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30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3/31 更新4-14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221 -
4-15




  藝術走廊,兩組人馬的戰鬥漸趨白熱。


  承受一波接一波的熾烈戰火,周圍名畫碎為百分之一的拼圖,寫實派藝術品被切割成抽象主義,刀痕、坑洞遍佈,整體結構幾近崩解。


  作鎗刃一體設計的斬艦刀不止近攻方面優秀,遠距離也有相當程度的破壞力。握柄末端的圓形護手,外觀就像顆放大版的手鎗彈巢,裡面也理所當然地滿載危險。只要尤莉亞在砍劈動作中扣下機關,隱藏的底座便會將子彈向上推進,沿著槍管、帶出霸道的飛舞斬擊。


  騎士槍內部亦隱含玄機,蒼裂平舉武器、為槍身披掛彈鏈,螺旋狀的尖端立即高速迴轉,像格林機關鎗一樣擊發流洩鎗火。搭配堅硬鎧甲以及能讓物體灰飛的虛無之手,蒼裂簡直是難以攻略的移動堡壘。


  比起叛軍一心殲敵,考量後續可能還有戰鬥,桐乃、月讀命在體能上則有所保留。


  心態的差異,讓五五波的膠著戰況緩緩傾向其中一端,再拖延下去,叛軍雜魚眾就要趕來,屆時戰況更為不利。本蛙必須做點什麼,而不是在這裡作戰鬥解說。但我既無法發慣性障壁,也沒能力開啟戰紋……


  事實就是,除了把O2轉換成CO2的功能和打嘴炮以外,我一點忙也幫不上。


  比吉祥物還不如的我、逐漸失去存在感的我,還剩下什麼?


