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2k

【殺必死文】魔物娘圖鑑同人小說《墮落的神之使者》第三回 第636篇

樓主 Vermilion v24612934
GP155 BP-
紳士驚天錄
 
我以前曾經在這裡發表過三篇殺必死文,分別是
1.《好人筆記本》
2.《真幻魂武》
3.《妖狐與晴雨》
 
這些作品都有各自支持的讀者在,但礙於我年紀增長的緣故,可以拿來寫小說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使得後期的作品接二連三遇到腰斬的命運......為了不辜負讀者的期望,在外出取材好幾年(?)後,我構思出了一部新的作品。
 
究竟這次的作品有著什麼樣的世界觀呢?這就必須靠讀者自己一步一步探索了。我只能說,一定是雖然龐大但卻輕鬆易懂的有趣世界觀。
 
殺必死的成分絕對不會少,至於搞笑的成分就得看各位的笑點有沒有對到了。XD
────────────────────────────────────────────────────
登場角色圖片:
妖狐 「白面金毛九尾妖狐」 蘇妲己 (Su Daji)
狼人 「暴虐公主」  卡莉‧萊卡翁 (Kalli Lycaon)
吸血鬼 「殺戮公主」 蕾吉娜‧采佩什 (Regina Tepes)
聖殿騎士 「揮舞雷霆的聖女」 卡蜜拉‧瑪莉諾 (Camilla Marino)

────────────────────────────────────────────────────
第一回《在床上被美少女吃掉》
  
  這是什麼情況!?這種事情我連在夢裡都沒遇過!
 
  家人都不在的深夜裡,一位身穿黑色洋服的外國少女躺在我的床上,而我則正好趴在她的身上!
 
  第一次體驗到女孩子身體的柔軟,還有胸前那令人窒息的兩股觸感,我好像緊張到連身體都忘記做出該有的生理反應了!
 
 「對不起,人家真的忍不住了……」
 
  忍不住什麼?不會吧!?難道今晚我就要跟我苦守快二十年的童貞告別了嗎……?好吧,正確來說是想丟也沒機會丟……
 
  「我是第一次跟男孩子這樣……你之後可要負起責任喔。」
 
  天啊!光是聽妳這樣說,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少女用她那戴著哥德式長手套的手撫摸著我的臉。她的手指並沒有被手套包住,所以我可以直接感覺到她那纖細且滑嫩的手。過沒多久,她就將我的臉往她的臉湊了過去。
 
  喔喔喔喔喔!她是準備要和我接吻嗎!?
 
  怎麼辦!?我從來沒有和女生接過吻的經驗啊,會不會被她嫌棄啊!
 
  「其實以前我只肯對年輕的處女這樣做……」
 
  「……呃?」
 
  正當我的左臉貼著她的左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她剛才說的話時,我脖子左側突然傳來一陣刺痛的感覺。
 
  「怎麼回事?嗚……!」
 
  一股很舒服的感覺瞬間佔據了我的腦袋,而且還有伴隨著而來的強烈睡意……
 
  我感覺好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和我預料的一樣好喝呢。這是五百年來我喝過最美味的血。」
 
  我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少女的臉……發著紅光的銳利眼神、沾滿血的兩顆尖牙,還有那讓人呼吸也為之凍結的妖豔笑容……和先前比起來,少女簡直判若兩人……
 
  不可能,這不可能啊,我不相信……這世上有……
 
  「吸……血……」
 
  「這只是開始而已。再經過兩個步驟,你就是我的『爿血』了,呵呵呵呵……」
 
 
 
 
 
 
  (約三小時前)
 
