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776

RE:【問題】摸著良心說 你對女同學做了什麼痴漢事

樓主 大叔ㆆωㆆ orangerain75
61
我倒是被同學做了很過分的事呢…

高中時有那麼一個女孩,

總是主動坐到我的對面,

與我面對著,

一切看來是如此正常的聊著天,表面上。

但桌底下那不安定的氣氛,

從她穿着黑絲襪的腳掌觸碰到**時蔓延開來,

我不知道這樣對還是錯,反正也樂在其中,

任由她的腳肆無忌憚的磨蹭,

偶爾,她會坐在我大腿上亂動,

然後問我有沒有感覺到溼溼的

最後,我們還是沒能在一起,就畢業了。

當然,我也沒跨越那條線。

分==========隔==========線

有個同學休學了,

於是空桌子就放在我的左側。

我的位置在最前面講臺旁邊,
也就是所謂特別座,但我是自願的。

一天,上圖學課的時候,

她(以下稱A)這次坐在我的左側,
用腳踩我的女人。
當然手也不停的騷擾著我…(我處於外套反披的狀態)

老師突然叫了一個妹子(以下稱B)把桌椅搬到我的右側,

原因是B周圍有人會找她搭話,
於是搬到最前面的我的旁邊是合理的。
於是我眼神偶爾會瞥向B,

“不曉得她有沒有發現我外套裡正在發生的事”

我用著這個心態跟B開始有一話沒一話的聊。
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那樣

後來,

B常常搬到我位置旁,
自發性的。
偶爾也會像A一樣坐在我對面,

但都沒有發生什麼,純粹聊天,

只是…總覺得她看我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

也許是心理作用吧,我當初是這麼想的。

這是我最開心的回憶,雖然沒有爆點…

但我想,我那時是喜歡B的吧?

雖然到最後我還是孤單的畢業了。

分==========隔==========線

“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A曾經這麼說過。
但我當下以為是玩笑。

“不好” 現在想起來,我那時跟低能兒沒兩樣的回答。

或許,我的內向在她們眼裡是高冷。

A告白之後的那兩個禮拜,我很快樂。

總是拿著我的書包,東翻西翻,再讓我追著她跑。

總是拿走我的課本,在上面寫著曖昧字眼,

說喜歡看我生氣的樣子。

有那麼的一次,A在地下室鬧完我後,

我追過去抱住她(騷她癢),似乎是我抓錯地方…

A不小心跌倒…是拉著我跌倒,我當肉墊。
地下室的教室有地毯,沒很痛
兩個人躺在地上沉默一陣子後開心的笑著…

在別人眼裡我們就跟情侶沒兩樣吧?

可惜…我還沒來得及提起勇氣跟她告白,

已經有人先出手了。

畢業後,閒來無事的我翻閱著以前的課本,

國文課本上被寫了“落花有意 流水無情”

還寫了無數個,她想對我說的話。

是A的字跡,我差點哭了。

分==========隔==========線

距離畢業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

坐在桌上的我觀望著整個班級,我是…孤獨的。

“這樣的場景,以後也看不到了吧”

班上的同學,嘻笑打鬧,抑或聊天、睡覺。

“※※,你幹嘛一直看後面?” B在她位置上問著我。
※※為我的綽號,在此不透露。
“反正不是在看妳。”或許是為了掩飾我被看出心思的可能,

B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情…

於是在最後的幾天,我們一直都沒有交集…

只是…偶爾放學自己一個人參雜在人群裡的時候,

A和B會在經過我旁邊時戲弄我一下,只是…偶爾。

忘了介紹他們了,

A是個外向的女孩,很認真,也很漂亮,曾經被班上的變態騷擾,後來總是躲在我身後,我才開始認識她,在校內的人氣也不算差,被校外的追走了,但到最後沒有好的結果。

B是個看起來文靜的女孩,但認識久了還蠻智障的,雖然我跟她沒什麼交集,女神級的漂亮,我曾在福利社聽過很多男生大肆討論著她,當藍,那些男生都吃屎了。後來,發現其實她有不為人知的一面,但也只是我單純的揣測。

如果要介紹這兩人的故事,真的說不完,

雖然也沒什麼人會看,

單純當作抒發心情打的吧,

畢竟,我已經沒有那個機會再接觸到她們了,

上班的日子也很苦悶,

今天就先這樣吧。

分==========隔==========線

跳過C,先上D,記憶回溯到一年級的時候。

D女是個大ㄋㄟ妹,皮膚白皙,顏值中上。
智商有點低,胸大無腦
“欸欸,※※過來一下”D女的朋友在樹蔭下叫著我,
※※為我的暱稱。
這堂是體育課。

“不要” 我慵懶的回應著。

“那個,D說她男友會離開一陣子,希望你這陣子可以當她男友…”這位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已經厚臉皮的坐在我旁邊說著莫名其妙的話。
這奇怪的理由誰會接受啊…= =

