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83

RE:【閒聊】【小說】鮑魚傳-

樓主 鮑魚 raji394su3
GP7 BP-
第二章  大江東去
 
 
鮑魚還是一次又一次的演練太極,,靜氣凝神,緩緩感受身體裡的經脈,就像絕脈一般,全部閉塞,無法調動經脈裡任何的真氣流動,凝聚。
 
『唉,還是沒有辦法。』鮑魚愁眉苦臉的長噓短嘆。
 
 
『鮑魚少爺,你看!』球兒凝聚起體內真氣,由掌心探出。
 
『碰!』老樹抖了抖身子,就像似伸了一個懶腰,枝幹上的樹葉緩緩飄零,老樹上留下一個清晰可見的娟秀的掌印。
 
『痾,恭喜球兒,進入武徒階段,不如跟妳商量一下好了,我培養妳成為絕世強者,道歉磕頭的事兒我來,打打殺殺的活就由妳來,好不好。』鮑魚沮喪說道,上一世諸多不如意的事情,鮑魚懦弱性格還是無法改變。
 
並不是每一個穿越的人都是絕世強者,什麼都會,或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點眼界都很高,或著有妖孽般的天賦。
 
『少爺別氣餒,沒關係,就算少爺一輩子都是不能修練的廢人,我答應你,就由球兒來保護你!』球兒拍了自己初具規模的胸脯,豪氣說道。
 
『好,謝謝妳的好意。以後保護我生命安全的重責大任就交給妳啦!』
 
 
鮑魚釋然笑道,山不轉路轉,反正球兒在修練上的天賦,確實堪稱妖孽,很多道理或著招式只要稍為點撥,她馬上就可以心領神會,
 
 
可能與生俱來就有著不可思議的強者之心。
 
 
鮑魚又說:『既然妳已經是武徒,妳試試看能不能將真氣凝聚於一點!剛剛雖然釋放出真氣面積太大,這樣對於真氣外放都是浪費的!』
 
『好,我試試看!』球兒不再嘻笑,專注的、神情專注慢慢的將體內的真氣有條不紊,聚集,壓縮,疊加,凝聚在掌心,就像是掌中有一顆如海洋般湛藍的寶石,幽幽的流轉。
 
『額,這樣也行,妳現在想像一下在真氣上環繞著螺旋氣旋!』鮑魚看著球兒對真氣不可思議的控制能力,繼續指點。
 
湛藍的寶石,繞著強勁的氣旋,空氣中發出嗡嗡的裂空聲。
 
 
『少爺,我不行了。』球兒說完,整個人脫力,身體香汗淋漓,手中的真氣隨手一拋,可憐的老樹就被甩中。
 
老樹週身為繞著奇異藍色幽光,倏地原地炸開,整棵老樹連根拔起,樹木的碎片,木屑飄散在空氣中。
 
鮑魚心裡有了一絲明悟,他就像是天馬行空的藝術家,而球兒就像這世上最完美的藝術品,經過他的提點,或方是圓、或正若側、亦轉亦折、陰陽頓挫、疾徐若輕,濃墨若重,都能一絲不苟的完美的完成。
 
 
當然這並不是沒有限制的,必須建立在足夠的真氣基礎上,否則一個武徒就能發出越級的絕學,那不就天下之大,任她行遍天下。
 
剛剛那一擊,至少是初階武者分金斷石之力,要是讓其他人知道,初階武徒可以發出初階武者的力量,恐怕會引起此異界許多強者爭先恐後的興起收徒之心。
 
鮑魚從明悟中醒過來,對著球兒真切說道:『繼續打坐修練,將妳體內的根基穩固,將體內的真氣透支,再修練可以令妳的修練速度事半功倍。』
 
 
球兒聞言便繼續修練,讓體內的真氣一點一滴的儲蓄著。
 
鮑魚看著球兒正努力不懈的,快速加強自己的力量,也甚感安慰。
 
閒來無事,來到這異世,也從未離開這院子,也該去了解這世界。
 
出了偏避小院,鮑魚先是經過一片荒煙蔓草顯然此處根本沒有人打理,再穿過一片竹林,只留下一條羊腸小道,終於走到另一處雜院。
 
『姑爺,你怎麼來這裡?』說話的是一個兩鬢皆白,身體健朗背著竹簍的老奴僕。
 
 
『呵呵,沒事,身體好些了,出來走走,老丈人你忙。』鮑魚毫無架子的說道,本來自己上一世就不是什麼居移氣,養移體位高權重的達官貴人,穿越而來也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少爺,心裡自認為還是最低層的工人。
 
