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6k

【心得】玩了網游8年所得到的真正寶物—就只是人與人的緣分與感情。

樓主 藤川俊也 KangHandsome
GP634 BP-


很多事情,直到長大才明白
曾經在乎的事情,都只是瑣碎小事。

隨著時間流逝,長大後才知道
原來玩遊戲真正在乎的—
只是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之間的感情。




2005年6月



2005年的暑假
一個小學生即將邁入國中的時期,些許恐慌、些許疑惑,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感到沒有自信
甚至無力去嘗試的我,首度深入進入了網路世界…網路遊戲—楓之谷。
記得當時是一個跟我關係沒有說很好的同學邀請我進來的,當時暑假閒著閒著
不曉得該做什麼,家裡首度裝了網路,覺得電腦還是個很無聊的遊戲的時候。
「欸,玩玩看嘛!」同學非常熱情地跟我說
「現在遊戲?什麼遊戲」而我十分淡然
「拜託,現在超紅的耶,你不知道哦?楓之谷阿」
「那個要怎麼玩?好玩嗎?」我疑惑了一下
無聊無聊的暑假,或許這個遊戲可以比當時的淡水阿給還要可以讓我殺時間吧?
不過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請同學來我們家幫我安裝
這也是我第一次邀請同學來我家,還蠻緊張的。

安裝好,看到登入畫面,「一本故事書耶?」我滴咕著
「好了遊戲安裝好了,去辦個帳號吧」
「我覺得我應該玩不久吧?帳號就用我最喜歡的哆啦A夢當作帳號吧+班級座號吧、密碼
辦好了,登進去了,選男女設二組密碼,創角色,擲骰子…這骰子還擲真久
我想玩法師,聽說最快轉職,也因此智力至少要骰到10以上
登入遊戲了,我同學是一個20等劍士,因為一直沒辦法從奇幻村出去(據說是很恐怖的地方)
可能要重新練角色,當時我小心翼翼的一直打蝸牛,每個任務都跑,因為經驗值很多
冒著可能會死的危險去打菇菇寶貝,經過一~兩天折騰,我終於8等了
當我開心的轉職成為法師後,有個問題來了,我的攻擊力怎麼這麼低?
我知道要點技能,把魔靈彈點滿了,但是攻擊力怎麼感覺都上不去
原來...問了同學才知道我沒有點能力值,貌似是等級+3幸,其他智力
也這樣很順利地練到18等,家裡常常周末會去逛瑞豐夜市,而也千拜託萬拜託
跟父母要了人生第一張150點點數卡,當時覺得自己的角色如果能配像是商城的星星披風
配個眼鏡一定帥多了!!!,小心翼翼選了顏色,捨不得花點數,買了一個藍色星星披風
當時的我已經18等,為了省錢買水,我幾乎都是站著等待回水
當時水非常非常的省著用,等級非常非常的難練
就只是解著解著任務,遇到路上的人就聊天一起組隊。

然而這個暑假,我一個人在電腦螢幕前度過,極力爭取在電腦面前的時間
只想著要練功、練功、練功,而和我同屆的同學,就是和同學打打籃球、打打嘴砲
或是去個國小附近的卡店玩著當時非常非常紅的遊戲王卡
其實我渴望這樣的生活,但是我的行為總是和心裡所想的唱反調…
以前在班上我是一個非常乖的乖乖牌學生,老師要我做什麼我就做甚麼
在老師面前,我是班上最文靜最成熟的一個小男生,我的手工藝很強
在當時拿過幾次藝術與人文的學期獎項,在班上有時候會做出一些彈珠台
一些夜市中看的到也能玩的東西,但是因為我很內向,所以我不怎麼說話
除非有人找我說話,不然我不會主動去找他們,女生很喜歡跟我說話
因為他們感覺我甚麼都不會說,而且因為女生的文靜性格也比較貼近我
孰不知我手工藝強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吸引人群的慾望,讓別人找我搭話
因為我從來不會去找別人搭話,老師看我很是喜歡也很是擔憂
好幾次都要我去跟同學打球,但是因為在意形象、害怕被笑,就甚麼也做不成
我永遠都是班上的反派,老師說今天數學課不上課讓大家輕鬆去打球
我永遠都是反對,不管老師宣布什麼,我總不會和班上的人是同一陣線
為甚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呢? 其實回想起來我也挺訝異的
總而言之,雖然暑假我玩楓之谷玩得很開心,但是內心卻不踏實。



