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k

【閒聊】一個朋友找工作的趣事

樓主 Geng2016
GP48 BP-
大家好久不見啊,我是正在假日加班的梗
最近越來越少發文啊可惡,除了比較忙以外也是在調適,但我覺得進度欠佳,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法子快點進入穩定狀態天天講幹話呢,嗯……
為大家帶來我朋友找工作的真人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並對生活懷抱多一點希望啊哈哈哈

------------------------------------------------------

  問:什麼叫做強者?
  答:經歷了千錘百鍊的人。
  再問:如何經歷千錘百鍊?
  答:你必須要犯賤,自個兒去找碴。

    或是,
    碴自己跑來找你。

  大家好我是梗。
  一般而言,為了讓整件事更加鮮明,通常這個真人真事系列,會以八分史實兩分強化的配重去撰寫。
  但唯獨這一篇的狀況,為了保護當事人的慘烈現況,十分的史實我赫然只敢寫出八分。
  這是一個讓人尊敬的男子漢用鮮血寫下的軼聞,端看之後發展也可能會變成遺書等級的篇章。

  那男人諢名L。
  江湖外號,九雷一奧。

  他是一個與生俱來便不配擁有平凡的男人,要用通俗一點的說法,就是特別衰。
  他的人生最大的偉績,就是當你覺得自己的人生倒楣透頂時,跟雷奧的現況一個比較,就會覺得自己的煩惱真是幼稚得可以。

  雷奧赤腳路過了千里戰場,至今是時候來記載一下,人家雷奧學長在堂堂壓線畢業以後,是怎麼找工作的了。


  在事情開始之前,我想順便聊一下雷奧學長的軍隊生活,之一,對的只說之一,不然一定會寫不完。
  當兵這件事是個很有趣的過程,要說整件事最有趣的部分,那就是。
  朕,是不用當兵的。
  哼。

  好啦我們繼續。

  「我們是需要打火箭彈的。」安然退伍的雷奧娓娓道來。
  「喔?演習彈是吧。」我表示理解。

  「要知道,演習彈雖然有個演習,但也是有個彈,那不是人人都可以打的,打之前要先考試。」雖然雷奧說的很繞口令,但重點就是只要考砸了就可以不用打這支砲。
  「那也是合理啦?」我點點頭。

  「當時,我的筆試成績排第二。」雷奧臉色絲毫不見半點自豪。
  「佩服。」我猜筆試排第二應該也是要去打演習彈的高危險群吧。

  「但是去打演習彈的只有我一個。」雷奧面無表情。
  「……」

  三小?
  所以我說那個第一名呢?

  「……那麼黑?」我也面無表情。
  「軍隊嘛。」雷奧聳了聳肩。
  「請繼續。」我知道雷奧向來都有下文。

  「當時我們在做講解的時候,解說官言之鑿鑿:『這只是縮射彈,比沖天炮粗一點而已,頂多燒傷。』。」雷奧用食指跟拇指弄出了個環,那是大概直徑五公分的彈管。
  「畢竟是演習嘛。」

  「到此為止都是真的,但我上陣的時候,彈兵嚴肅地說:『這顆彈一落地,斷手斷腳是基本。』。聽清楚,我是說基本。」雷奧彈了個響指。
  「……畢竟還是有個彈嘛。」

  「總之那是可以貫穿二十五公分鋼甲的,然後我上場了,你知道我聽見指導軍官說什麼嗎?」雷奧語氣一沉。
  「……說什麼?」我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不要緊張,振X,按個按鈕而已,沒事的。」雷奧握緊拳頭,充分表現那指導軍官的緊張與激勵。

  喔喔是打氣呢,好人呢這個指導軍官……
  ……等等。

  「所以我說振X是誰?」我皺眉,雷奧的本名一沒有振二沒有X。
  「沒錯,我差點就說我不叫振X,但是我不小心看到他的吊牌,所以立刻就住口了。」雷奧閉上雙眼。

  「喔?」
  「他就是振X。」
  「……」

  所以那句『不要緊張,振X,按個按鈕而已,沒事的。』,是講來給你自己聽的啊振X哥,你這樣會讓我稅金繳得很沒安全感啊振X哥,振作點啊振X哥。

  「然後我就演習完了。」語畢,雷奧睜開雙眼。
  「……辛苦了。」他的眼神是那麼的了無生機,卻又是那麼的反璞歸真。

  這就是我們雷奧兄的傲人日常。
  接著來到我們主軸的找工作這一環,關於我自己的找工作擇日再議,那會是一個比較大的故事,我們先提雷奧。

  在這裡要先說明,不管是什麼因素導致都好,我跟雷奧都是極度崇拜自由的人。
  什麼叫做極度崇拜自由呢?簡單地用實際例子來描述,就是媽寶的相反。
  與其用被爹媽控制交換的生活住宿補助吃香喝辣,我們更寧可每個月自由地吃著土。
  為什麼忽然扯這個呢?因為一知道雷奧畢業了的消息,雷奧的親戚要立刻要幫雷奧介紹工作。

