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83

RE:【閒聊】【小說】鮑魚傳-

樓主 鮑魚 raji394su3
GP6 BP-
第四章 強姦犯和乞丐的邂逅。
 
 
月黑風高,月色朦朧,在荒郊野外座落一間荒廢的廟宇,躺著一個少男少女。
男孩有著俊秀面容,臉龐深邃俐落,女孩的肌膚白裡透紅,細緻的五官,就像一對可愛的瓷娃娃。
球兒揉著有如兔子般發紅的眼睛:『少爺,我做噩夢了。』
 
 
『球兒,別怕,我在妳身邊阿。』鮑魚抱住球兒微微顫抖的嬌軀,緩聲說道。
 
 
『我夢到灰叔全身是血,和我不斷的揮手,嘴裡喃喃說道快走,快走!』
 
 
鮑魚看了遠方的星辰,感嘆說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離開花家,鮑魚雖是臨時起意,但伴隨著花裂衣的歸來,總覺得有些不祥的預感,就像烏雲籠罩心底。心想既然自己在花家也沒什麼貢獻,何不好好遊歷這個異界,隨即離開花家,重生而來,就是要重新體驗不同的世界,快意人生。
 
 
而鮑魚也將不詳的預感告之老灰,真心希望老灰能夠避開這劫難,無奈老灰還是沒有離開花家,躲開殺劫卻選擇與花家一起覆滅,可能在他心裡這未嘗不是一個好的歸途,活得安穩,死得其所。
 
 
當時的預感,可能已經成真,鮑魚也無力回天改變什麼,雖然不知道花家已經變天了,滅龍帝國可能面臨到存亡的關頭,巨大的陰謀將命運之輪緩緩的推動著。
 
鮑魚和邪天塹都看著同樣的月亮,命運已經將兩人畫下道來,可能無法善終了,注定有兩個人一定要有一個人倒下。
 
 
---------------------------------------------------------------------------------------------------
 
『此人乃巫月族奸細,滲透進我國境內,燒殺辱掠,無惡不作,最重的惡行,姦淫一頭母豬,如見此人,通報官府著,賞銀一百兩。』一張張畫有鮑魚畫像的通緝令,貼在縣城鄰近的小村莊。
 
 
球兒聽了鮑魚的吩咐,先到縣城附近的小村莊,買些糧食再看看通緝榜文,有沒有什麼消息,順便再買些女孩子的衣服回來。
 
 
球兒開心說道:『少爺真是料事如神,通緝榜文上都是你的畫像耶,可是你叫我買這些女孩子衣服幹嘛。』
 
『哇操,啥爛理由阿,栽贓也找點好一點的理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又不得不說,這異界的官兵執行命令還是相當有效率的,一天就能將自己的畫相貼得滿天飛。
 
 
鮑魚鬱悶了,真是做賊喊捉賊,被當婊子,還被立貞節牌坊。
 
誰又知道滅龍皇朝三大一名將之一,滅龍皇朝曾經的邊疆守護神,早已李代桃僵了變成巫月族的國師了。
 
 
鮑魚換上球兒買回來的女裝,在將自己的髮束解開,將兩屢輕絲撥弄在額前。
 
 
倒是有一絲佳人如畫的韻味。
 
 
球兒打趣說道:『少爺,穿起女裝還挺好看得,比球兒還美,只是沒有胸部。』球兒又認真得擠了擠自己的胸部。
 
鮑魚嘴角一陣抽搐,這小妮子不知道再想什麼?
 
『球兒,現在官府查緝得嚴,以後妳我姊妹相稱,所以別叫我少爺了,灰叔的仇還要靠妳我來報。』鮑魚正色說道。
 
 
『也好,那麼我是妹妹囉,姐姐要好好照顧我,別讓人家欺負我。』球兒如精靈般眨了眨長長的睫毛,嬌笑說道。
 
『呵呵,當女孩子,不用打打殺殺,不過我們還是要不斷的修練,否則只能只能仰賴別人的鼻息而生,命運還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鮑魚捏了捏球兒粉頰說道。
 
 
『那我要叫少爺你什麼?』球兒突然靈機一動。
 
『嗯,就叫凝蝶好了。』鮑魚想起上一世的梁祝,哭墳化蝶,那段美麗動人的愛情。
 
 
『無言到面前、與君分杯水,清中有濃意、流出心底醉,不論冤或緣,莫說蝴蝶夢,還你此生此世,今生前世,雙雙飛過萬世千生去。』凝蝶有感而發,深情緩緩的唱著,球兒只覺得整個心情,隨著歌曲音揚頓挫起伏,久久不能自己。
                                                                                  曲何占豪/陳鋼 詞︰黃霑  編︰雷頌德
 
