取她名子最後一字當作代稱好了,彥.
 
以此為契機,我跟彥開始聊了起來。
越聊越來勁,終於到了該出門的時候,也是我期待已久的時刻。
原因無他,我的車是王牌改低款(以前夯過一段時期的打檔街車),她在後座得完全熊抱才不會掉下去。
呵呵呵~~從18歲有車以來一直堅持騎檔車的我,這下總算覺得這真是個明智的選擇。
 
噢~~爽。
根本不用啥緊急煞車的奧步,彥胸前那二團豐滿自然緊貼,當然我還很貼心的提醒她抱緊點免的摔下去。
到目前為止我的女性經驗,只有18歲生日當天去找性工作者轉大人一次而已,也就是說到現在22歲這4年間別說交女友,我連女人的手都沒牽過,更別提這麼香豔的。

驅車來到指定地點,歐陽和阿齊已經到了。
歐陽載的是班長,阿齊載的是我們比較常看到的那個應該是算正牌的女友(他有好幾個女友,去他家時我甚至看過他帶二個妹進房間,人帥就是吃香阿~~),另外還有同學二台車,一共5台車10個人。
由於時間尚早,我們決定先騎車兜風再晃過去,所以由內湖沿著....怎麼走我忘了,反正當時不是我帶隊。
玩著玩著有同伴車要加油,所以我們在加油站稍作休息,這加油站剛好有販賣機,我們就投錢買了些飲料。
她喝的很慢,以至於要出發時還沒喝完,但我車上並沒有能放飲料的地方,她也不可能空出手拿著,本以為她會丟棄,沒料到她卻很順手的把飲料拿給我說給我喝。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間接接吻?好,好大膽阿!!
愣了0.5秒之後,這罐飲料立刻消失在我嘴裡,這時她似乎才意識到了什麼突然臉紅,我偷看了一下歐陽,他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在想說這二人進展怎麼這麼快?
 

來到了大稻埕,雖然我從小在士林長大但我一次都沒來過這,說起來當時我也算台北路癡。
當時差不多5點左右,我們把車停妥之後隨便找家店填飽肚子,再跑到河邊公園卡位。
不知道是不是我潛意識作祟,還是歐陽刻意跟我拉開,從原本大家坐在一起倒後來變成我跟彥坐在前面,其他人坐在離我差不多3公尺左右的正後方,我跟彥算完全獨處了。
 
或許在我家已經小聊過,所以我們也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不妥或不適,很自然的聊的很熱烈。
聊著聊著彥聊到了她自己,彥跟我坦承目前她跟男友同居中,而這男的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18歲的他國中中輟也沒好好工作,整天跟一幫朋友混在一起,偶爾打零工還是參加陣頭什麼賺些微薄金錢。
她跟了男友之後由於家裡反對,在男友慫恿之下搬了出來,結果變成到處寄住他的朋友家裡或租屋處。
他們住過鐵皮屋,也住過10幾坪套房含他們在內5男3女的同居生活,她還說她看過其他2個女的被其他男的上,不過彥特別強調她沒有。這時沒想太多,不過到後來我懷疑在這種環境下有可能獨善其身嗎?
到最後沒地方住了,只好在樹林地區租了間3坪大小的房間居住,結果她卻懷孕了。
她不想生但男友想要她生下來,經過她阿姨居中溝通後男友基本上同意拿掉,但最後是她找朋友陪她去婦產科拿掉,她阿姨跟她媽媽講了這件事,她媽生氣之餘還是叫她回去住,罵歸罵還是要她把身體調養好,這段時間男友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因為他根本不敢來。

後來彥媽媽說了些不大好聽的話刺激到她,所以她負氣離開家裡又跑回男友這。
只不過男友態度有點轉變了,彥說拿掉小孩之後男友開始不大關心她,經過她調查之後發現男友跟另一個女走的很近,她感覺被男友背叛所以跟朋友跑去西門町逛街散心,沒料到遇到歐陽跟班長,她跟歐陽說了這些事情之後歐陽強力勸她離開男友並說會介紹好男人給她.......結果歐陽口中的這好男人就是我。彥說後來的一切我都知道了,事情就是這樣。此時看似堅強的她眼中有著沒落下的淚水。
 
