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9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3/17 更新4-12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50 -
4-13


      「柳柳……好久不見。」


      梨香靦腆地向我打招呼,然而本蛙腦子塞滿關於奎茲的事,根本沒心思搭理她。


      「唔!右腳感受到被踐踏的觸感,桐乃瞪了本蛙一眼,眼神好像在說“不乖乖聽話就幹掉你唷”。


      我端詳梨香秀氣的面容,按照腳本說出很過分的宣言:「——不好意思,妳哪位啊!?」


      「我!?我是……柳柳不記得我了嗎?


      看著梨香錯愕的臉,桐乃露出壞心後母的笑容。


      「是呀,在一次戰鬥中我傷到腦部,失去部分記憶。」


      「你沒事吧……


      梨香想觸摸我額頭,本蛙捉住她的手:「請不要碰我,我現在是沒有感情的戰鬥機器人。」


      「哎呀,梨香姊,忘記和妳提到我哥受傷的事,抱歉抱歉。」桐乃裝作懊惱模樣。


      「那、那也沒辦法了,本來是想好好和柳柳道歉的。」


      「不必了,朝倉一郎那老頭呢?」桐乃交代要連未來岳父的關係一塊破壞掉。


      「父親身體不大舒服,人在靜養。」


      「哦,那奎茲……


      梨香驚訝:「咦,你們認識?。」


      「我跟柳柳已經是朋友,想不到柳柳會是砂狐的殺手,真不可思議呀。」奎茲接話,臉上掛著一貫的無害微笑。


      「奎茲怎麼進入密室的?應該這麼說,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艘船?」我問。


      「我的全名為奎茲‧特諾奇,代表特諾奇家族參加聚會。月先生帶回朝倉先生的途中碰巧遇見我。現在回想都覺得幸運呀,這是命運的安排吧?」


      這小子在瞎扯。想狠很揭穿他,但本蛙的推理皆是建立在想像和臆測上,一點切確的證據也沒有。


      換個角度想,即使掀開奎茲的謊言也沒任何好處,至少他當下沒有與我們為敵的徵兆。再者,若奎茲真擁有羽蛇神的力量,和他打起來九成九佔不了便宜,所以暫時維持現狀才是上策。


      OK!連線完成。」桐乃集合我們收看雙子座β的畫面。


      雙子座β裡的狀況和α差不多慘,可以用屍橫遍野來形容。其中有一點值得留意,除了平民、官員、帝國護衛外,船上的叛軍也幾乎被殺光。


      憑帝國護衛單薄武力,要和人多勢眾的叛軍進行五五波的戰鬥未免勉強,難道……


      月讀命指著螢幕,「注意看地上屍體,帝國護衛、叛軍身上除了鎗傷外,還有一般武器無法造成的傷痕。」


      「整塊肉都腐蝕了,像被什麼毒液泡過一樣。還有角落那堆,佈滿密密麻麻的細微切口,真噁心、一點美感也沒有。」桐乃嫌惡地碎碎唸,梨香則連看都不敢看。


      「恐怕有第三勢力介入。」我推理。


      「第三勢力?」梨香複頌。


      惡毒心腸的女人冷笑:「哈!連這都不明白嗎?梨香姊八成是看“全面啟動”要倒帶幾十次、最後還是得上網找劇透的笨蛋。」


      根據隊長記憶,倒帶幾十次、然後還是上知識家發問的人好像是桐乃。


      「小桐能解釋給我聽嗎?」


      「說、說了妳也不懂啦!」


      「不懂裝懂,永世飯桶。」月讀命發出冷箭。


      ……臭嘴狐狸……我一定要請筆仙幹掉你!」


      「桐乃——」月讀命口吻嚴肅起來。


      「怎、怎樣……


      ——正確來說,請碟仙比較凶吧?」


      「陰廟裡面的嬰靈也滿恐怖的,沒出生就夭折那種。」梨香補充。


      「不要擅自把話題扯到靈異驚悚。」推了推不存在的空氣眼鏡,本蛙解釋:「若動手殺人的屬於帝國或叛軍,毒傷、刀傷只會留在敵對那方,能做到雙方皆殺的,必然屬於第三勢力。」


