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8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25 更新TP-16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47 -
TP- 17


  雙子座β,會議廳


  宛若被無形絲線操控,輕薄如翼的楓葉隨著手勢翩飛,彷彿利刃,精準劃破人體每一吋要害。


  「二七、二八、二九。」十楓仔細數著被他解決的護衛。


  「十楓,現在幾點?」清音問。


  瞄了一眼手錶,「七點零四分。」答完,十楓腦袋頓感一片空白:「啊啊啊!我剛剛算到哪?」


  「你算到二十。」鴆毒掌心毛孔散出紫、綠摻雜的微小光點,「勝負已分,桀桀桀。」手一揚,光點猶如螢火蟲般婆娑起舞,以不規則的行進軌跡襲向殘餘官員。


  幾秒過後,地上已找不到堪稱完整的屍體,只剩下冒著黑煙、濃重腐臭味的零碎肉塊。


  「嗚哇!我才解決二十個……這下賠慘。」十楓懊惱。


  「沒一個是朝倉一郎,連唯一像的也非真身。」說話時,神原不死被子彈轟出的傷口不停蠕動,看起來就像某種異形生物。


  十楓搔頭:「該不會是你們上當了吧?結果真正的朝倉根本不在這。事先著明,我精得和猴子一樣,要不是跟著清音姐行動,才不會被騙咧。」


  「你智商比翻車魚還低吧。」清音吐嘈。


  鴆毒手指窗外,「“蝕”挾持這座船後,只留了部分人馬看守,主力幾乎都攻去另一艘游輪耶,感覺朝倉在那呀。」


  「不知道耶,手機失去訊號,沒辦法詢問狀況。」清音晃了晃手機,吐出舌頭,順玩起自拍。


  「桀桀桀,投票決定吧,該去另一艘船還是留在這。」鴆毒瞄了十楓一眼,「小孩子沒有投票權哦。」


  「等、等等,不是說只要下面長毛,就是大人了嗎?上次你叫我去買香菸的時候說的。」


  「那次是那次、這次是這次,大人很善變的,你不善變,所以你不是大人。」鴆毒嚴肅地說。


  「不公平!抗議司法不公!」


  「這是命運。」自從鋼聶觀摩完“Love plus”活動,便一直將這句話掛在口中。


  「大塊呆去旁邊炒韭菜啦。我們用別的方法決定,例如玩大富翁怎麼樣?」十楓提議。


  鴆毒假裝沒聽見:「我贊成攻上另一艘船,桀桀桀,要是朝倉一郎為被叛軍所殺,我們就沒面子了。」


  鋼聶舉手附議:「這是命運。」


  「等等,我們別自找麻煩,待在這裡就好,把責任推給情蒐能力不足不就好了。」清音換成遮住嘴巴的自拍姿勢。


  「贊成。叛軍人多示眾,“蝕”裡面也不乏能力者,貿然前往會是一場惡戰。再說,我好像又開始暈船……」神原說。


  「桀桀,二比二。剩下的關鍵一票就是……



  「我我我!選我、選我!」十楓高舉手臂。


  「剩搞狙擊的沒表態囉。」清音話才說完,會議廳的玻璃窗應聲破碎。


  神原用刀尖挑出彈頭,從長短不一的刻紋解讀指示:「會長指示,所有人原地待命,朝倉會自己出現在我們面前。」


  進入自由活動時間,殺手們各自尋找排遣無聊的方法。鴆毒點起摻著大麻的香菸,靜靜恢復體力;鋼聶一臉痴呆地進入禪定狀態;神原不死倒了杯水,一口嚥下整排暈車藥;清音脫下高跟鞋,為自己的腳跟按摩;做完激烈運動的十楓感到肚子有點餓,他像隻松鼠一般、小口小口咬著巧克力條。


  「十楓,你猜我為什麼要抽煙。」鴆毒吐出煙圈。


  「用煙味掩蓋滿地血腥味?」


  「哦,那你猜為什麼神原一臉反胃?」


  「暈船吧。」


  「那你是不是突然想吃白稀飯?」


  拍桌,「夠了!你不要一直想誘導我說出清音姐腳有筍乾味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上當!」然後,十楓的臉遭受飛踢。


  同時,會議廳外傳出鎗響和呼救聲


  「過分!再怎麼說,叛軍動手殺平民未免超過。」清音踩著十楓的臉道


  「桀桀桀,老子現在很閒,不介意陪他們玩一玩。十楓也去幫忙如何?」


  「可是……任務途中跑去管閒事有違殺手原則。」


  鴆毒全身毛孔倏然張大,紫綠光點擾動:「在大人的世界,原則就和處女膜一樣,是拿來破壞的。」


  「真的假的!?」


  「當然想轉大人就緊緊跟著我。」鴆毒說。


  「遵命!」十楓抽出葉片。


                                


