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6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8 更新TP-14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50 -
前情提要:
  
  今夜,為了抹殺朝倉一郎,各方勢力有默契地動了起來。
 
  受到不明能力控制的叛軍齊聚於西子海岸。
  自稱的狙擊手側臥在85大樓頂樓以逸代勞。
  神原不死為首的東星會五大殺手持續哈拉打屁。
  砂狐則指派新銳殺手及她的廢柴哥哥動身前往遊輪。
 
  以及——
 
  淺嚐一口紅酒,男人闔上詩集,為雙鎗安上全新彈匣。
  
  
 
4-9
 
 
 
    旅行的第二天。
 
    桐乃在天亮前便溜回房間裝睡,所以我們一起過夜的事沒被抓包。雖然不想這麼說,不過她的行徑還滿像"半夜瞞著父溜出去找男友幽會,然後趕在父母起床前回家"的壞女孩。
 
 
    睡前桐乃提到的情人對墜是穗穗託她買的(限定一男一女前去購買),為了彌補昨天玩輸遊戲就逃跑的無禮行為,我老老實實與桐乃一同前往販售地點。
 
 
    到場我才發現自己上穗穗的當,情人對墜有錢也買不到,它不是販售品,而是情侶大賽的獎品啊!
 
 
    最後東西是弄到手,但過程……真的徹底不願意再回憶起來,超想去作記憶割除手術的。
 
 
    我是個常常丟人現眼的人,說丟臉就是我的人生價值也不為過。
 
 
    如果有"天下第一比丟臉大會"或是"比比看誰的臉丟得比較遠",我一定敢跟其他參賽者嗆聲:廢物們,跟我比丟臉,你們還早個八百年吶。
 
 
    然而今天上午的慘痛遭遇,在羞恥度上,大概超越人生二十二年來的糗事總合。太丟臉了,甚至有貫徹武士道、當場切腹自殺的衝動!
 
 
    不能再想下去,現在是下午五點整,距離任務開始只剩幾分鐘,身處商旅車上的我,也該作點行前準備。
 
 
    必須冷靜。
 
 
    對,冷靜,我才不是什麼妹控呢,就算今天上午有五百個人同時指控我是妹控,我也不是妹控。
 
 
    想起古時候有個倒楣蛋叫曾參,有次他老母在家織布,有鄉民莫名奇妙跑來跟她說:幹,你兒子是妹控。
 
 
    曾參老母回罵:幹,你爸才鬼父咧。她沒相信兒子是妹控。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人跟曾參老母說她兒子是妹控,曾參老母也動搖了,她心想,要是我兒子是妹控,為了保護女兒,老娘一定要剪了他。
 
 
    後來真相大白,參加完線下會的曾參生氣地對媽媽大吼:媽!妳是笨蛋嗎,我是控二次元的,三次元的妹妹根本萌不起來啊!
 
 
    可喜可賀的收場。
 
 
    所以曾參不是妹控,我也不是。
 
 
    「OK,準備出發!穗穗那邊矇騙過去了。喂,你怎麼還是一付剛拿到好人卡的衰樣?」桐乃一上車就問。
 
 
    我遞過變裝道具組合包,「……沒事,快準備吧。」
 
 
    「還在消沉喔?賞賜你一個好消息,我剛用手機查了wiki關於妹控的條目哦。上面說妹控是比蘿莉控更要不得的存在,妹控不是人而是禽獸,可以說是犯罪的預備軍。」
 
 
    「都說我不是!」我強力反駁。
 
 
    「那個……有附上醫治方法,不聽嗎?」桐乃擺出溫柔的模樣問。
 
 
    「哦!我剛好有個朋友是妹控,妳告訴我,我再轉告他。」
 
 
    「自殺。」
 
 
    「——啥?」
 
 
    「自殺啊。wiki真的寫自殺,啊哈哈哈哈,連wiki都叫妹控去死,超實用的。妹控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桐乃開心拍手大笑,那付惡劣嘴臉比邊罵別人是妖怪、邊扔石頭的壞小孩還過份。
 
 
    「……妳都沒被打擊到嗎?上午的事真的超丟臉耶。」
 
 
    「還好呀,基本上我都是在看你表演啊,照理我是要感到噁心啦,但你的臉有趣到我忘記反胃。那扳倒數十對參賽者的衝擊性宣言:我啊、最喜——」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嘴!」我捂住耳朵。
 