2005年9月



有一個國小同學在隔壁班,叫阿翔,當時我在一年二班、他在一年三班,他聽說我有玩楓之谷
所以就貼上來找我,我也跟他成為一個很好的同學,但是他對我抅肩搭背的動作讓我很不習慣
所以我往往會直接把他的手直接搬開,這成為了我日後後悔的一件事情…
他很有錢,十分有錢。託他的福,我開口隨便說說什麼東西,他就丟幾千塊讓我去買點數
本來說是要幫他配點裝甚麼的,結果都變成我自己買護身符或者加倍卡用的點數
怎麼花的我也不記得了,不過就是極盡諂媚之能事,結果說到底,我好像就在利用他
跟他要點數他沒給我就給他臉色看,這件事情我到現在都無法忘懷,因為我覺得
我好像是在利用他,現在看來我覺得他當時真的很真心的要對待我這位朋友,把我當朋友看。

家父是對成績非常嚴苛的人,記得以前為了聽寫的國文考了70幾分,父親生氣到直接把聽寫簿
撕破,而也因為我在國小的畢業典禮拿不到任何獎項,他不想來我的畢業典禮,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我對我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越來越完美,做甚麼事情都深怕被罵,相當之沒自信,也從來不敢去嘗試,也造就了我窩在遊戲上的生活…沒錯,因為我認為我自己沒有任何朋友
所以我在遊戲上,廣結人群,愛與人聊天,在人物與人物面前,在怎樣的厚臉皮都無所謂
合則來、不合則去,內心卻越來越空虛,越是怨嘆…為甚麼我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呢?
國一上這個學期,我英文成績極差,第一次平時考考了40幾分,好幾次都是不及格
我父親也因此帶我去補習班,這也是我第一次去補習班,因為父親能省則省
以前該補的不補,等到節骨眼了發現問題才把我送入補習班,我母親很疼我
因為在家裡看到慕母吵架我是從小看到大的,知道父親的壞脾氣,母親受盡委屈
而父親對我的期望甚高,給我的標準很高,所以母親時常會答應我各種要求。

去了補習班之後,我的人生有了點小改變,但還是避免不了以前那種性格
我認識了一個女生,一個很乖,臉上笑著會有酒窩的女生
當時我還不曉得他是誰,但是補了一段時間後,才從國小一個被欺負的女生
(只有我不會欺負他,也因此我跟他很好)認識到他,他是我國小同學的同班同學
就讀英明,聽起來名稱還十分響亮,而補習班的這位同學成績也真的十分響亮
他是他們學校好幾次的全校第一名,我心中不禁疑惑,為何他可以時常保持這樣的笑容?
而也因緣際會,發現這學校是我嬸嬸任職的學校,透過關係我後來在一下轉學了。
一半是我願意、一半不是我願意。 因為我在原來學校的成績實在是很差
雖然英文是救回來了,而且成果還很不錯(父親說只要補習就至少要90分以上,我也沒讓他失望)
不過其他科連以前國小覺得呼吸就會滿分的數學都讓我一個頭兩個大
當然還有社會自然等等…不過老實說,回想起來最大的主因應該是我為了滿足虛擬遊戲的需求
練功、練功、不斷練功…半夜起來偷偷玩電腦,讓我的角色轉職到冰雷,而且還練到65等
恐怕是這些時間讓我成績一直不好的吧,不過就算轉學了,我想我好像也沒有停止這項活動(笑)

國中的第一個寒假,表哥到我們家玩耍,發現我的角色十分的高等,本來想要高價收我的帳號
但是我的帳號隨便辦辦,用身分證產生器、還不能改密碼,而且65等冰雷的我,魔心防禦沒點滿
力量點到30(當時用敲的練比使用魔法練的還快),雖然表哥還是有意想收,不過我因為對這角色有感情了就不賣了,不過後來我還是重新練了一隻角色—僧侶。

重新練了一隻角色,除了換了原先玩的冰雷,後來聽說僧侶是個很省水錢的職業,就換練僧侶了,也是因為聽說祭司+龍騎士是當時的主流,很好找人練功,所以就玩這職業了,因為可以認識更多人,ID也不像以前取的很煞氣,換成自己名字英文改掉母音的ID,但當時的我為了能讓我的小僧侶可以快速練上去,賣掉了當時很夯很有價錢的日本扇(當時叫做aaaa)。



