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4

【閒聊】國小學生的驚人文采!【出賣】應該要榮獲教育部文學獎才對!

樓主 慕容飛 the516288
GP36 BP-
各位大大們,小弟是新人寫手,還請多多指教


以前在無名無名小站的舊空間因為不知名『需要花錢』外星電波入侵,以及資料庫錯物整個不見,就將錯就錯隱姓埋名重新開始...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有當過替代役

像我這種身材矮小,大近視,又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少年,回想當初收到體檢表的時候,心理難掩興喜的打開牛皮紙袋,想看看是海軍陸戰隊,還是裝甲單位時,斗大的兩個字,讓我的夢碎了...








腎虧








我才二十三歲怎麼會腎虧啦!!

厄!是『腎瓣膜功能不常』,請於X月X日至XX醫院複檢。

沒想到,我們國軍軍醫院的檢驗功能真厲害,憑著一管血尿就能知道連我都不知道的疾病,真是讓人感到欣慰...


經過再次複驗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成長發育過程中,因為巨烈的搏擊格鬥,長期內出血,跟反覆的腎臟破裂,導致腎瓣膜不全...



「沒有啊!醫生!我是學太極拳的,沒有這種狀況才對!」我對著醫生大叫著:「這一定是誤診!誤診!我腎臟很好啊,我每十分鐘就要跑一次廁所,小便都跟噴拳一樣猛烈!喝甚麼的飲料就尿什麼!我腎臟很好!」

我看見護士們對我投著憐憫的眼光,甚至摀嘴嗤嗤的笑著,彷彿我好像說了甚麼不該說的...



「也很有可能是你小時後受到重創吧?」醫生說:「外力撞擊也有可能導致。」

「哪有啥重創啊!」我挽起袖子指著身上大大小小的骨折新舊痕跡,還有各式各樣的煙疤對著醫生說:

「你看,你看!我壯個跟條牛似的,哼哼!打小我可是受過訓練的!

像我爸爸那樣事業有成的男人,每天喝醉酒回家一定要巴老婆踹小孩,我都活得好好的,甚麼外力撞擊?少唬我了!我每天至少要被踹肚子三十下,巴頭一百下,鍛鍊多麼健壯...」






然後,我的評估表上寫著長期家暴受虐兒,心理不健全無法適應團體生活,被流放到外島的某個小學勞動重新教育改造...








還真的是雜工,從指揮交通,剪花木,到拌水泥糊牆壁,過著天天接受勞改的充實生活,三不五時還得搬東西,幫校長開車,還有幫國文老師改作業...


真的,別笑。


因為少子化加上人事縮編,國文老師還得兼差當總務主任,身為我們的頂頭上司,只差沒叫我們吃屎去死以外,我們生命都是繫在她手上,更何況我們還是身處小三通的匪區第一戰線勞改戰鬥營第一雜工班,我們還有得選嗎?



改就改,不過就小學生...咦!怎麼都是A4紙印刷出來的作文啦!?

主任:『現在小孩很難教,罰站、交互蹲跳就會猝死,我們怕要他們寫三百指如果他們寫到手指橫文肌溶融導致血管阻塞死翹翹,誰要負責啊!每年一堆師大學弟妹畢業,老師是鐵飯碗,誰要跟自己生活過不去啊!

當然用電腦打啊!名字手寫就好啦!反正以後大學交報告還不是要用電腦打!』


我:「...好吧...」


注音文,火星文,通通就算了,反正玩遊戲爬網頁逛論壇登MSN都是這類東西,到還無所謂,但是,在這一大疊非常沒誠意的作業中,我看到一篇驚為天人的作品!

以其文彩,簡直是國小的李白八歲的尼采!就連胡識小時候都寫不出這種東西!