“不要” 我好像只有這句臺詞。
我當藍只能有這句臺詞。

“好啦,我知道了啦…”D不知道從哪出現,一臉尷尬的留了這句話便把她朋友拉走。眼眶還有些泛紅呢…



在我以為事情早已落幕的某天…

從男廁出來的時候,恰巧被我碰見,
我在男廁出來的樓梯轉角聽到的。
一個三年級的學長,糾纏著D。

“那妳男友是誰?”那學長如此問道,似乎是想追D,但被D塞了有男友這個藉口,不過學長似乎不大相信的追問著。

在不遠處觀望著這場鬧劇的我,聽到了…她說

“※※※啊…我們班的”說完這句話,D就快步撇開學長了。
※※※為我的本名,此處更不方便透露。

隔天…

“妳昨天是不是有在樓梯口叫我?我在廁所,走出來就沒看到人了。”我裝作不經意的問著。
事實上沒這麼直接,只是全打出來就太冗長了。

“沒有啊”D愣了五秒左右才做出回答。

這反應已經很明顯了。
那個表情夠明顯了,最後她也老實招了。
之後對話就不詳述了,總而言之,

D被學長追,拿我當擋箭牌,至於為何謊稱自己有男友又要離開一陣子,答案還是不得而知。

為什麼會選擇拿我擋箭…?這我也不知道,不過…
幹,好險我安全的畢業了…

很奇怪的回憶也獻上來了…?
至少證明我的回憶不是只有色色的東西

最後,我的嘴巴對D做了非常非常過分的事情,
以至於我和她的關係變得非常微妙…
自此之後,D就鮮少來找我了,她加入班上的一個小團體。
過得很快樂的樣子,我也替她覺得開心。

分==========隔==========線

禮堂裡,充斥著滿滿畢業生的喧囂,

冗長的過程,沈悶的氣氛。

在結束後回到教室才驚覺自己還活著。

教室裡,聊天的聊天,拍照的拍照。

但我一領到畢業證書後,

就先行離開,在校園恣意的走著。

似乎…也沒人發現呢。

就在我漫步放空的時候,發現右後方的腳步聲,
制服穿皮鞋,聲音明顯
跟著我的步調走,於是,回頭…

為什麼覺得失望呢?明明沒有再期待什麼。

不是A也不是B…是同班的男同學,
人緣中等,至少不是被排擠那一區。
我們也沒有說太多話,就默默的走向自己的校車,

“再見”希望如此,我開口道。

語畢,他一手把我推上校車,道別了。

沒想到最後還是讓人陪我走了一段路,

至少,我不再算是孤獨的,被遺忘的那一個了。






直至畢業,我都沒能再見C一面,

不曉得該不該說出這段,

我想,我還需要籌備勇氣。
分==========隔==========線

新生入學時。

一頭極短髮,坐在我前面的女孩,

連我也能感受到其他人關注的目光。

“太可怕了” 我心想,便趴在桌子上。

似乎是因為和大家都不熟,

跟我一樣只是坐在自己位置上,

“好帥哦”左手邊的兩個女生正議論紛紛的討論我……

右手邊的那個男生!

於是,我趴在桌子上一整天,一點都不想起來。

結束之後,當藍邊緣的自己一個人上校車回家。


我想,改變。

於是花了100元造型剪。(#

再加上些許的外向和滿滿的自信…完美。

其實,高一的時候我跟班上的大家都很要好,

既不是8+9,也能算是個帶頭的人物。
指使大家一起陪我做蠢事。
但是,我認為…一直演,這並不適合我,累。

於是漸漸淡出朋友圈,漸漸的不再主動。

加上後來家庭因素,六日打工,逐漸成為邊緣。

以上題外話。

沒錯,辣個短髮妹子就是B。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認為是C,很抱歉,我還是不知道該如何提起與C的這段回憶。
“似乎是在前一個高中被玩,剪了短髮,然後轉學。
感情方面。
於是她很積極的扮演女神的角色,

讓很多男生認為自己有機會,

成為了好人卡放送機。”

以上是我聽說的。

“哦”面對眼前說的口沫橫飛的白痴,我依然興致缺缺的樣子。

“所以你被打槍了?”我補了一刀,似乎是尾刀?

對方沒回應了。

後來我曾經想過有沒有這個可能性…

是不是因為我對B沒有興趣的樣子,才讓我被她注意到,

進而主動的想要攻略我?

