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小說】教室日誌   9/30更新<3>

樓主 Dz jack0419
7 -
<4>劇本






  「為什麼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啊......」

  明旭抱頭哀鳴。


  後來,小卷哭得正起勁,突然有人走了進來,是別班的人,一臉錯愕。

  在女廁裡有一男一女,女生還哭成這樣,不是強暴就是流產,那人大概是這麼腦補。

  沒辦法,明旭只好先帶著小卷離開,當然還是有順手撿查了掃具間,雖然只是粗略瞄了一眼,但看上去沒有異狀,狹小的空間也藏不了人。


  他們去到教室旁的樓梯間待著,剛好明旭可以一邊思考、小卷也能等待眼睛消腫。

  看這狀況一直到上課前都沒辦法回教室,要是被別人看到她現在的樣子,說是強暴也不意外,然後剛剛那個人就會跳出來指證。

  沒有衛生紙,所以明旭的左邊袖子上都是鼻涕跟眼淚。

  但除此之外,也還有剛剛打球流的汗,小卷大概是哭到鼻塞了才沒聞到。


  「我說......對不起。」

  想到這女孩是因為自己的指示才搞成這樣,明旭想了想,還是嘗試道個歉。

  小卷抬起頭來,眼神甚是疑惑,兩彎長睫毛眨了眨後,說道。

  「......你別這樣,好噁心。」

  「我看妳還是被殺掉分屍丟在天花板上好了。」

  「那個人到底是誰呀?」

  「要是知道就好辦了,而且我真的沒想到會這麼剛好在妳過去的時候遇到,照理來說上一節課就該......」

  「我覺得是個男生呢。」

  「男生?」

  「他很粗魯,而且動作很快。」

  「妳有看到?」

  「當然是用聽的呀,笨蛋。」

  「......好,那妳有聽見他最後往哪個方向去了嗎?」

  「沒有,就是消失了。」


  --好一個消失了。明旭低頭嘆氣。

  姑且先把消失了作為前提。

  那麼在那間女廁裡有什麼辦法可以消失呢?

  而且既然他之前正一間一間的搜索,那麼為什麼沒有搜到小卷那間就停下了動作?如果是因為知道有人正趕過去,那為什麼會知道?

  為什麼會知道......?

  還這麼剛好就在小卷過去的時候?

  來寫個劇本,如果說......


  「喂!你睡著囉?」

  「幹!不要打斷我!」


  小卷被兇得莫名其妙。




  下課鐘響,他們倆人一起回到教室,而明旭則找了大家去天台上開會。

  「犯人之一正待在教室裡。」

  確認四下無人,他直接說明白了。

  「有可能只是內鬼,也有可能就是主犯,總之,是一個團體。」

  「團體?你在公三小?」甘蔗露出奇怪的表情。

  「就是集體犯罪的意思。」阿中賓果。

  「劇本是這樣,我們先來假設教室裡有個內鬼,那麼劇情就是--我要小卷去廁所一趟的動作太明顯,於是他馬上叫了某個人趕過去,可能是湮滅證據、也有可能是回收物品,而之後小卷傳求救訊息給我,於是我溜了出去,這也被他看見了,就趕緊通知那人,才讓他有時間可以好好躲起來。」停頓了會、接著補充道。「而且文薏也算在其中之一,姑且不論她的立場如何,翻教室事件發生後,亞皓看見她往女廁去,一定是做了某個動作。」

