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22k

RE:【長篇小說】一個好人~十個月之後…

樓主 【黑天使】 DarkWanderer
GP18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一個好人~十個月之後…
 
  炙熱的陽光照在屏東的土地上,椰子樹上的葉子徐徐搖曳,自從星哥飛去日本後,同年的九月我人正在屏東這邊,但是這一次來不是散心,而是他媽的在這邊新訓。
 
  新訓的日子並沒有想像中的好過,由於我並不是這邊的人,加上夏季的到來和南台灣的威力發燒,幾乎迫使我身上的汗水流了下來又曬乾。
 
  而經過了大四最後的洗禮,我幾乎有了很大個性的轉變,變得不愛說話,幾乎點到滿的口才,也從來都沒有再出現了,對很多事情變得不再積極也不樂觀,等待的東西就只有讓時間的流逝。
 
  不過說到我新訓的地方,我必須要簡介一下,這裡是屏東的龍泉,至於這裡有沒有產龍泉啤酒還是龍泉寶劍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同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新訓我被分到這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地方,也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的人都在說著台語,也不知道為什麼睡我隔壁床的是我一個歸國的華僑,不過如果是說英語系的傢伙還好,可是這傢伙說的卻是只會說法文的傢伙,整個新訓依然的超展開人生的另一段故事。
 
  「Si…子軒,c'est…」
 
  「Please speak English 文號。」
 
  我手上拿著該背的東西,雖然說我沒有什麼很大的問題,但我旁邊這個歸國的法國傢伙可就讓我頭痛了,說到英語我或許還可以應付一下,但是說到了法語,不要說我了,整個營裡面雖然說都是大學生學歷的弟兄卻沒半個人聽得懂這傢伙再說什麼鳥,而第一天認識這傢伙的我,就被班長委與重任,負責教好這傢伙中文,可悲的是這傢伙的英文真的不太好。
 
  而說到文號這個人,不得不提一下,雖然他會說法文,可是他並沒有長得像法國人一樣,他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法國血統,只因為他老爸經商的關係,他從小就身在法國,完完全全道地的台灣人加上那嫩白的皮膚和逼近九十公斤的體重,幾乎讓他成為了新訓中心的笑柄,才只是短短的兩個禮拜的時間就讓我看盡當兵是有多醜陋。
 
  「 This is ㄅ,ㄅ you know and this ㄆ。」
 
  「ㄅ…ㄆ…est-il?」
 
  「拜託說英文,文號。」
 
  我跟文號的對話,真的要形容的話,只能用胡瓜曾經拍過的軍中電影和那個原住民對話一樣,他說什麼我還真不懂,班長就跟那廖峻一樣,只會說混帳!限你三天之內學好中文。
 
  說真的,文號這個人其實挺努力學習中文的,只是新訓中心這個地方,當過兵的就知道還不就是這個鳥樣,只要你不犯人、人就不會犯你,但是只要你不會說中文,幾乎就像是得罪天下人一樣,整個新訓中心每個長官都他媽的雞掰,每一個人就他媽的喜歡找文號麻煩。
 
  還記得前三天推廣志願役一過之後,我們的日子就開始變成了地獄,什麼日跑三千、扶地起身、仰臥起坐、拉單槓…等等一堆也算還好,但說到了基本教練和刺槍術要用到中文對文號來說,可就他媽的像是個地獄一樣了。
 
  「向後轉!他媽的向後轉不會啊!」
 
  文號左顧右盼看著大家怎麼轉,他才跟著轉,而我跟文號怎麼有好交情的,也必須從操練的第一天說起,原本我也只是跟著他一起基本教練的,只是班長一邊喊口令一邊罵他,說真的很多人看到這樣,也都不太敢吭聲,畢竟新訓還是傻鳥一樣,只是班長一邊喊著口令一邊罵人,讓我看不下去站出來喊:「報告班長!我覺得您喊口令文號做錯就算了,後面不用再加其他的東西了,這樣子文號會有一點搞不懂。」
 
  「你他媽現在替他出頭,是嗎?」
 
  「報告班長!沒有。」
 
  「沒有!?好!我現在告訴你,你那麼喜歡幫他出頭,現在以後文號做錯一個口令,你他媽陪他一起受罰,要不想受罰!從今天開始你就天天教他怎麼說中文。」
 
  接著,班長用著他很破的英文說:「文號Learn Chinese with 子軒!understand?」
 
  文號好像可以聽得懂一些單字,他接著用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我,好像是一隻無辜的小狗一樣,但我很快的也被他害死了,下一個向左轉的口令讓我陪他做了一個基數的扶地挺身。
 
  而懇親之前的日子,我跟文號就像是生活在地獄一樣,他的破中文和破英文幾乎是讓我無時無刻陪他受罰,整整兩個禮拜的生活活的就跟地獄一樣,左去右回先不說,光是那雙腿就已經被操到整天都在抖了。
 
  不過被罰的日子,我常常可以看到文號用那種耗呆的眼神看著我,有些歉意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也沒跟他計較那麼多,只專心在教他語言,而文號也沒有人想像的那麼脆弱。有一天晚上我們睡覺的時候,其中有一個新兵半夜不睡覺突然哭了起來,可是那晚文號卻是睡到打呼,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想家的感覺,我想他會這樣也很正常,每天被操到睡覺都來不及了,哪裡還有力氣哭。
 
