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4k

【閒聊】男人的友情真的就跟精蟲一樣單純(文很~ 長, 慎入)

樓主 將軍〃 n115
GP72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2013/1/8 感謝詞:

謝謝各位版友的支持... 其實我也沒想到自己的故事能引起這麼大的迴響。
在此再次感謝各位朋友們!! 由衷的謝謝各位!!





會想要分享這篇故事, 是因為看了這篇文章後突然有感而發。

青春, 一直是個很模糊的名詞, 到底怎麼樣算是青春? 又或者什麼才叫青春? 可以定義的很簡單, 但誰說它在簡單的同時, 不能包含著很多東西呢?

這篇文章裡面所描述的人、事、物, 100%是真人真事, 但礙於篇幅及文章通順, 所以在某些時間點上做了稍微的修飾, 不過整體走向都還是照著原故事發展的。

你信, 就把它當成一個成天緬懷過去快樂時光的老人家, 為自己青春的感嘆而寫; 你不信, 也可以把它當做看小說, 隨便看看就過了; 又或者你也可以選擇在看完這麼多的廢話後, 直接按『上一頁』離開, 這樣看都不用看, 多省事? 哈哈。

那麼廢話不多說, 故事開始。



在我年輕的時候(那年我們17歲), 我跟自己從小一起玩到大, 而且是最要好的朋友, 同時愛上了一個女孩。

女孩是一間飲料店的員工, 我們就是在每天相伴回家的路上認識她的。他比較內斂, 我比較好動; 所以非常不要臉的去跟女孩要電話的人, 是我。

我永遠記得跟女孩要電話的那天, 因為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 她瞬間滿臉通紅; 匆忙想要找紙條, 卻不小心把我的飲料打翻在櫃台上, 被同事取笑時那羞澀的模樣。

墜入愛河, 我想是不需要任何理由或解釋的。

相交十多載, 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兩個好朋友, 喜歡上了同一個女孩。

一直以為電影般的劇情是不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 但我錯了。其實我們心裡都很清楚, 這件事真的發生了, 而且就是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連我這麼遲鈍的人都已經發現, 我相信聰穎的他不可能毫無知覺。但我們之間沒有人願意先開口點破, 因為我深信, 我們兩個都不願意被對方當成「友情的背叛者」。

我知道很幼稚, 但我們都還年輕阿! 還在懵懂無知的年紀阿! 現在想起來, 這是多麼懷念的感覺。就是這份幼稚、這份懵懂, 正突顯出了青春的美好阿!



我們在學校、社團, 甚至一起回家的途中, 都會有意的避開關於她的話題; 明明很想告訴對方和她的進展, 但心中卻有著那麼一部分, 希望把這個秘密據為己有。其實火藥味早已出現, 只是我們都還在努力的克制自己, 避免戰爭的開端。

放學後, 我們總是衝的特別快。

方向不同, 但目標一致。

他會選擇從門口衝出去, 我會選擇從窗戶跳出去; 他會選擇走正門排隊, 我會選擇翻牆給教官追; 到她學校之後, 他總是會再而三的整理服裝儀容, 而我總是在放學鈴聲響起後, 直接把制服下襬給放出來。偶爾我和他的眼神對上了, 總會心虛的相視一笑。

我們彼此的心中都在暗自期望, 當她走出校門口的那一刻, 先看到的會是我。

那段日子, 幾乎每天都是三個人一起回家。

他永遠貼心的主動幫她拿書包, 我則是永遠白目的把書包丟她身上; 到最後都是他揹自己和她的書包, 她卻揹著我的書包。有時候她會選擇赴我的約, 卻也會拒絕我(那就是跟他出去了); 但大部分時間都是三個人一起行動。

就這樣過了一載寒暑, 我和她之間的感情持續加溫, 相對的他和她之間似乎也不遑多讓; 反而是我和他開始步入冷戰。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 就在某個假日, 我和她一起看完電影的隔天, 他開口了。

他也約了她, 只是她選擇了我。

他說, 她對我們兩個都有好感; 她覺得跟我在一起充滿了開心與歡笑, 但他能給的是沉穩及依靠; 我能在她迷惘時給她很棒的建議, 但他懂得聆聽。在她心中, 我們兩人各有優缺, 而我想這也是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原因之一吧。

但這份好感卻還不到能讓她做出選擇的程度, 似乎還少了些什麼。

談話完畢, 交好的兩人瞬間從「朋友」變成「情敵」, 媲美台灣鄉土劇的明爭暗鬥, 就這樣現實生活中展開。當時的我很煩惱, 我不想和自己的好朋友開戰, 但他卻逼得很緊; 我不得不反擊。

