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心得】緣之空心得,文長慎入,真的很長

樓主 小綠 orz93098
904 -




「In solitude, where we are least alone」

緣之空,出自2008年12月5日由日本公司Sphere所發售的成人遊戲,本作以「雙生兄妹戀」為亮點,以下心得也只寫這部分,內容則是遊戲與動畫參雜。跟其他遊戲不同的是,妹結局貨真價實的是妹妹,不會最後結局突然變成「阿哈!其實你妹是小時候路邊撿來的」或是「耶嘿!其實你妹是你爸多年朋友的孩子」這種事情。由於涉及亂倫,在日本方面也掀起不小風浪。








故事開始在火車上開始,從穹跟悠兩人的互動可以看出來穹是屬於比較嬌蠻與任性,而悠是比較任勞任怨的路人主角類型,而旁白也在這時候講了一下兩人現在的處境,「父母雙亡,家裡的房租付不出來,家中光景一日不如一日,於是兄妹倆人就搬到兒時住的小鎮『奧木染』」。一整個就是常見的設定。

接下來是倆人在路上遇見了兒時玩伴,天野目瑛、依媛奈緒,然後在學校認識了中里亮平、一葉渚、倉永梢,由哥哥來照顧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幹的妹妹,兩人的禁忌之戀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展開。

故事的走向大概是這樣

猶豫>喜歡>背德感>豁然開朗

也是常見的戀愛劇情走向,只是多了個「背德感」,以下劇情用遊戲來講好了


猶豫

就如一開始說的,兩人的關係不是異性的關係,而是血緣關係最深厚的雙生兄妹,悠最初也是以妹妹的角度來看穹

「悠,會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去很遠很遠的地方?」

對於穹提出的問題,悠的回答一直都是,「不會的,穹是我在這世上僅存的家人,我不會離開你的。」

但回到以前生活的都市參加完盂蘭盆祭(類似中元節)後,當晚回到奧木染的夜晚,穹來到悠的房間,問悠可不可以一起睡,悠這時以哥哥的角度回答「可以」。兩人在床上聊了很多事,盂蘭盆祭上面對陌生親戚的事、父母的事,以及.......想不想回到都市的事,但穹在這問題之前就示意悠不要在講下去了,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談中睡著了。



「悠.....我喜歡你」

在睡夢中,悠感覺雙唇似乎傳來溫暖又濕潤的觸感,再聽到穹的告白後就知道當下發生什麼事,卻沒有阻止穹,穹也在隨後睡著了,悠在此時已經萌生了異漾情感,但還是處於猶豫不絕的狀態。




隔天早上起床發現穹已經準備好早餐了,這是之前從來不會有的事,悠也知道,穹在為了他改變,穹在越過親情與愛情的界線,悠也囑咐自己一定要守住這條界線

再兩人出去購物回來遇見亮平的途中,穹表現出了一副禁止別人打擾我們兩個之間的態度,在悠邀請亮平進來家裡時,「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再見」穹把門關起來了

後來趁著穹把東西放到冰箱時悠偷偷的跑出去散散心,一邊思索著穹怎麼變的怪怪的,一邊想著往後的日子時,倉永梢跟天女目瑛兩人騎著自行車載著匆忙的穹過來了,一段交談之後才知道當知道悠出門沒有帶著穹時,穹欄下了路過的兩人並追上來。後來三人聊天時

「悠,回去吧。這樣下去會中暑的」



穹毫不掩飾不滿的情緒,拉著悠的袖子就走,不過悠還是力阻穹,邀請兩人到家裡拿西瓜,穹雖然表現出了不滿,但還是妥協讓她們兩個回家。在穹去切西瓜、班長去洗手間期間,瑛對悠講了很重要的一句話

「悠君還是坦率的接受小穹的感情比較好喔」




所謂的旁觀者輕,比起身在霧中的兩人,身為旁觀者的瑛反而能清楚事情的全貌,這句話也是故事轉變的開始。

「悠,今晚可以再一起睡嗎?」

面對同樣的問句,這次悠給了不同的答案「抱歉,今晚要熬夜,不能再一起睡了」,從那天開始,悠似有似無的迴避著穹,放學回家就在房間裡看書、假日就和亮平出門。

就在某天晚上,悠醒來覺得口渴準備去廚房喝水時,聽見穹的房間喘來嬌喘聲.......
偷偷打開房門一小側,發現穹邊喊著悠的名字邊自O,看見這幕的悠哭了,自己一直以來想守護的家庭已經蕩漾無存了,最終還是無法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隔天,親戚的電話就打來了,話題圍繞著兩人的生活,並詢問兩人是否要搬過來跟親戚一起住,此時穹拉著悠的衣角,悠卻無法再像之前一樣肯定的回答說「謝謝關心,但我們兩個人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妥」,反而猶豫了一陣子,但還是回答了相同的答案,看到這樣子的悠,穹丟下了一句「要和悠分開,這種事我做不到」就回房間了。

