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2k

RE:【殺必死文】紳士驚天錄:妖狐、狼人、吸血鬼 第一回《在床上被美少女吃掉》

樓主 Vermilion v24612934
GP84 BP-
第二回《被綑綁住的全裸美少女》
  
  「嗚嗚嗚……大家都到哪裡去了……
 
  這裡是哪裡?喔,對,我想起來了……我們全家人一起出遊,我卻因為太過興奮到處亂跑,結果在森林步道裡和家人走失了……
 
  「我不想一個人待在這裡……嗚哇啊~我想回家啦~~~」
 
  明明就是晴天,天空卻飄著毛毛細雨……
 
  「過了三千年……終於被我找到了……終於……
 
  「嗚……?」
 
  一個留著金色長髮的漂亮大姐姐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跪了下來並緊握住我的雙手。
 
  「你不要怕喔,我馬上就帶你去找你的家人。」
 
  「大姐姐,妳好漂亮喔……妳是仙女嗎?」
 
  「呵呵,對啊,大姐姐是為了守護你而從天上下凡的仙女喔。」
 
  「為什麼大姐姐也哭哭了?」
 
  「啊,這是因為……因為看你哭讓大姐姐很捨不得,所以答應大姐姐不要再哭了,好嗎?」
 
  「嗯,我不會再哭了。」
 
  「乖,真是個好孩子。」
 
  大姐姐摸了摸我的頭,還用手幫我擦掉臉上的眼淚。
 
  「謝謝大姐姐。大姐姐對我好好喔。」
 
  「既然你是個好孩子……那大姐姐希望你可以答應大姐姐一件事情。」
 
  「嗯!」
 
  「等你長大以後就娶大姐姐當你的新娘子,好嗎?」
 
  「好啊!」
 
  大姐姐開心地笑了。大姐姐果然是個仙女,笑起來也這麼的漂亮。
 
  「我會一直守護著你喔……無論何時何地……就算你沒有娶我當新娘子,我也會永遠守護著你……
 
  「我一定會娶大姐姐當新娘子的!」
 
  「謝謝,我好開心喔。你先把眼睛閉起來,過一會兒等你張開眼睛,你就會回到你家人的身邊了。」
 
  我照著大姐姐說的話做,乖乖閉上眼睛,但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再看到大姐姐?」
 
  「不要著急,不會太久的……
 
  大姐姐捧住了我的臉。我覺得她的手好溫暖喔。
 
  「就算你看不見我,但我隨時都會陪在你的身邊。」
 
  「……?」
 
  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東西突然緊緊的貼在我的嘴上……很溫暖,同時也很令人感到放心……
 
 
 
 
 
 
  我慢慢的張開眼睛,但視線很模糊,意識也不太清楚……這是哪裡?
 
  「!?」
 
  等感官都差不多恢復知覺後,我才赫然驚覺有個人把他的臉貼在我的臉上,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又軟綿綿的東西正在我的嘴裡不停攪動……
 
  我的老天爺!我正被人舌吻啊!
 
  我趕緊推開侵犯著我的不知名人士,才發現原來我正躺在他的懷裡!
 
  「太好了,暘暘你醒過來了。我分了一些精氣給你,感覺好一點了嗎?」
 
  叫我暘暘?從小到大,就只有我的祖父母會用這種親密的方式來稱呼我。
 
  「年輕女孩的聲音……?妳是誰啊?」
 
  「呃,那個……我是……
 
  等到視覺也完全恢復後,我清楚地看見抱著我的女性的外貌。她有著東方人的臉孔,但皮膚的白皙程度卻不輸給西方人,還留著一頭金色的長髮……喂!這女孩根本就是剛才……
 
  「我一定還在作夢!其實我還沒醒來,對吧!」
 
  就像漫畫裡經常出現的橋段一樣,我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臉,不但覺得很痛,還意外發現自己的臉皮其實蠻厚的。
 
