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2k

RE:【依然不H】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2/3 更新至TP-13)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GP80 BP-
4-8
 
 
  「——呼、呼,呼呼呼。」
 
  眼前視線被白色調的汽車內裝佔據,暴露出下半身恥處的妹妹已消失無蹤。
 
  茫然環視四周,腦袋一片渾沌,我就像網遊小說中陷入虛擬世界的角色,一但摘掉連接遊戲的感知頭盔,便分不清虛擬與真實世界
 
  等待笨重的思路緩緩運轉,事情經過就像受火烤的隱形墨水那樣緩緩浮現——結束與奎茲通話後,我黯然返回商旅車睡大覺,壓根沒和桐乃見面,更別說玩色色的懲罰遊戲。
 
  所以結論就是我做夢了,超H的夢。
 
  這場夢不是尋常的夢。我指得並非是內容特別H,而是夢中接觸到的氣味、聲音、觸感,無一不擬真到嚇人,看著自己手指發愣,指尖彷彿留有妹妹屁股的觸感。
 
  ……摸那種東西有需要那麼興奮嗎?夢裡的我也太淫蕩了吧。一定是玩妹碰撞的遺毒,才不小心把人物代入桐乃的臉。
 
  不過是妹妹的屁股嘛,對,就像現在在我面前我扭動的那個。
 
  等等。
 
  為、為什麼桐乃的屁股會出現在車上……因為我一直妄想所以具現化了?
 
  戳。
 
  用食指確認是否為幻覺。
 
  觸感很不錯,和夢裡的差不多,唯一的差異是……夢中的妹妹不會用超猛反擊拳朝我鼻樑灌下去。
 
  「——痛痛痛痛耶!」眼淚和鼻血都流出來了。
 
  「你在幹什麼!?我可以認定你的舉動是超弩級性騷擾嗎??」桐乃眼神嚴厲,就逮捕電車之狼的女
 
  「不不不不是啦!我只是確認妳是不是真人,因為我剛剛做了一個夢,有點分不清現實了。」
 
  我發現桐乃一直斜眼偷瞄我有點鼓的褲頭。
 
 「妳在看什麼,那是褲子的皺摺啦,而且,男生睡起來漲漲的也很正常啊。」
 
  「我才沒看那髒東西。」桐乃修正視線,「哦?不然你剛作什麼夢?」
 
  「脫妳內褲的夢。」
 
 
  桐乃拿出手機,「喂,請問是113家暴專線嗎?對,我哥剛說想脫我內褲。」
 
  慌忙搶過手機,「啊哈、哈哈……這孩子就是喜歡胡說八道。」趁接線生還沒反應過來,我火速掛斷通話。
 
  「……別亂打惡作劇電話!還有,妳為什麼會在這?擊破車窗進來的?」
 
  「腦包嗎?車門又沒鎖,我是趁朋友睡著來這來找東西的,絕不是擔心某個賴皮逃跑的奴隸,這點希望他千萬別有錯誤的解讀。」
 
  「才不是逃跑,只是戰術性轍退罷了,希望妳不要有錯誤的解讀。」
 
  「嘁,算了,廢物奴隸不要也罷。我的咪露呢?有帶來吧?」原來妹妹是因為在亂翻東西才會不停扭動屁股。
 
  「那個哦,我鎖在車上的櫃子。」
 
  我取出咪露,妹妹一接過,就像摸小兔子那樣溫柔輕撫鎗身,「呀!好棒的手感,沒摸一下咪露實在睡不著。」
 
  真像小孩子。
 
 
  「記得妳小時候睡覺都會抱個娃娃,小學畢旅忘了帶去還打電話跟我哭訴,我還特地翹課、搭車到六福村送快遞給妳。」
 
  「那個喔——娃娃裡面就是藏了咪露。」
 
  「妳是想在畢旅玩BR法嗎……
 
  桐乃反覆退出彈匣,似乎很喜歡那短促明快的"啪啪"聲,「我說啊……你以前滿正常的,為什麼現在變得那麼變態呢?」
 
  「我哪有!」激烈反駁時,鼻孔上的衛生紙管隨之抖動。
 
  「話說回來,你剛才說的夢是怎麼一回事?都流鼻血了,內容一定工口到天理不容吧。」
 
  「抱歉,鼻血是被妳打出來的。至於夢境嘛——」由於夢的記憶很鮮明,我便詳細描述夢境過程給妹妹聽。
 
  大概是尿急,桐乃越聽身體越抖,
 
  「——後來,我就把妳內褲脫下來,妳還講什麼:呀......那裡不行,嘖嘖嘖,超糟糕的。然後啊,因為夢中的我已經獸化,解決的方式就是在妳面前就地打手——」
 
  「……你、你麼不去死!」桐乃像條瘋狗一樣飛撲倒過來,她胯坐在我身上,雙手狠狠掐住我脖子,表情完全進入阿修羅狀態……
 
  「救、救命,是夢、夢而已,虛擬的東西犯不著生氣吧?。」
 
  「成為你幻想中的色情女主角太令人不爽了!像你這種噁心生物任何人都就地抹殺的權利!」桐乃手更用力。
 
  「單純是夢,我也曾做過和高中同學愛愛的夢啊,還不止一個咧,現實跟夢不同啦。」
 
  「吵死了,依據帝國律法,叛軍和妹控都不享有人權!」
 
  「可惡,妳來真的啊!」用力扳開她的手,比力氣我可是佔上風。一個使勁,變成桐乃被壓制在下方。
 
  「不要再反抗了,給我老實點!」我騎在妹妹身上說。
 
  「去死!」桐乃抬腿攻擊我的下半身。
 
  類似劇情以前發生過,相同招式對聖鬥士可是起不了作用的!
 