我想只逃避, 我畏懼; 怕得到了愛情卻失去了朋友, 也怕得到了朋友卻失去了愛情。

經過幾番掙扎, 最後我選擇了退讓。我也知道這個決定代表什麼意思。

它代表著我必須眼睜睜的看著他和她牽著手, 而我只能在遠處凝望著他們幸福的背影; 甚至不只這些。我能想像他低頭親吻她的畫面, 也能想像她在他懷裡笑開懷的模樣。

好幾個夜晚無法安穩入睡, 每當我閉上眼睛, 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她的笑靨。她的每個舉手投足, 都讓我魂牽夢縈。想到這些不屬於我, 我總是會不爭氣的落下眼淚, 帶著沉沉的悲傷, 睡去。

日以繼夜。



反觀, 察覺到我的懦弱、退縮之後, 他更加的積極, 卻積極的有點過了頭。而下定決心退讓的我, 不斷的向他釋出善意, 我一直想找機會表達自己退讓的念頭, 但卻找不到一個好的藉口。

我要怎麼說? 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 所以我把她讓給你? 又或者該說, 其實我根本不喜歡她, 我沒有要跟你爭的意思? 那前面這些鬥爭又是什麼意思? 百思不得其解, 或者該說無解。

我開始逃避, 電話不接, 簡訊不回。

放學, 揹著球具, 我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 也漸漸習慣了。每當我經過飲料店, 總會下意識的低著頭, 加快腳步走過。直到那一天, 她從店裡衝出來攔住了我, 面對她的質問, 我不敢抬起頭, 更別說直視她的眼睛。她告訴我, 她還要上班, 沒時間跟我說太多, 只說如果今天晚上再不接她電話, 那這輩子就別想她再理我。

我抬起頭, 看著她, 發覺她眼角泛著淚光。我好想就這樣不顧一切的將她擁入懷裡, 但想到他, 我做不出這樣的舉動。我點點頭, 離開。



那天晚上, 我說出了這輩子最沉痛的謊言。

電話裡, 她說想跟我當面談, 我拒絕了。我了解自己, 面對面, 看著她的臉; 我不可能會撒謊, 或者說, 我會狠不下心撒謊。不知不覺, 我哭了, 卻不敢讓她聽到。原本一切還在掌控中, 直到她冷冷地丟出一句:他已經跟她告白了。

我愣住了, 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太多的情緒, 一瞬間的湧現出來; 有背叛, 有欺瞞, 有不捨, 有不值得。

他背叛了我, 但這只是為了避免傷害, 自己找來怨恨他的藉口; 為了能讓自己更討厭他、更不在乎他一些。

在我情緒崩潰的前一刻, 我試圖壓抑早已哽咽的聲音, 卻徒勞。我告訴她, 我欺騙她, 告訴她從頭到尾我都只是想跟她當朋友而已。我還告訴她, 他比較適合妳。說完, 我直接掛上電話, 放聲大哭。

我無法思考, 腦海裡面一片空白; 我知道她還在不斷的打給我, 但我不能接, 也沒有臉接。我最不想被別人看到的一面正在宣洩; 我會永遠記著那懦弱、孤立、無助的感覺。人阿, 再怎麼堅強, 也有抵擋不了的時候。

哭完之後, 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情緒, 我傳簡訊告訴她, 希望妳以後不要再打來了, 祝福你們。傳完之後, 原本平靜許多的情緒又再次翻攪, 刻意忽略背後傳來的電話鈴聲, 放聲大哭。

當時用來安慰自己的話是「對象可以再找, 至少朋友還在」。我非常在意這段感情, 但同時我更在意的是這十幾年的時間換來的友情。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當時我每按下一個注音符號, 那毫無保留, 在我心中所留下椎心刺骨的痛。

徹夜未眠。



我以為事情會好轉, 我跟他也會再次回到從前。

苦痛, 就由我來承擔吧! 我相信他, 我知道他能給她的比我更多; 從小他就比我優秀, 無論家事背景, 或者課業成績, 我全然輸得一塌糊塗; 或許唯一能贏他的, 只有運動神經。還記得小時候, 每當別人嘲笑我頭腦簡單, 四肢發達時; 他總是義無反顧的站在我身邊, 所以我一直認為沒事、無所謂; 我知道他會永遠的站在我身邊。

但這件事情不如我所想像, 我錯了, 最終還是連友情也失去了。

她在答應與他交往前就坦白的告訴過他; 她喜歡我, 大於喜歡他。她希望能再給她一點間, 她必須好好冷靜一下, 她一直把他當作不可或缺的好朋友, 也不想傷害他。她怕自己要是隨意做出決定, 最後兩個人都不好受。