  那是位在屏東的業務單位,屏東是咱們的老家。
  一旦接受了親戚介紹的工作,這工作還是在老家附近,那會發生什麼影響呢?
  別的狀況我們先不談,但反正就雷奧的這個個案,就會變成要住家。

  就會變成假使離職要顧慮在同一家公司的親戚打小報告然後家人靠腰。
  就會變成假如出包要顧忌在同一家公司的親戚打小報告然後家人靠腰。
  就會變成回家要隨時提防在同一家公司的親戚哪個不對然後家人靠腰。
  就會變成時不時提防親戚來家裡串門子時輸了什麼東西然後家人靠腰。

  對,我們怕死小報告了,在家人特別會靠腰的前提下如果我們住家。
  而好處,僅僅就只是省下住宿費。

  所以雷奧的第一個劫數,就是要避開這個工作介紹。

 
  「我找到工作了。」總算,雷奧傳來速報。
  「做什麼?」我直指核心。
  「業務。」雷奧也言簡意賅。

  「還是,沒能推掉?」我閉上眼,也不需要問是『哪個』業務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雷奧準備說出他在面試階段出現了何種亡故。

  「請說。」
  「因為今天面試我的人,一個是副理,一個是協理。」

  好了。
  今天在你的全世界都知道,你是被親戚介紹來工作的前提下,副理跟協理親自雙雙到駕面試你。
  如此隆重的開場,為了過年時讓爹娘和自己好做人,你說你能直截了當地跟副理和協理說,你他娘根本不想幹嗎?

  能。
  但更不容易,總之雷奧是栽了。

  「……你不是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嗎?」我怔住了,開場都要這麼高階的主管護駕,這就是主角性能嗎?
  「我不知道。」雷奧抱著腦袋。
  「佩服。」我用眼神表示著尊敬。

  然而。
  我還是太小看他九雷一奧的至尊帶賽了。

  「然後我進公司的今天,我主管說,他跟總公司對賭,今年要上X百萬業績。」抬起頭的那被雷眷顧的男人,依然是那個面無表情。
  「……賭什麼?」不想再管為什麼賭,反正木已成舟那我就只問這個。
  「鬼知道,總之我需要考業務員證照,要自己買書來看,然後開門第一年要上X百萬。」雷奧一點也不想回憶下去。
  「辛苦了夥計。」我拍了拍雷奧的肩膀。

  「對了,我們辦公室只有六個人。」

  六個人?
  X百萬?

  「……保重了,兄弟。」

  啊順帶一提,意外知道連討債人員都有一張國家核可的證照,真是開了眼界啊我說。


  剛剛或許描述得不太清楚。
  你可能會想說,即便是你親戚介紹的工作,即便家人超會靠腰,最多就是辭職後過年大家拜年比較尷尬,最多就是在家二十四小時戴耳機主動避戰,應該也不是什麼糟糕的選項,而且還可以省生活費耶!

  對。
  接受了這個工作的瞬間,雷奧就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所以幾個月前的雷奧實在是太年輕了。
  
  「兄弟,我又再次兵臨城下了。」只配處在的第一線雷奧再次傳來速報。
  「你這不是他娘上班才第一週嗎……」我按著額頭,看了看日曆。
  「正確來說是第二週。」雷奧指正。
  「誰管你啊……」這一點也不重要好嗎?

  「今天某高層跟某高層來視察,我們聊一下天。」雖然我知道個別是哪個高層,但是不重要所以讓我們隨意代稱吧。
  「然後?」我可是一點也不覺得堂堂九雷一奧所謂『兵臨城下』,會是這種小事。
  「後來聊了一下才發現。」果不其然,雷奧總有下文。

  「是?」
  「他們赫然認識我姨丈。」
  「……」

  親戚介紹的工作最大的雷點。
  就是既然你的親戚有本事『引薦』你了,他在這個業界一定是有一定份量的,這沒錯吧?
  特別是業務性質這類工作更是如此。
  所以。

  「接著神奇的事情來了。」雷奧的臉讓人很清楚的知道,神奇的事不管是什麼,總之不會是好事。
  「你神奇的事情實在是多過頭了,我聽著。」我洗耳恭聽。

  「我的主管從上班第一天開始,就手把手教我業務,關於這點請問您有頭緒嗎?」

  手把手。
  主管親自下來,手把手指導一個新進員工。
  我有頭緒嗎?