 
『姐,我想哭。』球兒淚眼朦朧哽咽說道。
 
 
『球兒,別哭,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人之常態,人會怎樣沒有任何人可以預料,也是因為人生有太多的起伏和考驗,人生才會精彩,懂嗎?』
 
 
『嗯,那妳和我說說梁祝的故事。』球兒一副惹人憐愛的模樣哀求說道。
 
 
球兒挨著凝蝶,看著升起的篝火,聽著凝蝶說著梁祝的故事,時而開懷大笑,時而雙眉緊蹙,時而如淒如訴,時而破涕為笑,哭哭笑笑,終於挨不住累,終於睡著了。
 
翌日,晨曦。
 
 
『兩位姑娘早安!』一個地痞小流氓,穿著破爛的乞丐裝,留著口水對著兩姊妹說道。
 
『你是誰?』球兒問道,一臉警戒說道,她可是立志要保護好少爺的。
 
 
『我是一個行俠仗義的好人!我叫盧金魚!』那個全身破爛的小流氓充滿豪氣的說道。
『滷得金魚能吃嗎?』球兒疑惑問道。
 
 
『你到底要幹嘛?』沒等滷金魚回答,凝蝶已經不耐煩問道。
 
 
『沒阿,我想要和兩位姑娘借點盤纏,週轉週轉。』滷金魚一臉無賴般說道。
 
 
凝蝶心想,聾子聽見啞巴說瞎子看到鬼,乞丐借錢,會還還真的見鬼去了。
 
球兒擲地有聲說道:『我們沒錢!』
 
『身上怎麼能不帶錢?要好好得工作賺錢阿!』滷金魚一副頗為懊悔勸人辛勞工作的模樣說道。
 
 
兩女反了反白眼,被乞丐罵說自己不好好的工作賺錢,這啥鬼阿!這什麼世道阿?
 
『好唄,既然沒有錢,那我就把妳們賣到青樓,估計能賣個好價錢。』滷金魚嘿然猥褻笑道,還從懷中揣出一隻黑呼呼的攪屎棍。
 
 
『就憑你!』球兒緊惕盯著滷金魚,卻因為從未和人交過手,就顯得有些緊張說話沒有底氣。
 
『球兒,這隻小雜魚,就讓姐姐來。』凝蝶看出球兒的緊張,反正看這小乞丐,也不像有武功,全當練練手。
 
『喝!呀!看我的十方風雨!』滷金魚揮動手中的攪屎棍,棍影翻天,似模似樣倒是有些底蘊在。
 
凝蝶在棍影下就顯得悠然自得,不斷的在滷金魚的攻勢下踏圓,而滷金魚的攻勢漸漸變老,又被太極中的陰陽牽引,失去了主動的攻勢。
 
滷金魚逐漸力衰之後,凝蝶用了旋、沾、撥!就將滷金魚甩了出去,砸到牆上。
 
 
球兒拍手叫好!『姐,打得好!』
 
凝蝶心想:『哼,在我老鮑魚面前,膽敢稱自己是金魚!找死嗎?』
 
滷金魚晃了晃腦袋,踢到鐵板了,趕緊腳地抹油,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來溜。
 
『球兒,凝聚真氣!別讓他跑了。』凝蝶急切喊道。
 
 
球兒,迅速得凝聚起真氣,相較於之前武徒中階根基未穩,現在球兒控制真氣的水準,有了井噴式的成長。
 
幽幽的藍光化成一顆鵝蛋般的大小真氣氣旋,藍光照亮著球兒漂亮的臉蛋。
 
 
當滷金魚看到球兒真氣凝聚的時候!
 
心裡一聲卡噔,馬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不斷的在地上磕磕碰碰的,變成一隻貨真價實的磕頭蟲。
 
 
『女俠饒命阿!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阿,請饒得小人一命阿。』滷金魚哭爹喊娘求饒著。
 
球兒看了看凝蝶,凝蝶點了點頭,才將手裡的真氣消散於空中。
 
『別磕了!』凝蝶一腳踹了滷金魚的屁股,讓他的身體和地板親密的接觸。
 
心想,第一次遇到比老子還愛磕頭的人,感嘆要是跪下磕頭就能解決所有事情的話,人生有多美好阿。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6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