  西子海岸外圍,八五大樓。


  傳遞完會長交代的訊息,梟繼續鎖定雙子座α


  然而此刻的梟,卻無法全神灌注——十分鐘前,於西子海岸作亂的叛軍遭受黑色子彈攻擊,那名狙擊手擁有異於常人的精準鎗法,且根據觀察,那人的出手點就在自己附近。


  黑色子彈……是隱匿已久的那個人嗎?梟反覆思索。


  瞄準鏡,月讀命帶著朝倉一郎惶惶而走,縱然砂狐首席身負絕異能面對潮水般的敵人,以及攜帶累贅的狀態仍得陷入苦戰。


  梟決定先以完成任務為要,大腦快速演算彈道,預估子彈經由四次射會命中skyrail,再從纜車反射、穿破落地窗,俐落命中朝倉一郎腦門。


  板機準備扣下,倏然,七枚子彈搶在梟之貫穿窗戶。


  七發六中,接連狙殺阻礙月讀命的叛軍兵士


  這!?見到此景,梟心神頓時大受影響紊亂間射出的子彈僅僅擦中朝倉肩膀。


  察覺暗處潛伏狙擊手,月讀命左手攙扶朝倉,右手刀尖直牆壁,落在跟前的黑色子彈,謹慎收口袋後迅速抽身


  雖是錯失格殺朝倉的良機,但腹部卻湧現混雜驚愕及喜悅的痙攣——是他,八五大樓距離雙子座α至少有十五公里之遙,能將子彈送那麼遠的人,世界上除了自己,便剩下他了。


  隼,你就在附近吧?我心心念念的你……」梟用力吸氣,想讓肺部填滿那股熟悉的迷人氣息,只要閉上眼,那華美如詩的狙擊身影便清楚浮現。


  靜待亢奮情緒平復用恢復冷靜的頭腦思索戰略。


  假設那人真是隼,目前隼已利用子彈和月讀命聯繫上,倘若讓這對昔日砂狐組合聯手,要殺朝倉一郎絕非易事。


  方才的失手已讓月讀命心生警戒,他必然不會再讓朝倉踏入可供狙擊的地點。所以,目前能作的就是牽制住隼,只要少了隼,憑鴆毒等五人,要應付月讀命綽綽有餘。


  連同叛軍的份,隼至少擊發百餘枚子彈,體能應該消耗到一定程度,要贏過便得擅用這點……


  梟取出手機,聯繫待命中的龐爺:「派人馬到八五大樓。嗯能叫多少就叫多少。目的嘛有個狙擊手嚴重妨礙到我們了。別怕,我會負責掩護你們進入,那就先這樣。」


  掛斷通話,殺手連上自己創立的FB粉絲團。


  “找到你、殺掉你,然後……真正的成為你。”留下這段話令人費解的話。



                                



  雙子座α,走廊。


  自稱奎茲的少年命令紅牌吞下膠囊,宣稱若不遵照指示行動,內含炸藥的膠囊便會讓身體分家。

  為了活命,紅牌捂著腹部,努力尋找奎茲所言的布偶殺手。


  途中看到的死屍彷彿受巨大力量蹂躪,遭受搗毀的死狀令人反胃,紅牌忍住噁心,深怕一但嘔吐,炸彈便會在喉嚨炸開。


  而屍體中央,蹲坐著一個散發詭異殺氣的身影,和面對奎茲一樣,亞特爾散發令人無法正視的壓迫感。


  紅牌回想,昨天在桑尼飯店曾見過亞特爾,雖然面容相同,但現今亞特爾給他的感覺卻徹底變了個人。
  

  「記、記得我嗎?我就是在海灘和桐乃打過招呼的好青年,我叫紅牌,哈哈……」


  「再前近一步,我會殺了你。」亞特爾的嗓音低啞,警示意味裡挾雜著些許疲憊。


  「等等!我知道桐乃在哪!」按照奎茲囑咐,紅牌大喊。


  「桐…………


  見到對方有所反應,紅牌加重語氣遊說:「對,她還活著,我能帶你去找她。」


  「她還好嗎?」亞特爾輕閉雙眼,右手蛇紋開始消退。


  「桐乃很好,一直在等你過去。」


  亞特爾沒有回應,只是發出低沉、不規律的吐息。就像是某種異獸的呼氣聲,直直透入心扉。


  「那個……你還能站起來吧?」


  呼吸聲逐漸平穩,亞特爾宛如沉眠般不語。


  「醒醒啊!你不能睡著啊!」


  「本蛙可沒睡。」再次睜眼,瞳孔已轉為淺綠色,亞特爾怪腔怪調的開口:



「摳尼擠蛙,呱。」



待續
下回4-12


隊長已經斷線中離
接下來,是本蛙的時代




各位讀者好。
由於工作更換的因素,如無意外,以後都改成週日發表文章囉。


本週的插圖由小鸚提供,感謝她所畫的十楓。













備註:八五大樓的相關簡介可以參照
   不知道梟是何來歷的可以參照TP-13
4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