說實在話,聽完彥的述說之後我只覺得這女生好可憐,遇到一個爛男友害的她顛沛流離了快一年。
我抱著她,跟她說哭吧~哭出來就好了,彥用力抱著我放聲大哭。
此時我轉頭偷看了一下歐陽他們...........x的,沒有一個在看煙火,全用訝異的眼神看著我們並竊竊私語,阿齊一付:行阿~看不出來傑哥也有二把刷子的臉色,而歐陽的臉色更是精采,我從他眼神中解讀到:媽的,傑哥你手腳也太快了吧?!早上剛認識中午就間接接吻,晚上就抱在一起,等下散會似乎還會發生些什麼....的擔憂。

彥哭了一小段時間之後似乎想到後面還有其他人所以停止哭泣,她鑽到我懷裡用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怎麼辦啦,乾哥他們都看到了啦~」
 
我摸摸鼻子說:
 
沒辦法,誰叫我這麼有魅力能讓美女投懷送抱,我的錯~~」
 
彥立刻放開我說:
 
「哼~臭美。」
說完自己卻笑了,當然我也跟著笑。
 
我想後面那些人大概嘴巴快掉到地上了吧~前一刻在哭後一刻在笑這是在演哪齣?
等笑完我們又聊些無關緊要的事,怕彥回憶起不愉快我開始聊自己在外島當兵的所見所聞,並吹噓自己當魔鬼班長玩兵的事情,把自己說成蓋世無雙,人中呂布之類的勇者。
在我刻意誇大之下她跟我坐的越來越近,最後她把頭放我肩膀上聽我述說........至於煙火,誰管他~~

煙火放完之後我們依然聊的熱火朝天,大有熬夜促膝長談之勢,歐陽在後頭大喊傑哥散會啦,別再親親我我啦,我們才很不好意思的分開。
這時大概是晚上10:30左右。
歐陽說他會送乾妹回去,我說那班長呢?他說阿齊可以幫忙送,因為阿齊女友有事先離開了。
我說沒關係啦,我送就好啦,歐陽一付欲言又止,很扭捏的樣子,我想他似乎覺得今晚會有什麼超展開也說不定,但我發誓當時我並沒想這麼作,只是想再送她回去的路途中多享受一下巨乳貼背的快感(變態乎?)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分道揚鑣了~~
前面說過我當時算台北路癡,更別提台北縣了。
偏偏彥當時跟男友住在樹林地區,連板橋我都只有坐公車去過,樹林在哪我根本不知道,偏偏連彥自己也不知道。
一路上走走停停到處問路,還停在便利商店外頭休息聊天,終於好不容易在清晨2:00多到達她居住的地方......
是的,我從大稻埕到樹林,正常來說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我們硬是花了四個小時才到達,完全是二個路癡加成的結果。
 
送她到租屋處樓下,我心想大概這段緣分就到這了,吃了好幾個小時的豆腐我也滿足了,正當我準備離去時她說了:
 
「你.....能上來陪我嗎?你放心他今天去朋友那不會回來的,只有我一個人在我怕二房東又想對我不軌....」
 
忘了說,他們是跟二房東租了個房間,雖然二房東也是男女朋友同居的狀態,可是某次男友不在二房東女友也不在,只剩二個人在共同客廳沙發上看電視時,二房東有用言語挑逗過她,讓她很不舒服。
 