 
    一塊吊墜往我飛過來——銀製的鏤空貝殼,貝殼裡有顆白色珍珠。
 
 
    傳說中的情人對墜、我在維納斯情侶大賽贏來的獎品。
 
 
    「這、這不是交給穗穗了嗎……
 
 
    「哦,穗穗說送我們。」
 
 
    「"我們"是代表另一個在妳那嗎……等等,我一點也不想和妳拿對墜啊!」
 
 
    和妹妹用對墜已經很糟,更糟的是珍珠上還刻有桐乃的名字。
 
 
    「誰屑和你拿一樣的,簡直比跟豬穿情侶裝還蠢!我的那份早扔給由佳了。」
 
 
    「那我那份也要送給阿明,讓他們交配。」
 
 
    「你以為是在幫動物配種嗎……上面有我名字,信不信我幹掉你啊!?」
 
 
    刻有我名字的吊墜就可以亂送人嗎?嘖,在妹妹威脅下只好把吊墜收好。
 
 
    短暫的鬧劇結束,我們各自開始手邊工作。
 
 
    我在腦中整理本次的任務內容——
 
 
    格殺目標為推動自治區的朝倉一郎。
 
 
    根據砂狐傳來的情報,朝倉一郎所搭乘的遊輪"雙子座號"將在今晚抵達西子海岸,接待來自臺灣區的貴賓上船。
 
 
    桐乃和瞳人便會假扮成受邀的賓客混入當中,等到與朝倉一郎碰面時,妹妹將使用預藏的銀針抹殺目標(朝倉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銀針內含的藥物能誘使病發,呈現因病死亡的假象)。
 
 
    大抵就是如此,如果進行順利,桐乃這次不用動刀動鎗就能平安歸來。
 
 
    「如何?沒有破綻吧?」甜美嗓音變得低沉沙啞,還有濃濃的古怪口音。
 
 
    桐乃頂著一張老女人面容,看起來像鄉土劇會出現的中年貴婦,穿著一看就很貴的晚禮服,身上也掛滿亮晶晶的珠寶首飾。服裝是很漂亮,唯一的敗筆就是她無法用自己的標緻的臉登場。
 
 
    從電腦程式(桐乃說她把啟動密碼換成我的生日,這樣我才記得起來)對照正版尼特蘭女士的長相,「嗯,不管從任何角度都無懈可擊。」
 
 
    桐乃似乎對答覆頗滿意,露出巷口超商老太婆常出現的和藹微笑。
 
 
    「那個裝好了嗎?」我問。
 
 
    「好了,測試看看吧。」
 
 
    筆電設有一種叫synchronous of eye(同步之眼)的軟體。同步之眼能接收來自桐乃隱形眼鏡的影像,實際測試起來就像在玩第一人稱遊戲,從電腦畫面能清楚妹妹所見的事物。
 
 
    例如桐乃現在正低頭在調禮服的領口,我就能看見兩團渾圓飽滿的……這是SOD公司的新企劃!?
 
 
    車門被刷一聲打開,螢幕的畫面從胸部移到一張欠揍的皮條客臉。
 
 
    「抱、抱歉,桐乃大人,我沒遲到吧……」瞳人畏畏縮縮上車。
 
 
    「要你帶的東西帶來了嗎?」桐乃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問。
 
 
    「是!帶來了。」瞳人把一包行李袋恭敬地放在我面前,「柳柳大哥,這是我買來的西裝,因為要委屈您扮演司機,煩請換上這售價七萬八而且是自費的禮物。」
 
 
    「喔,謝了。」
 
 
    怪了,才過了一晚瞳人怎麼變得如此聽話沒時間鳥瞳人,我和他各自換裝,待著裝完畢,我們立即驅車前往今晚的搭船地點。
 
 
    登船點在西子海岸內的灣岸停車塔。
 
 
    停車塔很高,外觀像根巨大的巧拿棒,非得經過數十個讓人不耐的迴圈才到達塔頂。天台宛若名車展示會,價格不菲的豪華轎車一輛接一輛排列在廣場外微,而中央停了六架直昇機,應該就是此行的接駁工具。
 
 
    直昇機前整齊站了一排戴墨鏡的黑衣警衛,與其說是接待人員,更像是準備火拼的黑道份子。除此之外,天台剩的便是受邀前來的賓客們。他們身上散發種讓人抗拒的貴族氣場,讓我就像走進Lv旗艦店一樣不自在。
 