  「李文薏是其中之一?」宇倫不解。「但她才是被偷班費的......耶咦?」自己讓自己領悟了。

  「我觀察了一整天。」亞皓說。「要不是真的太會演戲,從那些蛛絲馬跡的反應看來她的確是受害者沒錯,只是不那麼單純,這麼說吧?有幾種可能......」


  這時,厚重鏽蝕的鐵門被推開,發出金屬聲響,五人很有默契的一致禁聲。


  「喂?妳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
  
  「明旭......」

  小卷看起來像是半夜做惡夢的小孩,手裡抱著教室日誌搖搖晃晃地走來。

  她看見這麼多人也在場,動作漸漸有些猶疑。

  「放心吧。」明旭聳聳肩,同時伸出手接過教室日誌。


  翻到今天那頁,果然又新增了一行字。

  一模一樣的,工整的黑色筆跡。

  寫著--

  「有同學報了警,警察、教官和副校長都到教室來,要將幾個人帶走。」

  眾人彼此相覷,毫無頭緒。

  「所以警察有來嗎?」宇倫一邊問,一邊退至欄杆後方,從十層樓高俯瞰校門口,一片安祥。

  小卷噘著嘴,搖搖頭。

  「那麼這個是什麼意思?」阿中湊近,仔細端詳著。

  「內容一回事。」明旭嚥下一大口口水。「問題是誰寫的?」


  他們坐在最後一排的窗邊,也就是靠後門方向最角落的位子。

  拿得到小卷抽屜裡的東西的人,扣掉明旭的話周圍共四個。

  要抓人其實很簡單,都問過一遍「剛剛誰上課有拿走小卷的教室日誌。」答案就出來了。

  但最差的情況就是,他們都是共犯。


  「對筆跡看看啊?」甘蔗難得提出建議。

  「這筆跡太正楷了,如果班上有人是這樣寫字,辨識度一定很高,所以一定是特別改過寫法,那麼也就對比不出來了。」阿中直直盯著研究。

  「可能是坐在旁邊的人吧?我想想看是誰......」宇倫皺著眉說。

  「但剛才上課我沒看見那裡有任何動靜,沒有人去碰你們兩個人的東西。」同樣坐在最後一排的亞皓說。

  各自一言一語,卻離答案一點進展也沒有。

  議論紛紛之中,流竄在他們之間的天台風聲,從不知何時開始,夾雜了另一種聲音。

  耳朵最靈的亞皓率先站了起來,趕緊往圍牆跑去。


  其他人還搞不清楚狀況,只得一起照做。

  而隨著那個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清晰、足以讓每個人想起來時,都至少落下了幾滴冷汗。

  耳朵裡充斥著逐漸大聲的警鈴,眼裡看見的是一藍一紅的閃爍光。

  兩台警車駛進校門口,各自下來兩個服裝齊全的警察,一組往教室的大樓走來、一組進了警衛室。

  「喂!看那邊!」視力極佳的甘蔗往遠處一指,一樓學務處走出了兩位教官、二樓副校長也從轉角出現,都朝這來。

  所有角色如同劇本所寫的一一出場。

  這時,上課鐘聲響起,名為教室的舞台,演員已經就定位。




  「不、不、不要!」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我?」

  「求求你們放過我好不好?不要把我帶走......拜託你們......求求你們.....不是我的錯啊.......嗚......」


  文薏嘶聲哭喊,幾乎面臨崩潰。

  她緊抓著衣領,不自覺扭扯著,彷彿能因此讓自己好過些。

  一個內向親善的少女,這一刻毫不在乎臉上的醜態,盡是狼狽。

  全世界都替她定上了罪,朝夕相處的無數雙手卻將她粗魯推上受刑台,每一位同學都出了份力,殷殷期盼著她的死能給大家帶來正義與平靜。


  「李同學,基於警方初步的調查,我們難保妳並不是自導自演,如果妳是清白的,終究會還妳一個公道。」

  副校長低沉的嗓音講出這種話。


  自導自演?

  自己真的變得那麼邪惡嗎?

  她完全不敢置信。

  從什麼時候開始犯了錯?