「那.....好吧~~」
 
說實在的,說這句話時我心裡沒暗爽絕對是騙人的,但一整天我都擺出正人君子的大哥形象,可不能在這邊洩了底。
 
來到他們所謂的租屋處我呆了,這........比我以前去過的大學生租屋處還要小的地方是怎麼回事?
這只是個大小約2坪左右的房間,裡頭就一張床墊,還有一塊用紙版隔出來放雜物的空間,外加一隻電茶壺,還有一個包包的行李,沒了~~
說實在的,連我自己的房間都比他們大,當時我真想像不到這麼小的空間能擠二個人。
由於沒地方坐我們只能坐在床墊上,她用電茶壺燒了水再拿茶包泡了杯茶給我,趁我喝茶時她說要換衣服要我別亂看。
拜託~這裡這麼小,阿是要我怎麼別亂看啦~~正當我心裡這麼想的時候,只看到她鑽進被窩,一陣稀稀疏疏之後業已換裝完畢。
好吧~~算妳狠。
這時的她換上一襲長T家居服,衣服長度到達了她的大腿,以至於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穿褲子,不過那二條白皙的大腿真的夠讓我心猿意馬了。
不只如此,雖然我的女性經驗只有一次,雖然當年網路還不流行,但就我看色情錄影帶的經驗來判斷,她,長T裡頭沒穿布拉甲,我開始覺得自己口乾舌燥起來。

彥說她在家裡習慣這樣,要我別在意,並說她習慣二個人睡我可以陪她嗎?
我想此時生理機能正常的男人沒有一個不會同意的吧?我很正常所以同意了。
她說晚了想睡覺了,我也說好,她關掉燈之後先鑽進被窩裡,我在旁脫衣服。

別誤會,我在家也習慣只穿條內褲到處晃,真要我穿的整整齊齊的睡我還真睡不太的著,當然當兵時是例外啦,不過能舒服的睡幹麻不脫呢,更何況身旁睡了個跟半裸沒二樣的小美女,真發生些什麼的話似乎也不是太希奇的事,幹麻穿著衣服礙事呢~~

我躺在她旁邊當木乃伊,老實說我不大敢亂動,因為此時她背對我側躺,我的右手背剛好能碰到她的屁股,我發現她似乎只穿條內褲而已,這讓當時還算純情的我很慌亂,我不知道是不是該進一步採取行動。

正當我耳邊天使跟惡魔展開亂鬥時,她忽然轉過身一把抱著我說:
 
「我習慣抱著人睡,你不要想太多喔。」
 
如果只有手臂抱著我也就算了,沒一會她連大腿都放到我肚子,瞬間我覺得我是一顆被無尾熊
緊緊抱住的尤加利樹。
 
我的右肩上能感受到她胸前驚人的彈性,照理來說被她抱了一晚應該多少能適應才是,但解除束縛的那團豐滿依然讓我心神失守,那條大腿更是要命,一陣陣熱力透過她那滑嫩的腿傳達到我肚子上,害我心跳瞬間高達100以上。
 
靠北邊走,活到22歲的我還沒經歷過這麼香豔的事情,畢竟那唯一一次的性經驗是一筆交易,完全沒有愛情的成分甚至連曖昧都沒有,4年沒碰過女人這下直接跳級這麼多,甚至本來連一壘都還沒上這下好像快衝回了本壘了,我.......該怎麼作是好?
 
本來耳邊天使跟惡魔交戰的正激烈,但在她把大腿放上來那一刻,惡魔瞬間得到外掛的支援使出龍虎亂舞這大絕把天使打趴。
我心想都到這份上了,可以說肥肉都送到嘴邊了,我再不有點行動豈不禽獸不如?(這梗不用解釋了吧?!)
我試探性的把左手放在她大腿上........喔~~女人的肌膚跟男人的就是不一樣,好滑嫩~~不過甚至不到一秒的時間,她就把我的手拍掉。
我有點呆住,但放棄不是我的性格,約莫10秒後我的手再次放在她大腿上,依然在第一時間被拍掉。
 
正常的男生到這裡大概都會放棄,畢竟被拒絕了二次可以說很尷尬,不過我想到一整天下來我們互動之時她並沒有拒絕我的意思,甚至可以說有好感,況且這時我的色心大起沒理由放棄,所以10秒後再次嘗試,這次她就沒拍掉,我知道她默許了,所以我的手就由大腿慢慢往上滑進她衣內............
 