2006年2月



衝著過年寒假加倍搶圖練大小幽靈,當時最熱門的東西應該是紅色鞭子吧? 很神的武器不外乎是魔靈之翼或者死靈法杖(當時火毒法師非常強勢,因為末日烈焰的關係,魔靈之翼超搶手)
以前我的ID非常難記,就在當時找地鐵圖找了好久好久,遇到一個很熱心的人願意分我圖,是他開始叫我小K,雖然這樣的暱稱是大家很容易想得出來的暱稱,不過以前不是很流行這樣的暱稱叫法,而我覺得聽起來不錯,後來再開廣播的時候都會加上一句「大家好~我是小K」,好讓大家認識我,而當時很渴望像是大盜咩咩羊、大電電之類的名人,所以廣播的故意用這種模式,那位分我圖的人是72等僧侶,在當時是非常高等的角色,他對很多人非常好,我都叫他戰兄,在當時我和戰兄玩得十分開心,時常會找他一起玩。

國一下學期,我轉到一個新環境,而當時大家早已互相認識,我只是一個新同學,對渥來說除了在補習班認識的那位女生和我的國小同學以外,其他人都不太敢接觸,而在這個時候,卻出現了一個主動搭訕我的一個同學,名喚土勻,因為有他,我開始認識更多其他的同學,聯絡簿老師有規定要寫日記,而雖然規定是每周一次,不過我是從每周一次變成快要天天都寫,有一次在聯絡簿上,寫上我交到了一位朋友,而土勻看了卻跟我說「我們不是朋友。」,這句話影響我到高中三年級之久…,我很失落,因為我國小是和女同學玩在一起比較多的人,女人緣算是不錯,國小也被傻呼呼的告白過兩次,男生打打球,衝動莽撞幼稚是我對班上男生的印象,孰不知,其實我自己才是最幼稚的那位。
我沒有同性朋友,從以前看著卡通,我一直想要一群可以互相歡笑分享的朋友,或者是一位可以知心相伴的朋友,而這樣的情景,對我來說只能出現在電視上,朋友間勾肩搭背似乎成為一種變成好朋友的動作模式,而土勻就是主動對我做以上示好的同學,但他這句話,讓我不再相信甚麼是朋友,而在我心裡,自以為是變得更多、自我為中心變得更多、而心中的無奈與悲傷,也隨之更多…而我也漸漸的對土勻冷漠,其實土勻是當時班上其他同學的討厭對象,當時有很多同學叫我不要再和土勻混在一起,也不知不覺地就這樣慢慢地不跟她說話,也是到了現在才知道那也是種霸凌。



2006~2008年



國二要露營,是強制的,分組的時候,我不敢去找任何人,但是還是有幾位同學,像是無尾熊、香菇(暱稱)之類的同學會主動示好,而我越是被邀請、心理越是刺痛,雖然最後還是跟他們一組,但是結果還是找了一大堆藉口,就沒有去必須去的露營,而露營的錢兩千我也偷偷暗自收起來,拿去買點數,當時的我就只會動這種小聰明去拿這種取之無道的財富,想想也真的是很幼稚,而國中時期的我,就也只是一直和電腦為伍,考完月考第一件事情就是買加倍練功,完全沒有與其他同學互動,一直到某一個時期,有個人叫做燕子,他帶著我和他熟識的那團一起,起初我不是很願意,但裡面有我國小同學和我補習班認識的女生,所以後來也就加入他們的行列,中午我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看著大家併桌吃飯很是羨慕,但之後也很習慣,而燕子某次起鬨,找一群人都圍到我旁邊併桌,一起吃飯,就只是這樣的舉動,一直讓我記到現在,我心中也默默的去認定,去認可,這是我朋友,但是我的心中還是一直疑惑著,「我們是朋友嗎?」,而在某次的生活教育課程,老師叫我們在本子上寫上自己朋友的名字,燕子帶我加入的那群一位女生,寫了好多好多人的姓名,我故作沒事看他寫那些人的姓名,其中一個竟然是我,我也默默地記上一筆,放在我的心中。