但他卻說不在乎, 因為他知道自己夠好, 一定能夠在交往之後改變她的想法。他的柔情攻勢最終還是打動了她。

他們在一起了。她傳簡訊告訴我, 他是這樣說的, 所以她答應了。

我含著淚, 嘴角帶著微笑, 在手機上按下「恭喜」兩個字。



他嘴上沒說, 但我想「喜歡我, 大於喜歡他」這句話, 在他心中肯定留下了芥蒂。

他直接退出球隊, 退出社團; 更發下豪語告訴大家, 以後若是有出去玩, 有我就沒有他, 有他就沒有我。這種處事方式任誰都知道頗不明智, 更不用說他一意孤行的在緊要關頭退出社團, 會帶給社團同學多大的壓力。

在一般狀況下, 他是不可能做出這種魯莽且愚蠢的決定的。但狗急了會跳牆, 人急了也管不了三七到底是二十一還是二十八了。

許多朋友都告訴我, 他變了。他一直在變相的壓迫我們之間共同的朋友, 大家當然也不喜歡這種感覺。從一開始的包容, 到後面紛紛找我訴苦, 個性直接一點的, 已經不跟他往來了。

我很無奈, 卻只能苦笑。

我試圖幫他解釋, 告訴大家他只是急了, 因為得來不易, 所以綁得太緊。畢竟她也不是那種乏人問津的女孩, 他有太多事情需要擔憂; 家庭, 課業, 人際, 還有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感情。他深怕悉心呵護的這段感情會被任何人給破壞。

但大家都不傻, 心裡早就有底, 知道他是真的變了, 而不是像我說的, 只是「暫時性」。大家都笑我傻, 問我為何要熱臉貼冷屁股; 我笑而不語。我心中的苦, 即便說出來, 又有誰能懂?

漸漸的, 同學開始疏遠他, 但我還是一廂情願的站在他那邊; 幫他解釋, 幫她說話; 試圖讓他再融入人群中, 讓他和大家的關係再次回到那和樂融融的狀態。我費盡心機拉攏大家約他一起出去玩, 然而最終卻只得到他一句冷冷的「不用你貓哭耗子假慈悲, 少在那裡裝好人, 假好心」。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為了男人落淚。

這滴淚裡面包含了好多情緒。或許有不甘心, 有不值得, 也有一種我看錯了人的感慨。就好像這十幾年來、從小到大所累積的友情, 全部都是虛假的一般, 一碰就碎了。

過了幾天, 她突然傳了簡訊來。我有點意外, 卻也有點開心。我知道我還喜歡著她, 喜歡她的感覺不但沒有淡去, 反而越來越強烈。

俗話說,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好, 是這樣嗎?

簡訊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的; 她和他交往之後, 開始被他的某些舉動嚇到, 例如他都懷疑她的同事對她有好感, 即便對方已經有女朋友, 甚至對方是女的(但打扮的比較中性化); 或者三不五時就在飲料店附近徘徊, 如果有男客人跟她多聊兩句, 他就會在角落凶狠的盯著對方看。她很無奈, 說店長已經在關切這件事情, 她只能找我求助。

我猜想她應該是完全狀況外吧! 或許她以為我們兩個還是這麼的要好。畢竟在學校的這些事情, 我想愛面子的他, 是不可能告訴她的。她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早已支離破碎, 也不知道他不再是從前那個成熟穩重、人緣甚好的好好先生; 現在的他只是被掌控慾、佔有慾所佔據的一頭野獸罷了。

對於她說的這些事情, 還是只能苦笑。

我還能說什麼、做什麼呢? 在他心中, 我早已從相交十多載的好兄弟, 變成一個彷彿有殺父之仇的惡人一般; 無論我為他跟她做了什麼、說了什麼; 在他心中全然都可以變成敵意的表現, 這叫我該如何幫助他?

再來, 苦笑的另一個點是, 跟自己喜歡的女人聊天, 而聊的卻全都是另一個男人的事情; 聊的是一個身分、地位與我完全不同的男人; 這我又該要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

我知道自己沒有這種風度, 所以我選擇繼續逃避。我試著用朋友的口吻和她聊天, 但我發覺越來越無法自拔, 無論何時我都在期待著她的簡訊, 甚至開始幻想能聽到她的聲音。但我不敢, 所以我逃了。又回到原本的狀態, 忍住簡訊不回, 電話不接。

我以為只要能逃開這一切, 心就不會痛了吧!