  當然,苦日子來的莫名其妙,走的也很莫名其妙,事情也要從文號懇親當天說起。
 
  懇親的那一個禮拜,我已經知道了遠在桃園的家人是不會來這裡了,所以也抱著不回家的心情度過。
 
  「Famille…Family…no?」
 
  文號說了幾次,我才聽得出來他說的應該是家人這個單字,我搖搖頭說:「Long…too long…」
 
  文號聽到我這樣回答,他點了兩下頭,然後我們坐了下來,沒多久他就被叫了出去,整個寢室裡面只剩下我和當天晚上哭到睡不著覺的那傢伙,我坐著看著寢室上面的氣窗,那邊有一點距離,對我來說卻是隔著自由的感覺,讓我的心情有些惆悵,不過這感覺沒過多久,睡不著覺的那傢伙又開始獨自掉下了眼淚。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其實一想到美玲的事情,我也幾度曾經想要落淚,只是沒有哭出來,該哭的已經哭過了,我把眼角的淚水收了回去,暗罵自己該長大了,星哥不再的日子,也該是我獨立的時候了。
 
  而說到了氣窗外面的世界,我可以從弟兄的語氣當中判別現在有沒有辣妹經過,一直到了七點多,當開放了家長參觀寢室的時候,我因為那個同寢室愛哭的傢伙被班長發現,所以兩個人被請到了樹下休息。
 
  過了沒多久,我突然聽到了一群男生鬼叫,而這些人的鬼叫從驚嘆聲慢慢地變成了鴉雀無聲,接著過了沒多久我就聽到了文號用著那法語說了一些話。
 
  沒過多久,一個頂著黑灰頭髮的中年男子朝我走了過來,他的背後還帶著兩個金髮的洋妞。
 
  「子軒!子軒!」
 
  文號用著很破的中文叫了我,那個頂著黑灰頭髮的中年男子一看到我,他用法語問了一下文號一些東西,文號也很興奮的回答後,那中年男子才說:「我是文號的爸爸!你好,這孩子聽說給您照顧了。」
 
  這下子我可以稍微了解一下了狀況,根據我的猜測這兩個人多半會是文號同父異母的妹妹。
 
  文號的老爸握緊我的手後,順便跟我介紹了一下後面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比較漂亮的,文號的老爸先開口說:「這個是文號的老婆,這個是文號的妹妹。」
 
  雖然我猜錯了,不過當我聽到這是文號的老婆時,我心中竊笑了一番,因為大家臉上盡顯著人生失敗組的面貌。一群弟兄打死不相信文號已經結婚的事情,當然我也不相信這事情,不過至少可以確定的是文號還真的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也因為這樣子,文號懇親之後,真的讓他後面的日子過的也很舒服了,我想一堆人看在他那混血的妹妹身上!
 
  這部隊就這麼簡單的告訴了你,這裡如此的現實。
 
  至於下部隊前,文號寫給了我一封信,信中雖然提到了很多感謝我的地方,不過我還是沒有打算繼續跟他聯絡,我可以感受他的熱情和想要跟我做朋友的決心,不過我還是不太想要交這朋友,畢竟我不是可以這樣容易接受閃光如此耀眼的人。
 
  下部隊之後,我簡單的描述一下,其實我下部隊是被分到高雄,離家還是有十萬八千里的地方,在這期間我幾乎跟家裡失去了聯繫,回家不方便是原因之一,但是最大的原因是我本能拒絕了北台灣這個地方,我害怕到新竹這個地方,一想到美玲是住在這裡,雅婷是在這邊念書,我幾乎沒有勇氣再跨過這條線,一直到了過年,我這才勉強的回去了一趟。而我的心情則是一直逃避,相對的軍中幾乎變成了我的避難所,一直到了退伍,我才很不甘願的離開了這裡,重新去面對我的真實人生。
 
  當然,自從被美玲發卡後,新訓在屏東、下部隊在高雄就不提了,就連我退伍的時候,因為大哥要結婚的關係,家裡要重新裝潢,他們兩夫妻的房間不夠大,索性把我的房間打掉了,讓我每天晚上只能睡客廳,工作也因為某些原因無法立即回去上班,家中的紫鈴不知道為什麼常常會吃完飯後會吐,也變的病沉沉的,美玲送我的草薙京外套也不見了,更重要的是我收到了雅婷的喜帖。
 
  收到喜帖的那天,我一個人坐在客廳,電視節目上的憲哥正在表演,台下雖然很多人笑,我卻沒有笑。
 
  「你真差勁劉子軒,既然已經被美玲甩了,就沒理由去想雅婷不是嗎?」
 
  我腦袋左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天使,天使雖然想要安慰我,但是右邊的腦袋上方出現了一個惡魔,那個惡魔罵說:「關你個屌事阿?我們這邊正倒楣,你一定還要這樣指責我們嗎?」
 
  「我沒有要指責的意思,我是說過去就算了,何必為了過去的事情懊惱呢?」
 
  天使說完話後,惡魔很不要臉的說:「你他媽的佔據主人的心思太久了,現在整個會落到連房間都守不住,你還在那邊大聲?」
 
  「我…這…」
 
  天使沒有說話,他被惡魔抓起來痛打一頓,我很快的就順從內心的惡魔,惡魔最後跟我做了一個決定,他要我提起勇氣去看雅婷的婚禮,我原本以為我會這樣逃避下去,但最後還是像惡魔妥協了。
 
  至於說到雅婷的老公,我稍微上了msn問了一下同學只知道他家裡是一個賣米粉的,家裡是有數十甲田的傢伙,竹科在徵收用地的時候,他們家因為一些原因就這樣發了,當然這些都是休閒管理系的同學告訴我的。
 
  那天,我躺在沙發上完全睡不著,就這樣大眼開開的到天亮。
 
  隔天,我老媽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他在市場買了米粉湯當作早餐,我雖然有點反感,但還是吃了這一餐,只是在我吃完後不到半小時,我就立刻衝去廁所把它吐光了。
 
