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83

RE:【閒聊】【小說】鮑魚傳-

樓主 鮑魚 raji394su3
GP5 BP-
第十章 林異世、李宗蚋、夜瓘亨?!
 
 
老馬的四蹄不停濺起雪花,車輪不斷的沾染起和著雪的泥濘,終於踏到青石的地磚,還有滿地七彩的琉璃鑲嵌在堅硬的青石裡,這裡是滅龍皇朝京城-江南。
 
江南幾乎集中了所有各式古色古香的建築,亭台樓閣、殿堂廳室、廊館軒榭、塔舫橋關、紅色喜氣的漆潑灑在迂迴的長廊,更多的是座落在庭台樓謝的石橋,樹本山水,人物走獸,花鳥蟲魚雕刻在梁柱,小橋上,玲現剔透,錯落有緻,層次分明,栩栩如生,巧奪天工的雕刻工藝薈萃了江南水鄉特色,顯示了滅龍皇朝雕刻工匠高超的建築藝術。
 
球兒驚呼江南城美麗的景緻,雖然時序以近立冬,但是眾多的文人雅士在亭樓下吟詩作賦,搖曳的燭光倒影著幽人雅士談論的影子,讓下雪的江南綴滿了暖暖的燭光。
 
馬車也緩緩停在一個筆走龍蛇的霸氣無匹匾額之下『天楓書院』。
 
 
馬車門一開,滷金魚就從車上稀哩嘩啦滾下來,張口就吐了一地汙穢。
 
 
『有種你就把嘔吐物吃掉。』鮑魚踩著滷金魚的後腦勺,一臉厭惡說道。
 
一路上金魚不是說暈車,就是說一會要小便,不然就是發出陣陣噁心胃酸的味道,已經引起球兒、鮑魚及牛牛極度的不滿。
 
『冷冷我不愛,熱熱一碗來!』滷金魚還真的將嘔吐物在吃進去。
 
依照滷金魚的觀念,嘔吐物而已,而且還是自己保溫過的,別人的口水都在吃了,嘔吐物算什麼?!
 
 
『球兒,我們別理他!讓他吃個夠,等等我們去吃魚翅。』鮑魚拉著球兒的手,邁進滅龍皇朝最高學府的天楓書院裡。
 
 
球兒就像小媳婦一般,嬌羞著臉讓鮑魚牽著她軟弱無骨的小手,臉上盡是藏不住的幸福。
 
 
『一看又是不知道哪來的平民,迷糊的撲進來書院了。』一個身穿華服的貴族子弟,言語中帶著赤裸裸的挑釁。
 
 
『兄台,還未請教?』鮑魚振了振下擺,拱手作揖客氣說道。
 
『果然是進來借廁所的,連老子你都不認識,你走出書院往下一條街區走,左轉就可以到紅夢樓去借到廁所。』貴族世家子弟用鼻孔瞪人傲然說道。
 
 
『哇操,兄台你吃屎了嗎?嘴怎麼這麼臭?』滷金魚吃完嘔吐物之後,抱著牛牛進來書院,金魚不穿乞丐裝了,看起來倒像是一個伴讀的小書僮。
 
『異世兄,你又在欺負新生了?』另外一個身穿布衣的男子,邁著步伐走進了,鮑魚一眾人和小貴族的衝突中。
 
 
『我道是誰?原來是我們天榜帝級排名第三的草莽英雄的夜瓘亨。』異世小眼瞪大眼的望著夜瓘哼,心裡卻漸漸沒有底氣,人家有著強大的實力,將來在沙場上建立功勳,將來封侯拜相不在話下,此人不可以得罪阿。
 
『異世兄抬舉了,全皇朝的人都知道只有林異世,沒事。』夜瓘亨淡淡譏諷說道。
 
滅龍皇朝誰不知道,林異世這小貴族,閒來無事就到處顯擺身分,仗著他爹是皇朝的王爺,欺男霸女,勾結權貴,見低踩見高就拜,還和二皇子李宗蚋有著密切合作的關係。
 
林異世訕訕一笑,擺手說道:『瓘亨兄,你這樣說就傷感情了,我臨時有約,盛情難卻,下次再請灌亨兄喝一杯,何不快哉?』
 
 
灌亨虎目瞪圓,吼聲說道:『我不喝酒的,你是故意給我一個殺你的理由嗎?』
 
 
在發生某件事情之後,灌亨滴酒不沾,要不是面前之人是王爺的子嗣,而且又在天楓書院,灌亨早就把此人轟殺至渣,帝級武者的破壞力,絕不是開玩笑的,雖未達移山填海的大能,但也相差不遠了。
 
