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其他】太陽花的意義之一,就是讓十九歲的女孩,能寫出這樣的文章

樓主 爾魚我炸 plokplok2
22 -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太陽花的意義之一,就是讓十九歲的女孩,能寫出這樣的文章。by Albert Tseng
===================================================
(尊重原作者的意願,已移除作者相關資訊。)
  文長慎入但是請入這麼一次吧,特別是那些對太陽花有各種質疑而遲遲未關心的你,這是臉書好友不多的我僅能做的,盡可能多溝通一個是一個,而這原本是一封回應家人善意關懷的信,希望也能讓一起堅持這麼久的夥伴堅定我們的初衷。
--------------------
  謝謝你的關心,我知道你的擔心是有理由的,就跟我多數夥伴的家長一樣,有著一樣的觀感,但是我們到底在抗爭甚麼?
  政治是一個很髒的詞嗎?是一個邪惡的詞嗎?為甚麼快20歲的我不應該大量接觸政治?我是即將有投票權的人,我不好好培養政治知識,我要如何選擇良好的統治者,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我知道漠視者就是結構性犯罪的共犯,我不要我的子女未來要像我一樣去睡立法院,所以我不蒙蔽人心人性對這個世界的擔憂,荒唐的中老年人給了年輕人一個走樣的社會卻要我們承擔,這種不經濟的事一次就夠。
  台灣人民在這幾十年來都在拚經濟,於是沒有人要參與政治,在一般人民習慣迴避政治的氛圍下,為什麼郝龍斌、連勝文等國民黨第二代要積極投身政治?因為他們切身享受著政治帶給他們的好處,他們拼命的把自己人拉進政治圈因為肥水不落外人田,造成了大量政治世襲與權貴政治的現象,所以絕少政治人物是要真心為民服務的,你大概沒說錯吧,到最後是在反馬,反這個政府,我們忍了太久太久了,從媒體壟斷、大埔、課綱異動、洪仲丘……等等數不清看不到的不公不義,這次的反黑箱服貿就是對這個政府的全面清算。

  憑著非藍即綠的思維,你不願意相信民進黨這次也是被打得很慘,沒有盡到在野的職責才會逼的群眾要自己來監督,反執政黨不代表支持在野黨啊!你說陳為廷林飛帆都是蔡英文的支持者,這是事實,但為甚麼主張社會公義的人不能參加小英俱樂部?為甚麼反對藍的政策就一定是綠的陰謀?所以只有無任何政治色彩的人才可以出來反對政策?你說他們靠這場運動累積了很多的政治資本?對,沒錯,因為他們是讓我們看到希望的人,政治資本就是這樣來的,你說這場運動很政治?但有關政策的事情不是政治是甚麼?他們如果沒有政黨色彩這場運動就會比較高尚比較正當嗎?如果學生是被民進黨煽動,那大多數一輩子投票只投藍或只投綠的大人們為甚麼不先自己檢討一下?
  我是長期關注社會的人,我再也不能忍受這個政府侵害台灣的民主,再也不能忍受他們對憲法的踐踏,再也不能忍受他們忽視民意恣意妄為,對,我是個幸福的孩子,我不是弱勢不會受到歧視,我不會在軍中被殘忍虐死,我家不像可憐的中下階層會窮死,我不用因為政府蠻橫都更而自殺,所以我可以不出來說話,如果是這樣,那麼等到哪一天換我被政府凌遲的時候就不會有人為幸福的我說話了。
  你說別傻了,現在的社會那麼進步,你說的那些事怎麼可能會發生。可是別忘了,當年希特勒也是活生生把民主的德國變成一個絕對獨裁的國家,而且最驚人的是手段完全合法,那為甚麼德國人在緊急的歷史關頭表現對自己身為人的權利驚人的漠視,他們就真的想走上獨裁威權之路嗎?
  其實不是的,這牽扯到另一個「麵包與自由」的問題,當年的德國在財政上愁雲慘霧,人民期盼亂世中的強者希特勒能帶領大家度過經濟危機,所以他們甘心相信他是英雄,這跟現在台灣的狀況好像,服貿是塊麵包,還是一塊名為大陸的大麵包,簽下去了錢財就會源源不絕的流進來,在邏輯上看來就簽吧,有甚麼不好呢?
  不好,因為服貿前面有著『兩岸』兩個字,我們要簽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是有幾千顆飛彈對準我們的國家,我們要簽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是一個本身經濟不自由的國家,我們要簽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是一個可以用國家企業輕易吃垮我們國本的國家,我們要簽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是現在就已經掌控住台灣貿易額的國家,要走出去是大家都贊成的,但是要如何走出去是大家要討論的,拚經濟的路不是只有一條,救台灣也不是只有拚經濟,還有社會價值的提升、公民精神的捍衛、國家正義的落實,但另一邊不接受這種沒有實際報酬的理論,他們超愛錢,也就是這次服貿真正會獲利的人,所謂的既得利益者,認為服貿可以幫大家賺超多錢,升官也可以賺更多錢,他們相信錢就是一切。這種「人生就是錢」與「人生不是只有錢」的價值衝突,隨便想也知道哪邊比較正確,可是當爭議排山倒海,安逸慣了的人民們就自動關閉了判斷的雷達,層次就只能在低階的藍綠議題、經濟理論,或是道德判斷上打轉。

