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小說】教室日誌   10/1更新<4>

樓主 Dz jack0419
8 -
<5>辦案







  「還上了銬啊......」宇倫無奈地晃晃自己被套牢的手腕,發出金屬敲擊聲。

  「乾你涼基掰......」甘蔗則因為不肯配合,四肢都被銬了起來,只得坐在地板上。

  「人生嘛,起起落落的。」明旭不斷甩動瀏海來打發時間,並這麼說服大家,希望接下來能否極泰來。

  阿中眼神空洞,他沒辦法想像回家後要面對的事。

  亞皓好一點,至少爸媽在這方面不會刁難他。

  
  「咳咳!給你們時間用手機,找家人來帶你們回去,年輕人血氣方剛,我懂,不過念在你們是為了同學才出聲,我就不追究了。」局長走了過來,搖搖頭,嘆口氣,但那一臉就是自行宣布勝利。
  
  當時他一通電話叫了五台警車來支援。

  亞皓評估了一下情況,只好要大家暫時投降。

  大人的世界真是殘忍。


  等待的期間內,警局裡也沒閒著。

  文薏被女警搭著肩,帶進審訊室,沒人知道她當下的表情。

  班費調查小組現在還在裡頭被問話,大概還要很久。

  甘蔗的退休少將老爸第一個到,一邊巴他的頭一邊將他領走。

  然後是宇倫的媽媽,他們邊離開邊吵架。

  接著是阿中的奶奶,他看見是那個最疼他的奶奶來,終於鬆了口氣。

  最後外頭來了三輛黑頭車,下來幾個西裝筆挺的中年人。

  那是來接亞皓的車。

  「你呢?」

  「我呢......這個月爸媽出差去了,看是晚點他們要放我走,還是讓我在這坐一個月吧。」

  面對亞皓的關心,明旭只得苦笑。

  「時間不多,我說得快一點。」他瞄了周圍幾眼。「我知道你會習慣先把答案做預設,再往回推論,那麼......」

  他有點遲疑。

  「......那麼,關於是誰在教室日誌上寫的字,你要不要試試代進小卷這個答案?」


  車子接續駛離。

  到了放學時間,外頭傳來逐漸熱鬧的聲音,街上多了下班下課的行人,偶爾幾個學生打打鬧鬧的經過,直到天色暗了下來,才回歸平靜。

  審訊室開了門,班費調查小組大概是脫嫌了,臉上只有疲憊。

  路過明旭時,只有周進對他打了個小招呼。


  接著,又是一段空白的時間。


  不會有人來接他,但局長也一點都不想要留他。

  只要他表示想離開,自然能輕輕鬆鬆地走出這裡。

  但身處於核心地帶,怎麼能夠放棄這機會?

  就算不能見證水落石出,起碼可以得到不少的情報。



  「我是文薏的媽媽。」


  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一個婦人急急忙忙跑了進來。

  審訊室打開門,剛才的女警帶著文薏走出來。

  但看見媽媽來了,臉上非但沒有放下心,反倒顯得畏畏縮縮。

  這其中有故事,他心想。


  「李太太,我先和妳做說明吧。」局長將他們帶到座位上,倆倆對坐。

  「首先呢,文薏在班上是擔任總務股長,負責管理財務。」

  「嗯哼,這我知道。」

  「而當時在文薏身上保管的,除了三萬多的班費以外,還有班級在之後連假所舉辦的宿營......」

  「妳為什麼會把班費帶去學校?」她媽打斷了局長說話,向著文薏質問。

  「......文薏平常是將班費放在家中的嗎?」

  「當然了,這筆數目怎麼可能讓一個學生整天帶在身上,這是我特別要求她的,然後呢?宿營的費用是多少?」

  「九萬九千元。」一字一字謹慎小心地說。

  「十三萬?十三萬都不見了?」她斥怒地盯著文薏。「妳怎麼會這麼不小心?這筆錢家裡賠得起嗎?連阿公的住院費都快要繳不出來了,現在又多了十三萬要媽媽怎麼承受得住?」

  「......李太太,很遺憾的,不只於此。」局長拿出手機,找了什麼東西出來。「這是教室外走廊的監視器畫面,讓我快轉給你看。」


  是體育課前那節下課,全班都在那十分鐘內一一離開了教室,往樓梯間的方向走去。

  接著,上課了,走廊慢慢淨空,學生都回到了自己班上。

  快轉至十分鐘後,文薏從畫面下方出現,走進教室裡。


  「李太太,接著麻煩請妳看看畫面上文薏手裡拿著的東西。」局長說,一邊再快轉了三十分鐘。

  這時,文薏從教室走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半透明夾鏈袋,慌慌張張地往樓梯間方向走去。