  「剩下帥氣、謀略,以及孤。」


  「菇君呱!?」


  左手自主性動了起來,射後倒頭就睡的香菇再次清醒。


  因服用AKB48,隊長得到“人格異變”的能力。已知的四個人格中,主人格專事攻擊、本蛙擅長防禦,菇君則是牽制之王。憑他的黏稠菌絲,阻擋叛軍的戰略便燃起一線希望。


  「請使用孤、使用孤的陽電子砲吧!但,從纜車上跳下來的那發已經耗盡庫存,想要發動能力,必須尋找供應能量的來源。」


  「也就是說……


  「沒錯,孤需要色情。」


  菇君是以身體萌生的慾望為能量發動招式,也因為昨晚脫桐乃內褲的那場春夢積蓄了超多庫存,菇君才能在Skyrail上噴出那麼多的菌絲。


  想要對付蒼裂他們,一定要得到不下於春夢的刺激。


  「桐乃大人,現在能不能把衣服脫光?」本蛙喊。


  理所當然,得到“你怎麼不去死啊!”這種冷漠回應。


  換個方向思考,旁邊倒了個被砍成兩半的裸女石膏像,「這個呢?隊長A書被老媽丟掉的時候,曾墮落到拿美術課本來使用,做了一場充滿藝術性左右互搏。」


  「這已經超越人類的範疇,孤做不到。」


  「那麼,看著尤莉亞戰鬥時劇烈起伏的胸部?」


  「孤對巨乳毫無興趣,貧乳才是正義。」


  「真挑呱,那幻想蒼裂和月讀命在搞BL如何——


  虛無之手輕撫精壯身軀,黑白空間溫柔吞噬掉月讀命的貼身衣物。


  「說,說你想要被我的螺旋狀的騎士槍狠狠攻擊。」蒼裂妖異的笑。


  「想要被……


  「大聲點!這種程度的嬌喘也算得上砂狐首席嗎?」


  「噤聲!讓我死吧……竟然落在你這種人手上,月讀命以無顏苟活。」


  「咯…………我是會讓你死,而且,是死好幾次……」拉開月讀命的拉鍊,蒼裂揭開面罩,張大貪婪的大嘴:「蝕,是吞噬月華的存在啊!」


  「「好腐!」」我們同口同聲。


  看來在藝術走廊已無法獲取色情媒介,本蛙當機立斷從跳下坑洞,決定從其他管道得到能量。下層為擺設花卉做裝置的植物走廊,無戰力集團和奎茲群聚在一顆大盆栽旁。


  「戰況真危急呀,柳柳怎不出手呢?」奎茲看著監控畫面問。他清澈的藍色瞳孔裡沒有半分畏懼,反而閃爍期待的光芒。


  「那不重要,電腦先給我用。」


  搶過筆電,本蛙在瀏覽器輸入牢記在心的網址——EZ論壇。裡頭放了超大量H產物,無論是堂堂正正的裸女、還是筆畫出來的虛擬產物,包羅萬象、應有盡有。


  可惜,我無法逃出命運之神無情的捉弄。



  Internet Explorer 無法顯示該頁面



  對於一個有迫切生理需求的男人而言,這行字的殺傷力,不亞於解壓縮時的“無效或毀損的認證資訊”。


  本蛙竟然忘了對外通訊已被叛軍封鎖。別說上EZ,連去拍賣網站找內衣模特意淫都不行。


  天亡蛙也,去你的色情守門員……


  「怎麼了嗎?」梨香湊過頭問。


  「我要上A網,比剛結束新訓的阿兵哥還想上A網。要詳細形容的話,請把我想像成即將達成一萬場連續出賽紀錄的鐵人球員,賽前教練排出先發名單,笑吟吟的說:“恭喜啊,柳柳,今天就要創下偉大紀錄了!”,妳猜我會怎麼回答?」


  「回答“謝謝教練一直以來的栽培”?」


  「不,我會說“老頭,恁爸現在要回家上A網,有意見的話我就打飛你。”」


  「為什麼……你真的很想那個哦……


  眾裡尋她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梨香外表出眾,千金大小姐的氣質更使人充滿侵略慾望,外加又身為隊長初戀情人,沒有比她更適合激起慾望的人選了。


  「抱歉,妳跟我來一下。其他人留在原地。」


  牽起梨香,將她帶到受樹葉遮蔽的隱匿處,紅牌、奎茲也就算了,萬一被朝倉一郎知道我待會要對他女兒做的事,怕他會氣到心臟病發而死。


  「柳柳,你到底要幹麻?」」


  「沒時間了,快點用身體讓我興奮。」


  「才不要!」梨香緊張地縮回手,一臉受到性騷擾的模樣:「現在的柳柳好陌生,失去記憶之後就變成性犯罪者了嗎……


  「妳誤會了。我和阿月一樣是擁有異能的能力者,只是我是以性興奮為力量驅動,簡單來說就是越接觸H、人就越強。」


  「騙人!是想看我身體的爛藉口吧?」梨香比想像中還更抗拒。從隊長記憶中得知,她是連穿泳裝都會臉紅的害羞系女孩所以,兩人交往只停留在牽牽小手的純愛階段。


  沒時間像拐騙女生拍片的AV男優一樣跟她耗下去,本蛙決定直接祭出大絕招——



  「妳知道嗎?」



  「知道什麼?」



  「一切衣物都有破綻,不只是襪子、襯衫、裙、褲,甚至連奶罩也是。只要有穿戴就一定有脫卸,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我的能力能夠卸除女性的外在束縛,就像被十萬個電車癡漢同時附身一樣,所以……




