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1k

【情報】向馬總統丟書的青年 – 顏銘緯

樓主 爾魚我炸 plokplok2
31 -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2014/11/05
向馬英九總統丟書的青年–顏銘緯。(林建成 攝)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2014年9月26日晚上,顏銘緯大聲喊出後,便將《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丟向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書擊中馬總統右腹,特勤人員立即壓倒顏銘緯,並帶離媒體攝影範圍外。

18歲的顏銘緯被警方訊問為何要向總統丟書?也被警方叱責丟書是暴力行為,警方反問如果有人拿書丟顏銘緯的父母親,顏銘緯心中作何感想?

顏銘緯答:「我父母不是有權力的人,馬英九才是掌握權力的人,我們對有權力的人,當然是這樣的反抗方式。」歷經十多分鐘後律師抵達,因無人提告,顏銘緯被警方釋放。

顏銘緯就讀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一年級,在校外擔任基進側翼辦公室主任,他一下課便往基進側翼辦公室跑,積極投入輔選。他說每天催票很辛苦,但他要讓更多選民投票,汰換不適的政黨。顏銘緯這一丟,丟出了「後太陽花學運」的持續,提醒執政者傾聽人民聲音、鞏固台灣主權、不要出賣台灣。

以下是顏銘緯受訪的內容,讀者可從中瞭解他丟書的原因,以及對政局的想法和信念。


勇敢是拄著害怕前進
我父母在事前不知道我要丟書,但事後他們都很支持我,也理解我為什麼向馬總統丟書。我是他們的兒子,他們還是會擔心我的人身安全。我念的是社會學,社會學看的是社會結構、問題、隱藏的矛盾以及很不公平的地方。社會學也會問你如何去改變?你可以做什麼?這就是我為何要丟書反抗的。我不會說我年紀小,就不能做什麼;反而是我能做到哪,我就會做,甚至做出超出自己能力一些的事。

我很堅定我一定會完成這行動,也評估過後果。當下你會面臨國家元首的權威感,會懼怕,我相信318學運的參與者每個人都會害怕,但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都是拄著害怕前進,我們拄著害怕的柺杖前進。我們勇敢,不是因為我們不害怕,而是因為我們拄著害怕前進。



馬政府和國民黨仍未回應318學運訴求
318學運後,國民黨及馬政府仍沒回應318學運的訴求,我看到有國民黨地方候選人竟然披著太陽花圖案在拉票,我覺得這非常可恥。國民黨始終沒回應台灣人民的訴求,也沒回應年輕人的訴求。我希望國民黨能真正傾聽人民的聲音,而不是為了選票,拋棄所有價值。

我是參與太陽花學運的一份子,基進側翼宣喊三大主張,其中之一是「政治民主化」,意義在於國民黨為一威權尚未轉型完成的政黨,較沒參與民主的資格。我們須要透過司法和法律重整,確立台灣政治倫理和道德。國民黨仍掌握威權,黨國體制並沒有在台灣民主化中消失,反而是自從馬英九上任以來,有復辟的現象。

現逢選舉期間,最簡單就是在年底選舉讓國民黨挫敗,不讓國民黨繼續掌權、作威作福,避免國民黨對318學運參與者,進行更為強烈的司法整肅。當權者能用法律工具宣判你有罪或無罪,但身為民主改革推動者,我們的行動是留給歷史宣判有罪或無罪。



丟書等於反抗整個國民黨
《被出賣的台灣》最主要的章節就是揭露台灣228真相,這本書詳細敘述事件爆發、過程、事後。我們這一代年青人經過阿扁執政、台灣本土化教育,歷史課本多了台灣史部分,表面看起來好像已經和解,但基本上都是冰冷的認知。我讀了這本書,對照口述歷史及高雄在地作家寫的228相關書籍,就會更有深刻具體的瞭解,更能理解和想像。

我念的是社會學,它重要的精神就是去懷疑。我不會深信每一本書的內容,但會不斷地去比對,在所有228相關的史料和《被出賣的台灣》中,矛頭都指向中國國民黨,這點是沒有錯的。每本書會有歷史事實和解釋的差別,國民黨犯下的惡行是非常明顯的。

