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15k

RE:【長篇小說】一個好人~第四張卡〔二〕

樓主 【黑天使】 DarkWanderer
GP69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一個好人~第四張卡[二]
 
  我看著響了幾聲的手機,沒有馬上接,通常這個時候來電,不管是哪個女生,絕對不會問你要不要吃宵夜或是看電影。相反的,最有可能的對話是你的報告可不可以借我看,或是原文書借我印可不可以,看著手機響完後,我沒有接。
 
  我不想再當濫好人了,就因為這一個信念,接著後來美玲兩通電話我都沒有接,我翻著郭台銘最新出的虎與狐這本書,而會看這本書並不是我想看的,而是這學期修的課讓我必須要唸的書,不然我根本不想看這本枯燥乏味的書,裡面盡是講一些無聊的生產方式。
 
  接著,過了幾秒,換成了星哥的手機響起,他說了一些『不知道』和『人不在』後就掛了電話,過了幾秒他走到我房門口敲了兩下門說:「喂!美玲打電話給我,她叫我問你,你的虎於狐心得報告寫了沒?」
 
  我蓋上了這本書,從床上坐起來,星哥看著那厚厚的書點了兩下頭說:「看樣子你還在奮戰。」
 
  「幹!早知道當初次專長選別的了,選到生產這類組,現在把我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呵!你以為我行銷就很好混嗎?不過你會跟美玲一起選生產類組,往後一年半的課,幾乎都會撞上了。」
 
  「可不是?原本想學一下買股票,就選了證券市場,結果勒!美玲也選了這門課,一個禮拜幾乎有一半的課跟她選的一樣,還厚顏無恥的說要跟我同組,誰不知道她上學期差點被二一,現在要跟她同組的人,就跟看到鬼一樣,還以為找了個社會人士當男朋友會比大家還成熟,哪裡知道寧願花錢買衣服也不買書。」
 
  「她不就是這樣,她找男朋友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好,並不是想要找個可以分擔解憂的,這年頭許多女生可以同甘,不能共苦。」
 
  「是阿!只怪自己不能早日看穿這一點。」
 
  我又倒頭回去,看著虎與狐這本書,星哥把我的椅子拉到屁股下,雙手靠在椅背問說:「這本書剛出不是嗎?聽說裡面講的都是很枯燥乏味的東西。」
 
  「還好啦!至少報告要怎麼寫我心裡有數了。」
 
  「真的還假的?我這本書看過幾眼,雖然沒有研究,不過裡面都是介紹專有名詞一堆不是嗎?」星哥瞪大了眼看著我。
 
  「雖然說是專有名詞,不過不難看出郭台銘這個人的確很有野心。」
 
  「廢話!」星哥身體往後一倒,還嘆了一口氣。
 
  「上一個有野心喊出要把上游殺光光自己拿零件的人叫做王燦坤,結果上游沒倒,就換他倒楣了。」
 
  「所以你絕得王燦坤和郭台銘兩個人是同樣的人?」
 
  「當然不一樣,不過這本書雖然沒有說到,但是郭台銘並沒有認清他的敵人是誰,完全競爭市場、不完全競爭和寡佔市場,當要變成獨占市場時,敵人自然從同業變成了供應商,唯有…」
 
  「難怪你不接美玲的電話,你的想法的確已經跳出了單科單科的報告文了,已經有一種綜觀的看法了,你怕她抄妳的報告。」
 
  「是阿!」我應了一聲又倒回床上。
 
  「現在的美玲已經不是以前的美玲了,不過有些人阿…」
 
  我看了星哥一眼,星哥原本想要說些什麼的,接著又吞了回去。
 
  「你說啊!」
 
  「你覺得美玲現在是一個輸家嗎?」
 
  「當然是阿!沒看她成績跌成這樣,比起欣萍來,她還差多了。」
 
  星哥推了一下他的眼鏡,他用一種很詭異的口氣說:「假設我們今天這樣看好了,如果美玲和欣萍都跟她男朋友分手,她們得到了什麼?」
 
  「欣萍當然是…」我突然間說不出來,欣萍的男朋友什麼都沒有,比起美玲,美玲的男朋友至少有送她穿不完的衣服和鞋子,還有一些出了社會會用到的社交的技巧,我突然間發覺欣萍真的如果跟她男朋友分手,她什麼都會沒有。
 
  「回憶?我想欣萍的男朋友能給她什麼美好的回憶嗎?能帶她去101吃飯嗎?是阿!能帶她去101旁邊的小餐廳看著101吃飯我是相信,如果你仔細想一想的話,有時候笨女人卻會有聰明的選擇,而聰明的女人卻是常會有笨選擇。」
 