而我在2006年的時候,為了打響自己的名氣,開始建立了當時在楓之谷版上很夯的Blog影音,
開始學著巴哈版上的人,去發心得、當時轉發轉貼什麼的,沒有人管你回鍋抄襲,我也貼得很開心,很故意把複製內容貼在網誌上衝人氣,不過當時不會有人酸你,因為板上的風氣就是你樂於分享我們就願意看,讚美多餘謾罵,大家都很願意在板上發表自己的心得,而當時我也學得版上幾位名人開始拍了影片,越拍越起勁,名稱就是小K影片系列,拍到影片系列第8時,得到了巨大的迴響,其實當時只是無心插柳,沒想到大家都說很感動,但其實影片只是隨意拍拍短片和圖片交錯配合音樂而已,我永遠都沒辦法忘記當時的成就感,後來越拍越是開心,玩遊戲為了裝備為了數字為了打王,而是為了這樣的快樂,讓我越來越喜歡分享文章,而名氣也隨之提高,當時在三眼章魚,很多人都認識我,而走路路人看到我密我說喜歡我的影片時,真的是讓我很開心,兒也藉此名聲,我在遊戲也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憑著當時沒有去露營的2000元,收點賣點商。由於是名人的關係,公信力很高,所以讓我開始賺錢,而之後為了提升自己喜歡的角色裝備。建立不想再花台幣的心態上,我開始學會如何利用一些網路管道賺取自己的零用錢,觀察期貨市價、觀察比值跌幅,還自己做出統計圖,當時是國二卻已經在做國三最後一個單元的東西,身價由本來所花的總花費2300元,晉身破萬俱樂部,而我也無形中建立了對錢的敏感度,用錢方式很精準,但是也太過極端,因為當時我對花錢的定義是「花錢是為了賺更多錢」,所以我在收裝備都是會考慮到日後漲幅決定的,其實我人生中第一桶金是在國小六年級遊戲卡片盛行的時候,用了點小聰明賣了一副牌,賣了1萬元,不過當時對錢沒甚麼概念,只留了1500元抽卡包,其他全數交給母親,我這幾年的生活就是做影片和當商人賺錢而已。

而在這期間,發生了一件讓我很是惋惜的事情。我退了我待了好幾年的工會—花心。這原因很複雜…其實本來這應該只是小事情吧?在加倍活動之前,為了佔圖,我開角色掛遺留的龍之巢穴,而我醒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的會長也跟我掛在一起,而當我說話的時候才知道會長說,本來有人在掃頻找圖,他為了不要我的圖被搶,在這個掛著幫我守住,雖然當時我認為其實圖是不會被搶的,但會長這樣的幫忙,其實我也是挺感謝的,就先組隊讓會長吸經驗,後來和一位同公會的朋友雙轟天怒練功,一樣也是讓會長吸經驗,不過到了要加倍時刻的時候,我就一直很想要把會長踢掉,但也是練了加倍時間一半左右才踢掉,因為真的很吸經驗…後來會長回家看到他沒有組隊她很生氣,說她為了我的圖,在那裏幫我看守,但我卻事成之後把她剔除,當時無論我怎麼道歉也沒有用,而我好不容易當上的副會長,也把我降職了,讓我非常非常的受傷…會長曾經誇我很有才華、有創意之類的,而我有段時間沒上回來的時候,她對我說「小K,看到你上真好」真的是讓我非常開心,後來我和工會一個好友浪子借了楓葉之盾,卻因為我拿他的東西擅自亂衝(雖然衝完結果是好的),而我也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素質的準備要還給他,但不知道為甚麼,公會的人都說為了要逞罰我亂拿別人的東西衝捲,要我把衝好的盾牌給浪子,而不是同樣素質的,後來越吵越兇,而我當時很喜歡去巴哈理論、或者說是取暖,總而言之就是鬧大了,最後就離開公會了。