至少不要這麼痛。



他們交往的第十七天, 我永遠記得那天是星期五, 一個艷陽高照的晴天。

她傳簡訊告訴我, 她忍受不了, 今晚就會跟他提分手。

我覺得我很雜碎。

當下, 我莫名的開心, 彷彿有一種復仇般的快感... 開心歸開心, 我卻被自己給嚇到了, 此刻方知自己內心原來也住著這麼一頭野獸; 只是不自覺罷了。

但我管不了這麼多, 內心的雀躍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所幸我平時話就很多, 似乎也沒有同學察覺到我的異狀; 我好High阿! 我很想就在此刻告訴她我有多麼開心, 我好想立刻見到她, 並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但我沒有回她, 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件事情。

勸離有失風度, 勸和我是千百個不願意... 外在的我惶恐不安, 內在的我卻喜出望外。幹, 我真他媽雜碎; 但我甘之如飴。你們應該懂我這種複雜且矛盾的感受... 吧?

我想我並不是唯一知道她提分手這件事情的人。



放學鐘聲響起, 我一如往常的收拾書包。

或許是因為心情太好, 導致我忘記我在他眼裡已經是罪無可赦的仇人了; 我下意識朝他坐的方向望了一眼, 畢竟在事情鬧翻之後, 他就以看不到黑板的字為由換座位了。我發現他眼眶有點濕潤, 眼白上卻佈滿了血絲, 充滿敵意, 咬牙切齒的盯著我看。

人潮逐漸散去, 他始終坐在座位上, 雙眼狠狠的盯著我, 絲毫沒有準備要離去的意思。我故意放慢收拾東西的速度, 男人的直覺告訴我, 一場不明智且沒有意義, 但卻能夠徹底揮灑青春熱血的對決要開始了。

當然, 早已察覺氣氛詭譎而留在場的同學也都不傻; 情勢走到這一步, 劇情會如何發展早已了然於心; 任何人對因憤怒而失去理智的人, 肯定是沒有信任可言的。即便我叫他們先走, 他們還是不肯。

失心瘋的人, 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甚至拿刀砍人也不是不可能。

經過一番勸說, 終於讓他們離開了教室, 但他們還是在窗外站了一排。他站了起來, 絲毫不理會站在窗戶旁的同學, 用一付鄙視到不行的表情看著我, 說:「搞成這樣, 爽了沒?」

久來累積的怒氣逐漸上升, 我也不再壓抑; 皮笑肉不笑的用一句「爽到不行」衝了回去; 我在摩拳擦掌的同時, 看到書包就這樣迎面飛了過來, 我低頭閃過, 踢開椅子衝了上去。

拳腳無眼, 一番纏鬥, 他終於體力不支, 坐倒在地。畢竟我參加校隊練習並不是練好玩的, 在運動神經跟反射速度上我的確略勝他一籌。我很帥的嘴角破皮(隔天就不帥了, 右邊臉半片瘀青); 他則是眼角流血, 還破了上衣(他眼角腫了一個大包, 一個多禮拜都沒退)。

腎上腺素的刺激, 當時我有一股瘋狂的念頭; 我還想再衝上去, 給他一陣拳打腳踢; 讓他嚐嚐我這陣子累積的怨氣。他們看見我又往前走去, 一起衝上來拉住了我, 把我帶出教室。

在洗手台稍微打理了一下, 回頭看他, 原本還想再來點挑釁。卻只看到他坐在地上, 表情木然。霎時間, 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歉疚感, 我轉身往教室走去, 他們以為我還要動手, 準備衝上來拉住我; 但我只是無力的搖了搖頭, 意示著不會再有爭鬥。

我走到他面前, 伸出了手; 當時我以為、我幻想在幹架之後, 曾經失去的友情可以像電影般, 只要再握個手, 就可以變回從前那樣的好朋友。

然而, 我又再次徹底的錯了。

他擦掉眼角的淚痕及血漬, 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彷彿在這一眼之中看見了自己; 有不甘心, 有妒忌, 有憎恨, 還有怨念。他站了起來, 踹開面前的桌子, 抓上書包揚長而去。我呆站在原地, 看著自己伸出的手, 和原本他剛剛坐的位置。



回到家, 難免受到一陣責罵; 我不知道該如何跟家人解釋這一切, 包含髒掉的制服和嘴角的血漬;只好選擇躲回自己房間搞自閉。我的電話在響, 但我一點都不想去看, 我不想知道是誰打來; 我只知道不會是他打來道歉的。