當我把她板正準備奔回本壘時,她氣喘虛虛的說:
 
「等等......我們這樣會不會太快了一點?」
 
這時我心臟正以時速120以上的速度持續狂飆中,面對她的疑問我只好強壓下佔有她的激動回答:
 
「快一點不好嗎?」
對~~就這句,沒有啥甜言蜜語,也沒有什麼海誓山盟,這時我滿腦子的念頭只有佔有她,佔有她,佔有她.......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她沒講話,我抓著傳家寶刀準備入鞘時.......阿勒?找不到鞘口?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都太緊張或是我經驗太淺,以至於試了2次都沒辦法奔回本壘,我只好再回到2~3壘挑逗她試圖奔回本壘.........

黃天不負苦心人,不一會在我手口併用下看的出來她的慾望已經很強烈了,這下應該能直回本壘了吧?!
我再度抓著傳家寶刀抵住鞘口,正準備寶刀入鞘的那個模門特,頭上竟傳來了一聲怒吼:
 
「X~你在幹麻?」
 
這不是旁白,也不是迷之音,更不是幻聽,我頭上真的有個男生在講話!!
我錯愕的抬頭往上看,上面是扇窗戶通到後陽台,一個年輕男子怒氣沖沖的試圖爬窗進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身下的彥抬頭一看瞬間臉色蒼白,她說男友回來了。
 
她男友回來了?她男友竟然回來了?她男友竟然在我試圖進入他女友的最後關頭回來了?
 
X!!這下事情真的大條了,我在一對情侶的同居處試圖上女主人,再怎麼說我都理虧吧?!
仙人跳?沒想到這個~~而且在這手機貴到天價的年代,他男友要怎麼抓這麼準的時間剛好抓姦在床?別忘了我們還迷路4個小時才回到這裡,只能說一切都是天意。
 
這時我瞬間被嚇到差點萎了,趕快離開她身上爬起來穿衣服,她也急忙披上衣服。
這時她男友發現從窗戶進不來,所以回到房門前用力敲門並大吼開門,這時我們已經穿好衣服但二個人完全慌了,根本不知道怎麼辦,這時彥說你不要講話,我來跟他說,就把房門打開。

房門開啟的剎那就衝進來二個人........二個人?
一個是她男友而另一個是男友的朋友,這下我臉色更難看了,因為能全身而退的機率幾乎不存在了,雖然我有自信可以打趴一個,畢竟在軍中練出4塊腹肌可不是被操假的,而且摔角也看了好幾年我認為打趴一個人不是太困難的事,但對上二個人的話就很難說了.........
 
彥跟她男友大聲對吵,記得彥說她男友對另一個女的怎樣怎樣云云,而男友被說的有點心虛但"見笑轉屁面"(台語)開始狂吼我跟她怎麼會在床上,我是誰之類的,彥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男友氣的臉色通紅舉起右手試圖打她,這時我看不下去了,不知不覺中散發出在軍中磨觝出來的魔鬼班長氣勢(霸王色霸色?),用很低沉的聲音說:
 
「不干她的事,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我跟她之間沒什麼,你敢動手的話試試看?」
她男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我的氣勢嚇到硬是沒動手,轉頭惡狠狠的問我是誰?我怎麼會在他家裡?
我不知道是腦袋發熱還是什麼的,忽然想起剛剛我們看煙火時彥在大稻埕說到傷心處落淚那一幕,瞬間正義感大爆發,我說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個男的連女友都顧不好!!看看這什麼租屋處?還要她把小孩生下來?你她x的哪來的錢阿?蛤~放著這麼可愛的女友還跑去勾搭別的?你把她帶出來不就要她過上好日子?
我一連串的攻擊罵的她男友啞口無言,而他朋友在旁邊抽煙看戲。
哭著把我推到門邊說:
 
「你走,你走啦~~」
老實說這時我很沒良心的想到:這下算是可以安全脫身了,所以也毫不矯情的轉身下樓,傻子才留在這裡裝好漢勒,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心虛)

