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小說】教室日誌   9/30更新<2>

樓主 Dz jack0419
9 -
<3>女廁





  班導向國文老師借了課,要來處理這件事。

  還有不少人仍在整理自己被扔在地上的東西。

  除了雨蓉,她放著滿地的東西不管,就只是雙手抱胸,坐在椅子上,一臉在等著有人給她交代。


  「老師,我認為這件事已經觸犯到法律層面了,即便是班費調查小組也不能這麼藐視我們的隱私權。」澤緯邊說邊搖頭,他看上去也是不太開心。

  「這不是我們做的,你不要含血噴人。」文碩回頭瞪了他。

  「我可沒說是誰,但大家其實也心照不宣吧?未經同意就翻找別人的書包,還將教室破壞,班上不會有幾個人會這麼做,更何況,為什麼整堂體育課都沒見到你們呢?」

  「我們去向學校調了監視器,四個人一起,這點你可以向學校查證。」周進從容不迫地說道。

  「是啊,要策畫這些還不容易?」

  「你話說夠了沒?」文碩氣不過,站起來就往澤緯方向走,引起了一陣混亂,最後被張銘壓了下來。


  明旭打了個哈欠,從抽屜裡翻出一包薯片,事不關己地享用下午茶。

  他其實沒什麼損失,畢竟整個書包也就只有裝便當盒和皮夾,而這兩樣也都安好無事,雖然心裡還是不太舒服,但怎麼說也不是衝著來的,就當作掃到颱風尾自認倒楣吧。

  只是班上現在的氣氛不太好,箭在弦上,每個人都在等一個點爆發,燒啊燒著,就看是哪個倒楣鬼會被推出來當沙包。


  小卷看起來也大受影響,從進教室到現在沒有說過半句話,她的東西很多,整理時花了不少時間。

  「妳還好嗎?」明旭向前搭上她肩,手指上的鹽巴都黏在衣服上。

  「明旭......」

  她看上去既害怕又無助。

  「這個......」


  小卷扭過細腰,將教室日誌放在桌上,翻到今天的一頁。

  在日記那個區塊,寫著一行工整的黑色字跡--「在體育課時,教室被人闖入。」


  「妳上一次翻開來看是什麼時候?」

  「就在體育課前那節下課......」

  「所以五十分鐘之內嗎?」

  「什麼?」

  「不,不對,如果是班上的人,那麼時間就會更短。」

  「明旭......我聽不懂。」

  「體育課點名時每個人都在,加上作暖身操的時間,又花去了十分鐘,而我和甘蔗是在下課前五分鐘進來的,也就是說,三十五分鐘。」

  一口薯片咬下,繼續說。「三十五分鐘之內,有人進來翻了教室一遍,然後,等到那人離開,又有人進來,在這本日誌上寫下這行字。」

  「又有可能是,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但如果是,為什麼他要刻意這麼做?如果是想傳達什麼訊息,但卻又都是在事情發生以後我們才會看見,那麼又有什麼意義?」

  小卷聽著,一語不發。

  大概是聽不懂。


  「好,總之,我們先按兵不動,明白嗎?」

  「為什麼?」

  「線索越來越多了,但還不夠,我們放著讓他慢慢自己曝光。」

  「誰?誰曝光?」

  「天然呆跟白癡之間只有一線之隔,我們繼續等下去就知道妳是哪一個了。」

  「什麼啦!」



  這堂課爭論了一整節,一直到最後還是沒有結論。

  下課後,亞皓他們聚在天台上,因為這裡說話不會被聽見。


  「我就先問了,你們有想管這件事嗎?」他同時開了一包巧克力,補充大腦活動所需的糖分。

  「幹!班費怎樣我是不在乎啦!反正要錢我多的是!」甘蔗一手搥上鐵欄杆,發出很大的聲響。「但他媽翻我書包就不可原諒!我一定會把他抓起來狠狠揍一頓!」

  「蘇打是還滿期待宿營的,我自己並不在乎她怎麼想啦,但要是她被影響到,我的日子就也不太好過......」宇倫這麼說,想起那位從幼稚園一路同班到現在的青梅竹馬。

  「我覺得如果繼續擴大下去,對我們也不是一件好事,什麼警察......家長會......那些的......」阿中無奈地說。「雖然現在有個什麼班費調查小組......但他們......」