不管是不是,

總而言之,太恐怖了。

分==========隔==========線

剛剛閉著眼睛等待睡意時,

讓我突然想起了D,

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她…

曾經有一次,D排著等待打飯的隊伍,

而我總是趴在隊伍旁邊的桌上,
等到大家打完飯才起身。這是我逐漸沒落的時期,班上不會有多少人想跟我講話,我也懶得搭理他們…或許是我不願意承認寂寞才這麼說的吧。
在我閉上眼睛沒多久,頭上傳來被撫摸的感覺。

於是我轉過頭…

“抱歉…”D似乎有點嚇到的開口道。
我的嘴巴對她做壞事之後的事情,所以她有點怕我。
看著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我…

我並沒有回應,默默的轉過頭繼續趴著。

而她,或許因為我的默認,

在隊伍移動前繼續撫摸著我的頭。

輕輕的,柔柔的,暖暖的。

那一刻,我覺得我就像小動物般的想要依賴她。
如果說希望一輩子讓她這樣撫摸,會不會太貪心呢?
“對不起,對妳說了那麼過分的話。”這句話到現在還放在我的心底。

後來,我才知道那陣子我“曾經”最要好的朋友在追求D。她摸我的頭這個異常的舉動可能代表了什麼…又或者是我多想了也不一定。

分==========隔==========線

明明妳就已經站在我面前,我卻不斷揮手說再見。



今天依然獨自一人在辦公室,

煩悶而無聊的業務,

在廣播電臺播放這首歌之後,

我想起了A,也無心繼續盯著電腦屏幕發呆,

拿起手機,開始現在的更新。


“寶貝,我晚點回去再聊” 班導師掛上電話後,迎接班上每個人詫異的眼光,接踵而至的是一片哄堂大笑。

“寶貝~~” A用言語調侃著班導。

“哩麥鬧啊(台)”班導也苦笑著回應道。

那一天,我的心情就像天氣一般,漆上一片深層的灰。

為了看老師無奈的神情,

A似乎沒有自覺似的,叫著班上每一個男生寶貝。

午餐時間,我已經沒心情吃午餐而趴在自己座位,

“寶貝你怎麼了?幹嘛不吃午餐…心情不好嗎?”A走到我座位旁邊,戳了戳我的臉頰,我睜開眼睛看了她一下,或許是因為我的眼神,A的表情從微笑轉為擔憂,看到是她,我便把頭轉向另外一邊。

“有誰知道※※怎麼了嗎?”A有些著急的問著身旁的人。

想當然,沒人知道我怎麼了。
因為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就這樣過了午休,心情些許的好轉,轉頭看向A的位置…

她還趴在桌上,但我也沒想太多,繼續上著課。

直至下午第三節下課,眼看再過一節課就放學了,
少了她的聲音總覺得教室變安靜了。
A還是沒有起來,頂多就換個方向,繼續趴著。

“欸,妳怎麼了?睡妳麻痺,起來嗨!” 她還是無動於衷,
跟坐A前面的同學協調換位置,反坐著椅子。
於是我有點怒了,快給我變回早上的妳啊!只要變回去,叫誰寶貝我都無所謂了,我在心裡如此吶喊著。