      「從平民屍身看不到此等怪異死法,那個“第三勢力”似乎不對平民出手,動機令人費解。」月讀命說。


      「動機啊……可能和本姑娘一樣、也是要幹掉朝倉哦。」桐乃切換監控系統至中央會議室,
「吶,看看這裡,朝倉的替身被解決了,柳柳那套誘敵戰術還能用嗎?」」


      替身朝倉也中了毒液腐蝕那招。


      「拍屍體不行嗎?假裝父親大人已經亡故。」


      「梨香,光有屍體畫面的話,叛軍最多派一小部分人馬前往確認,達不到誘敵的效果。」月讀命說出問題所在。


      「不好意思,容我插話幾句。」一直保持沉默的奎茲發言,「雙子座β的舞台表演排程中,有安插一段脫口秀,擅長模仿朝倉先生的倉木也在出演名單中。」註:見TP-15


      「對耶!如果是倉木,不用化妝便能和家父達到八成相似度。」梨香給予肯定。


      找到替代方案後,行動方針改為尋找藝人倉木,大家像玩“找出哪裡不同”的遊戲,聚精會神地看著監控畫面——除了本蛙。


      猜疑宛如一根細刺扎在心臟,我無法不去在意奎茲。是沒錯,奎茲的建議無論從哪個角度來檢視都沒問題,但,問題在於給建議的人是奎茲。


      「找不到耶,連個屍體都沒。倉木真的在β上?」隔了五分鐘仍毫無斬獲,桐乃點在滑鼠上的手指越來越焦躁。


      「監控器涵蓋範圍雖廣,仍無法避免死角存在,加上顧及乘客隱私權的設計,我們無法窺見得知客房中的情形。」月讀命分析。


      「對了……」梨香拿出手機,「我曾和倉木交換過手機號碼,打給他就知道啦!」


      「笨蛋,現在哪來的收訊。」桐乃火速吐嘈。


      「那廣播怎麼樣!?請小桐侵入控制系統,然後撥放類似“倉木先生、倉木先生,請至一樓服務台,您的朋友在這裡等您”的語音。」


      「又不是逛百貨公司週年慶。」


      「那……


      「梨香姊,在學校的時候演過話劇嗎?我們還是各自扮演適當的角色比較好,我跟柳柳演殺手、月學長演護衛。」


      「那我呢?」


      樹木G。現在給我安靜的行光合作用。」


      梨香黯然說句“知道了”,乖乖退到一旁。


      「沒辦法,還是由我出面吸引敵方注意。」月讀命起身。


      「啊……請留步,我有個想法。」奎茲出聲勸阻,他從手機調出遊輪導覽檔案,「請看雙子座β的節目表,晚間六點恰好有脫口秀演出。β於五點五十自星岸碼頭正式啟航,兩船大約在晚間六點半對撞。所以說,叛軍便是在這四十分鐘內掌握住船隻。」


      「意思是叛軍挾持船隻時,倉木正在演出節目囉?」桐乃說。


      奎茲笑了笑,「桐乃小姐真的很聰明,麻煩妳將監控畫面切換至第二宴會廳,那裡是脫口秀的表演場地。」


      桐乃照辦。


      「我們可以預想,倉木在表演途中有叛軍闖入,那麼驚慌失措的倉木會如何做呢?不外乎“逃得遠遠”、“就近尋找掩蔽”兩個選項。假如妳是倉木,面對為數眾多的敵人,妳會怎麼做呢?桐乃小姐。」


      會爽快的和叛軍戰鬥。」


      「抱歉,請以倉木的立場去設想。」


      「嗯……會就地躲起來吧,四處亂跑太危險了。」



      「是的。我預測倉木的移動範圍至多在第二宴會廳附近。曾讀過心理學相關書籍,裡頭說“人啊,一但從危難中躲起來,就會變成冬眠的土撥鼠,很難有勇氣再探出頭”。」


      「難怪遍尋不到倉木,原來是變成土撥鼠了。」梨香恍然大悟。


      「樹木G,准妳擅自添加台詞?」桐乃瞪了梨香一眼,繼續問,「好,就當倉木真的躲起來,那也沒辦法讓他現身啊?」


      「桐乃小姐,電腦能借我嗎?」


      「你會弄?」桐乃挪動屁股,讓奎茲坐在她身旁。


      「會一點點,算是興趣吧。」用彈奏鋼琴的預備手勢,奎茲溫柔地把手放在鍵盤上,接著,以超越桐乃的超高速俐落操作系統。


      「好厲害!比貓太還強!」鮮少誇獎別人的桐乃,貼近奎茲、目不轉睛地盯螢幕看。


      「不要誇獎我啦,桐乃也很厲害呀。」


      呃,這兩個人怎麼有點合拍的感覺?