  明旭雙手一攤,表示贊同。



  「那麼,我就先說我看見的。」亞皓在說下去之前,還是謹慎地先再三確認週遭沒有其它人或任何異狀。

  --好,我們的計畫是,讓明旭先上前追人,甘蔗和我隨後支援,而宇倫和阿中則因為當時時間已經接近下課,所以留下來應付老師他們。

  明旭從樓梯上去以後,我和甘蔗在一樓確認電梯最後的目的地,沒錯,正是教室所在的八樓,於是我們兩個就一起搭上去。

  到了八樓,我讓甘蔗先去,自己待在電梯口。

  因為五樓以上的樓層是回字型,所以電梯出來的空中走廊可以看見當層的全貌,那裡是個很好的瞭望點,就算鼠弟逃走了、或是有誰靠近、發生任何狀況都能先發現。

  結果不出所料,當你們進到教室以後,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從另一側的樓梯間探頭,躲在門邊觀察你們的談話。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總之她後來轉往女廁的方向去,手上似乎抱著什麼東西,因為圍牆擋住,沒辦法看得清楚。

  我本來是打算過去,但是呢,才剛過轉角,她就急急忙忙地跑出來了,接著一看見我,就轉進樓梯間裡,而我能確定當時她手上並沒有任何東西。


  「幹!不是啊?老大,你根本不用留在那把風啊!追那種廢物我兩步就把他抓起來幹了啦!啊!啊!啊!啊......」甘蔗又大力搥了一下,但這次沒瞄準,直接槌在水泥牆上,一陣悶響後,他的拳頭變得有點藝術。

  「聽起來這行為全部都很有嫌疑,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翻大家書包的那人。」阿中皺眉思考。「那麼是誰呢?」

  「是--李文薏。」

  「李文薏?」宇倫驚呼,並戳了戳還跪在地上的甘蔗。「嘿!啊你不是要把人家抓起來狠狠揍一頓?快去啊!」


  李文薏嗎?明旭到一旁坐著,雙眼放空、思考的迴路又運轉了起來。

  如果翻書包的人是她,那麼一切都說得通,班費遺失、突然背上十幾萬的債務、又被班上同學責怪,自己根本就是個受害者,每個人都在欺負她,真正的凶手卻還躲在暗處自處,憑什麼?

  既然沒有人肯替她挺身而出,那麼就自己來吧?趁著這個大家都不在教室的好時機,靠自己的雙手把班費找出來,弄亂弄壞了又如何?不過是在保護自己而已,等班費找到了,大家都會把矛頭指向兇手,而自己絕對是那個最有資格上前訓斥的人。

  大致上就是這樣的心態,還不能說對說錯,雖然班費調查小組給了她這些念頭也得要付上責任。

  只是以上的前提都是--文薏就是翻教室的那個人。


  事情的模糊地帶還很大,他猶豫了一下,才打算說出來。

  「其實......她可能扮演的是另一個角色。」

  「什麼意思?」亞皓問。

  「在體育課五十分鐘內,就算扣掉我、甘蔗和鼠弟,可能也不只一個人進去過教室。」


  他把小卷教室日誌上的那兩行字和事件的關聯及自己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這時上課鐘聲響起。


  「所以......翻教室的可能另有其人,而文薏可能是那個在教室日誌裡留下訊息的人?」阿中整理得很快。「當然也有可能都是她,但這是出自於什麼理由呢......」

  「總之,我們先回教室吧。」亞皓看看手錶,已經遲到要快五分鐘了。「不過我還是想找個女生去女廁巡看看,而且盡量能越早越好。」

  「唉啊......這蘇打可能不太適合,這次被翻書包就讓她氣得差點要報警了,要是讓她知道這些,大概會把事情鬧很大吧?」宇倫一想到,便皺起了眉頭。「但我倒是有個推薦的人選,只是這就要看......」

