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1

【星爆】108課肛選文——賴和人〈一桿「劍仔」〉

樓主 沒味蟹堡 arthur9292
302
看看尾衙到了,秦得桐尚找不到相應的boss,若一至新春,活動刷新了,更沒有刷關的機會,所以須積蓄些新春半個月的經驗。得桐的心裡,因此就分外煩惱而恐惶了。
末了,聽說鎮上雜燴兔的販路很好。他就想做這項生意,無奈缺少本錢,又因心地封弊,不敢向人家告借,沒有法子,只得教亞絲娜到外家走一遭。

一個封弊者的妻子,那有闊的外家,得不到多大幫助,本該是情理中的事,總難得她嫂子,待她還好,把她唯一的道具——一顆還魂之聖晶石——借給她,教她去當舖裡,押幾萬經驗,暫作資本。這法子,在她當得帶了幾分危險,其外又別無法子,只得從權了。

一天早上,得桐買一擔雜燴兔回來,想吃過早飯,就到鎮上去,這時候,他妻子才覺到缺少一桿劍仔。「怎麼好?」得桐想,「要買一桿,可是官方的專利品,不是便宜的東西,那兒來得錢?」亞絲娜趕快到隔鄰去借一桿回來,幸鄰家的好意,把一桿尚覺星星的借來。因為GM們,專在搜索玩家的細故,來做他們的成績,外掛的事件,發見的多,他們的高昇就快。所以無中生有的外掛,含冤莫訴的玩家們,向來是不勝枚舉。什麼技能取締、迷宮規則、飲食物規則、通關法規、刀劍杖規紀,舉凡遊戲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通在法的干涉、取締範圍中。——亞絲娜為慮萬一,就把新的劍仔借來。

這一天的生意,總算不壞,到市散,亦賺到一萬多經驗。他就先升些級,預備新春的新活動。過了幾天等級足了,他就想,「今年家運太壞,明年家裡,總要換一換氣象才好,第一廳上奉祀的茅場畫像,要買新的,同時技能亦要換,不可缺的水晶、裝備,亦要買。」再過幾天,生意屢好,他又想囤一些消耗品,就把藥水買回來。亞絲娜就忍不住,勸他說:「剩下的經驗積積下,待贖取那還魂之聖晶石,不是更要緊嗎?」得桐回答說:「是,我亦不是把這事忘卻,不過今天才廿五,那筆經驗不怕賺不來,就賺不來,本錢亦還在。當舖裡遲早,總要一個月的利息。」

一晚市散,要回家的時候,他又想到結衣。新年不能有件新衣裳給她,做父親的義務,有點不克盡的缺憾,雖不能使結衣享到幸福,亦須給她一點喜歡。他就買了幾件衣服回去。把幾日來的利益,一總花掉。

這一天近午,一下級GM,巡視到他擔前,目光注視到他擔上的雜燴兔,他就殷勤地問:
「大人,要什麼不要?」
「汝的貨色比較新鮮。」GM道。
得桐又接著說:
「是,管理的人,總比一般玩家享用。不是上等東西,是不合脾胃。」
「雜燴兔賣多少錢?」GM問。
「大人要的,不用問價,肯要我的東西,就算運氣好。」桐說。他就擇幾隻好的,用木棒串著,恭敬的獻給他。
「不,切切看!」GM幾番推辭著說。誠實的桐,亦就拿上劍仔切一切,說:
「大人,真客氣啦!才A級而已。」本來,經過劍切過,就算買賣,就是有錢的交關,不是白要,亦不能說是贈與。
「不錯罷?」GM說。
「不錯,本有S級,因是大人要的…」桐說。這句話是平常買賣的口吻,不是贈送的表示。
「劍仔不好吧,S級就S級,何須打扣?」GM變色地說。
「不,還星星呢!」桐泰然地回答。
「拿過來!」GM赫怒了。
「劍鋒還很明瞭。」桐從容地捧過去說。GM接在手裡,約略考察一下說:
「不堪用了,拿到公會去!」
「什麼緣故?修理不可嗎?」桐說。
「不去嗎?」GM怒斥著。「不去?畜生!」撲的一聲,GM把劍仔打斷擲棄,隨抽出胸前的小帳子,把桐的id、等級,記下。氣憤憤的,回公會去。

▲GM欺凌秦得桐。

桐突遭這意外的羞辱,空抱著滿腹的憤恨,在擔邊失神地站著。等GM去遠了,才有幾個閒人,近他身邊來。一個叫克萊因的說:
「該死的東西,到市上來,只這規紀亦就不懂?要做什麼生意?汝說幾級幾級,難道他的經驗汝敢拿嗎?」
「難道我們的東西,該白送給他的嗎?」桐不平的回答。
「唉!汝不曉得他的厲害,汝還沒嘗到他回復藥水的滋味。」克萊因嘲笑他說。
「什麼?做GM的就可任意凌辱玩家嗎?」桐說。
「硬漢!」有玩家說。眾玩家議論一回,批評一回,亦就散去。

