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9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3/4 更新TP-17+插圖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63 -
4-12


       我是蛙君。


       局部羽蛇化雖能讓隊長獲得壓倒性力量,但也伴隨嚴重的後果。若長時間維持羽蛇狀態那麼“柳柳”這個人格將被力量徹底吞噬。


       為了避免這種狀況,本蛙暫停隊長與身體的連結,轉由我代為掌控主體。


       成為主體的第一步,首先整理從紅牌口中獲得的情報,可歸納為以下三點:


       一、紅牌自稱受琴聲催眠才上船濫殺無辜,在執行命令途中,無意撞見施展“Achieve(幻象終點)”的曈人,幻象終點洽巧能解除催眠、讓紅牌恢復自我。


       二、曈人擒住恢復意識的紅牌,先逼他吞下含有炸藥的膠囊,再下達引導柳柳與桐乃會合的指令。於是,想活命的紅牌遵從命令,親切帶我前往桐乃所在之處。


       三、桐乃被月讀命帶走,目前待在雙子座號的密室裡養傷。


       「亞特爾大哥,就在這裡。」紅牌旋轉一旁裝飾用的人體雕像,牆壁傳出觸發機關的機械聲,接著如電影情節般現出密道。


       「嗯,謝啦呱……


       按下疑似電鈴的按鈕,隔了一會,類似金庫用的厚實大門乍然開啟。自門縫探出的鋒芒抵住我喉部,「柳柳?」略帶耳熟的聲音說。


       是月讀命。


       「你為何能找到這?」他疑惑。


       「我旁邊這隻帶路的,房間位置是由曈人轉述——」敲了紅牌腦袋,本蛙簡單敘述過程。


       聽完,月讀命收回刀刃,「是嗎?我小看砂狐的情搜能力了。先入內,桐乃就在裡面。」


       穿過不算長的玄關,我進入密室中央。裡頭佈置和一般客房差不多,大小約十五坪左右,ㄇ字型的沙發坐了一個隊長朝思暮想的人。


       「桐——本蛙話還沒脫口,橫隔膜就遭受痛擊,「幹、幹麻啦……


       「不是警告過你別跟過來嗎?」傷勢莫名康復的桐乃,氣鼓鼓瞪著本蛙。


       我反射性後退,與她保持安全距離,「這是對待前來拯救妳的哥哥大人的態度嗎!?」


       「我可不記得有拜託你這種事,而且,這樣就會和她見面了……」桐乃撇過頭說。


       「和誰見面?」


       「閉嘴!」又是一個橫隔膜痛擊拳。


       本蛙快哭了……為什麼非得代替隊長受這種罪?真是有病的瘋女人!還以為她會哭著擁抱我,然後用H報答什麼的。


       「至少也親個嘴嘛。」


       「你說什麼!?」


       「等、等等!別凶,我不是柳柳,我是蛙君啦!」


       看著我轉為綠色的瞳孔,桐乃表情有些擔心︰「他又……那個了嗎?


       “兄妹對決”是柳柳第一次失控,當時是因為本蛙緊急切斷連結,桐乃才沒被隊長打傷。她也因此發現我能暫代本體的秘密。


       「隊長還不是為了妳。


       「好嘛好嘛,知道了,等他恢復我會好好道謝就是。」


       知道面前站的人是本蛙後,桐乃的態度變得溫和許多。是因為不知道要以什麼態度與隊長相見、所以才裝出凶巴巴的樣子嗎?


       「話說回來,妳為什麼變成月讀命的俘虜?現在是要跟他聯手逃出去的意思?」我隨口問。


       「沒錯。」


       「還真的咧呱。」


       桐乃取出一顆帶有密密麻麻刻紋的黑色鋼珠,「這是貓太稍給月學長的訊息,大意是,請他找到柳柳和我,告訴我們任務取消,再轉為和月學長聯手。」


       「有點難以理解,但是和月讀命結為同盟的感覺還不賴。」


       操控本體的狀態下,本蛙戰力大打折扣,除了無法發動“慣性障壁”、也不能自由使用隊長會的招數。多了月讀命並肩作戰,突圍的生存率大增。


       「剛剛還在討論該怎麼找到你,現在問題解決了,就讓我們三人聯手殺出去吧。」桐乃浮現不懷好意的笑容,「在那之前,嘿嘿,有個臭女人要靠你對付,待會遵照我的指示……


       「呱?臭女人?」


       桐乃說明她的邪惡計畫。原來這裡還有朝倉父女在,最震撼的是,朝倉一郎的女兒竟然是隊長……


       「太壞了啦,我做不來。」本蛙斷然拒絕。


       「那你覺得我長得可不可愛?」


       「可愛。」


       「給你當女朋友的話會心動嗎?」


       「會。但如果想欺騙本蛙的話就省省吧,小妞。」


       「幫我的話就讓你牽牽小手,可以帶出門炫燿哦。我還可以墊腳假裝親你,感覺超萌的對吧?」


       「是、是沒錯啦,妳該不會是想:“嘿嘿嘿,先開好一點的條件哄哄那隻傻瓜青蛙,日後再賴皮就好”?」


       「呵呵,不會啦。」桐乃甜美的笑。


       出現了!詐騙宅男修電腦、當司機的專業笑容。


       「不行不行不行,照妳說的做,隊長會和本蛙決裂。」


       「趁柳柳睡著,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的。小蛙君,求求你了。」


       「這樣我真的很為難。桐乃大人,出來混是要講道義的,要我背叛老大,本蛙做不出來。」


       「真沒辦法……」桐乃湊到我耳朵旁,小小聲地講了一句讓人無法拒絕的條件。



       ※                                                          ※                                                         



       達成與桐乃的協議後,我們和月讀命圍坐在沙發上討論進一步行動(紅牌被五花大綁扔在角落)。


       攤開筆記型電腦,月讀命調閱監視器畫面,指出目前狀況——


       雙子座號逃生的交通工具已經全毀,我們必須依靠曈人開船接駁。從現在位置算到預定上船點約五分鐘路程,但患有心臟病的朝倉一郎無法負荷太大運動量,會拖垮隊伍行進速度。


       敵方陣容尚餘士兵三百餘人。撇開雜魚等級的能力者不談,最值得注意的有兩者:


