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85

【閒聊】日本三大都市傳說,如月車站、牛頭、鮫島事件之真相(7/20完結)

樓主 阿楓 jk529300
909 5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很閒。
 
牛頭的故事於106樓,牛肉麵段於129#
 
 
所以決定講講這很有名的三大事件(特別是鮫島,在場外常造成風波)
 
 
7/18-牛頭
7/26-鮫島事件
 
我會說出它完整的故事內容。
 
===
 
所有的故事都是有開始跟結束的。
 
 
如月車站
 
98 葉純2004/01/08 23:14
也許只是我的錯覺,但大家能聽說我嗎?
 
99 2004/01/08 23:16
總之請吧。
1002004/01/08 23:18
>>98
發生什麼事了?
 
101葉純2004/01/08 23:18
我現在正在乘坐某私鐵,但總覺得怪怪的。
 
1042004/01/08 23:19
嗯嗯
 
107 葉純2004/01/08 23:23
平常通勤乘坐的電車從剛剛開始已經有二十分左右沒靠站了。
平常大約只要五分鐘,最長七八分就會停靠一次的說。
乘客除了我之外其他還有五個人,但大家都在睡覺。
 
1082004/01/08 23:23
你該不會其實已經下車了吧?
1112004/01/08 23:25
會不會是你把特急電車跟普通電車搞錯了呢?
1122004/01/08 23:25
>>107
坐到快速電車了?
 
114 葉純2004/01/08 23:29
可能就像你們說的,其實只是我坐錯車了。我再忍耐一下看看。
如果再發生什麼奇怪的事的話再找各位商量。
 
1152004/01/08 23:35
總之先到車頭或車尾的車掌室看看如何?
1162004/01/08 23:40
如果是駕駛發生了癲癇之類的就嚴重了。快去車掌室看看吧!
 
118 葉純2004/01/08 23:44
感覺還沒有要停車的樣子,我先去車掌室看看。
 
126 葉純2004/01/09 00:00
車掌室的窗戶被遮住了,無法看到裡面的樣子。
我乘坐的路線是靜岡縣的私鐵。
 
1312004/01/09 00:02
>>126
敲窗戶試試看吧。
 
137 葉純2004/01/09 00:08
敲了窗戶但是卻沒回應。
 
1462004/01/09 00:13
能看見電車外的樣子嗎?像是通過的車站名稱之類的。
 
153 葉純2004/01/09 00:19
出了隧道後速度稍微降下來了。平常坐的時後並沒有隧道的說。
這是從新浜松出發的電車。
 
156 葉純2004/01/09 00:23
有車站,似乎要停下來了。
 
1572004/01/09 00:24
你該不會要下車吧?
 
160 葉純2004/01/09 00:25
現在停靠在如月站,從來沒聽過的站名,我該下車嗎?
 
1622004/01/09 00:26
下車看看吧。
1652004/01/09 00:28
直接坐到終點站吧。
1662004/01/09 00:29
電車應該已經開走了吧。
1612004/01/09 00:26
>>葉純
你是坐幾點的電車呀?
 
167 葉純2004/01/09 00:29
我下車了。是無人車站。我坐的電車應該是1140分的車。
 
1682004/01/09 00:30
如月車站…  上網查不到該車站的名字。
你坐的電車已經行駛一個小時了?
1702004/01/09 00:32
我查不到如月車站呀…
 
176 葉純2004/01/09 00:34
想坐回程的電車但車站內找不到時刻表。
剛坐來的電車還在,我該回去坐嗎?
就在我發文的時後電車開走了。
 
1812004/01/09 00:36
附近沒有住家嗎?
天氣很冷多注意一下身體呀。
 
182 葉純2004/01/09 00:36
我出車站找看看計程車好了,謝謝大家。

1832004/01/09 00:36
就那麼做吧,小心點哦。
1852004/01/09 00:39
我很懷疑在這個時間的無人車站附近有這麼容易找到計程車嗎?
1862004/01/09 00:41
然後葉純就成為2次元世界的居民了。
 
187 葉純2004/01/09 00:41
別說是計程車了,這附近什麼也沒有呀。我該怎麼辦。
 
1902004/01/09 00:43
>>187
去找站員或是附近的派出所吧。
1912004/01/09 00:43
總之先報警看看?
1932004/01/09 00:43
打電話叫計程車試試?
1942004/01/09 00:43
這下只能去K
1952004/01/09 00:44
附近有電話亭的話到電話亭去翻電話簿找計程車公司的電話吧。
 
22004 葉純2004/01/09 00:48
我打電話回家麻煩家人過來接我,但父母也不知道如月站在哪裡。
他們找完地圖後便會過來接我,有點恐怖呢。
 
2092004/01/09 00:50
其他乘客呢?
只有你下車嗎?
2132004/01/09 00:52
葉純
我也在網路上查了一下,但找不到叫做如月站的車站。
你確定你是在新浜松附近嗎?
我再找看看。
 
214 葉純2004/01/09 00:53
我找不到公共電話。其他的乘客沒人下車,現在只有我一個人。
站名確實是叫如月站沒錯。
 
2172004/01/09 00:56
公共電話也有可能在車站的外面。
2202004/01/09 00:56
總之出車站看看如何?
2212004/01/09 00:57
我查了一下,
應該是寫做鬼,唸做如月吧…
2252004/01/09 01:00
>>221
鬼車站啊…
好可怕
2182004/01/09 00:56
遊戲宅嗎?
睡一覺的話就能從遊戲中出來了。
2232004/01/09 00:59
如月站的前一站跟下一站的站名呢?不可能沒寫吧。
 
229 葉純2004/01/09 01:01
遊戲是指什麼呢?前一站跟下一站的站名都沒寫。
 
2492004/01/09 01:08
沿著鐵路走回去吧。
2562004/01/09 01:11
現在用跑的去追剛剛那台電車也許追得上!
2582004/01/09 01:11
既然是車站附近至少應該會有住家吧。
 
259 葉純2004/01/09 01:12
對呢,陷入混亂中沒注意到。我邊沿著鐵路走回去邊等父母的電話。
我剛剛用GPS調查我的所在地,但是卻跑出ERROR
好想早點回去哦。
 
2612004/01/09 01:12
>>257
不論是真是假都應該認真的替葉純想辦法才是。
 
280 葉純2004/01/09 01:18
附近真的什麼都沒有。只看得到草原跟山而已。
但是沿著鐵路應該走得回去,我會努力的,謝謝大家的幫忙。
就算被認為是假的也沒關係,再遇到問題的話還能找各位商量嗎?
 
2832004/01/09 01:18
>>280
沒問題
總之小心點
 
2852004/01/09 01:19
沒問題~
注意手機的電量,現在是唯一的救命工具。
 
2862004/01/09 01:19
>>280
別走錯方向了哦。
還有通過隧道時要小心點。
2962004/01/09 01:22
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手機收得到訊號嗎?
我認為待在車站不要亂跑會比較好…
3032004/01/09 01:24
寒冷的夜晚,只有獨自一人的無人車站,
再過一會兒也許電燈就會熄了。
3042004/01/09 01:25
鐵路更危險呀。等下還會通過隧道不是嗎?
3052004/01/09 01:25
就算這樣還是在車站待到天亮會比較好吧。
3082004/01/09 01:26
狀況很糟糕呢
 
317 葉純2004/01/09 01:30
父親打電話來問了一些問題,但還是不知道我在哪裡。
父親要我報警,雖然心中有點抵抗但還是打個電話去求救吧。
 
3582004/01/09 01:43
我認為等天亮後會比較好行動…
3612004/01/09 01:45
深夜獨自一人等天亮嗎?
在看也沒看過,奇妙的地方…
3622004/01/09 01:46
>>361
深夜獨自一人能通過隧道嗎?
在看也沒看過,奇妙的地方的鐵道上…
3632004/01/09 01:46
那在這寒冷的夜晚有辦法在從未走過的路上一直走下去嗎?
 