2009~2012年


皇家騎士團正快要開放的暑假,也是我升高中之前的暑假,隨便動點小腦筋就知道,當時變得很冷門的火毒所使用的屬性杖,很便宜,而要開放的烈焰巫師,因為新職業的潮流關係,屬性杖一定會變貴,沒錯,我收了20來把旋火短杖,海撈原價10倍以上的獲利,而當時在遊戲的我,有錢有入三眼算是頂尖之一的工會,練個烈焰巫師和破風使者,都只花1周內就封頂,而也首次在巴哈版上打了一篇關於烈焰巫師的文章,後來我就開始在板上打攻略文章和做影片,後來甚至在當時很夯的楓之谷雜誌也找過我,真的是讓我受寵若驚,上了高中後,本來不想告訴同學我有玩楓之谷這遊戲,因為很多人都說這遊戲很幼稚如何的,我很容易在乎他人的觀感,所以就沒有多提,不料當時有個女生,很是自信滿滿的跟我說他有玩楓之谷,而且蒐集很多玩具、買很多點裝,他叫做綾,是個很開朗的女生,後來在女生中我就跟他頗為熟識。
有位同學,他是我們高一的班長,自我介紹時挺有趣的,高中我和我一個感情蠻不錯的國中同學同班,當時聽到這班長說:「大家好,我是小樓,其實…我是外星人!」,當時還被導師吐槽真的是讓我笑倒在地~小樓是搭訕魔人,他常常經過一排問候一排,在我與綾某次的對話中,他知道我有在玩楓之谷後,就非常熱情的問我遊戲的問題,而也因為我玩楓之谷玩得有聲有色,他就想到重新練一隻角色在三眼章魚,也因為如此,我用楓之谷,創造了許多話題,而原來在高中這樣的生活中,我似乎找到了,我國中時所渴望的那種感覺,一起行動什麼的,勾肩搭背甚麼的…漸漸有所體會,而也慢慢地開心起來,而為了某一次的練功,小樓隨口說了一句「我們是朋友嘛」讓我感動了很久。
然後在高二某次的打掃,有位轉組生跑來跟我搭話,問說在巴哈姆特上的文章是我寫的之類的話,也就這樣我也跟這位同學認識,本來以為他(鬍子)是個不太好相處的人,後來發現還挺有趣的,雖身為轉組生,但我從他身上只感覺到開心的成分,和別人打哈哈聊天,和當時轉來不與他人主動交談的我有著天南地北的差異...很是羨慕他能這樣子做人處事。
與國中的情況有所不同,我有屬於自己親近的那團體,但不知道為甚麼我還是把自己畫在一個圈子內,覺得我不屬於這個團體,為甚麼呢? 因為當時綾的朋友—糖果,因為楓之谷的一些瑣事,開始對我生氣,而本來這件事情可以好好解決,卻因為我在可以解決的那時刻,做出讓糖果以及他朋友生氣的事情,就這樣我們不說話了許久…我才知道,女生與男生的處事觀,是如何的不同,我真的很懊惱,因為我非常在意對方對我的想法,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解決,就這樣不說話過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在畢業旅行的時候我和他們的關係才逐漸融冰,但我對我自己還是很懊悔,心中的這個結一直沒辦法解開,我每天都在問自己,為甚麼我可以讓我線上的好友數量加滿100,再現人數常常都一半以上、又有可靠的工會、自己角色又經營的有聲有色,但關掉螢幕
卻什麼都不是,我只是一個沒有什麼朋友的學生、是一個為了滿足父親理想投資報酬率的機器,我很龜毛,對自己也十分嚴苛、要求高卻能達成的事情沒幾樣,在腦中的無限模擬對話情境,在實際卻完全派不上用場…我每天後悔,反反覆覆,睡了又醒,醒了繼續懊悔,為甚麼我只能這樣生活? 我過得很痛苦。
為此我每天都在記事本上寫了許許多多的短詩,也無形中培養出新的興趣,我去書店看書,為了能接近人與人間的距離,而高三畢業前,畢業團體照我也拍的很不開心,心裡有疙瘩,我覺得我不屬於那個圈子,心中很想和那些人在一起玩耍,卻自己那一步都不敢踏出去,正因為這樣的感覺,我當時和我比較不熟的同學一同拍照,而也拍到差點哭了,也受到這樣的心情影響,我的學測考得沒有很好。
而遊戲中,同樣的受到這種情緒影響,以及要準備考試的關係,我停玩一年,考量到不再關心市價而也為了不要留戀,將身上的裝備全數售出。