  我有。
  我還真的有。
  既然,你的,親戚,
  有本事,『引薦』,你了,
  他在這個業界,一定是有,一定份量的。

  所以。

  「你說你姨丈人很廣對嗎?」我點了一炷香。
  「對。」

  「你說你主管跟人叫陣X百萬對吧?」燒了一盞黃紙。
  「是。」

  「那如果是我,我也是先把你養起來再說。」手沾朱香,輕灑。
  「為什麼?」

  「要是真出事了,那直接壓你去擋子彈就是了,反正你親戚這麼行,你多挨幾發也死不了的。」雙手,合十。
  「幹。」

  「要知道,你可是連面個試都要出動兩個大佬開路的啊。」彎腰。
  「……」

  「你可以反駁。」閉眼。
  「……我跟你說。」

  「請說。」深深鞠躬。
  「我跟我主管才認識第二週,他就跟我說:『我相信我沒有看錯人,你姨丈也不會介紹錯的人給我。』。」

  「嗯,保重了,嫡傳弟子。」拜。
  「我操你媽……」


  嫡傳弟子如雷奧,猶如過了九泉一去不復返,天地悠悠之間殘留一毫靜電。
  就這樣又過了一個禮拜,月中入職的雷奧領了第一次的正職薪水。

  「我這個月基本上沒有薪水。」被我送了一程的雷奧還是從三途之河游了回來。
  「三小?」而且那一路幹掉鬼卒爬上岸的男子漢,一開口就是噩耗。
  「買西裝要錢,買參考書要錢,報名業務員考試也要錢。」雷奧嘆了口氣,做業務的要西裝,要參考書,也要考試。
  「嗯,我知道。」我點了點頭。

  想當初我在去年十二月到職時,差不多三個月的薪水都拿去賣家具,買路由器,買一些日用品,加上英特爾尿性堅強的緣故以至於我現在還是沒有桌機不過算了啦我也沒錢啊哈哈哈哈哈。

  咳,離題了。
  總之就職初期身無分文,合情合理。
  當然啦,就職初期可以存錢,那你就是超級厲害這樣。

  但還是有點奇怪……

  「不,你不知道,即便如此我還是應該有錢的。」雷奧不屑。
  「我剛剛也在想這個。」我點點頭。

  雷奧如今以自由為代價被封印在屏東,所以相對的房租伙食之類的開銷應該要直接省下來。
  那怎麼算,他應該也要有點錢才對吧?

  「但我收到來自金門的罰單。」雷奧閉上眼。
  「……」

  「而且我還收到來自屏東的罰單。」強者如他,也不禁流出兩行清淚。
  「……」

  ……等等。

  「等等,你是說你在堂堂屏東被開罰單了?」我錯愕。
  「對。」雷奧看著我。

  在屏東可以被開罰單,那得要是多大的凶運才能勉強辦到呢?
  他眼中的淚水彷彿在說,他哭的不是沒錢,是命賤。

  「你是不是有在神像前面拉屎過?」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我一直很尊敬神明的。」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倒楣到此時此刻,實在不太像尋常機率性質的巧合。」我一直覺得運氣是一種常態分佈的數學,而連這也能輕鬆打破,雷奧真不愧是社會組的男人。

  「閉嘴,然後我下個月的薪水也報銷了。」雷奧虎目含淚。
  「三小?」我再次錯愕。

  「因為我們公司推新政策,開始使用平板去做業務。」他就那麼的輕描淡寫,一句『新政策』。
  「你說的,為了做業務,所添購的,平板,該不會,沒有,公司補助吧?」我嚴肅。
  「沒錯,我說的,公司推動新政策,強迫使用,那為了做業務所需的,他娘的,平板,就是他媽,沒有補助。」雷奧更嚴肅。
  「這是要推洨……」幹啊難道這個政策其實是為了讓員工主動請辭,好讓公司可以不付資遣費縮編的招數嗎?
  「這就是,業務。」他凜然,霸氣側漏。
  「……保重了,嫡傳弟子。」我別過頭,那抹霸氣哀傷得讓人不住淚流。

  ……不對啊?
  所以這樣說起來,假設你是住在連住宿費都省不下來的外縣市,你不就在第一個月就要去借錢才能過生活了嗎?這也太賽了吧雷奧哥?

  如果只是窮了點,那我們大學四年都幾乎是吃屎長大的,這不算什麼生活問題。
  但是如果窮了點而又沒有窮了點該有的價值,那問題就很大了。

  「我現在的工作,就是去被打臉。」所以雷奧的社畜日常生活果然很有問題,叛徒八幡老師要不要來較勁較勁?
  「你不是業務員嗎……」不,縱然不是業務員,我也沒聽過有哪個行業是專門出來被打臉的。
  「且聽我娓娓道來。」雷奧一直是個有很多娓娓道來的男人。
  「兄台請講。」我點點頭,真是悲劇式的傳奇色彩。