如果不是他的道歉, 那麼究竟是誰打來, 一點也不重要。

我就在電話聲中沉沉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 母親來敲門, 告訴我外面有人找, 我才勉強打起精神, 頂著全身的痠痛和萬般的不願, 緩緩走下樓。

打開門, 我該訝異的, 卻不這麼訝異; 是她。



那晚的月亮很大, 很亮, 也很美。

久違了的見面, 一切變的好陌生, 我甚至連打招呼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很奇妙。實際上沒見她不過十七天, 而朝思暮想卻見不到的感覺, 平時會很痛, 在此刻卻有點美。

她還是那麼漂亮, 皎潔的月光映上她的雙頰, 毫無保留的襯托著她的美。

她眼角的餘淚回應著月光的照射, 她抿著下唇, 大大的眼睛凝視著我。我應該要說些什麼, 但我沒有; 我只是癡癡的望著她。很不禮貌, 但我不Care了。

我想,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有注意到她的美, 只是我從來不敢, 也沒有那個勇氣去正視她。

好美。

母親將門帶上, 她突然衝上前來抱住我; 在我懷裡哭了。

徹底的嚎啕大哭, 我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 心中感慨萬千。

她告訴我, 她錯了。

其實一直以來她喜歡的都是我, 但卻把這感覺誤植到了他身上, 她以為他可以取代我, 我跟他在某種程度上有相似的地方; 她有告訴他說比較喜歡我, 但他卻告訴她, 他不在乎; 她很想拒絕, 但看著他一臉喜出望外的表情, 她真的不忍心拒絕他、傷害他; 而她在答應的當下就後悔了, 因為她知道這樣他會傷的更重; 但說出去的話猶如覆水; 已經無法再收回; 她很茫然, 想要尋求我的幫助, 但我卻一直躲著她。

她的小手無力的錘著我的胸口, 我知道自己的懦弱害她受了不少委屈, 我暗自希望她錘的越重越好, 這樣做, 或許我的罪惡感能減少一些。

雖然都是藉口, 但不知道為何, 我願意相信她。

事後她想, 既然都已經答應了他, 應該要努力試試看; 真的不行再做打算; 但她慢慢發現, 原來我在她心中這麼重要, 尤其是在我脫離她的生活之後。

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的提到我; 吃飯的時候會下意識的告訴他, 我會喜歡吃什麼; 逛街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告訴他, 我穿這件衣服會很好看; 看電影的時候會看著螢幕告訴他, 如果是我, 會怎麼去吐槽這些浪漫卻不實際的點...

聽到這裡我笑了, 一笑我才知道, 不知何時我也哽咽了; 我輕輕的, 卻緊緊的抱住了她。

這是我第一次將她擁入懷裡。緊緊的... 緊緊的... 再也不放開了。



那天晚上我們聊了很多, 直到家人打電話來詢問, 才赫然發現早已過了凌晨。

我陪她從我家慢慢散步到她家, 夜已深, 但我們終於可以放開心胸的手牽著手, 有說有笑; 終於不用再隱藏兩人心中那真實的感覺; 或許該說, 這份感覺再也隱藏不住了吧!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平常一個人要走上二十幾分鐘的路程, 這次彷彿搭了高鐵一般(當時還沒有高鐵), 咻的一下就到了。也是我第一次知道, 「快樂會讓時間變快」這句話, 原來是真的。

在她家門口, 她溫柔的撫摸著我嘴角的傷痕, 我能感受到她手心傳來的炙熱; 看著她的雙眼, 我知道她想說些什麼, 她在路上已經數度欲言又止; 雖然我不想破壞這氣氛, 但我還是想親口聽她說。無論是好是壞, 我想經過這些磨練, 我都能夠承受。

她站在那兒, 頭低低的, 我也有點尷尬。

在她之前, 我並沒有交過女朋友。所以這種情況下到底該怎麼應對, 坦白說我也不知道。但身為男人, 還是必須先開口吧! 我這樣告訴自己。

我告訴她, 什麼都可以說, 沒關係; 她點點頭, 卻依然沉默不語。

我盯著在屋頂上休息的貓, 搔了搔頭, 想強迫腦袋動一動, 平時鬼點子很多, 此時腦子裡卻一片空白。沉默了好一陣子, 她突然吸了一口氣。我轉頭看向她。

「你知道嗎? 我一直想試試看,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她墊起腳尖撲向了我, 我能感受到有某個柔軟的東西貼住了我的雙唇; 我瞪大眼睛, 還來不及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知道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鼻息, 也能聞到陣陣的髮香, 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 她的雙手環繞著我的肩頸, 我腦袋一片空白, 但我的身體卻很自然的有所反應。