  後來過了幾年我才從新聞上知道,當時的米粉開始大量參入玉米澱粉,讓本來不太能吃玉米的我,誤以為我是因為雅婷嫁給了賣米粉的傢伙,所以後天有了激烈的抗性。
 
  兩個禮拜後,我赴約了,我沒有早到也沒有晚到,我混在了大量的人群之中,很自然的像是一個過路客,就在我走進去時,我看到女方收禮的一個女生長的跟雅婷十分相似,不過仔細看上去確又不是那麼像,旁邊擺著一張幸福洋溢的婚紗照。
 
  我沒有注意男生的樣子,倒是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去記住雅婷幸福的樣子,就在我走到收禮的櫃台前,我看到女方收禮那個穿著小洋裝的女生時,我倒是有一點點的百感交集。
 
  我很快的拿出了紅包,當紅包交給那女生時,那小女孩用一點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接著我在留言板簽上了Angel幾個字後,大步的快速離開。
 
  走出了喜宴會館後,我聽到了一個女生喊著:「Angel先生Angel先生。」
 
  我回頭一看,是那個穿著小洋裝的女生,她拎著腳下的裙襬跑了過來,聲音雖然不像是雅婷一樣清脆,但還是有一點雅婷的感覺。
 
  「阿!?」
 
  我應了一聲,那女生跑到我面前,拿出了一封信給我。
 
  「我這裡有一封雅婷姊要給Angel先生的一封信。」
 
  我看了這一封信,有些疑惑問說:「喔!這個…我…」
 
  「你就是Angel先生對吧!你剛剛明明就寫下了天使的英文。」
 
  我有點想笑,然後收過了那封信,我笑笑說:「本來我不想打擾她的生活,結果還是讓她費心了。」
 
  「姊說今天她結婚的日子,你一定會來,而且你不但會來,更要我留意男生簽下Angel就離開的人,本來我也極力反對她這麼做,畢竟都要結婚了,只是我曾經聽她說過,你是一個很理智的人,全家人反對她考轉學考時你支持了她,她考上之後,你一句話都沒留她,而且現任的這個姊夫跟你很像。」
 
  我沒想到雅婷這個親戚這麼多話,她話一口氣說完後,把手腕反了過來看了一下錶,她的動作就跟雅婷完全一模一樣,然後輕吐著舌頭說:「遲到了!遲到了!那我要先離開了。」
 
  我點了一個頭,她也小鞠躬了一下,我目送她小跑步回了宴館,我手也一舉,一台剛到達這裡參加婚宴的計程車就這樣順路送我回去了,我選擇了最近的火車站離開了這裡。
 
  上了計程車,我打開了這一封粉紅色的信紙,上面寫著:
 
  親愛的Angel,我猜到了你會在人最多的時候包禮,我也猜到了你會包完禮就走,更猜到了你只會寫上Angel兩個字不會寫本名,對不對?
 
  如果以上都猜對了,請你笑一個^_^。我這幾天想要寫這封信的時候,常常再想如果當年沒有考上轉學考,會不會現在的結局是你跟我走在這裡,可是既然都已經過去了,那就沒有意義了。
 
  人的一生不會事事順利,但是如果有個凡事都鼓勵你的另一半,其實那就很好了,我現在過的很好,這一個清大交的老公,說實話幾乎有你一大半的影子,對很多事情都很樂觀,說話雖然沒有跟你一樣風趣,但那種樂觀的坐以待斃的感覺還真像。
 
  兩個月前,他跟我求婚的時候,我還曾一度把他誤看成是你了。也許回憶總是美好的,我們沒有在一起才會讓我對你有無限的遐想,但我也希望你不會用這樣的角度看我。
 
  我離開北商後,即使到現在,還是很喜歡有一個人寫的小說,那是我抽空回去北商時呂老師給我看的一部小說,那本書叫做男人百分一,我曾經問呂老師那本小說是不是你寫的,可是她不肯給我答案。
 
  那本小說裡面,男主角和梅爾吉勃遜的男人百分百能力有點不一樣,他是一個很渴望知道喜歡女生心理在想什麼的男生。他每天都向上帝祈求能擁有這樣的能力,終於有一天上帝(書裡面寫是由摩根費里曼飾演)給了他這能力,他能知道自己喜歡的女生在想什麼東西,可是每當他知道女主角喜歡和思念的人是一個學長,他的心總是會不斷的被傷害,即使不願意想要聽到女主角的心聲,他還是會不斷的聽進去那女主角在想什麼,一直到最後他祈求跟上帝說他不要這能力了,他才懂得原來人與人之間,還是需要一點點的距離,小說雖然最後是悲劇收場,可是我真的很喜歡這本小說,尤其是作者總喜歡把摩根費里曼當上帝來惡搞這一點,真的讓我愛不釋手。
 
  有時候我再想這本小說你就是男主角吧!女主角當然是我,這麼有趣的小說我能當上女主角真的也算是我的榮幸了。只是呂老師最後打死不承認這本小說是你寫的就是了,放眼整個北商我想也只有你有這個能力能寫出這樣子的小說。
 
  你總是喜歡把思念化作為文字,把沒辦法愛上一個人的痛苦用自己的文字表達出來,我明明知道你是個這樣的人,卻沒辦法和你寫下一個快樂結局的小說,也許你命中注定前面好幾部小說都會是悲劇。但總有一天,有一部小說一定會是以喜劇收場,對嗎?
 