380 葉純2004/01/09 01:55
打了110後努力說明了現在的情況,結果被認為是惡作劇而被罵了,
因為害怕所以就道歉了。
 
3822004/01/09 01:56
>>380
幹嗎道歉呀。
放棄直接等頭班車吧。
3882004/01/09 01:58
車站附近的樣子呢?有些什麼?
 
386 葉純2004/01/09 01:57
從遠方傳來太鼓跟像是鈴聲的聲音,我已經不知該怎麼辦了。
 
3912004/01/09 01:58
總之先回到車站去吧。
不知怎麼辦時回到最初的地方會比較好。
3952004/01/09 02:00
要開始了…
3962004/01/09 02:00
太鼓跟鈴聲?
4002004/01/09 02:01
大概在舉行祭典吧
 
401 葉純2004/01/09 02:01
也許會認為我在說謊,但我害怕到不敢回頭看。
雖然想回去車站但我不敢轉身。
 
4062004/01/09 02:03
>>401
跑吧。千萬不能轉身。
4202004/01/09 02:08
千萬不能回車站,會被帶走的。
總之先跑到隧道去吧!
應該就在很近的地方。
 
422 葉純2004/01/09 02:09
「喂~  在鐵道上走是很危險的哦」,從後方傳來某人的呼聲。
以為是站員回頭一看卻看到距離約十公尺的地方站著一個單腳的阿伯,
然後就消失了。
我已經害怕到動彈不得了。
 
4262004/01/09 02:11
>>422
所以叫你別回頭了。快跑呀!
4232004/01/09 02:09
>>葉純
冷靜下來聽大哥哥說哦
去傳來太鼓聲音的地方看看
應該會有敲太鼓的東西在那邊才對
4242004/01/09 02:10
>>420
你想把葉純帶到哪裡去?
4332004/01/09 02:12
>>424
不是啦,葉純現在就要被帶走了。
所以能回去的話還是回去比較好。
4282004/01/09 02:11
為什麼只有一隻腳就知道那是個阿伯?
4292004/01/09 02:12
>>428
是指少了一隻腳的阿伯吧。
4362004/01/09 02:13
一定是在那條鐵路上被火車輾過少了一隻腳死去的阿伯吧。
 
435 葉純2004/01/09 02:13
我已經走不動也跑不動了。像是太鼓的聲音比剛剛更近了一點。
 
4452004/01/09 02:17
>>葉純
總之等到天亮吧,
天亮後就不會怕了。
4462004/01/09 02:17
還好你是坐電車。
 
452 葉純2004/01/09 02:20
我還活著。雖然跌倒的傷口正在流血,斷了的高跟鞋我也拿的好好的。
我還不想死呀。
 
4872004/01/09 02:32
看來就算乖乖待著狀況也不會好轉了吧。
4882004/01/09 02:32
>>葉純
總之通過隧道後應該就會安全了。
通過後馬上通報請求保護吧。
 
492 葉純2004/01/09 02:35
我打電話回家了。警察那邊會由父親去說,
但是太鼓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5002004/01/09 02:38
總之祈導那不是列車的聲音,
雖然現在才這麼說應該也來不及了。
 
516 葉純2004/01/09 02:45
我總算走到隧道口了,隧道的名稱為伊佐貫。
聲音已經很近了,我打算鼓起勇氣通過隧道。
等我平安通過後再來發文。
 
5202004/01/09 02:46
>>516
加油
5222004/01/09 02:47
這是最後了。
沒有電車也沒有車站。
沒有能回去的地方。
也沒有追著你的東西。
聽到的聲音是自己所想像出來的過去的虛幻。
朝著隧道的另一邊奔跑吧。
停下來的話就會陷入兩邊都不是的世界痛苦呻吟而已
 
562 葉純2004/01/09 03:10
我出隧道了。前面好像站著人。照著各位的建議行動好像是對的,非常感謝大家。
現在臉上很狼狽,也許會被誤認為是妖怪也說不定。
 
5662004/01/09 03:11
等等,葉純
不要過去呀!
5692004/01/09 03:12
那很危險!停下來呀!
5702004/01/09 03:12
這種時間有人?
那很可疑吧…
 
586 葉純2004/01/09 03:20
讓各位擔心了。親切的人說要開車送我到附近的車站。
那邊似乎有類似商務旅館的地方,真的非常謝謝各位。
 
5882004/01/09 03:21
葉純,我有問題要你回答。
那裡是哪裡?能問一下親切的人那邊的地名嗎?
5902004/01/09 03:21
真的親切嗎?
依照慣例說不定很恐怖。
5932004/01/09 03:23
大概吧。
所以那邊到底是哪裡呀?
5962004/01/09 03:25
那個人很危險呀!!
為什麼在這種時間還在鐵路附近?
一定是在處理屍體之類的被葉純遇到。
快逃呀!!
 
606 葉純2004/01/09 03:29
問了地名說是叫比奈,雖然我認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6072004/01/09 03:29
葉純快下車呀
6102004/01/09 03:29
抱歉,葉純。比奈在哪裡呀?
6212004/01/09 03:36
不可思議,
居然有人願意載在這種時間沿著鐵路走的女孩子…
那人做了什麼…
 
623 葉純2004/01/09 03:37
跟剛剛比起來越來越往山裡走了。怎麼看也不像是有停放車子的地方。
那人已經不跟我說話了。
 
6272004/01/09 03:40
在這種時間活動的人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6282004/01/09 03:41
不跟你說話應該是因為你一直在用手機的關係吧。
6292004/01/09 03:41
葉純,情況很糟呀,
出隧道後有跟父母聯絡說你已經受到保護(?)了嗎?
6312004/01/09 03:41
葉純快報警呀,
這可能會成為你最後的留言。
 
635 葉純2004/01/09 03:44
手機的電池快沒電了。樣子不太對勁我打算找機會逃走。
那人從剛剛開始就在喃喃自語一些莫名奇妙的東西。
為了以防萬一,這是我最後的留言。
 
 
※    在這之後便再也沒有葉純的消息。
 
 
 
 
 
根據推測,葉純,也許是搭上了通往三途之河的電車
 
看看留言後,就會發現從568後面網友給葉純的話,她似乎都看不到
 
===
 
下次就換牛頭了... ...
 
這也是一個大多數內容都寫『牛頭』有多麼可怕
 
內容嘛... ...會不會被刪文啊= =
 
===

牛頭的故事
 
世上有成千上萬個恐佈故事。
如果問哪一個是最恐怖的,大概會得出無數個答案。
但事實並非如此,世上確有一個最嚇人的恐佈故事。
 
叫『牛頭』的日本故事是世上最恐怖的
我本是很喜歡看恐佈故事的人,既然聽到『牛頭』那麼厲害自然想知道是篇怎樣的故事。到底有多恐怖,我嘗試問那位老伯,但原來連他也不知道故事內容,只聽過關於『牛頭』的傳聞。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這篇作品,嘗試四處查證。終於找到一點頭緒。

在昭和40年,日本怪奇小說家小松左京所寫的一篇名為『件(人牛)』的短篇小說中曾提及過『牛頭』這篇故事

『牛頭』不是松左京的作品,只是小松在自己的小說中提及。
真正的版本,是在明治年代初期出版。
聽說由於太過恐怖造成很多的人都因刺激過度而發狂,甚至更有人就此氣絕。在社會上造成混亂。所以當時『牛頭』為禁書。