我閉上眼睛, 享受著這一刻的溫存。左手早已攬住了她的腰, 讓她的身體緊緊貼在我身上; 右手緩緩順著她的背脊, 滑上了她的玉頸。同時我能感覺到, 她的舌尖正在試探我的雙唇, 彷彿在尋找那一扇只屬於她的窗。濕濕的, 但感覺卻非常美妙。

我們都陶醉在這一刻, 我很訝異; 平常用來嘴砲的唇槍舌劍, 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 彷彿不受我控制, 溫柔的回應著她的熱情。

我的初吻, 在此刻交了出去; 給了我最愛的女人, 人生無憾。



正當我們享受到忘我之際, 她卻熊熊一把將我推開, 滿臉通紅的看了我一眼, 頭也不回的往家裡跑去。我愣在原地, 對於她的舉動, 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實際上我的身體還在享受剛剛的那一刻溫存... 那是我的初吻耶!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她, 她卻滿臉通紅的看著我。

「你... 你頂到我了啦!」

說完這句話, 她飛快的跑進家裡。我低頭一看, 才發現怪怪不得了; 我還穿著寬鬆的制服褲, 而不是牛仔褲阿!

「幹, 你很愛鬧耶!!」我笑了笑, 彈了他一下。



回家的路上, 心情只有愉悅; 彷彿這陣子(這輩子)所受到的委屈與陰霾都一掃而空; 我有個感覺, 這是一場漂亮的勝仗! 或許在這場戰爭中或許我輸了前半盤, 但相信在後半盤肯定是我大獲全勝啦!

我無法克制自己的興奮, 我放聲大笑, 這種感覺實在太棒了! 我的鬼吼鬼叫持續到有人開窗戶罵人, 我才赫然想起已經過凌晨了。

當年的我才17歲, 請不要笑我。



過了一陣子, 簡訊鈴聲響起。

『你怎麼都沒有表示?』

我還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於是直接打了電話過去, 直接劈頭就問:「要表示什麼? 妳說的是什麼意思阿?」, 她吱吱嗚嗚了好久, 還是沒說出口; 後來她很有Guts的果斷決定不問了, 我當下還覺得這女人真的莫名其妙, 大概也是跟我一樣太興奮了所以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吧。

後來我才知道, 原來她是要問我們的關係; 當下一時沒有領悟過來; 事後好一段時間, 我都一直被眾友人調侃說並不是神經大條, 而是根本沒神經。

聊著聊著, 突然話鋒一轉。

她說其實他(聽到那個名字我心一沉, 因為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導致我完全忘了他的存在)也有試圖要引導她接吻, 但她一直在拒絕。雖然他並沒有硬性強迫她, 但還是有點操之過急了; 他似乎覺得接吻之後, 她才會真正變成他的人。所以只要一有機會, 不管是在圖書館、電影院等, 只要一有獨處的機會就想吻她, 她覺得情侶接吻很正常, 一直拒絕好像也不妥, 但她就是不想接受。

聊了不少她跟他交往時的事情, 不知不覺的, 我又在門口餵了半個多小時蚊子。

最後她才終於小小聲的告訴我, 她不跟他接吻, 是因為她心中一直有一股強烈的念頭告訴她:她想要把初吻留給我。

聽到這邊我又硬了, 咳咳, 我是指男子漢的精神又再次硬直了起來, 你信嗎? 你信的吧?

好吧, 我不想解釋了。



讓我特別開心的, 並不是「她也是初吻」這件事情, 也不是因為聽到「她想把初吻留給我」這件事情, 竟然是因為「我一直以為他們已經接吻了, 沒想到卻沒有」這件事情...

幹... 現在想起來, 我都搞不懂自己當時什麼心態; 事後想想... 尼馬的, 這種心態還真有點同性戀傾向... 但事實證明我不是, 因為我到現在為止都還是只喜歡女人。

※ 在此必須先聲明, 基於互相尊重的原則下, 我不排斥也不歧視同性戀; 只是描寫當下感觸, 若有得罪懇請見諒

或許這是一種報復心態。



隔天反常的起了個大早, 和她一起吃早餐, 一起看書、運動, 在嬉鬧下度過了美好又充實的一天; 禮拜天亦然, 而就在吃完晚餐, 要送她回去時, 她跟我說想到河濱公園坐坐。

到了河濱公園, 她很小聲的問我, 到底有沒有想要跟她在一起的意思; 一開始我還真沒聽清楚; 直到她用蚊子般的聲音重複說了兩次後, 我才恍然大悟。

她應該是知道河濱公園燈光很暗, 所以才挑這裡; 否則我當下應該會看到關二爺顯靈吧!!

