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3

【閒聊】我被她全面封鎖了。(十七ㄌ)

樓主 這樣野是可以啦 a23419685
132 5

        來跟場外的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應該會先打些前段上來,因為我的草稿只寫一部分而已。我的文筆不好,第一次想用小說的方式來說故事,可能會有很多毛病,如果有人想看的話我再繼續更新吧~
        故事中的人名我都會用化名代替,雖然知道她不會用巴哈,但還是以防萬一保險一點吧。
                                  【一。】
是什麼時候被她封鎖的呢?
我完全記不清了
翻了翻那本牛皮封面的日記
上一次和她在Line上交談是去年9月23日的時候了
而令我錯愕的那一天是去年的11月27日。
毫無預警的,我被她封鎖了
距離現在也過了半年的時光了
Line、IG、fb ,全都被她封鎖了。
我直到今天才突然想到我能試著從我們最一開始認識時的遊戲去找她
但看到她的上一次上線日期顯示“很久”
我還是決定寄出一封信給她
即使她不一定會再上線。
                                   【二。】
七年前,我們在這個遊戲中的PVP系統中相遇
稱她為“蔚”吧。
蔚一開始還想把我介紹給她的朋友
但我卻始終只纏著蔚
她上線時我總是想當第一個跟她打招呼的人
常常找她一起打副本
這樣的日子過了好久、好久。

直到有一天
那是距今七年前的中秋節
那天的細節我也記不得了
只記得我說了些越界的話
說了些只是朋友的我不該對她說的話。
那天晚上,蔚對我說:「對不起,我已經有小綠了」
我錯愕、嫉妒、難過、我幾乎把持不住我的淚水了
但我只是淡淡的回了她一句「好喔:D」
我還加了笑臉符號呢
當時的我愛面子
寧願裝得一副滿不在乎
也不讓她知道我難過。
                                  【三。】
我開始好奇那個“小綠”是誰
當天晚上蔚她早早就下線了
我只是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在遊戲裡隨意亂逛
順便找找小綠到底是誰,但一籌莫展。
突然蔚的表妹(還是堂妹我忘記了,這裡稱她表妹為小芬吧)
問我要不要副本++
我沒多想就答應了。
(接下來這段故事是我從未對現實中的蔚提起過的,我對蔚隱瞞的一些事,也對過去撒了很多謊,在這整個故事裡我會一一照實呈上,因為也沒有再躲藏下去的必要了。)

進了副本我才發現只有我跟小芬兩個人
一陣沉默後,小芬先開口了
「對不起,我沒告訴你蔚跟小綠的事。」
我平靜的回答「沒事,是我不長眼。」
其實本來就沒她什麼事了
雖然小芬偶爾也會跟我們一起打副本之類的
但這整件事還是跟小芬沾不上邊的。
小芬又接連說了不少話
大概就是她已經知道我對蔚說的那些話
以及蔚的反應了
我這時以為小芬就下來就是要說些安慰我的話
什麼想開點啊 之類的
我也就隨意搪塞過去。
但小芬最後對我說
「其實你也可以對我說那些話啊」
我又錯愕了。
緊接著一陣沉默
「好喔:D」
我依舊沒有忘記笑臉符號。
我和她沒再多說、也沒再多做什麼。
這是我和小芬的最後一次交談。
------------------------------------------------------------
(先到這裡吧,我的草稿目前進度在這,看反應更新,心情好的話這個週末應該能讓故事結束,目前大概十分之一不到而已吧。)

半夜草稿有進度,偷偷一更。
底下留言一堆「好喔:D」
我真的不知道算不算是反應不錯,總之還是寫了。
--------------------------------------------------
                                   【四。】
那天心中五味雜陳的把遊戲關了
我下一次再打開遊戲後已經是將近一年後的事了。

一個閑閑無事的午後
我心血來潮的想回這遊戲看看。
再次打開了這個遊戲
對於“蔚”這個名字已經漸漸陌生了。

回歸遊戲一個月後
我的角色等級和戰力雖然登不上名人堂
但也有了一定程度了
這時我退出了原本加入的百人大型公會
轉而加入了一個人數僅有10人
公會等級和設施幾乎是初始值的小公會。

我一開始是抱著養老的心態加入這個小公會
沒想到會長跟副會長都是妹子
心想著這也不錯
就在這定居了。
這裡就直接稱呼會長為“會長”吧
畢竟我在遊戲裡自始至終也都是用會長來稱呼她。

