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30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4/8 更新4-15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179 -
TP-18




       向下激烈旋轉的子彈扯破包圍網,闢開生路,也奠定一場別離。


       朝倉眾人退逃之後,破洞旁唯獨遺留雙鎗、隻影。鮮血自風衣裂縫裡淌灑,劇毒於脈絡中蔓延,月讀命隱忍痛楚,他知道自己絕不能露出半絲猶豫。


       運轉生死的齒輪在此刻短暫駐足,歇止,是為了迎接即將引動的極端。


       騎士槍朝側方直指,蒼裂下達圍攻指示;尤莉亞褪出護手彈巢,為斬艦裝填彈藥;鋼聶全身血管浮起,膚色由淺黃轉為鐵灰;神原不死雙手環抱胸口,冷眼觀望戰局


       看著對角叛軍蠢蠢欲動,十楓、鴆毒決定積極搶攻。方才一擊,鋒銳度堪比金屬的楓葉確實劃破對手要害,加上那足以削弱戰鬥力的Enchant Venom(劇毒附加),兩人臆測月讀命是在虛張聲勢,想藉此虛耗時間。


       「清音,抱歉我成全月讀命的覺悟」鴆毒掌心飄散紫綠光點。


       「清音姊,我也會把月月寫在筆記本好好留念哦。」十楓用樂團指揮般的手勢,擺佈指前楓紅。清音沒答話。


       「別大意。」神原不死出聲攔阻,「正常來說,月讀命應該會跟著跳入坑洞,依賴地形之利擊殺追趕的敵人。會選擇把自己暴露在敵陣中央,一定有他的理由。」


       搞不好連跑都跑不動了。」十楓天真回答。


       「桀桀,還是月讀命沒想那麼多?」


       身經百戰的他,不可能這麼不智。」看著一如既往的孤傲背影,神原忽然產生強烈既視感。原來如此。


       難怪月讀命選擇滯留大廳,因為無論建築格局、敵人分佈位置,都建立在最適當的出手條件之上,他絕對會使用“那個”。


       二年前,特諾奇提特蘭一役,任務失敗的砂狐里希沿途遭受GOC成員和大批兵士追補,接連折損同伴的情況下,砂狐首席倏然迴身迎敵。


       現今,過往,兩道身影疊合,相似的背水之勢,相似的起手姿態——殘破風衣甩向半空,十二枚彈匣自袍內先後飛出;月牙弦步配合雙鎗,展開全方位掃射。


       弦步踏出的疾變身形迴避叛軍鎗擊,穿梭在火線交織而成的縱橫之間,雙腿遍佈血痕,宛沾染紅墨的畫筆,於地面畫下一抹又一抹的赤色月弧。


       囂月漫無目標的肆意而掃,彈藥一經耗盡,空中落下的彈匣又緊接填上。須臾,十四枚彈匣盡數告終,月讀命屈膝、納鎗、披回風衣,攻勢乍似完結。


       叛軍部眾見雙鎗已無彈藥,抽刀、裝彈、飛奔上前,打算用縮小的包圍網令對手無所遁逃。
東星會殺手不願落於人後,當楓葉、劇毒、重拳準備出手時,神原表情掠過殫忌:「十楓、鋼聶,放棄攻擊,全力擋下這招。」


       來了。


       威力遠勝殘月,昔日令帝國人馬浴血沉淪的華麗屠戮——




Lunar maria(月海)。




       大廳驚爆海嘯般的激昂鎗響,洶湧子彈宛如凶獸衝破囹圄,同步於四面八方竄起。數以百計的彈道堆疊成浪,浪潮再分支成七道方向互異的殺流,分別殺向在場七名能力者。彈浪來得無端、去得無定、無法看穿的行進軌跡徹底籠罩宴會廳。


