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8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11 更新TP-15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56 -
TP-16


  中央密室。


  梨香用手帕替面前虛弱的傷者拭去汙漬,雖有一堆話想要講,但她不知該如何跨出交談的第一步,兩人就這樣有默契地維持沉默。


  門外也是一片悄然,月讀命將傷者托付給梨香後,便轉身前去尋找朝倉一郎,至今下落不明。


  根據月讀命所言,“蝕”目前尚存武裝兵士三百人,以及多名具有單獨抗衡小型部隊能力的能力者;帝國方的護衛死傷逾九成,且完全無法與外界聯繫,疑似是遭受Disconnect(訊息墓穴)干擾,若真是“Disconnect”,所為現在兩台遊輪已經徹底消失在衛星和雷達上。


  蝕的戰略不止截斷通訊,他們甫登船,就遣派核心部隊前往停機坪攻佔直昇機、炸毀設置在遊輪兩側的逃生艇。在退路盡失的狀況下,雙子座號就像一座大型墳場。


  「原來是朝倉一郎的女兒,難怪以前就覺得妳身上有股超討厭的大小姐氣味。」從剛才聽見的零碎對話內容,桐乃判斷。


  見到對方主動開口,梨香急忙回應:「那個,因為家族出了一些事,媽媽和我才被接回朝倉家……先前一直隱瞞你們,還有不告而別真的非常抱歉。」


  「道歉就免了,妳離開那天我真的超開心,為了趕走妳,我還特地去買西洋黑魔法大全,每天對草人施術。」


  「記得小桐以前還說要去陰廟請還沒出生就夭折嬰靈來咒殺我,呵。」像想起有趣的事,梨香笑了出來。


  桐乃還是維持那冷冰冰的模樣,「本姑娘啊,是來取妳父親性命的殺手。勸妳逃遠點,等我一恢復體力就會順手宰了妳。」


  「阿月有特別警告過我,但我知道小桐不是這種人。」注視桐乃雙眼,梨奈說。


  ……落在妳這傢伙手上,真是奇恥大辱。」轉頭,像戰敗般迴避掉梨奈視線,「就算我不動手,妳也沒好下場。待會會有一堆叛軍衝進來,他們最喜歡淩辱乖乖牌大小姐,說不定會被抓去當慰安,哈。」


  「可是小桐長得比我漂亮,應該會更受歡迎。」


  「想太多,我會先咬舌自盡,變成鬼魂看他們玩弄妳的身體,一邊拍手一邊笑。」


  「咦!那我不就……」


  「光用想得就覺得爽快,我大概從出生那刻就在等待這天了,笨蛋、白痴、做作女,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