  「我不是變態,就算是,也是有變態之名的紳士。」
 
  這真是一句充滿哲理的話啊。
 
  將電腦裡同時運作的三個下載用軟體縮回系統工作列,我一邊整理著剛下載完的糟糕物,一邊自言自語著。
 
  我的名字叫做陳暘,再過幾天就要迎接人生中沒有女朋友的第二十個年頭了。
 
  明後兩天明明就是週末假期,但我新買的白色排檔機車卻沒有在假日載女孩子的機會……讓我不禁產生一種浪費掉好幾萬塊的錯覺。
 
  這個世界真的很不公平,有錢的人或帥哥一定在追女朋友這方面佔有絕對優勢。而我也知道不管我對這悲慘的社會做出什麼樣的抱怨,都只會被人反過來譏諷是我自己條件不夠好而已。
 
  所以在幾次單方面的追求都失敗之後,我突然想通了……像戀愛這種不斷付出卻不一定有所回報的東西,根本就像是賭博一樣。人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但是戀愛只靠自己堅定真誠的心也只能確保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賭博害人又害已,因此我決定再也不去追求任何一個女孩子了。
 
  於是我把生活重心都放在課業上。不管是大學裡的社團或營隊之類的,我連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沒有任何經驗,一定會被人諷刺根本沒資格這麼說吧……但是單身真的有單身的好處。在台灣交女朋友,無論是出去玩或一起吃飯,在大部分的場合裡都是男方付錢。在這個提倡兩性平等的年代,我真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會被視作理所當然的事情。沒關係,反正我不需要去擔心這種問題。
 
  但身為一個健康的年輕男性,該有的生理需求還是會有。逼不得已為了配合人類繁衍的本能,從國小開始接觸動漫畫的我,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只對動漫畫女角色有興趣的御宅族。其實啊,本來我是個對真實世界女性稍微有點興趣的御宅族,但是上大學後和某些女同學悲劇性的相處,讓我對真正的女人完完全全地感到絕望。
 
  唉,就連我那從小跟我玩到大,還在念高中的表弟都交到女朋友了,而我卻……算了,不想了!這些事情只會越想越不開心。不管怎麼想,情況都不會改變啦!
 
  和我住在一起的爺爺奶奶洽巧回鄉下探親去了,家裡也沒新的漫畫或輕小說可以看,電腦裡的新動畫和同人誌也還沒下載完成……打工存錢買來的檔車不騎白不騎,我看今晚就騎出去到處亂逛,順便訓車吧。
 
 
 
 
 
 
  我從家裡一路騎到火車站後面的夜市,隨便買了幾根新疆烤羊肉串。看了看手錶,覺得是時候該回家了。正當我從夜市走向停車場時,突然聽見巷子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仔細一聽,發現是狗的哀嚎聲。莫非前面有人在虐待動物?
 
  我走上前去,因為一旁路燈的關係,我可以看出有一隻體型龐大的棕狗蜷伏在地上。
 
  「是生病了嗎?還是說真的有人當街虐待……」
 
  就在我考慮要不要把這隻狗抱起來,帶牠去看附近的獸醫時,牠驟然抬起頭來,用牠那宛如發著光的眼睛看著我。
 
  我被嚇到了,因為牠不像是一般雜種的野狗,真要說起來還比較像是凶猛的……
 
  「狼犬?」
 
  「嗷嗚……」
 
  棕色狼犬發出悲鳴的同時,用牠的右前腳戳了戳我提在手上的塑膠袋。裡面裝著的,就是我剛才買來想帶回家吃的烤羊肉串。
 
  「喔,你想吃這個啊?」
 
  我從袋子裡面抽了一根羊肉串出來,牠的目光隨即緊盯著肉串不放。
 
  「你等一下喔,我先幫你把竹籤抽出來。」
 
  牠可能真的餓壞了,還等不及我把羊肉從竹籤上拔下來,就急忙咬住整根肉串。常聽人說狗是很聰明的,沒想到牠也知道串肉用的竹籤不能吃,用牙齒把羊肉抽了出來。
 
  「哇,你好厲害喔。還要再來一根嗎?」
 
  就這樣,人與狗的親密互動一直持續到我袋子裡的十根羊肉串全被吃光為止。我摸了摸牠的頭,而牠則突然跳了起來,用舌頭不停舔著我的臉。
 
  「哈哈~好癢喔。太好了,你只是肚子餓而已。看到你這麼有精神我就放心了,我本來還打算帶你去看獸醫呢」
 
  「……謝謝你。」
 
  ……咦!?
 