我蠻橫的抓起A的雙手,她下意識的連頭也一起離開桌面,桌上留下一大灘液體,幹!是口水!!!(#是眼淚。

這才發現A的臉上垂掛著淚滴,眼眶也紅的不像話,

我急忙的拿著衛生紙要遞給A,她卻雙手重疊的趴在桌上,

圓滾滾的大眼用無辜的樣子看著我,我明白她的意思,

於是拿著衛生紙,小心翼翼的擦拭她的眼睛周圍。

臉頰上清楚的淚痕…凌亂的髮絲以及紅潤的眼眶…

為何如此落魄呢…

我捏了捏她的臉頰,便開始打理她的頭髮。

“怎麼了?”我用著最不擅長的微笑問A。
我是不常笑那類人。
“沒事了”她也微笑的回應著,聲音有些顫抖,眼角又滑落了兩、三滴淚

我又拿起衛生紙,這次被A接過了,

她坐起身,自己擦拭不小心偷跑的眼淚
當下體會到女人真的是水做的= =
“乖”我摸著她的頭,觸感到現在還很清晰。

在那當下,彷彿教室就只剩我和A一般…
當然,被蠻多人看到的,一放學我馬上被圍起來調侃。



最後,我還是沒能很確定她那天為什麼哭。



這首歌常常讓我想起和A的故事,因為她就站在我面前,我卻…沒有好好的把握住她。

分==========隔==========線

今天下雨了呢。

我拉開辦公室窗戶的百葉窗看著外面。



想起一位因為一條橡皮筋而和我反目成仇的女孩。

我從新生入學時就認定她是條潛力股,

沒想到到最後真的是潛力股…

「有帶雨傘嗎?」我拿著智慧型手機主動發送出訊息。

「在校車上了,沒淋到雨(貼圖)」下一秒就得到回覆。

「那就好了」我為這段對話做了結尾,便把手機塞進口袋,無奈,兩下短促的震動又讓我把手機拿出來。

「你都是這樣追女生的嗎?」我不曉得她用什麼樣的表情打這段話的…

「我對朋友都這樣啊」如此回覆著。

「好吧…」她的回覆,然後我就已讀了。





E是個很神奇的女孩,我逐漸步入邊緣的時候,只有她發現。

是個有點算是貧乳的女生,腿很美,
至於為什麼我會知道…?哼哼。

畢業後…變得跟A、B差不多等級的漂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她問說我要推薦男生給他嗎?

我這時候正在提名班上男生的名字,好奇她會選誰。

紅線塗掉是我的名字。


很不誠實的我。


因為私事,塗掉。


很可惜的,她等不到我的一如往常。

最後,D被學弟甩了。

以上是我與E的對話。


其實還想拿出與其他人的對話當作她們真實存在的證據,

無奈只剩下FB有保留我與E的對話。

其他人都是用賴…紀錄早就遺失很久了。

分==========隔==========線

我坐在位置上閒得發慌的時候。

一雙腿毫無保留的放在我的大腿上,

「幫我按摩」像個女王似輕蔑的下著命令。

「吃屎」語畢,E把左腳往左移動,碰到我的**…

於是,我只好認命的用手遊走於她的小腿與大腿間。

偶爾不小心按到鼠蹊部附近,便看到E因為接近敏感的地帶被觸摸而抖動的身軀和神情…

「這樣會癢啦!」她這麼的說著。

這樣真的可以嗎…嗯,我們還在教室欸…

偶爾,E會坐在我的大腿上,問我課本上的東西,

即使我的**頂著她,她也裝沒事的樣子…

而我也裝著認真的樣子解釋給她聽。

分==========隔==========線

說到F,她稱不上絕對的漂亮,

卻總讓我認為她有一種賢妻良母的素質,

成熟穩重的待人處事,

她的眼睛很美,帶著幾分那種嫵媚的氣質。
奶大卻不無腦,對了,她的前男友是同班的8+9,
但此時他們已經分手了,只是看起來藕斷絲連。
再說到公訓,

晚上,表演感人節目時,燈光突然全部暗了下來,

每個人手上都捧著燭光,

F似乎有些害怕的拉着我的衣袖,

我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她緊握著。

的確,剛開始很恐怖,但到最後真的感人肺腑。
一位母親辛苦養兒子的故事。
有些人還哭了呢…我才、我才沒有哭呢!笨蛋!

表演完後,要各班的導師帶著自己班出去談心。
說些感謝的話。
我自然而然的牽著F的手,

我們很有默契的漫步在路燈很少的道路上,

我第一次體會到,

原來牽手會起生理反應…
硬到靠北。
到了一處草地,

我們全班圍著班導師,

而我則蹲在人群外玩著手上的蠟燭,

F也蹲在我旁邊玩起蠟燭…

這一晚,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隔天的活動也是。
隔天活動有A、B、C、F會出場,玩默契遊戲的活動。
將更新至下篇。
她綁著馬尾,穿着一件黑色的、有點長的上衣,巧妙的蓋住臀部,下半身看起來有穿跟沒穿一樣和腿上的偽膝上襪,我的生理反應沒消過= =
上半截膚色絲襪,下班截黑色絲襪。

此時,她的8+9前男友過來找她,

F卻黏我黏的緊緊的,他也就自討沒趣的離開。

後來,就在我想對F伸出魔掌從後面抱她然後用**磨蹭她的時候…

“你們在這裡幹嘛…”E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說著,
E或許注意到很久了,她的觀察力真的很驚人…
三個人尷尬的場景,讓我和F的的互動僅止於牽手。

後來回到當天要休息的房間,

同房的男同學們討論著我…

“今天FF和※※貼的好緊哦”

“對咩,你要對FF負責ㄛ”

“媽ㄉ,全程都牽手欸,人帥真好”

諸如此類不營養的對話,我卻略感到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省略了很多細節,

原因是我想睡了,今天就這樣吧。

之後會再編輯個這篇幾次吧…?

分==========隔==========線

編輯中...

分==========隔==========線

與C在校車上的回憶。


看完251樓,想到那個飢餓30的小隊長。

標記一下,想到卻沒時間更的。

封==========鎖==========線

一切都是高中時的經歷了。

其實還有很多,只是有點懶得去回憶,

要聽的話,我再更吧。







題外話,被咬之後還算處嗎…?
61
板務人員:

7642 筆精華,03/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