在傍晚踏入家門口時,穹站在門口前


「悠,你不在乎嗎?悠想這樣就結束了嗎......?不要!不要!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我不要和悠分開,明明都決定了......要一直和悠再一起,所以,和以前一樣,什麼都會做的!所以......別說要離開我......悠.....」



這段時間內的穹,努力表現出積極開朗的態度來建立兩人的關係,穹就像個女朋友一樣,和悠聊天、吃飯、悠準備晚餐,反到是悠,一直漠視穹的情感,一直選擇逃避,但面對這樣哭泣的穹,悠內心的防線也消除了。

「已經沒關係了,穹,從今以後,一直和我再一起就好!」

這句話,不是以哥哥的角度出發,而是戀人的角度來說,悠已經接受了穹對自己的愛意,兩人間燃起了從未有過熱情,當天晚上就做愛做的事了。



喜歡

承認自己感情的悠,和穹兩人就像剛熱戀的情侶一樣無時無刻的膩再一起,但這段時間並沒有很長,相較於暑假的私人時間,在家裡再怎麼親密也不會有人知道,但在學校就會有閒言蜚語了,一對兄妹都高中了,妹妹還勾著哥哥的手上下學,兩人還有說有笑的,旁人怎麼看都覺得很奇怪,而且在兩人交往期間,穹的排外意識越來越強烈,不准任何人插進兩人之間

「我們想怎麼做,是我們的自由吧?」




這段真的覺得穹已經到病態的程度了,且悠也知道了這樣的日子開始脫離了原本的步調,卻還是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


背德感

而這一切的幸福終結在某次兩人撒謊請假而是在家歡愉的下午,奈緒以及倉永兩人到家探望兩兄妹,意外的看見了全裸只帶著被單遮住身體的穹從悠的房間走出來


「給我回去,不要來妨礙我跟悠」




兩人的幸福劇本就在這裡被燒毀了,一直以來編織的美夢也破碎了,最終還是隱瞞不了,還是露餡了,受到驚嚇而跑回去的倉永,而奈緒則先打發掉等等要來探望的亮平他們,以及處理後續的事情。就算再怎麼相愛,這也是誰都無法接受的事情,無法用常識來思考的禁忌,穹依然在悠的身邊撒嬌,彷彿心裡只有悠的存在,不,已經只有悠一個人了,面對這樣的穹,悠知道了,穹已經壞掉了,無視穹在門外撕心裂肺的呼喊聲,悠一個人躲進了房間。

「比起後悔做過的事,還不如去思考一下之後怎麼辦?」

奈緒透過手機來安慰悠,什麼都不做,事情一定會惡化的,悠下定決心要做個了結,敲了穹的房門,看見了縮在牆角哭泣的穹,悠不忍跟她說這決定,但為了兩人的好,悠還是說了

「結束吧,既然是兄妹,就絕對不可以做出那樣的事情,所以,我們恢復成原本兄妹的關係吧」

「可是悠跟我表白時,不管聽幾次.....都是喜歡,而且像這樣澈底的接受我的感情,悠也是,一直這麼溫柔的抱住我....因為是兄妹所以不行嗎?」




「該怎麼向去的父母交代?如果穹覺得這樣也可以的話那我們就分開,由親戚照顧我們吧。」

說完這句話的悠就離開穹的房間了,穹也沒有追上來.....



豁然開朗

隔天到校後,面對許久未交談的朋友,悠安心,卻又懷有罪惡感,面對倉永兩人也是相視而不見,與奈緒放學回家的交談中,悠也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雖然兄妹戀是禁止的事情,但我相信悠君是真心的,所以,我會支持你們的」




這句話出乎意料的從奈緒的口中說出,原本以為是勸兩人分開,沒想到卻是支持,這是悠沒有想到事,到家後,兩人發現家裡門口並沒有上鎖,進家門後,穹的房間也空無一人,打手機也連絡不上,穹離家出走了。

「悠......跟我說不能在繼續下去了,明明,兩人是互相喜歡的......為什麼?」

這時候畫面轉到穹的身上,穹說起為什麼喜歡悠的原因。小時後的穹,身體不好,童年幾乎都是在醫院度過的,她與外界唯一的連繫就是每天悠到醫院看她跟她說外面的事情,告訴她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繽紛閃耀,穹也在悠每天的探望下喜歡上他,真正的天空,廣闊且無論在哪都是相連的,就算我們兩個遠離,我們也依然在同一片天空底下,在這片天空底下,我們緊緊相連,穹與悠——悠遠的天空,但穹只能從病房的窗戶與悠的天空相連,而悠的天空則是和更廣闊的世界相連......