  「受傷的人還是別太興奮哦。」梨香讓桐乃在沙發上躺好,


  「少囉唆,我就是討厭妳這種個性。」桐乃咕囔。


  「那個……其實我有件事拜託小桐。能不能請妳答應我,和阿月聯手、將我父親護送到安全的地方。」


  「神經嗎?拜託一個殺手反過來保護要殺的目標,有違我身為殺手的美學。」


  ……我以為砂狐是站在正義那方的組織,沒有理由要對家父出手,其中一定有誤會。」梨香走到一旁桌子,取出鮮奶油瓶,將噴孔對準桐乃的刀傷。


  正當桐乃疑惑,大量的鮮奶油一口氣噴了出來。


  「妳幹什麼!我長得很像草莓蛋糕嗎!」


  「別動。」梨香一吹口哨,躲在房間角落的吉娃娃飛快擈上,朝傷痕大口大口猛舔。


  「變態!住手,很癢,我、我的身體……怎麼會……」


  桐乃注意到,隨著小狗每一次舔拭,身體傷痕隨之一點一滴癒合。經過幾次奶油塗抹,月光造成的刀傷竟然全部消失。


  「舔舔是誤食AKB48的小狗。牠只能療傷,失去的體力就沒辦法恢復了,小桐最好等休息夠再走。」梨香從懷裡取出手鎗,「來,這個給妳防身。」


  「拿開,我說了不會幫妳。」


  「阿月是交代我一定要說服妳幫忙,但沒關係,妳就自己逃走吧,憑小桐的本事應該能安全離開,剩下我再自己想辦法。」梨香塞過武器。


  接過手鎗,桐乃站起身,「妳會後悔,別以為欲擒故縱這招對本姑娘有效。」走到門口,她又轉過頭,「那我真的走了,妳就在這等著被叛軍作成肉便器吧。」


  「路上小心,我會在這裡等阿月回來的。」


  「臨走前問妳,這艘船的通訊是被截斷嗎?」桐乃想起自己昏厥前,某個笨蛋好像說了要救她之類的話。


  「是呀,手機什麼的都不能用。再見。」


  「唔……我知道了,外面一定佈滿敵人,想利用我為你們清除障礙嗎!好個陰險、卑鄙的大小姐,本小姐才不會上當咧,想要我出去,偏偏不讓妳稱心如意。」


  「在等待家父回來的同時要喝杯茶嗎?啊,還有小桐喜歡吃的蛋糕哦,嫌奶油不夠可以自己加,有一大罐。」


  「不勞費心,借一隻筆就好。」


  「可以呀,要作什麼呢?」


  「召喚筆仙殺妳!」


※                           ※                           ※



  雙子座α皇家賭場。


  紅牌蜷縮於角子機旁,在腦中整理瑣碎的記憶片段。


  ——昨晚與馬屁原本打算竊走軍火獻給東星會,就在快得手之際,自己突然發狂般開車返回集會地,然後像個傻蛋般宣示要殺了朝倉一郎、殺了雙子座號上的全部人。


  ——今日黃昏,由高層長官領導眾多叛軍混入雙子座β,大批武器同樣順利運送上船。等到遊輪行駛出港,叛軍立即挾持船隻,藉由兩船撞擊攻上雙子座α


  在諸位幹部的帶領下,眾人迅速突破帝國防禦,自己則分配到炸燬逃生艇的任務。就在安裝好炸藥,準備炸毀最後一台逃生艇之際,背後乍現名長相猥瑣的男人。男人眨眼那刻,彷彿解開自己身上中的魔法,意識就在那瞬間清醒過來。


  ——幾分鐘前,隸屬的小隊接獲撲殺倖存者的命令,面對那群尚存一息的無辜旅客,實在缺乏送他們上路的勇氣。一旁同伴察覺異狀,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舉鎗就把自己當作叛徒追殺。


  就這樣,一路逃命的紅牌躱進這間賭場。


  緊抱彈藥耗盡的步鎗,他只能暗自祈禱追兵找不到這裡。自叛軍的無線電對談中,能聽見關於第八甲板遭人侵入的情報。內容提到共有五個小隊全滅,領導人下令在幹部前去支援前,要大家暫時迴避一個戴著青蛙布偶的男人。


  只要甩開追兵,說不定能利用第八甲板的防守空缺,趁機逃離這個鬼地方。紅牌想。


  感覺外頭毫無動靜,紅牌偷偷抬頭張望,視線曖昧不明的環境中,隱約看見一個閃著黑色光芒的龐然大物。


  是架三角鋼琴。


  ……為什麼賭場會放鋼琴?應該說,進來的時候明明沒有這架鋼琴才對。


  正當紅牌困惑,現場忽然奏起宏亮琴聲。


  "Hypnos"令他印象深刻的曲目。


  「渾蛋!給我安靜下來!」紅牌衝上前,捉住遊走在黑白鍵上的那隻手。


  「為何不起作用呢……你又是怎麼從指令裡解放?」奏曲的少年露出費解神情。


  「你是這艘船的乘客吧?不想死的話就安靜點!」


  「恐懼後方那群人嗎?」


  「後方?」紅牌轉頭。


  賭場門口響起急促腳步聲,大概有一個小隊的人馬受琴聲吸引而至。


  「這下完了……


  「冷靜。」解開襯衫袖扣,少年不疾不徐捲起左袖,白淨手臂滿佈和優雅氣質極不協調的黑色符文,轉瞬間,一股濃重、令人窒礙的壓迫感在晦黯中感染開來。


  紅牌心跳劇烈鼓譟,恐懼如荊棘般緊緊纏繞在胸口,想逃,雙腳卻牢牢釘在地面,他不能理解自己為何會對區區一名少年有此感受,那無法言喻的情緒就像人類天生害怕黑暗、閃電、痛楚、死亡,是種趨自本能的自然反應。