  這隻狗說話了!?而且還用女孩子的聲音!?
 
  不不不,不不不不,狗不可能會說話的。正當我轉頭到處觀望,是不是有哪個女生看見了我的善行,因而代替牠感謝我的時候,那隻狀碩的狼犬就這樣不見了。
 
  「狗狗你跑去哪裡了~?」
 
  那隻狗的速度可真快啊,我一個不留神牠就不見了……話說回來,剛才的女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這和我前幾天在某個日本的繪圖網站上瘋狂搜尋犬耳娘的圖片有關係嗎?因為看太多色情圖片,所以連平日生活起居都會產生這種幻覺……嗯……其實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仔細想一下,我真的是太糟糕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好,我決定了!為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之後就改成收集狐耳娘的色情圖片吧!
 
 
 
 
 
 
  為什麼黑褲襪要配著短褲穿呢?這根本就是對褲襪的褻瀆,是一種蹧蹋啊!無論是過膝長襪或褲襪,都應該要搭配短裙才對!
 
  我在等紅燈的時候,常常會想一些亂七八糟有的沒有的東西。若非我經驗老道,知道什麼時候該回神,不然這真的是一個嚴重影響交通安全的壞習慣。
 
  剛剛想到哪裡?喔,對。沒想到這種穿著打扮越來越普遍了,連一旁騎著機車的那位妙齡少女也一樣。到底是誰先開始的啊?竟然想出這種對褲襪不敬的穿法!
 
  嗚喔!好美腿!就是要像那樣才對嘛!像那個騎樓下朝著這邊跑過來的女孩子一樣,用短裙配黑色蕾絲邊大腿襪嘛!而且還有附吊帶呢……等等,這是……黑色系哥德蘿莉?
 
  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敢這樣穿啊。我記得以前我還在唸高中的時候,曾經在高中附近的商圈看見某個女孩穿著白色系哥德蘿莉服,輕鬆自然地逛著街。可惜跟御宅族有關的東西都被愚蠢的台灣媒體,以及某個過時的電子布告欄的八卦板視為低等的次文化之後,再也沒有人敢穿這樣走在路上了。
 
  哼,在我眼裡那些傢伙都是一個樣。自以為高別人一等,完全不知道其實自己和害蟲沒有什麼區別可言。
 
  正因為如此,我不得不對這位少女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況且她連銀色的假髮都戴上去了,頭髮的末端還故意燙出六個大大的螺旋呢。
 
  當我好奇她究竟是妝化太濃,還是說她其實是個外國人時,她已經跑到我旁邊來了。我想她應該是來問路的吧。她一定很趕時間,就連問個路也能急成這樣子。
 
  「救命啊!」
 
  救命?
 
  我定睛一看,發現她的洋裝上有很多紅色的污漬……該死,那該不會是血吧!
 
  想像力豐富的我,在聯想力這一方面也不遜色,三秒內就做出了一個可能性最大的推測。
 
  這個身穿哥德蘿莉服的少女,因為身材很好的關係,光是走在路上就引起了變態色狼的注意。在經過無人的黑暗小巷的時候,用性器官代替大腦思考的變態色狼終於有機可趁,用尖銳的物品威脅這位少女,並要她乖乖就範,但是少女依然使盡全力來掙脫色狼的魔爪。而她身上的血漬就是在扭打的過程中,不小心被變態色狼手上某種尖銳物品劃傷的。
 
  一定是這樣沒錯!
 
  好,身為一個紳士,遇到這種狀況,豈有不幫忙的道理!
 