  你說我恐中病,嚴格說起來,我恐共不恐中,這麼一個政黨就是國家的政府我怎能不害怕?沒有言論自由、動不動就被鎮壓、網路的封鎖、種種對人權的迫害,服貿中的第二類電信開放就是中共直接入侵台灣的最好方法,這麼一個經濟參雜政治的協定怎能不謹慎?我雖然支持自由貿易,但你不能隨便拿個大便就說利大於弊,如果真的這麼好那就請用證據說服人民,如果真的對政策這麼有自信就請一一回應人民有疑慮的的地方,鹿茸總統和香蕉立委及一竿子官員掛的保證在學者的檢視下漏洞百出,然後他們繼續裝死,這怎麼讓人信服?有些人說他們其實很聰明這是轉移焦點的陰謀但我看不然,他們如果真的有足夠的政治智商耍陰謀,就會想辦法讓自己想講的話想推的事被社會認同,但實際上被記住的都是他們的愚蠢事跡,因為他們的想法很直觀,自由貿易好,好就簽,其實他們也搞不懂這次的服貿到底在幹嘛,只要符合自由經濟的原則就是好,只要能賺錢就是好,甚至只要我覺得好就是好。
  然後繼續憑著絕對直覺主義加道德主義認為學生攻進立法院不對,但是你忘了他們必須用這麼激烈的手段才能阻擋真正有權的高官們強度關山,因為迫在眉睫,所以放手一搏,然後社會大眾才會關心,多麼悲哀的社會啊,更悲哀的是依舊有人被深深的道德感束縛,選擇略過訴求而處處在學生的行為中挑毛病,對,因為對那些不想思考的人來說,在議題上做判斷往往只是陷入學術利弊的無限輪迴,落入價值的爭議,這實在太麻煩了,於是我們用直覺判斷道德就好,我們用超高標準檢視這群躁亂的人,我們閉上眼睛摀住耳朵關上心,強烈的希望這個世界回到以前的安寧,所以你對跟太陽花有關的一切事物感到噁心,而在我看來這簡直是一種反智演變為反社會的行為。為甚麼?到底為甚麼?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是什麼社會?
  方仰寧明明失職了,但因為他好辛苦他女兒又寫了感人肺腑的信再加上最後關頭的道歉,他就突然變成好公職了?我實在覺得很可悲,這麼一個道德魔人最期望看見的理性抗爭被警察以非法的手段狠狠欺負了,接著在警察道歉之後,警察就順理成章成為好人了也不用咎責,有了好人,這個社會的變態嗜血就自動讓其他人都是壞人,所以包圍中正一分局為公投護台灣聯盟爭一個公道是錯的,他們的舉動從動機到實際作為都是不理性的化身。好人跟壞人都有了,結果就沒人在乎也不需要在乎方仰寧犯錯在先了,這些公投盟的前輩到最後還是沒人關心他們的訴求,沒人關心他們合法集會卻被強硬驅離,被違法收回路權,甚至列為永久黑名單。為什麼?因為他們太合法太安靜了!這個現實又血腥的社會不會留版面給他們的!我們最喜歡的合法和平理性表達訴求,最後的結果就是這個殘酷的樣子。直到蔡教授連命都不要的那刻這個社會才願意施捨他一點點的關注。所以這到底是一個多麼荒唐的世界,和平抗爭不會被看到,激烈抗爭又會被說為甚麼不和平抗爭,這到底是一個多麼荒唐的世界?