  用大腿挾住妹妹的獵睪殺法。
 
  「妹妹,再亂動的話妳會受傷哦。」
 
  「鬼畜、禽獸、不可燃垃圾!」桐乃邊罵邊掙扎,我防守一時鬆動,被她從椅子上推落到車地板。
 
  桐乃見機不可失,整個人像覆蓋漢堡肉的麵包那樣貼了過來。我們在地上扭打成一團,比賽規則莫名奇妙演變成誰騎到對方身上就贏。
 
 
  由於兄妹對戰的超激烈,車身竟然產生劇烈搖晃……這、路人會誤會啊。
 
  「桐乃,暫停、暫停,我的汗都沾到你身上了。」
 
  現在的姿勢是從妹妹側後擒抱她,桐乃身上穿的是寬鬆T恤和暴露度很高的短褲,所以——雖然不想這麼說承認,我們緊密貼合的程度不只交換了汗水,應該是整個身體都黏在一塊。
 
  「閉嘴,只有殺人的時候我才真正感覺自己活著。」
 
  「請不要說那麼變態的話!」我吐嘈。
 
  「你對我說的話不是更變態嗎!?」桐乃手肘胡亂揮動,臉不小心被她K上兩記。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場地狹窄的關係,桐乃完全沒用平時慣用的格鬥技,只是像個普通女孩的亂打亂踢,經過數十回合的激烈纏鬥,我們身體終於分開,倒在地板大口喘氣。
 
  這情景讓我突然懷念起來——
 
  妹妹念幼稚園時,每週六我都會和他一起看鹹蛋超人的節目,看完後就會猜拳決定由誰扮演本週的怪獸,然後展開比電視內容還激昂的戰鬥。
 
  那時候的桐乃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常常被我壓制著上打呢,只是身為哥哥還是會稍微留手,所以幾乎每次結局都是我倒在地板,妹妹一面笑、一面用喜餅的鐵蓋狂敲我頭。不論我扮演的是超人、怪獸下場皆是如此。
 
  想到這,忍不住笑了。
 
  「笑個屁啊,呼……你這、呼……
 
  「想拿喜餅蓋敲我嗎?」
 
 
  「……講什麼東西,呼……那麼久的事我可不記得。」
 
 
 
  「欸,桐乃——」
 
  「幹嘛?你這個變態別叫得那麼親膩,開槍射殺你哦。」
 
  我想為今晚莫名不爽的事道歉,也想為了那個受工口遊戲影響作怪夢道歉,可是,那些話現在都是多餘的了。
 
  「——妳看天窗。」
 
  桐乃一語不發地躺在我身旁,靜靜望著懸掛滿月的夜空。
 
  不用多餘言語,也能莫名奇妙言歸於好,這就是我們的相處模式。
 
  「明天沒問題吧?」隔了許久,我問。
 
  桐乃坐起上半身,因剛才拉扯緣故,她肩膀露出大半片雪白肌膚。
 
  「妳的肩帶露出來了。」
  「……准你看嗎。」桐乃慌張整理上衣,「喂,你啊。」她抽出咪露。
  「等、等等,因為看一眼而被射殺也太沒道理!」
 
  鎗口反轉,妹妹將握把那端對準我,「最珍貴的寶貝給你保管了。」
 
  「保管?」
 
  「明天不能帶咪露去,替我好好照顧它。」
 
   「哦好,我知道了。」慎有其事地將咪露置入置物櫃,再把手輕輕放在桐乃肩上:「雖然鼓勵妳這種事很奇怪,但……加油!明天殺他個天翻地覆吧!我會在後方守護妳。」
 
  桐乃低下頭,很小聲的回應:「不用你說我也會好好做,真煩。」
 
  「好,那早點回去休息吧,晚安。」幫她拉開車門。
 
  桐乃卻動也不動。
 
  「幹嘛?」我問。
 
  「很遠耶,我懶得走回去啦!而且……老早就想在這麼棒的車子裡面睡一次,算是旅行的特別體驗。」
 
  「哦,那妳房間鑰匙給我,車子留給妳。」
 
  「去、去死啦!你以為我是以車為家的流浪漢嗎?別忘了你今天是本姑娘的奴隸。」
 
  「已經過十二點,契約結束囉。」
 
  「誰管你啊!哈?我知道了,一定想趁我不在時性侵穗穗,你這連續猥褻犯,給我在車上躺平!」
 
  桐乃像脅迫小孩睡覺的惡毒後母,硬逼我躺好。
 
  真奇怪,不知不覺又演變成一起睡的狀況啊……
 
  「對了,你知道西子海岸有間維納斯神殿嗎?裡面有販售一種據說能帶給情侶幸福的對墜。」躺在對面的妹妹說。
 
  「哦哦。」因為覺得那種玩意很愚蠢,我隨口敷衍。
 
  「明天是傍晚才執行任務,上午很閒對吧?」
 
  「所以呢?」
 
  「……所以,你明天陪我去買吧。」
 
  妹妹翻身,只留誘惑度滿點的背影給我。
 
 
 
 
下回 TP-14  Killer Instinct Flock
 
 
抹殺朝倉的第三股勢力——東星會六大殺手登場
80
-
板務人員:

6283 筆精華,0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