  「小姐,妳可能不知道妳流了不少血!」
 
  人在遇到緊急狀況的時候,對身上疼痛的傷口不會有太大的感覺。這一點對於在學校旁邊的環校機車道上摔過車的我來說,有很深刻的體會。
 
  我迅速地把後座的腳踏板抽出來,並把自己頭上的全罩式安全帽拿下來,然後幫她戴上。
 
  「待在這裡太危險了!快點上車,我先帶妳去醫院!」
 
  少女沒有回答,只是迅速地坐到後座上。當下我心裡想的就只有「必須儘早將她送到醫院」,於是我轉進另外一條較為狹窄,但車流量也較少的交通幹道,確定變態色狼並沒有跟蹤我們之後,就一路闖紅燈朝著離我們最近的醫院前進。
 
 
 
 
 
 
  「我……醫院……」
 
  「就快到醫院了!不要緊,妳一定會沒事的!」
 
  恰巧那間醫院也離我家很近,所以我對醫院週遭的路況是再熟悉不過了。我刻意避開紅綠燈較多的大路,只走一旁巷弄裡的小路。
 
  「我不需要去醫院……」
 
  妳說妳不需要去醫院,沒搞錯吧?
 
  騎機車的時候和別人說話,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再加上她說話的聲音很微小,很容易被引擎的聲音蓋過去。我想和她好好地溝通,所以我暫時放下腳架,將機車停靠在路旁。
 
  為了能聽見她說的話,同時也讓她聽清楚我說的話,我將安全帽的防風鏡掀了開來。
 
  「妳流了這麼多血,怎麼可以不去醫院呢!?」
 
  「我的身上現在沒有任何外傷。」
 
  「也就是說,這並不是妳的血……」
 
  難道這些血都是變態色狼的?也就是說,變態色狼反而不小心被自己當作犯案工具的銳利物品劃傷了?
 
  「妳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謝謝你這麼關心我,但我真的不需要去醫院。」
 
  「可是,確實有人攻擊妳吧?就算不去醫院,我也得送妳到警察局去處理後續……」
 
  「不行,那樣會引起國際問題的。」
 
  聽她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我一直覺得這個女孩應該不是外國人,但從她這句話來判斷……
 
  我懂了!事情的真相一定是這樣!
 
  這位看起來約十八歲左右的美麗少女,其實是歐洲某個國家的皇室成員。她為了到另外一個國家去做邦交,搭機長途旅行而過境台灣。皇室成員並不像一般的平民老百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於是日常生活受到很多限制的她就這樣偷偷跑出了下塌的飯店,希望可以在沒有保鑣陪同的情況下,像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開心地逛街,自由自在地享受美食。對於學過中文的她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但是她沒想到台灣的治安竟然會如此地敗壞,讓她遇到這種事情。雖然她從小就學過防身術,好不容易空手擊退了手持武器的歹徒,可惜這次的事件依然在她那纖細的心中留下了陰影……
 
  我還念什麼電子工程學系,改行當偵探算了。
 
  不過這女孩的遭遇真是令人捨不得啊!
 
  「先生,你怎麼哭了?」
 
  「沒什麼,只不過是有沙子跑到我眼睛裡……嗚嗚……妳的情況我完全瞭解了……不用擔心!我一定會讓妳平平安安地回到妳住的地方!」
 
  「可是……我還不想回去我住的飯店……」
 
  「就算妳不是公主,也不可以這麼任性……」
 
  我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糟糕!我竟然不小心把公主這兩個字給說出來了!這不就等於我在告訴她我已經猜出她的真實身份了嗎!?
 