我遲鈍這點大家都知道了, 但此時此刻, 我才知道自己遲鈍的點在哪裡; 其實我心中一直誤以為她知道『我覺得我們已經在一起了』這件事, 親都親了, 抱也抱了; 如果不是在一起怎麼會有這種舉動? 但重點不在我, 而是在她阿!

我重重的拍了一下額頭; 接著立刻單膝跪地, 學電影一般輕輕握住她的手; 用我所能想到最浪漫、最噁心、最肉麻的電影台詞跟她告白; 她笑了, 笑的很開懷, 很美; 她罵我說最好是有人先親了也抱了, 最後才牽著手告白的。

不過在我真情告白完畢後, 她笑著拒絕了我, 我倒是一愣。

她覺得跟我在一起的感覺才像是情侶, 可好歹「名義上」她跟他是星期五晚上才提分手的, 而星期日就跟我在一起的話, 這樣感覺很奇怪。所以她想先維持私底下交往的狀態, 等過一陣子風平浪靜了, 再搬上檯面, 正式告訴大家。

雖然我覺得男子漢敢做敢當, 不過基於尊重, 我還是答應了她。

燈光美, 氣氛佳; 我也不是傻瓜, 這時候當然要趁機再多浪漫一下... 想知道過程嗎? 才不告訴逆雷!



好心情持續不退, 直到必須面對現實的那一刻。

鬧鐘很準時的響起, 但我卻非常不想睜開眼睛, 賴在床上, 幻想各種可以不用到校的理由。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幻想歸幻想, 終究沒有實現。

到了學校, 下意識的往他的座位看了一眼, 空的。在我認識他的十幾年間, 他從來沒有遲到過, 而且通常還會比一般同學提前個15 ~ 20分鐘左右到校自習。

中午, 還是沒來。

過了兩天, 座位依然是空的。

我跟她說明了這情況, 她也一無所知。她說在他們分手那天就再也沒接過他的電話或簡訊了。

當時我很掙扎, 我到底要不要、該不該把他這陣子鬧成這樣的事情告訴她; 畢竟當天她問我傷口的事情, 我也只是含糊帶過, 更何況那天一下子發生太多事情, 所以這件事反而被遺忘了。

在我心中, 即便討厭他, 也不願意破壞他的形象, 不僅只是在她面前, 在所有人面前都一樣。所以我跟他的事情, 對外是一概絕口不提, 甚至連另外幾個很要好的朋友也只能略知一二。我很慶幸的是, 他也是這樣對我的。

但此時我心中的罪惡感與焦急再也藏不住, 陪她回家的途中, 我把全部事情都告訴了她。她確實有嚇到, 其一是她不知情, 其二是原來他做了這麼多瘋狂的事情。看著她難過的表情, 我的心也黯淡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只能牽著她, 默默的陪著她一直走。到她家門前, 她開口了; 她認為我和他有必要好好聊聊, 但我們在一起的事情還是先不要讓他知道比較好; 而且她要我答應她, 一定要想辦法把原本的他找回來。

這件事情她無能為力; 今天他會變成這樣, 她是始作俑者。我答應她我會努力, 但能不能像以前那樣我真的不敢保證。她點點頭, 黯然離去。

一路上我思考著到底該如何是好, 男人的直覺告訴我, 既然想不出個所以然, 不如就不要想了; 直接衝吧!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當我回過神來, 已經按下了他們家的電鈴。



伯母打開了門, 看到是我, 如同往常一般, 很熱心的走出來幫我開門; 我想這代表他也什麼都沒有跟說吧! 他生長在一個思想非常健全的家庭, 因此從小到大有什麼事情都會與伯父伯母分享。

但看著伯母焦急的表情, 我也知道事情並不單純。伯母請我入內, 我跟正在看電視的伯父打了聲招呼; 我都還沒坐下, 伯母就直接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伯母說上禮拜五他滿身是傷的回來, 洗完澡之後就把自己鎖在房裡, 不開門也幾乎不吃東西。無論伯父伯母怎麼勸他, 他都不願意回應。

我吸了一口氣, 花了一點時間, 把狀況大致上都告訴了伯父伯母; 當然省略了他想強迫她接吻這段, 以及我和她在一起的事情。伯母用很訝異眼神的看著我; 或許是她覺得我們兩個怎麼可以好像若無其事的度過這段時間, 又或者覺得我怎麼還敢大搖大擺的走進他們家; 我不知道, 只能苦笑。