後來一位愛看書的日本朋友告知,日本作家筒井康隆過去曾在自己的專欄中提及『牛頭』。說『牛頭』可怕到了極點,訐多知道故事內容的人已受不了箇中的恐怖情節而嚇死了,聽過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來愈小
 

學生聽『牛頭』集體嚇暈
關於『牛頭』日本有不少相關的傳聞。據說在三十年前,那年代的中學教師大多聽過『牛頭』故事。有次,一位中學老師帶學生去旅行,在旅行車上百無聊賴。
 
老師就建議學生輪流說恐佈故事,當全班學生都說過了輪到老師時,自恃膽量過人的他,宣佈要說『牛頭』的故事。學生們聽見『牛頭』二字,嚇得驚呼大叫,有些同學更用力遮住耳朵。老師沒理會學生過激的反應,自顧把故事說了出來,說完之後,旅行車忽然緊急煞停,老師發覺車上大部份學生已嚇得兩眼翻白,昏了過去。
 
心知闖禍,老師馬上叫司機駛往醫院,怎料一看司機的模樣老師也大吃一驚。
 

原來連司機也嚇得魂飛魄散,座椅上沾滿他的冷汗,司機雙手抖過不停。向老師表示無法再駕駛下去。
 
 
 
s先生是知道故事內容的人,但當他開始講述,竟然痛苦地按住胸口。
救護車趕到時侯,他胸口的劇痛已綬和下來。
救護人員抬s先生上車送院的時候,他對我說:「我年事已高,腦袋中回想起那故事,心臟已承受不了,你去問另一個聽過『牛頭』的人吧!」
到了今天,我仍然尋找傳聞中的『牛頭』故事.
 
 

嘛,說法是這樣啦,不過真實的故事在下面。

我四處打聽『牛頭』故事的時候,從一位歷史系學生口中聽過一篇相關故事。
傳聞在明治初年,日本政府進行大型的農地產量統計與人口調查。
官員在東北地區某荒廢村莊內發現一些牛頭骨和人骨埋藏在地下,大惑不解,起初以為是甚麼祭典祀儀式,為了解真相,於是展開徹查。
得出的結論是:當地發生過嚴重飢荒,可以吃的飛禽走獸已給村民吃光了。
有一天,有個頭顱大得像牛頭的畸形人迷路走入村內,村民明知他是人類,但為了裹腹,把那人活生生打死並宰來吃。自己吃上癮,把村內強抓人出來將牛頭綁在他頭上,稱是隻牛便宰來充飢,藉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來減低吃人的罪惡感。
村民不想讓這不光彩的事流傳開去就大加渲染說:「任何人聽了『牛頭』都會發生不幸事。」
 

第一章

東北小村,令人心寒的名字。
牛骨與人骨所交織出一則令人顫慄的真相,也正是這篇物語的源頭。

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年代不詳的小村莊中,那年發生了一場很嚴重的飢荒。稻子不管怎麼種都無法使它發芽;而已收成的稻子也被各地的領主納為己有,一切的一切都會讓人覺得『牛頭』只是時代下的必然產物

每則故事都會有主角,只是這故事的主角比其他人更不幸,生下來時頭上有著一雙像角的東西,村裡的人都將他視為不祥之物,不斷的奴役他。
而善良的他總是無所怨言的工作,久而久之村裡的人都稱他為【阿牛】。
 

就在某一年,當時發生了極為嚴重的現象。
1年又3個月沒有下過雨,整個國家頓時陷入慘狀。然而,阿牛所在的村莊卻因為阿牛辛苦的挖到井水,而免了乾旱之苦,

「阿牛一定是牛神的轉世啊!」、「阿牛我們對不起你!」

諸如此類的話一下子就在這小村莊傳誦著,過去的怪物今日卻成了新的英雄,而善良的阿牛因一下子無法適應這種場面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心中卻感到非常的充實、快樂;在這種心情的催化下,他決定幫助更多的人。

當晚,他便離開村子。開始他的助人之旅
 

第二章

離開村子的阿牛漫無目的的展開他的旅程,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想著: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那我就要幫助他們!
 

有著遠大目標的他,開始了他的旅程;一天、二天、三天過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牛總算找到一個了村莊。
 

「那是什麼啊?」、「那是怪物嗎?!」、「是死神!」

村裡的人一看到阿牛,反應就如同當初阿牛出生時的情況,每一個人都迴避著他。而阿牛,看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笨拙的答道:「我....我不是怪...怪..物,我...我是來...幫.....你們的。」

有個旅經於此的旅人認出了阿牛,他大叫:「他就是傳說的牛神阿!他可是使一個村子免於飢荒的神阿!」
聽到這樣描述的村人,都改變先前的態度湧向阿牛七嘴八舌的道:「真的嗎,他真的是牛神嗎!」

「一定是啦,看他頭上的角就知道了」

「太好了村子有救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將阿牛搞的頭昏腦脹,他連忙的說:「我.....一定會盡....盡力助...助大…大家的!」

眾人齊聲歡呼,今晚阿牛,成了村子的英雄..........

隔天一早,阿牛開始去找尋水源,眾人的內心都滿懷期待等著好消息,但是第一天並沒有任何收穫。村人不斷在心裡說『沒關係,只是時機未到罷了!』
第二天,阿牛也是一大早就出發去尋找水源,但結果依然一樣是毫無收穫,眾人還是不斷的安慰自己,但有些不滿已在一小撮人中蔓延。

一個禮拜過後,依然是沒有任何收穫,可想而知的是眾人的憤怒與不滿已達到最高點。
但善良的阿牛絲毫沒有察覺到這種改變,還是不停的東奔西走到處挖掘井水,一心渴望著村子能早點解除旱象..........
 

某天晚上,已喪失理智的村人們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處置阿牛,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把他趕出村子吧!」

「不好吧?要是他真的是神轉世,那我們可是會遭到報應的啊!」

「神?別笑死人了,他只是一頭牛!一頭沒有用的牛!」
 

這時有個人聽到這番話大聲的說:
「沒錯!那傢伙只是頭牛,也是上天恩賜的禮物,上天一定是要他成為我們的食物的!」

眾人聽到這番話不禁啞口無言,並看向發言人。發言的是村中有名的惡棍清次,他用那已發紅的雙眼看向眾人。

「你們沒聽懂嗎?牠只是一頭牛,別把他神格化了,村子的規矩不是沒用的牛就得宰掉嗎?我們還等什麼啊!難道要讓眼前的食物跑掉嗎?!」

眾人停頓了一陣子,每個人都震懾於清次的發言,但逐漸的有人開始呼應了清次的說法。

「是阿,仔細想想牠真的只是一頭牛,那雙角,那聲音根本就是牛。」

「說的沒錯,以前我們竟然相信一頭牛的話,我們一定是瘋了!」
 

一下子,眾人在飢餓的催化下,每個人都說服了自己阿牛只是一頭牛,一頭像人的牛。
於是眾人,在清次的帶領下殺向阿牛的住所..........
就這樣,一場令後人恐懼的傳說誕生了......
 