  「……請問你究竟是什麼人……?」
 
  「請妳不要擔心!我絕對不是什麼壞人!」
 
  是因為反光的關係嗎?她一直戴著的紅色有色隱形眼鏡,就好像自己在發光一樣……
 
  「請回答我,你到底是什麼人?」
 
  如此犀利的眼神……不好,我果然被當成壞人了。
 
  「妳真的誤會了!其實妳是公主的這件事情,純粹是我自己推論出來的!」
 
  「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沒想到對方竟然找了一個能成為『爿血』的人來當刺客。」
 
  「不是的!我不是刺客啊!」
 
  「每一個刺客被抓到的時候,都是這樣說的。」
 
  少女舉起了她的左手,將五根手指併攏在一起,打算朝著我的臉刺過來……如此修長的指甲配上這種防身術真是相得益彰啊,不過求妳快住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受死……」
 
  來不及了,躲不掉了!
 
  「吧……」
 
  就算我這張臉交不到女朋友,也不能就這樣被人毀容啊!正當我用左手臂擋住臉部,心裡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聽見後面傳來一陣悶響。
 
  「……怎麼會這樣!?妳不要緊吧!」
 
  因為沒有扣上扣環的關係,安全帽滾了出去。
 
  「振作一點啊!」
 
  少女昏倒了,還因此從機車上摔下來。
 
  我將安全帽戴回她的頭上,扣上帽帶的扣環,然後攙扶著她,讓她回到座位上。為了不讓失去意識的她再次摔下車,我讓她緊緊靠著我的背,雙手環抱住我的腰。
 
  這次我流下的,是自責的眼淚。
 
  「……對不起,我明明就說過妳一定會沒事的,但我還是讓妳從我的車上摔了下來……這完全是我的責任。作為賠償,不管妳想去哪裡,我一定會一直保護妳……」
 
 
 
 
 
 
  照著理性來思考的話,我應該要立刻把她送到醫院去的,但我還在猶豫不決,不曉得是否該尊重她個人意見時,我的車就已經停在自己家門口了。
 
  沒辦法,走一步算一步了。
 
  將引擎熄火後,我脫下少女頭上的安全帽和她的黑色高跟鞋,然後將她背了起來,一路從大門背到我自己的房間去。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讓昏倒的人躺在床上休息而已。
 
  等一下再來思考之後該怎麼做吧……
 
  我讓少女平躺在我的床上,然後幫她蓋上棉被。
 
  「原來這不是假髮啊……而且她好像也沒化妝的樣子。」
 
  沒有化妝就能有如此白皙的皮膚,保養的真好。啊,她臉上還有一些乾掉的血漬。
 
  我到浴室拿了一條毛巾,用熱水沾溼,想幫她把臉擦乾淨。
 
  唉,不曉得她醒來之後,要怎麼樣跟她解釋,她才會相信我對她並沒有任何惡意……
 
  「嗚哇啊!」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嗎?」
 
  「一般來說都會嚇到的吧!昏倒的人才剛被安置在床上,才轉個身就醒來了!」
 
  少女掀開我蓋在她身上的棉被,打算走下床來。
 
  「別勉強!妳的身體現在應該很虛弱……」
 
  「對不起,其實我剛才只是假裝昏倒而已。」
 
  「!?」
 
  「看到你當時的反應,真的不禁讓人懷疑你是不是刺客呢。如果你真的是個發自內心幫助我的好人,那我豈不是恩將仇報了嗎?所以當下我對你做了一個小小的測試。」
 
  「測試……妳指的是測試我在妳昏倒之後的行動嗎?」
 
  「沒錯。如果你當時在我昏倒之後想對我不利,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好險那時我沒有打什麼歪主意!像是把她全身上下摸一遍,或是把她全身上下摸一遍,要不然就是把她全身上下摸一遍……
 