  他話語未盡,一邊看向明旭。

  於是大家也跟著看向明旭。



  回到教室裡,一陣涼意刺骨,氣氛的落差如同在暑假正中午進到溜冰場裡,班上每個人都扳著一張臉,看來只要誰稍微不識相了點,瀰漫整個空間的負面情緒就會產生塵爆。

  嬌弱無害的公民老師第一年任課,僵在台上不知所措。

  但最可怕的還是雨蓉的位子,只有她的還是亂成一團。

  「那個......雨蓉同學,妳不把東西收拾一下嗎?老師可以給妳時間的哦......」公民老師深怕一個講錯話就斷送教職生涯。

  學校董事長的女兒不是跟你玩假的。

  「我要翻我東西的那個人自己過來收拾。」雨蓉雙手抱胸,直視著某幾個人,當然那些人不甩這套。

  「老師啊,我有問題想請教妳。」澤緯舉了手。「要是在我們這個年紀,有人偷了十幾萬的班費,那麼他會是犯上了什麼罪行?」

  「這個......依照程度,輕微的轉介輔導......嚴重的處五年以下徒刑......」老師很肯定法條內容,但卻在這氣氛下說得戰戰競競。

  「那麼老師。」澤緯繼續問下去。「負責管理公費的人如果因自己的失誤而遺失了,那麼他是屬於業務過失嗎?要負什麼責任呢?」

  文薏聽到,繃起了神經,整個人都因害怕而顫抖。

  「呃......這是......」老師看見文薏的眼淚一滴滴落下,也不曉得該怎麼做。

  「老師,那我換個問題好了。」澤緯依舊窮追不捨。「在未經授權,也沒取得他人的同意下,擅自翻找私人物品,還造成破壞,這是屬於何種犯罪呢?例如那些假藉公務之名行使惡行的人?」他在說「犯罪」兩字時刻意加重語氣。

  頓時,劍拔弩張,一個拍桌聲作響,文碩和張銘都面朝澤緯站了起來,坐在他們雙方之間的人都趕緊躲避。


  「老師。」

  這時,在核彈鈕還沒按下之前,有個人出聲。

  「和課堂上沒有直接關係的問題,我想請同學自己私下找時間請教,至於課程進度已經有點落後了,想請老師先幫我們趕課。」

  她的聲音輕柔,而語調堅定,即便不是因為她身為班長兼模範生的身分,任誰聽見這話的溫度,都會不由得安分下來。

  氣氛就像充飽撐脹的氣球從灌風口被鬆開結,和緩、平順地消了氣。

  
  「還滿厲害的嘛。」明旭低聲碎說,真心覺得佩服。

  「你當初自己不好好把握的。」小卷嘆了口氣,像在護航自己的商品,並責怪他的不識貨。「我們家嘉柔可是很優秀的。」

  「不要講幹話,給妳一個任務。」

  「咦?」她這是不耐煩的口氣。

  「妳不要我也沒差,就繼續讓人家幫妳當學藝股長。」

  「你這個人一定交不到女朋友。」

  「等等你去女廁裡,幫我仔細翻翻看,有沒有什麼異狀。」

  「你太變態了吧?」

  「我會告訴甘蔗大炸彈的事,然後他就會告訴全班,當初地瓜也是我先告訴他的,想知道後來怎麼了嗎?」

  「你是惡魔,不管是偷班費的人還是翻教室的人都沒你壞。」

  「手機帶著,我們保持聯繫。」

  「什麼?現在嗎?」

  「老師。」明旭舉起手,小卷嚇一個寒毛直豎。

  「不,不行,你不能再去保健室了。」好不容易鬆了口氣,老師回歸平時的親民態度。

  「老師,小卷同學想上廁所,但她不敢說。」

  「嘎?」小卷撐大雙眼,明旭認為她這是代表很興奮。

  「是嗎?那快去快回啊,女生別憋尿了。」

  「快去啊,不要害羞。」

  明旭指了指後門,在小卷眼裡,彷彿從那伸出了無數雙來自地獄的手,將她惡狠狠地拖了進去。

  她一直到走出教室前都像被抽乾了靈魂。

  平常如果發生這種狀況,班上一定是各種起鬨,但今天沒人有心情。

  這冷暴力的氣氛搞得兩人有點尷尬。



  「我一定會脫離你的掌控的」

  一走出教室,小卷趕緊傳了第一封訊息。

  「快去啦」

  明旭把本來已經打上去「你這女人的腦子到底有什麼問題」給刪掉後,無奈地回覆。



  帶著忿忿不平的心情來到女廁,空無一人,但看上去就和平常一樣,什麼也沒發生,廁所就是廁所,廁所不會有異樣。

  「什麼東西都沒有呀」

  她動動纖細的指頭,飛快地傳了訊息。

  「檢查看看馬桶後面、水箱裡面、天花板上、洗手台下,任何地方都找看看」

  那頭也很快回傳。


  總覺得自己被欺負了,小卷皺起眉毛,但一想到明旭說這是為了幫她調查教室日誌,也只好噘著嘴巴乖乖照做。

  依著指示,從最近的地方開始著手,她在門口的洗手台前蹲了下來,觀察著那些完全沒有概念的給排水管,為什麼有些特別粗?為什麼有硬有軟?為什麼管子會不只一根?明明只有一個落水頭呀?

  嗯!看起來沒有哪裡不妥。

  她撐著小小的膝蓋起身,突然覺得有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接著是天花板上,但太高了,算了吧?

  水箱?水箱是哪裡呢?