第三章
 

自從阿牛來到村莊後,村裡的人便幫阿牛在附近搭了一座小木屋供他休憩。而清次此時率領著飢餓的民眾來到小屋前。

「大家進去宰了那頭牛吧。」清次慫恿著眾人進入。
 

砰。

走在前頭的壯漢一腳踢開了門,眾人蜂湧而入,只見房內空無一人,不,明確的說,屋內仍保持全新的模樣。
「這是… …?」
清次在心中發出疑問,「它在田邊啊!」一個村人望著不遠的稻田喊著,眾人向田邊靠過去,發現阿牛在田邊睡著了。手上拿著鋤頭,身上沾滿了泥巴。

嘴裡喃喃的唸著,「明天.....一....定.....會.....」

看的出來,阿牛仍然在努力的想辦法要挖掘出水源,此時有人小聲的說:「真的...要...殺了他嗎?」
 

此話一出,人群中開始有了騷動,「他是那麼的用心,我們卻… …」

「清次,真的要做嗎?」

眾人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確的,但這想法隨即就被清次的吼聲給毀掉了。

「你們這群笨蛋!到底要被這頭牛騙到什麼時候阿?!你們是要等一天、三天還是一個禮拜,才能有水可喝有食物可以吃?醒醒吧!別說一個禮拜了,再三天我們村子恐怕就要滅亡了!」

提到村子目前的情況,一個家中還有兩個孩子的婦人不禁哭了起來:「是阿,再這樣下去,家中的… …光與華就要....就要…餓死在家中了…嗚...嗚...」

婦人的淚水使的眾人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大家都面臨了相同的處境。的確,再這樣下去,不只是自己,就連家中的親人也會餓死,一想到這,眾人都不禁流下淚來........
 

吵雜的聲音驚醒了在一旁沉睡的阿牛,他揉揉惺忪的雙眼。看著週遭的人群發出了疑問:「你....你們....還...沒睡..嗎?」看到阿牛醒來後,眾人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啊!他醒了。」
「怎麼辦阿?!清次!」
「還要照計畫行事嗎?」
 

人群一下子慌忙大亂了起來,望著慌亂的人們,阿牛正想起身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但還沒起身,就感到腦袋一陣昏眩。

砰的一聲,阿牛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站在阿牛身後的人,正是清次。
右手拿著鋤頭柄,臉上一付不屑的態度說:「你們慌什麼阿?這裡有我在怕什!還不幫我把牛拖到倉庫去?」

望著清次那如惡鬼的表情,眾人也只好把阿牛拖到倉庫。那間本來應該是他新居的木屋。
 

在木屋中,滿頭鮮血的阿牛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你....們到底..底...要...做什麼啊?」
聽到阿牛開口說話時,一些尚有良知的村人不禁抖動著身體說:「牠說人話… …牠會說人話啊!它是個活生生的人啊!!」

聽到這的阿牛心裡也有些底了,他驚訝的問:「你...你們..要..殺..我..我嗎?」
 

目的被揭穿的村人們感到一陣羞愧,而一些膽小的村人在大叫一聲後也相繼昏倒在地。看到這情況的清次連忙拿布團將阿牛的嘴堵住,只聽到阿牛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清次看著這樣的成果滿意的向眾人說:「聽阿!這不是牛的聲音嗎?有什麼好遲疑的!」

飢餓的感覺,腐蝕了眾人的腦。雖然不久前才聽到阿牛的聲音,但過度飢餓的他們決定採信清次的說法:

「是阿,是牛的聲音啊!那哞哞哞的聲音正是許久沒聽過的牛哞啊!」
「快點宰了牠吧!我們已經好餓了阿!」
「快!快啊!」

瘋狂的人們在火把的映照下顯的更加詭異,扭曲的人型,空洞的雙眼。重複同一句話。

「殺了牠!」
 

看著村人的反應,清次滿意的轉過身對阿牛說:「看到了嗎?他們可都是期望你那鮮美的肉已久的人啊!與其奢望挖出甘泉,倒不如犧牲自己拯救我們的村子吧!」

語畢,清次高舉著柴刀向阿牛的頸骨揮下。在刀光中,只見到阿牛不斷的湧出淚水,伴隨著鮮血染紅了木屋。
 

得到「牛肉」的婦人飛也似得向家中奔去,雖然剛經歷了一場瘋狂的祭典,但一想到今晚家中的孩子終於有食物可以吃了,剛剛那種血腥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到了家門口,她用力的敲著門說:「孩子們!媽媽帶食物回來了!」

聽到『有食物』,兩個孩子也顧不得瞌睡蟲的侵襲連忙跳下床。

「有食物!終於有食物能吃了!」
「是什麼?」

進入屋裡的婦人也顧不得慌亂的衣著說:「是牛肉,剛才村裡抓到一頭迷路的牛,媽媽剛才就是去分牛肉的,媽媽馬上去燙一下肉。」

「耶!有肉可以吃了!」

過了一段時間,婦人拿出了剛燙好的牛肉,雖然沒有經過調理,但對兩個孩子來說已是美味了。

「好好吃喔!」
「對阿!這肉雖然難咬但吃起來好鮮美喔!」
「好有咬勁喔!」
「娘,妳怎麼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經吃過了,你們只要顧好自己就行了。」
 

知道"牛肉"真相的婦人,說什麼也是不肯吃的
 
 

第四章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婦人終於捱到黎明的到來,當她張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所發生的事只是場夢,

然而。當她踏出門後,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無法抑止的淚水此時不禁奪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牛肉後,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回想起剛剛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他們在內心中有了共識:

『昨夜已是過去了。』

然而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將這一切的沉默打破。
 

「啊啊啊啊啊!」一聲尖叫從昨夜發生慘劇的屋中傳來,聲音響遍了村子,眾人聽到這聲慘叫連忙趕過去,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

村中一位飽學經書的先生此刻嚇倒在地,而讓他發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離屍體。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殘餘。
 

「這是怎麼回事阿?!」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眾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不禁大叫了起來,因為屍體頭骨的額頭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了。
 

望著眾人驚懼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師急忙否認,「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來確認昨夜的事是否是真的,誰知道一進來就… …真的,不是我!」
 
說到一半,飽受驚嚇的他開始語無倫次的哭了起來,眾人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心中也開始有了幾分恐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怎麼了?大家怎麼全都聚在這?」
 
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而清次那滿臉不在乎的神情與村人的驚懼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看著眾人嚴肅的表情,清次隨口問說:「怎麼了?」村人便將頭骨破損的事告訴他,然而聽完後,清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哩,沒想到這種愚蠢的事竟然讓你們這麼害怕,老實說吧!那是我挖空的。」
語畢,清次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物品,正是頭骨失蹤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頭的形狀清晰可見… …
聽到清次的自白,眾人不禁大駭問道。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你不怕報應嗎!?」
 

聽到眾人的質疑,清次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報應?哼!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今日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聽到清次的話,眾人驚訝的說不出話。大家都被他的話震懾住,我想就如同我一樣,眾人都屈服於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無法發出聲音… …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害我們到什麼地步?我們都知道我們吃的是人,一個無辜的人啊!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來面對!?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到別的村子去將所有事情說出來!」

眾人一聽連忙要攔下飛奔而去的老師,但不知怎來的力量,看似瘦弱的先生將眾人推開向住處衝去,看到這情況,老邁的村長不禁跪倒在地。

「天阿!我們要怎麼辦… …就算現在我們免於飢荒,我們也無法洗刷『吃人』的污名啊!」

「放心吧,村長,我會將這件事解決掉的,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沒有人敢反駁聲音的主人,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而此時此刻的他臉部正因為剛才一席話而憤怒著,而他臉部極度的扭曲讓人聯想到『修羅』二字。

黃昏時分,私塾教師已做好離開的準備,此時此刻的他已對這個村子絕望了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門口處傳來了敲門聲。
叩叩叩。

處於敏感時刻的他手上拿著匕首,謹慎的問到。誰?有什麼事嗎?
 