  「好心的先生啊,沒想到我能在這兒遇到像你這樣的人。謝謝你伸出援手救了我。」
 
  她微微拉起自己的短裙,稍微彎曲膝蓋,向我行了個屈膝禮。
 
  「我的名字是蕾吉娜‧采佩什,來自羅馬尼亞的公主。叫我吉娜就可以了。很高興能認識你。」
 
  「呃,我的名字叫做陳暘,是個大學生。我也很高興認識妳喔,吉娜。」
 
  吉娜瞇起眼睛,露出了如妖精般美麗動人的笑容。
 
  「呵呵,你剛才的表現,就像騎士文學裡英勇的主角一樣呢。」
 
  「沒有啦~我只不過是剛好經過那裡~」
 
  「我指的是你在我裝作昏倒後說的那些話。嘻嘻,特別是那句『我一定會一直保護妳』。」
 
  「……不會吧!?都被妳聽……!」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因為不好意思而臉紅的感覺。我覺得我的雙頰發燙,而且溫度還在不斷上升中。
 
  「那那那個是……我我我……」
 
  「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
 
  「以前不論是村裝或城鎮裡的少女,都夢想著能夠和英俊瀟灑的騎士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即使到了這個已經沒有所謂騎士的年代,也依然如此。至於你,只是個長得有點胖,也不如騎士那般帥氣的少年……」
 
  嗚,雖然傷人但都是事實啊……在美國出生而擁有美國人體型的我,果然在羅馬尼亞人眼中果然也是過胖的體型……奇怪,為什麼會突然提到這件事情?
 
  「過去追求過我的男人可說是不勝枚舉,但像你這樣不起眼的男孩卻讓我一見鍾情了,究竟是為什麼呢?」
 
  ……一見鍾情?剛才的話我一定是聽錯了吧?
 
  就在我準備開口確認之際,吉娜抓住了我的肩膀並用力往後一拉,害我們兩個人就這樣一起摔在床上。
 
  「吉娜!?」
 
  「剛才的戰鬥,讓我肚子餓了……」
 
  「肚、肚子餓了是嗎?我做一份美式炒蛋給妳吃吧……」
 
  「不,我現在比較想吃你……」
 
  「!?」
 
  這是什麼情況!?這種事情我連在夢裡都沒遇過!
 
  家人都不在的深夜裡,一位身穿黑色洋服的外國少女躺在我的床上,而我則正好趴在她的身上!
 
  第一次體驗到女孩子身體的柔軟,還有胸前那令人窒息的兩股觸感,我好像緊張到連身體都忘記做出該有的生理反應了!
 
 「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
 
  忍不住什麼?不會吧!?難道今晚我就要跟我苦守快二十年的童貞告別了嗎……?好吧,正確來說是想丟也沒機會丟……
 
  「我是第一次跟男孩子這樣……你之後可要負起責任喔。」
 
  天啊!光是聽妳這樣說,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少女用她那戴著哥德式長手套的手撫摸著我的臉。她的手指並沒有被手套包住,所以我可以直接感覺到她那纖細且滑嫩的手。過沒多久,她就將我的臉往她的臉湊了過去。
 
  喔喔喔喔喔!她是準備要和我接吻嗎!?
 
  怎麼辦!?我從來沒有和女生接過吻的經驗啊,會不會被她嫌棄啊!
 
  「其實以前我只肯對年輕的處女這樣做……」
 
  「……呃?」
 
  正當我的左臉貼著她的左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她剛才說的話時,我脖子左側突然傳來一陣刺痛的感覺。
 
  「怎麼回事?嗚……!」
 
  一股很舒服的感覺瞬間佔據了我的腦袋,而且還有伴隨著而來的強烈睡意……
 
  我感覺好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和我預料的一樣好喝呢。這是五百年來我喝過最美味的血。」
 
  我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少女的臉……發著紅光的銳利眼神、沾滿血的兩顆尖牙,還有那讓人呼吸也為之凍結的妖豔笑容……和先前比起來,少女簡直判若兩人……
 
  不可能,這不可能啊,我不相信……這世上有……
 
  「吸……血……」
 
  「這只是開始而已。再經過兩個步驟,你就是我的『爿血』了,呵呵呵呵……」
 
  (下回待續)                      
15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4 筆精華,07/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