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4k

RE:【其他】天籟

樓主 夏日薔薇 janeyang
5 -
Earth Song(地球之歌)



The planet is sick, like a fever. If we don't fix it now, it's at the point of no return. People are always saying, 'They'll take care of it. The government'll—Don't worry, they'll—They' who? It's us. It starts with us. Or else it'll never be done.- Michael Jackson
地球生病了,像是發燒一樣。如果我們不現在去改正的話,一切將會無法挽回。人們總是說:有人會去關注的,政府會去解決的,別擔心,他們會...「他們」是誰?是我們,要從我們做起,否則,事情總無法解決。─ 麥可傑克森

是麥可在1995年創作的歌曲,這首歌被收錄進麥可於1996年發布的專輯History中,它在德國、瑞士、拉脫維亞、英國的排行榜上均奪得了第一名。
MV收錄進了諸如環境問題、貧困問題、波赫衝突等各類關於地球與人類目前的面臨的問題的題材,它在英國的銷量超過100萬份,並在此國的Wonderwall排行榜上連續六周排行第一,而此單曲在全世界的銷量為300萬以上。麥可過世的前一天的最後排練曲就是它。

Earth SongMV影片先後在4個國家取景——
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我們在音樂錄影中看到那片雨林已經不復存在,它在音樂錄影拍攝週內就被完全伐光,片中人物即是當地原住民,而非專業演員)
克羅地亞(戰爭場面)
坦桑尼亞(片段中的土著是馬薩伊人——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游牧狩獵民族——,在音樂錄影拍攝期間,並沒有任何野生動物遭到屠戮,所有那些殘忍的鏡頭均取自影音檔案)
美國紐約(麥可漫步的場景佈置於紐約沃里克戶外一塊6英畝的玉米地上,在拍攝的當週,長島和紐澤西有數千畝的森林被縱火焚毀)

1999年6月,麥可參與了多項慈善活動。他在義大利的摩德納參加了盧奇亞諾·帕華洛帝的慈善募捐音樂會。這場演出是為支持為名「War Child」(戰爭兒童)的非營利組織,共為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的科索沃難民募捐了一百萬美元,也為瓜地馬拉的兒童募捐了額外的資金。同月麥可在德國和韓國組織了一系列的《Michael Jackson & Friends》(麥可·傑克森與朋友)慈善音樂會,參與演出的藝術家包括Slash、The Scorpions、Boyz II Men、Luther Vandross、Mariah Carey 、AR Rahman、Prabhu Deva Sundaram、Shobana、Andrea Bocelli、Luciano Pavarotti。這些款項捐贈給了納爾遜·曼德拉兒童基金會、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在世界各地擁有大約9,700萬名志願者,這一國際人道運動致力於保護人的生命和健康,保障人類尊嚴,並減輕人類疾苦,不因國籍、種族、宗教信仰、階級和政治觀念而加以任何歧視。)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在德國幕尼黑所舉辦的慈善音樂會上在Earth Song曲目中的橋因失控在最高點並未停下而是速度越來越快的傾斜下來,麥可背部嚴重拉傷,但是仍然堅持唱完最後一首歌才離場。

Karen Faye(麥可的化妝師)回憶:99年德國慕尼黑慈善演唱會摔傷背部的情形
德國慕尼黑,1999年6月27日
作者:Karen Faye

我想他當時一定是死了!
麥可當時正準備兩個慈善演唱會,這些演唱會都是為國際紅十字會、納爾遜·曼德拉兒童基金會,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

全部的表演者和他們的隨從由第一場演唱會的舉辦地韓國漢城乘坐專機到達慕尼黑。
那真是一個愉快的旅程,因為我們可以用時間去了解每一個人。表演者是來自世界各地。我們在1999年6月27日的下午到達慕尼黑奧林匹克體育館,準備麥可夜晚的表演。

夜幕降臨。夜幕改變了舞台的氣氛。那不是一個悶熱夏天的下午。觀眾一直都在欣賞台上的表演:Luther Vandross、The Kelly Brothers、Ringo Starr等。但是好像全場都在等待麥可的出現。觀眾在不斷騷動。好神奇地,舞台通過光牆、螢幕和儀器不斷為麥可的表演而轉變,所有這些都在其他表演者表演時隱藏著。麥可、Michael Bush和我自己在最後幾分鐘在舞台的旁邊的更衣室內打理一下一些細節。一長串的核對表: 麥克風、電線、服裝的轉換、毛巾、歌曲表、冰、開特力、上妝。當燈光降下來時,麥可做了一下伸展準備運動。