  「好痛!難道這真的不是在作夢?再捏一次……
 
  「好了,不要捏了啦。這裡是現實世界,你是真的醒過來了。」
 
  「不可能啊!剛才在夢裡要我長大以後娶她當新娘子的仙女大姐姐,怎麼可能會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啊!」
 
  「你、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情!?哇!我好感動喔!」
 
  事情很明顯越來越不對勁了。我趕緊坐起身來,發現自己就坐在自己的床上。沒有錯,這裡是我的房間……好,如果這真的不是夢,那誰來解釋一下這位穿著水藍露肩洋裝的金髮美女,和地上那兩個被鎖鍊緊緊綑綁住的少女是怎麼一回事啊~~~!
 
  「啊!吉娜!?」
 
  仔細一看,被綁住的其中一個人不就是被我帶回家的羅馬尼亞公主嗎!?
 
  「怎麼會這樣!?是誰把妳綁成這樣子的!?」
 
  「那個金髮的女人……
 
  「妳說是她!?」
 
  我看向金髮少女,但她卻沒有看著我,反而露出惡狠狠的表情,怒目注視著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吉娜。
 
  「這隻母蝙蝠吸了你一次血還不夠,還想吸你第三次血。暘暘你看一下衣櫃的鏡子,你的脖子左右兩邊都被她咬了。」
 
  我看向鏡子,發現真的如金髮少女所說,脖子的兩邊各有兩個小孔,就像動畫裡被吸血鬼咬過所留下的傷口一樣。
 
  「不准叫我蝙蝠……妳這狡猾的……
 
  「閉嘴!誰准妳說話了!」
 
  長得這麼漂亮,生起氣來卻這麼可怕啊……咦!?
 
  「妳、妳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金髮少女那金色的眼睛裡有一條垂直的黑縫!正確地來說,那是她的瞳孔,而她的瞳孔竟然可以橫向收縮成垂直狀!
 
  這個樣子看起來簡直就像是……
 
  「狡猾的狐狸……
 
  對,就像是狐狸的眼睛一樣!
 
  不過金髮少女好像想避開這個話題,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後來要不是她旁邊那隻狼人拆了大門闖進來攪局,你的命根子也會被母蝙蝠咬了。」
 
  「我的命根子!?」
 
  說到我的命根子,我才發現不知為何我的胯下涼颼颼的……
 
  「我的褲子和內褲跑哪兒去了!?」
 
  下空的我急忙用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可惡,該不會都被她們看光了吧!
 
  「都在這裡。」
 
  金髮少女將我的褲子和內褲一起遞給我,但它們都已經變成殘破不堪的碎布了。
 
  「這是被她們兩個弄的。」
 
  我驚訝地看著面對面被綁在一起的兩個少女。
 
  「不是的……我想從蕾吉娜的手中搶回來,才不小心弄破的……然後過沒多久,我就和蕾吉娜一起被綁住了……
 
  和吉娜一起被鎖鍊鎖住的少女,留著一頭棕色的長髮,並將長髮束起來綁成一個又大又長的馬尾。剛剛因為被吉娜擋住的關係,我到現在才意外發現棕髮少女原來是全裸的。
 
  「請問妳是哪位?」
 
  「我是卡莉‧萊卡翁……狼人王雷莫‧萊卡翁之女……
 
  「妳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
 
  「嘿嘿……謝謝你剛才請我吃羊肉串……
 
  「我什麼時候請妳吃過……不、不會吧!?怎麼可能!?妳就是剛才那隻……!」
 
  「沒錯,她就是不久前你在巷子裡遇到,被你誤認為是狗的那匹母狼。正確來說,她是一隻純種的狼人,和狼變成的狼妖不同。當時她一路跟在你的後面,就連母蝙蝠也沒發覺。」
 
  人家常說御宅族在遇到屈折離奇的狀況時,總是最能接受事實的,但要我接受的這些事情也太誇張了吧!
 