「是我,村長,快開門!清次已經發瘋了!他現在見人就打,我來這是想跟你一起離開這村子的,快開門!」
雖然教師心中懷有些許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來的旅途中能有同伴,他就將腦中的不安揮去,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開門的同時嘴裡還不斷的說:「看吧!我早說清次已經瘋了!在不走就連我們都有危險了!」

「快阿!還杵在門口幹嘛?趕快幫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趕快出發吧!對了,你幫我拿一下刀子提防清次的出現。
 

說完,他就急忙的回到屋子準備行李。

「抱歉。」
突然,他感到背後一陣劇痛,而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門口,只能不斷哀嚎,此時他的背後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剛才交給村長的刀。

「你為什麼...要...做… …」

就在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後,清次用腳將插在背後的刀踢的更深入體內。
 

害怕的村長,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顫抖著,從他臉上絲毫感受不出身為一個村長的威嚴;只見清次從懷裡掏出了阿牛的頭骨,大聲吼道:「畜生,給我消失吧!」
 

接著他竟然將頭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臉上,其力道強勁到將頭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師的頭裡。

其淒厲的慘叫聲使得整村的人都趕過來看,但他們絕沒想到他們即將目睹一件他們不願再見到的事。
「哼!被我抓到了吧,你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現在我就讓你再也無法超生!」
 
 

當晚村子又有美味的『牛肉』吃了。

再一次得到肉的婦人,這次她的內心已跟昨日的感覺截然不同,她疑惑著是否應該把肉拿回去給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們,雖然肉的來源皆是取自於人,然而面對這兩者間的心境確有極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眾人皆已陷入瘋狂所幹下的蠢事,而第二次卻是在清醒時親眼目睹了慘劇,而劇中的主角也換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

想到這,婦人握著肉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一個恐怖的想法飛也似的流過腦袋。

“我會是下一個主角嗎?”

肉落在地上的聲響喚醒了發呆中的婦人,她這時將恐懼逐出腦中。趕緊拾起地上的肉心想【趕緊帶回去給光與華食用,然後連夜摸黑離開這裡吧!】
到了家後,她輕聲叫喚兒女的名字,但可以聽的出語氣中帶了一些急躁。
聽到這樣的呼喊聲兩名稚子連忙從床上跳起來。
「娘,什麼事這麼急啊?」
「華華可是才剛睡著呢!」
看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婦人當然也是充滿了不忍,但為了自家的安全,她催促著兩個孩子。「快點吃這牛肉吧,媽媽會在這段時間整理行李,整理完後就離開這裡。」
「哇!又有牛牛吃了!」年紀小的幼女一聽到牛肉,顧不得母親之後的話開始自顧自的跳來跳去。而稍微年長的哥哥則是聽完母親的話後著急的問:「離開?為什麼要離開這?」

無法說出真相的母親只好隨口答到:"因為聽說鄰近的村子最近開始下雨了,現在整村的人都準備去那兒試試運氣呢!"

說到最後,婦人的眼淚再次沾濕了眼眶,但年幼的孩子在聽到鄰村的"好消息"後,也興奮的衝去與妹妹分享所剩不多的"牛肉",壓根子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表情,而婦人看到這種場面就一個人默默的到屋內開始整理行李.

整理到一半時,一段令人心寒的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今天的肉不好吃耶… …」
「對阿!咬起來一點咬勁都沒有...一定是牛太瘦弱了。」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頭牛牛的肉喔。」
「對啊。」
兄妹兩那無心的抱怨此時此刻聽在婦人的耳裡彷彿惡魔的對話,剎那間一個男人的臉孔浮現於腦海中,正是清次那張修羅的臉。
 

她的腦海中不自覺間湧現了一股驚駭的想法:『是阿!私塾先生本來就已經餓的像皮包骨能分的肉本來就不多,這樣清次根本吃不飽阿!清次他難道… …』

想到這婦人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的衝出家門。

婦人離開家後便向私塾先生的住所飛奔而去,祈禱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發生;然而這矛盾的心態卻在靠近先生住處的田邊宣告破滅。

在那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屍的屍體,而趴在他們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清次。看見此景的婦人不禁失聲尖叫,而最後一場慘劇也在這聲尖叫聲中開始上映。
 

終章
 

聽到婦人的高分貝叫聲,本來專心埋首啃食肉的清次也抬起頭怒瞪著她,望著清次那因憤怒而睜大的瞳孔,婦人嚇得跌坐於地上,溫熱的尿液不自覺得從裙中流出,看到這場景清次不禁大嘆可惜:「可惜了一塊肉,至今還沒吃過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聽到這樣的話,婦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顫。清次似乎對眼前的景色相當享受,嘴裡開始說起了淫穢的話語一面向她逼近,看到這情形婦人將手當腿用,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動終究還是敵不過清次那雙腿的速度。

眼看著清次逐漸逼近,婦人只能沒命似的亂叫,她心中的疑慮已被證實。
 

清次早已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婦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說:「對了!聽說小孩子的肉比大人來的鮮美,妳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小鬼,等解決妳之後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聽到這瘋狂的言論,婦人體內突然湧現出一股力量,她擲出地上的石子,接著雙手當作腿般向村子開始疾奔。

「快點!快點啊!有誰可以阻止惡魔啊!救命!」
像撕裂喉嚨般,婦人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清次抹去額頭上的鮮血,抽出插在屍體上的柴刀,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啊?沒關係,我這次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

語畢,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另一方面,一聽到婦人死命的叫喊聲,村人也連忙衝了出來,憑藉著微弱的燈火村民間彼此互相對望,赫然發現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逃走』。

每個人身上可以看出剛才整理行李的痕跡,更甚著已經有人將包袱背在身上。還有一個共通點,每個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 ...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雖然眾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但眾人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然而婦人所帶來的消息卻將大家最後一絲的期望給消滅掉。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次,他們到村子的入口找尋清次那巨大的身影,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因此他們決定點燃火把。

就在他們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只聽到咻的一聲,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懼不已的清次。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清次將阿牛的頭骨罩在自己的臉上,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巨大,而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面對這情況清次露出了微笑。
 
 

他知道
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雖然村子也有比清次強上許多的人,但在這次的飢荒中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徒勞無功的,反觀清次經過這幾天的獵食後,雖然體力稱不上是完美,但要應付一群饑民已是綽綽有餘的。

整個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就歸為寂靜,只見清次悠閒的坐在由屍體推成的小山上,嘴裡說道:

「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對了!先拿那兩個小鬼當開胃菜吧… …只見他開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爛的木屋,最後目光停留在一棟大門緊閉的屋子,他露出了笑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

沒有人知道,牛頭故事的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日本政府清算所有屍骨的時候,唯獨發現少了兩個孩童以及清次的屍骨。

有人說,男孩看見了發瘋的清次,也許是當初的阿牛保佑,清次進入小屋的瞬間就被男孩用鋤頭打中要害而死。

也有人說,清次最後吃了那兩個孩子,連著骨頭,然後離開了。
 
 

但是,沒有人知道最後的結局。
 
 
 
 
 
 
 
「胡扯!這根本都是你的瞎掰,什麼'食人'的血緣?這根本就是你的妄想!」
 

聽完我的怒吼,s先生張開了眼悠悠的說到:「是阿,我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阿!但看到你剛才的行為更能證明這一切都非妄想阿!」
 
「什麼?!」
 
只見s先生的表情逐漸轉為陰森:「你不是一直對我犬子的肉讚不絕口嗎?」
 
 

聽到這裡我不禁傻眼了!
 
 

我那時已幾近咆哮的聲音嘶吼著:「你說什麼?」
 

s先生以沉默代替回答,接著我將目光移向他太太臉上,但深知一切真相的她在也忍受不住哭了出來。

此時羞愧憤怒湧上我的心頭,我那時只想揍人,我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前,但s先生手腳更快,他從口袋中掏出了槍:「出去吧,我可不想讓這故事在此停住阿......」
接著的事情我一點都記不得了,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後,一個人淋著雨獨自的在路上走著,嘴裡嘟噥著:「我吃了人...我吃了人....」
 
 
當我再次張開眼時,我人已在病房了。
 
 

身旁不斷照顧我的是未婚妻一美,我拜託她幫我做出各是各樣的牛肉料理。
但卻沒有一樣能勾起我的食慾,更極端的說法,
 
 
是世上除了"那種肉"外,再也沒有一種肉能塞住我的味蕾......
 
