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62

RE:【問題】統神文到底有幾種版本啊?

樓主 薄鹽秋刀魚 GH0981768979
94 -
召喚峽谷的商店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溫泉旁一個半圓形的大櫃台,櫃裡面預備著裝備,可以隨時販售。遊戲裡的玩家,不管是自己回城或被別人送回家的,每每花幾百元,買把長劍,靠溫泉外站著,急躁的站著回血,準備再送一顆頭;倘肯多花幾十元,便可以買一罐紅水,或者綠眼。如果出到幾千元,那就能買一樣大裝,但這些顧客,多是銅牌,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鑽石以上的,才踱進店面隔壁的房子裡,要裝要水,慢慢地等著。我從十二歲起,便在召喚峽谷的武器商店裡當夥計,掌櫃說,樣子太傻,怕侍候不了菁英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罷。外面的銅牌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銅言銅語亂買裝的也很不少,舉凡劫出無盡之刃,凱特琳出兩把十字鎬,都不在話下。他們往往要嘴隊友怎麼這麼廢,殊不知自己才是拉基,又信口說自己屌打對面,然後又被單殺打臉:在這嚴重固執之下,想推薦出裝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掌櫃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專管武器的一種無聊職務了。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櫃台裡,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甚麼失職,但總覺有些單調,有些無聊。掌櫃是一副兇臉孔,主顧也只有銅言銅語,教人活潑不得;只有統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統乙己是自稱菁英實力而通往白金之路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肥胖;蓬頭垢面,三層肉間時常來些異味;一頭亂蓬蓬的油膩的頭髮,堪比永傑。穿的雖然是吊嘎,可是又黃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換,也沒有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屌虐,幹你的勒,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統,別人便從PTT上的「癢癢癢統乙己」這半懂不懂的話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統乙己。統乙己一到店,所有觀眾便看著他笑,有的叫道:「統乙己,你積分又添上新笑話了﹗」他不回答,對櫃裡說:「兩把長劍,要一瓶紅水。」便排出七百五十五元。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戳了人家的積分了﹗」統乙己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甚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擊殺比零點一,被屌打。」統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絛綻出,爭辯道:「被針對不能算數……算數﹗……隊友都智障,能算數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甚麼「叫他跟我單挑」,甚麼「拉基」之類,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聽人家背地談論,統乙己原來也上過菁英,但終於沒有上過第一,又只會嘴隊友;於是積分愈打愈少,弄到將要掉白金。幸而玩得嘴砲又綜藝,便在圖奇當小丑,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脾氣,便是送頭嘴人又不自知。大師坐不到幾天,便連人和分數,一齊從大師階級失蹤。如是幾次,看他實況的人也沒有了。統乙己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小丑的事,每週一爬山,電競影帝拍片哭哭,嘴電競抓馬諸此之類。但他在圖奇裡,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開台;雖然間或沒有時間,暫時記在粉專上,但不出一月,定然在神奇時間顯靈止癢,從粉專上拭去了統乙己的名字。統乙己喝過半瓶水,被打到殘的血條漸漸復了原,觀眾便又問道:「統乙己,你當真上過菁英麼﹖」統乙己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半個職業選手也遇不到呢﹖淨是些小丑」統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馬賽克,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單挑啊,誰敢嘴我欸蝦嘎痛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觀眾也都哄笑起來:店內充滿了快活的空氣。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掌櫃是絕不責罵的。而且掌櫃見了統乙己,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統乙己自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剛接觸英雄聯盟的觀眾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玩過中路酒桶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玩過中路酒桶,我便考你一考。酒桶的技能,怎樣接的 」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 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統乙己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會接罷﹖……我教給你,記著﹗將來上菁英的時候,操作要用。 我暗想我和菁英的等級很遠呢,而且菁英也從不出中路酒桶;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的答他道:「還要你教,不是QWE閃點燃 RQ麼﹖」統乙己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根肥胖手指敲著櫃台,點頭說:「對呀對呀﹗……酒桶有四套接技,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統乙己剛用指甲蘸了肚子的油,想在櫃上寫字,見我毫不熱心,便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有幾回,觀眾聽得隔壁丁特笑聲,要離開統乙己臺。他便求觀眾放過他,給他點奶粉錢。觀眾聽完,仍然要跑,眼睛都望著丁特的大鼻孔。統乙己著了慌,打開聊天室看了一下觀看人數,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人數,自己搖頭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於是這一群觀眾在笑聲裡走散了。統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有一天,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掌櫃正在看臺,忽然說:「統乙己長久沒有開臺了。還欠幾次臺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開了。一個觀眾說道:「他怎樣會開﹖……他被DDOS了。」掌櫃說:「哦﹗」「他總仍舊是嘴。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嘴到眼鏡蛇王去了。蛇王嘴得的麼﹖」「後來怎樣﹖」「怎麼樣 先是互相嘴砲,後來是DDOS,DDOS了大半夜 」「DDOS了怎樣呢﹖ 「怎樣﹖……誰曉得﹖許是打不了LOL 了。 掌櫃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看他的臺。中秋過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著將近初冬;我整天的靠著火,也須穿上棉襖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觀眾,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一個多蘭戒。」這聲音雖然油膩,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統乙己便在櫃台下對了門檻坐著。他頭髮油又亂,已經不成樣子,看是  小時沒洗澡。穿一件破吊嘎,盤著兩腿,下面穿著一件白色三角內褲,用草繩在肩上掛住;見了我,又說道:「一個多藍戒。」掌櫃也伸出頭去,一面說:「統乙己麼﹖你還欠幾次臺呢﹗」統乙己很頹唐的仰面答道:「 ……下回再開罷。這一回是偷偷開,小聲點。」掌櫃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統乙己,你又嘴了人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嘴,怎麼會被    ﹖」統乙己低聲說道:「 DDOS,D...,他們都霸凌我……」他的眼色,很像懇求掌櫃,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觀眾,便和掌櫃都笑了。我拿了戒子,拿出去,放在門檻上。他從內褲裡摸出四百元,放在我手裡,見他滿手是油,原來他便用這手走來的。不一會,他補完血,便又在觀眾的87聲中,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統乙己。到了年關,掌櫃取下粉板說:「統乙己還欠開臺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說:「統乙己還欠開臺呢﹗」到中秋可是沒有說,再到年關也沒看見他。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 大約統乙己的確過氣了。
9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2 筆精華,09/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