      並肩而坐的模樣就像登對的亮眼情侶。撇開對奎茲的私人意見不談,他的確長得好看又親切,接觸時會散發一股讓人產生信任和好感度的氣場。呱咧,隊長該不會要被NTR了……


      忽然,雙子座β響起火災警鈴,第二宴會廳屋頂的灑水器嘩拉拉地噴出水花——宛如受到驚嚇的老鼠,倉木從藏身的長桌逃出亂竄。


      「成功了!」桐乃搭著外遇對象的肩膀興奮大叫。


      「呵,既然材料到齊,我們開始佈置陷阱吧。」喚出新的電腦視窗,螢幕中同時顯示雙子座α、β內部狀況,奎茲將鏡頭對準倉木,稍微降低畫面解析度,再進行兩邊畫面對調的動作。


      經過一小段調整,雙子座β的景象已巧妙混入α監控系統中,在不知情的人眼裡,朝倉一郎宛如在α號中四處走動。


      「完成。桐乃小姐、月先生,剩下麻煩你們安排了。」


      奎茲交出筆電,讓月讀命解除雙子座α監控系統的限制,同時桐乃走到角落、用力踹了倒在地板的紅牌:「你還沒死啊?不想被幹掉就乖乖聽話,叫。」桐乃趁機算沙灘的帳。(見4-1)


      紅牌一面享受被美少女用腳凌辱的快感,一面用無線電向叛軍回報關於破解監控系統的好消息。


      ——順利到不可思議。


      憑那些不算推理的推理,奎茲能猜中倉木躲的位置?比電視上星座專家的本週運勢還鬼扯。
是利用催眠嗎?例如事先控制倉木,好讓倉木見機行事。


      但誘敵之計出自本蛙的點子呀,奎茲不可能事先透析我的思考領域。從提議用誘導戰術開始,奎茲僅有五分鐘可以佈局,期間本蛙也一直暗中觀察他,奎茲並沒有做出可疑的動作。


      除非……共犯。


      奎茲用本蛙察覺不到的方式傳遞訊息給共犯,交由共犯處理?那聯繫的方式呢?共犯又是如何引導倉木呢?想不通、實在想不通。


      「哇哈,叛軍行動了!」桐乃開心地喊。


      無線電傳來叛軍領導下達的作戰指畫面,畫面上叛軍朝倉木的所在處集結,近乎八成的兵力迅速包圍第二宴會廳週遭。


      等等,第二宴會廳?


      從目前所在位置想抵達乘船點,無論怎麼繞路都得經過第二宴會廳附近,圍成一團的叛軍硬生截斷預定路線。


      本蛙拋出這個嚴重問題,奎茲展現早預料到此點的態度,畫了一張簡略路線圖:


      目前所在地 → 第二宴會廳 → 預定乘船處

      雙子座β撞擊連接點 ← 藝術長廊 ← 目前所在地


      「不搭船,反而改上雙子座β?」我問。


      「沒錯,叛軍後防空虛,可輕易突破。從監控畫面可以得知β裡的救難艇未被毀去,即使等不到奧援,我們也能自行開船離開。」


      奎茲的理論正確,不過……


      「β有潛在威脅,剛才你也見到那堆屍體了吧?」本蛙以“第三勢力”為例,反駁更換路線的意見。


      奎茲搖頭:「兩害相權取其輕,我不認為潛在威脅會大過實際阻礙。其他人的判斷呢?」


      「我贊同更換路線。」月讀命說。


      「走哪條路本姑娘都無所謂。」


      「我尊重阿月的安排。」


      「快幫我鬆綁啦!」紅牌哭喊。


      三票更換路線、一票無所謂、一票答非所問,多數人的意見下,我們決議前往雙子座β。


      將我們引導到β,才是奎茲真正意圖?到底有什麼在那等著……


      事到如今,顧慮只是多餘。


      「囂月會闢出生路。」月讀命套上全新風衣。


      「哈!殺他個天翻地覆!」桐乃接住本蛙拋出的咪露。


      「受傷請交給我治療。」梨香一手抱著吉娃娃,一手攙扶著朝倉一郎。


      「為了自治區計畫,老夫需要保留這條殘命,在此麻煩各位了。」比起電視上,現場版的朝倉一郎更具武士威嚴。


      「汪汪。」小狗以為要去散步,興奮地叫。


      「我不想死……」紅牌發抖。


      「呵,怎麼有句很遜的對白混在裡面。」奎茲推開大門。


      雙子座α脫出戰,揭起序幕。






待續
下回4-14


第四章倒數計時
盡快寫完、火速更新

5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