 
 
我想我的生命大概快到盡頭了,現在的我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了,唯一能勾動我的食慾的是一美白嫩的粉頸,每當她靠近我時,我都快克制不了自己!
 
 
我已經暗自下了決定,在這篇文章結束後,我會親自了結自已的。
現在唯一能帶給我希望的大概只有我暗藏於床邊的那把手槍吧......
 
 
===
 
聽了故事的那位筆者,最後應該是自殺了
 
 

其實,在戰爭的時候多數人因為糧食不夠,而吃過人肉的人其實很多… …
在那個時候,被食用的人被稱為【兩腳羊】、【菜人】
 
 
===
 
鮫島事件 真相
 
 
它是一個沒有內容的流言,內容就是一些「說起這件事....真的很....」、「這是一件無法令人忘記的事件。」、「難道你們都忘了這件事了嗎?」
 
這種好像真有其事的內容。其實根本沒任何內容。

懂我意思嗎?
 
他就是利用人的好奇心,去產生流言的內容。
 
怎麼樣的流言內容 → 他原本沒有內容。

然後又是如何出現? → 有人發了一篇問題什麼是鮫島事件
 
所以開始以訛傳訛,產生了鮫島事件的內容
 
最後因為太假,所以被識破是一則假的事件

但因為他以訛傳訛的力量,產生真偽的評價

最後被評價為一則都市傳說。
 
旁支的內容有很多種,其中大概的就是 殺人、失蹤、自殺這類的,時在無法一一翻譯...
反正是一個故事...
 
範例:
如今回想起這件事,實在令人心有餘悸。
難道你們都忘了嗎?是鮫島事件啊!
你問我什麼是鮫島事件?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真的是生活在同一個時空之中嗎?
只要年紀不要太小,都應該會知道鮫島事件的啊。
 
A君>這件事情在這裡說不方便……
 
B君>還是請樓主自重刪文吧。
 
如果大家都不說,久而久之不就會忘記了這件事了嗎?
那可是轟動全國的大事件了,何況死了那麼多人,
至今政府還沒有給一個明確的說法。
 
C君>網軍們看到這篇po文,一定很快就會被刪掉的啦!
 
A君>這沒什麼好談的,反正最後只會無疾而終……
 
因為這件事情還沒有解決啊,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見證過的……那件事,
如果大家都假裝遺忘了,會不會有一天真的遺忘?
明明是那麼血腥可怕的事件,我沒有辦法想像,每當事件發生周年的那一天,
我們還能夠安安穩穩的上班、吃飯、洗澡、睡覺?
畢竟那曾經是嚴重打亂我們生活節拍,讓我們義憤填膺、沮喪哀傷的大事件啊!
我實在無法置若罔聞。
 
B君>為了LZ著想,還是請自重刪文吧。
 
C君>同感+1。之前網路上相關的po文都被刪掉了。
 
D君>難道LZ是受難者遺族?
 
不,我不是遺族,經歷過鮫島事件的人,雖然沒有直接危害到我們的性命,
但是心裡都有傷痕,是廣義的倖存者。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窩在家裡好幾個月,
不敢跟任何人接觸,甚至不敢上網,就只是這樣窩著……。
 
A君>呵呵,大家都差不多呢。
 
C君>同感+1。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後代子孫問我們什麼是鮫島事件,我該怎麼回答?
 
D君>就跟他說……那不過是一則都市傳說罷了。
 
 
 
 
 
 
 
 
 
 
 
 
 
 
 
 
 

以上是最廣義的說法。
 
 

鮫島事件,有人說是真的,有人說是假的,最廣義的說法就是『惡作劇』。

然而每個故事都會有開頭跟結束,想出這個的人,為何當初稱它為鮫島,也並非是無跡可尋的。

這次的內容由由手抄書而來,真實性也不能確定,書的封面並沒有任何字,不清楚作者是誰,但在其中有提及這個故事。
老闆則表示這本書原文是日文,後被中翻,似乎是本沒有量產的書。

話說回來,懶人包的舉例其實不大對,因為鮫島事件,並不是發生在一個叫做『鮫島』的島上,鮫島,絕對不是一個海島。
 

鮫島事件的內容中,沒有屠殺、沒有掩蓋事實,充滿的只是瘋狂的罪惡跟人們不想回憶的事情。
 
 

故事所在的地方早就不可考,只能知道在日本某座深山中,在一個爬山隊伍上發生的。原本它也是充滿迷團的故事。

只留下事件的經過,就消失了。

第一章

鮫島神社,一個頗算有名的深山神社。大小大概是一個高級旅館大廳的大小,分為三院、測院、里院三個地方,提供來爬山的旅人借住用的,從三院望出去的風景非常的美麗,淡淡的霧氣有如薄紗,向下望是一片深綠。

『鮫島』是一個神社的名子,不是什麼海島,名子來源被認為是來自創者。
 

五名大學剛畢業的學生。杏崎、達也、清則、春江、誠,原本就是好友的五人,組成了登山隊爬上了鮫島神社所在的深山。

原意只是好玩跟連絡一下感情,
他們也告知家人:「若兩個禮拜過去了,都沒有聯絡你們,那請務必要通報給警方這件事。」
 
 

五個年輕人,做為事件的開頭出發了。

深山中,只聽的到沙沙的踩草聲。

「喂!達也,你下次提議登山之前能不能先自己來探勘一下地形?」纖瘦的女性杏崎抱怨,她可不是特地來這裡走山路的。

「抱歉啦… …我也不知道這座山車只能開到山腰,剩下的部分是要步行啊!」

「既然叫登山,走一走也不錯嘛!」
 

來到這座名稱不明的深山,自然是為了看看傳說中的鮫島神社,以及三院傳說中的風景,不過五人卻都沒料到要爬這麼長的山路。

長長的山路讓他們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看見了一個立在石梯前方,木製的鳥居後,就知道長長的路途到此結束了。
 

「各位是來借住的登山客吧?請喝杯茶。」爬上長長的樓梯,走過鋪滿石塊的路後終於進入神社,正在打掃的某位和尚立刻跑來迎接。

「嘩…好漂亮。」藝術系的春江讚嘆著。
 

神社中的裝飾並沒有太華麗,而是古色古香的舊式神社,進入里院後看到的就是兩公尺高的佛像,前面擺著一個小香爐,上面還燃著線香,里院的柱子是在角落而不像其他神社立在左右,深木色的牆壁與柱子上雕有著美麗的花紋。

佛像旁邊擺著兩個紫色的坐墊,中央向下塌陷,好似有什麼重物壓在上面。

「那是借路位。」剛剛替五人端茶的和尚解釋,「祂們也像人一樣需要休息,那兩個坐墊就是替祂們放置的。」

五人點點頭表示了解,就跟他們跑來這個神社暫住的道理是一樣的。

「請問一下,三院在哪裡呢?」一直都沒有說什麼的誠問了最重點的問題,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除了借住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看三院的風景。

「走出里院後右轉直走到底,轉彎後就是了。對了,各位的住房也是在三院,待會我帶各位去吧。」
 

待我們喝完茶,和尚就帶著我們往三院前進,「今天的霧很濃呢,大概要晚上才會散吧。」和尚自言自語著。

「對了,這間神社內,有多少和尚呢?」

「住持、我、還有三位和尚。」說著,他就邊拉開一間和室,「這就是各位今天要住的房間,鋪被的話就在旁邊,各位可能要自己動手了。」

「沒關係、沒關係。」
 

進了和室,五人將背包放下後,杏崎立刻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果然是一片濃霧…根本看不清楚嘛!」