丟《被出賣的台灣》這本書的意義在於馬英九正在出賣台灣,更深層的意涵在於國民黨的統治,可以有語意關係,也可以有更深層的意涵,丟書等於是反抗整個國民黨。丟這本書後,有很多人開始閱讀此書,進而啟蒙關注台灣社會現狀,我覺得已達成目的。



黨國一體的政治體系
台灣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一部分,不管從歷史、法律、發展來看。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到台灣,以侵佔方式盤據在台灣,我認同有些歷史資料用外來政權的殖民形容蔣氏的威權統治。蔣氏威權在當年社會結構下,身為執政者或統治者,應該要有自覺。

從中國到台灣,國民黨政權對農民進行很多剝削,黨國一體的政治體系,在軍公教都有不平等的族群對待,例如高級外省人,直到現在都還有。國民黨對偉人論、經濟官僚、大有為政府的宣傳,我們回顧了當時歷史環境和社會結構,但並不能幫這政權脫罪。

走在民進黨前面
我們這代的年青人期待自己,比期待民進黨更多;我們比民進黨更愛台灣、更本土、更相信進步的價值。所有台灣的年青人都一樣,我們不再屬於民進黨,我們走在民進黨的前面。太陽花學運不全是學生,也有很多是剛出社會的人,他們在大學畢業後面臨失業,對當下經濟環境不滿,就一起站了出來,這股力量更加了強度。

我還是很樂觀,不論在那個國家的年青人,都必須不斷地回應當下社會處境,因為那關乎自己,也關乎別人。我始終期許自己更有使命感,為社會出些微小力量。如果你認為政治骯髒到一個不行、社會問題叢生、矛盾癥結非常繁雜,那我期待更多年青人一起加入這個改革。



投票年齡可被公共討論
其實我是非常贊成18歲具有投票權,這在世界潮流是很正常的事情。台灣要20歲才能投票,23歲才能被選舉,我覺得必須要被改變的,要適當改革。至於幾歲具有投票資格?我覺得這是可被公共討論,然後形成共識。當一個社會普遍認為人到達某個年紀就具有獨立判斷思考的能力,那這年齡就適合選舉或參選。

有人問過我未來是否參選?我覺得在台灣政治社會處境下的年青人,他們如果關心台灣社會,都要不斷思考在未來去回應環境的變化。我不會很靜態地說我會不會出來選,而是動態的:如果到時在那政治環境下,如何評估?要具體做什麼行動?要怎麼做?再決定參選或繼續深耕社會運動。較尷尬的是,我有可能到了2016年,也還沒有投票權。



後馬時代的民主除垢
我從沒想到要和馬英九說話,呵呵。我想對他說他和國民黨準備迎接「後馬時代」的清算,這清算是「無權力者」對「有權力者」的清算,重新確立台灣政治正常化的開始。清算就是「除垢」(lusteration),重新確立一個東西。現在國民黨和中共對台灣的主權和主體性,就像白蟻不斷侵蝕,表面看來都是維持現狀,就像他們講的那一套。中共也繞過台灣中央政府,直接接觸地方,如同新新聞和媒體報導那樣。馬政府對自由民主像是白蟻般地侵蝕,我們要當的就是食蟻獸,推動除蟻工程。

在我心中,馬英九的執政分數是一直在下降的,是沒有底限的,我這樣回答是比較動態的,因為他的分數是一直在急速下降的。



(*註《被出賣的台灣》是前美國駐台北領事館副領事柯喬治 (George H. Kerr) 在1965年出版的英文著作,他在書中強烈指責國民黨政府強權統治過程、敘述見證1947年二二八事件以及提出台灣地位未定論。)



http://pnn.pts.org.tw/main/2014/11/05/%E5%90%91%E9%A6%AC%E7%B8%BD%E7%B5%B1%E4%B8%9F%E6%9B%B8%E7%9A%84%E9%9D%92%E5%B9%B4-%E9%A1%8F%E9%8A%98%E7%B7%AF/
3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61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