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小說】今天班費被偷了   10/3更新<5>

樓主 Dz jack0419
9 -
<6>秒數









  明旭看過不少東西從天台落下。


  甘蔗朝放學的人潮吐口水時,記得大約是十秒。

  宇倫把學妹的情書揉擰拋落時,記得大約有五秒

  阿中的手機不小心從手上滑落時,記得只花了三秒。


  那麼一個人呢?

  他盯著紅綠燈上的倒數燈,還剩下五十七秒。



  「我們這樣真的沒關係嗎?」小卷坐在後頭,將教室日誌緊緊抱在小小的胸前。「這是偷車吧......?」

  「他鑰匙沒拔走,我騎了,就不算偷。」明旭心不在焉地敷衍她。「如果那個本子是玩真的,那搞不好已經來不及了。」



  「她走上天台,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當這行字就這麼不講理的出現在兩人眼前時,什麼手法什麼原理什麼推論早就被丟到一旁去了。

  這句話的內容並沒有給予他們能夠慢慢反應的時間,一點餘地也沒有。

  姑且先全都相信吧?

  相信這個本子就是會自己寫字,而又很準確的是當下正發生的事。

  --那麼搞不好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一旁傳來耳熟的聲音。


  「小卷?是妳嗎?」

  「咦?嘉柔!」

  順著方向看去,有著一頭棕色細髮的女孩正朝著這邊走過來,即便穿著夏季運動服,仍不減出眾的氣質,但卻露出少見的錯愕表情。

  「小卷!快下來!要是被盤查了連妳也會有麻煩的!」

  刺蝟頭的男生也跟在後頭,立志考警察的他,隨便算至少也有無照駕駛加上未戴安全帽。
  
  「咦?那人怎麼也在?」小卷一見到文碩,趕緊將細腰扭了回來,對明旭耳邊竊竊私語。「偷偷跟你說呦,其實我不太喜歡他。」

  「關我屁事啊。」

  明旭盯著那個似乎比平常還要慢上數倍的倒數燈號,整個人都變得很浮躁,但還是不免在心中暗自嘲諷一番。

  --看來正義哥也不是一天到晚都心心念念著公平道理,該約會時還是要約會的嘛?