下到樓下之後我從容的跨上摩托車,她男友好像省悟了也追下樓,彥死死的拉著他,我發動摩托車第一時間離開,她男友在後面大喊賣造(台語)。
當我傻了阿,你叫我停我就停,老子這麼沒身價?
她男友似乎見我沒有要停的意思,怒吼了一聲賤人。
我轉頭一看,看到彥倒在地上,我那該死的正義感這時又發作了,機車一個掉頭,加速,甩尾,停在他們面前。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下車說了:
 
「我剛不是說你敢動手試試看?x勒x你x娘x雞x,當我真拿你沒辦法阿?操x媽的,要不要我烙人來?看你是要我找竹聯還是天道的都可以啦!!」
(這邊說明一下,我不是混黑道的,但卻當時卻可以找兄弟出來喬些事情,因為我在服役時漫照顧一個剛到部的菜鳥,這傢伙很上道也很乖不會耍天兵,所以我漫照顧他的,後來我退伍他剛好第一次放返台假,第三天他就打電話找我出去喝酒,我問說跟誰喝,他說是一些他的好兄弟,有竹聯的也有天道的,他想謝謝我在那邊那麼照顧他所以想介紹給我認識,我聽到之後嚇的半死連忙說有約了,他只給了我一支電話說如果有遇到什麼擺不平的事,打這支電話報他的名子就會有人出面幫我處理。還真是真人不露相,誰會知道一個待人謙和講話彬彬有禮的男生,事實上是混黑道的,而且還吃的很開的樣子?)
 
她男友聞言不敢繼續動手,彥爬了起來雙眼紅腫的看著他。
她男友吼說:
 
「妳自己說是要我還是要他?」
 
彥聽到之後很顯然在思考這問題,這時氣氛很詭異。
她男友站在她面前怒氣沖沖的看著她卻不敢怎樣,我在她身後下了摩托車(沒熄火,方便烙跑)掏煙出來抽,至於他朋友.......從頭到尾都在看戲,一句話都沒說。
大概3分鐘之後她男友受不了了大吼問她選好了沒,我冷冷的說:
 
「別催她,這可能關係到她後半輩子的幸福。」
 
她男友聞言閉嘴了。
沒多久後彥似乎下了決定,她轉身對我說:
 
「你走吧,今天很謝謝你,你真的是個好人。」
 
當下我有點錯愕,她男友用一付勝利者的眼光挑釁我。
x的,沒意思,不過不管她怎麼選反正我都沒損失,所以我跨上摩托車說:
 
「我懂了,如果這是妳的決定的話我尊重妳。」
 
也對她男友說:
 
「你放心我不會找她的,祝你們幸福。」
 
說完很帥氣的狂催油門,用翹孤輪的起步方式頭也不回的離去。
(事後想想當時是凌晨4:00耶,這時間製造噪音還真沒良心阿~~)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剛剛發生的事情,感覺好不真實。
今天早上才剛認識一個長的很可愛的女孩,中午就算間接接吻,晚上她抱著我哭泣,深夜時分我壓在她身上幾乎發生關係,接著被她男友抓姦在床,而後在二選一中落敗。
這算啥?對彥而言我又是什麼腳色?我對彥又抱著什麼樣的感情?我真的不知道也理不出頭緒.....
 
等我回到士林已經快天亮了,這時大概5:30左右。
想了想這時回去的話我不知道要跟父母怎麼解釋,況且2小時後就要上課了,所以乾脆把車停到職訓局門口,躺在車上發發呆吧~~

上課後歐陽問我昨天怎麼了,因為他看到我精神不大對的樣子,帶早操也沒啥精神。
我只跟他說了:帶上床,差點發生關係,被她男友回來抓包,就這樣。
歐陽一付不敢致信的樣子,直說:
 
「我早知道會發生事情,沒想到會這麼複雜,傑哥你......手腳也太快了吧?!」
我懶的理他,這時我想睡的要死。

就當我以為生活回歸正常時,二天後我接到了彥的電話,她說那天我走之後她被男友打了一頓,接著被強暴(她是這麼說的),事後男友不知去向,已經三天沒回來了,她說很想我但又不知道該不該打給我,心裡掙扎之下最後還是決定打了.......
 