  想跟你說的話有很多,但是我想重要的也說得差不多了,現在的我很幸福,希望你有一天也能夠把喜帖寄給我,我也想像你一樣,提起勇氣去面對看著你得到幸福的樣子。
                          友 雅婷
                              2010.8.2
p.s希望你吃到我們家的米粉不會吐。
 
  我看完這封信後,先是苦笑了一下,然後眼淚又從眼角下流了下來,信上面附了一些雅婷的婚紗照,上面沒有新郎的樣子,完全是她一個人的獨照,我翻了幾遍後就收了起來,比起這些東西我更在意的是信本身的內容。
 
  到了火車站時,我付了計程車資後,我腦袋上又跑出了天使和惡魔,正當我想痛罵惡魔的時候,他突然把他自己的面罩拿了下來。
 
  「對不起!老大,其實我也是天使。」
 
  然後我才知道那個惡魔根本也是天使假裝的,在我的腦袋裡面,從來都沒有惡魔,有也只是天使去假裝的,我腦袋最後又像是混亂的黑毛線球打結再一起。
 
  過了幾天,我終於做了一個決定,我請呂老師將我的那本小說男人百分一收起來,我希望這本小說暫時還不要流入到市面或是網路上,我希望給這本小說一點點的時間,等到有一天我有能力把它出版時的功力,我再重新的寫過,而呂老師也答應了,這本小說再我功力足夠前,就像被封印在寶箱裡面,一直等待。
 
  而我和雅婷之間的後續也就這樣結束了,嫁為人妻的她,也和我結束了所有的關係。
 
  接著,要說到俊哲這個人,毫無反應就只是個賣雞排成為暴發戶的傢伙,如果我這樣子形容他的話,當然,這傢伙可能隔天就拿著開山刀衝到我家了,但他的確就是這樣子。
 
  雅婷結婚後,我也下定了決心從此不再思念她,所以也開始努力過著新的生活,雖然日子很難過,但還是要走下去,不是嗎?即使熬過了雅婷的婚禮,我依然暫時沒有工作,沒有房間可以睡,紫鈴還是一樣整天病沉沉的,看過了醫生也不見好轉,外套還是處於消失當中。
 
  兩天後,俊哲來了通電話,希望跟我商量長談一些事情,原本這種心靈諮商都是星哥的任務,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現在因為星哥去了日本後,這個沉重的任務落在我身上。
 
  我坐在客廳,看著電腦上的msn打開,俊哲很快的就要求通話來電,我接起電話後,俊哲馬上就問說:「子軒!聽說你去了趟雅婷的婚禮。」
 
  「幹!是又怎麼樣?」
 
  「也沒怎麼樣拉!還可以吧?」
 
  「操!這種事情我從來都不需要人家替我擔心,如果你只是因為這一些鳥事情找我的話,我現在就要掛了。」
 
  我作勢把手伸到電腦上的攝影機上,擺出了關掉攝影機開關的動作,俊哲那邊倒是有點激動的說:「別這樣啦!哥有事找你,想請你分憂解勞一下。」
 
  「這種工作不都是星哥在做嗎?」
 
  「現在星哥不在台灣,連msn都不上了,你要我找誰幫忙,當然是找你這第二把交椅阿!」
 
  我故意翹了二郎腿接受了他的稱讚,然後擺著高姿態的角度問說:「好吧!有事快奏,無事退朝。」
 
  俊哲這才說:「我家雞排攤最近買了棟店面,現在不用靠推車上攤子了。」
 
  說到俊哲這一年,也不知道這傢伙走了什麼狗運,被診斷出扁平足的身體,讓他足足跑掉了一年的兵役,跑掉了一年還不打緊,這傢伙接著很努力的在家裡賣雞排,結果不知道怎麼搞的,明明就只有雞排很好吃,其他的東西也就那個樣,卻把附近的雞排店都拚倒了,這幾個月還買了間房子當作店面,可以算是我們之中最有出息的一個了。
 
  「所以你跟我說你買了房子,要我祝賀你喬遷之喜?幹你媽的!我要睡覺了。」
 
  我又把手伸到攝影機那邊作勢要關掉攝影機,俊哲連忙說:「等一下阿!老大,我錯了。」
 
  「好吧!你這次最好有事趕快上奏,無事的話我要退朝了。」 
 
  「啟奏萬歲,這件事情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家五代單傳,雖然沒什麼財產,但是好不容易輪到我小有成就了,我家人最近跟我逼婚。」
 
  「那很好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不是很好嗎?」
 
  「事情本來就是這樣,但是我娘說他要找一個外籍配偶,說什麼現在台灣女生眼光都太高,看不起做小生意的台灣男人。」
 
  「這很對阿!你娘說的很有道理,完全說出了台灣目前的生態。」
 
  「可是,你不能要我娶一個東南亞的黑人阿!」
 
  我聽到俊哲這樣說,把臉靠近攝影機大喊:「東南亞不產黑人,而且你如果不想娶東南亞的人,不會花點錢去烏克蘭娶白妞回家喔?我之前新訓的時候,還有個傢伙老婆是法國人呢!而且如果不小心給你生出一個可以跟林志玲一樣正的女兒,我看你後半輩子可就爽死了。」
 
  「喔!所以你是要我當鬼父?」
 
  「幹你媽的!老子這次真的要退朝了。」
 
  我又站了起來把攝影機的鏡頭拿起來,俊哲在那邊苦喊的求饒後,才一直喊說:「正經事、正經事。」
 
  「所以你建議我去娶烏克蘭妞?」
 
  「不爽可以不要!到時候你這個五代單傳的傢伙,妳媽就幫妳娶了個比黑人還黑的東南亞人。」
 
  「既然哥這樣說了,那你明天可以陪我去婚姻仲介那邊去看嗎?」
 
  說真的,我心中這時候也的確是嚇死了,沒想到這傢伙是認真的,不過既然話都已經說出來了,我也只能乖乖奉陪,陪俊哲去婚姻代辦找烏克蘭妞。
 
  至於詳細情況我都忘記了,只知道這傢伙的老媽還真是為了五代單傳的兒子,不惜把新買的房子拿去二貸,俊哲就這樣娶了個烏克蘭妞回來了。
 
  在把時間拉回那一天,那一天我和俊哲真的去代辦婚姻仲介完後,我的新房間也大功告成了,比起以前來說小了一點,不過二樓就變成了大哥和大嫂睡的地方了,我和小妹則是睡在三樓,媽媽睡在一樓。
 
