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8k

【心得】台灣男人不得不仇女的原因:分析一篇將反CCR現象怪罪於台灣父權主義的文章

樓主 Vermilion v24612934
564 8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最狡猾的人永遠不會欺騙你,而是只告知你一部分的事實,使你落入思考的陷阱之中。如此一來,最後欺騙你的人不是他,而是你自己。



前言
各位好,我是寫下【心得】敗金公主是台灣嚴重社會病態這篇文章的作者。
如標題所述,這次我們要一起討論一篇為CCR現象做解釋並加以支持的文章,所以可以先看一下我寫的另外一篇【心得】如挪威連續殺人犯所述,台灣確實是個排斥多元文化主義的畸形民族主義國家。這篇文章描述出台灣對不同種族所抱持的心態的本質。

很遺憾地在這裡告訴各位,台灣年輕女性的道德水準確實如我四年前的文章所預測,只會每況愈下,已陷入了嚴重的惡性循環。這一點不需要我特別解釋,是大家長期有目共睹的。

四年前的我單純只想宣揚正義,結果被人汙衊為仇女情結者,所有的回應和留言因而被模糊了焦點,如今我卻看見每一個在網路上想挺身反抗的人,都被指責為厭女情結者。
在這樣的社會現象背後隱藏什麼樣的事實?再過四年以後,台灣的兩性關係又會變成什麼模樣?
這次就讓我帶領大家,以這篇文章為出發點,再次為四年後做預測。



我們要分析的文章是【情報】全球慾望城市中的陰性惡魔:當台灣女人遇上西方男人。這是板友peter105096轉貼到場外來的文章,然而他並不是原作者。

這篇文章非常的長,而且peter105096也已經幫我們轉貼過一次了,請各位有空的話直接點選超連結進去看就好,我就不再次全部複製貼上了。

不過如果我們想認真的分析一篇文章,當然不能夠斷章取義,隨便複製一句話就開始大肆批評。
所以我將以不同段落為單位來分析這篇文章,並告知各位隱藏在該段落後面,作者為了引導讀者思考方向,應告知卻沒有告知所有讀者的訊息。

第一段
表面的原文:
作者舉了三個故事,作為對CCR的反動現象的範例,並介紹且引用斯坦利·科恩在1972年的著作所發明的兩個詞彙,「道德恐慌」與「俗世惡魔」(作者自行翻譯)。
判定主流媒體是道德恐慌最大的成因。

隱藏的真相:
然而主流媒體不會自己定義俗世惡魔。就算媒體不帶有任何立場地純粹報導事實,也足以引起道德恐慌。是社會本身的價值觀判定帶有何種性質的族群是俗世惡魔。

第二段
表面的原文:
作者直接開門見山說出文章重點,CCR作為俗世惡魔在台灣父權社會引起了道德恐荒,並將責任歸咎於台灣男性的閹割焦慮、殖民情結與厭女心態。

以王凱傑事件為例,強調批評CCR男方跟女方的人,都是同一種父權主義者。
以捷運坐大腿事件為例,認為閹割焦慮、殖民情結與厭女心態相輔相成造成今日的現象。
以巴黎百吻事件為例,定義該女的行為是一種逃離台灣父權主義束縛並追求自由的行為。

再次強調CCR的行為是一種對父權主義的反動,是一種情慾自主與身體的自由,並認為台灣男性總是先將白人認定為較強的他者。
將殖民意識形態(自認為比白人劣等的心態)的肇因歸咎於台灣男性,而非台灣女性。
並指出閹割焦慮與殖民情結的宣洩出口不是白人本身,而是台灣女性,認為台灣女性的獨立自主對父權主義造成威脅,以暗喻的方式在字裡行間解釋厭女心態的成因。

隱藏的真相:
作者利用各種社會學的專用名詞對範例事件作分析,然而由始至終這些分析都在灌輸並催眠讀者一個核心觀念:「會在台灣反對CCR的都是台灣父權主義者」。

先為讀者套上思考的框架,將反CCR現象全部怪罪於台灣父權主義,再將閹割焦慮、殖民情結與厭女心態等三種心理情結,與台灣父權主義蠻橫地連結上,最後繞一圈回到反CCR思想,以三位一體的邏輯鞏固並加強讀者的思考方向,繼續催眠讀者反對CCR就是台灣父權主義的體現。