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出現在樹林,彥說那天她如果不選男友的話怕我脫不了身,所以只好委屈我了,她說看到我走的那時心很痛,我心情激動之下在某個荒郊野地瘋狂的佔有了她,事後她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們之間的事,我想了想說要不然我們暫時當地下情人好了。
 
就這樣開始,幾乎每天下課我都會去樹林找她,或帶她去逛街,或帶她上賓館,約會完再送她回去。
每次約會我都灌輸她回家去,她男友那種爛人不要也罷之類種種論調,老實說當時我並沒有跟她正式在一起的念頭,頂多是炮友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我完全沉溺於這種偷情的快感,只要有機會就會盡情享用她誘人的肉體,不過我的良心還是告訴我要對她好一點,所以我一直勸她回到家人懷抱裡。
 
就在某一天,彥打電話給我,說她又被男友打了,這次她下定決心要回去了,謝謝我這陣子以來對她的幫助。
我知道,這段感情到這算是結束了,我也沒留戀,只是跟她說要照顧好自己,也謝謝妳這陣子給我的回憶。
就這樣,我沒有她的消息了,我也相信她真的回去了。
 
說實在的,失去聯絡的這段時間我幾乎沒有想她,因為我的目標轉移到班長......的表妹身上,這小妮子比彥還漂亮,連身高都贏那麼一點,不過上圍沒彥這麼的豐滿,整體來說是比彥好一點的小美女,甚至她只有17歲。
這小美女表妹愛上了阿齊,而阿齊這時被女友管很嚴不想沾惹麻煩,所以知道我欣賞她之後迫不及待想甩給我,甚至在某次集體出遊時小美女表妹對阿齊告白之後遭到狠狠的拒絕,而這時阿齊竟把我推了過去,沒意外的這小美女表妹也抱著我哭了(苦笑~)。
 
錯就錯在我不該得意忘形,在小美女表妹打來跟我聊天之時我竟然把跟彥的事說出去,連後面約會時她被我ooxx的內容也說了,導致小美女表妹被嚇到而歐陽他們隔天也都知道這件事,歐陽還問我幹麻把這種事說給她(小美女表妹)聽,現在人家嚇到了啦~~,那時讓我糗到恨不得馬上挖個洞把自己埋了,沒臉之下我二話不說背起包包立刻翹課走人.......
我來到職訓中心附近的便利商店,進去買了幾瓶啤酒後就直接跑上文化後山。
當時知道這個點的人還不算多,因為這條路才剛打通沒多久,而我是高中時就知道這條未完成的路上頭夜景很不錯,早就跟同學來過了,一時心煩意亂之下就跑來這裡,反正天母上來很快就到。
我邊喝酒邊思考這陣子發生的事情,除了感情問題之外也想到其實自己對上課內容一直沒搞懂過,畢竟他們針對的對象是有基礎的人,而不是我這種毫無根基的菜鳥,就而事實上我也因為越唸越沒興趣早已興起離開的念頭,所以下了決心隔天就去辦了停學的手續,倉卒的舉動讓大家都很錯愕。
是的,這是100%的逃避,因為我的形象在這些朋友面前蕩然無存,就算他們不說我也自己心裡有鬼,當然跟不上課業也是主因之一。
 
歐陽覺得都是他的錯,因為他認為不該告訴我他知道我跟小美女表妹講的那些,這會讓我很沒面子。
我跟他說不是你的錯,我不該得意忘形講了有的沒的是我自己活該,而且我以前是唸建築的,真的完全跟不上現在的課程進度,因為我連一點概念都沒有,老實說我課上的很辛苦,再混下去真的沒什麼意義,因為我真的不認為我這種半調子考得上乙級證照。
 
跟同學們打個招呼我就瀟灑(其實是灰溜溜)的走了,就這樣我離開待了半年的職訓局,準備重新踏入社會。
 
而剛好在這個時候,失聯一個多月的彥打電話給我,開啟了我1700多個快樂與痛苦的日子.........
 
(待續)
 
武藤大叔
284
-
板務人員:

1907 筆精華,02/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