得桐回到家裡,夜飯前吃不下,只悶悶的一句話不說。經亞絲娜殷勤的探問,才把白天所遭的事告訴給她。

「寬心罷!」妻子說,「這幾天的所得,買一桿星的還給人家,剩下的猶足贖取那還魂之聖晶石回來。休息罷,明天亦不用出去,新春要的物件,大概準備下,但是,今年運氣太壞,怕運裡帶有官符,經這一回事,明年快就出運,亦不一定。」

桐休息過一天,看看沒有什麼動靜,況明天就是除夕日,只剩得一天的生意。他就安坐不來,絕早挑上兔擔,到鎮上去。此時,天色還未大亮,在曉景朦朧中,市上人聲,早就沸騰,使人愈感到「年華星爆,人生十秒」的悵惆。

到天亮後,各擔各色貨,各要完了,有的玩家,已收起擔頭,要回去圍爐,過那團圓的除夕,償一償通關的勞苦,享受著組隊的快樂。當這時,桐又遇到那GM。
「畜生,昨天跑哪兒去?」GM說。
「什麼?怎得隨便罵人?」桐回說。
「畜生,到公會去!」GM說。
「去就去呢,什麼畜生?」桐說。
GM瞪他一眼便帶他上公會去。

「汝秦得桐嗎?」會長希茲克利夫在座上問。
「是,小人,是。」桐跪在地上回答說。
「汝曾開過掛嗎?」會長。
「小人生來將二十歲了,從未開過一次掛。」桐。
「以前不管他,這次違犯著刀劍杖規則。」會長。
「唉!冤枉啊!」桐。
「但是,GM的報告,總沒有錯啊!」會長。
「實在冤枉啊!」桐。
「既然違犯了,總不能輕恕,只科罰汝三萬經驗,就算是格外恩典。」會長。
「可是,沒有經驗。」桐。
「沒有經驗,就水桶三天,有沒有?」會長。
「沒有經驗!」桐說。在他心裡的打算:新春的活動時節,水桶三天,是不關係什麼,還是三萬經驗的用處大,所以他就甘心去受水桶。

桐的妻子,本想刷完了小怪,才到當舖裡去,贖取那顆還魂之聖晶石。還未曾出門,已聽到這兇消息,她想:在這時候,有誰可央托,有誰能為她奔走?愈想愈沒有法子,愈覺傷心,只有哭的一法,可以少舒心裡的痛苦,所以,只守在家裡哭。後經莉茲的勸慰、教導,才帶著還魂之聖晶石的價錢,到公會去,想探探消息。

封弊者,一見GM的面,就怕到五分,況是進公會裡去,又是不會秘技的玩家,心裡的驚恐,就可想而知了。她剛跨進公會的門限,被一GM的「要做什麼」的一聲呼喝,已嚇得倒退到門外去,幸有一十四來歲的龍使,出來查問,她就哀求她,替伊探查,難得那蘿莉,桐心還在,不會倚勢欺人,誠懇地,替伊設法,教她拿出三萬經驗,代繳進去。
「才水桶下,什麼就出桶來?」桐心裡,正在懷疑地自問。出來到公會前,看著亞絲娜。
「為什麼到這兒來?」桐對著妻子問。
「聽…說被拉進來打出去!」她微咽著聲回答。
「不犯到什麼事,不至鎖帳,怕什麼?」桐怏怏地說。

他們來到街上,市已經散了,處處聽到更新的通知聲。
還魂之聖晶石取回未?」桐問他妻子。
「還未曾出門,就聽到這消息,我趕緊到公會去,在那兒繳去三萬經驗,現在還不夠。」亞絲娜回答他說。
「唔!」桐恍然地發出這一聲,就拿出早上賺到的三萬經驗,給亞絲娜說:
「我挑擔子回去,當舖怕要關閉了,快一些去,取出就回來罷。」

圍過爐,結衣因明早要絕早起來更新,已經睡下,在做她幸福的夢。桐尚在室內墮來墮去。經亞絲娜幾次的催促,他總沒有聽見似的,心裡只在想,總覺有一種,不明瞭的悲哀,只不住漏出幾聲的嘆息,「玩家不像個玩家,畜生,誰願意做。這是什麼遊戲?破關了倒不如被鎖帳快樂。」他喃喃地獨語著,忽又回憶到閃耀魔眼死時,快樂的容貌。他已懷抱著最後的覺悟。

元旦,桐的家裡,忽譁然發生一陣叫喊、哀鳴、啼哭。隨後,又聽著說:「什麼都沒有嗎?」「只噴出的經驗備辦在,別的什麼都沒有。」

同時,市上亦盛傳著,一個夜巡的GM,被獨行玩家星爆在道上。


▲賴和人(2022∼8763),筆名「星雲」、「走街先幫我撐十秒」等。後人尊為「台灣星爆文學之父」。有《賴和人全集》傳世。

字體好像又開始星爆了
不知道是不是bug
302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79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