  總體來說,沒有工作,紫鈴病情沒有好轉,消失的外套這些問題依然存在著。
 
  兩天後,老傅打了通電話給我,他第一句話就是:「子軒!聽說雅婷跟你結婚了,怎麼不請我呢?」
 
  「你他媽現在這個是第六號宇宙,我跟雅婷結婚的宇宙是第七號宇宙好嗎?請你查明宇宙的號碼在播。」
 
  我利用了李連杰拍的the one救世主的梗回嗆了老傅,老傅笑笑後說:「聽說你和俊哲去買老婆,是嗎?」
 
  「是阿!找了一個林胖子去了叢林,還跟當地的酋長比賽,找了一個舒馬回來,後來我說舒馬這名字不好,堅持要改成贏馬,不然我就要跟俊哲翻臉了,然後他老婆從此就改名了。」
 
  「幹!你真會掰。」
 
  「靠!我還沒跟你算你把第六宇宙和第七宇宙搞混的事情帳勒!」
 
  老傅和我閒聊了一下,當然最主要的事情是他花了一年的時間考上了法律系的研究所,雖然轉了跑道花了一點時間,但還是很成功的走向了正確的路。
 
  「所以,那你現在應該又回到高老大同學那邊工作了吧?」
 
  老傅這樣問我,我倒是有點尷尬說:「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我並沒有辦法立刻回去工作,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才可以。」
 
  「為什麼呢?」
 
  「不知道!」
 
  「那你有問過高老大嗎?」
 
  「拜託!高老大只是介紹人,你要我去他,別把事情搞那麼複雜好嗎?」
 
  「搞複雜?你退伍多久了,你這樣一搞,退伍下來等對方的工作至少也快一個月了吧!難道要繼續一直等下去?」
 
  我也知道不能這樣等下去,但是這又是高老大的同學開的公司,我也只能乖乖的等下去,一直到老傅提醒我後,我也提起了勇氣打了一通電話給公司,只是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乖乖等下去。
 
  過了幾天後,原本閒在家裡的我,終於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是原本的老東家,他給了我復職的條件,根據偉大馬總統實行的政策,我必須先拿22k一年後,才有機會變成正職,這讓原本很有機會轉成正職的我,現在卻落得跟平凡人一樣了,而且這一年裡面還不能拿績效獎金,這個條件幾乎是快把我掐死了。
 
  面對高老大同學開的這種條件,我幾乎快要哭出來了,過了幾天後,老傅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問我復職的事情怎麼樣了,我也據實告訴了他,老傅聽了有些不敢相信說:「幹!這也太吃人夠夠了吧,子軒!跳槽吧。」
 
  「跳槽?你這不是給高老大難看嗎?我可是給高老大保證了耶,如果我就這樣跳槽的話,你要老大以後怎麼做人?」
 
  「我覺得你要把這些話跟高老大說,今天對方吃人夠夠,你也不能這樣就跟人家規則走吧!要是我,我寧願騎驢找馬,趁現在還沒答應對方,趕快就投幾封履歷了拉!」
 
  我想了一下,最後還是偷偷投了幾封履歷,並且打了一通電話給高老大。當然,高老大也很明理的告訴了我,如果待遇真的不好,那就不要幹了。
 
  過了幾天,我接到桃園另一家婚紗公司的面試通知,他們看完我的履歷,答應試用期三個月薪水兩萬八,試用期一過薪水三萬起跳。
 
  最後我跟高老大溝通完後,高老大也算給我聽,光是薪水就每個就差了八千,如果就這樣挨了八千塊錢,一年將盡快九萬,還不包括如果領22k可能一年後才能進入試用期,這一點讓我真的無法抗拒。
 
  那一個八月底的暑假,我決定卸下那個好人的枷鎖,被道德包得死死的劉子軒在那年死掉了,我吃了秤砣鐵了心決定換了份工作,至少這一份決定是對的,雖然我自己真的也許會覺得對不起高老大,但是我生活至少有了保障。
 
  同年,老傅進了某間大學法律研究所繼續深造,而我的問題也減少了一個,但剩下來的兩個問題,卻依舊存在,紫鈴和外套。
 
  「啥!妳說紫鈴是懷孕,不是生病?」我把領帶解下來,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我妹。
 
  九月份學生開學了,我也正式開工了,我第一天回到家後,小妹手上拿著一張超音波給我看,然後伸手跟我要錢,因為紫鈴體質的問題,所以她再懷孕的時候,有些症狀讓醫生誤導,直到了性特徵變的很明顯,醫生才斷定是懷孕。
 
  「所以…妳現在是跟我要錢就是了?」
 
  「二哥!這是妳的女兒耶,妳女兒現在要生了,難道是我出錢阿?之前她生病的時候我幫你出了多少錢都沒跟你計較,現在你跟我計較了?」
 
  老妹看的出來最近真的是被錢逼到瘋了,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能掏出當兵存的錢,可是這一拿可痛了,因為紫鈴之前動過髖關節手術,加上這次的生產可能需要的一堆奇奇怪怪名目,讓我荷包瞬間大失血。
 