※                         ※                          ※          
     


    
  一分鐘後。


  本蛙要奎茲用廣播系統通知上層人員開始移動。待無戰力集團撤離到安全範圍,我大口吸氣,將肺腔填滿女體微香,臉上的絲質觸感不禁讓人神清氣爽。


  閉目養神,靜待決勝之刻到來。


  忽然,破洞傳來躁動聲響,桐乃、月讀命先後躍出;蒼裂、尤莉亞也接連現身。


  退到本蛙後方”以手勢示意。


  速度佔優勢的二人迅疾退至射擊區域外,手持重兵器的叛軍瞬間被拋在後頭。


  ——斜舉左手,瞄準。


  「陽電子加速器,收束迴轉數維持在三萬八千。最終安全裝置,解除。射擊用參數,開始最終輸入。地球自轉及重力誤差修正+0.0009。」


  ——假想地面畫了一條線,在敵人踏進界線之前,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能動搖。因為,機會只有一次。


  「陽電子加速中,全能量送往超高電壓放電系統。第一至第九放電塞,完成充電準備。陽電子加速管,最終修正。脈衝正常,無問題。」


  「在碎碎唸什麼呀?」


  前方斬艦來勢洶洶,尤莉亞大刀昂起,長刃猛力一甩,隨即,護手彈巢輪轉。


  吶,你見過飛舞的斬擊嗎?」


  “颼”地,風壓撲面瞬間,太陽穴附近傳來液體淌落的微冷觸感,我想自己的側臉已被劃破。


  ——還有五步。


  ——四。


  蒼裂槍尖貼地,鑽頭旋動、地面燃起懾目光火。


  ——三。


  彈巢輪轉,斬艦再度昂揚,「這次,尤尤不會刻意打偏哦!」


  ——二。


  同時時分,槍尖撥動裂焰、刀身流洩飛斬,兩者演譯出致命合流。


  ——入界。


  不退、不閃、決心以招破招,左手筋絡暴怒般浮起,氣勢磅礡的能量蓄勢待發。



「吶,妳被顏射過嗎?」



香菇布偶牢牢鎖定對手,我們將作出今生最濃烈的一發:「「接受白濁的制裁吧最大出力Face Shooting(顏面射擊)——」」



「「發射!」」



  從布偶頂端一口氣產生大量菌絲,濃稠、黏膩的白色慧星向前噴飛,以突破天元的威勢襲往叛軍。胞子吞噬臨面攻勢,直直沾上人體,再迅速朝四面八方擴張,空間彷彿受到暴風雪肆虐,頓時陷入無窮無盡的白芒。


  幾秒經過,走廊剩下雪崩後的悽冷,連哀嚎都來不及發出,蒼裂、尤莉亞便淹沒在濛濛浪靄中。一招KO。


  菇君如抽事後菸的中年大叔般深深吐了一口氣:「晚安,呼——今晚的表現也很棒棒呢。」


  「是啊,畢竟頭上可是戴了足以讓你發揮120%力量的傳說寶具——


  話沒說完,顏面感到一陣粉碎性的疼痛。


  「你、你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你沒尊嚴嗎?」桐乃用迴旋踢招呼本蛙。


  我摸著自己的臉頰解釋,「等等等等!妳誤會了,我套的這不是內褲,那是本蛙從梨香體內抽出的虛空(Void)啊,所謂的虛空,就是人心的具現化……


  「從哪偷來的設定?我也來抽你的吧,用皮鞭抽怎麼樣?」


  「住、住手!我受傷了耶!」


  桐乃一把搶過我的寶具,「快還人家!你這變態!」


  啊,內褲沾到臉頰的血了。


  總之……危機算是暫時解決。承受著桐乃和梨香的嚴厲目光,以及月讀命不屑的嘆息,我們一行人來到雙子座α、β 交會點。


  樂觀點來說,只要離開α號,叛軍應該便不再造成威脅。桐乃先行躍至對向船隻探路,月讀命戒備週遭,讓大家一一安全走過架在兩船中央的橫梯。等全部人員於雙子座β集結完畢,用大富翁的玩法譬喻,距離我們抵達終點大概只剩最後一次擲骰。