 
    下車,模仿職業司機的動作,霎有其事地為妹妹開車門。
 
 
    桐乃優雅跨出本次任務的第一步,她搭著瞳人的手往人群中走,瞳人似乎幸福到微微發抖。目送二人離去後,本身任務算是告一段落,此次行動中,我根本在是扮演球僮角色,把球棒遞給選手後就只能待在一旁納涼
 
 
    照理來說,我是要侵入雙子座號的監控畫面來掌控全局,但貓太事先聲明過,由於船體本身防禦措施完善,入侵監控的程式只能使用一次,且時效僅有三十分鐘。所以啊,目前能做的就是一邊吃洋芋片,一邊欣賞妹妹的精彩演出。
 
 
    「請張開嘴巴。」看完桐乃的身分證件,警衛舉起造型類似指揮棒的儀器。
 
 
    「這是?」桐乃問。
 
 
    「採取口腔DNA的儀器。」警衛作答。
 
 
    「一定得這麼麻煩嗎?」
 
 
    「很抱歉,我們接獲情資,可能會有人假冒外賓上船,煩請協助驗證身分。」
 
 
    這時,瞳人瞇起左眼上前,「所以驗證身分是你們的目的囉?
 
 
    「是的。」警衛答。
 
 
    「目的不是完成了嗎?」瞳人聳肩。
 
 
    像被施加魔法,警衛一聞言,態度丕變地讓出通道,「啊!是的,身分確認無誤,請上機。」
 
 
    二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通過審查上機,沒多久筆電便傳來螺旋槳旋轉的嘈雜噪音。約莫經過二十分鐘飛行時間,桐乃來到距陸地有段距離的近海處,底下出現一艘宛如宮殿的豪華遊輪。
 
 
    直昇機降落在位於船頂的停機坪,下機後,賓客隨即被引導到召開歡迎酒會的場地,聽接待人員說,朝倉一郎似乎已經到場。
 
 
    桐乃跟隨眾人腳步,來到位於船體第八樓的甲板。甲板約有二個足球場大,中央有個做演奏會用途的露天舞台。舞台四周設製大量長桌,上頭擺放琳瑯滿目的食物,桐乃除了搜尋朝倉一郎外,她一直不經意瞄向擺放蛋糕的甜品區。
    ……桐乃甩了甩頭,重新導正視線,注意到有一大群人圍繞在音樂演奏區旁,她向端著拖盤的服務生取了一杯雞尾酒,接著步履輕盈地混入人群。
 
 
    被諸多賓客包圍的正是朝蒼一郎,朝倉談笑風生地講著從政的趣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獵物就在垂手可得之處——桐乃旋轉戒指上的寶石,肉眼難辨的銀針倏然現出。
 
 
    「很高興見到朝倉先生,我是駐16區殖民委員會的副委員長,尼德蘭。」桐乃伸出右手,兩人的酒杯觸碰時發出清脆響聲。
 
 
    「妳好,尼德蘭女士。」朝倉微笑,將酒送入口中。
 
 
    忽然,桐乃像是沒站穩,經過一個搖晃,整個人撲倒在朝倉懷中。
 
 
    ——任務結束了,十五秒後朝倉將心臟麻痺而死。
 
 
    打開冰櫃,取出一瓶香檳,為自己斟上一杯酒。我現在就像待在休士頓中心,等待迎接太空船降落月球瞬間的偉大科學家。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經過,現場卻什麼事也沒發生,朝倉與桐乃仍保持相同姿勢。
 
 
    不對……我口中的香濱全噴了出來。
 
 
    桐乃的手被朝倉緊緊揪住。
 
 
    「妳不是尼特蘭。」朝倉說。
 
 
    「你也不是朝倉。」桐乃扭轉手腕,瞬間掙脫束縛,當下使出慣用的手刀猛攻朝倉,卻被對方一一輕鬆避開。
 
 
    見近身戰無用,桐乃向後使出銃步,瞬移到一名護衛身旁,一招奪取對方佩鎗。
 
 
    「旋彈,30%」鎗口直指目標。
 
 
    擺動衣袍長擺,朝露出自信笑容——
 
 
 
Waning crescent (殘月)。
 
 
 
﹝待續﹞
 
 
下回 -  砂狐 v.s 砂狐
 
 
以下開放對決押注
寫完就PO!
5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