  而我上班的事情,先不說了!讓我們先把故事移到另一個地方,用其中一個女生的角度來看她們之後的故事…
 
  一台筆電寫滿著英文報告,一個紮著馬尾的女生飛快的打著報告,她不斷的翻著原文書和報告來校對,從不間斷的手一直到了房間的門把被轉動後,她才停了下來。
 
  「欣萍!我回來了。」
 
  開門的人正是美玲,她開了門後,臉上還有酒意,接著用很high的口吻說:「欣萍!晚安。」
 
  欣萍用單手從眼鏡中間拿下了黑框眼鏡,她一臉不耐煩的問說:「妳還去聯誼阿?東西都快做不完了,還有心情去?」
 
  美玲一個屁股坐在沙發上,雙腳一蹬把腳下的高根鞋踢掉,然後包包就這樣甩到了身旁,完全不在意的躺了下去
 
  「妳阿…這不是子軒買給鞋嗎?就這樣隨腳一丟,妳想讓它趕快壞掉嗎?」
 
  「我已經不想管那麼多了,好嗎?」
 
  欣萍嘆了一口氣,有點無奈說:「妳喔…」
 
  美玲倒下去後,頭靠在了一個抱枕上,很快的就呼呼大睡,只讓欣萍忙著善後,先是收好高跟鞋、把落在地板上的皮包收好、又從床上拿了條薄毯子,最後還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方便讓美玲起床時隨時都可以喝。
 
  睡的亂七八糟的美玲,一直到了隔天一早將近九點,她才被廚房煎東西的吵雜聲吵起床,昏沉沉的美玲抓開毯子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接著摸著亂七八糟的頭髮走進廚房。
 
  「欣萍!早。」
 
  美玲話說的有氣無力,欣萍手上的平底鍋正前後搖動煎著蛋餅,桌上很快的就有兩份的蛋餅早餐出現在桌上。
 
  「今天早餐是蛋餅加蛋,謝謝妳了!欣萍。」
 
  美玲端過早餐後,欣萍倒是一臉臭臭的回說:「我的早餐是蛋加蛋餅,妳的是蛋餅加蛋,基本上是不一樣的東西好嗎?」
 
  「唉呦!臉不要這麼臭好嗎?欣萍,可以幫我拿旁邊那個醬油膏嗎?」
 
  欣萍拿了醬油膏給美玲後,欣萍自己倒是拿了蕃茄醬淋在自己的蛋餅上,兩個人吃的早餐,很明顯的一道是蛋餅加蛋配醬油膏,另一道是蛋加蛋餅配蕃茄醬,同樣的東西卻很明顯的被分為楚河漢界。
 
  「妳還在因為一年前的事情生氣?」
 
  美玲看著桌上的蛋餅,她吃了幾個後,很快的又拿起手機看著上面的訊息,一直到了欣萍吃完早餐後,美玲才問說:「聽說子軒換了工作?」
 
  「好像是,老傅說之前高老大的同學的公司待遇太差了,現在換到了打對台的公司,待遇明顯的好上了很多。」
 
  「這樣阿!」
 
  「然後可能要被外派到大陸去。」
 
  「什麼!?真的還假的?」
 
  美玲站了起來,用接近全音量的聲音大喊,雙掌同時拍了一下桌面。
 
  欣萍好像也料到了這種反應,她早一步的扶著桌上美玲喝的那杯水,很淡定的說:「騙妳的!」
 
  「妳幹嘛要騙人?妳很無聊耶!」
 
  「如果妳既然還喜歡他,怎麼不跟他當面說清楚呢?妳這樣他痛苦、妳難過的戲碼要持續上演到什麼時候?」
 
  「有些事情真的不好明說,如果有一天有機會的話,我也很想找機會跟他好好說清楚,只是怕是沒那個機會了。」
 
  欣萍拿起手機,大聲說:「怕什麼沒機會?機會到處都有,只是看妳自己想不想爭取而已。」
 
  過了幾秒後,企業管理系的每一個同學都收到了一封簡訊,上面寫著:『一年過去了!保家衛國的男生們,你們都退伍了嗎?第一年的同學會即將展開,日期暫定於九月十三號星期天晚上七點半於Match Time,有意參加者請回傳簡訊給欣萍。』
 
  這一邊的故事先到這裡,再來說到我吧!
 
  我拿起手機看著簡訊,有些覺得麻煩,畢竟我這種工作不是說我想請假就請假,況且我那天還沒有放假呢?我打了一通電話給欣萍,欣萍先是沒有接,一直到了中午,我才接到了欣萍打來的電話。
 
  「你別跟我說你沒辦法來!」
 
  電話那邊直接先這樣說了,我也只能苦笑說:「我要上班阿!大姊,一個新來的菜鳥總不能請假吧!」
 
  「是嗎?我看你是不想來吧?」
 
  「沒有阿!我很想去的,好不好?」
 
  我故意裝作很想去,實際上我根本就不想去,就連台北商業技術學院即將在我家附近蓋了分校,我連看和經過都不想,也許我是怕了吧!
 