我告訴伯母, 希望能夠上去跟他談談, 雖然伯母好像想拒絕, 但伯父點頭了。我走上樓的時候, 依稀聽到伯母在碎碎念, 但我卻很清楚地聽到伯父卻對伯母說:「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

上到了那熟悉的房門口, 我敲門, 說了聲「是我」。

門開了。



我第一次看見這麼憔悴的他, 他瘦了一圈, 整個人彷彿行屍走肉一般。

他沒說話, 眼睛還腫著; 我們兩人只是站在原地, 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頭往房間裡面撇了一下, 意示我進去。我順手開了燈, 才發現和平常一塵不染的房間大相逕庭; 原本整齊的書本四散在各處, 地板上充滿了用過的衛生紙(我可以很合理的推測是用來擦眼淚和鼻涕的, 畢竟人在這種狀況下應該沒有尻尻的興致), 和幾張破碎的照片散落在地板上。

他沒有說話, 只是看著我。

我故作輕鬆, 一如往常的往床上一跳; 但卻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許久, 他開口了。聲音很沙啞, 彷彿這幾天都沒說過話似的。

「你來幹嘛?」

「我... 我來坐坐看你床墊舒不舒服。」

沉默了有這麼一會兒, 我們不約而同的一起笑了。

徹底的大笑, 彷彿以前那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彷彿我們還是以前那兩個小屁孩, 彷彿那個女孩不存在, 彷彿... 沒有彷彿了。一切都在笑聲中, 煙消雲散。

我們笑了好久, 笑到肚子好痛; 當然臉頰也還在痛。

他伸出手, 我們真的像電影演的一般和好了。

到現在我還是只能說, 男人的友情真的就跟精蟲一樣單純。



當天晚上我們聊了很多, 把這一年來發生的大小事全部拿出來互相調侃; 但這氣氛是很融洽的, 不像以前真的是你一來我一往, 互相攻擊般。伯母端了水果上來, 當然免不了唸他一頓; 不過看來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

凌晨, 換我爸媽打電話來催; 雖然好像還有很多話沒聊完, 頗依依不捨, 但隔天還要上課, 所以必須打道回府。他送我到樓下, 打聲招呼後便轉身離去。

我想了想, 還是叫住了他。

『那個... 我跟她在一起了。』

他看著我, 一臉不意外的表情。他聳聳肩, 「然後呢?」

『沒有然後, 雖然她說不要刺激你, 但我認為這件事情我的好兄弟應該第一個知道。』

他看著我, 給了我一個中指, 然後再給我一個大拇指:「對她好一點。」

我笑了, 給了他一個中指, 他也笑了。



這種感覺其實很奇妙, 當你女朋友的前男友是你最好的朋友; 或者你女朋友是你好朋友的前女友; 又或者你最好的朋友是你女朋友的前男友; 幹這怎麼樣都說不通順阿?

好像哪裡怪怪的, 你說呢?



光陰似箭, 一轉眼高中就畢業了; 畢業照上留下的笑容, 才是最真實的我們。

我依照約定, 把他拉了回來。其實對我們來說, 這種東西非常簡單; 你只要正常點, 大家很快又會接納你了。男人嘛! 不意外。

這一年我們18歲, 還是一樣青春洋溢, 一樣蠢。

我跟她照約定的一起考上了高雄的學校, 他則是以優異的成績到了新竹去。我知道我們雖然分隔兩地, 但友誼會長存的。

不要問為什麼, 我就是知道。

離開故鄉前的最後一次見面, 是在火車站前。

雖然很想唬爛說:「我們在同一時間, 背對背的搭上了開往不同方向的列車」來作為完美的結局; 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事實是, 他決定提早一個禮拜離開, 先去拜訪北部的親戚, 接著就在北部待著等開學, 不會再回來了。所以約了我們在他離開的前幾天一起吃個飯。

經過這陣子的見面, 他跟她也總算不會這麼尷尬了; 他也大方的祝福我們, 並且答應一定會趕快找一個新的「她」出來, 這樣以後就可以兩對情侶一起出遊了。我們聊的很開心, 這份感覺很好, 這個祝福很真摯。

至少比我當初給他們的祝福要來的真摯多了。



他離開的當天, 我和她手牽著手站在車站大廳, 望著他遠去的背影; 她問我會不會捨不得, 我笑了笑...

「怎~ 麼可能! 兄弟如手足, 女人如衣服; 手足不會跑, 衣服可以換... 阿哈哈哈哈哈...」

嘿啦, 我就被揍了。

--- 全文完 ---
720
-
板務人員:

1907 筆精華,02/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