畫面轉到悠的身上,悠四處打聽穹的下落,亮平跟瑛也陪著悠四處尋找

「神社上面的湖還沒去找過呢」




在奧木染這座小鎮上,有座由天女目所主持的神社,神社上面則有做初始之湖,傳說浸泡湖水就可以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原本悠以為穹不可能跑到山上,直到穹傳來一封簡訊,就立刻跟瑛界手電筒往山上衝去了

「永別了」




在夜晚登山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因為太急迫,悠的手臂被樹枝與細石所劃破,也被石頭與樹根絆住腳,但悠的速度不減,比起自己受傷,悠更不希望穹離開這世上


「不要過來」



從穹口中說出的,是對悠從來未有過的拒絕

「悠已經討厭跟我再一起了吧」

「穹...... 」

「我喜歡悠,悠也喜歡我,那樣的感情是不能擁有的嗎?因為是家人,因為是兄妹,因為是某些不認識的人所做的決定嗎?那種東西對我來講無所謂!只要悠能喜歡我就好.......」

「回去吧,穹,我們商量今後該怎麼辦」

「不要騙人了!悠你不是說了嗎,想跟我結束,說著無法和我維繫關係,想要結束,不是嗎?
這樣的悠,即使我伸出雙手也不會給我擁抱,又只能一個人看著悠,那樣的生活我不要回去了!
難道我只需要像人偶一樣待在悠的身邊就好了嗎?難道悠說喜歡我都是說說的而已嗎?這樣的話,我在與不再也沒什麼關係了......」

「不是的,穹.....」

「那樣你想要我怎麼辦,悠」

悠無法回答出來,穹是最重要的家人也是最可愛的妹妹,還有.....深愛的另一半,他想把穹緊緊的抱住,但現實不允許他這樣做,在現實生活,不可能只靠兩人就能生活下去,要活下去就得跟社會上的人交流,社會上說不定會有歧視或排擠我們的人.....

「除了我之外,悠還有在意的人吧?只有我,果然是不行的」

穹說的沒錯,悠雖然說愛著穹,嘴巴上說著喜歡穹而擁抱她,被別人看到就放開雙手,這樣對待穹,跟對待人偶一樣。



「雖然這樣,但悠還是很努力的肩負起責任,爸爸媽媽的事、家裡的事、親戚的事,我不想要,再看到悠假裝著一臉開心的樣子騙著我了,所以.......結束這一切吧。」





穹選擇結束的方式,就是死亡,讓自己的死能夠還給悠自由,喜歡的越深,受傷的也越深,穹一步一步的向胡中走去,水位從腳踝到了腰身,悠也下去追趕,但悠不會游泳,對水的恐懼也隨著步伐一點一滴的加深,但比起水的恐懼,失去穹更是令人害怕,在抓到穹手臂的那一刻被甩開,悠失去了立足點,下沉到湖裡了,悠溺水了......






好啦,這部還是快樂結局取向的作品,悠當然被穹救起來了,相對於悠,穹對於水性的掌握比悠還來的好





穹躺在悠的胸口上,邊罵著悠邊掉淚,悠也安撫著穹

「穹,你願意原諒我嗎?」

「最初的開始,就沒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

不是原諒的問題,只要再好好看清楚道路再走就好了,愛情也是這樣,相愛的兩人可能用錯方式反而傷害到了彼此。

「悠,你現在......喜歡我嗎?」

「一直以來....都只有喜歡這個答案,穹,你願意,跟我再一起嗎?」

「不要問這種....理所當然的事」




結局




在晨曦中,悠背著穹,輕輕的、慢慢的,走下山

「穹」

「恩?」

「我決定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大家,為了讓大家能夠理解,接受我們,之後,去尋找我們生存的道路,就這樣和穹形影成雙,直到永遠......」






心得

其實緣之空在我暑假初的時候就玩過了,只是那時候很懶,懶的寫心得,這也是我第一次寫心得,請多指教。


緣之空是我很喜歡的作品,遊戲跟動畫都看了不少次,覺得遊戲的劇情比較有張力,而動畫的配樂比較好,悠跟穹兩人的愛情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雖然在奧木染這小鎮上沒有人反對,當等到兩人出社會後該怎麼面對這個社會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現今禁止近親繁殖的理由只有會有隱性疾病出現,或許哪天醫學或科技有新的突破,近親繁殖已經不會有這種風險,那這條法律是否還會存在呢?人有愛人與被愛的權利,悠跟穹兩人卻愛上了不該愛的人,背德感與罪惡感壓的悠喘不過氣來,最後只好採取最錯誤的方式反而害了穹,就像之前網路上的一句話一樣

「愛情就像拉橡皮筋,捨不得放開的越容易受傷」

在這段故事裡悠選擇放開,最受傷的是穹,最後的家人與背棄自己的愛人,逼得她走上尋死這條路,好險最後沒有成功,或許緣之空這故事這輩子都不會發生在你我現實之中,但我覺得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如果有一天,你愛上你的兄弟姊妹,你該怎麼辦?

「In solitude, where we are least alone」,在孤獨中,我們是最不孤單的,在失去父母孤獨的雙子,卻找到了人生的伴侶,也祝福這對活在二次元的戀人能過得幸福


By小綠 2013/8/29


90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82 筆精華,11/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