一開始也就是客套的打個招呼
很難有什麼交集
直到有一次
我完成了一個成就
這個遊戲裡玩家完成大型成就時是會在公會頻道上出現系統公告的
大概是為了促進成員交流吧
我還真得好好感謝這個系統。

會長對我說了聲「恭喜!」
我們也以此為契機而聊了起來
我們逐漸熟識
距離也越來越近
當年的暑假我找了一間海產店能短期打工
工作時間是從下午四點到半夜兩點
通常收拾完店裡再回到家就將近半夜三點了
會長當時和我有個一個小約定
她每天都會在我去打工的期間寄一封信給我
讓我在半夜回到家時讀她的信就好像和她聊天一樣
但到了最後會長直接等我到我半夜回到家了
她說因為她想和我聊天
我們就這樣每天半夜小聊一下,然後互道晚安。
我開始有些意識到會長可能不只把我當朋友看待
但我時常提醒自己
就像當年“蔚”和我相處的那段時間一樣
我不停告訴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了」
(那時候還沒有人生三大錯覺這個說法)
也因此我們就一直維持著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

之後開學了
這份打工當然不可能繼續下去
不過我和會長的關係已經到了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那種感覺
這時候的公會也在大家的努力下壯大了不少
人數也增加至40~50人了。

而在一個風平浪靜、與平日無異的一個午後
我的訊息欄跳出了一則訊息
「好友“蔚”上線了」。
---------------------------------------------------------------
這次的更新可能有點無聊,我不太會拿捏支線該介紹的那種程度,很感謝你們的觀看,看到有一個人卡,我心中就會跳出一個笑臉符號 :D
-----------------------------------------------------
沉下去了  嗚嗚嗚 ,不過還是來2更了
早上起床把草稿寫了滿滿一頁
請享用吧
---------------------------------------------------------
                                     【五。】
[系統]好友“蔚”上線了。
我愣住了。
這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呢
我該主動跟她說「嗨」嗎?
最後我什麼都沒做
因為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心情面對蔚。

一如往常的和會長、公會成員們聊天打副本
一如往常的慵懶而平靜的午後。

蔚上線的訊息跳出約莫10分鐘後
蔚密我了
「安安啊」
意料之內的普通問候。
我靜默了僅僅一分鐘
「嗨」
簡短一個字我卻需要極大的勇氣才能對她說出。
「好久不見」蔚隨即補上這四個字
我沒有打算積極的搭理她
「是啊。」
我能感受到我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
毫無來由的。
這是我第一次有“心悶”的感覺。

接著便是些無聊的客套話
我盡量極簡短的回覆
不多回應什麼也不提起些什麼
和蔚重逢就如同揭開瘡疤
即使兩人都不提起當年的事
但我們心知肚明
我們都尚未淡忘那一年的中秋節。
之後的日子照常的過
後來蔚加入了我們的公會
雖然是向我提出的
不過還是只能由我邀請她(系統的緣故)
會長試探性的問起我和蔚是什麼關係
「朋友而已」我毫不猶豫的回答
伴隨著撇清關係的語氣。

自從和蔚重逢後
我給自己訂下了幾個規則:
1.不主動密蔚
2.要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3.不提起往事
我嚴格遵守著這三條規則
每次都是蔚主動密我
我們倆也像失憶一樣絕口不提往事。

日子異常的平靜,直到我又自己作死。
遊戲中舉辦了一個活動
類似花錢翻牌,翻開的牌是什麼你就拿到什麼
得到好東西的機率當然是相當的低
估計比現在那些遊戲的轉蛋系統還坑

和蔚聊天時偶然提到這個活動
當時的大獎是一個武士刀外型的武器
在當時好貴好貴的啊
我半開玩笑的對蔚說
「我等等只抽一次
    如果抽到那個大獎就送你好了
         再抽剁手!!!」
我心想這就是跟幹話
怎麼可能一抽就中
蔚笑笑的回「抽啊」
我隨即按入活動頁面
共18張牌出現在我面前
我隨意挑了一張按下
我還記得是左下角往右數第二張
幾乎跟矇著眼選無異
[系統]扣除100點卷
紙牌慢慢掀開
是那個大獎的圖案
「臥槽。」
--------------------------------------------------------
132
5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37 筆精華,08/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