  「那是什麼?」用著令人不敢與之對視的眼神看向文薏。

  局長見她只是低著頭,遲遲沒有回答,只好說。「那裡頭裝著現金五萬元,是班上同學詹澤緯要在放學後去向他訂購的貨品所付清的尾款。」

  「五萬塊的尾款?」明旭忍不住驚呼。


  「喂!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後面的?」局長被這一出聲嚇得整個人跳起來,沒有人發現他已經在那多久了。「這裡沒有你的事,趕快給我回家!不然就把你關起來!」

  這人脾氣真差,明旭搔著頭默默離開,回到門口的長椅上。


  接下來,因為距離問題,沒辦法聽清楚對話,但大意就是,直到目前仍沒有任何人有嫌疑,再加上文薏這個動作,使她間接成為自吞班費的最大可能,而且不論是為何要把班費帶去學校這點、或是澤緯的那五萬到底去哪了,都避不回答。

  文薏整個晚上都緊閉著嘴,不回答任何事。

  最後,她媽媽也爆發了。

  「我怎麼會教出妳這種人?辛苦供妳上到高中,竟然跑去當小偷?阿公要是知道了會有多難過?妳還會有臉敢回家嗎?我看妳就去關一關好了!反正那些錢我也賠不起!」

  似乎聽見了甩耳光的聲音,場面變得很難堪。

  趁著亂,明旭又像貓一樣無聲無息地溜了出去。


  「嗯?妳是?」

  在走出警局門口時,他從路邊的長椅上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是班上一個叫沈靜的女生,刺青短髮酷妹,跟文薏是好朋友的樣子。