我可以感覺到觀眾參與的熱情和對於我們的動力。任何有預示麥可的出場都能激動觀眾。他會在幕布後面偷看觀眾。樂隊從後面的台階上來。 麥可傳統地為他們的加入祈禱。

表演狂暴般的開始了。我們好幾年製作的心血。在我準備好下一場後,我在舞台右方觀看表演。
所有的東西都進展得很順利……那段串燒……“Beat it”……和Slash一起表演“Black or White”……“Billie Jean”。

當地的唱“Earth Song”的藝人開始登場。再一次“Earth Song”……然後那段橋出現了,就像在韓國一樣。孩子們和大人們漸漸進入並登場。歌曲繼續在唱……麥可飛跑上那段橋,旋轉、踏腳,這時橋正在上升。煙、爆炸,轟擊我們的眼球和耳朵……橋升得越來越高,但是和彩排不一樣,接下來是最後的表演……到了最高點都沒有停下來……而是速度越來越快的傾斜下來,這時麥可緊抓著欄杆繼續在唱。我開始大喊,但是我自己都不能聽見我的聲音,因為音樂和觀眾的關係。當我看見橋在舞台下消失時,我開始從後台驚恐的跑出來,拍打水泥地板。保安抓著並阻止我,怕我去毀壞整場演出。

在後台,開始有哭聲和尖叫聲,只有工作人員和表演者知道糟糕了。從我們這個有利的角度看,當橋在舞台前方倒下時,麥可消失了。我的心停止了跳動,而強有力雙臂的保安卻顯得不知所措。儘管表演還在繼續,但對於我來說,時間停止在那一刻,因為我無法想像麥可在摔下後還可以生存。

但是漸漸地,在那感覺永遠的時間後,隨著音樂和掌聲,我看見一段手臂從舞台上伸出來……然後一條傾斜的腿,再看見另外一條……他站起來了,在舞台的中央……完成那首“Earth Song”! !我看得目瞪口呆。

看起來有點昏的麥可,走到了我們這邊。 “麥可,坐下來”

“不!”他強烈說道。

“保安請把他送到醫院去。”我央求道。

“不!”他緊抓麥克風,並且跑出去完成了“You Are Not Alone”的表演。

我不敢相信我看見的一切。他唱完那首歌,最後鞠躬,再一次回到舞台的更衣室,然後……他崩潰了。保安飛奔把他送到慕尼黑的醫院。

樂隊的成員、舞蹈演員、Slash和全體工作人員都感到震驚,都在為麥可可以完成表演而祈禱。

當我到達酒店,第一件事情是開始打電話問他現在怎麼樣。我得到報導說他什麼都沒斷,但他的背部也很嚴重的拉傷了。那真是一個奇蹟。作為一個表演者,他知道怎樣去完成他的表演。

第二天我們要離開,去巴黎拍攝。這個因麥可的傷勢被延誤了,直到麥可感到有所好轉。我問他……為什麼你還要繼續?我不能相信你可以做到。

“當時我腦裡只出現我爸說的話,麥可,不要讓觀眾失望!”



一位歌迷送給他一件上面寫著“Curls for my girls”的T卹,意思是“為我的女孩們留的泡麵頭”。 麥可在生前最後一次排練中,還穿著它。我想,這不只是為了女孩們,而是為了每一個愛他的人。


演唱會版的MV前面有一段詩詞朗讀,詩是出自麥可之手,詩名就叫「行星地球」,收錄在麥可的創作詩集""舞夢""一書內。
panet Earth, my home, my place行星地球,我的家,我的住所
A capricious anomaly in the sea of space宇宙海洋中反覆無常的異象
Planet Earth are you just行星地球你是否只是
Floating by, a cloud of dust漂浮經過的一團塵土
A minor globe, about to bust一個即將爆裂的球體
A piece of metal bound to rust一片注定生銹的金屬
A speck of matter in a mindless void無心虛空中的一點物質
A lonely spaceship, a large asteroid一艘寂寞的太空船,一顆大的小行星

Cold as a rock without a hue冰冷得像是塊無色的石頭
Held together with a bit of glue用點膠聯結在一塊兒
Something tells me this isn't true有些事告訴我這說法並不真確
You are my sweetheart, soft and blue你是我的甜心,柔軟而憂愁
Do you care, have you a part是否介意,讓我擁有部分的你
In the deepest emotions of my own heart在我心最深的感情裡
Tender with breezes caressing and whole如風愛撫的溫柔
Alive with music, haunting my soul.和音樂般的生機,縈繞我心