  少年從琴凳起身,拍了拍紅牌肩膀,「坐。」紅牌跌坐在凳上,身後傳出整齊劃一的舉鎗聲。


  「救、救命!真的會死、真的會死。」紅牌哭喪地喊。


  「得到滿意解答前,會保證你的安全。」少年神情自若。


  交談同時,叛軍到位。雙方隔著一小段距離對峙,沒有言語、沒有交談,叛軍腦中皆為強烈殺意所支配,見到船上乘客,眼下只有開鎗、只有殲敵、只有貫徹接收到的無情指示。


  鎗響噪動,子彈宛若一陣伴隨雷吼的午後雨撲向二人。少年指尖托住笨重的三角鋼琴,動作就像捧起酒杯般寫意,手掌輕輕揚起瞬間,鋼琴宛若被絲線吊起、以掙脫地心引力的姿態於空中朝前方迴旋。


  飛旋琴身硬生接下首波攻擊,然而脆弱木造結構難抵成群鎗火,鋼琴登時粉碎,木片灰屑瀰漫現場。


  煙幕間,俊俏面容添上邪笑。以少年自身為軸,四周飛塵急速沉墜,澎湃壓力轉瞬擴散。他從容不迫地踏出步伐,一點、一頓,絲毫感受不出施力的跨步,竟讓地面花磚現出龜裂。


  明明是進攻良機,叛軍眾人卻動彈不得。他們體會到肩頭逐漸加劇的沉重力量,承受不住壓迫的膝蓋關節咯咯作響,再如跪拜姿勢伏倒於少年足下。


  「你……這……這到底是……是什麼?」粘稠唾液從嘴角滑下,一名叛軍連說話都感到吃力異常。


  指尖戲謔般劃過每位叛軍的後頸,少年閉上雙眼,像在思索問題的解答,「是什麼呀……」


  淡淡指甲痕往頸部深處侵蝕,猶若一抹鋒銳鋼線沉進肌膚,皮肉、血管、神經、頸骨被整齊劃分為二,平整切口完成當下,少年駭然失笑。


  「我想,是絕望吧。」


  持續的肆意笑聲裡,近十顆頭顱旋向半空,斷首處不見血液噴濺,取而代之的,是自缺口流洩的紛飛血羽。


  黯紅色的羽毛飄散在這寬敞空間,由淡淡月光點綴,揉合成極富哀愁的華麗之殺。



※                           ※                           ※



  西子海岸,星岸碼頭。


  自叛軍手中攔截到最後一艘逃生艇、脫離雙子座號後,手機恢復訊號的瞳人接獲砂狐高層來電。貓眼太劈頭下令任務終止,要他們火速撤離現場,瞳人則老實回報目前一團亂的狀況。


  「搞什麼啊,桐乃沒跟你在一起!?」貓太吼。


  「她應該還在雙子座號上。」


  「回去把她弄出來,懂?」


  瞳人態度堅定的拒絕:「不可能!能逃出來已經很僥倖,叛軍可是帶著火箭砲守在周圍,沒辦法再靠近了。對了,說好的援軍呢?」


  「東京這邊已經亂成一團,怎麼可能再派人過去。」貓太那端像是戰場,不時有爆炸聲傳出。


  「明明說砂狐會叫人幫忙不是?」瞳人補充說明柳柳要求自己把船開到skyrail底下的事。


  「啥!?沒想到那個死妹控會親自出陣,這下事情越來越麻煩。目前能做的就剩拜託“那個人”了,可是我又連絡不上他,不然嘛……瞳人,照我交代去作——


  貓太交代完、掛上電話前,瞳人聽見一道讓自己頭皮發麻的聲音,“如果那對兄妹出事,小穹保證,絕對~絕對會砍了你哦 ♪”。


  ……得罪貓眼太倒還好,惹火砂狐裡的頭號難纏人物,人生就真的要砍掉重練。瞳人搖搖頭,深深嘆了口氣。


  為了實踐計畫,體能已達臨界點的瞳人,強行運使能力奪取一輛執勤中的警車。警車內,無線電回報各個遭受叛軍攻擊的地點,以及迷樣殺手正獵殺叛軍、協助百姓避難的消息——和貓太所言相同。


  驅車趕往舉行電玩展的體育館途中,瞳人見到大半片西子海岸為黑暗所籠罩,救護車、警車、裝甲車、消防車穿梭而過,隨時能見到街頭上演的零星駁火。


  越靠近海岸外圍,叛軍人數也隨之增長,不止是“蝕”,大大小小的組織幾乎都到場,彷彿是場反抗帝國的盛宴。


  警車擋風玻璃不覺中被射穿、戶外難聞的煙硝味全灌進車中。瞳人知道醒目的自己已成為叛軍攻擊目標,他加足馬力,一口氣穿越馬路上的熾焰。體育館焚燒著光火,觸目所見遍佈傷者與死屍,就像是災難片常出現的場景,慘況不亞於雙子座號。