  我坐起來看著星哥說:「你居然會認為回憶可以用錢買嗎?」
 
  「當然可以!現在這個年代只要你肯花錢,什麼東西買不到?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價碼,只是差別在於你買的手段漂不漂亮。」
 
  星哥說完後,雙手還一攤,說的好像天經地義一樣。
 
  我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看著星哥。
 
  「你認為我說的話不對?」
 
  「當然不對啦!我…」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隨口說:「我腦袋剛剛還在郭台銘,現在要我說到這問題,腦袋還沒轉過來。」
 
  星哥沒有說話,自己回到了房間看書,我則是腦袋都是那句話『有時候笨女人卻會有聰明的選擇,而聰明的女人卻是常會有笨選擇。』
 
  「不懂!我不懂!像欣萍這樣的女人,選擇錯了嗎?」
 
  「等你再長大一點,就會知道答案了。反正,有錢好過沒錢,無論如何,你只要知道有錢就是多一個優點,不要有仇富的心態,一個人往上爬是很重要的。」
 
  「星哥!那你覺得錢很重要嗎?」
 
  「不然我那麼辛苦唸書,難道是要創造更美好的明天嗎?」
 
  「哈哈!也對…」
 
  當天,因為看了郭台銘的書,突然覺得有點無聊,我坐到電腦面前,一不小心打開了MSN,又 一個不小心打開了俊哲的無名,接著又不小心點了他無名上保險系的同學,接著又接連幾個不小心打開了一年級保險系學妹的無名,最後又一個不小心看了將近六十多個保險系的學妹,才不小心發現了學妹的無名,明明找的跟狗一樣累,我卻還是很開心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老天賜與的緣分,實際上花了三個小時,我還是很開心。
 
  學妹叫做王雅琦(當事人名字不叫這個,不用google了),我很順手的點了一下她的網誌,發現網誌並不多,大概只有幾篇而已,而照片也不多,裡面寫的東西大致上很瑣碎,只有一些學校的心得,我看了看後眼皮掉了一下,受不了就先去睡了。
 
  只是我夢到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裡我夢到我手上拿著一個戒指跟一個女生求婚,而這個女生是芯緣,他打開了一個小盒子看到了戒指後,連忙的把戒指退給我,只剩下一個癡呆的我站在那邊,而這夢讓我驚醒後,流了滿身大汗,幸虧這夢沒有求婚成功。
 
  我看一看時間,手機顯示了八點半,我這才從床上爬起來到廁所梳洗,而星哥卻是坐在書桌前繼續看他的書,他看了我一眼只說:「睡的可真好。」
 
  「我又不是你,不用那麼拼。」
 
  梳洗完後,我帶了芯緣要的書和今天的課本去了學校,只是剛到了教室,我就看到美玲已經在教室裡面坐好,我挑了一個好的風水寶地坐下後,果不其然,美玲很快的就走到我旁邊問說:「我昨天有打電話給你耶!」
 
  「喔!我昨天很早就睡了,沒有接到,今天早上才看到手機有響。」
 
  「沒關係啦!你等下課本發下來,可以借我印嗎?」
 
  「可以阿!」我想這時候我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也只能乖乖點頭了。
 
  「魔王!老師規定的功課,你虛擬基金的錢要買什麼股票?」
 
  我們上的證卷市場有額外的功課,是去老師假設的網頁申請一百萬的虛擬基金買賣股票,如果你能在期末考前賺超過一定的金額,都會有個別的加分,當然買和賣時也都要寫上當初為什麼進場的理由。
 
  「沒有!我還沒買,倒是妳,妳男朋友沒給妳一個明牌嗎?」
 
  「他叫我買中鋼,說穩定。」
 
  「穩個大頭拉!四個月的時間不虧不賺,虛擬基金都沒賺錢,到時候分數鐵定很難看。」
 
  我正想要說出我想買的股票時,芯緣剛好從前門走進來,我看到芯緣,立刻把桌上她要的東西拿給了她,也客氣的跟她說:「不用那麼快還,我暫時用不到。」
 
  「謝了!」芯緣也只是丟下了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我轉頭正要回去找美玲說出我想要買的股票時,她一臉笑的奇怪邊點頭說:「喔!合好了。」
 
  「放心放心!我不會跟大家說的。」
 
  我瞪大眼睛看著美玲,原本正想說班上誰不知道你是個大嘴巴,不過我很快的就把單位改成系了。
 
  「屁啦!系上誰不知道妳是大嘴巴,你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今天晚上班上就會知道了,明天系上就會知道了,後天全校都會知道了。」
 