In my veins I've felt the mystery在血脈裡我感受到
Of corridors of time, books of history時間長廊的奧秘,歷史的經典
Life songs of ages throbbing in my blood生命之歌長長躍動在我血液
Have danced the rhythm of the tide and flood舞著潮汐與洪水的節奏

Your misty clouds, your electric storm你朦朧的雲,刺激的暴風
Were turbulent tempests in my own form是我體內狂放的風雨
I've licked the salt, the bitter, the sweet我舔嘗過鹹意、苦澀和甜味
Of every encounter, of passion, of heat關於每次相遇、激情和溫度
Your riotous color, your fragrance, your taste你放縱的色彩,你的香氣和味道
Have thrilled my senses beyond all haste比一切最高速的事物還令我震撼
In your beuaty, I've known the how剎那間,在你的美中,我已明瞭
Of timeless bliss, this moment of now何謂永恆的福祉

Planet Earth, gentle and blue行星地球,溫文而憂愁
With all my hear,I love you.用我的全心,愛你

提名紀錄: 全英音樂獎30周年紀念單曲獎

What about sunrise 想想那陽光
What about rain 想想那雨
What about all the things 想想它們的全部
That you said we were to gain.. 你認為我們所應該得到的一切
What about killing fields 想想那死去的土地
Is there a time 還會再有嗎?
What about all the things  你說的那些
That you said was yours and mine...  屬於你我的萬物呢?
Did you ever stop to notice  你可曾停下腳步
All the blood we've shed before  反思我們犯下的重重血債
Did you ever stop to notice  你可曾停下腳步
The crying Earth the weeping shores?  聽聽地球母親那悲痛的淚海?
What have we done to the world  我們對這個世界付出過什麼?
Look what we've done  想想我們所做的一切
What about all the peace 想想漫天的平和
That you pledge your only son...  那可是你向你唯一的孩子許下的諾言
What about flowering fields  百花爭艷的大地呢?
Is there a time  還會再有嗎?
What about all the dreams  你承諾的那些
That you said was yours and mine...  本來是屬於你我的夢想呢?
Did you ever stop to notice  你可曾停下腳步
All the children dead from war  想想戰火中罹難的孩童?
Did you ever stop to notice  你可曾停下腳步
The crying Earth the weeping shores  聽聽地球母親那悲痛的淚海?
I used to dream  我曾經有過夢想
I used to glance beyond the stars  我曾經仰頭張望那美麗的星空
Now I don't know where we are  但如今我不知身在何方
Although I know we've drifted far  只知道我們已漂的太遠
Hey, what about yesterday 昨天怎麼辦 ?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seas 海洋怎麼辦 ?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The heavens are falling down 天堂正在墜落~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I can't even breathe  我已經無法呼吸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bleeding Earth  地球已經受了重傷!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I need you   我需要你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nature's worth  大自然的價值呢?
(ooo,ooo)  
It's our planet's womb  那可是萬物之靈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animals  動物們怎麼辦呢?
(What about it)  牠們怎麼辦?
We've turned kingdoms to dust  我們已經把樂土燒成灰燼了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elephants  大象們怎麼辦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Have we lost their trust  我們已經失去牠們的信任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crying whales  痛苦的鯨魚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e're ravaging the seas  我們正在蹂躪海洋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forest trails  森林都到哪裡去了?
(ooo, ooo)  
Burnt despite our pleas  慾望燒毀了一切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holy land  想想神聖的土地
(What about it)  怎麼辦?
Torn apart by creed  宗教都四分五裂了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common man  所有的人類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Can't we set him free  誰能釋放他們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children dying  垂死的孩童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Can't you hear them cry  難道你們聽不見他們的哭喊?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ere did we go wrong  我們這是怎麼了?
(ooo, ooo)  
Someone tell me why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babies  嬰兒怎麼辦呢?
(What about it)  他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days  我們的生活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all their joy  我們所有的歡樂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man  人們在幹什麼 ?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the crying man  悲傷哭泣的人類呢?
(What about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Abraham  亞伯拉罕先知呢?
(What was us)  我們怎麼辦?
What about death again  想想滅絕的重現
(ooo, ooo)  
Do we give a damn  我們真的不在乎嗎?


1996年汶萊皇家音樂會演唱的地球之歌後面多加了即興演唱

this is it版本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0 筆精華,10/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