  這時還剩下四十秒。


  「是要趕去學校嗎?」嘉柔見兩人著急的樣子,而過了這條快速道路後就是校門口。「發生什麼事了?」

  「就是、就是、教室日誌上的字,雖然說不確定,但要是真的的話就來不及了。」

  小卷騰出右手拼命解釋,伸直指頭在空中畫圈。

  --這女人到底在講什麼?是剛剛跌倒時撞到腦了嗎?明旭露出複雜的表情回頭看。 


  這時還剩下三十秒。


  「文薏?妳說的是真的嗎?」文碩變得很激動。「我離開警局前她還在待裡頭啊?」

  「但那也至少是兩個小時前的事了......」嘉柔抬起白皙纖瘦的手腕,錶上時針指著八點半。

  其實她一個小時前還待在那,被自己的媽媽當眾甩了一個耳光。

  不過比起這些,明旭更在意那兩人怎麼可以從小卷支離破碎的解釋中拼湊出重點。


  這時還剩下二十秒。


  
  「嘉柔,等等進去,要是看見文薏真的在天台,那就趕快報警。」

  「小卷,妳要負責多跟她說話,放鬆她的戒心,最好是能夠將她勸下來。」

  「然後你,跟我一起繞背,找機會把她救下來。」

  文碩突然成為小隊長發號施令。 



  這時還剩下十秒。



  「真是的,你已經夠自大了,他比你還要誇張耶。」趁著嘉柔和文碩討論得正熱烈時,小卷趕緊回頭咬明旭耳根。

  「我會把妳綁在前輪上喔?」

  「看吧看吧!」


  明旭沒有接著回話,他盯著秒數。


  三、


  「怎麼說呢......」


  二、


  「雖然你是個壞人......」


  一、


  「但我......咦?哇!---------------」



  綠燈一亮,油門滿催,前輪浮空,小卷的尖叫聲一路被拖曳到對岸。

  在校門口煞車,側柱隨便一踢便擱了下來。

  還驚魂未定,明旭就拉著小卷那細得一折就斷的手臂,往警衛室旁的花圃跑。

  那裡是唯一沒有圍欄的地方,也只有那裡才能讓完全沒有運動細胞的小卷通過。


  沒有一絲猶疑,他們往教室所在的大樓方向直奔。

  小卷的手腕被拉得很痛,只得含著眼淚盡可能跟上腳步。

  只是速度上還是差太多了,驚覺自己成了拖油瓶,她頓時感到羞愧。


  「明旭!你、你、你先去吧!」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對、對不起......」

  「呃?」他不明白小卷幹嘛道歉,但不重要。「妳留著等他們,再一起上來。」

  話語未落,小卷便感到手腕上一陣輕,下一秒,明旭已經遠得剩下一個小點。


  電梯停擺,往其他的地方的路線都拉下了鐵門,只剩下那座逃生梯。

  相比白天雖然陰暗,但至少還能清楚看見階梯,這時裡頭僅剩下指示燈的綠光。

  明旭兩階三階地跑踏,腳步聲的回音變得急促刺耳,與中午追鼠弟時不同,這次拚上的可是一條命。


  這棟一直到五樓為止都與一般大樓無異,五樓是露天中庭,往上開始是回字型環繞,其中一側是半開放的空中走廊。

  真要跳,等於有八個方向可以選擇,靠內圈的會落在五樓,相比在外圈直接抵達地面,大概還能有摔不死的機率,而這時只希望文薏能選在容易看見的位置。

  明旭推開五樓的門,從這裡可以看到六至九樓所有的教室,當然也包括天台。

  離開黑暗的樓梯間,外頭的月光顯得特別明亮,幸好,地上沒見到碎肉塊。


  但抬頭,一陣毛骨悚然竄上眉梢。

  教室的燈竟然還真的是開著的。

  不過天台上並沒有見到人影,暫且不曉得是好是壞,於是明旭繼續往上,到了九樓。


  踏上走廊,只有自己的教室還是醒著。

  他快步移動,祈禱等等進去還能見到文薏被嚇一跳的表情。

  
  輕手輕腳地靠近。

  比貓還要安靜。


  準備要進門前,他停了下來。

  腦中直覺一閃而過。

  該不會是換了另外一種方式吧?上吊嗎?不要那麼剛好就吊在門口,那麼等等見到的畫面大概會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但該做的還是得做。


  來吧,明旭深吸一口氣,腳步往前一踏。



  燈是全開的,裡頭一個人也沒有,空曠得很。

  只是短暫的慶幸後,一股令人窒礙的壓迫感湧上喉頭。

  眼前,黑板上用紅色粉筆寫著六個大字。


  錢、不、是、我、偷、的


  錢不是妳偷的,那妳人呢?

  沒在教室裡?那會在哪裡?


  明旭繞了空蕩無人的教室一圈,沒有發現任何足以當成線索的蹤跡。

  一間正常不過的教室,雨蓉的化妝品和雜物都還散在地上、亞皓的電吉它也靜靜地靠在教室後牆、小卷負責教室佈置時所畫的果凍妖怪像個智障一樣對著他笑,宇倫翻桌時灑出來的課本也被人整齊地堆放在蘇打的桌上。

  唯獨黑板上的六個血色大字,提醒了他幾分鐘前有個女孩站在講台上,一筆一劃地刻著,想必是哭花了臉、哭顫了手指,那字跡才會如此扭曲醜陋。

  --人呢?

  明旭傻楞楞地站著。




  吶喊聲從走廊外傳進教室。


  「天吶!文薏在那!」
  
  「文薏!妳冷靜一點!不要做傻事!」

  「我們是來幫妳的!不要衝動!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可以好好說!」

  「沒有人在怪妳!大家都知道妳是無辜的!」

  「讓我們保護妳!我答應妳!一定會!」



  一時間沒法搞清楚狀況,明旭往外頭走去。

  他探出頭,看見那三人在下方中庭,一邊呼喊、一邊揮舞雙手,視線則一致往自己的正上方看去。

  上方?

  明旭兩手撐上圍牆,將身體往前傾,接著抬起頭看。

  
  然後,他便明白了,


  原來不用一秒。


  一秒的時間內可以發生這麼多事。


  小卷放聲尖叫、


  黑影自上方落下、


  和他對到了眼、


  那表情看起來很後悔、


  像是希望能有一隻手抓住她、


  如同一整天下來,她所期盼著的,能有人救救她、


  拜託、求求你們、不是我的錯啊、


  擦身而過、


  刺耳的尖叫還沒結束,沉悶碎裂的撞擊聲就傳進耳裡。  


  


  於是,晚風一陣陣,四周又回歸寧靜。

  月色如霧灰的紡紗,紛紛揚揚,一絲一絲地飄落。

  使得玫瑰般的鮮紅,比不見光的角落還要黑。


  明旭從圍欄上下來,沿途回走,經過空中走廊,進了樓梯間,到五樓中庭。


  
  文薏的頭顱被壓在胸前,頸椎坳成髮夾的弧度,鮮紅色的雙眼凸出眼窩。

  左臂岔出肩膀外,腥血從鼻腔和喉頭流淌,也自後腦勺濺灑而出。

  墨黑色的稠濃液體沿著地磚溝縫暈開,直到失去了生命力才停下。



  三人默聲哀悼,連呼吸聲都不敢發出,只怕因此顯得不敬。

  明旭從他們之間經過,像貓一樣地走到文薏身旁,單膝蹲了下來,將手伸進裙子側邊的口袋,拿出裡頭的手機。

  可能是落下時的心跳加速,體溫不但未寒,甚至比他還要高上許多。

  那雙暴凸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大概是不怎麼喜歡有人翻她的東西。


  按下螢幕的解鎖鍵、借了文薏的拇指進入主畫面、點開了通訊軟體。

  不出意料的,第一封就是解答。

  「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

  「現在大家都認定是我偷的錢」

  「已經沒有理由也沒有藉口了」

  「拜託你把錢還我吧求求你」

  她這樣子哀求著對方,但對方僅僅回了一句。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接著,是十來通被拒接的去電。

  然後,是來來回回的一言一語。

  「不要再打來了」

  「說好會還我錢的」

  「我根本聽不懂妳在講什麼」

  「我這麼相信你」

  「少來煩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是你答應我的」

  「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不要牽拖」


  再往下,就沒有東西了。

  重新滑到最上面,和這人的對話就這麼突然地開始,大概是從前的都被刪掉了吧。

  這人是誰呢?
  
  點開他的個人資料,大致上看了一下,接著再翻了翻最近幾天內文薏所有的訊息記錄。

  好了,這樣就夠了。

  關掉螢幕,他將手機輕輕向上扔,讓它以自身的重力摔落地面,編造手機是自己掉了出來,而他路過才去拿取的劇本,這樣上面的指紋才能合情合理。


  喀、喀、喀、

  塑膠殼在地磚上不規則彈跳的聲音,清脆、碎裂。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09 筆精華,02/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