  顫抖的身子頓時靜止下來。

  不敢看向任何一處。

  每一道視線都正在審判她。

  而她幾乎要妥協認罪。



  畫面映入眼簾,沒有人不為此感到愧疚,但心態上的沉默卻加重了罪惡,一直到這時候,眾人才慢慢意識到。

  我們做錯了,有做的、沒做的、都做錯了。

  在這間寬敞卻又擁擠的教室裡,你一個眼神、我一個搖頭,仍沒人知道時光倒轉的方法。

  如果時光能倒轉,那麼就別鬧那麼大了,好好解決就好了吧。

  如果時光能倒轉的話。



  但時光不能倒轉。


  「副校長,不過就是班費弄丟了而已嘛?有必要搞得那麼難看嗎?」明旭只好當那隻老師眼中的黑羊。

  「不單單只是班費而已,這筆金額是大數字,沒有辦法以遺失來潦草結案。」一旁的教官說。

  「這件事班導已經說過交給我們自己處理了。」嘉柔成為第一個站起來的人。

  「至於你們班導,他也一併會接受調查及處分,發生這麼重大的事,竟然不向上呈報。」副校長站在講台正中間,龐大壯碩的身軀把嘉柔的氣燄壓得粉都不剩。

  「副校長,既然發生那麼重大的事,我想應該要請更上一階的人來處理才夠格吧?」雨蓉毫不客氣,在她眼中,學校的長官地位可是比同學還低。

  「我們校方現在正配合著警方調查。」他卻看都不看雨蓉一眼。


  「大小姐妳還在裝啊?不就是妳去報警的嗎?」文碩翻了自己的桌子,旁邊的警察差點要上前壓制。

  「呦喂喂喂!現在是誰在含血噴人了啊?」澤緯指著文碩的眉心嗆聲。「挑起對立的人正是你!不是嗎?」

  「怎麼?我講錯了嗎?會搞成這樣你一定也有份!」文碩衝上前,隨即被隔壁座位的周進擋下。


  「你們就是班費調查小組?」四個警察中看起來最資深那個走上前。「關於在外堂課時間有人闖入教室翻動同學物品這事,我們要請你們一起來到警局做個筆錄。」

  「警官,我們已經有不在場證明了。」周進一邊壓住文碩,一邊盡力心平氣和。

  「那些到警局裡再說吧。」他邊掏出警證。「我是局長,現在這兩件案子由我負責,還請各位同學配合,最後一堂課的時間,我會輪流找你們每個人來場小談話。」


  民怨四起,沒有人甘願受這種罪,剛才的罪惡感水逝雲卷,自私的心理又彰露了自己,開始把矛頭指向誰誰誰。

  「為什麼不調查那幾個人就好?」

  「我們班費跟宿營費都被偷了,還被翻了書包,現在還要被當成嫌疑犯?」

  「我要找我媽來!」


  那幾位大人的立場很堅定,並沒有因為高漲的氣氛而讓步。

  抗議聲持續擴大。

  這時。



  「局長,你來我的教室想抓人啊?」


  聲音的主人很好認,於是大家紛紛安靜下來,在他和局長之間退讓出了一條路。

  正與局長面對面的人。

  是亞皓。



  教官見狀,趕緊湊近局長,提了點示。

  威風凜凜的局長臉上閃過一絲不安,表情也開始變得軟化。

  但眼見局長處於弱勢,副校長直直往黑板上重重的拍了一掌。


  "碰!"

  整間教室迴盪著駭人的震動悶聲。

  「我不管你的背景是什麼,這是一個學生該說的話嗎?你也想當流氓啊?」


  這話一落,等於開戰的信號。

  「副校長啊,原諒我講話沒大沒小的,但我只是想問問......」明旭將身子前靠,兩手撐著桌面,斜著頭朝他譏笑。「你拳頭握那麼緊,看起來是想找人打架嗎?但你連我都打不贏吧?」

  「你不要太超......」教官直直朝我走了過來。

  「教官,說句不相干的。」甘蔗從旁站了出來。「我爸可是陸軍少將啊!別那麼白目欠電啊!」

  「教官?怎麼了?你剛剛是想要打學生嗎?」阿中正正舉著手機,對著教官錄影,同時一步步朝他走近。

  「現在情況怎樣很明顯了啦!」宇倫也翻了桌子。「你們不要想從這間教室帶走任何人啦!副校長沒有多了不起啦!」


  於是,一整天都瀰漫著分裂與猜忌的教室,在這一刻有了一致的砲口,再怎麼膽小的人都鼓起了勇氣喝聲。

  就像奴隸得到了武器,團結了起來,對抗統治者的迫害。

  副校長緊握雙拳,但看見錄影的手機越來越多,頓時不知所措。

  教官吼聲訓斥,要是平常早把人嚇得半死,而現在比螻蟻還要卑微。

  局長見狀,無可奈何,只好打了通電話。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0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