  「簡而言之,這位叫做蕾吉娜的羅馬尼亞公主是打算咬我重要部位的吸血鬼,而旁邊這位自稱卡莉的少女則是變成狼並跟我要羊肉串吃的狼人?」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接受令普通人無法相信的事實呢。」
 
  「不!到現在我依然不能接受啊!」
 
  「當初小巧可愛的東西,現在已經變成讓女孩子花容失色的龐然大物了……我一時之間也不能接受呢。」
 
  金髮少女不知何時從她的皮包裡抽出一把扇子,打開來掩住自己的笑容,並用極為曖昧的眼神看著我的胯下。
 
  可惡,果然被妳看光了!
 
  「這個妳不需要接受!不對,別說得好像妳從小看著我長大一樣!」
 
  「我的確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喔。從你喜歡吃的東西……到你的性癖好,我全都瞭若指掌喔。」
 
  她將她那被白色大腿襪套住的美腿伸了過來,搭在我的肩膀上,因而露出了純白色的蕾絲內褲。
 
  我整個人完全傻眼了。
 
  「你肯定在想色色的事情吧?我的小色鬼。」
 
  「……不!我才沒有哩~~~!」
 
  回過神來的我急忙衝向衣櫃,隨手拿了件內褲和短褲就穿上。
 
  「是因為妳的行為太不檢點所以嚇到我了!」
 
  「我是特別為了你才這樣穿的,你不喜歡嗎?」
 
  「其實還蠻喜歡的……呃!?」
 
  奇怪,我為什麼要老實回答她的問題啊!?
 
  「嘻嘻,你對我一直都是這麼誠實呢。」
 
  「妳到底是誰啊!?不可能真的是仙女吧!」
 
  「……天上的神仙是存在的,但我不是祂們的一份子。」
 
  金髮少女站了起來,並轉過身背對著我。
 
  「我有很多名字,可惜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稱呼我……
 
  不可思議的事情直接在我眼前發生了!金髮少女的短裙底下突然冒出好幾條毛茸茸的尾巴,而且這些尾巴還不停的擺動著!她的頭上更多出了一對同樣長著金毛的耳朵!
 
  「妲己。」
 
  「妲己……我聽長輩們說過……是一隻在亞洲出沒……活了超過一萬年的強大妖怪……
 
  「說妳是狡猾的狐狸……沒想到妳真的……是隻狐貍……
 
  關於白面金毛九尾妖狐的事蹟,我幾天前才在網路百科全書裡看過!我想想……中國商紂王的皇后蘇妲己,周幽王的寵姬褒姒,印度班足太子的妃子華陽夫人,還有日本鳥羽天皇的嬪妃玉藻前,全都是這隻大妖狐化身而成的!
 
  「可、可是……妳不是被陰陽師安倍泰親用法術識破,然後被八萬大軍討伐……
 
  「原來暘暘你對我的故事這麼清楚啊。很好,這樣要說明就方便多了。」
 
  在我懷疑眼前的少女是否就是妲己……甚至她是不是真的九尾妖狐時,她突然轉過身來,用先前那如狐狸般的眼睛看著我。
 
  和她的眼神對上,瞬間感覺彷彿自己的呼吸和靈魂都會被那雙眼給吸了進去。
 
  「要不是安倍泰親那死小鬼的祖先白狐葛葉和我有點交情,我也不會假裝逃跑還放了他一馬。」
 
  「那麼八萬大軍的討伐又要怎麼解釋……?」
 
  「要用幻術騙過一群不會法術的軍人,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那麼殺生石的故事就只是虛構的傳說……
 
  「沒錯,那只是被人加油添醋的故事罷了。」
 
  「如果妳說的都是真的……那為什麼傳說中的大妖狐會從我小時候開始,就一直注意著我這個平凡的人類呢?」
 
  自稱大妖狐妲己的金髮少女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走到我的面前,張開雙手抱住我。
 
  我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
 
  她就這麼緊緊地抱住我,過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說話。
 
  「……因為我想贖罪,我想找回被愚蠢的自己毀掉的一切……
 
  我聽見啜泣的聲音……她肯定是哭了。
 
  「對不起,現在跟你說這些你也聽不懂,可是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一直很想當面對你說,真的很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我回抱住她,用手撫摸著她那柔順的長髮,然後拭去她臉上不停滾落的淚珠。
 