  你說不管如何佔領立法院簡直是強盜的行徑,違法還能大言不慚說自己在捍衛民主?我想說的是,請不要把違法當作任何一個你反太陽花的理由,因為所謂的法治是建立在民主的根基上的,獨裁國家也是有法律的,只是民主國家的法律是公正精神而獨裁國家的法律是領導者的個人意志,這樣你有感覺了嗎?以黨意操縱立法機關代表的民意,這是現在台灣的假民主啊!今天的太陽花們有好多好多是未來這個社會中最有競爭力的人,他們有在各方面的優勢可以順應世界的趨勢,然而因為他們知道民主即將被政客玩弄到蕩然無存,他們惶恐民主靠著前人轟轟烈烈的爭取而今竟真的要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所以他們選擇站出來搶救失靈的民主,而在這種危機存亡之際,你卻仍是選擇道貌岸然的批判他們,他們是勇敢無私的少數人,而你是享利的多數人,你之所以現在能反智的批評你想批評的一切是因為20年前已經有人幫你付出過了。
我們的政府以不作為為作為,仰賴他們合法取得的職位為所欲為,倚仗他們龐大的政治資源像隻傲慢的鷹高高盤旋,看著底下的小雞互相爭鬥,他們知道這個社會大多數是喜歡平靜懼怕改變的順民,那種徹頭徹尾的順民,也許是小老百姓也許是知識分子,總之這股可以自詡自己絕對理性合法的力量是對抗暴民最好的武器,因為順民要秩序不要混亂,所以他們很自然看到現實中混亂的群眾就不會看到混亂的國家機器,適時推個替死鬼出來形式上的負責順民們就覺得夠了,有收穫了總該回家了吧,但你們忘了,這些權利是我們應得的啊!怎麼好像是政府施捨給我們而我甚至要回過頭來說謝謝?
  我知道對於辛苦把我們拉拔大的大人來說,這樣的抗爭好像一種政府之於人民就像父親之於子女的情感挑戰,因為太相信所謂的權威,就在心中把他們放在崇高不可侵犯的地位,所以嘴上可以大罵政府,但思想上卻是無比順從政府的制宰,你甚至忘記了他的權力是你給他的,而他的職責是為你服務,這種階級的等位複製造成了你對太陽花的反感,就像小孩的無理取鬧令人厭惡,所以只要是反太陽花的好像就都是正確的陣線了,管他是政府還是黑道只要能使哭鬧的小孩安靜就是正義之聲,於是出現了一種思想上可笑的謬思,反反服貿提不出自己的論述,只能從感情面道德面一直抨擊太陽花,但是搞清楚啊,這樣的類比投射是單純的情感欺騙啊!
  於是就算你看到頭破血流的血腥鎮壓也能合理化,這是多麼令人心碎的評判,闖入行政院的群眾既知自己違法,必定是抱著會付出代價的覺悟,但任誰都沒想到,我們平常溫良恭儉讓的馬先生,平常滿口人義道德的馬先生,用他所謂的譴責暴力,暴力的縱容警棍打在人民身上,這不是暴力,什麼才是暴力?重重的,把最後的民心也打掉了。不要說那些群眾活該,不要把冷漠當理性,他們為的是向我們證明,我們的政府已經失控了;他們向我們證明,現在的人民之於政府,完完全全是受宰割的;他們向我們證明,統治者的正當性,已經崩潰了。政府的漠視逼的人民流出台灣人的血,看看那一張又一張真的為台灣心碎的臉,而當政者仍笑的虛偽又可恥時,我只能為他們的良心及靈魂哀悼。

  媒體,我們的媒體,深深影響我們的民智,可是沒有一家媒體是平衡報導,依舊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自己想說的話,要不見風轉舵要不死鴨子嘴硬扭曲事實,要不譁眾取寵要不往權勢靠攏,所以我不相信電視與報紙,頂多當參考,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造假再度讓我失望,我依賴大量的網路資訊,我自己找資料,我不吃媒體餵我的東西,因為媒體不會幫我分析服貿的利弊不會告訴我服貿多可怕,媒體不告訴我行政院的血腥鎮壓完全是擴大解讀依法行政這四個字,媒體只會說遊行有多少人卻不報導先立法再審查有多麼重要,媒體遮蓋住真實的世界,給你他想要你看到的世界,甚至連中央社都可以公然捏造新聞,這是權力的傲慢,知識的囂張,我到底還能信任媒體甚麼?而媒體繼續賺他們的錢,操弄他們想操弄的人,於是兩邊的人好像活在平行世界,看到的完全是不同的台灣。
  最後我想要說,這是我自己的感想參雜參考資料還有之前跟別人爭論的談話,絕對無意冒犯長輩,這也是唯一一次我打破我自己不跟家人談論政治或社會的原則,因為我迫切想要告訴真正有權力的大人們我們這些沒有利益包袱,又真切想要捍衛台灣價值的人的想法,我知道世代性的差異是一條不可能彌補的鴻溝,我們受的教育、生長背景有太多的差異,那不是誰的錯,那是大時代的裂痕,所以我一直抱持有隱無犯的原則,你叫我多關心家人,是的,這跟我參與政治並不衝突,甚至這是另外一種關心家人的方式,這也和學習並不衝突,甚至這才是深刻的學習,其實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我並不是現在才熱衷,是我現在才知道應該要讓更多人熱衷,這次的太陽花運動激起一個一個在檯面下腐朽的真相,這要我們怎麼能對這個社會的現狀再信任?但這不會讓我跟家庭有衝突,只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想法,並且也尊重我的有隱無犯,不要跟其他家人談論我的立場,等到我覺得可以談,我會自己去談,這是我在關心社會跟家庭情感中想到最好的折衷辦法,我不會因為任何事停止關心社會,因為我受夠偽善矯情的口頭愛台灣,因為這個世界絕對不會自動變好。
  請喜歡這篇的朋友用轉貼就好也不用標明出處
  為了個人隱私請盡量不要用分享已經分享的就沒關係了謝謝各位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60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