  「我們公司是跟很多機構都有簽約的。」雷奧的公司是一種服務性質的行業,簽約算是一種日常。
  「嗯,要提高公司契約覆蓋率,這是一定要的。」我理解,假設你的服務與越多機構都有聯名,那麼就算你一塊優惠都沒有提供,便利性這個價值也會跟著上來。
  「但是有一個機構,我們因為人手短缺,所以簽約完成以後,遲遲無法抽空去交接。」雷奧長長一歎。
  「嗯……這雖然是糟糕了點,但也是難免的事情嘛。」我偏頭,這雖然在禮數上說不太過去,但同行的人也大概都知道對方是什麼狀況,多半是也不會太過為難。

  「問題那個約是半年前簽的。」
  「……」
  「然後交接的人,是入職一個月的我。」
  「……」

  所以你們公司直接放鳥合作夥伴整整半年?
  然後你就是去挨子彈的?
  所以我當時說你主管妥妥是把你養起來挨子彈,一語成讖那還不打緊,問題你居然入職區區一個月就開始護駕?
  雷奧啊雷奧。

  「記得在你變成嫡傳弟子的時候,我跟你說過什麼嗎?」輪到我長長一歎。
  「閉嘴,總之我現在的任務,就是騎一小時的車去被打臉三十分鐘,再騎一小時的車回公司。」參見,雷奧日常。

  「硬。」我佩服。
  「不,這還不夠硬。」雷奧否認。
  「還能更硬?」我大驚失色。
  「你知道我們公司其實是分部門嗎?」雷奧表情很嚴肅。
  「我現在知道了。」我現在知道了,事情一定不是分部門三個字那麼單純。
  「分部門是可以升等成分公司的,那需要寫一個升等稽核的文件。」雷奧說明每一個大公司都該有的體制。
  「可以想像。」可以想像,這將會是一個部門最重要的文件之一。
  「對,我現在正在寫這個。」雷奧拿起他桌上的紙,晃了晃。

  靠。
  你們主管居然把整個部門最重要的文件之一交給你這滿月新人?

  「……你不是他娘的入職不到兩個月?」
  「其實我已經好幾天八點半前出不了公司了,昨天出公司記得是九點半。」雷奧莞爾一笑。

  「……所以我說你不是他娘的入職不到兩個月?」
  「對了,這個是主管那天晚上十點半給我的工作。」他笑得好荊軻,在燕下。

  「十點半?」你他媽是責任制伺服工程師嗎?
  「於是我反射性地問他:『要幾個字?』。」他真的笑了出來。

  操。
  你一個新人居然問了主管整個部門最重要的文件之一『要幾個字?』?

  「……你還好嗎大哥?」
  「你說呢?」

  嗯……問了個傻問題,我的錯。


  你以為雷奧的極限就在此止步了嗎?
  雷奧之所以是九雷一奧,正是因為他是沒有極限的啊。
  因為我主修資訊,偶爾裝電腦主機,所以雷奧比較常問我相關的問題。

  「業務員考試的時候,全部五十多台電腦就我的電腦有打不開,您怎麼看?」
  「……我只能說,一般而言那種考試用電腦溫度都很低,零件是很難壞的。」

  「我們公司分給我的電腦比較老,開機要狂按F2才叫得起來,對老電腦來說這是常見的嗎?」
  「……不是,記得備份資料。」

  「我們的系統按一按就當機,重連線無法,重開機無法,好不容易通了錢卻算錯了,這我該怎麼處理比較妥當?」
  「……你重啟幾次?」
  「幾十次?」
  「買乖乖吧,務必要綠色包裝的。」

  「我按電梯往下到一樓,結果它往上到十二樓,這是什麼Bug?」
  「就十二樓有人按了而已吧?」
  「問題十二樓是報廢樓層耶?根本不可能有人按啊?」
  「……可能你天生自帶靜電場把人家電路板震壞了吧?」


  諸如此類,幹你就不能偶爾問點可以被解決的非觀落陰問題嗎夥計?

  總算。
  直到最近,來自二零二零年四月底的,最新版本的雷奧。

  「我覺得,搞不好你要到看守所看我了。」
  「你不是只是個業務員嗎……」


  真人真事,
    再見雷奧。












廣告廣告
    目前小屋作品:
已完結都會穿越愛情   《天堂有路, 你為什麼不走?》
已完結追夢愛情小說              《燃夢》

已完結卻又待續   《槍手 -被詛咒的天賦異稟-》
已完結卻又待續,上卷陰帖   《劊子手-破鞘早的強者捷徑-》
已完結卻又待續,下卷陽帖   《劊子手-晚頓悟的仁者無敵-》

三千以上一萬未滿短文(也就是本篇所屬系列)  《真人真事系列》
我也不知道在打三小的白老鼠文       《死亡之握,我九哥》

電繪作品               因為國家配給我很多英文課
程式語言                          Code

歡迎各位看看喔~
4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5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