完全不提及台灣女性同樣也有殖民情結,認為白人就是較為高級的事實。因為作者不能承認支持CCR的台灣女性也是台灣父權主義的幫兇,不然整篇文章將無法前後連貫。

作者更說不出口的事實,則是台灣女性對其他人種女性的閹割焦慮,以及厭(台灣)男心態。

第三段
表面的原文:
以西方女人和吳憶樺事件為例,強調台灣男性無論對白人男性或白人女性都有自卑心態,所以才會對台灣女性產生了雙重標準。

隱藏的真相:
這些敘述依然架構在殖民情結的前提之下,卻依舊刻意避開台灣女性同樣也有殖民情結,認為白人就是較為高級的事實。因為作者無法承認支持CCR的台灣女性也是台灣父權主義的幫兇,否則文章的核心思想將立即崩潰。

第四段
表面的原文:
作者認為「異國戀也有真愛」這種為CCR護航的說法,非但沒有挑戰到主流價值觀,反而區分了純潔的異國戀與純粹只為性的骯髒異國戀,認為這種現象反映出當下台灣社會運作的一套鞏固主流父權家庭意識型態的權力體系。

隱藏的真相:
硬是給父權主義扣上會區分「正常的性」與「偏差的性」的帽子,完全忽略即使議題與父權主義無關,「愛與性」這項範圍龐大的次要議題也會被廣泛討論的事實。作者以巧妙的方式在不知不覺先對次要議題做出結論,再跟主要議題綁在一起,藉此在模糊焦點的過程中,營造出前者為後者之有力事證的假象。

第五段
表面的原文:
作者表示反對CCR且認為自己不同流合汙的台灣女人,事實上是台灣父權主義的幫兇,且原因是為了自保不被當成俗世惡魔。這樣是錯誤的,所以台灣女人應該要勇敢站出來一起成為俗世惡魔,向台灣的父權主義抵抗,因為順從也可能有朝一日被當成俗世惡魔。

隱藏的真相:
前所未見的的詭異邏輯推理結果終於在這一段誕生了:
「對白人沒有殖民情結所以反對殖民情結CCR的台灣女人,實則為支持具有殖民情結、台灣父權主義的台灣男人的幫兇。」

第六段
表面的原文:
討論女人隨便或不隨便,好上或不好上是全球父權主義的基本思想。作者認為台灣女人應該做的是推翻既有迷思,以及推翻迷思背後所代表的整套父權社會規訓體系。
希望台灣女人將化身一個又一個的俗世惡魔,持續衝撞父權社會框架,永遠不道歉。

隱藏的真相:
將問題的範圍從台灣擴大化為全球,模糊了整篇文章的焦點,再以全球的角度為自由性愛辯護,完全跳脫了原本「台灣人與白種人」的角度,卻在最後突然跳回原本的角度來為CCR做辯護。
然而正因為這是一個全球性問題,是所有國家和所有民族都有的問題,不會對台灣人與白種人這種特定對象的議題造成影響,不能被用來做為台灣女人應該支持CCR的理由。



結論
不曉得文章看到這邊,各位是否夠看得出這個作者想給讀者什麼?
注意我的問題,不是這個作者想要對讀者「表達什麼」,而是他想要讓讀者「心裡想著什麼」?
答案就是,他想讓讀者認為反CCR的原因就是台灣父權主義,所以女權主義者應該全部一起支持CCR
然而這篇文章完全不想提及台灣年輕女人一方面抵抗台灣父權主義,另一方面卻以台灣父權主義的思想為基礎,毫無限制地對台灣年輕男人提出不合理要求的事實。

很可怕,真的非常可怕,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可怕的人。
我在台灣看過很多虛偽女權主義者和半吊子的極端女權主義者,然而這個作者對我來說是最可怕的一個。他很聰明,如果換作是我絕對寫不出一樣的文章。
到底一個人能為了什麼樣的利益,像這樣踐踏自己的良心,寫出這種讓人看了會做惡夢的文章?

我想不透。就算說我笨也沒關係,我就是真的想不透。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寫出了一篇讓台灣年輕女人拍手叫好的文章,亦或是明知故犯,刻意把那些事實藏在背後,和那些台灣政客一樣假裝自己很笨?大智若愚可不是這樣用的啊!

既殘忍又無知。因為這些支持扭曲又畸形的台灣女權主義的人殘忍又無知,他們永遠都無法理解自己的殘忍與無知。



(2:40 ~ 3:06)
This time I will be louder than my words.
Walk with lessons that, oh that I have learned.
Show the scars I've earned.
In the light of day, shadows will be found.
I will hunt them down.