  「妳不要難過了……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恨過妳……
 
  我完全搞不清楚為何這句話會從我的嘴裡脫口而出,甚至也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有什麼意義,但當下我就是想把它說出來。
 
  「是嗎……原來……原來是這樣啊……
 
  也不知為何,現在我的心裡沒有任何的懷疑,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妖狐妲己。
 
  我相信她就是白面金毛九尾妖狐,蘇妲己。
 
  「……我會把一切都對你說明清楚的,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須先幫你善後才行。」
 
  「幫我善後?」
 
  「吸血鬼和狼人是在歐洲擁有龐大勢力的妖怪。而且很不幸的,這兩個女人分別就是吸血鬼和狼人的公主。『殺戮公主』蕾吉娜‧采佩什,天生就擁有腐蝕週遭物體的黑暗力量,最喜歡喝年輕處女的血,吸了血後就會暴露出殘酷的本性。『暴虐公主』卡莉‧萊卡翁,身上具有的怪力遠比其他狼人來得強大,傳聞說她的爪子能切開任何有形體的東西。但是……
 
  妲己從她的白色皮包裡拿出一把銀色的小刀。
 
  「只要碰觸到銀製品,她們就會變得和普通的人類少女一樣。所以我才把我的銀項鍊全部收集起來,再用來綁住她們。」
 
  「那把刀是……?」
 
  「這是我平常用來拆信的拆信刀,恰巧是銀製的。我要刺破這兩個女人的心臟,再把她們的屍體燒了。」
 
  「什麼~~~!?」
 
  這麼可怕的玩笑話不要這麼輕鬆的就說出來好嗎!?吉娜和卡莉都被妳嚇到臉色發青了!
 
  「哈哈,我知道妳是故意開玩笑嚇她們的……是吧?」
 
  「不,我是認真的。你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卻不小心同時和吸血鬼跟狼人扯上關係,很難保證你以後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我說過我會永遠守護著你,所以我必須這麼做。」
 
  「不行!那不代表這樣妳就可以殺害她們啊!」
 
  「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因為她們都不是壞人啊!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妳先幫她們鬆綁,然後大家一起坐下來談談嘛。」
 
  「那樣太危險了,我好不容易抓到機會才同時綁住她們的。要是她們聯手一起對付我,我根本就不是對手。而且你竟然還說她們不是壞人……別忘了,你身上哪個地方差點就被這隻母蝙蝠咬了!」
 
  「我只是想……把他變成我的『爿血』……
 
  「半血」?究竟這個半血是什麼啊?為什麼妲己和卡莉聽到以後會這麼訝異?
 
  「母蝙蝠,我問妳。為什麼把男人變成『爿血』要咬那種地方?」
 
  「我感覺有東西頂到我的小腹……知道是什麼東西後,我一時好奇就脫了他的褲子……裡面充滿血液,激起了我的食慾,但我很猶豫要不要直接咬下去……過沒多久這隻母狗就闖進來了……
 
  「所以這和製造『爿血』沒有絕對的關係囉?好,請妳這隻淫蕩的母蝙蝠去死吧。」
 
  「等一下啦!」
 
  我急忙喊住妲己,並緊緊抓住她握著銀刀的手!
 
  「妳別動不動就要別人的命啊!」
 
  「連我都還沒咬過,她就想咬,真是太過分了!」
 
  「妳在胡說些什麼啊!」
 
  妲己莫名奇妙地鬧著彆扭,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停下來。
 
  「呼……沒關係,反正第一次還沒被人搶走……
 
  什麼東西的第一次啊!?
 
  「那妳倒是解釋一下,妳到底是看上我們家暘暘哪一點,才想把他變成妳的『爿血』?」
 
  「我……
 
  「嗯?」
 
  「我……我不知道……
 
  「談判破裂,妳這下流的母蝙蝠可以去死了。」
 
  我再一次緊抓住妲己握著銀刀的手不放!
 