滿臉失望的走回了房間,清則也只是哈哈的笑了兩聲,「妳就別難過了,山上的天氣本來就很奇怪。」
 

發現看不到風景的五人,也只好乖乖的待在和室裡玩起了撲克牌,直到一陣腳步聲打斷了眾人。

「我替各位送齋飯來了。」
 
「啊,真是麻煩你了!」
 
「沒關係的。」
 

和平的遊戲,親切的和尚,如果沒有這場霧的話。也許一切都不會發生、成為眾人不堪回首、似真似虛的事件。
 
 

在看不到月亮的山上,有一個人無法平靜。
是杏崎,在為了早上走了老半天,卻看不到風景的事情輾轉難眠。
 

『也許現在霧已經散了?』少女抱著這樣的心態,拿起了手邊的手錶。

凌晨三點,要是起床後沒看到風景,看來今晚也別睡了。
但是明天要是到下山之前都還沒有散霧,這場像白癡的戰役不就結束了?
 

想到這裡,杏崎決定起身賭一把,她向來對這種小事情的運氣都很好。
 

抓起了錶,隨手拿了件厚外套披著就往外走。

霧比下午時淡了許多,但現在還算是晚上,根本看不清所謂的深綠,「真討厭,嗯?太好了,還有看的清楚的!」
 

與深翠山景並列其名的就是在欄杆前下方、兩個塌塌米大小的翠綠色小池。因為霧的淡去很清楚的可以看見池子的美麗顏色。

「太好了,這次總算沒白來。」杏崎開心的笑了笑後,拿出了手機,她拍下了數張帶點神秘色彩的風景。
 
 
 
 

登山隊的人,一早就醒了過來,馬上就發現杏崎人不見蹤影,畢竟她有早起的習慣,修業旅行時5、6點就把大家都挖起來的經驗大家都還記得。同時,昨天招呼他們的和尚也替他們送來了早齋。

「請問你有看到這個女孩子嗎?」誠拿著相機,指了指最右邊的杏崎。
 
「沒看到呢,不好意思幫不上忙。」
 
「沒關係的。」
 
「對了,師父跟我說,要告訴你們:『今天霧還不會散,請再多住幾天吧,否則這時候下山很危險。』這樣。」
 
「好的,我們知道了。」
 

『看來行程得延誤幾天了。』眾人心想。

五人原先的計畫,是先開車到神社,借住一天後到達山頂,在山頂搭帳篷露宿野外,接著從另一條路下山。
雖然因為沒發現車只能開到山腰,但是大夥也在努力之下到了神社,卻在這時出現了濃霧,這樣想必會延遲個一兩天吧。
 

正當和尚要走出和室時,春江突然喊了一聲:「請等等!」

「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問一下這間神社的歷史,請問你清楚嗎?」
 
「這個的話,就掛在佛像左邊的和室裡。」
 
「可以帶我去嗎?」
 
「好的。」
 
 

第二章
 

春江在神社稱為『寺史室』的地方研究著牆上的掛軸。
 

掛軸非常的長,橫拿直畫的狀態下把三院、側院跟里院畫的清清楚楚。

但這之中完全沒有提過任何創廟者的事情,只有圖跟看不懂的字。原本她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高僧想出這樣美麗的神社,但圖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的名子除非就是那堆她看不懂的字。

掛軸的畫似乎是由同一繪師所做,每十年便畫一次神社的樣子,其中里院總是會有著四位『坐缸僧*』。
 
*(意即得道後知道自己死期何時會到的僧人,交代後事後便會坐入缸中。)
 
「小姐有什麼事情嗎?」老邁的聲音從背後想起。
 
「啊…擅自進來很抱歉。」
 
「沒關係,這裡本來就是可進入的一部份。」

身後的,是一個沒有頭髮、臉皺的老人。

經過他的自我介紹後,春江才知道這個老人就是住持,也是更新這幅畫、讓春江讚嘆的繪師。

「所以,這所神社一直都是住持的?」
 
「啊,當時我有幸與四位高僧創此神社,此地本來就有間大屋只是廢棄了,後來大多的寺廟會送僧侶來這裡修行,在圖中四個缸內的人就是以得道的僧侶。」住持幫我介紹著,「可惜我似乎與佛無緣…」
 

春江看住持手上拿著畫筆,就知道和尚是來要把畫延長,「今年也有人得道了?」她不禁問,「嗯,有四位呢。」
 

看住持已經準備好要補畫,春江也就趕緊走掉了。

退出寺史室後春江穿過佛像前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
 

春江邊走邊思索著,那幅畫高超的筆觸、牆上的文字還有設計這裡的,住持口中的四位高僧,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轉了個彎後春江準備走回和室,卻狠狠的撞上了牆壁。

「好痛…奇怪?」摸了摸牆壁,這裡並不是自己剛剛出來的和室。

這可不是什麼解謎、偵探遊戲,八成是出來的時候走錯方向。春江如此想著接著便往前走,迎面遇到的是一個不認識的和尚。

「啊,不好意思,請問和室在哪裡?」
 
「和室?」和尚像沒聽清楚。
 
「是,和室,就是… …」
 
「三院沒有和室呢。」和尚想了一下,確定沒錯之後留下春江走掉了。
 
 

搖了搖頭甩掉腦中的詭異想法,春江認為和尚只是不知道那個所謂的和室在哪裡而已,接著繼續往前走,過了一個轉彎又看到一個和尚,春江同樣的問了他和室位置。
 
 
 
 
 

得到的是一樣的答案。
 

開始迷惑的少女覺得,應該只有接待他們的和尚跟住持清楚吧?雖然心中也知道如果真的是不清楚,那也不會用沒有和室這種回答。
 

又轉了個彎,快繞完三院一圈了,此時出現的正是接待大家的和尚。
 
 

彷彿如看到救星一般的衝了過去的春江愣住了。
 
 

因為那位和尚回答:「三院是沒有和室的,應該是在側院才是。」
 

現在的春江快肯定自己是在做夢了,臉上顯著呆滯跟不惑的她發現了最後不對勁的地方。
 
 

不要說是和室,連里院都找不到了。看著牆上重複的奇異文字,春江很清楚自己重複了這條沒有任何路的走道數遍。
 
 
 

至於,『傳說般』的和室內──
 

「春江是想去多久… …」誠覺得奇怪,春江是跟和尚研究起歷史來了?
 
「別擔心了。」

正當誠想站起來去找回春江時,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

「各位,可以進去嗎?」
 
「啊!可以。」

只見接待五人的和尚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條綠色的錶。

「這是我在走廊撿到的。」交付了手錶後,和尚便走掉了。
 

「春江… …」

錶的主人就是春江,會這麼容易認出來是因為錶是則清拜託工藝社做的,世界上獨一無二、在春江生日送出的錶。
 

三個人決定如果下午後她們還不回來,就開始找她們,達也去里院找,則清則是去側院、誠找三院。
 
 

當然,兩人到了下午仍然沒有回來,則清率先站了起來:「真該出發了… …」
 

第三章

達也坐在車裡,慌張使他近乎無法呼吸。

天啊!這所寺廟到底是怎樣。
 
 
 
 
 

達也搜尋的是里院,當他找完最後一間房間準備回到和室時,聽到了『啪啦』的聲音。

輕輕的拉開一小縫,達也從隙縫中看出去。

是手,以不可思議角度扭轉後放在地上的一隻細白的手,現在也仍被旋轉。在差一點達也就要叫出來了,還好他夠聰明。

當達也看到第二個事實時,差點讓達也崩潰。
 
 
 
 

手的主人擦的指甲油,就是一直被達也稱為『沒品色』的墨綠色指甲油,是春江用基底油調出的顏色,她也堅持要用完。
 

人的腦袋在緊張時會迅速、瘋狂的運轉,激起一種被稱為腎上腺素的東西,這屬於人類自我防衛的一種能力。這時候的達也也是進入同樣的狀況,伸手一把就將手機給扔出窗戶,發出了喀啦一聲。誠心祈禱著這種偵探劇內的效果有用。

祈禱成功,折手的兇手,真的發現喀啦聲從外邊傳來,就這樣走了出去。
 

(太好了!)
 