       尤莉亞別名“黑刀豪刃”,金髮巨乳、穿著熱褲、平口背心的辣妹。賦予系能力者,武器為鎗刃一體的巨型斬艦刀。帝國紐約區領導人的就任儀式上,她單刀突入、在眾目睽睽下發動斬擊。領導人連同演說台被一分為二的經典畫面,造就尤莉亞在反帝國民眾間的超高人氣。


       蒼裂。叛軍內的不敗傳說,別名“Black kinths(黑色騎士)”。能力為賦予物體毀滅性質的“虛無之手”,截至目前為止發動過二百四十三起恐怖攻擊,葬身在他手下的人數超過萬員。


       「這兩隻不是普通強的感覺……非得突破叛軍的包圍網不可嗎?乖乖待在這才是上策吧。」本蛙提出問題。


       桐乃糾正:「呆呆不動的話,蒼裂最後可能會把船整台弄沉。」


       「讓我引開主力部隊,由你們兄妹護送朝倉父女搭船。」


       「不行,學長體力已經用得差不多了。」桐乃否決月讀命的提議。


       「別低估月讀命的實力。」月讀命反駁。


       「本姑娘是就事論事,懂嗎?臭屁狐狸。」


       「噤聲,手下敗將。」


       「好哇!那現在再來打一場!?」


       二人展開小孩子吵架般的辯論。


       看著監控系統,本蛙想起隊長曾入侵過那玩意,那時曈人大呼小叫的,隊長卻無法從畫面中找不到他,還以為自己見到平行世界的畫面。


       當坐上skyrail、發現海面有兩艘遊輪,本蛙便弄懂那並非平行世界,只是隊長不小心連線連到雙子座β。


       或許可以利用這點……


       「聽我說,我有個想法。這艘船的監控系統設有防禦設施,判軍無法掌握對吧?就是因為無法從監控器直接找到獵物,他們才要大費周章的展開地毯式搜尋。」


       「沒錯。」月讀命答。


       「我們反其道而行,讓叛軍能使用監控器。」


       「那不就暴露出我們的位置?」桐乃問。


       「不會。」本蛙繼續解說,「叛軍目標是朝倉一郎,我就讓他們看到朝倉一郎。當然,看得不是真正的朝倉。」


       「柳柳的意思是製造出誘餌欺敵?」月讀命點出大意。


       「阿月,雙子座β是不是有安排朝倉一郎的影武者?」沒記錯的話,隊長有看過一個長得很像朝倉的人。


       「嗯。是想把監控畫面切換至雙子座β?」


       「沒錯,找出影武者的所在地點。兩台雙子座號內環境佈置大致相同,就能夠製造巧妙的視覺陷阱。佈完陷阱,利用紅牌身上的對講機引叛軍去看監視器,一但他們發現朝倉,必然集結全部人馬展開攻擊,我們便能趁亂突圍。」


       「不錯的方法嘛,交給本姑娘吧。」桐乃接過筆電,進行繁複的操作。


       「對了,朝倉一郎呢?」本蛙問。


       「為了安全起見,剛才我請朝倉先生暫時迴避。」月讀命按下對講機,「梨香,可以出來了。」牆壁如旋轉門那樣轉動,露出通往更內部的通道。真厲害,密室中的密室啊,藏了這種機關,外人完全看不出來。


       等等,密室……


       砂狐事先的調查,沒有查出這間密室存在,曈人怎麼會清楚密室的啟動方式?


       再仔細想想,曈人根本不知道隊長潛入雙子座號的,又何以要紅牌來找隊長?更可疑的,我們行進途中不見任何阻礙,彷彿是叛軍刻意放行。


       導引我來這裡的並非曈人。


       可以想像,其中有個幕後主使,簡稱他為“X”。


       X”因為某種目的想讓我來到這。“X”對紅牌下命令,並調開可能對我造成妨礙的叛軍人馬。紅牌說過,他是因為“琴聲”催眠才上船濫殺無辜,假設紅牌這沒說謊、整艘船的叛軍都是受“X”所操弄,那麼“X”要把叛軍暫時調開就和呼吸一樣簡單。


       琴聲……隊長曾產生幻覺、做了一場讓人興奮的美夢,而那個幻覺的起始點,本蛙推測是因為從電話裡聽到琴聲。


       再假設當時隊長的通話對象就是X……


       「嗨。」


       朝倉一郎身後,奎茲向我揮手。


       海灘餐宴上初會奎茲時,那股令全身血液為之逆流的震撼感仍無法忘懷。當時本蛙還不敢確定,所以僅僅提醒隊長要注意此人。


       現在是我們第二次碰面,我可以論斷奎茲擁有與隊長相同的氣息。


       本蛙真的笨蛋啊,對方在暱稱上都給予那麼明顯的提示了,竟然第一時間無法察覺他的身分。


       隊長和奎茲的暱稱皆取自古阿茲特克最崇高的信仰——





羽蛇神奎茲爾科亞特爾(Quetzalcoatl)





(待續)



下回4-13






越接近四章收尾,下筆越謹慎的我實在無法維持平時的創作速度
各位抱歉,這章整整遲了一周,希望大家不要嫌棄呀......


6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9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