       「黑漆漆,尤尤的貞操就交給你守護了。」尤莉亞退至蒼裂背後,騎士槍快速掄動,挺身挑戰所向匹靡的殺陣。


       「哪來的地圖兵器啊!?」楓葉牽引廳內植物,十楓將無數葉片集結成一片巨大屏壁,硬是格擋首波衝擊。


       銳勁雄掃在場百人。猶如擁有意識,彈浪交互配合、啟動自發性的無差別攻擊。人體一經碰觸立即化作血沫殘肢,骨肉分離的悽婉絕唱此起彼落。


        「這是命運!」鋼喊著他唯一的台詞。


       「大塊呆撐住,還沒結束。」躲在鋼聶後方的鴆毒,感受面前護盾被逼得節節敗退。


       如鴆毒所言,彈浪雖遭遇阻攔,但動能毫無減少跡象,先是以等速旋至他處潛伏,再用提升的力量、速度展開第二度攻擊。


       殺流三度經過,現場尚有半數倖存者,並嘗試突圍攻擊月讀命。


       五度往返,殘餘五分之一人馬,苟活的早已喪失理智。


       第八度侵襲,璀璨的血肉之華四在地,現場能力者保有呼吸權利鐵一般的肌肉磨出瘡孔;葉片屏壁透現裂縫;墨色戰甲凹陷;尤莉亞、清音、鴆毒各自負傷


       彈浪恰似永無止境,且威能仍持續增長。只出一招,最強一招,月讀命轉瞬挫敗七名強敵,神原心知若再不想辦法解破月海,他們將葬身在無盡怒濤中。


      「十楓,掩護我。」黑色筋絡浮起,神原再度開啟能力。


       把握彈浪轉向空檔,葉壁解體,十楓轉守為攻:OKRazor leaf(飛葉快刀)


       當葉刃襲至月讀命周身,殺流似有所感,橫生切斷十楓攻勢,漫天葉片眨眼成為焦灰。


        焦灰裡,突然伸出一隻爬滿蠕動異物的右手——Transfer(傷體轉移)。透過肢體接觸,神原能將自己受到的傷害轉嫁至他人身體。


       「殺你,真是勝之不武。.