達也的肌肉緊繃,他曾經是田徑隊的王牌,有自信即使衝出去後對方追了上來也甩的掉對手。
 

預備好後立刻全力衝刺!
 

達也覺得這已經超越自己以前跑出來的紀錄了,里院到出口他只用了11秒就跑了出去,穿過霧氣直奔山下,完全不管如果就這樣摔下去死定這種事情。
 

不跑一定會沒命。
 

達也的運氣也不差,這樣貌似慌亂的奔跑也讓他找到了自己的車趕緊坐了上去喘口氣,手機已經丟出去了,意思是也連絡不了那兩個人了。
 

達也並不打算回去就那兩個人,反正他們死了就算了,這樣永遠都只有自己知道這件如夢如實的事情,但他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永遠。
 
 
 

第四章

誠在神社內瘋狂的奔跑著,但他受到的是比達也更嚴重的衝擊。

他看到自己的朋友坐在一攤黃水上,一隻腳不知去了何處。

則清全身都在顫抖,本是黃的水灘又染上了一點褐色,崩潰的誠坐倒在地上狂叫著,發出人類無法到達的高音頻。

手持電鋸的住持,轉向了這邊。
 

跟達也一樣的本能發動,誠站了起來開始回頭狂奔。

直到稍微覺得腳軟後,誠猛力的推開某間的門跑了進去,在黑暗中隨便找了間小小的房間躲了進去。

小房間的門上有個洞,誠也全身顫抖。

出現了一個人影時,他多麼希望是達也。他真的很想大哭,但現在,絕對不是時候。而當人影出現時,誠再度崩潰了。

老住持看來不怎麼吃力,右手拿著電鋸,左手拉著則清僅剩的一隻腳走進了他現在的房間。

將屍體放在門口,老住持緩緩的坐了下來像是在休息。
 

誠摀住嘴巴,背靠牆緩緩滑倒在地,他摸到了很奇怪的東西。

拿出了手機,靠著微弱的光芒看著手上的東西。

是一小顆水泥塊,但中間有著奇怪的東西。
 

是頭髮。

誠,就快要叫出來了。這時後他發現了一件事情,原本會照在自己膝蓋上的光芒不見了。光芒向上一照,剛剛面前的孔消失了。
 

「太好了…你願意自己進去。」老住持的聲音迴盪在耳邊。

背後有著濕濕滑滑的東西倒了進來,摸了摸自己背後的誠,發現牆上有三個不斷冒出黏液的小孔。
 
 
 

誠瘋狂的大吼、大哭。
 
 
 
 
 
 
 
 
 
 
 
這次他完全的崩潰了。
 
 
 
 
 
 

最終章

「是屍蠟。」江法醫說。

「法醫,我不是沒有基本常識,屍蠟少說要一年才會成功製成。」

「如果不肯定我就會說不知道,那潭綠色的池水是特製的,為了這個。」
 

不到兩個禮拜五人的家長立刻就報警了,警方立刻上山調查,神社當時表明不清楚。
 
但發現神社跟失蹤有關是兩個月後,上山的遊客又借住了神社,卻發現神像中有個奇怪的白色物質,還有塌塌米一角有褐色物,下山後告訴警察。

發現後警方大動員立刻上山,但住持早已死去,其他僧侶人間蒸發,只剩下空蕩的神社。
 
 

最後的搜查結果是這樣:
杏琦-被製成屍蠟,剩餘部分未明
達也-在隱密處發現輪胎痕跡,但並無找到殘骸
誠-在里院的柱子內活活埋死
則清-慘死在里院,推測是從三院一直到里院,多處有魯米諾反應
春江-除左手藏於隱櫃內,其餘部分被製成屍蠟,手機螢幕刻著『放我出去』
兩名和尚與住持,也被製成了人柱,但表情安詳。
 

「為什麼要這麼做?人柱。」檢察官問。
 
「在某些宗教終認為只要有四根人柱支撐著建築物,那麼就會只盛不衰,但人柱必須沒有傷痕,而且要是活的。」江法醫冷靜回答。
 
「所以那幅卷軸…?」
 
「是,死掉的高僧就被製成人柱。不過現在真正得道的人不多了。」
 
「所以用活人嗎… …那位什麼春江要寫下『放我出去』這種話?」檢察官想起那個刻在手機螢幕上的淒厲痕跡。手機是在土裡找到的,電量早已用完。
 
「有沒有聽過『認知不和諧」這句話?」
 
「?」
 
「如果今天突然跑來一個警員跟你說沒有我這個法醫,你會覺得莫名其妙吧?然後跟你很親近的下屬跟你說真的沒有這個法醫,你就會開始疑惑,最後我跟你當面說說我並不是法醫,你就會覺得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問題。」
 
「啊,常發生這種事呢!記憶與他人不同…但這跟『放我出來』有什麼關係?」
 
「不是在神社附近的土裡面找到了他們的物品嗎?我認為,被害人一定是被數個人告知『沒有他們休息的地方』這種話,而且其中一定有跟她打過很多次照面的人在內。」
 
「不可能會走錯吧?三院跟側院差了一個門的距離耶。」
 
「那個神社不是充滿詭異的文字嗎?而且用的全是同一色系,走出去又這麼多霧,就算改變了一下通道,只要沒有發現小差異就不會發現大差異,它的設計造成人類視覺上的壓迫感。當初他們創廟就計算好要這麼做了。」
 
 

人柱、花紋、屍蠟… …
檢察官只是沉默不語。結束了,還是有更多的問題,他也不知道。
如果神社的繁榮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話。
 
 

在案件結束後,神社真的就這樣消失。再也沒有人知道鮫島神社真正的位置。
那個年代,這件恐怖的事情也只在附近騷動了一陣子,接著便無聲無息。
 
 

鮫島事件,就這樣落幕了。
當初接待五人的和尚不見蹤影。
 
 

===
 

老實說這是我覺得最有說服力的故事內容了,因為本身看過為說明而說明的藍色版本的鮫島事件,我覺得不太對… …
 

當初看到故事時我也很驚訝,原來鮫島不是一個島,而是一間深山神社的名子… …
 

雖然可以說是最有內容的故事… …但真實性就不知道了,應該可靠吧。
最後來個吐槽:

「這是我不願回憶的事情。」<-你又沒經歷(゚д゚ )
 
「門對面的那場大屠殺。」<-才死一個(゚д゚ )
 
「有人盯著我。」<-這事情又不會危害大眾(゚д゚ )
 
「那天晚上下著細雨」<-只有霧喔(゚д゚   )
 
「只知道在山洞裡」<-是神社(◕‿‿◕ )
 

話說回來懶人包會流傳他是以人類造謠的能力形成都市傳說的這種說法,應該是因為事件的故事發生當時沒有電腦吧,手寫… …
 
 

那我們的三大都市傳說都有結局了呢… …好像有點空虛呀。
 
7月20日
 
909
5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96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