 
林異世灰溜溜的離開此地,帶著他一群同為貴族的狐群狗黨離開,還不忘落下狠話:『哼,你給我記住!』
 
林異世心想要是二皇子李宗蚋在場的話,今天場面上的結果或許就會不一樣了。
 
 
『你們好,我是夜瓘亨,天楓書院的學生。』夜瓘亨露出爽朗的笑容,全沒一點架子,可能同是平民,沒有身分之別,也讓人更容易相處、平易近人。
 
 
 
夜瓘亨穿著樸素的白衣,白衣下藏不住的好身材,結實的肌肉充滿爆發力,而在這充滿阿諛我詐的皇朝中心,他有著他不屈不饒的錚錚傲骨。
 
 
 
 
『你好,我是鮑魚,她是球兒,他是金魚,還有牠是牛牛。』鮑魚指著我方三人加上一條黑狗。
 
『哇,是我們平民中的英雄,所有平民的偶像,英雄不怕出生低,雖生於草莽,卻能憑著自身努力不怠苦修,打翻一桿子紈褲子弟和王族權貴,天榜帝級武者第三名的夜瓘亨,』金魚滿是崇拜的靠進夜瓘亨,東摸摸西捏捏,兩眼放光,含情脈脈得盯著夜瓘亨看著。
 
 
『金魚兄弟,你言過其實了,我只是運氣比較好而已。』夜瓘亨淡然回道,謙遜說道。
 
 
『我的天阿,人家都說武功高強者,一個比一個跩。三生有幸遇上灌亨兄,我要去變性,請你接受我真摯濃烈的愛。』金魚發春說道。
 
『阿答~碰!』金魚頸動脈被球兒手刀劈下,鮑魚賞了一記暴栗,金魚還沒倒下,今天由於太亢奮,抵抗力爭強了許多,在牛牛一式掏蛋式,金魚因蛋疼終於暈眩過去。
 
『灌亨兄,請見諒,這金魚腦筋不太正常,我是要來找院長的,能否引薦?』
 
 
『這是自然,鮑兄、球兒姑娘這邊請。』夜瓘亨龍行虎步,引領鮑魚一眾人超過九彎十八拐的長廊,經過許多書殿,而貴族幾乎與平民分堂而立,書院中的平民和貴族有著強烈的隔閡和鬥爭,貴族看不起平民,總是認為動動手指,就可以將人玩弄於鼓掌之間,有錢什麼都可以解決。
 
 
而平民則是看不起,貴族弟子只會受家族闢蔭,受到最好的教育,受好的訓練,可是最無法忍受的是貴族從來不會顧慮平民的感受,貴族表面上的友好,私下不屑的白眼,以及隱約在背後傳來他們得嘲諷聲及譏笑聲。
 
夜瓘亨清清了喉嚨,恭敬的在院長室外說道:『院長,有新生來找您!』
『嗯,我知道了,灌亨是吧?你先去忙你的功課別落下了進度,待我接見這幾位小友。』院長書房傳出一個和藹的聲音。
 
『謝謝院長的關心,學生先退下了。』雖然院長沒有開啟房門,灌亨還是畢恭畢敬的鞠躬後才離去,可見天楓書院院長在學子地位中是多麼崇高的存在。
 
 
『進來吧,新進的小友們。』伴隨著院長溫詢的言語,房門便向有一雙無形的雙手將門開啟。
眼前所見,只是一張方桌,上面擺放著文房四寶,四周擺滿著書架,書架上的藏書約有上萬卷,而中間懸掛著『儒』字。
 
儒字前,坐著一位聖賢大能,閉著雙眼長眉垂掛,一身素衣韜光養晦,香煙繚繞涵養德性,其所思、所言、所行道德標準超越一般常人。
 
 
 
『小友,為何而來?求學倒也不像,小友身上沒有散發出對知識饑渴的慾望。』院長說道。
 
鮑魚遞出懷中的墨龍的推薦信,恭敬說道:『院長,此信請您過目。』
 
 
鮑魚手中的信,飄飄然的憑空浮起,再飄落自院長手中,隔空取物就像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院長雙眉舒張,露出能透視一切的雙目,數秒之後,又閉上雙眼,未開啟的推薦信,無火自燃。
 
院長慘然一笑:『此事我知道了,老夫允許,你們可以和朱雀堂的學生,一起學習,此事不可宣揚,關係重大,切記。』
 
 
鮑魚一眾人,重重的點點頭,離開了院長書房。
 
正要問人,如何去朱雀堂。
 
 
就撞上了林異世一眾貴族,這回林異世身旁還站著一個身穿金龍滾邊錦衣華服,臉上透露著一絲絲淫邪之氣的皇子。
 
林異世一臉諂媚說道:『宗蚋殿下,他們就是今天新進書院的新生。』
 
李宗蚋舔舔舌頭,淫穢的眼神不斷在球兒身上游移:『很好,很好!又一個極品。』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6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