  「你那天幾時下班?」
 
  「這個說不準!」
 
  「是嗎?那我只能跟孝星說,你因為有事不克前…」
 
  「等等!你說星哥要回來?」
 
  「是這樣沒錯!」
 
  我興奮的雙手抓著電話問說:「不用我去幫他接機嗎?」
 
  「這不用你擔心了!」
 
  「我知道了!那天我會準時到Match Time的。」
 
  我電話掛掉後,我的故事就先說到這邊,再把鏡頭轉到欣萍那邊去。
 
  欣萍掛掉手機後,他又很快的撥了一通電話出去,電話響了許久之後,那邊接起電話的人喊了聲:「嗨!摸喜摸喜。」
 
  「孝星阿!如果子軒問你下下禮拜天要不要回來,你就說要就對了。」
 
  「哇靠!大小姐,我哪有空回來阿?」
 
  「你要不要回來不要管,反正你就說要就是了,子軒退伍回來後太宅了,聽說變得跟廢人一樣,整天坐在電腦前打電動,聽說連他媽媽都看不下去了,不找他出來一下真的不行。」
 
  「矮一茲瓦(那傢伙)真的有變那麼頹廢嗎?」
 
  「頹廢到你無法想像的地步了!」
 
  「好吧!既然你是為了她好,如果他電話跟我求證的話,我會跟你說我會回去的。」
 
  「謝了!」
 
  欣萍說完後掛掉了電話,事情就這樣暫告一個段落了,誰也沒想到原本如此倉促搞的同學會,後來會有那麼多人踴躍參加。
 
  兩個禮拜過去後,故事原本要從星期天開始說起,可是我想先從星期六開始說起,那一天紫鈴身體極度不適,可能是要生了,加上她本身體質有點差,還沒生就先吐了出來,接著小妹趕忙把她送到動物醫院待產。
 
  隔天,我因為星哥要回來心情特別的好,不過一想到那個待產中的紫鈴,我又有一點不放心,心裡就這樣七上八下一直到了五點多下班,下了班後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小妹,小妹說紫鈴的子宮已經開始收縮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生,而這件事情我既然沒有辦法插手,也只能等了,所以還是繼續我的事情。
 
  晚上五點多,我打了通電話給星哥,星哥的手機沒有開,我卻還是先到了Match Time,到這邊的時間大概也快要七點了,從桃園先搭火車到台北火車站和轉捷運花了我不少時間。
 
  當我到了Match Time時,班上的同學大概才來了二十幾位,我挑了一個風水寶地先坐好,也稍為的跟同學聊了一下。
 
  「所以俊哲真的要去烏克蘭?」
 
  俊傑這個號稱和俊傑好兄弟四年的傢伙,居然比我想的還不可靠。
 
  「幹!你不是和這傢伙超好的,怎麼他要去烏克蘭你不知道?」
 
  我斜眼瞪了一下俊傑,他到是有些無奈說:「沒辦法啊!我現在參加了國家的就業輔導方案(22k),一個禮拜只能休一天,哪有什麼時間陪他!」
 
  「總不會連去婚姻代辦中心的時間都沒有吧?」
 
  「真的是沒有!現在經濟不景氣,能有班上就要偷笑了。」
 
  我們聊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憨憨拋出了一個話題,這話題讓徹底震撼了我。
 
  「你們知道嗎?高老大今年九月的時候請辭了!」
 
  「什麼!?」
 
  我聽到這句話時,先是不敢相信,接著跑到憨憨面前問說:「妳跟我說清楚,為什麼高老大會請請辭?」
 
  說到憨憨,她現在正在學校當行政,雖然薪水不是很多,但至少穩定,所以她也是第一個了解這訊息的人。
 
  「就是因為我們這一屆的人太多人失業了!原本我們學校號稱公務人員製造中心,學校本來就想要改變這形象才請了高老大來,結果經濟不景氣,我們考試沒人家台大厲害,就業也拚不過人,總總的失敗結果,高老大只能辭職以示負責。」
 
  「那他現在人呢?」
 
  「回雲林老家當教育志工了,他打算回去他老家偏僻的地方教當地的小朋友英文,他臨走的時候還是那句老話…」
 
  「教育是向下扎根、向上翻身,對吧?」
 
  「是阿!坐在台大教書的教授,跟在阿里山上教書的老師,他們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一個坐在第一學府,一個坐在第一高峰而有所差別。」
 
  我聽了長長嘆了一口氣,憨憨最後又跟我說了一些學校裡面的鬥爭的事情,讓我心情有一點糟糕。
 
  坐回我的位置後,老傅、俊哲、俊傑、狐狸、阿智還有班上一些男生突然走到我身旁說:「聽說你去年畢業典禮是被美玲甩了所以才哭?」
 
  我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打聽到這件事情,所以也只能硬著頭皮不好意思說:「是阿!」
 
  老傅拍了我左肩說:「沒關係啦!我們不會跟你計較,跟你計較就不是兄弟了,不是嗎?」
 
  俊哲也拍了我右肩說:「對阿!被甩沒什麼好丟臉的,誰會計較這件事情呢?」
 
  其他的男生也都紛紛贊同,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想要跟我計較這件事情,讓我備感溫馨。
 
  一直到了快要七點半,星哥仍然沒有出現。我走到一旁,拿起手機撥打,他的手機依然是關機中,欣萍突然走到我身旁說:「子軒!有一個人想見你。」
 
  「除了美玲,我誰都見。」
 
  「是嗎?你不想知道美玲一年前為什麼要跟你分手嗎?」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雅婷教我的事情比美玲還多,有時候學會遺忘是很重要的。」
 
  欣萍毫不猶豫的打了我一巴掌,然後她說了一些話,我聽了眼睛張開到最大,緊接著我喘不過氣,欣萍看了一下手錶說:「美玲說你八點如果沒有出現在台北火車站北門出口就代表你不原諒她,那她就決定從你的生命之中消失。」
 
  我趕忙抓緊了外套衝出門口,我才知道什麼事情比遺忘還重要。
 
  所幸,餐廳跟火車站很近,加上當完兵的我體力很充沛,我只花了十多分鐘就到了台北火車站,到了火車站北門出口我左顧右盼看了許久,完全沒有看到美玲的身影。
 
  我像是瘋了一樣,東面、西面和南面出口也跑了一圈,都沒看到美玲的身影,最後又只能走回了北門,而那一個熟悉的身影卻出現在我眼前,那一雙2980元的帆布鞋…
 
  我有點喘著氣,然後美玲站在那邊,我漫步走了過去問說:「妳為什麼不跟我說?這件事情一定要透過第三人跟我說?」
 
  美玲低下頭,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孩子,我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美玲還是一樣低著頭小聲地說:「我怕…你知道了會離開我…」
 