******************************************

      『出賣,二年乙班,XXX,座號O號


        我們家,以前很有錢。

        爸爸開著B開頭的轎車,媽媽手指都是鑽戒,奶奶滿口金牙,我們出門都不吃一千塊以下的東西。


       爸爸是個很會處理事情的人,德高望重,朋友眾多,他每次跟人家談生意,只要他伸出手去,對方不是很敬畏的成交,就是倒在地上站不起來,所以,我長大以後也要當像爸爸一樣了不起的生意人。

                      (等等!那是黑道吧!孩子,你不能學啊!!)



        有一天,我爸爸被背叛了。一對姓雷的兄弟坑了爸爸五千萬,我們家破產了。房子沒有了,媽媽沒有了,媽媽的鑽戒沒有了,奶奶的金牙跟腎臟都沒有了...

          (你爸爸把他們怎麼!?)



        爸爸把車子賣了,我們回到了鄉下的老家,一個只有雜草的山坡地。

        爸爸說,這裡以前是個牧草跟麥田,以前爺爺在做生意的時候,都會帶朋友來這邊拿羊啊,牛啊打靶練習。


                              (我的媽呀!)


        然後把欠爺爺錢的挖個洞埋下去;(天啊!)後面有個工寮,以前很風光啊!很多人都喜歡把女兒賣給爺爺,然後爺爺就幫他們介紹很多男朋友,然後大家每天喝個醉醺醺得躺在床上都賺錢...


                            (救命啊!你麥克克里昂啊!)



      爸爸感嘆著好景不再,也感嘆著,當初李X輝時代,爺爺進去綠島之後就再也沒出來了,我念過社會課,我相信伊定是國O黨政府對我們家族政治迫害,那就是白色恐怖吧!


                                    (我敢確信,那個時代一定是治平掃黑...)


        於是,我跟爸爸還有爸爸的幾個乾兒子,我們就在鄉下那片山坡地,一人一鏟子,把雜草清除,大家在陽光下辛苦揮汗著,把好多死人骨頭挖出來,並且把一車一車的石頭跟垃圾倒進曾文水庫裡,終於,把荒廢多年的山坡地重整了。


                    (除了屍骨跟那倒進曾文水庫的垃圾我相信你們真的在整地!)


        爸爸把挖出來的好幾把生鏽槍之上油之後,重新烤漆過,要朋友拿去台中賣。賣來的錢,我們拿去農會換了很多的種子,肥料,還有一箱一箱的農藥,爸爸說,種子跟肥料不能囤,但是農藥買越多越好。


(為什麼越多越好啊!?他要幹甚麼啊!)



       我們歷經了颱風,土石流,還有化學原料汙染,我們都一一克服了,每個人每天揮汗如雨,大家的皮膚都曬黑了,比我那個越南來的新媽媽還黑,在去年,終於,我們的小麥田收成了,看著金黃色的小麥隨著風搖曳,藍色的天空,那種美景,爸爸忍不住的談起了一個偉大的藝術家--


       梵谷。


(不要,這個時候幹嘛提他啊!)


       爸爸說,梵谷那個時候是當代不成名的藝術家,欠了很多酒吧的酒錢,所以被人割去左耳,用散彈槍打死在麥田,所以如果我以後當藝術家他要把我打個半死,因為藝術家要死後才會賺錢。



(這啥觀念啊!!)


        麥子收割了。
        我跟爸爸還有他的朋友們把麥子藏盡倉庫裡面,然後在今年帳架的時候很貴很貴的賣出去,賺了很多錢,可是,我們又被國O黨政府迫害了。


到底戒嚴何時才會結束?


(早就結束了啦!)



我好希望能夠再跟爸爸一起看到麥子結穗的那幅黃金美景,還有物價上漲。



*********************************************



除了他爸爸是黑道以外,這簡直是良作!!驚為天人!


但是我一直有個疑惑...






一年兩個月過去了,勞改快要結束了,有一天,我看到那篇文章被貼在班級公布欄後面,然後被老師寫上評語:


孩子初麥不是出賣。』





然後,國文老師就失蹤了...............................................................................














(更多精彩作品請按這裡)


3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76 筆精華,0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