         承受的鎗傷一口氣集中在掌心,準備全數奉傳遞給月讀命。只差一步,神原便能了結這場戰局。然而,神原卻感受到視線一陣翻轉,他意識到自己正飛旋於半空。


       「死者,何需介懷?」月讀命揚手。


       地面湧現暗潮,沿著神原頸部將他撕為二截,出乎月讀命預料的是,失去頭顱的身體卻忠實地貫徹攻擊。


       ——Undead Throne(不死王權),神原最引以為傲的能力。


       由於那張隨處可見的大眾臉,月讀命無法從記憶找出對手身分,進而錯判形勢。意外一擊,神原右手命中目標,蠕動體迅速移至月讀命身上,隨後爆出數枚彈孔。


       殘燭般的軀體再添新傷,想勉力維持月海運行,但無法壓抑的痛楚令月讀命意識逐漸模糊。喉嚨嘔出黑血瞬間,七道彈浪終告瓦解。


       「中毒在先,仍能將我們逼至如此,沙狐首席比傳聞中更加厲害。」鴆毒拾起斷首,將分離的神原重新接合。


       「瞑目吧,月月。筆記本裡就屬你最強哦。」十楓合掌。


       月讀命無語。


       失焦瞳孔望著遠方,凝結的神情彷彿悵然所失。或許心有不甘、或許仍想再戰、或許擔憂同伴安危。


       倏地,飛斬俐落切斷殺手懸念。


       廳內同時傳出一陣悲愴笛聲,似哀鳴、似鎮魂,曲調裡,血染的風采在腹部暈開,細長眼眸緩緩閉上,行至最終,挺立腳步依然不肯退讓半分。


       陣雨停歇,天際透出微亮月光。


       船內,仍是哀切的無月之夜。




                           ※                      ※




       看著遠去的船隻,紅牌眼角不禁流出眼淚。


       幾分鐘前,眾人安然抵達懸掛逃生艇的緩跑道,當時跑道上已堆滿叛軍屍首。原來除了蒼裂與尤莉亞,叛軍還將麾下剩餘的能力者全賭注在逃生艇四周,力圖斷絕朝倉所有生路。


       不幸地,那群能力者見到朝倉一郎前,意外對上前來馳援的GOC成員。


       GOC,阿茲特克皇帝直屬暗殺部門,全名殺戮之神(God of Carnage),集結純血者組成的頂尖團隊,當中一至九席皆具有單獨解決小規模軍隊的能耐。


       可想而知,叛軍遭遇了一場壓倒性的屠殺。之後,GOC拒絕朝倉搭救月讀命的請求,以維護安全為由,強行帶著朝倉父女搭船離去。


       「為什麼不強硬的帶我離開、為什麼小艇全被叛軍破壞了、為什麼我還在這艘鬼船上……」紅牌對著漆黑大海哭訴。


       「別傷心,還有我在啊。」一隻白細的手輕拍紅牌肩膀。


       「你在才更可怕啊!」


       「哎呀,被吐嘈了。總之,既然達成約定,現在你恢復自由之身了,好好享受美好的夜晚吧。」奎茲轉身道別。


       「等、等等!你想去哪?」直覺告訴紅牌,雖然奎茲很恐怖,但與其一個人亂跑,跟著他的生存機率會比較大。


       「怎麼,想要我帶你離開?」


       看著對方擺出一付無害的親和笑容,紅牌嚥下口水,點頭。


       奎茲豎起三隻手指,「三次機會,說出我為何留在這裡。說得越詳細,生存機率越高。」


       「如果全部猜錯呢?」


       「安慰獎。憑我技術,死亡,不過是一瞬的痛苦。」


       「當我沒說,大哥你慢走!」紅牌哭喊。


       奎茲蹲下,抱起地上的吉娃娃,「來不及了,一路上也給你不少提示,說吧,以你的聰明才智。」


       「我、我盡量……


       奎茲留在這的原因嗎……


       紅牌絞盡腦汁思考。感覺奎茲很在意關於催眠解除的相關情報,他的身分應該和引軍來攻的幕後主使有關。


       「你是想削弱叛軍力量的人,利用叛軍打擊帝國,然後企圖引發兩方戰火,從中謀取利益,現在是想留在現場佈局?」


       「不對,剩兩次機會。叛軍和帝國我都沒興趣。」


       ……啊!對了。紅牌靈光一閃。


       記得藝術迴廊激戰時,奎茲趁著月讀命等人不在場,悄悄使用某種儀器輸入文字。內容提到“讓梟停止狙擊朝倉”、“待會他們會過去雙子座β”等關鍵字。很顯然,在雙子座β遭遇的五人組是聽從奎茲指示在那埋伏。


       「你是東星會的人。因為從外觀我判斷剛剛那五人組就是傳聞中、殺遍首爾無敵手的東星會殺手,你下達了命令給他們對吧?所以你是留下來驗收成果的!」


       「也不對,最後一次機會囉。」


       「你……


       ……留下來救桐乃小姐?留下來挑戰眾高手?留下來享受遊輪假期?還是留下來把一個被迫上船的可憐蟲當玩具耍!?


       紅牌覺得膀胱一陣鬆弛,只怕答案脫口,自已會死得比尿液噴出的速度還快。


       「回答。」


       「你是想……留下來,留下來……挑戰眾高手,然後救桐乃小姐,和她一起享受遊輪假期,然後再把我當玩具耍……


       細白手指輕點在紅牌額頭上,「答錯囉,我為什麼留下來,因為——


       「啊啊啊啊!」內褲溼透,紅牌洩出整晚堆積的恐懼。


       ——因為我沒船可以離開呀。」


       以為自己死定,紅牌慘叫一聲音後便跌坐在地上,直到發覺跨下有東西在鑽動,才睜開緊閉雙眼,發現小狗正猛嗅他尿濕的褲子。


       「呵,看來舔舔很喜歡你。」奎茲微笑。


       「你……你不殺我?」


       「走吧,好好照顧舔舔,別辜負梨香小姐一片心意。」


       「要、要去?」


       奎茲捲起左袖,錯綜符文快速排列成形、奇詭文字浮動遊走,在瞬息間排列變換,凝聚成道黑色長影,長影兩側有羽,蜿蜒纏繞。


       「欣賞收幕前的最終決戰。」






《待續》


     下回TP-19     


Fate  (命運)

  
17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