目前台灣兩性關係最大的問題,總是有人無法理解,所以我在這邊再說最後一次:
台灣年輕女人以女權主義支持自己的權利,卻刻意忽視女權主義對她們要求的義務。她們一方面抨擊父權主義對她們要求的義務,另一方面卻遵從父權主義的規則不平等地要求台灣年輕男人履行義務,還不允許他們享有父權主義提供的權利。

四年前,我還年輕的時候,我抱著滿腔熱血寫出一篇醒世的文章,換來的是什麼結果?
身家背景和本名都被網路人肉,然後在網路上被網路霸凌,從此被冠上仇女廚的稱號。
這些惡人對我造成的傷害,使我看不到台灣未來的希望。即便如此,我還是認為我絕對不能放縱他們對善人散播絕望。
所以我開始狩獵他們。帶著以前學到的教訓跟滿身的傷痕,一個一個地慢慢狩獵,掀開這些妖魔鬼怪臉上虛偽的面具,心想自己能掀一個算一個。
然而這些惡人的數目卻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理直氣壯。善良與正義的一方注定要打敗仗,我再也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認為自己可以喚醒這些惡人。

看見原始文章出處的網頁下面那些拍手叫好的人的嘴臉了嗎?「非常喜歡你的文章,說中許多和我內心想法相同的共鳴點,謝謝。」廢話,當然和妳共鳴啦,因為就是在講妳啊!
重點是在本串文章的回應裡還有另一種人存在。
這種人很單純。只要你當他們的面批評女人,你就有仇女情結,而且他也不用提供任何理由,就可以指控你有仇女情結。順便附上幾句人身攻擊只是家常便飯。
實在是有夠輕鬆,害我非常羨慕。因為他們不必像我一樣當個笨蛋,要反駁別人還分析的這麼具體。

現在回到我在前言提出的問題。

在這樣的社會現象背後隱藏什麼樣的事實?
答案也很簡單,那就是台灣的年輕女人真的沒救了。夠了,真的夠了,情況惡化的速度已經完全超出我可以容忍的程度了。
她們不曉得自己在網路上每一次對台灣年輕男性們的辱罵、冷嘲熱諷都是在助長所謂的仇女情結,就和提油救火一樣。她們永遠認為只有男人才需要檢討自己,卻不懂得反過來檢討自己,只會要求年輕的台灣男性提升自我價值,一個總是被無限上綱的自我價值。

再過四年以後,台灣的兩性關係又會變成什麼模樣?
這個問題的答案還請各位看仔細了,因為我只說一次而已,我以後真的不想再提第二次:
根本沒救了!徹底沒救了!拜託各位直接放棄吧!
不要再認為台灣年輕女人造成的社會問題可以被解決了!
情況只會越來越糟,連想維持原樣都辦不到!

硬要說的話,是還有一個解決這問題的方法:
下輩子不要再當台灣男人了。白種人、狗或貓都是不錯的選擇。

我在這四年來長期的觀察,讓我完全改變心態。既然這些惡人這麼喜歡以指責他人有仇女情結的方式,來否定對方說的話,而不是以邏輯論證方式提出出反對意見......

我X你們這群女權納粹!根本就是社會的人渣和敗類!一天到晚指控別人仇女很好玩嗎?有被害妄想症就去看心理醫生啦!笑死人,還仇女咧!

以為說別人仇女就能全盤否定掉別人的理論?那我也可以說施舜翔在仇男啊,這樣他的文章就會一秒變廢文嗎?

這麼希望我仇女,那我就實現你們的願望,真的仇女給你們看!還不快點感謝我?
從這一個段落開始,我就是仇女,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
什麼時候才要停止模糊焦點,指出我的文章哪裡寫錯了?
仇男的人寫的文章可以是對的,仇女的人寫的文章就全是錯的?

事實就是台灣年輕女人只會製造仇恨!
而且她們才是父權主義最大的幫凶!因為跟她們心平氣和地講道理只會被藐視。你不罵她們婊子,她們還是會罵你魯蛇、肥宅、處男、酸民、沙豬
如果不像父權主義說的那樣用言語暴力狠狠教訓她們,她們永遠不可能把話聽進去!

我這可不是以偏概全!大家自己心裡有數,知道自己是善人還是惡人。座位的號碼給你們自己留著去劃吧!
縱容惡人就是共犯!倘若真的覺得自己是善人,就別幫惡人辯護!

上面的嘴巴喊著女權,下面的嘴巴順從父權!
台灣的男人不得不仇女,只不過是為了活下去!
564
8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5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