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閒聊】脫掉內褲後

樓主 阿水 navy578t
515 7


從小到大,我在愛情的旅途一路跌跌撞撞、東倒西歪,高不成、低不行,而身旁的朋友不是感情穩定就是吃完上家碰下家,而我,永遠自摸一條龍。


朋友都說沒關係,人生有很多事值得追尋,愛情只是個小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如果真的愛如浮雲、飄來散去不必在意,又為何老是丟下我趕回家讓女友呻吟。


當我在麵攤啤酒配豬舌,你們卻在家邊摸邊喇舌,打電話過去問什麼時候才會到,我只聽到故作鎮定的馬上到和正在壓抑的嬌嗲喘息,寂寞如我又該如何,你要我如何面對你晚點珊珊來遲卻暢快無比的表情


如果人生注定什麼都不行,那我寧願挑選一樣最不可能的夢想勇敢追尋,在轟轟烈烈的失敗後才甘心對人生完全放棄,所以我上了Youtube,我在那裡尋尋覓覓各種追女孩子的秘笈,可是所有的方法都只是博君一笑的沒意義,一直到某天我看見了一位大濕說了這麼一句:「穿內褲的男人無法獲得愛情,因為你把你的費洛蒙包的太緊。」


真是一語驚醒我夢中人,大濕在影片中字字珠璣,讓人不得不相信脫掉內褲後的強大力量,那是一種可以把籃板灌碎的巨大破壞力,是讓你成為單手把球轟出全壘打牆的超級強棒。

下定決心只要一秒鐘,但執行力決定你的成功與否,為了夢想我立刻把所有的小YG通通丟掉。


「幹麻把內褲都丟掉?」我媽不解的問。

「就都黃黃的阿。」才不告訴妳真正的原因呢,必取。

「誰叫你尿尿都不尿乾淨。」我媽有點腦怒了。

「妳不懂啦。」笨蛋媽媽根本什麼都不懂、一點都不了解我,那是夢遺洗不乾淨啦,媽媽大笨蛋。


甩上門回到房間,拿出存款簿後開始計劃明天的行程。


隔天中午吃完中餐後就去郵局把存款全部領出來,到新崛江重新改造自己。

換了俐落帥氣的髮型和簡單有型的新衣,把舊的自己和衣服通通丟在賣垃圾食物的麥當勞裡,垃圾就該丟在賣垃圾的垃圾桶裡。

然後出發前往充滿書香氣息的誠品,那是女生們十大精選邂逅聖地之TOP  1


沒了內褲的我身上散發著濃烈的費洛蒙,駐足在書海中輕輕抽出一本白先勇的小說,文人氣息立刻包圍著我,猶如魂體轉換讓我在極大的痛苦中感到精神甦醒。

我可以明顯感覺到經過我身旁的女性們都在偷偷打量著我,有的甚至還會站在我旁邊假藉挑書故意停留。

人生第一次出現你覺得舒服多了。


一會兒後,一位清秀佳人緩緩靠近我又悄悄退開,那躊躇不前的纖細雙腿彷彿想上前又怕被拒絕。


我故作鎮定的品嚐文字,等待她意亂情迷的靠近。

果不其然,她忍不住開口了。

「嗨。」她羞澀的開口。

「恩?」要得到女孩子的芳心,一定要靠眼神。
 
我緩緩轉頭自信而深情的看著她。果然標緻又面白。

「那個……」她紅著臉艱難的想再多和我說一些什麼。


我露出淺淺的微笑看著她,她羞怯的低著頭像是等待臨幸的妃子。


她咬著晶螢的下唇,眼神朝著我的下半身緩緩開口:「那是你的雞雞嗎?」

疑?雞雞?

我下意識的看向褲檔,果然有一隻肥蚯蚓趴在洞口休憩。

為什麼會這樣?就算拉鍊忘記拉也不該鑽出來阿!


瞬間我耳根發燙,雙頰漲紅,眼神迷惘,腦袋一片空白,恥感讓我無法思考,只知道人生毀了。

淚水就這麼掉了下來,答答答的滴在塑膠書套上。

我好想產生激烈的光茫,然後就消失了。


「先別哭了,你知道要快把雞雞收起來嗎?」她小聲提醒。

要在正妹面前把雞雞收起來是多艱難的事妳知道嗎?

如果被原本沒發現的路人看見我在收雞雞,那不是更難堪嗎?