  「根據地圖指示,穿過前方宴會廳,逃生艇就在不遠處。」奎茲看著地圖說。


  「哈哈!我的任務終於達成!」紅牌推開生路之前的最末一道門扉,壯麗的宴會廳映入眼簾。廳內盡頭,類似螢火蟲的紫綠光點縈繞;室內明明無風,卻有楓葉在半空飄飛。


  「不對……


  月讀命抽鎗要攻,乍看無害的異像卻快了一步,化作洶湧殺意撲朝倉一郎。


  激盪過後,朝倉一郎完好如初。挺身承接全部傷害的月讀命單膝跪地,他痛苦地嘔出陣陣黑血,身上遍佈腐蝕痕跡和綿密刀吻。


  我方最強戰力居然……


  「桀桀桀,放心,我的毒無法對能力者產生致命性傷害。就開門見山說吧,我們只要朝倉,其餘無關的人可以離開。」戴著黑色羽毛披肩的男子發言,身後還站了另外四人。


  本蛙見過他們!西子海岸的"Love plus"的活動上,那五個怪人曾和隊長簡短交談過。



  手中操弄楓葉的“十楓”、一臉痴呆的“鋼聶”、貧乳御姊“清音”、路人甲模樣的“神原不死”,長得像毒蟲的“鴆毒”。五人胸前皆掛著東星會銀星家徽,原來他們就是本蛙的內心隱
憂。


  不屬帝國、叛軍任何一方的第三勢力



  「朝倉是我的,月讀命也是我的。在場,沒有人能活著離開。」突然,牆璧褪為慘白,螺旋槍尖從大廳側方鑽出。


  「最好別妨礙尤尤哦,不然連你們一起砍了。」


  另一端,難纏的斬艦刀再次降臨,帶出為數眾多的叛軍部屬,近百人馬將宴會廳徹底包圍。


  菌絲的效力遠比想像中短暫,竟然遭受叛軍、東星會雙重夾殺,可以說是最糟糕的狀況啊……


  「柳柳、桐乃,你們殺出一條路,帶其他人走,由我斷後。」


  「你想自殺嗎?以為這樣很帥嗎?沒不到值得認輸的地步,我們還有勝算!」桐乃反駁。


  「笑話,我比任何人都更愛惜生命。聽好,你們在場只會妨礙我,馬上離開。比起偕同作戰,單打獨鬥才是月讀命的風格。」


  「阿月……別說話,先治療傷口。」梨香取出奶油罐。


  「不用,這點小傷毫無影響。」


  「月先生,老夫一定會好好感謝你。」


  無用的感謝省下,錢記得匯到我帳戶就好。」月讀命語氣堅決,老實說,在任何人眼中,他應該都是毫無勝算、都是自尋死路。


  「知道了,那我們先走,你自己保重。」桐乃不再勸阻,她應該是想完成砂狐前輩的最後托付。


  窗外,原本高照的月光漸漸消失,毫無預警的滂沱夜雨急急落下。無月之夜,頹倒的砂狐首席重新站起,態度依舊睥睨:「別浪費時間,全部一起上如何?」


  「桀桀,為了吸引我們注意力,不惜做到這種地步嗎?成全你,今天就待你倒下,我們再行追擊。」鴆毒掌心散出光點。


  「悲哀,在逆境中掙扎,你只會更加絕望。」虛無之手將週遭色彩染為黑白。


  「是嗎……哈哈哈……以寡擊眾、身陷重圍,獨力面對七名高手,月讀命不露懼色,反而低笑不止。隨著細長曈眸逐漸睜大,眼神、笑聲越見囂狂。



「睜眼見證吧,居逆境為壤、飲絕望為泉,在殺戮中綻放的絕艷之花。」



抹去嘴角黑血,不屈的雙鎗一挑在場百人。



「今晚,我將譜下最絢爛的一戰。」




《待續》






下回  TP-18  
Lunar eclipse (蝕月之刻)






精美插圖由:RNE 提供







話說……場外的妹殺手已經沒人看了嗎?

我很絕望

真的









  
22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9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