  「立牌、等身立牌在哪……」減緩車速,瞳人搜尋指示裡提到的關鍵物。


  體育館入口設置了一個寫了“用身體與妹妹正面碰撞II”、畫得很像穹夜的動漫人物立牌,立牌似乎沒受到騷動壞破,完好如初地站在門邊。


  要的就是它了。


  瞳人本想拿完就走,但當他看見立牌附近大量的叛軍屍具時,腦內霎時拉起警報。


  如果說“那個人”是病入膏肓的二次元中毒者,要是自己貿然靠近,被誤認為是想傷害動漫人物的惡徒,絕對會被殺的。他思忖。


  開門下車,瞳人擺出御宅族的模樣,用跪地爬行的姿態靠近立牌,他裝模作樣哭喊:「是、是小穹嗎!妳竟然沒事、沒事就好了!讓老公保護妳、讓老公帶妳回家吧……


  像是擁抱戰地重逢的情人,瞳人屏住呼吸、把立牌抱在懷裡,宛若剪去炸彈引線的防爆小組,閉目等待答案宣判。幾秒中過去,瞳人發現自己仍是活著,「我真有當宅男的天份。」他奸笑。


  接下來就剩引誘那個人現身。


  利用掉在展場櫃檯的麥克筆,瞳人把寫著“月讀命有危險”與自己手機號碼的傳單粘在立牌上,再像等待救援的山難者般、高高舉牌對著天空揮舞。


  忽然,身旁警車轟地爆炸,瞳人只覺得一陣熱風襲來,尚不及反應,強烈爆炸餘勁將他狠狠衝飛。


  「噗嘔——」摔至紅磚道的瞳人嘴角溢血,那股如鉛球般衝擊讓他肋骨碎裂。


  疾駛的三台吉普車停下,十多名全副武裝的判軍將瞳人團團包圍。


  皮靴重重輾熄瞳人肩頭的火苗,「為什麼要舉著那個噁心的牌子亂晃?能宅成這樣,也真是不簡單。」戴軍帽的男子說完,附近的叛軍同伴捧場大笑。


  「攪局的野狗……你們……已經完成……」


  「完你媽!」帽子男踢向瞳人胸口,碎裂的肋骨戳入肺部,瞳人感到一陣呼吸困難,垂危的傷體已經無法發動Achieve(幻象終點)


  「說正經的,你叫瞳人吧?」軍帽男打開手機畫面,扺在瞳人臉頰旁比對面容,「這小孬孬真的是砂狐的人耶,哈,砂狐真的過氣了,專收廢物。」


  「你、你想怎樣?」


  軍帽男一腳踢開小穹立牌,伸手抓起瞳人,「上頭說逮到你有賞,我們可真幸運。」


  「……我?為什麼?」瞳人口袋裡的手機饗起。


  「誰知道,可能有事要找你幫忙吧?」軍帽男伸手搶過電話:「喂,你誰?瞳人現在幫忙拉皮條哦。」


  「請將電話轉交給他,以及,拿開站在小穹上的髒腳。」軍帽男聽見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


  「聲音有點太囂張,讓人有點不爽呢。你到底是誰?」軍帽男嘴上輕挑,眼神暗暗指揮同伴就戰鬥位置。


  眾人紛紛舉鎗,警戒四周。


  遠處,距離西子海岸六點四公里的東帝士國際廣場、七十五樓的觀景台,殺手摘下漩渦眼鏡,透出極為銳利的目光,「我是隼。」


  「那我就是你爸爸!」軍帽男往人型立牌呸了口口水,用力磨蹭小穹臉頰,「出來,躲在哪?


  原本競技用的銀色鋼珠,經過隼左手觸摸,異變成漆黑的外貌。把黑色鋼珠送入彈夾,隼瞇起左眼,「每當我的右眼對著狙擊鏡,都會想起一首歌……」


  十字準心鎖定,氣度雍容地扣下板機。


  「我送你離開,千里之外。
  




待續




下回TP-17
Assemble   與會者(下篇)


再讓我鋪陳一下,還有十楓沒登場啊。
本週劇情,嗯……看不懂的地方可以發問

5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