  馬桶?好噁心呀。

  為了怕這鬼鬼祟祟的舉動被人撞見,她走到最後一間,打算從這裡開始。

  馬桶不就是馬桶嗎?馬桶後面還是馬桶呀?她盯著看,左看右看,實在是看不出什麼異樣。

  這時她發現了馬桶後方有白色蓋子,是可以活動的,這一定就是水箱了!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搜查能力。


  不過,正當她動動腦袋思考著裡面那些水到底怎樣叫做有異樣時,一個粗魯的、以前沒有聽過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不遠處的天花板上。

  小卷停下了動作,將身子蹲低,似乎是有人在翻動天花板上那一格一格的板子,動作很粗魯,但又很迅速。

  接著,一聲清脆地「踏!」,聽起來像是從高處跳到了地面上,腳著地時防滑地磚會發出來的聲響。

  怎麼會沒發現有人進來了呢?小卷納悶著,同時也瞥見了自己關上的門是沒有上鎖的。

  她遲疑了一會,決定先不動作,否則上鎖的聲音一定會被聽到。

  雖然不知道理由,但總覺得不能被發現,不然會有危險的。

  不需要多做思考,她纖細的手指又飛快地傳了訊息給明旭。




  「好像有人進來了」

  在教室裡,一直注意著手機的明旭收到了訊息。

  「誰?」他自認很快地回覆。


  而那一端打字的速度卻嚇醒了他,幾乎比一般人說話的速度還要快,一行一行字劈哩啪啦瞬間出現,甚至有種使用複製貼上的錯覺。

  但內容卻讓他沒心思在意。


  「不知道」

  「他在門口第一間」

  「好像在翻天花板上面找東西」

  「突然安靜了」

  「天吶」

  「他一間一間的打開門」

  「是不是發現我了」

  「好恐怖」

  「我躲在最後一間」

  「怎麼辦」

  「我不敢出去」


  --不妙,他瞬間閃過這個念頭,並急忙回傳。

  「別動,他一開門妳就尖叫」

  「我過去了」



  趁著公民老師沒注意,他蹲下身子,像隻貓一樣無聲無息地溜出後門。

  因為上課時間,在走廊上一跑起來絕對會引起注意,於是只好快步走過。


  過了轉角後,已經可以看見女廁的門口,這時不管是誰走出來都會被逮個正著。

  只剩兩間教室的距離,還沒傳來尖叫聲,人應該還是平安的,希望。

  不管是誰,既然翻了天花板,一定就是有鬼,不能讓他跑。

  剩下幾步,明旭把手機放進口袋,雙手握拳,屏住呼吸,一腳踏出。



  沒人。

  無聲無息,一個人也沒有,整間廁所像是死了一樣。

  但既然沒看見有人出來,就代表還在裡頭。
  
  一個長方形的空間,左右兩排各有五間廁所,到底有個氣窗、門口一側是洗手台、一側是掃具間,上面是輕鋼架天花板,有一片60乘60的PVC板被掀開。

  無論是氣窗還是天花板的洞,就連小卷這種身材都很難進出。

  放眼望去,門片上沒有任何鎖上的紅點,也就是說這裡沒有來上廁所的一般學生,很好,至少沒有被當成變態的風險。

  而且,這樣就代表整間廁所只有三個人了,明旭、小卷、那個人。


  沒有必要溫文儒雅了,明旭伸出雙手,一左一右各拉著一邊的門,大力一開!

  左右皆空?

  時間不等人,向前踏了一步,又開!

  空的?

  再一步!再開!

  空的?

  又一步!再開!

  還是撲空?

  很好,那麼就是最後一間了,接下來這一開,一左一右,一邊就會是小卷,一邊就會是那個人。

  踏出最後一步!開!

  「嗚!」

  一邊是空的,一邊是小卷。

  她嚇得整個人都縮在角落,一手摀住嘴、一手按在小小的胸口上,似乎是確認了眼前的人,才來得及不放聲大叫。

  斗大的淚珠自眼角滑落,模樣讓人心疼。


  但人呢?

  怎麼可能不見了?

  總不可能是從那個天花板的洞逃走了吧?

  還在裡面,有什麼地方遺漏了嗎?

  對了?門口旁邊的掃具間?

  明旭看向入口,準備上前抓人。

  一動身,卻感到有股微弱的力量將他勾了回來。

  纖細的小手,不知何時悄悄地抓住他的衣襬,慢慢的往自己的方向拉去。


  ......沒辦法了。

  明旭只好挪動身子,往前靠了半步,讓她可以把整張臉埋進衣服裡,好好的哭。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0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