  「拜託妳別再拿著那把刀啦!」
 
  就在我使盡全身力氣阻止妲己之際,沒說過多少話的卡莉突然開口了。
 
  「妖狐姐姐……我一開始就是想幫助這位請我吃東西的好人……為什麼妳那時連我也一起綁起來……?」
 
  呼,妲己終於停下來了!
 
  「因為妳是會吃人的狼人,而且胸部比我還大。實在是太危險了。」
 
  ……啊?
 
  「這個不能當成理由吧!?」
 
  「因為她把大門拆了闖進來,而且她的胸部真的很大。實在是太危險了。」
 
  「就跟妳說過了,這不能當成理由啦!」
 
  「不能嗎?那……因為她全裸跑進你的房間,露出這麼大的胸部。實在是太危險了。」
 
  「就某種意義來說的確是蠻危險的……不對!這跟她的胸部沒有關係吧!?我看妳才是這個房間裡最危險的人!」
 
  我走到兩個女孩身旁,幫她們解開緊緊繞住她們,相連在一起的銀項鍊。
 
  「暘暘不可以啊!」
 
  「雖然我不知道妳們一直在討論的半血是什麼,但我可以肯定這兩個女孩不是壞……!」
 
  「妳這該死的母蝙蝠!」
 
  我被咬了。
 
  就在我解開兩人身上的束縛時,我的左手被吉娜咬了。
 
  「第三次。這樣他就是我的『爿血』了。」
 
  我因為脫力而跪坐在地上,抬頭看著如女王般君臨在上的吉娜。
 
  「哼,看在我的新『爿血』剛誕生的份上,妳這隻母狐狸一而再,再而三稱呼我為母蝙蝠,還打算殺死我的滔天大罪,就不跟妳計較了。我就大發慈悲原諒……!」
 
  突然有個東西衝了過來並打中吉娜的臉。力道之大,甚至讓吉娜整個人飛了起來,直接撞在牆上。
 
  「妳忘了我的存在,而且還忘記我一開始就不是站在妳那邊的!」
 
  原來是卡莉朝著吉娜的臉揮了一拳!
 
  「在我因為迷路而肚子餓的時候,他好心地把身上的食物都分給我吃……妳被吸血鬼獵人襲擊,希望有人可以幫助妳逃跑,他也想都不想就幫了妳的忙……我從來沒遇過這麼好的人!妳怎麼可以沒經過他的同意就對他做這種事!」
 
  「妳這頭不懂什麼是禮儀的母狗沒有資格教訓我!」
 
  吉娜抹去嘴裡流出的血,著了魔似的大聲怒吼著。她的雙眼開始閃耀出紅光,雙手的指甲變長,背後甚至長出一對蝙蝠的翅膀。
 
  「我生氣了!就算露出醜陋的一面也沒關係!我要把妳們這兩頭冒犯我的母狗都撕成肉塊!」
 
  「我根本不想讓他看到我真正的模樣……
 
  神奇的事情也在卡莉的身上發生了。原本全裸的卡莉開始在全身各處長滿棕色的毛。不論是她可愛的臉蛋或豐滿的胸部,全都長滿了毛。她的四肢變得像狼一樣,指甲也變成了銳利的狼爪。最後,她的頭上多了一對狼耳,臀部也多出一條尾巴,就連她的臉也變得和狼一模一樣。
 
  「……但是為了保護他,被他厭惡也沒關係。」
 
  要是吉娜的背後再加條尾巴,看起來就跟圖畫裡又萌又可愛的惡魔一樣了……還有卡莉現在的樣子,根本就是在歐美特別風行的性感母獸人嘛……
 
  「呵,妳們兩個現在的樣子……明明就很美麗啊……
 
  「!?」「!?」
 
  「拜託妳們冷靜一點,不要打架……
 
  可惡,才醒來沒多久……我的意識又開始模糊了……
 
  (下回待續)
8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5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