  
  「如何?」

  「如何?」

  「她說了什麼?」

  「哪個她?」

  「文薏她說了什麼?」

  「什麼也沒說。」他想了想,接著補充。「整個晚上一個字都沒說。」

  「嘖!那個白癡!」沈靜整個人顯得煩躁,從口袋裡掏出一支菸,點燃起來。

  明旭看向身後的警局,再回頭盯著她手裡叼著的那根違禁品。

  「幹嘛?」

  「聽起來妳知道內幕。」

  「......你想太多了。」她的眼神飄到別的地方。

  「如果想救她,就快點進去吧。」

  「我什麼都做不了。」她深吸一口,吐出長長一縷煙。「只要那個白癡還繼續傻下去,誰也救不了她。」

  「我想問妳一件事,就一件事,可以嗎?」

  「說吧?」

  「通風報信的人是妳嗎?」

  「......」沈靜的表情一愣,雙指不自覺的夾緊菸頭,眼神暼走後才故作鎮定地說。「......不,不是我。」

  「妳發誓?」

  「從頭到尾都不關我的事!我也不想管!你想知道?自己去問她啊!」她將手裡的半截菸往地上一甩,指著警局裡頭大罵,罵完,咬著牙走了。


  如果是個性認真的文碩,大概會追上去問個清楚。

  但明旭自認並不是正義使者,更何況他還要更重要的事得辦。

  這件事重要得多了。



  從警局右轉開始走算起,十五分鐘後,他來到一處熟悉的地方。

  右邊是嘉柔的家,一樓是專賣豆漿、豆腐、豆皮等豆製品的店面,二樓是住宅。
  
  左邊是一棟公寓,小卷住在三樓。


  他向左轉,走到大門口,撥了通電話。

  很快地,那頭接了起來。


  「喂?明旭?你還好嗎?怎麼整個晚上都不回訊息呀?」小卷的聲音聽起來依舊輕巧,雖然下午哭成那樣,但似乎沒有傷到嗓子。

  「我現在在妳家樓下。」

  「什麼?我家樓下?」話語未落,正上方就傳來鋁門窗推開的聲音,小卷從三樓的窗口探出頭。「你這樣好變態哦。」

  「我想找妳討論一下教室日誌的事。」

  「哦!對了!我本來想說等你回我訊息後再告訴你的!都差點忘了這件事!你等等我!」

  她咻一聲將頭縮了回去,放著房間的窗簾隨風飄出窗外。

  沒過多久,金屬大門上「喀噹!」一聲開了大鎖,小卷穿著便服急急忙忙跑了出來,小小的胸前抱著那本教室日誌。


  「燈愣!」她一路蹦蹦跳跳到明旭面前才停下,微卷長髮紥成了馬尾,跟著律動一晃一甩。

  「這是?」他指著那本子。

  「哎呀、雖然能做的不多,但還是想幫上忙的嘛。」她俏皮地吐了舌頭。「既然你說那些字先不要塗掉,那也不能就這樣交上去,所以我想說,不如就先帶回來吧?」

  明旭伸手接過,面對這足以一掃烏雲的陽光,也不免感到一股愧疚。

  雖然如同亞皓所說,寫上那些字的人的確最有可能就是她,但還好是出於「想要相信她」這個前提才會來到這。

  「你不要那個表情嘛?說是忘記交了,頂多也就被唸一下而已啦。」她收緊嬌小雙肩,不好意思地笑說。

  「這樣啊......」他鬆了口氣,一邊將本子翻開。

  「這樣呀!」她的笑容如花燦開似地。


  在今天之前的每一頁都是五彩繽紛的版面,小卷很用心在這本日誌上,光是原子筆的顏色就用了十幾種,還塗塗抹抹了各種的蠟筆、色鉛筆,並在各個角落都貼上一些幼稚小貼紙。

  唯獨今天這頁,除了日期以外整面留空。

  而上頭那幾行工整的黑色字跡成了唯一的角色。


  「在體育課時,教室被人闖入。」

  這是在教室被翻過以後,班導浪費一整節討論未果,估計澤緯就是在這節下課後去報警的吧?

  「有同學報了警,警察、教官和副校長都到教室來,要將幾個人帶走。」
  
  這是公民課下課後,小卷在驚魂未定的情況下跑來天台上找明旭,而這時警車已經到校,文薏也是在這節課崩潰,警方大概也已經透過消息和監視器畫面鎖定了幾個人。

  沒錯,名符其實的「教室日誌」精確地記下節目。


  「班上同學和副校長等人起了衝突,情況變得混亂。」

  「警方叫了支援,不少人都被上銬,但教官向我們保證他們不會有事。」

  「學務主任來到班上,和剩下的同學溝通討論,仍然沒有結果。」

  「班導因為處理不當被下了停職處份,學校正在挑選我們的新班導。」

  「李文薏同學偷偷進了教室,在黑板上寫下大字。」


  看著接下來這幾行字,大概不會有多少人笑得出來。

  但在明旭的厚重瀏海下,卻一聲冷笑,嘲笑著自己竟然被完完全全的看不起。

  --這是把我當白痴嗎?


  「我說,妳這是什麼意思?」

  「咦?」

  「我不懂妳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用這種小手段並沒有比較聰明。」

  「......明旭,你怎麼了?」

  小卷的笑容僵掉,但仍維持著那彎弧度,長睫毛不斷地眨著,她蜷起細腰,向後退了幾步。「......你不要這樣鬧我啦。」

  「我鬧妳?」

  明旭嘆了一口氣,把本子轉向,面對小卷的方向擺去。

  「難道妳要跟我說這些字是自己跑出來的嗎?」

  她被這粗魯的舉動嚇著,嬌小的雙肩豎了起來,誰都沒關係,唯獨被眼前這人這樣對待會令她感到想哭,忍著鼻酸,她不安地往本子看去。
  

  「咦?」

  她愣住、愣了許久、

  重複確認了一遍又一遍。

  接著抬起頭來、不解地表情。

  疑惑?

  突然間,像是明白了什麼?面露惶恐。

  腳步不自覺地向後退,越退越快,一心想逃離這本日誌。

  直到絆到了自己的腳,整個人像被惡意推倒般,平扁的臀部跌坐在地。

  

  「妳現在是?」明旭伸直的手猶疑地放了下來,要說這是演技也太誇張了,都到這種地步了還有演的必要嗎?

  「這怎麼可能......我整個晚上都放在書包裡。」小卷拼命回想,她很確定自己說得完全沒有錯。「是誰......?沒有人動過我的書包呀......?」

  見她幾乎要崩潰了,明旭才放下本子,先安撫她。

  「好,妳冷靜,好嗎?冷靜。」

  「嗚......」她淚光打轉的眼神向明旭求助。

  「就回答我一件事,這個,妳知不知道是誰寫的?」之所以不用「是不是妳寫的」當然還是出自於「我寧願相信這他媽是真的有鬼」。

  她立刻搖頭,很篤定的。

  既然不是,那到底是誰?

  太棘手了吧?

  假設小卷的一字一句都是真的。

  她放進書包後,就再也沒有拿出來過,也沒有任何人來翻。

  那唯一的解答不就是只有鬼了嗎?


  是他媽的真的是鬼嗎?


  明旭再度把本子拿起來,盯著上頭工整的黑色字跡看。

  這種字會是鬼寫的嗎?鬼寫的字有這麼好看?

  鬼......?

  在新的一行,出現了一點墨。

  一小點、

  接著,拉開、

  一個筆劃、

  又是一筆、

  一個字了、


  在他們的眼下活生生寫出了一個字。


  「她」


  「她?」明旭傻眼。

  「她?」小卷還坐在地上。



  然後,在「她」的旁邊,又出現了一點。

  又是一筆劃接著一筆劃。

  又是一個字。

  直到整個句子就這麼不講理的出現在倆人眼前。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1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