  「最好是啦!其實難道你不覺得芯緣現在是對你示好?」
 
  「…」我沒說話,然後用鄙視的眼光看著美玲。
 
  過了幾秒我才說:「單純借個書,沒那麼多意思吧!」
 
  「隨便你!」
 
  美玲說完後,這個上課的鐘響,讓我們的對話到這裡。
 
  不過這天上完課,我手機又響了起來,是老傅打來的。
 
  「老傅喔,怎麼了?你今天…」
 
  老傅不等我說完,他插嘴說:「你知道星哥去哪裡了嗎?俊哲今天又翹課了,他心情似乎很不好。」
 
  我知道俊哲沒辦法走出這個情傷後,跟老傅說:「星哥今天好像要很晚才會回來,上什麼美容的課啥的,不過我等等會過去跟俊哲談談。」
 
  老傅掛上電話後,我到了俊哲他們的宿舍,不等老傅他們招待我,我自己就打開了沒上鎖的大門,穿過了客廳走到了俊哲的房門前敲了兩下。
 
  「俊哲!」配上咚咚的敲門聲,我喊了幾聲。
 
  「進來!」
 
  俊哲說完後,我打開了門,只看俊哲盯著螢幕,眼睛無神的打著信長,滑鼠跟手指頭從來沒有離開過上面。
 
  「聽說你今天翹課了。」
 
  「恩!不想去。」
 
  俊哲還是盯著螢幕,我坐在床邊問說:「有些尷尬是吧!」
 
  俊哲沒有說話,螢幕上的角色突然戰死,我不知道是誰掛掉,但是濃姬掛了信長的方式,讓我覺得大概就是這樣尷尬吧!
 
  「俊哲阿!男子漢大丈夫拿得起…」
 
  「我放不下,為什麼男人就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為什麼我老爸只是一個賣雞排的?」俊哲說完後,我感覺到他真的很生氣,而且口中很怨恨自己的無能。
 
  「俊哲阿!我是想說,拿得起不是要放得下,男人應該是拿得起然後輕輕放下,不管愛情還是道理,做人都應該要拿得起輕輕放下,沒人要你立刻放下,看到她尷尬是會的、痛是會的,但是痛是慢慢消失的,如果想瞬間忘掉那疼痛,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我吸了一口氣,將身體往前傾坐著,淡淡的說:「你算幸運了,還可以看到憨憨,哪像我,連選擇輕輕放下權利都沒有,當雅婷離開我後,我的痛苦也和你一樣,只是每個人都會痛苦,何必這樣怨天尤人呢?」
 
  當我解答完俊哲這個問題後,俊哲還是有點怨天尤人說:「你懂什麼?憨憨嫌我不夠有錢,說我老爸是賣雞排的。」
 
  「我曾經為了一個女生,為了她打工花了2980買了一雙帆布鞋,最後也沒追到她,我也沒有怨天尤人,不過倒是很感激她給我了機會成長。」
 
  「是美玲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一個人一身當幾次笑話無所謂,被人瞧不起沒有關係,我被那個女生瞧不起時,星哥只說了少不鄙事、壯無所擇、老難有成,我不覺得從基層做起,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俊哲,賣雞排不丟臉阿,丟臉的是如果自己沒有從基層做起,少了那份將來在社會抉擇的能力,你怎麼能養家呢?信高老大一次吧!」
 
  「我會好好想想的。」
 
  俊哲說完後,他又回頭盯著螢幕,我走出去後,只在說一次:「拿得起要輕輕放下。」
 
  說完後,我回宿舍了,突然間我在陽台看著夜晚的星空,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可以說出這些話,不過也不知道對俊哲有沒有用,直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星哥才回來,我才和他說了今天和俊哲的經過。
 
  「俊哲今天又翹課了。」
 
  「所以呢?」星哥在陽台點了根菸。
 
  「我跟他說了點道理,不過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進去。」我把對話的過程跟星哥說,不知道我說的話能不能點醒他。
 
  「能言善道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才思敏捷像我一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這種人毫無疑問的可以用成千上百種詭辯來說服俊哲,不過你倒是像高老大,用自身的痛苦來告訴他人,我想你這輩子應該不會跟我一樣了。」
 
  「這樣子不好嗎?」我瞪大眼睛看著星哥。
 
  「恩!不是說很好,救得了一個人,但是未必能救得了下一個人,幫得了這個人,卻害了另外一個人,一個人逼不得已千萬不要用自身的故事來教化他人。」
 
  星哥說完後,他把菸熄掉,沒有在說什麼離開了陽台,他從冰箱拿了杯海尼根,然後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些東西才說:「你跟芯緣今天真的沒什麼吧!」
 
  我的臉頰開始了抽動,因為我知道美玲這個大嘴巴真的說了。
6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76 筆精華,0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