2012~2013年


學測前後到上大學,對我來說是一個人生重要的轉捩點。
我想找個伴,想找個可以一同奮鬥的伴,伴隨著內心中的無限渴望。準備考試的歲月,我在小樓的社區念書度過。起初只是覺得家裡實在會讓我分心,所以就想說找一個人一起念書,也可以問問題,對我來說,開始好好認識小樓這個人,應該是從這時候開始吧…因為打自鬍子轉組到我們班上後,小樓和鬍子一拍即合,共同興趣很多,鬍子又是一個樣樣略懂的人,跟他聊天甚麼都能聊,而且我覺得他是很厲害的人,可以觀察這個人該怎麼相處,本來我和小樓算是不錯,但每次三個人走在一起,小樓和鬍子就嘰嘰喳喳一直聊天,最後我自己也自討沒趣就慢慢的變回自己一個人走。每周六日我都會去小樓的社區念書,其實對我來說路途是遙遠的,我住美麗島捷運站附近、而他是澄清湖社區,坐公車來回也要1個多小時,小樓曾經問我為何捨近求遠,當時我只是說這裡能比較專心,但說到底其實我只是想找個人陪而已。這期間小樓告訴我很多事情,聊了很多平常不曾聊過的話題,就這樣在我心中的結慢慢地解開,我很感謝他,對我來說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而也因為小樓,我很多事情都想開了,原來,國小那找你一起玩楓之谷的同學…就是你的朋友、原來,國一也有人為了和我交朋友而花錢在我身上、原來,國中邀請我進入他們日常生活的燕子他們…就是我朋友、原來…小樓、鬍子、綾、糖果…通通都是我朋友原來、原來、原來…許許多多的原來,我花了8年才知道,所謂玩笑的分別、甚麼是朋友間的關心,並不是甚麼話都不說就不是朋友,而只是因為懂我、了解我,才會什麼話都不說,我錯過了太多太多,雖然花了8年,但我不後悔。


到現在,我和我每個階段的同學都有連絡、而高中熟識的鬍子小樓等人都還有玩楓之谷

而在最近的國小同學會,有個同學問我…
「你現在過得開心嗎?」
「怎麼會這麼問? 難道我看起來很不爽嗎?」
「沒有阿,因為以前沒看過你笑過幾次,總是鬱鬱寡歡的樣子。」
原來,檢視8年前,大家都默默地觀察著我,為甚麼我以前會這麼笨、這麼傻?
只要我願意踏出,其實大家都是我的朋友啊
「我現在當然很開心啊,都出來一起吃飯了,總麼可能會不開心呢?」
我真的很開心,我很珍惜、我很感謝,感謝有你們
而這中間的聯繫,卻只是因為網路、因為遊戲,這從中所帶來話題、所帶來的認識。

但遊戲中,又如何呢?


遊戲的感覺早已變調,最好的裝備不再是運氣所得、版上願意分享的人大減,而只熱衷於新職業、新活動,討論遊戲廠商有多黑心多可惡,以前努力達成的滿幣是成就,現在則麻木。但在我心中,留下來的動力就是這遊戲以前到現在所帶來的,我所珍惜的朋友,而這些朋友,無論有沒有玩,仍有聯絡、甚至有網聚(詳見),而以前所退的花心,也意外地入了臉書公會社團,他們都沒有在玩了、甚至有人已經結婚了,而我可能是不速之客吧,花心裡面的管理員還是把我剔除了,這是一段很可惜的緣分,一直殘留在我心中,離開了花心但也加入了一個很好的公會—太陽,這從中有太多的來來去去,有好有壞,太陽的會長向我伸出援手,而到現在我也是負責太陽的一員,由於花心的前車之鑑,我現在也非常用心的經營公會間的相處與聯盟的情誼,在遊戲中認識的網婆,現在也剛要升大學,仍舊互相會傳訊息、這遊戲現在能給我的已經不多了,而那從國中就開始喜愛分享的心,促成我想打這篇文章的動機。


「朋友」不是我說了算、也不是他說了算
「朋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詞

是一種切合時機的關心、一種貼心的鼓勵
或者是二話不說的幫忙、一種無價的相處

有種相處叫做默契、有句話叫做寶藏
是你給我的、也是我給他的。

幾個人走在一起
即使默默不講話
也能感受到快樂
許久不見難得聚聚
看到不想多說什麼
就只是「有你真好」
這樣的感覺而已





  

     
634
-
板務人員:

1907 筆精華,02/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