  「我像是上帝嗎?妳把妳自己當作奉獻給上帝是嗎?一定是要完美的嗎?」
 
  美玲也流下了眼淚,她哭哭啼啼地說:「我怕你知道我墮過胎,會…離我而去。」
 
  「那又怎麼樣?就算妳老爸用這件事情要脅妳,我還是一樣…愛妳啊!」
 
  美玲又哭了出來,我衝上前去抱緊她,她也抱緊我,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看著我們,我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
 
  這一瞬間,我才明白我從雅婷身上學會了遺忘,從美玲身上學會了原諒,欣萍說的真的沒錯,有時候選擇原諒遠比遺忘重要多了。
 
  我突然想美玲曾經對外宣稱,她有一次上課上到一半昏倒的事情,後來現在才有了連結,她是因為剛墮過胎,身體不適才會這樣,在當時她刻意隱瞞了很多人,直到了現在。
 
  而我現在卻又像個半吊子文青的詩人,心裡想著『台北火車站阿!你曾經送走我心愛的人,卻沒辦法送走我的心。現在感謝你把我心愛的人送來。』
 
  緊抱著美玲過了幾秒鐘,我也沒想過我會跟電影裡面的男主角一樣替美玲拭去眼淚。
 
  「走吧!星哥還在Match Time等我們!讓他等就不好意思了。」
 
  美玲聽了不好意思說:「其實,那是欣萍串通星哥騙你的,他人根本沒有回來。」
 
  我聽了失望了一下,然後仰天嘆了一口氣,但還是牽起美玲的手走回了餐廳,只是心情卻是開心大於失落,總覺得沒見到星哥有些遺憾。
 
  「王八蛋!機票很貴耶。」
 
  回到餐廳後,星哥手上拿著叉子,很明顯的他正在吃咖哩炸蝦飯,那隻炸蝦他才剛吃一口,然後用很大聲的音量跟欣萍說話。
 
  「星哥!你果然還是回來…」
 
  正當我想要走向星哥時,我發現我還牽著美玲的手,結果全班都在看。當然,同一時間,老傅拍了我左肩說:「聽說你去年畢業典禮是被美玲甩了所以才哭?」
 
  美玲看到老傅臉上的殺氣,她由不得輕放了手說:「我跟…欣萍聊一下天。」
 
  「是阿!可是你剛剛不是說…」
 
  俊哲拍了我右肩說:「是阿!被甩是沒什麼好丟臉的,可是欺騙兄弟就不對了!」
 
  俊哲的臉上也變成一臉流氓樣,我笑了笑搖搖頭說:「你們剛剛不是說…」
 
  「老子說了什麼了?」
 
  我看了老傅的樣子,只能苦笑哀求說:「您就放我一馬吧…」
 
  「很好!今天子軒請大家吃飯。」
 
  老傅率先喊了出來,緊接著全班每一個人都狂歡了起來。這時候我手機響起,小妹打了通電話給我,我牽著美玲的手急忙地趕回了家裡附近的動物醫院。
 
  紫鈴終於平安的生下了四隻小貓,每一隻幼貓都擠在紫鈴的懷中喝奶,美玲看到紫鈴,忍不住伸了手指頭說:「紫鈴!還記得媽媽嗎?」
 
  紫鈴也還記得美玲,她把頭抬起讓美玲摸,美玲有些不好意思說:「我還以為妳是公的,原來妳是母的阿!哈哈。」
 
  小妹看到美玲這樣摸著紫鈴,她問說:「二哥!想必這個就紫鈴的媽媽囉。」
 
  「對拉!對拉!也可能是妳未來的二嫂。」
 
  小妹點了一下頭,然後笑著說:「我早就有預感了,上次醫院見過了!您好。」
 
  大哥倒是說了句:「屁拉!明明妳就是猜另一個女生好不好,這個是我猜的。」
 
  「大哥!不要吐我的嘈。」
 
  我媽看了也只是笑笑,然後歡迎美玲加入我們這個家庭。
 
  最後,我有一個感想…
 
  人的一生之中,不該仰望奇蹟的出現,只想依靠奇蹟解決事情基本上是不會發生的,而是應該要去學習面對各種事情,那怕是遺忘或是原諒,這些才都是真正通往幸福之門的方式,人…不就是靠這些東西把幸福傳達給彼此嗎?至於那一件草薙京外套,兩年後在老哥的冬天收納櫃裡找到。
 
  一個好人…成為一個好男人…
 
2013.4.19
 
  「好吧!現在都已經到機場了,想阻止你們打工蜜月旅行也沒辦法了。」
 
  美玲的老爸看著我們兩個這樣說,美玲的媽媽倒是安慰著爸爸說:「子軒會把你女兒照顧好好的,不要把他們當小孩子看了。」
 
  「恩!叔叔,我和美玲只是出去看看,邊打工邊玩,玩滿一年就回來了,好嗎?」
 
  美玲拿出了手機說:「爸!現在通訊很方便了,我們玩滿一年回來就結婚,可以吧!」
 
  美玲的老爸悶了一下,他才點頭說:「沒辦法!誰叫這主意是妳提出來的呢?委屈子軒辭職跟妳去了,人家現在可能要升課長呢。」
 
  「哈哈!叔叔,不管爬到多高,如果少了另一半,就算當上董事長那也不快樂阿!」
 
  我牽著美玲的手,然後轉過身看著機場,兩人踏出了第一步,我想這一步不是很普通的一步,也是婚姻的第一步…
 
                           THE END
 好人小說二部曲~宅男女神 將於數星期後於場外休憩區發佈
      
18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76 筆精華,0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