我出現了那種衣服穿反還死不承認的任性、走到女廁還假裝沒事的淡定、不小心放屁還抬頭挺胸的傲嬌。

當下矯正錯誤有時比吃屎還難。


「快點!」她的口氣有點急了。

「我不要。」眼淚滴得更快了,一滴一滴像漸漸下大了的雨。

「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但不收起來就永遠無法解決困境,不是嗎?」她放緩口氣。

我還是哭。

「你就想像前面的書櫃是小便斗,然後很自然的上完廁所就收起來阿。」她說。


ㄍㄋㄊㄇㄉ現在誰有心情想像啦!但她的語氣溫柔的讓人無法再任性。


我彆扭的把肥蚯蚓埋回洞裡。站在原地不敢動,我不想在轉身之後看見有多少人正注視著我,我無法接受。


「要走了嗎?」她看著我的眼睛,想在我的眼神裡尋找同意。

「恩。」我皺著眉發出微小的聲音。

她二話不說,拉著我的手腕往人較少的出口走去。


走出了大統新世紀門口,心情差到不想回家也不知要去哪裡、就一直走一直走,沒有目的的走。

「你沒騎車嗎?」、「你要去哪?回家?」、「你還好嗎?」她跟了上來。

「謝謝妳,再見。」我說,但沒辦法正眼看她,也沒辦法用感激的口氣說話。


她一直跟著我,跟了好遠,一直跟到了愛河之星。


我坐在石階上看著倒映點點亮光的水面,她坐在我旁邊沒有說話。

除了我吸鼻涕的聲音外一切都好安靜。


她拍拍我的肩膀,我轉頭,看見她露出溫暖的微笑。

我別過頭哽咽著。

「這沒什麼,不要想不開阿。」她看著我。

「又不是妳露雞雞當然沒什麼。」我沒好氣的說。

「我沒雞雞。」她滴咕。


「所以妳才可以事不關已阿。」

「我哪有事不關已?我一直和你在一起阿。」她不服氣的說。

「算了,總之謝謝妳,妳可以回去了。」我冷淡的說。

「不要,我怕你做傻事。」她的眼神很認真。

「那也不關妳的事。」

「我遇見了,就關我的事。」


然後,我們又沉默了好久。


我已經對人生絕望了,什麼夢想、理想、抱負通通都是狗屁,現在的我就算在瑞豐夜市門口大便被圍觀也無所謂了、挖完鼻屎就黏在路人臉上結果被打也沒關係了,什麼都不重要了,就像狀元郎吃狗飯一樣,還有塊肉排耶


「要怎樣你才不會想不開?」

哼!如果是妳的奶在空中甩,妳想的開嗎?


「讓我摸胸部。」自甘墮落的人就是什麼話都說的出口。

她低著頭沒說話。

「辦不到吧?辦不到就不要問阿。妳走吧,我們只是陌生人,我怎樣對妳來說都無所謂。」說完,我冷哼一聲。


她還是低著頭,但沒走開。

過了一會兒,她開口說:「只能輕輕碰一下。」


「那我回家摸枕頭就好了阿.靠!」我說:「我、要、用、揉、的。」

「不行!」她快速拒絕。

三歲小孩都知道要用吸的,我現在只是揉一揉很過份嗎?

「要麻讓我揉、要麻別管我。」墮落後產生的邪惡讓我變的可怕,甚至想讓別人也變得和自己一樣不幸。


又是一陣沉默後,她開口:「讓你揉,就不會想不開了?」

「沒錯。」

「你發誓。」

「我發誓。」

然後,她點頭同意了。


只是她的淚珠在月光下滑落。

以為哭就有用?以為我說說而以?以為我會隔著衣服意思意思摸二下?爺我可是要貨真價實的伸進去揉。

我左手拉開她的衣領,一股女人香撲鼻而來,她緊緊閉上眼睛,我一巴掌打下去,大喝:「給我笑!」


好啦!開玩笑的,我才沒這麼變態。

「算了,現在不想揉,先保留。」看見她的淚水,心中的惡魔瞬間消失。

然後,她陪我走回大統新世紀牽車,我們一前一後的騎著,一直騎到了我家她還是不放心,堅持要看見我進家門口。


「掰掰。」她揮揮手,還是在擔心的說。

「掰掰。」我小聲的說。聲音裡包含了謝謝和對不起。


回到房間,要把外套裡的東西清出來時發現了一張不知道她何時偷塞的紙條。

上面有她的電話,要我真的想不開的時候,和她說。

後來,隔了幾天,我感冒了,遇見她了。


我愛費洛蒙。


515
7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0 筆精華,10/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