『姑爺,你這可折煞我老奴了,老奴只是一個不中用等死的奴僕,不值得您這樣稱呼阿!』老奴盈盈一拜,只見消瘦的雙腳,正要跪下。
 
 
鮑魚扶起老奴,眼神堅定說道:『老丈人不需要如此大禮,小子有生以來最敬重的不是位高權重,或是殺人不過頭點地的達官顯要,而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老人家,手腳沾滿泥土樸實的過著每一天,真切的體悟生活的人才值得敬重。』
 
老奴眼裡有些淚痕在打轉:『姑爺,你人真好,可惜被奸人所害,老奴替你不值阿。』
 
『呵呵,沒關係的,再多被害幾次,多扛幾次黑鍋,就習慣了。』鮑魚不在意的說道,上一世人當了軍人,下了部隊,接了文職,沒一個月馬上被記了一支大過。
 
 
過了兩年,學弟見到鮑魚還會陶侃說:『下士學長好!』
 
 
鮑魚也只是相趣而道:『中士學弟好!』
 
老奴愕然看著鮑魚說道:『姑爺,什麼是黑鍋?』
 
『就是挑糞的,很難跟你解釋,不過那不重要,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沒要緊的,呵呵』鮑魚說道。
 
 
『倒是老丈人,你怎麼稱呼?』鮑魚反問老奴說。
 
『老奴叫花古灰,其餘下人都叫我老灰。』老奴說道。
 
『呵呵,老灰,還好這家主人不姓簡,不然你就叫做撿骨灰了!』鮑魚靈機一動,惡趣說道,叫做撿骨灰也蠻有意思的。
 
『沒打緊的,老奴在此處打理木料,牲畜的飼料,家主也算是對老奴有份情意在,讓我在這裡打理,安渡於生。』老灰嘿然說道。
 
 
『挺好的,老灰倒是和我說說,我是受到什麼陷害?』鮑魚雖然
 
 
融合了花魚兒的記憶,可是皆是不完整的訊息,片段的,每當自己硬要去想,只會讓自己痛痛欲裂,鮑魚就不願意自己找罪受了,當然鮑魚也有問過球兒,只是每當提起球兒兩串眼淚就撲簌簌的流個不停,他也只好作罷勾起球兒傷心的記憶。
 
『老奴也不盡全然知曉,只知道在奴僕間的一些傳聞,老奴已經老了,也不是那麼在意那些流言扉語,況且下人怎敢去打聽主人家的事情。』老灰看著鮑魚,小心翼翼說道。
 
『老灰你說罷,我也不是要討回公道什麼的,只是了解一下狀況,求個自保罷了。』鮑魚看透老灰的顧慮,輕言說道。
 
『家主乃是滅龍皇朝的三大名將之一,花裂衣。戰功彪炳,經過大大小小的戰役,屢屢創下不敗的神話,人稱百戰將軍花裂衣。而在戰場哪有必勝之理,一次花將軍運輸錙銖護送軍糧經過關中林道,此關中林道乃是滅龍皇朝的運輸錙銖之要道,卻位於鄰近邊陲的異族領地,異族大軍來犯只是不斷派遊騎兵的騷擾,偷襲卻不正面對決。』老灰邊說邊吸竹子做成的煙桿子,一口煙圈緩緩升起。
 
 
鮑魚耐心等著老灰繼續說道,只是四周已經煙霧繚繞了。
 
『花裂衣手下的副將鮑肆自願請命,前去剿滅異族派出的遊騎兵,這鮑肆將軍傳聞誕生於惡劣的環境、汙穢的妓院,卻一身傲骨,在小人的居所中卻未受影響,武勇無匹,出落為錚錚鐵骨的男子漢。』
 
『所以?我是鮑肆的兒子?我爹死了,我娘生我時難產死了所以家主讓我入贅花家,算是仁至義盡就對了?』鮑魚順藤摸瓜,記憶拼湊出個大概。
 
『嗯,聽最後逃回來的哨兵說,最後鮑肆副將將一條木橋斬斷,斷了自己的退路,慷慨赴義,以一人之力阻擋住異族上百騎兵,屍首沉入大海中,因為副將捨命的阻擋,花將軍才能順利將錙銖運回。』老灰心神嚮往,又吐了兩口煙圈。
 
『而我是一個不能練武的廢物,人家才可憐施捨的姑爺的身份給我。』鮑魚慘然笑道,原來自己的命運,也只不過是人家施捨的安排。
 
 
『花奴月說她想要山中靈月花觀賞,而姑爺你就深入山中,去取只有在滿月才會綻放的靈月花,後來你就血肉模糊的被抬回宅院裡。』老灰敲了敲竹菸桿,在添上新的菸草。
 
 
『下人勾搭上主人家,要是讓家主知曉,不知道他老人家會怎樣想。』鮑魚笑道,這可是最為人不恥的醜事。
 
 
老灰搖頭苦笑:『誰知道呢?或許主人家喜歡呢?』
 
草叢中發出一個刺耳的聲音,伴著恫嚇之意:『老灰你不想活了?在主人家背後說三道四?』
 
眼前是身穿錦衣華服的小童,臉上還有些麻子,五官是小眼睛小鼻子,全沒有他爹的半分相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花將軍在哪邊撿來的野種,此子卻將驕傲全寫在臉上。
 
『花少,老奴,不敢!』老灰嚇得連煙桿子都丟在一旁,五體投地,趴在地上。
 
 
身穿錦衣華服的小童叫花皓月,乃是花奴月的親弟,雖然只有十一二歲,卻仗勢欺人,經常聯合花慕白一起作弄下人,刁難下人為樂,下人有苦難言只能默默忍受這廝沒人性的對待。
 
『小舅,別為難老人家,有什麼事情,我扛就是了。』鮑魚正色說道。
 
『唷,原來是姊夫阿,一個不會無法修練的廢物,要我不為難他可以,茅廁塞住了,可以煩請姊夫去疏通疏通嗎?』花皓月志得意滿說道。
『嗯,你說的,我答應你便是。』花皓月領著鮑魚就往花家茅坑化糞池去,許多奴僕見狀,議論紛紛。
 
 
只是情況迥異,在前面領路的花皓月的得意都寫在臉上,而鮑魚只是哼著小曲,屁顛的跟在後面。
 
 
花皓月掩著鼻子,一臉嫌惡說道:『姐夫,前面就是茅坑,你疏通玩了,我就不為難老灰。』
 
『嗯,記住你說的話!』其實鮑魚也覺得奇怪,花將軍的兒女不是要人跪下磕頭,要不然就是要人家挖大便,真不知道怎麼教育的,都有特別的嗜好。
 
鮑魚捲起袖子,在眾人驚異的眼神中,利索的勺起茅坑裡的排泄物。
 
一勺又一勺,好像不是在勺糞,反倒是像是在驚人的巨浪拍打著江岸,捲起千堆雪似的層層浪花中,乘風破浪的水手。
 
 
大江東去,浪濤盡千古風流人物!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鮑魚豪情油然而生,小人也罷,好人也罷,所有才華橫溢的千古傳唱的英雄豪傑,都隨長江滾滾的浪濤中掩沒掉了。
 
 
『少爺,你在幹嘛做這種事情!』球兒奪下鮑魚手中的勺子,憤恨說道。
 
鮑魚小聲的在球兒耳邊呵氣如蘭說道:『沒事的,我上一世做過電鍍廠工人,挖過有強烈腐蝕性強酸強鹼的汙泥,這不過是大便,沾到不會怎樣皮膚又不會爛掉。』
 
 
球兒反了白眼,沒好氣說道:『少爺,你的底線到底在哪裡阿?怎麼一點尊嚴都沒有?』
 
『尊嚴能當飯吃嗎?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挑點糞,運動運動也不錯阿。』鮑魚心裡想著。
 
花皓月:『你倆聊完了沒?』花皓月爺沒想到他嘴裡廢物的姊夫,做這麼低賤的工作,做的怡然自得,還一副很享受似的模樣,心裡更不是滋味。
 
『喔,小舅子,我挖完了,沒事,我先走了,差不多要吃飯了!下次再見,額,沒事最好別再見。』鮑魚沾滿糞便的勺子拋給花皓月爺,歉然說道。
 
一眾奴僕無語,這姑爺估計是真的瘋了,挖糞挖出心得了呢?
 
 
『阿~~~~~~~~~~~~~~~~~』花皓月爺雙手沾滿糞便,仰天長嘯。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6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